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神疾病

15152浏览    673参与
南风北橘

【妖怪事务所】厌恶世界(5)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他就像是住在B612小行星上的小王子,


 不同的是,他没有玫瑰陪他。   


26


“学生会的人把那个讨厌的男生叫走了,


是去参加演讲比赛了,


走廊...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他就像是住在B612小行星上的小王子,


 不同的是,他没有玫瑰陪他。   


26

 

“学生会的人把那个讨厌的男生叫走了,

 

是去参加演讲比赛了,

 

走廊里只剩下琼澜一个人,

 

唯一陪着他的,就只是我这只小妖了。

 

北方的冬天真的很冷,

 

凛冽的北凤从楼梯里吹来,

 

寒流在走廊里来回游走,

 

冬天的风像无情的双手持着一把镰刀在我的脸上切割着。

 

琼澜在寒冷的北风中瑟瑟发抖,手脚都冻紫了。

 

我和他聊天,给他讲笑话,

 

他都没有理我,

 

我也渐渐闭上了嘴,不去打扰他,

 

靠着他的脖子,替他抵御一些寒风,试图给他传递一丝温暖。“

 

27

 

“他哭了,

 

哭的特别突然,

 

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那个女人可能把他忘到这里了。

 

他在这儿站了好久,好久,

 

久到被冻得牙齿打颤,

 

久到他都哭了......

 

他不再高傲的抬着头了,

 

他把脖子缩起来,缩到衣领里,想要得到一丝温暖。

 

寒风在窗外疾过,刮得乱响,

 

此时听起来都像是在嘲笑他的无能,嘲笑他的失败。

 

家人的不理解,

 

同学的捉弄与孤立,

 

老师的偏心与不公,

 

以及升学考试带来的压力,

 

种种的一切都在这一天爆发出来了......“

 

这孩子,很不容易啊。

 

“下课了,那个后排的女生来了,

 

赶在人流之前,

 

跑过来了。

 

我以为她是来笑话琼澜的,

 

我觉得没有人会来帮他了,

 

他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孩子,

 

或许是上帝嫉妒他的容貌,出了许多难题给他吧?

 

他就像是住在B612小行星上的小王子,


不同的是,他没有玫瑰陪他。

 

28

 

‘老师罚你了?’

 

他说不清话,便摇了摇头,

 

但我却差点掉下去。

 

‘回班里暖暖吧?’

 

还是摇头,

 

‘你不冷吗?’

 

依旧摇头。

 

那女孩的眼睛逐渐变得水润,她是在心疼吗?

 

我不知道,

 

我以为只有我还在意他。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个没人的地方,就在学校里。’

 

琼澜没有反应,只是任由那个女孩拉着他那僵紫的手跑。

 

那个女孩的手应该很暖和吧?

 

琼澜没有撒开她的手,就那样跟着跑,

 

但还记得用手护住我,好让我不掉下去。”

 

它的眼泪就好像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

 

这使得我又拿了些纸巾给他。

 

29

 

“那是学校的舞蹈教室。

 

是社团活动的地方。

 

一般都不会有人在的。

 

些许是因为不经常通风,

 

这儿很闷,

 

但很暖和

 

与门外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个女孩把地暖打开了,

 

她应该很熟悉这儿吧。

 

或许她经常来这儿吧。

 

就一会的时间,我分析了很多。

 

我不想停下思考,

 

如果我不找点事情做的话我就会想到琼澜现在的处境,

 

我会很自责,很内疚,

 

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他,


我什么都帮不了他。

 

‘老师说什么?’

 

‘她说我不是故意的,还说让我冷静冷静。’

 

声音里带着哭腔,

 

他在努力的克制自己,至少把这哭腔压下去。

 

他不想在这个女孩面前丢脸。

 

这是他以前对我说的。

 

‘我是不是很没用?’

 

他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上课睡觉,成绩不好,连架也不会吵,我什么都做不好,我真的很没用吧?’

 

那个女孩走过来了,站在他面前,

 

指着他说:

 

‘嘿,你很棒,你真的很厉害,你会隐忍,你没有想着怎样委曲求全,而是坚持着自己。咱们班有人说,你的尊严被他们践踏了,还说他们这算是人身攻击。有的人有一肚子的措辞去想着怎样替你辩论,但他们不敢。你已经很厉害了。你画画还那么好看,将来一定会是个很有名的画家。琼大画家,等会儿给我签个名成不成?说不定十几年后能买个好价钱呢!’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平常不怎么说话的女孩在他面前长篇大论的发表言论。


‘噗!’

 

琼澜笑了呀,是那种破涕为笑啊。

 

‘你就别打趣我了,我画画很渣的。’

 

‘怎么能说是打趣呢?我是认真的!’

 

从衣缝里,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倔强的小脸。

 

是有人要来守护琼澜了吗?


好像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吧?

 

真好。”


-----------------------------------------------------------------

实不相瞒,俺三天肝了快一万字。还有网课这恶心玩意。俺肝要爆了。

所以......

我想要小红心

我想要推荐

我还想要长评

(老实巴交)

。

“好久不见。”

“希望向日葵能带给你希望,只可惜桔梗有些枯萎了。”

“好久不见。”

“希望向日葵能带给你希望,只可惜桔梗有些枯萎了。”

南风北橘

这里橘子,请多关照!

