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精神分裂

17569浏览    994参与
森洛特

问一下大家

(走上台)(拿起话筒)同志们啊(沉重)请问一下(不小心磕到脚)(惨叫)有没有特别会写刀子的太太啊(沉重)我最近啊(悲伤)(抽泣

一直在被骂(哭哭)想看点刀子缓解一下我眼泪的不正当行为一一那就是忍不住流泪(悲痛)

在线等!!急!!

感谢各位!!爱你们哟~

(走上台)(拿起话筒)同志们啊(沉重)请问一下(不小心磕到脚)(惨叫)有没有特别会写刀子的太太啊(沉重)我最近啊(悲伤)(抽泣

一直在被骂(哭哭)想看点刀子缓解一下我眼泪的不正当行为一一那就是忍不住流泪(悲痛)

在线等!!急!!

感谢各位!!爱你们哟~

涅槃詩歌
简直天使!!!!!

简直天使!!!!!

简直天使!!!!!

三十三乘零

要不然真的说神经病呢

时不时无理由发疯任谁都会厌烦的吧

……他们都尽力了,我也差不多该死了吧

要不然真的说神经病呢

时不时无理由发疯任谁都会厌烦的吧

……他们都尽力了,我也差不多该死了吧

创创影视剧
让我们跟随镜头,一起走进精神分裂患者的世界
让我们跟随镜头,一起走进精神分裂患者的世界
人間遍種自由花_

精神分裂症及双向性情感障碍患者的精神状态纪实

  标题那么专业只是唬人的2333

  最近经历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思考了很多。这些东西从前对我来说很遥远,现在我希望能帮助更多对这类东西好奇的人了解一下。顺便一提,这些只是我所知她患有的诸多心理病症的其中两个,毕竟其它病的名字有点复杂,外行人没听过且不了解。

  一些近几天发生事情的片段。

  

  

  1.大概就是这种样子😠😥🙄的时候

  她一直会莫名其妙地骂我,也许因为我事她同桌或者被当成假想敌了。

  她一直在用红笔划自己的手,我在自己手上画了个爱心给她看以表安慰,她却拿红笔划我的手。

  前一天她精神状态挺好的,她问我会不会画画,我告诉她我会,她问我你可以画...

  标题那么专业只是唬人的2333

  最近经历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思考了很多。这些东西从前对我来说很遥远,现在我希望能帮助更多对这类东西好奇的人了解一下。顺便一提,这些只是我所知她患有的诸多心理病症的其中两个,毕竟其它病的名字有点复杂,外行人没听过且不了解。

  一些近几天发生事情的片段。

  

  

  1.大概就是这种样子😠😥🙄的时候

  她一直会莫名其妙地骂我,也许因为我事她同桌或者被当成假想敌了。

  她一直在用红笔划自己的手,我在自己手上画了个爱心给她看以表安慰,她却拿红笔划我的手。

  前一天她精神状态挺好的,她问我会不会画画,我告诉她我会,她问我你可以画一只小猪吗,我画了一只给她。我还记得她以前说过她其实挺幼稚的,初二的时候还看小猪佩奇,我猜她一定很喜欢可爱的小动物罢。为了让她开心一点,我把珍藏的我画的超级无敌可爱的兔子送给了她,但是她把这个给撕了。我很生气,当然生气。

  那天老师出去改试卷了,有几节自习课。我很关心她的状况便转头看她,她的反应是那书挡住我,或者:“滚,不要看我,我最讨厌别人看着我了。”

  在这些事之后我才意识到她的病又复发了,她以前休过一年学,在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在这之前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巅峰时期年纪第二,不过休学后只有全班第十左右了。她最近一直在念叨自己想上东高(这是我们这里一个很好的学校,也是我的目标学校),我回答说那太好了,我们以后也可以继续当同学了。同样的回答,在她的病复发前她会笑一笑,但在复发后她会说:“你以为你有多好啊,别以为你自己有多好。”

