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糊墙

1875浏览    60参与
陈虚阶

之于谢强的过去和现在

讲太多爱的定义就会使其脱离开生活,脱离开生活就会无可避免的带来痛苦,那时他们就是无时无刻不生活在这种痛苦中的。压抑的环境滋生爆裂般的反抗精神,他们的音乐在黑夜里勃然生长谢强的艺术情节契合于时代如酒精与水相溶,生活向其中投入尘土和碳粒,搅得浑浊又晦涩。

而后摘出泥土,滤除尘,水又重新清澈起来,可再没有那种厚重张扬的浑浊感了。

讲太多爱的定义就会使其脱离开生活,脱离开生活就会无可避免的带来痛苦,那时他们就是无时无刻不生活在这种痛苦中的。压抑的环境滋生爆裂般的反抗精神,他们的音乐在黑夜里勃然生长谢强的艺术情节契合于时代如酒精与水相溶,生活向其中投入尘土和碳粒,搅得浑浊又晦涩。

而后摘出泥土,滤除尘,水又重新清澈起来,可再没有那种厚重张扬的浑浊感了。

大莹子
出个闲置,有素材便签,有胶带整...

出个闲置,有素材便签,有胶带整卷余量等,需要的去咸鱼搜索:大莹子lv,下单送小礼物多多~

出个闲置,有素材便签,有胶带整卷余量等,需要的去咸鱼搜索:大莹子lv,下单送小礼物多多~

大莹子
今日份拼贴,是糊墙2张,b站视...

今日份拼贴,是糊墙2张,b站视频会在18点准时发布,欢迎大家搜索:大莹子lv,关注支持哟~

今日份拼贴,是糊墙2张,b站视频会在18点准时发布,欢迎大家搜索:大莹子lv,关注支持哟~

大莹子

假期这几天在bilibili更新了很多手帐翻翻看视频,账号:大莹子lv,希望大家多多观看支持,爱你们~~

假期这几天在bilibili更新了很多手帐翻翻看视频,账号:大莹子lv,希望大家多多观看支持,爱你们~~

陈虚阶

茶和高原反应【糊墙】

时间线是2010年  

想写就写了   配合bgm使用效果更佳lovesong 

有点肉麻有点ooc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凑合看好了嘻嘻


面貌反复入梦

不只是这些,谢强 默念着刚刚路过商场喇叭外放的歌,那些音符

那些音符, 不请自来的流入大脑

占领了H区  S区于是失灵

就如同占领他V区的胡湖

难以言喻  难以抹去

他跟朋友们从封闭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人捏着一支即将燃尽的烟。胸口堵满了昏沉的平日喜悦。

楼下的小摊还未关门,走进去,点几个小菜,试图以味觉刺...

时间线是2010年  

想写就写了   配合bgm使用效果更佳lovesong 

有点肉麻有点ooc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凑合看好了嘻嘻



面貌反复入梦

不只是这些,谢强 默念着刚刚路过商场喇叭外放的歌,那些音符

那些音符, 不请自来的流入大脑

占领了H区  S区于是失灵

就如同占领他V区的胡湖

难以言喻  难以抹去

他跟朋友们从封闭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人捏着一支即将燃尽的烟。胸口堵满了昏沉的平日喜悦。

楼下的小摊还未关门,走进去,点几个小菜,试图以味觉刺激安抚通宵后亢奋的神经。

一碟小菜下肚后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匆忙跑出来,蹲在马路边干呕,直至眼眶泛红渗出泪水。

看到一双帆布鞋,一截印着logo的白袜,两条腿。

抬头。



胡湖来北京采风。

摄影是爱好也是职业,他习惯天南海北地走,偶尔还俗,认识几个姑娘,提醒她们路上要小心,行程要快乐。

人们都说拉萨是最接近神明的地方,或许站在高地许愿神明便听得到。他半信半疑地照做,第一次只是试探,站在山顶向着澄澈直至令人落泪的天空沉默,然后又去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传统意义上的格物致知,心诚则灵,许愿给自己听。

