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精神病

34035浏览    1473参与
功夫白条
哪个宠物医院治精神病?我家猫好像疯了
哪个宠物医院治精神病?我家猫好像疯了
野人电影
富二代爱上精神病少女,结局简直太甜了
富二代爱上精神病少女,结局简直太甜了
野人电影
富二代爱上精神病少女,结局简直太甜了
富二代爱上精神病少女,结局简直太甜了
我是树某懒
《精神病院》 好久没在这里发东...

《精神病院》

好久没在这里发东西了,这次发个新系列的图。

故事大部分是我的自身经历,人物也都是都是我的性格,或者说人格。

之后会慢慢更新,尽量快吧。

《精神病院》

好久没在这里发东西了,这次发个新系列的图。

故事大部分是我的自身经历,人物也都是都是我的性格,或者说人格。

之后会慢慢更新,尽量快吧。

爆笑学长
我不是疯子,我是精神病,我想吃个粽子,怎么这么难,
我不是疯子,我是精神病,我想吃个粽子,怎么这么难,
好耶龟

画了

“在日夜的挣扎中仿佛要腐烂掉的自己”

真就精神病人画个画都是问题产物

画了

“在日夜的挣扎中仿佛要腐烂掉的自己”

真就精神病人画个画都是问题产物

格林德沃麻瓜界分号

奇怪的“我们”

我现在到底是谁呢???是我?还是“我”?

新人文笔,不好勿喷啊啊啊啊)(づ ●─● )づ

                                         ...

我现在到底是谁呢???是我?还是“我”?

新人文笔,不好勿喷啊啊啊啊)(づ ●─● )づ

                                                                                                   


我手中拿着本习题册,还不忘带只笔。


我小心翼翼地推开后门,尽量不发出过多声响。


不过也没有多少人会在意,毕竟我在他们眼里只是个“奇怪的人”。


我愤恨地剜了一眼远处楼梯间的摄像头,那几个该死的红点什么时候才能消失?


我避着身形进到教室旁的楼梯间,一直下到一层。左侧是有门的------只不过挂了一把铜锈满满的锁。


此时,尾随而来的...是我早就盯上的女孩------小小的个子,一头微微蓬松的短发,端着一副亲切可善的样子。我望着她因为激动而些许红晕的脸颊。


心里不禁唏嘘,以后可再也见不到了。


我用铁丝鼓捣了一会,约莫半分钟左右,锁开了。


我看了看表,18:45......“是个很好的数字呢,半小时的话,足够了。”我在心中思索道。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通往地下车库的楼梯间时,我回身轻轻合上门,随后也下了楼梯间。


她在2号车库门口等我。


我扬声对她说:“跟着我。”


21,22,23,24.........一直走到32号,距离楼梯间的亮光越来越远,只剩32号门口上那一点点冷光。


我看着她,不出声,手里的刀却越握越紧。


“你.....你是不是.....又发病了?”她抬眼看向我,眸中有这显而易见的“关切”以及........恐惧。


我摇摇头,往前微微迈了一步,扬起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弧度,望向倒影在她瞳孔中的自己。


她眸中的恐惧似乎又扩散了些,瞳孔放大了两倍不止。


我低喃道:“不,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它.....不会再来烦我了。只不过,有一些小小的.....副作用。”


“副....副作用?不....不管怎么样,你康复就好了。”


她面带欣喜地想奔向我,我微微侧身,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你不想知道这种方法是什么吗?”


不等她回答,我继续絮絮道:“在那段黑暗时光,‘我’绝望到几乎发狂,不曾一次地想要解脱,这你也是知道的,毕竟.....是‘我’找上的你......”


我抿着嘴,望向“32号”发出的点点冷光....


“你听过分裂意识吗?”


【投个粮票康康结局呗(๑°3°๑)】

(这篇文章半真半假,除了中间不健康的部分,其他都是我曾见过的,包括体验)

(((о´∀`о)ノ♡ヽ(о´∀`о)))






陈大花

林烨与叶霖01

(一)

虽说父亲是房地产里的巨鳄,可我只是个某三甲医院平平无奇的病理科医生。缺失共情的能力从小孤僻,哪怕是父母也做不到过于亲近。 

我的工作需要每天解剖很多尸体。对着一具具失去灵魂开始腐败的烂肉,研究病变和癌细胞。它们肆意在活体里疯狂侵略吞噬,糜烂侵蚀着神经和细胞。这是一次征服,胜利就是彼此的死期。

(二)

那天,有个女孩子拿着病理报告找我。

只听见三声清脆的敲门声,我抬了头。

那个女孩子的指关节还定在门板上。脸色苍白,眼里闪着些许泪光,肉色的嘴唇微微发颤。

“打扰了医生,能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份报告吗?”