  还有等等等等的,打击人心,加上我没考好,我暗戳戳地和同学吐槽(好像并不暗戳戳),为什么她就针对我一个人,受不了了。信誓旦旦地说我就要在QQ空间骂她,结果回去查阅资料后发的是:我真该死呀怎么能骂这么惨的栓奶(酸奶是她的外号)。

  

  

  2.😆😜的时候

  发生有趣的事情时她笑得最大声并且停不下来,下课心情好时她用夹子音不停地叫我的名字,我回答之后她便突然变脸:“你有毛病啊。”

  有时候我笑了一下她也会跟着大笑,她说:“你不要笑了,不然我也想笑。”不过在相反的情绪下她会白我一眼。

  她对一些不管熟不熟的人皮笑肉不笑,对此她们的感受是“笑得好诡异”。

  

  

  3.成因

  一些对话:

  我:(平静地,尽管内心不平静)我在初三之前认识你吗?你刚上初中的时候我还在小学呀。可是为什么是我?(呆住了一下)为什么是你。

  她:你们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你们。

  我:可是我在初三之前连你的名字都没听过啊更不认识你。

  她:那是因为我初二以后成绩变差了。

  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你。

  她:他们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他们。(第一遍的“你们”变成了“他们”,我记得太清楚了。)

  我:我从和你做同桌以来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学习也很认真。

  她:老师说过,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听老师的话。我不想写作业,但是我不敢。

  我:其实你可以做很多你想做的事的。

  她:谢谢你。

  分割线

  她给我看她手上的伤疤,说这事她妈妈把回形针掰直了划的,她和妈妈吵架了。

  另一次,她说她妈妈总是骂她。我问为什么,她说她妈妈是龅牙,地包天!她告诉妈妈可以矫正牙齿的方法,她妈妈就骂了她一顿。

  还有,她说她在休学的时候看见鬼了。她爸爸变成了鬼,而她就在房间里看着。

  在病发作时,她曾自言自语“不就是父母离异吗”“有什么好难过的”“这么矫情以后怎么走上社会”“你后妈不是也对你很好吗”。

  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为什么了,不过并不排除这也是假想的微小可能性。

  

  

  4.最后的片段

  她在5月26日下午回了家,并且告诉我她在中考前都不会来学校了,但不巧的是我刚好在那时候掌握了和精神病患者同桌相处的和谐方式。整个中午和下午走之前她一直在重复“继续”这个词,还有诸如“错的人永远认为自己是对的”一类的话语,午睡到一半突然起来嘀咕着“继续”。

  她临走前我们之间最后的对话:

  我:这个世界在变,但你可以一直不变。

  她:(凑近,没说话)

  我:我相信你的人品在这,你以后会有好生活的。

  她: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我:只要你的实力在这里,我相信你可以考上东高的。

  她:或者是秦淮科技中学,金陵中学...

  我:你值得更好的。

  她:你可以相信我,但你不可以依赖我。

  我:我相信你。

  她:我也相信你。

  然后她就背书包走了。

  

  5.结语

  事件中包括患者、第一旁观者、第二旁观者,但不论如何任何一方都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她身体也有一些病症,最近正好在减药,身心方面的药物起了冲突,导致情绪失控、注意力不集中(具体表现为想看一段话怎么也看不懂,她说的)。作为第二旁观者的同学是这样对我说的:这不是她的错,但没有人有义务去承受她病态的心理。话虽在某些程度上有点过头,但事实就是这样,大家都很无奈。可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吗?给予每个孩子一个良好的、至少是正常的成长环境,是可以有效地预防精神疾病的。这些东西发作会造成很多不知所措的麻烦,这也许也是国家对精神病患者给予一些免费治疗的原因。


涅槃詩歌
他们将他们的眼睛塞到我每一皮肤...

他们将他们的眼睛塞到我每一皮肤毛孔里,监视在脖子上堵住了我大小不一它们转动的时候在撕裂我的大脑。

他们将他们的眼睛塞到我每一皮肤毛孔里,监视在脖子上堵住了我大小不一它们转动的时候在撕裂我的大脑。

朱千草

清醒梦

 @ULIK 终于打出来啦!(有修改)来看看嘛?