一名15岁在校初中生w,

但是心理年龄大概只有3岁(bushi)30岁左右。

是个女孩子w。

因为假期目前有板子没有笔,所以从画圈跑来祸害文圈了!(理直气壮)

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东西鸭,

每一篇都很用心,每一篇都改过很多遍w,

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欢我的文,

可以因为我的文而感动。

时而插刀,时而发糖,有时让你玻璃渣子里找糖

有时会挑评论的孩子点事务所的文w。

(一直很在意事务所的坑没有很热乎的tag。)

想要红心,想要推荐,想要长评……

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并喜欢我的文w!

橘子会越来越好的!加油w(ง •̀_•́)ง!

(欢迎大家来私信橘子提意见建...

一名15岁在校初中生w,

但是心理年龄大概只有3岁(bushi)30岁左右。

是个女孩子w。

因为假期目前有板子没有笔,所以从画圈跑来祸害文圈了!(理直气壮)

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东西鸭,

每一篇都很用心,每一篇都改过很多遍w,

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欢我的文,

可以因为我的文而感动。

时而插刀,时而发糖,有时让你玻璃渣子里找糖

有时会挑评论的孩子点事务所的文w。

(一直很在意事务所的坑没有很热乎的tag。)

想要红心,想要推荐,想要长评……

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并喜欢我的文w!

橘子会越来越好的!加油w(ง •̀_•́)ง!

(欢迎大家来私信橘子提意见建议鸭!)

南风北橘

【妖怪事务所】厌恶世界(4)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就好像他是一个孤独的国王,

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堂里,

他的疆土和人民全面流失,

没有臣人的匍匐,没有子民的跪拜,

但他却在高傲的抬着头,

凸显自己执着的天真,

守着作为一个王那最后的尊严......


17


他闭着眼睛,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跑了好久好久,久到听到上课铃都已经...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就好像他是一个孤独的国王,

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堂里,

他的疆土和人民全面流失,

没有臣人的匍匐,没有子民的跪拜,

但他却在高傲的抬着头,

凸显自己执着的天真,

守着作为一个王那最后的尊严......


17

 

他闭着眼睛,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跑了好久好久,久到听到上课铃都已经响了还在跑。

 

他的后背撞到墙上发出了闷响,

 

‘呼...呼...呼......’

 

他停下了,我听到他在喘气,

 

‘枫?你还在吗?’

 

那是琼澜的声音。

 

‘在......’

 

我发现我的声音在发颤,

 

‘老师罚我放学去打扫办公室,我们可能要晚些回家了,抱歉。’

 

他隔着书包紧紧地抱着我,

 

眼泪一粒一粒地从眼眶里掉落出来,我不愿擦干,也不愿停止哭泣,

 

就在他怀里肆意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我听到了,

 

我听到他小声的抽咽了。

 

其实他一直以来都不是个很坚强的孩子。

 

18

 

我们回去了,

 

回到了那个让我觉得压抑的教室,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放学。

 


他准备去办公室了。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

 

我忐忑的开口,

 

我觉得他不会答应,

 

他是要去打扫卫生,带着我会很不方便。

 

‘好。’

 

但他同意了。

 

19

 

办公室里没人,

 

大概老师都已经走了吧?

 

我大胆的坐到器材架上,

 

突然他问了我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讨厌他们吗?’

 

‘嗯。你呢?你也很讨厌他们吧?’

 

‘......还好。’

 

‘他们动你东西你不生气吗?’

 

‘生气啊,但那又有什么办法?’

 

‘你可以去告诉老师啊!’

 

‘老师会向着他的,如果我去告诉她,她会再给我那个她已经给了我好多次的答案,学会包容。’

 

我觉得他已经学会了,

 

他没有嫌弃我的样貌,

 

他收留了我,

 

他没有嫌弃我给他找来的各种麻烦,

 

他会耐心的给我读小王子的故事,尽管他已经讲了六遍了......”

 


他说得越多眼泪流的就越凶。

 

听着他举得那些例子,我不经感慨,

 

这得是一个多么善良天真的孩子。

 


“回家的路上,我问他:

 

‘昨天晚上没睡饱吗?上课时你为什么会想要睡觉?’

 

如果不上课睡觉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化好?

 

我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不知道,我也在网上查过,我觉得,我是在逃避,逃避学校的生活,逃避学校里的人。潜意识的逃避让我会在学校里睡觉,我把这归纳为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但它好像并不能帮助到我。’

 

但我却不知道怎样解决。

 

我帮不了他......


夕阳拉长了他的影子,


那形影单只的影子看起来是那么的寂寞。

 

20

 

“跟着他的第四天,我依旧跟着他去了学校。

 

我要守着他才行,

 

我要保护他,

 

今天我要给那些小鬼点厉害瞧瞧!

 

我想,我也该勇敢点了。

 

我把琼澜同桌的鞋带绑在一起,还打了个死结,

 

我把他的作业藏起来,

 

我捉来虫子放到他的笔袋里。

 

我用我能想到的一切恶劣的小手段去捉弄他。

 

 

21

 

‘别再这么做了。’

 

这一天,那个男生又来找琼澜的麻烦了,

 

他认为那些事都是琼澜做的。

 

我知道,


我又给琼澜惹麻烦了......