“好。”其实我也是来办公室拿东西的,不过既然碰上,看看也无妨。...

(一)

虽说父亲是房地产里的巨鳄,可我只是个某三甲医院平平无奇的病理科医生。缺失共情的能力从小孤僻,哪怕是父母也做不到过于亲近。 

我的工作需要每天解剖很多尸体。对着一具具失去灵魂开始腐败的烂肉,研究病变和癌细胞。它们肆意在活体里疯狂侵略吞噬,糜烂侵蚀着神经和细胞。这是一次征服,胜利就是彼此的死期。

(二)

那天,有个女孩子拿着病理报告找我。

只听见三声清脆的敲门声,我抬了头。

那个女孩子的指关节还定在门板上。脸色苍白,眼里闪着些许泪光,肉色的嘴唇微微发颤。

“打扰了医生,能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份报告吗?”

“好。”其实我也是来办公室拿东西的,不过既然碰上,看看也无妨。

“是不是真的没救了?”

“她是你母亲吗?”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倔强的眼神像极了森林里的小鹿,一闪一闪的像是想和已经开始病变发臭的肉体力争到底。 

“对!她....她还有多少时间?” 急切的语气把我拉回了现实。

“嗯,这个阶段我相信你的主治医师已经跟你说过了吧。要么化疗,痛苦的度过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要么回家,至少走的时候舒服点。”

每天不知道多少身患绝症的人濒临死亡。

(三)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总是在回味那几分钟。

看着地板发呆,心已经飘到了那个女孩子身上。

莫名的破坏欲让人兴奋。好想...把她拖进泥潭一起沉溺。

算了,报告不写了。

本来只是想出来散散心,恍惚间慢悠悠的脚步不受控制地往住院部迈去。

夏天的微风拂过,被有点刺眼的光闪得晃了一下神。不知道她还在不在。

(四)

我好像站在这里很久了,时不时住院部的医生护士会和我打招呼。

但是还想再多看看那个背影。

其实她和别的普通女孩子也没什么差别。平均身高,眼睛不大不小,鼻子也不高,脸型介于椭圆和圆形之间,看不出任何特点。身材嘛,也一般。最多只有b,腰也没有别人纤细。啧,臀还可以。

嘶。我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我本对女人无感,怎么......

(五)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我,苦中作乐的笑了一下。

心中一阵兴奋。扯了扯嘴角,到底还是走进去了。

就和以往的每一个下午一样:太阳的热,雨天的阴凉或是冰凉的寒风。毫无波澜宛如死水的人生好像激起了一丝波澜。

这几日只要有空,我就忍不住过去找她。和她交流着母亲的病,极力忍耐节节攀升的破坏欲。其实只是想找她罢了,那病早就没什么好说 了。

我知道无法共情会逐步增长冷漠麻木。但那也不影响我可以伪装成一个正常人。

温暖、贴心、阳光的大哥哥。再来点霸道。

“我们院的A餐还不错的,要不要带你去试试?”

“唔.....妈,那我去给你买饭,我会尽快回来的。”

神色翻涌,偏过了视线看向地上的瓷砖,差一点就忍不住揪紧她的头发往地上撞了!

大姚游戏说
精神病女玩家太恐怖!威胁敌人处对象,不同意就捶死他
精神病女玩家太恐怖!威胁敌人处对象,不同意就捶死他
影子画师Yiming

关于“多重人格”患者

会不会我们存在的三维空间本来就是个四维空间,只是我们意识不到第四个维度,第四个维度空间存在着人死后的意识,如同幽灵一般存在,我们三维空间的碳基生物无法看到摸到,但这些“幽灵”的确可以跟我们出现在同一个三维坐标,这也是类似的平行空间,人格分裂患者其实就是四维空间的“灵魂体”附着在一些受了刺激的大脑之中而产生的个体,也就是说三维空间的碳基生物要想跟四维空间的“幽灵”接触,必须要承受不同程度的精神刺激,所以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人实际上是一个良好的载体,存放了多个来自四维空间的“灵魂体”。

会不会我们存在的三维空间本来就是个四维空间,只是我们意识不到第四个维度,第四个维度空间存在着人死后的意识,如同幽灵一般存在,我们三维空间的碳基生物无法看到摸到,但这些“幽灵”的确可以跟我们出现在同一个三维坐标,这也是类似的平行空间,人格分裂患者其实就是四维空间的“灵魂体”附着在一些受了刺激的大脑之中而产生的个体,也就是说三维空间的碳基生物要想跟四维空间的“幽灵”接触,必须要承受不同程度的精神刺激,所以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人实际上是一个良好的载体,存放了多个来自四维空间的“灵魂体”。