画好我的无偿了嘛?没有的话我想改个设定来着。。。

*终于拿到电脑可以打字了o(╥﹏╥)o把写的稿子重新打一遍发吧o(╥﹏╥)o

*精神分裂、人格分裂预警,注意避雷,tag已打。

*最近的企划:

1.给我最心爱的玩具的——猪哼哼的24hour(文+画)

2.七宗罪oc(人物设定)

以下是正文部分,共一千二百三十七字,祝您阅读愉快。

———————————————————————

我缓缓清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我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也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甚至不记得我来过这个世界。

“直到那天,”我听见一个男人...

 @ULIK 终于打出来啦!(有修改)来看看嘛?

画好我的无偿了嘛?没有的话我想改个设定来着。。。

*终于拿到电脑可以打字了o(╥﹏╥)o把写的稿子重新打一遍发吧o(╥﹏╥)o

*精神分裂、人格分裂预警,注意避雷,tag已打。

*最近的企划:

1.给我最心爱的玩具的——猪哼哼的24hour(文+画)

2.七宗罪oc(人物设定)

以下是正文部分,共一千二百三十七字,祝您阅读愉快。

———————————————————————

我缓缓清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我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也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甚至不记得我来过这个世界。

“直到那天,”我听见一个男人在说话,“现在世界上所有活着的人都入土了,”他轻笑一声,“这该是个多么美妙的笑话啊。”

说实在的,我一点也没理解他说的话。

但他一定是个悲观主义者。

“您……您好 ?”我礼貌地试探道。

他似乎愣了一下:“是我……听错了吗?……”

“你没听错,”我反驳道,“是我在说话。”

“啊,你好。”他似乎是个随和的人,“我叫朱辛,你呢?”

“我啊……”我眯眼思索了一会儿,“我叫匿名Z。”

“你好,Z先生。”他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问我,“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死了的话,你觉得,世界会怎么样呢?”他的声音像是在恳求,恳求我回答他心中的那个答案,或者恳求我不要回答某个答案。

“这世界会少一个累赘。”这句话出口时把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我理解不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果然啊……”他喃喃道,“连你也这么觉得吗?……”

“连我?”我有点纳闷,“我们以前就认识?”

“不。”他回答得斩钉截铁,干脆利落,是下意识的回答。我觉得他一定瞒着我什么,一定有什么隐情,但我说不出有哪里不对。

“啊,是这样的呢。”我就像失忆了一样,或者……我本来就不存在所谓记忆。

“所以,”他顿了很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吧。”

我还处在朦胧之中,恍惚间似乎问了一句:“从……哪里?……”

“高山之巅。”他淡淡回应。

我害怕了,连忙大喊:“不要!”

我不知道结局如何。


病房里走进了一位手捧鲜花的年轻男人:“阿珠,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名叫阿珠的女青年幸福地接过了男友手中的一束鲜花,低头问闻了闻,香气溢满了小小的病房。

“我已经到了骨癌晚期了,重病缠身,命不久矣。”

清晨,她偷偷拿走了男友用于自尽的毒药,一饮而尽。

“我实在是不想看见几度未遂的你走在我的前面。”

她走在了春天的第一缕阳光升起之时。

在她的追悼会上,没有人看见她男友的身影。

他独自一人来到了悬崖边。

他想起了他刚成年的时候,他和三五好友相聚在酒吧一角,猛然灌下一杯又一杯烈酒。

准备离开之时,奈雪问他们:“你们……谁……开车……”几人都已酩酊,他们晃晃悠悠地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酒吧。

“我……”他在恍惚间用颤抖迷离的声音回答。

然后,他一路猛踩油门,直到彻底昏迷,不省人事。

后来的事,他苟活了下来,也只有他活了下来。

“后来,我记得了,我总是听见他们向我问好,看见他们向我招手。他们很好,从来不曾怪罪于我。我要赎罪,用伤害自己的方式赎罪,我要割破自己的手腕,我要……”

算了吧,这个烂透了的世界,这个烂透了的旅人。

他伤痕累累,在最热的夏天都不敢穿着短袖,生怕别人看见他胳膊上的道道血痕。

只有阿珠了,只有阿珠还关心他这个没人要的没用的小孩。

他的世界只剩下阿珠还有色彩了。

可事到如今,连阿珠也离他而去了。

“那么……我的存在……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直到那天,现在世界上所有活着的人都入土了,这该是个多么美妙的笑话啊。”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声:“您……您好?”

