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糖果

20.2万浏览    3374参与
ANNIE

替代品

人設OOC

勿上升真人


BTS-CP糖果


柾國視角


黑暗向 微糖雞 BE


不喜勿入

——————以下放文——————

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一樣的夢境、一樣的話語、一樣的你和我、一樣的恐懼感。總是突然在半夜驚醒,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做著相同的夢,我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完全的擺脫你。

  距離那時候到現在已經有八年了,但我還是擺脫不了你。

  跟你在一起時,我總是跟自己說著,你是愛我的,一定是的。


  直到有一天半夜,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的我,發現我放在床上的手機正在閃爍著,走到床邊,看了看來電顯示,上面寫著你的名字。心想為何你這時間會打電話給我,接起電話,我一...

人設OOC

勿上升真人


BTS-CP糖果


柾國視角


黑暗向 微糖雞 BE


不喜勿入

——————以下放文——————

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一樣的夢境、一樣的話語、一樣的你和我、一樣的恐懼感。總是突然在半夜驚醒,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做著相同的夢,我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完全的擺脫你。

  距離那時候到現在已經有八年了,但我還是擺脫不了你。

  跟你在一起時,我總是跟自己說著,你是愛我的,一定是的。


  直到有一天半夜,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的我,發現我放在床上的手機正在閃爍著,走到床邊,看了看來電顯示,上面寫著你的名字。心想為何你這時間會打電話給我,接起電話,我一個字都沒有說,就聽見你的哭聲。


  我靜靜的聽著你接下來要對我說的話。


你知道嗎?這大概是我這輩子聽過最殘忍的話了...

  你哭著對說「智旻,你不要離開我好嗎?我錯了,我還是很愛你,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了,我想回到我們交往的時候,求求你,回到我身邊吧!」

  聽著你邊哭邊說出來的話,狠狠的刺痛了我的心,從你一開始叫出智旻哥的名字時,我的淚也跟著掉下來,死命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一直等,等到你好像哭累了,睡著了,我才掛上電話。


  這時的我感到無比的清醒,夜深人靜,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開始回想起我們在一起的種種經歷,和你跟我說過的話。


你說你曾經很喜歡一個人,不過已經是過去式。


你說你要帶我去約會,卻是去開房間。


你說你要帶我出去玩,但最後我們都是在旅館裡度過。


你說我要把你擺第一,但你卻可以為了別人丟下我。


你說你不喜歡我的任性,我也改了,但你還是不滿意。


你說你對我很失望,但我始終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讓你很失望。


你還記得嗎?

  跟你上床的人是我,但你嘴裡喊出來的名字都是一個叫做朴智旻的人。

  你甚至還跟我說過,你們上過床,連細節都說了。


        我到底做了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一開始是你閔玧其來招惹我的,卻又在我愛上你的時候這樣對我。


  接到電話的隔天早上,你打給我,問我,你昨天是不是跟我說了什麼,叫我不要在意,這樣的你,反而讓我覺得你根本就是借酒裝瘋。


  你卻說,你早上起床看了通訊紀錄,才知道你昨天晚上有打給我,這樣的解釋真讓人感到可笑。


  在你心裡,我不就是一個傻子嗎?我有那麼好騙?還是你覺得我很愛你,所以一定不會離開你?


  我故作鎮定的問你,為什麼要跟我在一起?我要的是你跟我說實話!


  你過了很久才開口對我說,因為你身上有朴智旻的影子,你們很像,跟你在一起,就好像他還在我身邊一樣。


  聽了你說的話,我笑著哭了。我笑,是因為你終於肯對我說實話。我哭,是因為原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的得到過你的心,我付出的所有終究化為泡影。


  聽說完,我只留下了一句,「我們分手吧!」就掛上電話。


  拿起了放在抽屜的美工刀,走向浴室,把水放滿整個浴缸,坐了進去,抬起了手,熟練的在手上劃了又劃,看著鮮血流出,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流出的鮮血染紅了原本清澈透明的水。