或许神明也嫌他聒噪,反反复复讲同一些话,说同一个人。反反复复,升起又降下,心绪永不平,心永不诚。


他和以前的老朋友打了声招呼,示意自己回来,又顺便打听了谢强现在的住处。他想来看看,哪怕是在楼下观望也行,像他在拉萨无数次仰望天空一样,心诚则灵。

没想到在楼下马路旁边见到了正在呕吐的谢强,眼眶泛红嘴唇也充血,头发乱乱糟糟绑个发带,米白色匡威边沿发黄,白背心没精打采地耷拉在胸前,格子外套起皱,眼神像那个著名的American Prayer。


声带突然干涸,说不上来什么话,谢强猛地起身,却眼前一黑险些栽倒,胡湖虚扶了一下,张了张嘴,眼神里有一些话。


谢强无措,也笑,假装看不懂他的话,假装他是个老朋友,寒暄时刻却张不开嘴。他突然迫切想冲回家去大声朗读卡佛。他第一次理解了交谈的屏障。目光相抵,只笑,只局促。

一同通宵的兄弟一路小跑出来解救他,“强哥!咋样了!”一出门看到了背着旅行包挂着相机站在那的胡湖,愣了一下,下一刻便

“胡湖!你咋回来了!”

那肉眼可见越上眉梢的喜色和身旁这位局促的呕吐者对比鲜明。太阳懒散地浮现,在白背心上投下阴影。


遣散了兄弟们,谢强领着胡湖上楼,拿钥匙开门的一刹那在祈祷屋里的汗味烟味已经散尽,开了门才反觉忘了祈祷田螺姑娘来收拾这一地的啤酒皮和烟屁股,吃剩的花生。

嘴角挑起尴尬的笑缓解凝固的空气,把沙发上的瓜子皮扫下去空出一片地方指给胡湖坐。

“我给你倒点水。”撂下一句话便躲进厨房,路程不远还绊倒了吉他架子。烧水烧半天,泡茶又泡了一个世纪。出来的时候胡湖正在打包垃圾,地上的战争残骸已经被尽数扫走了。

放下悬浮着茶叶的杯子,谢强想点一支烟又怕冲散了茶气,悻悻塞了回去。

所幸茶的热气像烟,雾的味道也像烟。


胡湖把垃圾袋放在门外,关上门冲谢强眨了眨眼

“卫生间?”  “你前面就是。”


屋子里最后一丝烟味也散尽,阳光直射进屋子,烤的一切都蒸腾起来,昨日溶解在光线里。

尝试拾起往日碎片,打破沉默。胡湖拎着一双手出来,向谢强扯开微笑,眼睛弯下来。谢强终于得以好好看他。对方黑了一点,头发还是短短的一层茸毛,白T和黑衬衫外套,小臂 健康壮实。熟悉,温和,又多了些纯净。


谢强不由得想到他几年前慌忙逃离自己的样子,往事还历历在目。也不知从哪个瞬间开始目光的触碰变成柏拉图的叹息,每次独处都像是空气被抽干,窒息感首先攻破了当时还是毛头小子的红毛胡湖,于是他不告而别去了高原。留下谢强一人在逼仄的巷子里大口喘息,享有冷冽而陌生的珍贵空气。


吉他响起第三万六千次,一个约定。胡湖端起茶杯抿一口正萎蔫地旋转的冻顶乌龙,而谢强重新尝试却又败在询问一句 “最近怎么样”上。

无意义。好像两人在一瞬间齐齐变成虚无主义者了似的,心知肚明言谈无意义。灵魂渴望短兵相接,reaction溶解在空气里。谢强只觉得眼前的人渐渐陌生,让他不知道打开唱片机 应该放哪首黑胶。大门还是大悲咒。


自我斗争败落在杯底触碰木制桌面时沉闷的一声,胡湖突然站起来,上半身越过桌面拥抱他。皮肤将手臂的力度真切地传导过来 ,和看上去一样,怀抱紧到谢强感到久违的窒息。

他突然明白应该放什么了。

<Lovesong> , The Cure的 《lovesong》


胡湖姿势有点可笑,像一座架在两山之前摇摇欲坠的吊桥,又像是一本打开的书翻过来立着,纸张柔软的支撑自己。


谢强的思绪乱飘,胡湖摩挲他的背,他的发,用了力气。让他觉得自己像正背着吉他站在人群里,吉他推搡他的背。


就是这些,这些是一切。

从前的一切一股脑涌回来了。复杂的彼此,夜里床的距离被脚步填满,柏拉图嘲笑赤裸上身的爱人,打口袋里Robert Smith的歌

“I will always love you.”

