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糖八

75155浏览    1178参与
今日不算卦

🖤❤️💜🧡💙💛💚


赶在20岁的第一天画完了

二十代也会是快乐♾人 ​​​

🖤❤️💜🧡💙💛💚


赶在20岁的第一天画完了

二十代也会是快乐♾人 ​​​

今日不算卦
仓子大小姐今天也在买买买 (...

仓子大小姐今天也在买买买


( 草稿流真快乐💚

仓子大小姐今天也在买买买


( 草稿流真快乐💚

今日不算卦
村子💜 横子🖤 虽然很困还...

村子💜 & 横子🖤


虽然很困还是画完了


不过忘了加华丽丽外框了

村子💜 & 横子🖤


虽然很困还是画完了


不过忘了加华丽丽外框了

今日不算卦

村子酱和横子桑

画完线稿好困💤


明天一定会画完的!一定!

村子酱和横子桑

画完线稿好困💤


明天一定会画完的!一定!

今日不算卦

锦子💛 & 仓子💚


🍭糖八小姐姐太可爱啦!!!!

先po一下画完了的仓子和锦子

其他小姐姐们会补完的(大概……

锦子💛 & 仓子💚


🍭糖八小姐姐太可爱啦!!!!

先po一下画完了的仓子和锦子

其他小姐姐们会补完的(大概……

鲑鱼凉拌面🎸

*手描注意*💚🧡

太久不画画了自己改个图爽爽x

大概是柏木小宅男对maruko的一见钟情💘


*手描注意*💚🧡

太久不画画了自己改个图爽爽x

大概是柏木小宅男对maruko的一见钟情💘


只可意會
想跟丸子姐姐一起喝下午茶☕️

想跟丸子姐姐一起喝下午茶☕️

想跟丸子姐姐一起喝下午茶☕️

猫线团

圣诞节快乐🎄

朋友圈第四弹来啦!

这次没有明显CP,就不打CP的tag了。


这次是糖8系列首次出场,快来看看仓子的朋友圈是什么样的吧!


这次除了原本的朋友圈之外,最后一张还加了我自己的设定,感兴趣的人可以看完朋友圈再回去看设定。

因为全都是没怎么表现出来的私设,所以可以照着这个看,当然也可以不照着看,随你啦。


顺序依然是从后往前,从下往上看哦。

圣诞节快乐🎄

朋友圈第四弹来啦!

这次没有明显CP,就不打CP的tag了。


这次是糖8系列首次出场,快来看看仓子的朋友圈是什么样的吧!


这次除了原本的朋友圈之外,最后一张还加了我自己的设定,感兴趣的人可以看完朋友圈再回去看设定。

因为全都是没怎么表现出来的私设,所以可以照着这个看,当然也可以不照着看,随你啦。


顺序依然是从后往前,从下往上看哦。

叶依酱吖

横子太美了😭😭😭💗💗💗💗💗

横子太美了😭😭😭💗💗💗💗💗

教徒秋家的猫

【生贺文】玫瑰与白鸦的罗曼史(横雏)(横村)

简介:时间发生在ww2期间,元中世纪贵族世家的横子小姐和村子小姐在战时日本相遇的故事。


前文概要:(三年前的前文……)https://akino8aggie.lofter.com/post/1eac939b_df5f82b

三年前某一天做梦梦到自己是横子小姐和村子小姐家的佣人,元贵族世家的横子小姐和她恋人的村子小姐的结婚式的故事。前篇因为是做梦梦到的带有强烈魔幻色彩。


注意事项:

本文为给某人的生贺文。起因是很随意的给cos的角色取了个“玫瑰小姐”的名字,然后设定被不断延展,还收到了某人的生贺图,最后就诞生了这个文。

带有真实历史改编、战争元素。此类话题敏感者勿入,注意避...


简介:时间发生在ww2期间,元中世纪贵族世家的横子小姐和村子小姐在战时日本相遇的故事。


前文概要:(三年前的前文……)https://akino8aggie.lofter.com/post/1eac939b_df5f82b

三年前某一天做梦梦到自己是横子小姐和村子小姐家的佣人,元贵族世家的横子小姐和她恋人的村子小姐的结婚式的故事。前篇因为是做梦梦到的带有强烈魔幻色彩。


注意事项:

本文为给某人的生贺文。起因是很随意的给cos的角色取了个“玫瑰小姐”的名字,然后设定被不断延展,还收到了某人的生贺图,最后就诞生了这个文。

带有真实历史改编、战争元素。此类话题敏感者勿入,注意避雷!!