紫青影视
个吉他精神病的现场表演庄臣乐
个吉他精神病的现场表演庄臣乐
笑不停影视
做人做事,原则很重要,精神病也是有原则的
做人做事,原则很重要,精神病也是有原则的
糯米团早起搬砖

【填坑文学】平芜路

✨ 糯米团os:都是疯子。

————————————————————

  • 顾橘:26岁,心理师。

  • 林天:28岁,外科医生。

  • 萧逸:27岁,律师。

  • 季寒山:28岁,刑警。

————————————————————

      “你走过最长的路吗。”


      时至今日,我仍然对那条没有路灯的平芜路心有余悸,那种深邃的黑暗,好像能吞噬掉所有的一切,一切希望、绝望。...


✨ 糯米团os:都是疯子。

————————————————————

  • 顾橘:26岁,心理师。

  • 林天:28岁,外科医生。

  • 萧逸:27岁,律师。

  • 季寒山:28岁,刑警。

————————————————————

      “你走过最长的路吗。”


      时至今日,我仍然对那条没有路灯的平芜路心有余悸,那种深邃的黑暗,好像能吞噬掉所有的一切,一切希望、绝望。


      晚上七点,当所有街道的路灯都星星点点的亮起来的时候,平芜路唯一的那盏橘红色的小灯却骤然熄灭,偏偏我放学的时候必须得走这条路。有一次,我想去社区里的阿姨反映这个问题,却被阿姨赶回了家:


      “放了学就赶紧回家,不要管那条路的事。”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社区的阿姨偷懒;后来才知道,不是阿姨不想管,是那条路的事情,一旦管了,就出不来了。


      那天因为考试不合格,我被老师留堂留到很晚,那盏永远不会亮的路灯,让本来就心情不好的我更加烦闷,我摸出口袋里的扭蛋,狠狠砸向那盏昏红的路灯:


      “去你妈的。”


      我骂骂咧咧的走开,突然感到身后有一道阴森的视线,回头看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我有点害怕了,头也没敢回的跑回向平芜路的尽头。


      “哐啷——”我被一个突然滚过来的易拉罐绊倒,一只手扶起了我,我惊恐的抬头,却看到一个温温柔柔的大姐姐,她穿着白大褂,黑夜里像个小天使:“还好吗,小朋友?”


      “……啊啊,没事没事。”我有点喜欢上这个姐姐了,她身上有股甜甜的香味和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姐姐你也从这条路回家吗?”


      白大褂的姐姐听见我这么问,轻轻的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笑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后来,我才知道,那笑,是她工作的先兆。


      “小朋友,快回家吧,爸爸妈妈要担心了。”后面不知什么时间多出了一个也穿着白大褂的大哥哥,摸了摸我的头,眼神锁定在大姐姐身上,那个眼神里,是有点威胁的意味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点点头,飞快的跑回家,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


      “为什么拦我?”


      “不急。”


      我来不及多想,只想着快快跑回家,妈妈有轻微的抑郁症,我也实在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后来想想,这个时候就应该跑的。


      平芜路的那个姐姐叫顾橘,虽然穿着白大褂,却是个心理医生。难怪看上去这么亲切,我如是想。或许,有空可以带妈妈去看看,等我兼职赚够了钱,爸爸那个废物是不能指望他了,除了喝酒打人,一无是处。


      他怎么不死在外面?


      我看着家门口忽闪的警车车灯,心里一阵窝火,一个身材挺拔的刑警回过头看到我,快步走到我面前,蹲下来跟我说:“对不起,小朋友,你爸爸喝酒打伤了人,我们可能得把他带去警局一阵子,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妈妈哦。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困难打给我。”


      我点点头,接过名片,上面写着“季寒山”三个字。


      可我没想到被爸爸打的血肉模糊的,是妈妈。医院里,我在看护床的角落里咬指甲,死死的盯着输液瓶的水滴,一滴一滴,像血一样流回妈妈的身体。


      “很想杀了他吧?”


      一个一闪而过的声音掠过我的耳朵,我猛的环顾四周,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幻听了吗?我开始怨怼留我到那么晚的老师,不是她,我就能早点到家,妈妈也不会被打成这样。我决定去卫生间洗个脸,冰冽的冷水刺激着我脸上的神经,我短暂的清醒了,却听见脑海里一阵空灵的女声:


      “他们都该死,不是吗?”