柳絮&

听见

(一)

         “等我死了,我的骨灰你是想撒着玩还是怎么样?”发来这句话时,你或许刚刚收到自己的病例单,或许正躺在床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或许正在数着滴管里的液体又下来了几滴,又或许正在思考着你所剩不多的未来。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陪着我。”我觉察到不对。

        “听说可以把骨灰做成钻石呢,不过我们没有钱...

(一)

         “等我死了,我的骨灰你是想撒着玩还是怎么样?”发来这句话时,你或许刚刚收到自己的病例单,或许正躺在床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或许正在数着滴管里的液体又下来了几滴,又或许正在思考着你所剩不多的未来。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陪着我。”我觉察到不对。

        “听说可以把骨灰做成钻石呢,不过我们没有钱。”

        “我在书上看到了这段话,‘如果我死了,你把我的骨灰装进水晶球里,想我时晃晃球,我也就在里面翩翩起舞了’”

        “很美,”

        “不是吗?”

        “虽然似乎难以实现,”

        “我们不想骨灰了好不好?”我所发出的苍白的文字中带着点哀求。

        “或者你可以把我的骨灰装进树脂里,做成吊坠,带在身上,这样我就可以时刻陪伴着你了。”你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也不知道你到时候能不能偷到我的骨灰,哈哈哈哈....你偷的时候一定会很狼狈吧....”

你仿佛觉得很好笑似的,连着打了好几个“哈”,可是我已经想不起来你上一次笑的样子了。

         “带我走吧。”

这句话猛然从聊天框中刺入我的眼睛,我有些慌张,打字问道,“病例单下来了?”

         “没得救。”

         “怎么会没……”

         “我不想再闻消毒水的味道了,”

         “带我走吧。”

         “我……”我不敢给出承诺,我不敢承受结果,我不敢放弃希望,我不敢让你走。

         “我去看看你。”

(二)

  我步履匆匆,掠过繁华的灯影;

  我神色惴惴,瞥见跃动的浮光;

  我心跳砰砰,唯恐抓不住你。


         医院的白炽灯亮的扎眼,你的脸色却比医院的墙灰还要难看上几分。

        消毒水的味道闻着刺鼻,你身上的药味却也不遑多让。

        你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端坐在床上望向我,你头上的纱布与腿上的石膏狠狠地扎痛了我的眼睛。

        窗帘被拉开,露出鲜艳的繁华,酒绿灯红,车水马龙,喧嚣热闹—— 却与你我无甚关系。

        我站在门口,踟蹰不前,仿若近乡情怯。

        “你来了。”你这样说,似乎等了很久。

        你笑着,少年脸上的璀璨使一切光亮都望尘莫及。

  我突然怕了。

  立在门口。

        我怕再次见到你时,你无言语,无笑貌,无生机。

  我怕我们只剩下回忆。

  我更怕我忘了你。

  我怕我想不起来你的璀璨,你的希望,你的张扬。

  我怕我最后只能伏在你的碑上痛哭。

  我立在门前站了好久,你也看了我好久,墙上的秒针滴答滴答地跑,我在原地转了又转,却始终无法追上你那被时间带走的生机。

  明明几星期之前我们还在教室中研究难题,明明几星期之前我们还在嬉笑打闹,明明几星期之前你我还明媚张扬。

  我看见你慌忙地藏起出现在早上的死老鼠,我看见你狼狈地清理被倒扣在桌上的垃圾桶,我看见你用力地擦洗着被画花或划花的书桌。

  我听见你深夜的哭泣,我听见你隐忍的鸣咽,我听见你被锁在厕所时的哭喊。

我听见他们在背后低声的议论,我听见他们暗地里恶毒的嘲讽,我听见他们肮脏的咒骂。

  我听见他们的嘴里说着恶心,我听见他们嘴里说着天台,我听见他们嘴里说着约架,我听见他们嘴里说着教训,我听见他们嘴里说着坠楼。

  我听见他们尖叫着求助,我听见他们哭喊着推诿,我听见他们抽噎着道歉。

  我听见他们怨毒地咒骂,我听见他们无谓地责怪,我听见他们继续暴戾地打。

  怎么会没得救呢,怎么会有得救呢?