  你一定不知道對吧!拜你所賜,我學會了自殘。只有這樣,才能讓我暫時逃離現實的殘酷。只有這樣,我才能暫時的麻痺自己。


  看著這些傷痕,時時刻刻的提醒著自己,有多麼的可笑。


  讓自己好好的冷靜過後,回到房間,看了手機有很多的未接來電,都是你打給我的。直接按了關機鍵,把手機扔到一邊,逼上眼睛,細數著你我的過去。


  過去的回憶,都像是在提醒著我,有多麼犯賤、骯髒、噁心。我都不知道我跟你的朴智旻有那麼像。

  一到深夜,總是會想到你,讓我難以入睡,一遍又一遍的問著自己,為什麼我要這樣被對待?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一直以來我在你眼裡,都不是真正的自己!


        難道就因為你覺得我像他,就可以這樣隨便的踐踏我?


  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嗎?我說了很痛,我不要了


  你卻對著我說,等一下就好了,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其實我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知道,你並沒有那麼愛我,但我還是相信你會有所改變的。


  現在想想,我根本就是在做白日夢,真的很好笑!


  一次又一次的冲著冷水,用盡全力的想洗去那種噁心、骯髒的感覺。卻越洗越清晰,越是提醒著自己有多麼噁心!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把自己關在,心底黑暗的牢籠裡,沒有陽光,沒有別人,只有我自己。

  因為你,我開始覺得每個人都是跟你一樣的。

       我學會了怎麼玩弄別人的感情,成了很多人口中的賤人。


  現在,八年過去了...我終究沒辦法擺脫你給我的噩夢。


  閔玧其,拜託你,滾出我的世界好嗎?!

小跟屁虫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春贺文👉危险关系 


abo 架空 小甜饼  字数1w+


第一次挑战写这类特务的文,有很多不足希望大家海涵


我的取向不是abo,我只是喜欢你,最喜欢你


文/阿初


配图食用!!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春贺文👉危险关系 


abo 架空 小甜饼  字数1w+


第一次挑战写这类特务的文,有很多不足希望大家海涵



我的取向不是abo,我只是喜欢你,最喜欢你



文/阿初



配图食用!!

托马芙斯鸡

很爱很爱你(上)

金泰亨。如果当时我能勇敢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朴智旻。我只会喜欢他一个人,即使他不喜欢我

田柾国。我没想到我会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

郑号锡。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闵玧其。没有选择,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金硕珍。爱,就是占有,我可受不了他和别人在一起

金南俊。为什么不再等等呢?你值得更好的

——

⚠️主95、糖锡、南硕(南硕出场特别晚),微国旻、正泰、糖果

⚠️全文严重ooc!不要带入现实!大家都是好孩子

⚠️灵感来源于左耳and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说设定

————


班主任:“同学们,你们开学摸底考的成绩出来啦。”

全班一片哀嚎:“啊~”

郑号...

金泰亨。如果当时我能勇敢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朴智旻。我只会喜欢他一个人,即使他不喜欢我

田柾国。我没想到我会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

郑号锡。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闵玧其。没有选择,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金硕珍。爱,就是占有,我可受不了他和别人在一起

金南俊。为什么不再等等呢?你值得更好的

——

⚠️主95、糖锡、南硕(南硕出场特别晚),微国旻、正泰、糖果

⚠️全文严重ooc!不要带入现实!大家都是好孩子

⚠️灵感来源于左耳and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说设定

————

 

班主任:“同学们,你们开学摸底考的成绩出来啦。”

全班一片哀嚎:“啊~”

郑号锡:“什么这么快就出成绩啦?药丸!”

班主任:“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次我们班厉害了!有一个同学不仅年级第一,超出第二名整整24分!”

“怎么可能?那这样的话分数完全接近满分了好吗?”

“谁呀?我们班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吗?”

班主任:“坐在那里的,就是我们的年级第一金泰亨同学。”

一下子全班的目光都移动到坐在角落的金泰亨身上。

班主任带头鼓掌,同学们也纷纷鼓起掌。

郑号锡转过头摇了摇金泰亨:“兄弟,你难道开挂啦?这么厉害!甩开第二名24分钟耶!”