      我紧张的抬头看镜子,却只有我自己疲惫的面皮:“shit!”我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去前台给妈妈开药。


      主治医生叫林天,我去开门的时候才发现就是平芜路的那个大哥哥:“怎么是你,小朋友?”可是他微笑的脸上看不见一丝的惊讶,仿佛一切都是计划好的那样。


      我摇摇头,指着病床上的妈妈:“我爸爸打的,我回家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哦……”医生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亦或是我看错了,他轻轻的说,“都说了,让你早点回家了。”一句轻飘飘的话,好像有千斤重的石头打在我的心上,我倔强的抬起头,话却没了那份底气:“不是我的错!”


      “当然不是你的错。”一个曼妙的身影走进病房,缠住林天的胳膊——是平芜路的心理医生姐姐,“你爸爸喝酒闹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小朋友,不要多想。”她抬头看着医生的眼睛,爱意像是要溢出来一样,她冲我眨眨眼睛,示意要把我妈妈的主治医生抢走一会,我识趣的点点头,接过医生的化验单。


      “哐啷——”


      熟悉的声音从隔壁的病房传来,伴随着女人的笑声,我没有在意,拉开书包,找出作业开始写。


      “轻点,别吵着隔壁的小朋友。”


      “你倒是贴心。”


      “他整天酗酒,不是在外面打架,就是回来殴打你和妈妈,他难道不该死吗?”


      “当然该死!”我从梦中惊醒,手里多了一把裁纸的小刀。


      “那就杀了他……”又是那个女声,我冲出病房,可是长长的走廊上没有一个人,我试探着打开隔壁的房门,却看见地上凌乱的衣物。我虽然在上高中,但也明白这是什么,连忙轻轻的带上了门。如果我当时回了头,就会发现,两对猩红的眼睛正在看着我笑。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梦魇,成功的让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学。老师扣了扣我的脑门,劈头盖脸的把我骂了一顿,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觉得天旋地转——


      我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躺在妈妈的病床旁边,林医生皱着眉毛给我输液,我看着那袋晶黄色的药水,迷迷糊糊的问:“我怎么了?”


      “过劳,还有点神经衰弱。”林天云淡风轻的告诉我,突然,他看向我的眼睛,“你最近有梦到什么吗?”


      “有……”这药水痛的我身上有些轻微的痉挛,“梦里总有人让我…去杀了我的爸爸。”


      林天突然笑了,他继续给我调试药剂:“有空去顾橘那看看,就是昨天的那个大姐姐,她是个心理医生。放心,我跟她说不要你钱,哝,这是她诊所的地址。”医生递给我一张名片:


      平芜路77号,桔梗心理咨询室。


      “谢谢医生。”我决定周末去见一见这个姐姐,再这样下去,我根本没有精力去做兼职,那样的话妈妈怎么办?


      周末。


      我背着书包数着平芜路的门牌号,看到77的门牌上挂着“桔梗心理咨询室”的霓虹灯牌,咨询室的门口爬满了藤蔓,却不是荒颓的模样,那一根根荆棘上,缠满了猩红的玫瑰。


      “叩叩。”我敲响了咨询室的门,另一个身材姣好穿着西装的姐姐给我开了门。


      “你好,我是来找……”


      话还没说完,西装姐姐扬起了笑脸半推半就的让我进去:“来找小橘的是吧,我知道的呀,她经常跟我提起那个小朋友。”


      “是…是吗……”这种热情不知怎么的,让我有些毛骨悚然,只想快点见到顾橘姐姐。


      咨询室的装潢很漂亮,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仿佛我一直都有一个完完整整,幸福美满的家。我睡着了,记忆停留在顾橘姐姐亲切的笑容:


      “小朋友,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我已经不记得那天是怎么走出咨询室的了,只觉得走出来的时候,心里有了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我握紧了那把小刀。


      咨询室的那个姐姐,很奇妙的,是我爸爸的辩护律师,叫萧逸。只有她,愿意给臭名远扬的我爸爸辩护。即使我并不想爸爸出狱,但我确实需要他的那份工资给妈妈交医药费。官司很成功,毕竟原告是我的妈妈,她又一次原谅了他。我漠然的看着那个叫季寒山的刑警把爸爸从警车上押了下来,他担忧的看着我:“小朋友……”


      “我没事的警察哥哥,谢谢你。”我没有让他看见我背后的手,那里握着一柄小刀。


      我从来没有幻想过这次的进局子会让爸爸痛改前非,哪怕对我们母子俩好一点,他依然每天喝酒,像施舍一样,把工资卡砸在我的脸上,让我去给那个“晦气娘们”交钱。从前我会愤怒,可是现在我不会了,我微笑着捡起工资卡,开始一小笔一小笔的转到我的银行卡里。