是不甘,是窒息后死而复生,是向死而生。


檀木香跨越几千公里从高原来到他的鼻腔,他感觉到,他像部落的客人,正在接受酋长的迎接,酋长身上有青草和木屑的味道,正欢愉地拥抱他,令他立马下定决心归属这个部落,忘记自己从何处而来,,多么灰头土脸。


沉默蔓延了几秒,又像是几个世纪一般漫长,谢强终于抬手,手腕压在后心,抚上胡湖一头茸毛。就是这样,就像以前。


太阳完全升起了。一切日光从窗口灌入,悠悠扬扬充满了房间,两个人脑海里幼稚地齐齐播放着lovesong。茶气蒸腾进周身空气,两个人安静地拥抱,跨立的书被人拿起重新读下去,吊桥迎来了第一个游客。

此刻 说什么话都不算话,说什么都是”我爱你。”

Emerald

后来『谢强&胡湖』

后来。

我在旧城中穿梭,台风在城市上空呼啸,旧城的一砖一瓦都在呻吟。


呻吟的砖瓦堆砌成高大又丑陋的怪物,吞噬着麻木又统一的灵魂,每一扇门像一张贪婪的嘴,窗户是邪恶的眼睛。


我走到第十三扇门前,培训中心红色的亚克力灯组成巨大的字,投下艳俗的光芒,屋内雪白的灯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在晦暗的街道上,清晰地映出里面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他们对着扭曲的图形拼命集中着注意力,可笑地张大嘴巴,像是录像厅中默片卡顿的片段。


我整理好帽子走进去,雨水顺着衣摆淅淅沥沥滴落在乳白色的地板上,穿过那些好奇、防备、惊奇的目光,放肆地横冲直撞,直到走廊尽头那扇打开的门前。


他站在...

后来。

我在旧城中穿梭,台风在城市上空呼啸,旧城的一砖一瓦都在呻吟。



呻吟的砖瓦堆砌成高大又丑陋的怪物,吞噬着麻木又统一的灵魂,每一扇门像一张贪婪的嘴,窗户是邪恶的眼睛。



我走到第十三扇门前,培训中心红色的亚克力灯组成巨大的字,投下艳俗的光芒,屋内雪白的灯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在晦暗的街道上,清晰地映出里面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他们对着扭曲的图形拼命集中着注意力,可笑地张大嘴巴,像是录像厅中默片卡顿的片段。



我整理好帽子走进去,雨水顺着衣摆淅淅沥沥滴落在乳白色的地板上,穿过那些好奇、防备、惊奇的目光,放肆地横冲直撞,直到走廊尽头那扇打开的门前。



他站在那,瞠目结舌。



我解下脖颈上的方巾,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抹干净模糊的视线。



谢强?



他的声音比年轻时低沉,比年轻时温润,还带着香烟留下的沙哑。



我将方巾重新系回脖颈,我想用他记忆中的双眼好好看清这个重逢的旧人。



胡湖,跟我回去。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中年人,剃着普通的平头,戴着普通的金框眼镜,穿着普通的POLO衫,微微有些发福。过去荒唐的时光在这名为生活的魔法面前不值一提。



我握紧鼓棒,如同握紧匕首,猛地刺向他的胸口。



他的胸口没有迸出鲜血,



他死死攥住我的手腕。



我说,胡湖,木马还在,跟我回去。




那一晚我们挤在办公室狭小的黑皮沙发上相拥入眠,我梦到了很多旧事。



梦中,铁路幼儿园的木马还在旋转,阳光透过玻璃窗温柔地蔓延,蔓延到了千禧年,胡湖女友家那个闭塞的储物间。如今我已经忘了那个女孩儿的眉眼,只记得自己忍到窒息的呻吟和滚烫的体温。