金泰亨:“……”

班主任报完所有人的成绩后,有人欢喜有人愁。

班主任:“好啦,放学,大家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教室里一下子变得沸腾起来,同学们聚在一起讨论成绩。

金泰亨无视郑号锡的“嘘寒问暖”背上书包走出教室,远远看见几个人从楼梯上走下来,只一眼他的目光就被锁定了。

朴智旻!

他的出现令楼道里的女生都紧张起来,气氛瞬间不一样了。

金泰亨清楚的看见离他最近的一个女生红着脸小声的向他打招呼。

他面带微笑的朝女生点点头就和同学们说着话就走下楼了。

礼貌却疏离。

见他离开,金泰亨想都不想,迈开步子就想随着他一起下楼。

班主任:“金同学等一下。”

看着秀气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金泰亨的心像变凉的热水一般慢慢平静下来。

金泰亨:“老师有事情吗?”

班主任:“没什么事啦,就是刚刚忘了通知你,明天的开学仪式上面摸底考成绩前三名要上台领奖。”

金泰亨:“是学生会主席为我们颁奖吗?”

班主任:“嗯,其他就没什么事情了,金同学早点回家吧。”

金泰亨告别老师追出校门,却找不到那个人的一点踪迹了,金泰亨停下了脚步。

“算了,都在一个学校还怕见不到吗?”

“兄弟!”

郑号锡踏着他的自行车咻一下的停在金泰亨面前。

金泰亨:“怎么啦?”

郑号锡笑出了可爱的心形嘴:“坐我后排,我送你回家。”

金泰亨笑盈盈的看了郑号锡一眼:“行啊,你不怕你家那位生气?”

郑号锡撇撇嘴:“他?他最近放学都不和我一起走了。说是社团有活动,让我不要等他了。”

“好吧。”

太阳渐渐落下,夕阳映的天红彤彤的。

金泰亨没有坐在郑号锡的车后座上,两个人慢慢的走在回家路上。

金泰亨,努力考上这所所有人都想进的市中高中,并且名列前茅,并不是因为这所高中名气有多大,只是为了一个人……

金泰亨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见他的那天。

——回忆——

深夜,金泰亨戴着耳机慢悠悠的走在马路上,忽的被一道白光闪了眼,金泰亨怔怔的看着朝他呼啸而来的卡车,愣在了原地,突然觉得胳膊被人往后一拉,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倒在了一个人怀里。

卡车飞啸而过。

劫后余生的金泰亨呆愣愣的望着前面。

“你没事吧?”

金泰亨这才把目光转向抱着他的男人,在看到他的脸时,一瞬间连呼吸都忘了。

金泰亨:“谢谢。”

朴智旻朝着金泰亨笑了一下,再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

穿着奶白色的毛衣,纤细的手腕,干净的脸庞,眼睛好像有碎钻一样闪耀,秀气的鼻子,湿润的嘴唇……那一刻他像天使一样降临在金泰亨面前,拯救了他的生命。

只消一眼,他的样子就已刻在了心里。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金泰亨就在附近的街道上蹲点,像个变态一样悄悄地尾随着朴智旻来到了这所高中。

为了朴智旻,金泰亨像发了疯一样的学习。只为了能和他进一所的高中,成为他的校友,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和他说话。

——回忆结束——

怎么样才能让他认识我呢?金泰亨想,明天的开学仪式可能是个好机会,作为第一名,一定能引起他的注意吧。

郑号锡:“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额,没什么。”

“不过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你是个学霸呀!学霸有什么秘诀,和我分享一下呗!我再考这么低的分,闵玧其一定削死我。”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郑号锡:“……”

郑号锡:“好吧,当我没问。”

两个人一路上吵吵闹闹,到了分别时,金泰亨尤为不舍,当走进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家时,落寞感一下子涌上心头,他呆坐在书桌前好一会儿,回想着曾经的种种不禁攥紧了拳头,这种生活真的是他想要的吗?金泰亨想。可当他脑海里闪过那抹笑容时,他又忍不住坚定自己的信念。