      “他妈的,看个病真他妈烧钱,不如死了算了。”爸爸看着手机里显示的余额,骂骂咧咧的开了一瓶酒。


      “确实,不如死了算了。”我笑着收拾他砸碎的酒瓶。


      夜晚,仿佛也没那么可怕了,我微笑着入睡,不再恐惧那些梦魇一样的声音,反而很享受这种蛊惑。我睡得很好。


      “爸爸,”我收拾好碎片,抬眼笑着看向他,“走夜路注意安全。”


      “啧,”爸爸冲我挥了挥拳头,“臭小子,教你老子做事呢?”我觉得快活,并不理睬他。


      我又在医院看到了顾橘姐姐,她笑的那样肆意,好像没有什么能束缚她的快乐,她照样叫我小朋友:“你最近过的开心吗?”


      “是的。”我由衷地说,手里的小刀摩挲着厚厚的老茧。


      “那就好。”她冲我眨眨眼睛,轻轻的啄了一口我身边的林医生,我看到林天的耳根瞬间红了,尽管会有些少儿不宜,但他们亲昵从不避讳我。他们是自由的,彻底自由的,而我,却是被禁锢的,被这样的家庭——抑郁症的妈妈,酒鬼的爸爸。


      我更加痛恨那间明亮的房子了。


      我开始向往那条昏暗的平芜路。


      爸爸死了。


      死相十分惨烈,头顶被一只啤酒瓶砸出一个大窟窿,左心房上挂着一把水果刀,我呆呆的看着他的尸体,血肉模糊的辨认不出人脸,季寒山刑警蹲下来,抱住受惊的我,轻轻的拍着:“不怕不怕,爸爸只是去天国了。”


      “这种人不应该下地狱吗?”我背着他,似笑非笑的问。


      季寒山明显愣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他的目光聚集在我割去老茧的右手拇指。


      凶手被逮捕了,是一个喝完酒被我那死去的爸爸痛骂一顿,怀恨在心的大叔,我几分怜悯的看向他的眼睛,摇上了车窗。我得到了一笔巨额赔偿款。


      “别怕。”梦里那个女声温柔的安抚我入睡,“你很快乐,不是吗?”


      第二天,林天给妈妈做完检查,笑着按住我的肩:“做的好,小朋友。”


      平芜路76号的书房里,季寒山暴怒的揪住萧逸的头发,把女人摔在书桌上,整个人欺身压了上去,萧逸腰上痛的要断了一样,却还是笑的妩媚。季寒山扭正萧逸的下巴,对着桌子上的镜子: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为什么不听话?”


      “这不也是你想看到的,有趣的事吗?”


      全校都知道了我爸爸的事情,你以为我会得到他们的怜悯?


      那些嘴脸丑恶的老师,知道从我身上再也捞不到一点好处,他们开始变本加厉的折磨我,横竖我是个死了父亲的,也不会有魁梧的爸爸来给我撑腰。我冷笑着带着他们的谩骂离开学校,回到医院照顾我的妈妈。


      她失踪了。


      护士姐姐说她莫名其妙的犯困,一睁眼,妈妈已经不见了,后来,警方在护士姐姐的水里检测出了安眠药。我的眸光暗了暗,笑出声来。


      别说,还挺舍不得的。


      “可能回家了,我回家看看。”我抬脚走向平芜路。


      妈妈是去学校,把正准备回家的老师砍了,然后自己跳下了六楼。学校和医院赔偿了我一笔巨款作为补偿,一夜之间,我成了一个富有的孤儿。


      我如释重负。是的,一夜之间,我成了孤儿。


      可我不孤独,我有房子,有钱,有梦里那个声音不离不弃的陪伴。


      可是那个声音不再陪着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清冽的男声,他不断地提醒我,是我杀了我的爸爸,利用我的妈妈杀了我的老师:


      “是你做的啊,小朋友。”


      第无数次从噩梦中醒来,我惊出一身冷汗。


      “姐姐,我梦到了爸爸妈妈。”我再一次失魂落魄的敲开桔梗咨询室的门,顾橘一脸意料之中的坐在弗洛伊德榻上看我,她笑的那样好看,可我却觉得一股恐惧在我心里蔓延开来。


      “梦到什么了?”她笑着问,我喉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她慢慢凑近我,轻轻附在我的耳边:


      “我告诉你,你梦到了你从医院偷了镇定剂,在你父亲和那个大叔起了冲突后,弄晕了那个大叔,用小刀捅死了你的父亲,在小刀上粘上那个人的指纹。你偷偷告诉你的母亲,你被老师羞辱,你母亲受到刺激,你在值班护士的水里放了安眠药,你的母亲正好溜出去杀了老师。这段时间你还停了她的精神病药,致使她杀完人后精神失常,跳下了教学楼。你是不是,梦到他们索命来了……哈哈。”我被惊出一身冷汗,恐慌的看着眼前这个疯女人:


      “不…不……不是我……”我拔腿想跑,却根本迈不开腿,一个恶魔般的声音笼罩着我:


      “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管平芜路的事?”