拂晓的晨光透过百叶窗落在眼帘上,胡湖已经醒了,正在和妻子通着电话,语调温柔又平静。孩子的声音时不时会透过话筒漏出来,胡湖捂住手机背过身去,小声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转过来,将我凌乱的长卷发别到耳后,抚摸着我的脸颊,轻轻蹭我冒出的胡茬。



『你弟妹在家里为我们准备好了早饭,要不要和我回家一起吃。』



我笑了,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印上一个吻。



『力源,我们新来的吉他手,弹的不错。这小孩就是奔着我来的,等到北京我把他介绍给你。』

胡湖笑了,他说他在网上看过巡演的视频,确实不错。



鼓棒昨夜掉在了地上,一支在门口,另一支在我们脚下。我拉着他的手放在心口,撒娇一样反复念着他的名字,乞求他和我回去一同登台。



胡湖沉默良久,我以为他不会回心转意,正待起身离去时,他却突然发问。



『一个乐队怎么能有两个鼓手呢?』



我拎着衣服,嬉笑着反问,



『那你说,一个人为什么能有两个爱人呢?』




后来,在那个快要步入秋天的夏日,他和我一起站在了舞台上。


音源上面写着,


鼓手:大伟


打击乐:胡湖。


陈虚阶

眉骨

直至眉骨发出钝痛的那一刻

谢强意识到  眉骨很久没被触碰过

他常信奉“痛苦实切”之言

抚抚自己眉骨  失去钝痛

胡湖好像总在阴天在他梦里出现

平日里梦不到的   阴天梦得到了

“好”

胡湖总说“好”

是常用的 安抚谢强的音符。

他的暴戾只在鼓棒接触鼓皮时体现

平日里都温文尔雅

他记得   谢强记得

在他沉默着坍缩时 

对方曾抱他  吻他的湿发

“欲睡朦胧入梦来”

年月将胡湖与谢强记忆里那个人撕成两半

分裂的胡湖却不像一善...


直至眉骨发出钝痛的那一刻

谢强意识到  眉骨很久没被触碰过

他常信奉“痛苦实切”之言

抚抚自己眉骨  失去钝痛

胡湖好像总在阴天在他梦里出现

平日里梦不到的   阴天梦得到了

“好”

胡湖总说“好”

是常用的 安抚谢强的音符。

他的暴戾只在鼓棒接触鼓皮时体现

平日里都温文尔雅

他记得   谢强记得

在他沉默着坍缩时 

对方曾抱他  吻他的湿发

“欲睡朦胧入梦来”

年月将胡湖与谢强记忆里那个人撕成两半

分裂的胡湖却不像一善一恶的半身人子爵

他们都完整  该死的完整

都让谢强痛苦。

大莹子
感谢大家的持续关注~我会努力抽...

感谢大家的持续关注~我会努力抽出时间继续更新的

感谢大家的持续关注~我会努力抽出时间继续更新的

大莹子
久违的更新,一个多月没有时间玩...

久违的更新,一个多月没有时间玩儿手帐了

久违的更新,一个多月没有时间玩儿手帐了

大莹子
今天糊了4张,收工,再把所有素...

今天糊了4张,收工,再把所有素材收拾回去😂

今天糊了4张,收工,再把所有素材收拾回去😂

大莹子
大风天,在家糊墙做拼贴最合适了

大风天,在家糊墙做拼贴最合适了

大风天,在家糊墙做拼贴最合适了

大莹子
过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宠幸糊墙...