深夜,寂静的小区只有金泰亨一人挑灯夜读。

第二天上学路上,金泰亨瞪着黑眼圈一边喝着牛奶一边东张西望。

朴智旻就是走这条路上学的,金泰亨咬着吸管,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说不定,说不定就能碰到他呢。

突然脚下一个不注意,绊到了块石头,摔在了地上,牛奶撒了一地,金泰亨摸了摸出血的膝盖。

“嘶~”

忽然手上一暖,有人扶着他起来了。

“我带你去医务室。”

是朴智旻!金泰亨红着脸看着他。

不等金泰亨多说什么,朴智旻便扶着他往医务室走去。金泰亨望着地上的牛奶,满脸心痛,还没喝完。

光顾着牛奶的金泰亨没看见,身旁的朴智旻看着他“痛失所爱”的样子微微勾起的嘴唇。

两个人一路上安静走着,金泰亨感受着朴智旻身上的温度,满足的笑了出声。

朴智旻:“怎么突然笑了?”

金泰亨:“觉得自己摔在地上的样子特别傻就笑了。”

朴智旻:“哈哈,以后走路要小心一点哦,不是每次都有人扶你的。”

“嗯,以后我会注意的。”

如果每次跌倒你都能出现在我身边,那我宁愿学不会走路,金泰亨想。

说着几句话的时间,两个人就到了医务室门口,朴智旻礼貌的敲了敲门,得到里面老师的同意后扶着金泰亨进去了。

朴智旻:“老师,他膝盖破皮了。”

医务室老师:“好的,我给他涂点红药水,同学等一下。”

金泰亨看着医务室老师拿着红药水小心翼翼的涂在他伤口上,嘴里念念有词。

医务室老师:“同学,痛就忍着点啊。”

金泰亨无奈的扶额:“好的老师。”

等医务室老师涂好药水,朴智旻赶忙上前扶起金泰亨,向老师道谢后,走出了医务室。

“你没事吧?需要我扶你去教室吗?”

金泰亨赶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一个大男人没这么虚弱。”

朴智旻微笑的看着他:“那好吧,我去上课了,你回去路上慢一点。”

金泰亨瞧着朴智旻离开的背影,下意识招手:“再见。”

在教室浑浑噩噩的上了几堂课,金泰亨捧着脸傻笑着,郑号锡喊了他几声才回过神。

郑号锡:“喂!我说,你这一堂课下来傻笑什么呐?”

金泰亨挠了挠头:“我有傻笑吗?”

“嗯!特别傻,你笑什么呀?说出来,让兄弟也乐呵乐呵。”

“我在想我为什么这么聪明。”

郑号锡:“……”

郑号锡:“好了,不要做兄弟了,咱们做不成兄弟了。”

金泰亨:“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你不是让我辅导功课吗?来,我教你。”

“真的!好兄弟啊!”

班主任:“咳咳!泰亨。”

郑号锡:“老师好。”

金泰亨:“老师找我什么事啊?”

班主任:“对不起啦号锡,老师耽误你学习了,老师要借用一下泰亨。”

郑号锡:“行!老师,我兄弟随便用。”

金泰亨无视他欠揍的话,礼貌的看着班主任:“什么事情啊老师?”

班主任:“今天开学仪式彩排,让几个领奖的同学去走个流程。”

金泰亨听到领奖彩排便两眼放光,腾地一下站起来:“那走吧!老师。”

班主任:“这么积极?果然是爱学习的好孩子。”

金泰亨一推开会议厅门就四处张望,在看到朴智旻的一瞬间便停了下来。

班主任:“走啊,怎么停下来了?”

金泰亨这才把目光往朴智旻身上移开,班主任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班主任:“你在看朴智旻呀。”

金泰亨有些惊慌的摆了摆手:“没,没,不是,我就……就是……”

“他是学生会主席,你想进学生会?”

金泰亨:“……”

“不想进吗?”

“想。”

班主任笑了笑:“我和朴智旻同学关系不错,我帮你推荐一下。”

“智旻!这里!”

班主任朝朴智旻招了招手,朴智旻看见他们,一路小跑过来。

朴智旻:“是你啊。”

金泰亨愣住了,他没想到朴智旻竟然记得他。

班主任:“你们认识?”