      我被救了,救我的人,仍是季寒山,床边趴着那个叫萧逸的女律师,她关切的看着我苍白的脸:


      “你还好吗?放心,林天已经被抓起来了,顾橘姐姐也没事,不用担心。”


      “林医生?”我心中疑惑,绑架我的分明是顾橘,怎么……


      “我也没想到啊,那个林天竟然把你催眠了,小橘还在外面出诊,幸好我去的及时。”萧逸抚着胸口,仿佛还在惊魂未定。


      我舒了一口气,原来是催眠,我就说,顾橘姐姐那样好的人,怎么会露出那样的笑容?


      林天被判了无期,因为他还被查出在我妈妈的药物里加了躁狂性药剂,致使我妈妈去学校杀人后自杀。一番风波,这件事和我,脱了所有的关系,我接过萧逸递给我的鸡汤。


      啧,咸了。


      我享受着萧逸无微不至的照顾,顾橘也时常来看我,跟我聊聊天,那个可怕的噩梦仿佛只是个噩梦,而我,也只是那个单纯的——小朋友。


      我决定去看看林天,可是到了狱里,季寒山告诉我,林天死了。


      “死了?”我难以置信的看向季寒山,可是他只是怅惘的点点头,并不再理睬我。我知道,他在怪我。可是他凭什么怪我?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林天造成的吗?从他在平芜路叫住我开始,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一切,不怪他怪谁?


      我头也没回的离开来访室,走到监狱大厅却看到一个慌里慌张的小文档管理员,捧着的一堆资料掉了一地,一张猩红的脸映入我的实现:


      林天!


      可他不是林天,林天根本不长这样!也就是说,这个入狱的男人,根本不是林天,而是他的替罪羊,而真正的林天,还在……“啊————”我尖叫着抱住头,我看见季寒山担心的冲过来,把我抱在怀里,满眼都是关切。


      可是,他为什么在笑呢?


      “他不是林天!他不是林天!他不是……”


      可是没有人相信我,季寒山笑着对另外两名女警员说:


      “自从这孩子失去了父母,他就变成这样了。”那两个女警员那样相信他,她们诚恳的点点头,目送季寒山把我带走。他把我带到了市医院,我挣扎着,我要去找顾橘姐姐,萧逸姐姐,她们一定会救我!她们是那样好的人!一定会救我的!可是季寒山不为所动,让一个陌生的心理医生给我做了检查。


      植物精神紊乱。


      他们建议把我送去精神病院,可是这里的人,看人的眼神好可怕,他们那样空洞的眼神紧盯着我,让我透不过气来,我想逃,可他们不让,他们放任那些神经病看我、打我、骂我,我想反抗,可是没有人来救我。


      没有人。


      顾橘和萧逸来找我的那天,我红着眼瑟缩在宿舍的角落里,没理由的,这里的人很怕她们,顾橘伸出手,和萧逸一起抱住我,她们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我无声的哭泣着,凹陷的眼窝下,流出救赎的泪水,我紧紧的抓住她们的手,生怕一松手就会再次堕入这样的地狱。她们待我很好,萧逸每天都会来给我做饭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鸡汤总是多放了一勺盐,咸的我直咂嘴。


      那天晚上,萧逸出去解决一起诉讼,我一个人,推开了门,我再一次走在那条昏暗的平芜路上,橘色的路灯已经修好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封盖的原因,这次的灯光没有之前的那种红色了。我一低头,看到路灯下,一对男女热情的拥吻着,是两张我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顾橘和林天。


      他们看到了我,顾橘并不意外的笑着看我,林天把手插进白大褂里,凑近僵硬的我的耳边,恶魔般低语道:“小朋友,你知不知道灯为什么没那么红了?”


