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糖八

80186浏览    1058参与
丹景择桑

【横雏/糖八】成人の日(上)

受到杰尼斯成人式重开、横雏当初压根没被叫去成人式、糖八anan这三件事的混合影响,我决定给横子和村子写一篇成人式+双向暗恋告白的短篇。

穿最华丽的和服,恋最纯情的爱!黑喂狗!


1

村上家。村上村子与丸山丸子并排靠着床坐在村子卧室的地毯上。

  

“哈?你是说,你要在成人式那天跟横子前辈告白?”丸山丸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在成人式告白失败的话,惨痛的记忆可是要伴随一生的哟,你到时候可别哭哟。”

  

丸子的担心不无道理。

  

横子和村子是同一所中学校的同班同学,丸子则是与他们同校的后辈,因为部活和村子成为了好朋友。

  

村子大概从中学二年级开始就暗恋横子。毕业后...

受到杰尼斯成人式重开、横雏当初压根没被叫去成人式、糖八anan这三件事的混合影响,我决定给横子和村子写一篇成人式+双向暗恋告白的短篇。

穿最华丽的和服,恋最纯情的爱!黑喂狗!



1

村上家。村上村子与丸山丸子并排靠着床坐在村子卧室的地毯上。

  

“哈?你是说,你要在成人式那天跟横子前辈告白?”丸山丸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在成人式告白失败的话,惨痛的记忆可是要伴随一生的哟,你到时候可别哭哟。”

  

丸子的担心不无道理。

  

横子和村子是同一所中学校的同班同学,丸子则是与他们同校的后辈,因为部活和村子成为了好朋友。

  

村子大概从中学二年级开始就暗恋横子。毕业后,两人升入不同的高等学校,这段暗恋无疾而终。村子为自己没能告白的怯懦遗憾了很久,肉眼可见的消沉、失落了一段时间。虽然到现在,村子已经能开朗地说出“当时哭得好惨,完全停不下来,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哭脸哭得更厉害了,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哭了呢。”这种话。

  

在高校和大学里,村子交往过几个男生,往往短短几月就以对方劈腿、提分手而告终。明明是被身边人称作“美人”,时常被“卡哇伊”的呼声包围着的村子,恋爱运势超级差劲,桃花烂得像被锤在泥土里过。懂塔罗和占卜的友人说,这是错过了正缘造成的。

  

“所以说嘛,你要陪我选一件成人式穿的振袖。要那种惊艳全场的,最好能降低我表白失败的几率的。”

  

村子平时穿衣服大大咧咧,上学有制服,毕业有运动衫运动裤。她钟爱足球,业余生活泡在社团里,自然怎么方便怎么来。这样的她可没信心能自己挑出一套能让横子喜欢的振袖来。

  

“钱不是问题,照着负数去刷。”村子豪气地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丸子保管,里面是她多年打工省吃俭用留下的全部积蓄。“只有一点要求,要紫色的。”她补充道,眼前闪过国中篮球场上穿着五号球衣的紫色身影。



2

横山家,沙发上。麦当劳的包装盒和纸袋堆了满满一茶几。大仓仓子咽下最后一口猪排堡,圆满地结束了战斗。

  

横山横子和大仓仓子因为各自相同的吃货属性结缘。如今他们一个以高冷御姐形象面向众人,一个着重于塑造自己精致都市丽人的口碑,这两种人设无疑阻碍了她们享用一生悬命地热爱着的麦当劳、天丼、咖喱饭、烧烤……于是她们经常相约在彼此家中,点外卖、然后干饭。

  

此刻心满意足的仓子仔细擦去嘴角的酱汁,一边掏出小镜子整理发型衣装,一边摸进随身包包的暗兜里寻找补妆的口红。

  

横山横子刚好也吃完了最后一块鸡块。“我会在成人式那天和村子表白。”

  

真是平地一声雷。

  

“哈??!!”仓子手一抖,口红画出了界,在下巴上拖出一条滑稽的胭红曲线。“认识你五六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村子前辈??”

  

“现在你知道了。”横子皮笑肉不笑,摆出了一个很容易读懂的神情——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仓子惊疑不定的脸让横子舒心不少。她只是一个人憋在心里太久了,如今将要迈出那一步,期待、忐忑、担心,所以需要一个人来稍微分担一下自己的情绪。横子为自己辩解。

  

默默喜欢村子酱这么多年,她从前一直认为没有结果的事藏在心里就好,不必表现、不必说、不必流露。可是经年过去,她发现躁动的心脏并不满足就此沉寂,她想为自己搏一把。

  

成人日,八糖市的传统一向是以初中班级为单位共同参加市政厅的仪式,这不正是天赐之机吗。

  

“我选了好几套振袖,有点拿不定主意,一会mail给你,你帮我参考一下好吗?”