本文有♀♀百合元素,少量。注意避雷。

请理解二大禁含义。

二战期间历史向设定,短篇,完结。第三人视角,原创角色,ooc,避雷注意。

cp:横雏(横子♀X村子♀)


==============================


“玫瑰小姐穿着一袭黑衣,胸口插着一支玫瑰花。凡是她路过的地方,每个人的墓前就会被留下一朵玫瑰。人们曾经对她充满恐惧,认为她是恶魔的化身。但是玫瑰小姐认为,生与死只是一瞬之间,为死亡献上的玫瑰花是绽放在生命初始到逝去之间的爱的化身。”


“那时,为了保护深爱的白鸦和其它女孩。玫瑰小姐挡下了那一枪子弹,子弹穿过了她的额角。她去世后,花藤缠绕了她的身体。战争没有多久就结束了,剩下所有女孩都被秘密的转移到了北欧的修道院,白鸦小姐也终于可以平静的永远停驻在玫瑰小姐的墓碑之上。”


我看了看聚精会神地听着我讲故事的孩子们,又看了看花园中被玫瑰花缠绕的墓碑和白鸦雕像。


“这就是玫瑰与白鸦的故事了……好了,接下来大家往里走去看大教堂。”


挥着手,目送着孩子们的离开,我看了看带领孩子们过来参加修学旅行的老师M。


“……你真是会编故事啊……明明是才做起来的雕像居然能被你说的和真的似的…”她不留余地讽刺着我。“再说了,四十大几的人了,还给孩子们讲这种故事,你也是想的出来…”


“谁说这个故事是编的了?”我回道,刚准备辩解,转头突然看到了庄园的大门被打开了。


不禁“啊!”地叫了出声,转头对M摆了摆手,“现在没时间和你争。”


高喊着“欢迎回来!”迎了上去。


黑色的加长福特开了进来,停在了花园喷泉前。我回头对M笑了笑说道:“玫瑰小姐和白鸦小姐回来了哦!”看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我就先一步迎了上去。


只见村子小姐搀扶着横子小姐从车上走了下来,村子小姐穿着米白色的西装礼裙,带着系着紫色丝绸蝴蝶结的礼帽。一旁的横子小姐穿着黑色风衣,胸口别着的红色丝巾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这次日本之行玩的尽兴吗?”小跑着去搀扶两人,我轻声问道。


“呼呼~很多地方都变了呢!”横子小姐笑着说,“你也应该跟我们一起去的。”


侧过头看向她们,我不禁像个孩子一样抱怨起来:“现在城堡刚刚开放给公众,我根本忙不过来,哪有心情旅游啊!”


直到看到了帽檐下的丝丝的皱纹我才恍惚地记起她们的年龄。远远看着两个人向我走来时,我眼中的他们似乎还是三十年前的模样。


我一时有些恍惚,突然回忆起了三十年前的那一个冬天。


——————————


万圣节那一天,8岁的我被送到这座城堡的大门口。孤儿院的老师带着我来到了大门口,低着头不断叮嘱着我什么,虽然说的内容我完全不记得了。城堡的窗户突然亮了起来,橙色的灯光摇晃在窗口,城堡的门打开了。我看见老师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脸色苍白,那样子就好像是看见了恶魔一样,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坐上了来时的马车,就将我一个人留在了这栋巨大的城堡前。


那个晚上挂着大风,我穿着单薄的衣服,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当时,她们就是穿着这样一身礼服,从城堡门口向我走来,那个时候我的心情不知道是安心还是害怕。


给冻的发抖的我围上围巾,她们将我带到了城堡里,给我端出了一碗南瓜粥。


kappotya。喝了就是我们的家人了!


村子小姐对我说道。


现在回想起来,万圣节被送到阴森的城堡,被逼迫喝南瓜粥。这个剧情真的太可怕了,但是当时被寒冷和饥饿冲昏头脑的我一口气吃了三碗粥四块南瓜饼。


“不行!不能用手!”村子小姐拍了我的手,我战战兢兢地缩回准备拿糕点的手。


“好了…让她慢慢来,你别吓着她…”横子小姐拦住村子小姐,话是这样说但是没有表情的横子小姐也让人觉得很害怕。


“我哪有吓她啊!我很温柔的!”