 

班里同学跟琼澜的关系日渐恶化,

 

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没人找他说话,

 

没人和他玩,

 

就连体育课都是和老师一组。

 

我很内疚,

 

要是没有我的话,说不定他会一直保持着原本的生活,

 

会隐忍着直到毕业,

 

去新的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没有我的话......

 

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22

 

被藏起来的所有情绪,都在那一天爆发了。

 

那是我跟着他的第二年,

 

是冬天,北方的冬天,很冷。

 

那天,琼澜的同桌不在教室,

 

他去准备学校今天举办的英语演讲比赛了。

 

那天,琼澜的心情比往常都要好,

 

那天,是他的生日。

 

我们闲聊着走回教室。

 

走到座位附近才反应过来,

 

地上的一摊东西都是琼澜的,

 

一个女孩正蹲着帮他捡着书,本,笔......

 

那是琼澜的后桌,

 

那个时常维护他的女孩。

 

‘怎么回事?’

 

琼澜旁边的位置上有人坐着,

 

是他的同桌,还在悠闲地喝着水。

 

脸上那种不可一世的表情,好像什么都没有放在眼里一样。

 

我差不多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只是不明白他又发什么疯。

 

‘他把你书都扔到地上了。’

 

那女孩说着,把目光转到了那个在喝水的罪魁祸首身上。

 

‘解释一下?’

 

‘我前桌说你上课推我桌子。’

 

你前桌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我没有。’

 

‘是你推的你当然会说没有。’

 

‘就算推了又怎样?你为什么扔我书?’

 

‘我想扔就扔,你管我?’

 

越听越气,推下你桌子又怎么了?

 

会死啊?

 

和女孩把书都捡起来后,琼澜出去了。

 

‘你要去哪?’

 

‘告老师。’

 

他这回真的是气着了,

 

以前他都是自己忍着的,也许是因为这次他们真的太无理取闹了。

 

23

 

‘老师让你去一趟她办公室。’

 

‘切。’

 

还是那一脸的不可一世,

 

那架势,就好像他有理一样。

 

让人讨厌。

 

我们和他一起去了办公室,

 

我们去守护琼澜的尊严。

 

可生活就是很让人讨厌,

 

你越想怎样,他就越不如你的意。

 

24

 

‘来说一下吧,到底怎么回事?’

 

‘他把我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

 

‘他上课的时候推我桌子。’

 

两个人都是据理力争,只不过理是站在琼澜这里的,

 

我心里在偷着乐,

 

我觉得结果应该是老师惩罚那个男生,以后他就不敢欺负琼澜了。

 

‘我没推。’

 

这时老师发话了:

 

‘就算他推了应该也只是不小心。’


哈?感情你是在帮着琼澜求他原谅?

 

‘我前桌告诉我就是他故意推的。’

 

‘我没推,我后桌可以给我作证。’

 

我也可以给他作证,如果他推了,那试问,他图什么呢?

 

就为了推一下你的桌子给你一个小小的报复?

 

别逗了。幼不幼稚?

 

‘他后桌是他的朋友,当然向着他,要是那样,我前后左右桌都可以给我作证。’

 

‘别吵了,都给我去门口站着冷静一下。’

 

他的老师说出了这样的话。

 

冷静?冷静什么?

 

我们家琼澜全程都很冷静可以吗?

 

你听出他声音有情感波动了?

 

哇,那您好厉害啊!我离这么近都没听出来!


我在心里吐槽那个女人,我看不起她。

 

但琼澜不知道怎么了,他愣住了,

 

估计也是在心里质疑那个女人的话吧?

 

我拽了拽他的衣服,示意他该出去了,他同桌都已经走出门了。

 

他回过神,走出去了。

 

我错了,我原以为老师会向着他的,

 

我知道为什么他从来不愿意去告老师了,

 

就算理在他这儿,那个女人还是会把心偏到他喜欢的学生那儿。

 

25


他们两个站在走廊里,旁边就是安全通道,

 

两个男孩靠着墙站在走廊里,谁也不理谁。

 

很无聊......

 

那个男生甚至都拿出演讲稿开始背了,

 

但琼澜这个傻孩子就只是抬着他的头,一直盯着面前的窗户。

 

就好像他是一个孤独的国王,


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堂里,

他的疆土和人民全面流失,


没有臣人的匍匐,没有子民的跪拜,


但他却在高傲的抬着头,


凸显自己天真的执着,


守着作为一个王那最后的尊严......

 

“是个很爱面子的孩子。”

 

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谁说不是呢?否则,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寒川「FH」

温柔恰如浮世中的你。

二月底的一个下午,时间是四点半,太阳略有西斜。房间被阳光浸泡着,那光不冷,也不刺眼,洒落在人身上,融融地暖,像是春日已经到来。

我此刻和你一起坐在花园旁的小咖啡店里。二层的小楼面积不大,却满溢着明朗的咖啡香气。每次深深呼吸,都能将许许多多细碎却温柔的幸福感收纳于心,连空气中浮动的微尘都沾染了爱意,融化在暖黄的光束中。你今天很美,无论是如墨的长发,还是氤氲着爱与希望的双眸,更甚是卡其色间着咖啡色的洋装,都很美。我已沉溺在你温柔的目光中再难移开双眼,光影是一位手笔绝妙的艺术家,你面部的明明暗暗也如此迷人,情调极似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又多了一分雅致。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不知...