朴智旻点点头:“嗯,今天早上碰巧遇见的。”

班主任:“那很好啊,对了,智旻,我们泰亨想加入学生会,你看,给个机会吧。”

朴智旻看了金泰亨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可以啊,年纪前三的话完全可以。”

金泰亨从未觉得学习好有什么可以高兴的,但这一刻他特别高兴,因为成绩好,他可以离他更近一步了,天天熬夜写的试卷值了!

班主任:“那你们好好聊,我先走了。”

金泰亨:“老师再见。”

朴智旻:“你是,金泰亨?”

“嗯。”

“你好,我是朴智旻。”

朴智旻伸出了手,金泰亨红着脸握住他伸出的手,朴智旻的手小小的,很暖和。

“你好。”

金泰亨看着朴智旻,眼里的笑意挡不住,朴智旻也看着他,笑眯眯的。

“跟我过来吧,我带你走一下流程。”

金泰亨跟着朴智旻走到舞台上,朴智旻热情的向金泰亨解说,到什么时候,等哪位领导说完话,就上台领奖。

“到时候从左边台阶上去,领完奖后从右边台阶下来就行了。”

金泰亨认真的听着。

“就是这样啦,每年都这样,没什么不同的,泰亨你都记住了吗?”

泰亨?听见朴智旻这么叫他,金泰亨一下子涨红了脸。

“记住了。”

朴智旻朝着金泰亨温柔的笑了笑。

“那就没什么事了,我们下午见吧。”

本来还想努努力向朴智旻要电话号码的金泰亨没话了。看着朴智旻忙前忙后的样子,金泰亨只好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教室。

郑号锡:“这么久?”

金泰亨:“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快?”

郑号锡:“……”

金泰亨:“开玩笑。”

郑号锡:“兄弟,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快不快?”说完紧紧贴着金泰亨的耳边道:“要不要我借你点艾片研究研究?”

金泰亨:“!!!”

郑号锡:“钙片也有哦~”

金泰亨瞪大了眼睛,心虚的瞟着天花板。

金泰亨:“我是好学生。”

虽然金泰亨眼神飘忽不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但是郑号锡单纯(sha)他看不出来。

郑号锡:“我也开玩笑嘛,谁让你总是调戏我,而且我也没有那种东西。”

“那你知道的挺多。”

郑号锡天真的摸了摸脑袋:“玧其哥知道的比较多嘛!他教我的,嘿嘿。”

“行吧,你开心就好。”

郑号锡:“嗯嗯,现在可以给我补习了吧,我一上午啥也没干就等你了。”

一个上午,金泰亨都在为郑号锡辅导功课,没时间想别的,因为,郑号锡实在太!笨!了!

辅导了老半天,差点赶不上中午吃饭,为了留住金泰亨,郑号锡自掏腰包给金泰亨打了份饭。

郑号锡:“哥们,谢谢你,为了感(wan)谢(liu)你,我请你吃饭。”

金泰亨没不客气的拿过餐盘:“应该的,我觉得你再请我吃两顿饭都行。”

郑号锡:“那没问题啊,只要你再给我补习一次。”

金泰亨翻了个白眼:“那算了,我怕我没福气享受下一顿。”

金泰亨刚一入座,就看见朴智旻在排队打饭。金泰亨直勾勾的看着他,感受到一道灼热视线的朴智旻转过头,看到了傻乎乎吮筷子看着他的金泰亨,朴智旻朝金泰亨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

看见朴智旻看过来,金泰亨连忙埋头吃饭,金泰亨心里乱糟糟的,怕自己目光太直接吓到朴智旻,脑子里乱七八糟,手也一个劲的往嘴里塞东西。

郑号锡从餐盘里抬起头:“干啥呢兄弟,你倒是嚼一下饭呐。”

金泰亨连忙嚼饭。

郑号锡:“……”

郑号锡:“你是笨蛋吗?”