  

已经溜到玄关换鞋的仓子狠狠踉跄了一下,横子怎么突然说话这么温柔!俗话说,温柔刀,刀刀割人性命。横子恰如此句。

  

仓子身心恍惚,狼狈地逃了。

  

  

  

未完待续。

丸子:首先,我们没招惹任何人。

仓子:丑女,闭……你说得对。

麻吉

🍬anan的三對可愛妹子們😍💖

🍬anan的三對可愛妹子們😍💖

零曦

  我想加字但是想不出精辟的文字(˃  ˂ )

  (刻板印象???)

  我想加字但是想不出精辟的文字(˃  ˂ )

  (刻板印象???)

光碟君
  面对面喝水这个梗真的很像k...

  面对面喝水这个梗真的很像kiss

  面对面喝水这个梗真的很像kiss

岁岁平安

大仓家有兄妹二人

*总之是纯粹吵杂日常

*无聊到爆炸ಠ‿ಠ


     大仓家的一天开始于——

  

  “大!仓!忠!义!!!”

  

  仓子的尖叫声。

  

  大仓家独栋共五个楼层,隔音极佳的状态下,房间在五楼的仓子,声音穿透力强大如把利剑往下刺,刺进了在一楼吃早饭的大仓耳里。

  

  “什么鬼——”大仓忠义认识仓子十八年,每日必经被声波攻击,被砸得一口蛋黄差点噎死自己。

  

  “大仓忠义!”电梯门打开了,仓子怒气冲冲的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攒着一件白色衬衫。

  

  “喔,我昨天顺便帮你洗了,不用太感谢我。”大仓...

*总之是纯粹吵杂日常

*无聊到爆炸ಠ‿ಠ






     大仓家的一天开始于——

  

  “大!仓!忠!义!!!”

  

  仓子的尖叫声。

  

  大仓家独栋共五个楼层,隔音极佳的状态下,房间在五楼的仓子,声音穿透力强大如把利剑往下刺,刺进了在一楼吃早饭的大仓耳里。

  

  “什么鬼——”大仓忠义认识仓子十八年,每日必经被声波攻击,被砸得一口蛋黄差点噎死自己。

  

  “大仓忠义!”电梯门打开了,仓子怒气冲冲的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攒着一件白色衬衫。

  

  “喔,我昨天顺便帮你洗了,不用太感谢我。”大仓忠义草草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蛮不在乎。

  

  “你洗它干嘛啦!我今天要穿!!!”仓子气急败坏,“还有我之前说过衬衫要用洗衣网,你看!!!”仓子甩开手上皱巴巴的衬衫,只见下摆染上了深浅不一的蓝色。

  

  “染色了!!!”


  近距离的攻击并不好受。

  

  大仓忠义慢吞吞的转头,有些心虚,“染在下摆,你扎进去就行了啦——”

  

  仓子像是天塌下来了似的,“重点它现在是湿的啊!我要迟到了!!!”

  

  看着她哥没打算负责的脸,仓子祭出大招。

  

  “我要跟妈妈讲!!!”

年年睏告

  恩。。。巨r丸子兔女郎给大家拜个早年了 ​​​

  恩。。。巨r丸子兔女郎给大家拜个早年了 ​​​

吊帶
終於找到時間摸一張糖八新衣服?...

終於找到時間摸一張糖八新衣服🥺

終於找到時間摸一張糖八新衣服🥺

岁岁平安

横雏|光之上

*过于崇拜导致的产出 请搭配画作观看

@百分之百银染 “要和我一起圣诞约会吗” 


        小雏说她见过天使。

  

  在一片金色,波光粼粼当中。

  

  

  

  那天我去见小雏时,她被锁在柴房里,蜷缩在角落。柴房湿冷,灰扑扑的尘土漫在空气里,然后被吸进肺里,很不好受。她手脚冰冷,奄奄一息,但是那双眸子依旧很亮。

  

  那是一双充满诱惑的眼睛,下垂的眼角是天生的靓色。

  

  像圣诞树最上面,挂着的那颗星星。

  

 ...