温柔恰如浮世中的你。

二月底的一个下午,时间是四点半,太阳略有西斜。房间被阳光浸泡着,那光不冷,也不刺眼,洒落在人身上,融融地暖,像是春日已经到来。

我此刻和你一起坐在花园旁的小咖啡店里。二层的小楼面积不大,却满溢着明朗的咖啡香气。每次深深呼吸,都能将许许多多细碎却温柔的幸福感收纳于心,连空气中浮动的微尘都沾染了爱意,融化在暖黄的光束中。你今天很美,无论是如墨的长发,还是氤氲着爱与希望的双眸,更甚是卡其色间着咖啡色的洋装,都很美。我已沉溺在你温柔的目光中再难移开双眼,光影是一位手笔绝妙的艺术家,你面部的明明暗暗也如此迷人,情调极似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又多了一分雅致。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不知何时你面颊一侧生出一颗黑红的小痣,我竟现在才发现。

点单过后,我望着一旁书架上的书本,想要用一段称得上是文学的东西描摹你的情态,却发现任何文字都不能勾勒你的万分之一美好;这时若是有一位手法绝佳的画家,才能勉强记录你温和的神情,至于眼含的一泓春水,则不能在你眼瞳以外的地方流动。说起那颗痣,你的羞赧与哀伤从心中逸出。我能够看到你心中有一簇烈火,即使逸出的只是缕缕青烟。若不是我停下来注视你,大概会和其他路过的人一样,只以为那是雪茄顶部的火星燃烧的证明,闻不到焦油和尼古丁,却情愿认为是妨害健康的香烟气;但我此时停下来了,我望着在晚风中飘散的烟,竟窥到一团噼啪燃着的火焰。于你而言我已不是路人,你的运命与我息息相关。你的双眸依旧明灭闪烁,那烦恼甚至有些绝望的神情丝毫不能扰动那坚定的光。你烦恼着那颗痣,语气甚至带了哭腔,泪水划过脸颊,就像彗星留下的浅痕。我说不出话,茫然失措地忘记了想要出口的话语,只能默默坐在一旁,试图拭去你的泪痕。

可是,你知道吗,你的美像是圣光,任何污秽尘杂的外物都不能玷染。你的笑是东风、是夏日里池塘表面的涟漪、是秋日里长天中的闲云,摇乱了我的心魂;你的泪是润物的时雨、是苍穹中雁阵划过的皱痕、是落在神像上的蔷薇残瓣,那圣伤般的悲戚,让我承受与你同等的哀恸。那颗红黑的瘢点,长在你的侧颊,也是迷人的存在,美人脸上的痣也会让见到的人神魂迷醉。所以没关系,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的爱意不会因外物变化而褪色,无论你是谁、或是即将成为谁。你只是你自己,请接纳自己身上一切我已接纳的特质。

你终于绽出一个微笑,颊侧的泪痕未干。但当那一抹绯红飞上双脸时,那痕迹化作夕照霞色中归巢的飞鸟,渐渐隐没在静默无言的远天中。

南风北橘

【妖怪事务所】厌恶世界(3)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我没有那个勇气。”


13


它前面的话勾起了我的兴趣。


对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睡着了,在上课的时候,


从早读开始就睡眼朦胧的他,终于睡着了。


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一句‘诶!快看,他又睡着了。’


这句话引来了周围人的关...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我没有那个勇气。”




13


它前面的话勾起了我的兴趣。


对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睡着了,在上课的时候,

 

从早读开始就睡眼朦胧的他,终于睡着了。

 

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一句‘诶!快看,他又睡着了。’

 

这句话引来了周围人的关注。

 

他们在窃窃私语,

 

他们都在笑他......

 

我多想去叫醒他,但我被他藏到了书包里。”

 

他坐在我对面,眼睛里泛着泪花,倔强的微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的老师被教室里其他人的小动作惹恼了,

 

走到他旁边,用力的拍了拍他的桌子语气恶劣的说:

 

‘你不想学不要影响别人!给我门口站着去!’

 

他被吓到了,醒了,站起了,走出去了。

 

我探出头去看,


他没有低头,没有加快步伐,就好像平常一样步行。

 

他没有把我带走,因为周围的人都在注意这里。


我环视了一圈,


其他人都在看着他,低声的嘲笑他......

 

当时我很难受,就好像灰溜溜的走出去的人,不是他,是我。”

 


14


我递过去张纸巾,示意它擦一下眼泪。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来自人类的恶意。

 

他走后没多久,另一个男孩,他的斜后桌,开始翻他的书包。

 

我就藏在里面,眼看着他一样样的取走琼澜的东西。


我想去阻止他,但我动不了,


我没有那个勇气。

 

我清楚的听到那个男孩与旁人一起笑话他的画。

 

‘你看这个看这个!’

 

‘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玩意啊画的?’

 

‘还有这个!’......