“你的温柔很吓人啦……”


看着两人斗嘴不知怎么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家的温度。


那一年,横子小姐27岁,村子小姐24岁。


陪伴她们走过了三十年,她们相遇的故事,也就是玫瑰与白鸦的故事,我却是在今年的感恩节才终于听到了。


和M一起准备了四个人份的晚餐,烤了一只火鸡,将剩下的南瓜也都做成了南瓜汤和南瓜饼,


在四个人的感恩节晚餐结束后,聚到壁炉旁,横子向我讲述了她们相遇的故事。

——————

“那是在你刚出生时发生的故事。”横子小姐这样开了头。


横子小姐原本是中世纪贵族的后代,她的母亲是当时已有家室的父亲不惜离婚也要带回来的东洋女子。不合礼数的身份与东洋人特有的黑色头发,在当时一直被当地人称为东洋的恶魔。


更加致命的事情在她十三岁那年降临了,随着父亲病重,家中的佣人们忍受不住流言蜚语逐渐离开了城堡。坚持了一年,父亲终究还是在她十四岁那一年离开了她。五年后,她的母亲也病逝,巨大的城堡只留下来三四个佣人和她一个人。


信息闭塞的村庄里留不住人,失去金钱和地位,在这里,这座城堡只有一个空壳和被称作“恶魔之地”的称号,她也劝剩下的仆人们离开,但是老管家怎么样也不愿意离开这里。


最后,她做出了决定,自己离开这个城堡。


那是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 。


那时她选择的目的地是她母亲的出生地,日本。


20世纪40年代初,二战的烟火几乎蔓延到全世界。老管家流着泪劝她不要离开安全的欧洲腹地,但是她最终还是踏上了前往日本的旅程。


横子小姐没有告诉我她为什么前往日本的原因,只是说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去那里,而且必须要在这个时间去那里。


暂且就当做是命运的召唤,她开始前往了日本。穿过波罗的海,从现在的德国北部穿过,经过波兰,穿过罗马尼亚等当时被轴心国占领并处于激战区的地区到达了土耳其。后来,在先父熟人的帮助下飞到了东南亚的某个小城市。经中国西南部向上至成都沿着长江一路来到上海,最后从上海飞到了日本。


一路上她了解到了这次战争的缘由,也看到了战争带去的所有悲伤与恐惧。位于未参战国的小村庄时,没有过的那种感情。难以形容的,罪恶感和空虚感,混合着一种悲壮与恐惧伴随了她一路。


1942年6月,中途岛战役后,日本的防线越发吃力。就是这个月,她到达了日本并开始游走于各个城市。


人们似乎持续着普通的生活,但是战争中的焦灼感在每个街头小巷都可以感觉到。


自己如果一直在这里呆着会不会就无法回去了呢?


横子小姐告诉我,她曾经这样担心过。当然她说,一路上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的自己才是真的很厉害。无知者无畏,就是这样一回事吧。


1944年,马特霍恩计划的实行让日本本岛开始受到大范围的空袭。


当时的横子小姐正好来到了一个被轰炸后的小城市。


在一个学校门口,一堆废墟的上面,一个少女,穿着白色的制服,站在废墟上。


“没有意义的!这些都没有意义的!”大声地喊叫着。


面对着她的阻扰,拿着传单的男人们,皱着眉头交头接耳了半天。“麻烦的疯子…”“抓了也没有用…”地说了几句,最终还是离开了。


当时横子小姐觉得,女孩如同一种白色的鸟儿,在残破中高喊的鸟儿一样。


“喂!你说什么没有意义?”她抬头向女孩问道。


女孩看向她,大大的眼睛有些疑惑也有些警戒。


“所有!那些传单!”但是她还是回答道。


“什么传单?”