*过于崇拜导致的产出 请搭配画作观看

@百分之百银染 “要和我一起圣诞约会吗” 






        小雏说她见过天使。

  

  在一片金色,波光粼粼当中。

  

  

  

  那天我去见小雏时,她被锁在柴房里,蜷缩在角落。柴房湿冷,灰扑扑的尘土漫在空气里,然后被吸进肺里,很不好受。她手脚冰冷,奄奄一息,但是那双眸子依旧很亮。

  

  那是一双充满诱惑的眼睛,下垂的眼角是天生的靓色。

  

  像圣诞树最上面,挂着的那颗星星。

  

  但,那是一双不属于卑贱的下人的眼睛。

  

  我塞了面包给小雏,她点点头,道了谢就转身不再看我。我没看到她的虎牙,那个尖尖的小虎牙总是被大家吹捧着可爱。

  

  小雏喜欢被夸奖,总是咧开嘴笑得很欢快,略微聒噪的说话,即便嗓子哑都还在叽叽喳喳地说。

  

  可是,她好像很久没笑了。

  

  “小雏,明天是圣诞节。”我忍不住出声,才发现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天寒地冻,不过离开炉火没多久,连嗓子都冻僵了。

  

  我不禁想去摸摸小雏的双手。

  

  “圣诞快乐。”小雏开口,背对着我,我却从她的声音当中听出一些轻快,因为有些莫名其妙所以想去看她,她却一直没有翻身。

  

  小雏偷了女主人的项链,一条镶满钻石与水晶的项链。她被毒打一顿之后锁进柴房,没有食物,12月底的那天,大雪纷飞。

  

  小雏会死。

  

  隐隐约约,大家都明白了这件事情。

  

  “你见过天使吗?”小雏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不解的看着她。其实我知道如果我被发现偷偷运送粮食给小雏,我也离死亡不远了,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里听她说话。

  

  我应该离开的。

  

  但我做不到。

  

  “我见到了。”小雏声音很淡很淡,风一吹根本听不见,我只能趴到她身旁,吃力的去听。

  

  “她说她要来接我离开,离开这个地方,去到一个美丽的世界,她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吃美味可口的食物,还有软软的床可以睡,有非常大的火炉可以烤火。而且她很漂亮,皮肤很白——”小雏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直到听不见。

  

  我缓缓地爬到小雏的身上,我把脸贴到她冰冷的脸庞,牵上她冰冷的手,像是要将温度递给她,却是在汲取她身上最后一丝生气。

  

  她在我的触碰下抽搐,似乎是陷入了沉睡。

  

  一滴清泪滑落,滴在小雏的鼻尖。我才清楚,我是悲伤的,悲伤的有些喘不过气,冷空气纠结在体内深处,五脏六腑都冻伤了。

  

  我不清我今后没有小雏的我能不能活得更好,但是那个美丽的世界却非常吸引人。我跌跌撞撞的撑起身体,离开了柴房。

  

  冬天的月亮看起来有些无力,我不停的在走,不知不觉,像是要逃走似的,瘫倒在大庄园的门口。

  

  直到一片象征高贵的紫色飘进视线,那是裙摆,材质是天鹅绒,因为女主人有好几件这种材质的礼服,所以我很清楚,这会是一条昂贵的裙子。

  

  视线上移,是渐层的天蓝色,上头用华丽的碎钻点缀,在黑夜中闪闪烁烁,我觉得美极了,直到看见那人的脸庞。

  

  “天使——”

  

  “真不愧是小雏的朋友。”那个女人盈盈一笑,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我看呆了眼。像是被赶走阴霾,明亮而且灿烂,那是张没有瑕疵脸庞。

  

  “都是这么的天真可爱呢。”

  

  她很美,尤其是皮肤白皙的晶莹剔透,透着漂亮的红润。眼睛细长,却媚眼如丝,那是一双不同于小雏的眼睛,充满了韵味,抚媚动人,像是野蛮生长的红玫瑰,会出现在人们的好梦中。

  

  头发如黑纱般的垂在肩上,衬的她圆润的肩头越加白嫩。

  

  礼服甚至露出了大片的背脊,露出了美丽的蝴蝶骨,似乎天寒地冻并不会影响到她,或许她便是那冬日暖阳,给予人们温暖,触动阴郁的冰雪。

  

  “小雏我就带走了,我是来感谢你的。”她拍拍我冰冷的额头,刹然间,温暖的气瞬间通向四肢百骸,我惊愕的抬起头。

  

  不知何时,她身旁多了一人,黑暗中我看的不真切,但是那人的眸子很亮,在深夜中与礼服上的碎钻相映成辉。

  

  小雏。

  

  那是小雏。

  

  直到我见她们执起对方的手,隐没进一片雪白的漆黑当中,在她们消失的前一秒,我好像看见了小雏的笑容。

  

  依旧那般亮眼

  

  

百分之百银染
  要和我一起圣诞约会嘛?

  要和我一起圣诞约会嘛?

  要和我一起圣诞约会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