 

我知道那些画,在家的时候我看着他画的。

 

他画的很认真,我觉得他画的很好,

 

但拿到别人手里,却成了笑料。

 

下课铃响了,老师走了,但却有一群人拥过来了,

 

他们都在一起,‘讨论’琼澜的画,


对每一张画指指点点。

 

我窝在书包里,捂着嘴,努力的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我当时就在想:琼澜啊,你去哪儿了?快点回来吧。



15

 

‘你翻我东西。’

 

正在那个男孩准备把他的东西悉数放回去的时候,琼澜进来了。

 

拥在一起的人群,‘哗——’的一下就散去了。

 

他声音不是原来的温柔,而是质问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男生装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


然后,他说:


‘怎么?难不成你包里装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抱歉,我让他们别动,可是他们不听。’


早上那个女生开口了,有些着急,还有些自责。


‘......’

 

琼澜没说话,就只是盯着他的同桌。

 

他的目光时不时扫过来。

 

像是在确认我还在不在里面,也可能是在确认他书包里的东西是否完好无损。


 那个男生注意到他的视线了。


‘切,不就是几张破画吗?有什么了不起?


说完把书包扔到地上,踩了两脚。”


“那你......?”


“对,我还在里面。”


16


“’把你的脚拿开。‘


我听到他这么说,


那个男生的脚压在我身上,


我觉得如果他再用力点的话,我可能会死。


喘不过气,很疼,


我想叫出来,但我的手用力的捂着嘴,使我发不出一点声音。


’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里面好像还有东西,你带玩具了?‘


他把脚拿开了,


我感觉我在上升,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突然就有一股力,拽着书包往另外一个方向扯,


有人在抱着书包跑,


我不知道我会被带到哪里。


当时眼泪已经流出来了,我还是不敢吱声,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恐惧......“

寒川「FH」

春天快到时,一定要期许。

最近可能很累吧?这句话问的是我们自己。

经历了太多的事与愿违和无能为力,我已经不想也不忍再去看结局不完满的那些故事。人说浮生如逆旅,那宿在其中的日子,你有好好地幸福着吗?此时此刻的我,唯一的期望,虔诚地期望,无双的你,在尘世中流转眸光,眼中闪烁的是爱与期冀。我要你永远被爱,至少是被我爱着;要你永远感情炽烈无所顾虑,看过山河旷野也爱人间烟火,明知世事无常天道不仁依旧本心不忘;要你虽一世多艰仍可贵地寸心如水,灵魂通透却也不失护己之力。而就算你不是这样,我依旧爱你,爱的是你本身,你善良的心境,而不是那些障目的外物;且世界这么大,总会有很多人在默默爱你,你要等,等ta披着...

春天快到时,一定要期许。

最近可能很累吧?这句话问的是我们自己。

经历了太多的事与愿违和无能为力,我已经不想也不忍再去看结局不完满的那些故事。人说浮生如逆旅,那宿在其中的日子,你有好好地幸福着吗?此时此刻的我,唯一的期望,虔诚地期望,无双的你,在尘世中流转眸光,眼中闪烁的是爱与期冀。我要你永远被爱,至少是被我爱着;要你永远感情炽烈无所顾虑,看过山河旷野也爱人间烟火,明知世事无常天道不仁依旧本心不忘;要你虽一世多艰仍可贵地寸心如水,灵魂通透却也不失护己之力。而就算你不是这样,我依旧爱你,爱的是你本身,你善良的心境,而不是那些障目的外物;且世界这么大,总会有很多人在默默爱你,你要等,等ta披着月华眼含星辰地走向你,把余生的温暖全部给你,而后脱下风尘,和你一起,在温热的壁炉旁沉沉入梦。因为爱,是不需要前提的,它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天性,只是有的人的爱已经蒙上尘埃,你只能看到他们张牙舞爪的恶意,而非没有爱。

春天快到了,等你最爱的花开了,能够听到飞鸟诵唱,就一起去看花吧。我想,一树繁花下,你的脸上一定有被幸福染上的霞色。

饼干
每天都活在崩溃的边缘 ,也许看...

每天都活在崩溃的边缘 ,也许看似没什么的话语,你们却不知道对我的伤害很大

“在我最喜欢的年龄却活成了我最讨厌的样子。”

                                       ...

每天都活在崩溃的边缘 ,也许看似没什么的话语,你们却不知道对我的伤害很大

“在我最喜欢的年龄却活成了我最讨厌的样子。”

                                                                                                

“怎么这么矫情,说你两句怎么了?”

“明明就是你不对有什么可委屈可哭的?”

“天天就装吧你!”

呵!今天我为什么还活着?

南风北橘

【妖怪事务所】厌恶世界(2)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像平常一样就好,无视掉就好。”


08

我想见见那个叫琼澜的男孩。


我想知道他到底长成了什么样子,才能让一个妖怪这样赞叹。


09

“我就这样被他带回了家。


他的家不是很大,他的房间也是。


父母都是很老实的商人,没什么特别的。


我时常在想,他...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像平常一样就好,无视掉就好。”


08

我想见见那个叫琼澜的男孩。

 

我想知道他到底长成了什么样子,才能让一个妖怪这样赞叹。

 


09

“我就这样被他带回了家。

 

他的家不是很大,他的房间也是。

 

父母都是很老实的商人,没什么特别的。

 

我时常在想,他父母那样长相憨厚的人,是怎么生出这么漂亮的儿子的?

 

有够奇怪的。”

 

 

这孩子也算是神奇。

 

 

10

“那是我住到他家里的第二天,是人类的周末。

 

‘你知道网上那些人有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吗?哪天被骗了还帮人家数钱。真是的,你也不看看你学习都成什么样了!......’