      “因为是新的,没有沾血。”他和煦的笑着,仿佛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不是他。


      我求救的眼神看向顾橘,可是她和往常一样,温柔的笑着,像看一具尸体一样,就那样,看着我:


      “那就杀了他。”

 

      “那就杀了他。”


      “那就杀了他。”


      哈哈……原来是她。


      后来,我告诉每个来到平芜路的人:平芜路77号的那个心理医生是个疯子,监狱里死去的人不是真的林天,萧逸做的鸡汤里滴了精神病人的眼泪,平芜路的路灯里洒了血,那个叫季寒山的刑警是他们的帮凶,他们杀了我的父母,逼疯了我,让我家破人亡……可是没有人信我,他们冷眼看着我,像看疯子一样。


      一回头,平芜路的人们,在向我招手,眼里都是担心。


      可是,他们为什么都在笑呢?


      “小朋友。”


【END】

旭旭来说剧
黑冰12:黑老大越狱报仇,不料敌人太狡猾,直接药成精神病
黑冰12:黑老大越狱报仇,不料敌人太狡猾,直接药成精神病
Smoke of Battle

蠕虫

我希望有一把能梳透我的皮肤的梳子,

我希望有一把能触及我的器官的梳子,

我希望有一把能过滤我的血管的梳子,

我希望有一把能粉碎我的思绪的梳子。


我相信如果有一把这样的梳子,

我终于可以除掉这些入侵者了。

我相信入侵者们不再是跳蚤了,

因为几周前我已经把它们熏净!

我相信它们已经不在那儿,

我确信这一点

......但以防万一我保留了香烟。

它必定是更大的东西,它必定是。

它必定硕大无朋!

如此庞然的东西,

却如此狡猾鬼祟。

当我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

入侵者似乎总是沉默地消失

我想它们偶尔会去散步

于是我感觉……释然?

出奇的快乐……出奇的敏锐……

出...

我希望有一把能梳透我的皮肤的梳子,

我希望有一把能触及我的器官的梳子,

我希望有一把能过滤我的血管的梳子,

我希望有一把能粉碎我的思绪的梳子。


我相信如果有一把这样的梳子,

我终于可以除掉这些入侵者了。

我相信入侵者们不再是跳蚤了,

因为几周前我已经把它们熏净!

我相信它们已经不在那儿,

我确信这一点

......但以防万一我保留了香烟。

它必定是更大的东西,它必定是。

它必定硕大无朋!

如此庞然的东西,

却如此狡猾鬼祟。

当我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

入侵者似乎总是沉默地消失

我想它们偶尔会去散步

于是我感觉……释然?

出奇的快乐……出奇的敏锐……

出奇的直截了当。

我又在乞求它们的出现。

所以我不再和我的朋友们一起,

也许我不想让他们被孢子感染,

也许只是

在寻找能让我解脱的方案时,

我并不希望他们在我的身边。


 几周过去,

我扯掉我的头发,思绪没有停止。

几月过去,

我挠破我的皮肤,瘙痒没有停止。

几年过去,

我决定永远的剥离它,

猜猜我他妈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我一直在剥离自我

laq是只仓鼠

门前积雪告诉我,昨夜他曾来过,于是我进了精神病医院

1.

门前积雪告诉我,昨夜他曾来过。

现在是六月份,我在北半球。

我去精神科挂了号。

市心理卫生中心提醒:

如果你对着家里养的盆栽说话,那没问题。

只有盆栽回答你了,才需要就医。


2.

他是我之前在医院认识的,

那是一个冬天,

我因为抑郁症被家人送进了医院。

在无痛电休克治疗之前,我遇见了他。

他说只要是夏天,无论南半球北半球,无论纬度多少,他在的地方都会下雪。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因为因为他冤啊。

他生下来就怨,比窦娥还冤!


3.

他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他妈说是在一次游泳之后怀的他,本来不想生下来的,结果他姥姥信佛教,非说堕胎是杀生,愣叫...

1.

门前积雪告诉我,昨夜他曾来过。

现在是六月份,我在北半球。

我去精神科挂了号。

市心理卫生中心提醒:

如果你对着家里养的盆栽说话,那没问题。

只有盆栽回答你了,才需要就医。



2.

他是我之前在医院认识的,

那是一个冬天,

我因为抑郁症被家人送进了医院。

在无痛电休克治疗之前,我遇见了他。

他说只要是夏天,无论南半球北半球,无论纬度多少,他在的地方都会下雪。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因为因为他冤啊。

他生下来就怨,比窦娥还冤!



3.