  你明明快好了,可你却永远都好不了了。

  “对不起,”我好像听见你说,“我只能留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只觉得嗓中干涩,无话可说。

  我只知道我抓不住你。

(三)

  我退出病房,隔着玻璃和你对视了好久。

  我离开玻璃蹲在门口哭不出声,

  人们说医院的墙壁比教堂聆听了更多虔诚的析祷,

  我只求你不要走。

  直到灯光熄灭,你已闭眼。

  我又悄悄推门进去,

  我伏在假寐的你的床头,哭了好久。

  你说你的父母拒绝了你放弃治疗的要求。

  你说,

  你逃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得眼泪从眼眶中溢出,

  我笑得畅快又痛苦。

  我抓不在你,

  世俗抓不住你,

  人间抓不住你,

  死神也不会抓住你的。

(四)

  人们最后在水中找到了你,你不再清瘦,身体浮肿不堪。

  你口袋里可以被称作遗书的字条,也变得模糊不清。

  上面写着,

  “我逃出来了!”

  “我没有未来啦!”

  “但是你有未来,你不能活在一 个死人的阴影里。”

  “不如你带着我的那一份替我活着吧,替我长大。”

  “忘了我吧,爱我的人啊,不要为我哭泣。”

  “我的名字永留伊甸,你的灵魂向死而生。”

  “人死后最后停止工作的器官是嘴巴和耳朵。”

  “我听见了。”

  “我一直都听见了。”

  “我不想再听见了。”

  “我以后再也不用听见了。”

(五)

  我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端坐在床上望向门口,头上来着纱布,腿上打着石膏,

  门缓缓开了,

  妈妈端着骨头汤走了进来。

  我说,我不想喝。

  我说,我不想治了。

  我听见,

  我逃不走,

  我没得救。

  “你”逃走了对吧,

  “你”得救了对吧,

  “你”不用再听见了对吧。

(六)

                              住院病历


姓名:XXX                             职业:学生

性别: X                                 家庭住址及电话: XXX

出生日期: X年X月X日              病史供述者: XXX (患者母亲)

婚姻:未婚                             可靠程度:

民族: X                                 入病区时间: x年X月X日

籍贯: X省x市

主述:被人强制拉到楼上,被殴打,坠楼,昏迷一小时。

现病史:脑震荡,腿部骨折,重度抑郁,有精神分裂倾向,患者在无人时会自言自语。

既往史:

   预防接种及传染病史:无

   药物过敏史:无

   食物过敏史:无

   手术、外伤史及输血史:无

   过去健康状况及疾病的系统回顾:长期抑郁,自残倾向

主治医师: XXX                          家属签字: XXX

乌冬汤

翻到一年前画的柴设俄瓷,将就吃一下吧😨  

  

  让我过啊啊啊啊

翻到一年前画的柴设俄瓷,将就吃一下吧😨  

  

  让我过啊啊啊啊

Emotional °昔年

谁懂

 好吧,我的精神况态很让我担心!!! 

  虽然说,哥你讲话真的很好听,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真的快被你逼疯了!!!

 好吧,我的精神况态很让我担心!!! 

  虽然说,哥你讲话真的很好听,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真的快被你逼疯了!!!