“诶?”她似乎听不清横子的问题一样,然后眯起眼睛看了看她。


“啊!异乡人!”突然如同少女一般笑了起来,似乎看到了什么新鲜玩意一样,从瓦砾上跑了下来。


“强征!战争!都没有任何意义!”她保持着笑容对横子说道。


“你知道B29吗?很大很大一种飞机!人们说它从西南边飞回来,像老鹰一样,掉下来的大便都能把其他鸟儿砸死!”她说着,张开了双臂。


横子苦笑着看着她:“说什么呢……”


“……但是”她低下头继续说道“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知道日本要输了,他们再怎么鼓动人们参与战争再也没有用…”


“我……要保护我的学校。”她说着,看向后面的校舍。


横子也看过去,米白色的校舍布满了紫蓝色的琉璃窗户,窗户后有很多穿着和她一样的白色制服的女孩 向这边张望着。


啊……如同一个鸟巢一样。


“要进来歇歇脚吗?”女孩抬着头看着她,露出了笑容。


白色的鸟儿们,是鸽子吗?


“嗯。不麻烦的话…”跟着女孩走进了校舍。


不,不像。她们……像白色的乌鸦一样。


独特的,独立的,独成一派的,大声对着天空的老鹰咆哮着,保护着自己的巢穴。


“这边是祷告厅,不介意的话请您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带杯茶水。”女孩说道。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白鸦。”横子说道。


“诶?”女孩睁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冒出没头没脑一个词的她。


“你们就像是白鸦一样呢…”横子看环视着祷告厅,蓝色与白色为基调的厅内,原本是金色勾边的线条已经脱落成了棕色。


“嘿嘿…那我们可还是雏鸟呢。”也许并没有弄明白横子的意思但是还是附和了一句的女孩。


“hina吗?呼呼~那要加油成长哦!hina~”


“这算什么外号啦…我叫村子!”女孩鼓起了腮帮向她抱怨着,一边将茶水递给她,坐在了她的身边,小声说道:“但是…我不讨厌啦…”


“嗯…横子。”不知道为什么对突然缩短的距离感有些害羞起来,最后只能嘟囔出自己的名字。


那个夜晚,两人在祷告厅里坐了一个晚上,聊了很久,有关于横子的旅程,有关于村子的学校,有关于这场战争。


在离开时,村子将插在圣母像前的玫瑰拿下一支别在了横子的胸口,横子拿出一条紫色丝巾在村子的头上系成了一个蝴蝶结。


离开后的横子从九州岛一路向北走去。无论身份,在每个倒在路边的死者胸口留下一朵玫瑰花。


“来自恶魔的礼物”,报纸上登载了一张她的背影,红色的玫瑰躺在尸体的胸口,她穿着黑色的风衣消失在黑夜中。


“玫瑰小姐。”这个名字渐渐传开,成为了一个都市传说一般的存在。


横子最终在关西的一家小教堂落下了脚,出于某种原因,这个城市让她有种难以形容的安心感。


战争还在继续,或者说是越发的激烈,如同龙卷风一般席卷了整个国家。


1944年8月6日,一个红十字会的女人来到了教堂礼拜。


“你是日本人吗?”那个棕发的女人准备回去前问横子。


“我的母亲是日本人…但我出身在瑞典的村庄…”横子也如实回答道,向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从平静的艳阳来到了台风涌动之地…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的故事呢…”


“比起我…红十字会应该有更多的故事吧…”


女人摇了摇头。


“红十字会在日本不受保护。我们什么都做不了…看起来是块静地,其实只是台风之眼。”


女人露出了些许悲伤的表情。


突然她的表情变了,扬起了笑容向横子说道:“听说了吗?那群女孩,正在来大阪的路上。”


“她们是在台风里飞翔的白鸦。”她补充道。


“白鸦?!”这个词出现的瞬间,横子感到心跳猛地加速了。


“穿着白色的裙子,戴着紫色的丝带,因为1943年反对学徒出阵活动而集结在一起的女孩们。自称白鸦行动。”


“她……她们来大阪…做什么?”


横子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她不知道自己的颤抖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恐惧。


“反对全国女子挺身劳动令……”女人的声音也低了下去…


“……她们……有多少人?”横子的声音也低了下去。


“二十四人…”


当时百多余人的学校……


现在……二十四人。


横子的脑海里出现了被子弹击中的白色鸦鸟,然后出现了那个有着大眼睛的短发女孩。


“hina……”


想要见到她…好想见到她…


在灰色天幕中飞翔的白鸦,你还在啼叫吗?