他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他妈说是在一次游泳之后怀的他,本来不想生下来的,结果他姥姥信佛教,非说堕胎是杀生,愣叫她妈十月怀胎,把他扔了出来。

从小他就一直是喊冤背锅的那个。

班上丢钱了被他捡到,同学打架了他正路过,邻居家丢了东西他还刚巧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二手货。

似乎就连阿猫阿狗都在欺负他。

猫弄掉了花瓶,碰巧他去赶猫,叫人逮个正着。

狗吓哭了邻居的小孩,赶巧他冲过去帮忙,叫邻居家大人好一顿打。

就连老鼠偷吃掉的点心,

家里人都算在了他的头上,罚他面壁思过,不许吃晚饭。

他妈妈对他的意见格外的大,似乎自己人生所有的不如意都是他的出生导致的那样。

只有他姥姥对他好,天天叨叨着冤亲债主什么的,可是没有几年,他姥姥就病死了;大家都说,是他克死的。



4.

这样环境长大的他,却依旧乐于助人。

他一次一次地帮助别人,却一次一次地背锅,他甚至开导自己,其实背锅也是一种助人不是吗?

在厂里他心肠最好,

热心,肯干,聪明;

做工也有劲,

却第一批就安排他下了岗。

有一次他扶了一个摔倒的老人,

那个老人听说还是什么虔诚的信徒。

结果老人说就是他撞的,

亲眼看见。

他说,老人断腿上的车轱辘印没瞧见吗?他走着路呢,拿什么撞人?

法官说,不是你撞的,你扶什么?



5.

他没了工作,也没有什么积蓄。

在赔掉了他姥姥小时候就住着的祖宅之后,

他就疯掉了。

逢人就说自己怨,怨到六月飞雪。

你看,下雪了不是?

下雪了!

下雪了!

我告诉他,现在是二月,天气预报报的就是下雪。

我还想和他聊些什么,可等他电击出来以后,表情就迷茫了,我也不好搭话。

第二天他就因为怀疑在医院里纵火,被请了出去。

后来我也做了电击,感觉畅快了一些,似乎忘了很多事情,却牢牢记住了他。



6.

我再见到他时,是在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候诊室里。

他果然在这。

我对他说,你来过我家吧?

他却皱起了眉头,问我是谁,他都不认识我,去我家干什么?

我说,你是认识我的,咱们之前不是在精神卫生的医院见过?

他却说自己是一次来医院,是来看失眠的。

他分明说谎了。

我逼问他,你不是怨到六月飞雪了吗?

我真的见到了啊!

还是门口积雪告诉我的!

我对他喊着,步步逼近他,他却说我说的都是疯话。

这大热天的,怎么会有下雪呢?

雪又更不可能说话。



7.

医生和保安把我搀走时,

我看见他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果然是装的!

是的了,他装成了好人的样子,全然没有大的毛病,只是有些失眠罢了。

就像这个社会上的所有人一样。

这样他就再也不用背锅了啊!

那他又为什么不肯认我呢?

对了,

他是害怕了!

他这能力要是被发现了,那肯定饶不了他。

送去非洲缓解干旱不说,搞不好还要被派去宇宙里,去制造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



8.

我这样想着,

楼道里突然下起了大雪。

医生和保安都愣住了,

只有那些雪花,

拍着巴掌,

在一个劲儿地为我的推理叫好。



完。





ska
最后一次的宣传 1主要是向有心...

最后一次的宣传

1主要是向有心理疾病的孩子开放

2正常人也可以来,没有说不可以,只要不捣乱,yygq就可以

3有疾病的孩子为了能够证明你不是装的,进群后要发证明,没有纸面可以发药物,发了之后感到不适可以提出撤回

4可以聊天,发泄,产粮(画画,唱歌等等),一起约打游戏

5不能发zc图要发请私下发给我(群主)

6友好相处

7不要求每天在线,但是要有发言过,不然以为你进来后就是水水看热闹

群号796839843


最后一次的宣传

1主要是向有心理疾病的孩子开放

2正常人也可以来,没有说不可以,只要不捣乱,yygq就可以

3有疾病的孩子为了能够证明你不是装的,进群后要发证明,没有纸面可以发药物,发了之后感到不适可以提出撤回

4可以聊天,发泄,产粮(画画,唱歌等等),一起约打游戏

5不能发zc图要发请私下发给我(群主)

6友好相处

7不要求每天在线,但是要有发言过,不然以为你进来后就是水水看热闹

群号796839843


搬砖的皮皮豪
小丑 一个精神病受害者变成恶魔的自白
小丑 一个精神病受害者变成恶魔的自白
小增Dancing
万圣节任在继续但怎么能少了我这个精神病?#万圣节魔法之夜
万圣节任在继续但怎么能少了我这个精神病?#万圣节魔法之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