小熊与海

关于更新

我昨天刚发了一个短篇,结果有好多宝宝催小月亮

[图片]
小熊的命也是命

[图片]
我更新一般随缘,没有固定的时间[图片]

要是宝宝们不想等太久的话可以先订阅合集等完结后再看{可能要好久}

[图片]
还有就是发布每一篇文章之后,比起点赞和推荐,我更想看到一些有意义的或是与情节有关的评论。真的会给我带来动力!希望每一个看过小月亮和其他文章的每个宝宝都可以留下你们到此一游的痕迹!{不要放白屁股!!!!!!我后续会一一删除!!!!!!}

[图片]
不出意外的话过几天还会有一个短篇,宝宝们以后不要在太频繁的催了哦。说不定啥时候我心血来潮给你们更三篇小月亮。后续的短篇可能会晚一点和你们见面,有人等我就快

我昨天刚发了一个短篇,结果有好多宝宝催小月亮


小熊的命也是命


我更新一般随缘,没有固定的时间

要是宝宝们不想等太久的话可以先订阅合集等完结后再看{可能要好久}


还有就是发布每一篇文章之后,比起点赞和推荐,我更想看到一些有意义的或是与情节有关的评论。真的会给我带来动力!希望每一个看过小月亮和其他文章的每个宝宝都可以留下你们到此一游的痕迹!{不要放白屁股!!!!!!我后续会一一删除!!!!!!}


不出意外的话过几天还会有一个短篇,宝宝们以后不要在太频繁的催了哦。说不定啥时候我心血来潮给你们更三篇小月亮。后续的短篇可能会晚一点和你们见面,有人等我就快一点


画画好可怕

好羡慕我们班第一

老师经常发很长的朋友圈夸她

上次考了班里第六年级第28,然后就一蹶不振(突然累了。。。意思是只要我不再参加考试就不会退步

高三好累

昨天没忍住紫餐了一点,梦到自己跳楼了,摔在地上的感觉特别清楚

还有一个月,快点考完吧我要崩溃了

好羡慕我们班第一

老师经常发很长的朋友圈夸她

上次考了班里第六年级第28,然后就一蹶不振(突然累了。。。意思是只要我不再参加考试就不会退步

高三好累

昨天没忍住紫餐了一点,梦到自己跳楼了,摔在地上的感觉特别清楚

还有一个月,快点考完吧我要崩溃了

森洛特

啊哈哈哈哈我的,我的人生态度是我死啊!


啊哈哈哈哈我的,我的人生态度是我死啊!


森洛特

在学校里的灵感

希望有人续写 六线 毒唯 ooc预警


我在学校里过着很普通的生活,但是只有我知道我不普通,我是白大人的女儿毒唯就是这样,干女儿在今天,白大人给我了一个任务,叫我去杀了那个死老太婆,我很高兴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把那个老太婆给宰了


“你看看你的成绩!再看xxx!她就是你同桌!你为什么不去问她!”谁他妈再忍谁就不是人!


“吵死了,一天天在那瞎逼逼,也不看看你的脸什么样,每一天都要看你的脸,我就想吐,要不是白大人,谁他妈会听你的话”


话毕,我慢慢地从侧腿抽出一把枪,抵着她的额头,仔细观察会看到她的额头上出了层薄汗,我没有犹豫,几枪打中,血腥味扑鼻而来...

希望有人续写 六线 毒唯 ooc预警


我在学校里过着很普通的生活,但是只有我知道我不普通,我是白大人的女儿毒唯就是这样,干女儿在今天,白大人给我了一个任务,叫我去杀了那个死老太婆,我很高兴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把那个老太婆给宰了


“你看看你的成绩!再看xxx!她就是你同桌!你为什么不去问她!”谁他妈再忍谁就不是人!


“吵死了,一天天在那瞎逼逼,也不看看你的脸什么样,每一天都要看你的脸,我就想吐,要不是白大人,谁他妈会听你的话”


话毕,我慢慢地从侧腿抽出一把枪,抵着她的额头,仔细观察会看到她的额头上出了层薄汗,我没有犹豫,几枪打中,血腥味扑鼻而来,难受我心想


“哇~小眠真不会怜香惜玉呢~”看就知道这是屑六

“眠,在现实杀人不太好处理”

“......哦,白大人不是说中午才来吗?”眠

“这个不用管哦~”6


未完待续

希望有人续写 

希望有人续写

希望有人续写

重要的事说三遍!


心暖暖

与光同尘

  “童辰,到学校就笑笑,每天都半死不活的这样,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臭脸?”