过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宠幸糊墙了,糊起来~

过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宠幸糊墙了,糊起来~

单线企鹅

鸡飞狗跳浪漫史 | 钻石+糊墙abo

简介:

小镇au+abo背景+ooc警告

水产店伙计邓力源(beta)刚开始和豆腐店店老板谢强(omega)过上同居生活,离乡十年的胡湖(alpha)突然回来了……


钻石+糊墙为主(某种程度上的all强?),新欢旧爱修罗场,没有肉的abo背景文,让大家失望了((一不小心写得比预想中长了点绕了点

微博帐号:单线企鹅clickme ,账号内搜索文章名亦可

简介:

小镇au+abo背景+ooc警告

水产店伙计邓力源(beta)刚开始和豆腐店店老板谢强(omega)过上同居生活,离乡十年的胡湖(alpha)突然回来了……

 

钻石+糊墙为主(某种程度上的all强?),新欢旧爱修罗场,没有肉的abo背景文,让大家失望了((一不小心写得比预想中长了点绕了点

微博帐号:单线企鹅clickme ,账号内搜索文章名亦可

谢强的杯子

【胡湖/谢强】阳光灿烂的日子

谢强在昏黄光线里被框进胶片机显影,眼睛滚圆,嘴唇发亮,让人想和他抱成一团,想逗他发笑,有一种概念模糊的漂亮。


主CP:胡湖/谢强

预警:冷炒饭,歪曲/拼凑/拿来/捏造史实,副CP是所有有姓名的人

阳光灿烂的日子

也可搜WB:咸鱼舔宝


谢强在昏黄光线里被框进胶片机显影,眼睛滚圆,嘴唇发亮,让人想和他抱成一团,想逗他发笑,有一种概念模糊的漂亮。


主CP:胡湖/谢强

预警:冷炒饭,歪曲/拼凑/拿来/捏造史实,副CP是所有有姓名的人

阳光灿烂的日子

也可搜WB:咸鱼舔宝


单线企鹅

一回生二回熟 | 糊墙abo

ABO+PWP+OOC预警

树村/迷笛学校时期,自认为传统又自持的A!胡湖和从来不用抑制剂的O!谢强

带有all强元素的糊墙


搜微博账号:单线企鹅,账号内搜文章名

我终于又写了点人民群众真正喜闻乐见的东西,并创下个人史上最速写文记录(《一回生》4500字/一晚,对比《像梦一场》2000字/一天)

果然XXXX是第一生产力

ABO+PWP+OOC预警

树村/迷笛学校时期,自认为传统又自持的A!胡湖和从来不用抑制剂的O!谢强

带有all强元素的糊墙

 

搜微博账号:单线企鹅,账号内搜文章名

我终于又写了点人民群众真正喜闻乐见的东西,并创下个人史上最速写文记录(《一回生》4500字/一晚,对比《像梦一场》2000字/一天)

果然XXXX是第一生产力

李姓卷毛鸟

【all强】《yellow stars》


△大概是abo

△木门/糊墙/马达/边强等各位滚圈王子都在

△果然还是谢某自己的歌最合适他自己


“我还能爱,像飞蛾那样奋不顾身的希冀热度,但我也只会沉溺在那一刹那的温暖,不会停驻。像行星一样旋转着,路过又擦肩的相遇就很有哥特式的美妙了。”

“我不会听谁的建议去爱我自己,你最好也……别爱上我。”

【all强】《yellow stars》


△大概是abo

△木门/糊墙/马达/边强等各位滚圈王子都在

△果然还是谢某自己的歌最合适他自己


“我还能爱,像飞蛾那样奋不顾身的希冀热度,但我也只会沉溺在那一刹那的温暖,不会停驻。像行星一样旋转着,路过又擦肩的相遇就很有哥特式的美妙了。”

“我不会听谁的建议去爱我自己,你最好也……别爱上我。”

单线企鹅

像梦一场 | 钻石cp+All强

重发 上一篇莫名被屏

简介:“世界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如果他对自己诚实,他还是希望谢强能真正爱他一会儿的。


邓力源视角下他和谢强的分分合合,以及强的情感花路(本质ALL强)大量钻石CP,中量糊墙,微量边强和坦强

!!胡编乱造为主,事实仅作点缀!!


请搜索微博账号:单线企鹅,账号内搜文章名

重发 上一篇莫名被屏

简介:“世界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如果他对自己诚实,他还是希望谢强能真正爱他一会儿的。


邓力源视角下他和谢强的分分合合,以及强的情感花路(本质ALL强)大量钻石CP,中量糊墙,微量边强和坦强

!!胡编乱造为主,事实仅作点缀!!


请搜索微博账号:单线企鹅,账号内搜文章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