金泰亨涨红着脸咽下食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笨蛋。”

郑号锡:“……”

说话间,朴智旻就端着盘子过来了。

朴智旻:“没想到这个时间点还能在食堂碰见你,真是太巧了。”

郑号锡:“对啊,太巧了,你们竟然认识。”

朴智旻:“也是今天早上认识的。”

金泰亨看见他过来就站了起来:“要一起坐吗?”

朴智旻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和朋友一起。”

金泰亨失落的坐在凳子上,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饭。

郑号锡:“不吃的话给我吧。”

金泰亨再次翻了个白眼,把餐盘往他那儿一推,郑号锡心满意足的插了块猪排,看了看金泰亨,又看看离开的朴智旻,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样。

郑号锡:“哇,你不会喜欢朴智旻吧。”

金泰亨:“嗯哼。”

郑号锡:“好哇,不亏是我兄弟,竟然和我一样看上读书聪明又不好搞的。”

金泰亨:“八字还没一撇呢。”

郑号锡:“我可以帮你啊。”

金泰亨瞥了他一眼:“算了吧,我觉得你帮不了我。”

郑号锡用胳膊肘撞了撞金泰亨:“你知道我男朋友吧,闵玧其,隔壁音乐学院优等生,高岭之花!多少人被他刺的满身伤,结果被我拿下了。”

金泰亨:“他……确定是优等生?”

郑号锡:“当然。”

“优等生会喜欢你?”

“嘿!别不信啊,恶作剧之吻里不就是学霸爱上了笨蛋女主吗?我人格魅力大,他被我迷上很正常。”

“音乐学院应该不怎么看中成绩吧?”

“这重要吗?重要的是你辅导我功课,我教你泡学霸。”

“好!”对朴智旻一筹莫展的金泰亨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非常的没有原则。

——开学仪式——

台上的领导讲的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台下坐着的学生听的昏昏欲睡,金泰亨看着朴智旻坐在第二排第二个位置,时不时低头玩手机。

朴智旻,你在看什么呢?金泰亨想。

他看着朴智旻低下头温柔的眼神,唇边泛起的笑意。

真美好啊,若是他能一直开心下去,无论是因为什么,我都很高兴,金泰亨觉得,有句话说得很好,爱一个人就是看着他开心我就开心,看着他难过我就难过。

欣欢之意,皆由你。

现在,他很开心,金泰亨望着朴智旻露出了微笑。

郑号锡:“嘿兄弟,别傻笑了,点你名了。”

金泰亨猛的回过神,上面的老师在报名字,金泰亨立马站了起来,等领导报完其他两位,朴智旻也站起来准备上台了。

接下来的流程很顺利的完成了,和领导合完影后,便下了台。金泰亨装作不经意的回过头,一双眼睛望着朴智旻直发光,本想着结束后找朴智旻交流交流感情的计划被郑号锡那个傻子打乱了。

开学仪式一结束郑号锡就不管不顾的拉着金泰亨跑路。

“你刚刚笑啥呢。”

“……”

金泰亨:“我本来想找朴智旻告白的。”

“哦,那你为什么不去?”

“……”

“说话呀哥们。”

金泰亨死盯着郑号锡拽他衣袖的手:“那也要你先松手啊!”

郑号锡立马松开手向金泰亨鞠了个躬诚恳的道歉:“对不起!”

“算了,反正我……有点害怕,我不敢和他告白。”

郑号锡:“莫拉古?”

“我怕他拒绝我。”

郑号锡一把搂住金泰亨的肩膀,笑嘻嘻的拍拍他的头。

郑号锡:“这不有我吗?情伤不要紧,哥们的屁股借你“疗伤”。”

“……”

经过一晚上的交流,金泰亨已经和郑号锡达成了某种py交易一般,形影不离。两个人边走边聊,忽然郑号锡锤了锤金泰亨,金泰亨向着郑号锡指的方向看过去,是朴智旻!

朴智旻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红扑扑的脸蛋埋在围巾里,特别可爱。

金泰亨理了理衣服想上前打声招呼。还没开口就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喊朴智旻。

“朴智旻!”

“朴智旻你站住,看见我你跑什么!”

男生一把抓住朴智旻的书包。

田柾国神气的挑了挑眉:“哼哼,你跑不了的!”