  女人尖利的声音在童辰的耳边响起。

  “背上书包,我送你去学校,今天是第一天,今天下午的时候你就跟着你姐姐坐校车回来就行,我也没空去接你。”

  “听到了吗?”

  她看着童辰低头的样子,就觉得心烦,生了个沉默寡言的孩子,还不怎么聪明,学习也不好。

  “我真是造了什么孽…”

  女人嘟囔着。

  童辰背着书包出门,女人已经把电动车骑出来了,在门外等着她。童辰坐上电动车,电动车骑到村口的时候,遇到了零食店的老头出来倒水。

  老头尖利的眼立刻就看到了童辰和她妈妈,他搭话

  “童辰今天开学了?”......

  “童辰,到学校就笑笑,每天都半死不活的这样,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臭脸?”

  女人尖利的声音在童辰的耳边响起。

  “背上书包,我送你去学校,今天是第一天,今天下午的时候你就跟着你姐姐坐校车回来就行,我也没空去接你。”

  “听到了吗?”

  她看着童辰低头的样子,就觉得心烦,生了个沉默寡言的孩子,还不怎么聪明,学习也不好。

  “我真是造了什么孽…”

  女人嘟囔着。

  童辰背着书包出门,女人已经把电动车骑出来了,在门外等着她。童辰坐上电动车,电动车骑到村口的时候,遇到了零食店的老头出来倒水。

  老头尖利的眼立刻就看到了童辰和她妈妈,他搭话

  “童辰今天开学了?”

  “对啊,她磨磨蹭蹭的,我干活都快迟了。”

  女人抱怨着。

  童辰一直低着头,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的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之中。

  “叫人啊,童辰,你哑巴了?”

  女人催促着童辰。

  老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那个瘦弱的女孩,“算了,也不差这么一声,以后再叫呗。”

  女人就载着童辰去学校,在路上,女人还在抱怨,抱怨童辰的性子,童辰的耳边总是萦绕着这样的话,她抬起头,她长的漂亮,可是眼睛上像蒙了一层雾。

  就像琉璃蒙尘,就像大雾弥漫,没有人气…

  “这是转来的新同学,童辰,大家欢迎她吧。”

  “童辰,做个自我介绍吧。”

  童辰低着头,看不清她的长相,只能看到她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光亮的额头…

  “童辰?童辰”

  老师喊了好几声,童辰都没有反应,老师也就作罢,随便让童辰去了一个空位置,就开始讲课了,毕竟童辰的成绩并不好。

  童辰低着头的模样让很多人都注意不到她,但是,想欺负她的人不会放过她,尤其是认识她的人。

  下课铃响起,老师哒哒哒踏着高跟鞋就走了,几个男孩女孩围到童辰的桌前。

  “童辰,听说你今天下午也要坐校车了?”

  女孩清丽的声音响起,童辰很熟悉她,从小一起长大,在二年级的时候因为受她的校园暴力,于是转学,可是这几年,随着弟弟长大,那都要用钱,女人又将自己从镇上的学校转回来了,学校很小,都是认识的人,童辰知道,地狱又来了…

  童辰点了下头。

  “哈哈哈,童辰,几年不见,你哑巴了?”

  童辰听见这熟悉的嘲笑,身子抖了抖,一个男生见状用自己黝黑的手攥住了童辰瘦弱的肩膀。

  童辰觉得恶心,可是她不敢动,以前不是没有过,哪次不是毒打。

  “童辰,你也不是没饭吃,你看你瘦的…”

  男生猥琐的揉捏着她的臂膀。

  童辰像个死人一样。

  “哎,下雨了?”另一个女音响起。

  “童辰,咱们玩个游戏吧,好不好?”