 

那个被琼澜叫做妈妈的人进来把他手里的一块会发光的铁板抢走了。

 

那个东西对他很重要,我只知道的,因为他经常盯着那块板子看。

 

 

等到那个女人走了,我问他:


‘不去拿回来吗?’

 

他看着我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那可是你的东西。’

 

我有些生气,气他的母亲义正言辞的拿走属于他的东西,

 

也气他的软弱。

 

‘因为那是用她的钱买的。’

 

我喜欢看他笑,

 

但不喜欢现在这种笑。

 

‘枫,你看。太阳落山了。’

 

他站在窗前,向外远眺。晚霞被印在他的脸上,挤进他的房间。

 

‘我看到了,很美。’

 

就像兄长说的那样。”

 

我没说话,就静静的听着。

 



11

“跟着琼澜的第三天,是人类的周一,

 

那天早上,他劝了我很久,他劝我不要跟他一起去学校,

 

但在我的坚持下,我还是跟着去了。

 

我藏到了他的衣领里,跟着他一起去了人类的学校,

 

路上,小声的与我说:

 

‘我的校园生活可能不怎么样,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他的声音里满是歉意,我却不以为意,

 

人类的世界这么好,还有什么能让我失望呢?

 

人类孩子的学校里一定都是像琼澜一样好的人。

 

我今天到底要不要出来和其他孩子聊天呢?

 

会不会吓到他们?......

 

这一路上,

 

我想了很多,

 

但后来,我才发现,

 

根本没必要。

 



12

‘呦呵!这不是睡神吗?’

 

‘睡神离我远点,别传染我!’

 

‘哈哈哈哈哈,睡神来了!’

 

‘睡神今天上课还睡觉吗?’

 

‘肯定会睡啊!’......

 

他没有理会那群人,自顾自的走到了自己靠窗的位置。

 

坐在他后面的女生向他道了句‘早上好。’

 

他以微笑回应,象征性的也说了句‘早上好。’

 

我在心里为他抱不平,

 

早上好?早上一点都不好!

 

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睡神是什么意思,

 

但就这情况来看,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琼澜就只是自顾自的放好东西,开始早读,

 

就好像周围的恶语相向,冷嘲热讽全都和他无关一样。

 

‘不用管他们,’

 

不知道是在对我,还是对他自己说,

 

像平常一样就好,无视掉就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像平常一样,什么语气都没有,只是带着他那独特的温柔。

 

我觉得有些心疼,他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都要对他说这种话?”


----------------------------------------------------------------


上课敲字,我尽力了。比较短,今天会二更的!

我想要长评

还想要小红心...

Loveless

人生最大的噩梦之一是,身边有一个人,无论你做什么,他都要纠正一下。

 

并且,要你必须按照他的来,否则不罢休,一件小事的纠缠,都能发展到要你死或他自己去死的地步。...


人生最大的噩梦之一是,身边有一个人,无论你做什么,他都要纠正一下。

 

并且,要你必须按照他的来,否则不罢休,一件小事的纠缠,都能发展到要你死或他自己去死的地步。



                                   ——武志红

 

Loveless

唉!真要是地震倒好了!剧烈震动那么一下,就再也没人谈论了……只是清点一下遇难者、幸存者,也就万事大吉了。


可是,这种传染病也太歹毒啦!即使身体没有感染上的人,也有了心病。


                               ——小说《鼠疫》

唉!真要是地震倒好了!剧烈震动那么一下,就再也没人谈论了……只是清点一下遇难者、幸存者,也就万事大吉了。


可是,这种传染病也太歹毒啦!即使身体没有感染上的人,也有了心病。



                               ——小说《鼠疫》

Loveless
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

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

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

趙上海

【人格解体】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痛苦;正常人永远无法想象的世界

已经三年了。

        初一的那个寒假,家里太清净,我一天到晚莫名感觉无聊。这是前所未有的。我与家人说了这件事,家人都建议我去看心理咨询师,说说话的那种。我一直觉得没那么简单。直到开学了,认真去观察的时候,发现还真没那么简单。

        我貌似被现实隔离了,现实与我像是有个不可逾越的鸿沟,我想尽力跨过去,穿过这层迷雾。可是我向前探的手抓不住任何东西,甚至摸不到任何东西。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被隔绝的痛苦。前几个月,还时不时地...

已经三年了。

        初一的那个寒假,家里太清净,我一天到晚莫名感觉无聊。这是前所未有的。我与家人说了这件事,家人都建议我去看心理咨询师,说说话的那种。我一直觉得没那么简单。直到开学了,认真去观察的时候,发现还真没那么简单。

        我貌似被现实隔离了,现实与我像是有个不可逾越的鸿沟,我想尽力跨过去,穿过这层迷雾。可是我向前探的手抓不住任何东西,甚至摸不到任何东西。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被隔绝的痛苦。前几个月,还时不时地脑里拂过一阵特别清晰的感觉,就像正常人一样。

        我当时满怀希望地去看了医生,医生在我脑里和身上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只是做了许多检查,心电图,脑电图,人格测验,甚至还验血。一天下来六百多块。最后,医生给我开了药。当天晚上吃了就睡了。第二天是星期一,我要上学,早上我站起来去上厕所,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只好迅速解决了再回去。没过一会,父母喊我起床,我试着站了一下,但根本站不起来。于是那天,我饭也没吃,书也没读,就在床上睡了一天。