朴智旻无奈:“好,我不跑,你先放开我。”

田柾国举起一根手指左右摆了摆:“不可以。”

朴智旻叹了口气:“那你怎样才能放开我?”

田柾国勾起嘴角:“你亲我一下我就放。”

朴智旻无奈的看了田柾国一眼,田柾国脸上灿烂的笑容如同耀眼的太阳。

当所有人都以为朴智旻要屈服于田柾国的淫威时,朴智旻扔下书包就跑了。

田柾国抓着朴智旻的书包愣在原地。

田柾国:“呵呵。”

随着田柾国的离开,周围的学生开始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说起来朴智旻是市中高中的学霸校草,就是所谓隔壁家的孩子,同学老师眼中的好宝宝,这次竟然被一个“混混”给盯上了。

而田柾国,包头市高中有名的坏学生,打架斗殴抽烟喝酒哪哪都有他,传说他曾经被十几个小混混堵住巷子里,结果愣是一个人打趴下了一群人,毫发无损的离开了巷子,后来整个包头市高中就没有人敢惹他。

两个人有纠葛,就很出乎人意料了,一路上,金泰亨几乎听遍了各种版本的故事,但总而言之就是,从昨天开始,田柾国就一直在骚扰朴智旻了。

金泰亨喃喃自语:“田柾国竟然跑来市中高中了,为什么?他突然这么热烈追求朴智旻是为什么?”

金泰亨不敢想,他怕朴智旻受到伤害。

还好,朴智旻对田柾国的态度让金泰亨有些放心。

朴智旻肯定不会喜欢他的,只有乖巧懂事,成绩优异的人才能配得上朴智旻吧,一定是,金泰亨想。

——一个星期后——

和往常一样又和往常不一样,金泰亨捧着书望着窗外,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朴智旻了,他好像最近特别忙,即使在路边碰到了也只是打声招呼,每当这时,金泰亨就会庆幸自己的努力,如果不努力的话,朴智旻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可是金泰亨一点也不开心,因为,田柾国正在疯狂追求朴智旻,食堂,图书馆,操场,上学放学,只要是朴智旻不在教室里上课,田柾国就一定会缠着朴智旻。

原本金泰亨觉得朴智旻会烦田柾国,但是没想到,朴智旻接受他了。

金泰亨看见朴智旻走在操场上,田柾国忽然跑过来抓住他的手,朴智旻没有甩开。

一下子,全校炸了,怎么可能呢?朴智旻,成绩好,性格好,人缘好,长相好,那么完美的一个人,却接受了一个成绩差,脾气差,爱打架闹事,会抽烟喝酒的坏学生呢?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会喜欢上那样的人?那我这么努力改变有什么意义呢?”

金泰亨颓废的往椅子上一靠,不能沉默下去了,我绝不能让这件事情在继续下去了。

金泰亨开学以来头一回逃课,他坐在长廊的椅子上,他知道,田柾国一定会来的。

金泰亨戴着耳机安静的坐着,直到有人扯掉他的耳机。

田柾国:“找我?”

金泰亨:“嗯。”

田柾国咧着嘴笑了笑:“那找我有什么事呢?泰亨哥。”

金泰亨冷冷的看了田柾国一眼。

田柾国:“别这么看我,有什么事直说。”

“为什么出现在朴智旻身边?”

田柾国愣了愣,低声开口:“原来你真的因为朴智旻离开包头市高中啊,呵呵,为了一个人,放弃了出生入死的兄弟!”

金泰亨:“我……”

田柾国轻笑着:“你为了他做一个乖宝宝?你觉得朴智旻会喜欢这样的人?我会让你后悔的。”

金泰亨立刻瞪了一眼田柾国:“你拿朴智旻当报复我的工具!”