  熟悉的声音与几年前的声音交替,

  “童辰,我想玩游戏了…”

  女孩攥着童辰的马尾辫,将她拖出教室,童辰瘦弱的身子摩擦在地上,疼极了。

  所有人都看见了,但是他们装作没看见,谁都认识童辰,谁都认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孩女孩的笑声响彻在窗外,童辰被拖到雨中,蜷缩成一团,有人有跳绳,有削水果的小刀,往童辰的身上抽着,刺着,有时剌开一个小口子,有时恶意的将衣裳划破,没有人告诉老师,又或者,难道老师早就知道,只是,置之不理…

  上课铃响起。

  “快进去,那个老妖婆的课。”

  “快走,走走。”

  男孩女孩推搡着进去。

  童辰从地上缓慢的爬起来,她穿的多,虽然很狼狈,但是内里很暖和,可是,再怎么暖和,她都是死的。

  她就这样如同平常一样,回到座位上,看着看不懂的数学,听着数学老师刺破耳膜的讲课声。

  “再忍忍,童辰,再忍忍,这几年再忍忍…”

  “有人欺负你了?”童梦看着自己妹妹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

  童辰摇了摇头,童梦也知道自己妹妹的性子,也问不出什么。

  “小辰,谁欺负你你就跟我们说,我们还是有点用的。”

  一个穿着打扮前卫的女孩说着,她是童梦的同学,也都是一个村的。

  “嗯嗯。”童辰点了点头。

  女孩也只是说了一嘴,今年她已经九年级了,很快就要去技校了,根本管不了自己,自己才七年级…

  那个欺负童辰的女孩叫徐如。

  徐如在一旁翻着白眼,心中呵呵。

  等到校车来了,因为童梦要跟那个女孩一起坐,童辰只好自己坐。

  “童辰,过来我这。”

  徐如在人前装的很好,尤其是在村里面,别人都会夸她,而暗讽童辰。

  童辰像具行尸走肉一样,默默的走到最后一排,明明自己晕车,可每次都要在最后一排陪着她。

  “童辰,我不喜欢你这个长头发,而且班主任也说了,女孩头发不过肩,你不知道吗?”

  徐如看着童辰白净的小脸说着。

  童辰侧眼看着徐如的长发,她知道,她只是不喜欢童辰也是长头发。

  童辰回到家里,见到的是胡乱惹祸的弟弟,唠叨的妈妈,黑着脸的爸爸。

   “你们不是有开学考试?好好考,每次都考倒数,别给我丢人了。”

  女人唠叨着,童辰默默吃着饭,没人看到她湿透的衣裳。

  “你呀,还有几个月就中考了,要好好考…”

  “哎呀,知道了妈,烦死了,一天天的让你。”

  童梦烦躁的说着。

  女人看到童梦不愿意听她唠叨,就住了嘴,然后又开始对着男人吐槽童辰。

  “你这啥闺女,看到人家也不打招呼,今天我碰到那个…”

  童辰默默的吃着饭,吃完了就回到自己的小屋。

  她跟童梦一个屋。

  童梦本来打算安慰安慰这个妹妹,一进屋,人都已经在被窝里睡了,童梦也没法子,洗漱完之后也就睡了。

  ………

悲怆的

关于精神分裂设定

  精分,精神分裂真的和大众理解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啊啊啊啊,一个人格两个人格的那叫人格分裂!!不叫精神分裂!😭精神分裂的症状大多为是幻觉幻听妄想!!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的区别麻烦各位妈咪们搞清楚好吗😭😭精分患者看了要死。。。。

  

  精神分裂还是只有一个人格!一个变俩的叫人格分裂,真的希望妈咪们不要搞错啊啊啊😭😭人格分裂通常是童年收到巨大创伤从而分裂出副人格来保护主人格,是大脑的自卫手段!求妈咪们搞oc时关于病症类的都事先了解一下,谢谢了😭😭😭😭

  精分,精神分裂真的和大众理解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啊啊啊啊,一个人格两个人格的那叫人格分裂!!不叫精神分裂!😭精神分裂的症状大多为是幻觉幻听妄想!!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的区别麻烦各位妈咪们搞清楚好吗😭😭精分患者看了要死。。。。

  

  精神分裂还是只有一个人格!一个变俩的叫人格分裂,真的希望妈咪们不要搞错啊啊啊😭😭人格分裂通常是童年收到巨大创伤从而分裂出副人格来保护主人格,是大脑的自卫手段!求妈咪们搞oc时关于病症类的都事先了解一下,谢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