在城内毫无目的地转了两天,找不到她们的方向,也寻不到想见的人。一味地寻找,却不知道她们会往哪里飞,自己如同一个盲目的观鸟者。


傍晚五时,乌云遮住了下沉的太阳,横子呆呆地望向了天空。


她的声音,笑容,可千万不要被这乌云遮住啊!


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祈祷着。


乌云下的转角处,如同突然飞来的冬鸟,一群白衣女孩就这样出现在了这里…


御堂筋。


走在前头的那个短发的女孩,头上被扎成蝴蝶结的紫色丝巾,那个眼熟的丝巾。


……hina


两个人慢慢地走近,然后一句话都没有的拥抱在了一起。似乎经历了生死之别一样。


时间如同停止一般,飞扬起的紫色丝巾遮住了视野中天空的灰尘。


再一次的相遇大概不会被叫做相遇吧…那应该被叫做什么呢?


大概是叫做邂逅吧。


——

“噗呲”


听着横子小姐说起“邂逅”,我不自觉地噗地笑了出来。


“在笑什么啊你这家伙!”她隐藏害羞般地反而生起气来,这个人真是一辈子都是一个样子。


“不是啦…很严肃的地方被你打断了!”她突然闹起脾气,“我不想讲了…”


说完就赌气一般的把头扭到了一旁。


村子小姐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只好接着她的话继续说下去。


“见到她的时候,我们的人只剩下了十八人。病死、被杀、被拘禁…那时,我一瞬间几近崩溃。”


“当然,我没有崩溃!只是一瞬间而已!”村子小姐对我咧嘴一笑。


“当时我一瞬间闪过了那个念头…好想见她…”


“然后,我转过头时发现她就站在那里…一脸呆呆地样子www那个样子真的很好笑。”


“!我可是很感动的!什么呆呆地样子!”横子小姐又一次打断了故事,致力于怼回去。


两人开始斗嘴,故事也讲不下去了。


自然,有关于开头的玫瑰小姐为保护白鸦而死的故事是我瞎编的。


故事的后续并没有人身亡,也没有人为了保护谁中枪,也没有带自动缠绕功能的玫瑰花藤。


村子小姐和横子小姐带着剩下的十八人在大阪的教堂从8月待到了次年的2月。


随后,一行20人于2月跟随红十字会的飞机回到瑞士。虽然适时欧洲战事逐渐稳定下来,但为了保险,横子小姐带着一群人回到了瑞典的城堡。


直到1945年的3月初开始。


新闻渐渐传了过来。


东京大空袭…


名古屋大空袭…


大阪大空袭…


神户大空袭…


广岛长崎原子弹…


日本投降。


当时在城堡中听到这些消息的她们是什么心情我也不知道。


但是,看着吵吵闹闹地她们我突然觉得……


和平……


真好。


“和平才能让相爱的人吟咏长久的风雅颂…”


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这样对我说道。


看着横子小姐和村子小姐,我对她笑了笑,说道。


是啊,多美的罗曼史啊。






————

后记:

意外地花了一个多星期才写完,意外地非常赶,意外地撞上了期末答辩和感恩节旅行,意外地查了很多相关资料,意外地越来越沉重,毫不意外地发现一点也不像一篇生贺文。

1/2清

→糖八
关于丸子的新发型1
是沙雕条漫

给大家讲个笑话  这本来是个二花条漫的  但是二花的部分我没画完  所以只有前面一半了(╥ω╥`)
我真的有在进行二人花主题创作
于是这部分没有什么cp要素所以不打二花tag了…(?

画得好草  补上剩下一半的时候会重置orz

→糖八
关于丸子的新发型1
是沙雕条漫

给大家讲个笑话  这本来是个二花条漫的  但是二花的部分我没画完  所以只有前面一半了(╥ω╥`)
我真的有在进行二人花主题创作
于是这部分没有什么cp要素所以不打二花tag了…(?

画得好草  补上剩下一半的时候会重置orz

缽缽雞👯‍♂
🧡水仙「まるちゃん不会以为我...

🧡水仙
「まるちゃん不会以为我也跟之前的人一样,那么容易被你诱惑然后吃掉吧!」

跨年控美人鱼真的太好了太好了都去看看嘛TVT ​​​

🧡水仙
「まるちゃん不会以为我也跟之前的人一样,那么容易被你诱惑然后吃掉吧!」

跨年控美人鱼真的太好了太好了都去看看嘛TVT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