        那时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毛病,于是问也没问个所以然,治也没治,还砸了六百块钱就没再去了。过了一年左右,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三个比较符合的。现实感丧失,人格解体和现实解体。其中人格解体是最符合的,一些心理学家把我们称作“废人”,罗恩则称作“活死人”。上面还说,人格解体是由于压力过大而大脑自动开启的隔绝外界的保护功能,在正常人被打击地要发疯或自杀的情况下,人格解体患者往往能承受住这种压力。但因为人格解体带来的崩溃,部分患者则会放大压力。我也没看懂,因为我几乎没有任何压力。

        初二的暑假一放假,我爸又把我送到另一家更有权威的医院去。这次还比较有恒心,一连两个月每星期都去拿药,结果两个月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医生给我开的还是治精神分裂的药,副作用极大。在那里,我也见到了真正的精神病人:四五十岁的阿姨,穿着病号服,歪着脑袋,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走着,嘴里神神叨叨地念个不停。这时有个大众脸阿姨过来推销(传教),恰巧我也对宗教文化很感兴趣。后来我妈和一个信仰基督教的邻居讲了这件事,第二天就收到一本圣经。可是这本圣经并没有带给我清净,反而使我更烦躁了。我从小接受佛道思想,比起天堂地狱,我更相信转世轮回。但又不舍得舍弃圣经……后来不知怎么就好了。但不得不说,这次烦躁倒是对我造成了一些影响,因为烦躁,我也没去想人格解体的事情了。反而日常生活又多了一个环节。

        初三上学期,我哭了一次。我自从上了初中就几乎没哭过了,哭也是小声地哭。那是已经很晚了,我与我妈聊天。聊着聊着,悲从中来,越哭越厉害,小时候最看不惯我哭的爸爸也起来了,还提出停学,出去旅游,我妈也支持。我不禁惊讶,看重我学习的父母与经济并不顺畅的家庭竟然主动提出这种要求。最终,我哭完了,但是感觉哪里不对。半晌,我才发现,我又失去了一种感觉:以前那种哭完之后很清爽的感觉。就像雨能洗涤天地,泪一样能洗涤心中的天地,还能洗净心灵和灵魂。哭得愈投入,愈真实,愈伤心,心和灵魂就愈干净。就像洗完澡,一身轻。可惜我再没有了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小时候哭得太多太厉害,才觉得童年很幸福的

        三年来,我一直被这种不真实感带来的痛苦折磨着。在一般人眼里,精神疾病很简单,比如抑郁症就是不开心,怎么解释都听不懂。因为他们没经历过,抑郁症也是一样的,抑郁症患者的世界同样是正常人极其难以理解和想象的。我希望早日能跨过人格解体这道鸿沟,即使一辈子也跨不过去。

        最后,希望所有患者早日康复;所有正常人多多珍惜眼前的生活。

申明

所有内容属实,无虚构

南风北橘

【妖怪事务所】厌恶世界(1)

第一次写文www

还有许多不足w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我很笨的。“

——”但你会飞啊。你能看到那片,他们看不到的天空。“


01

今天,女贞路173号被送来了一位嫌疑人,来自妖精会。

这是妖精会的断罪者送来的,是妖怪的法官送来的。

我有些头疼,那家伙又把他的工作推给我。


02

“嗯...”我坐在办公桌后,打量着眼...

第一次写文www

还有许多不足w


渣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人类世界有妖怪设定

真实故事改编

OK?


Let' go!


-----------------------------------------------------------------


00

——”我很笨的。“

——”但你会飞啊。你能看到那片,他们看不到的天空。“


01

今天,女贞路173号被送来了一位嫌疑人,来自妖精会。

这是妖精会的断罪者送来的,是妖怪的法官送来的。

我有些头疼,那家伙又把他的工作推给我。





02

“嗯...”我坐在办公桌后,打量着眼前的这只巴掌大的小妖,讲真的,它,挺丑的。“叫什么?”


“我叫枫,是一只...特别笨的小妖。她们说,教我什么我都学不好,我这种妖,早晚有天会被吃。”


我问你叫什么,不是让你做自我介绍啊喂!我有点不耐烦了“你去人间,都做了什么?那孩子是你杀的吗?”


“不是我!那个孩子真的不是我害的!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

 

 


能看出来,他激动了,那种激动,来源于什么?


我不知道,大概是委屈吧?

 

 


“我相信你,请配合一下我的工作,说说你和那个男孩的故事,务必要详细,这样我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判你无罪。”


我是真的相信他,我相信它没有理由去杀害一个人类的孩子,更没有那个胆子。

 

 

他叹了口气,像是做好了准备,我也拿起笔,准备好了,准备好去记录它的故事。

 





03

“那天......


有一个人类的孩子出生了。


人类总会为一点小事而庆祝,说着体面的话,穿着得体的衣服……

 

 

 我坐在房梁上,看着底下热闹的一群人,而他就站在我底下,靠着墙。


‘哈哈哈哈,恭喜恭喜啊!’

‘真没想到啊!你有一天也会有孩子!’......


   一大堆人拥在一起,对一个刚刚成为父亲的人道喜。”

 

没听到什么重点,我有些无聊的转了转笔。

 

 

 

“‘真搞不懂他们。一个人类的孩子出生了,并不知道他的未来的人,却说着——‘恭喜恭喜’”我颇为鄙视的说出了我的真心话。


站在我底下的那个靠墙的男孩注意到我了。


‘你这样想吗?’他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景象,面带微笑的说出了这样的话:‘真巧,我也这么觉得。’


‘人们一直以这个为客套话。却从未想过这个人以后会怎么样。当然,这也不关他们的事。’”

 

 

 

我换了个姿势听故事,嘴里打趣他:“你们就这样认识了?”有够草率的。


“嗯,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子呢......”

 

 

它的眼神像是被什么惊艳到,突然明亮起来。


“我跳下来了。没站稳,摔倒了,就那样,毫无形象的手撑着地,仰着头,看着他,就这样一直看着他。

 

好漂亮的孩子啊!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长的很好看吗?

 



04

“然后呢?”我示意它继续说下去。

 

“然后?然后,他也低头看着我,突然笑了,来了一句‘噗,你真可爱。’


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可爱。

 

他蹲下来看着我,问:‘你叫什么啊?’


‘我叫枫,你呢?人类的孩子,你叫什么?’


‘我啊,我叫琼澜。’


‘你长的真漂亮,漂亮的不像人类的孩子。你真的是人类的孩子吗?’


‘对啊,我是,那你呢?你是什么?...精灵吗?’


‘我是妖怪,还是会术法的那种哦!’


‘我只在书里看到过妖怪,没想到还真的有妖怪存在。’”

 

 

 


05

“噗!”想笑,但出于礼貌,我憋住了。


“我真的会术法!”


它极力的为自己辩解,但还是脸红了


“我飞行术练得挺好的。”


我猜,它也就只会这最简单的飞行术了吧。但人类有句什么话来着?


看破不说破。


我也这么做了。

 

 

“那孩子可崇拜我了!


‘我能飞哦!’


‘其他妖怪不能吗?’


‘低级的妖怪都是不会术法的,因为没有人教它们。’


‘那你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妖怪。’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我很笨的。’


‘但你会飞啊。你能看到那片,他们看不到的天空。’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觉得有些同情,同情那些低级的妖怪,同情他们看不到那片天空。


我站起身,想去泡杯茶。


而它,则还在诉说着他的故事。

 

 

“‘你不怕我吗?我可是妖怪,能吃人的内种!’


‘我觉得你这么可爱,应该不会吃人。’”

 

 

“麻烦停一下,我缓缓。”


我觉得那孩子的审美有问题。


我再次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小家伙----丑死了。


那孩子的审美一定有问题。我得到了这个结论。


它似乎有点疑惑,可能在疑惑我为什么要打断它吧?


我再次坐回了我的椅子,正了正身,对他说:“好了,继续吧。”


而它也毫不膈应,再次绘声绘色的说起来。

 

 



06

“我们两个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在墙根聊了起来,


聊了好多好多,但我都记不太清了。


我记得他问过我‘妖怪们都住在那啊?’


‘住在一个你们人类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一个叫诺尼克森林的美丽地方。’我是这么回答他的。


‘所有妖怪都在哪儿吗?那里很大吗?’


‘很大很大,但不是所有妖怪都住在诺尼克,还有一部分海妖住在百慕大。’


孩子就是孩子,好奇心一直都那么强,脑袋里不知道到底装了多少问题。”

 

 

 

我有些无奈“你就是这么回答他的?”好家伙,妖怪的根据地就这么轻易的告诉人类了。


“对啊,我就是这么回答的。”他看起来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





07

它自顾自的继续说,看起来,它好像好像还蛮享受这个过程。


我挑了挑眉,继续我的工作。

 


 

“‘人类进到百慕大就出不来了是因为那些海妖吗?’


‘我也不知道,或许吧?’


‘那你呢?你也住在那个什么森林吗?’


‘没...我跑出来了。’


‘为什么啊?’”


说真的,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它会来人类的世界。


在诺尼克,过故事里的那种幸福生活他 不香 不够安逸吗?


‘母亲大人说人类的世界太危险,不让我出来,但兄长大人出来过,它告诉我人类的世界很美,人类很善良也很温柔。很久以前我就想出来看看了......’


‘你的母亲把你关起来了,关到了一个叫做‘爱’的漂亮笼子里。’


‘啊?’我没有听懂他的话。


‘......你现在住哪?’


他突然换了个话题。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找到新家。’


‘来跟我一起住吧?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可以吗?’


‘当然可以!虽然我的房间不是很大,但多你一个,也不会太小。’


他说这话的的时候在笑。



他笑起来很好看。



我喜欢看他笑。



(渣文笔www,各位看官们就先凑活着看吧,会越来越好的!)

Loveless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

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

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Loveless

“如果可以,谁愿意当英雄呢?”


“如果可以,谁愿意当英雄呢?”

 

Loveless

“很多父母,他们往往愿意享受和孩子‘相濡以沫的悲情’,却不愿意享受和孩子相望于江湖的清爽和洒脱。”


“很多父母,他们往往愿意享受和孩子‘相濡以沫的悲情’,却不愿意享受和孩子相望于江湖的清爽和洒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