——

托马芙斯鸡:缘更~下一章我们有缘再见👋🏻

 

 

 

 

 

 

 

 

 

 

 

 

 

 

BTS_MagicShop
BTS_MagicShop

【果糖】糖分依赖

作者:BTS_MagicShop

『你的尾声,我的开始』

①《糖分依赖》(果糖/完结)

“说的这是什么话,明明是男朋友。”


BY:手写组♚禾安

@禾安 

猫系汽水-Soda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三...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三章)(伪现实甜文)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三章)(伪现实甜文)

猫系汽水-Soda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二...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二章)(伪现实甜文)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二章)(伪现实甜文)

猫系汽水-Soda

(糖果)我是你的经纪人啊(第一章)(伪现实)

“我,田柾国,即将成为一个赫赫有名的经纪人!”

“而我的艺人闵玧其也即将会成为Rap界的Super star!”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同公司练习生闵玧其的经纪人!”

“而他不知道的是,我就是那个会让他成为娱乐圈的超级巨星的人”

“而我的老板,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Big Hit的方时赫”

「铛铛铛」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呀?”田柾国问到

“小国,是我,我是方PD的助理,方PD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有事找你”

“好的,我马上到”田柾国说到

方时赫办公室

「铛铛铛」

“请进”

“是小国啊,快坐吧,我有事和你说”方时赫说到

“内,PDmin找我什么事啊?”田柾国...

“我,田柾国,即将成为一个赫赫有名的经纪人!”

“而我的艺人闵玧其也即将会成为Rap界的Super star!”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同公司练习生闵玧其的经纪人!”

“而他不知道的是,我就是那个会让他成为娱乐圈的超级巨星的人”

“而我的老板,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Big Hit的方时赫”

「铛铛铛」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呀?”田柾国问到

“小国,是我,我是方PD的助理,方PD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有事找你”

“好的,我马上到”田柾国说到

方时赫办公室

「铛铛铛」

“请进”

“是小国啊,快坐吧,我有事和你说”方时赫说到

“内,PDmin找我什么事啊?”田柾国问到

“是这样的小国,你还记得你一开始进公司的目标吧?!”方时赫说到

“记得,PDmin”田柾国说到

“好,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田柾国,正式成为即将出道艺人闵玧其Suga的经纪人,照顾他的日常起居和工作,准备一下吧,我一会找小其”方时赫说到

“内,谢谢PDmin!!!”田柾国说到

“不用谢,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加油,祝你好运”

田柾国走出方时赫的办公室,内心欢呼雀跃

“我田柾国,终于做到啦!!!”

Bighit 公司练习室

「铛铛铛」

“小其,方PD找你有事,跟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好的”闵玧其说到




病人爱德华
《全员逃杀》 二、收留 11:...

《全员逃杀》


二、收留


  11:45 P. M.


 “……”金南俊听了金硕珍的描述,脸部一顿抽搐,扭头看向后座的金泰亨:“孩子,你不知道姓李的有性癖吗?他喜欢——”


  “咳→咳↗咳 ↘”金硕珍在副驾驶座咳得一波三折,“好好开你的车,废什么话。”


  金南俊很优雅地送了他一个白眼:“这还不让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对四肢残缺的残疾人才有反应而且还喜欢收藏人的四肢方便他自——”


  “嘭!”金硕珍捏爆了一根棒棒糖的包装,及时地把糖塞进了金南俊的...

《全员逃杀》


二、收留


  11:45 P. M.


 “……”金南俊听了金硕珍的描述,脸部一顿抽搐,扭头看向后座的金泰亨:“孩子,你不知道姓李的有性癖吗?他喜欢——”


  “咳→咳↗咳 ↘”金硕珍在副驾驶座咳得一波三折,“好好开你的车,废什么话。”


  金南俊很优雅地送了他一个白眼:“这还不让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对四肢残缺的残疾人才有反应而且还喜欢收藏人的四肢方便他自——”


  “嘭!”金硕珍捏爆了一根棒棒糖的包装,及时地把糖塞进了金南俊的嘴里堵住了他后面的话:“闭嘴,开车。”


  金南俊含着糖不满地咕哝着:“我说这些也是为了这孩子好啊,总得让他知道些啥吧……”


  后座的金泰亨从离开废料槽就很安静,但是金硕珍看见了他的手指在无意识的抠着座套。


  这位小朋友现在看起来有些焦躁……甚至有点兴奋。金硕珍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


  刚才他们驱车前往田氏“废弃”的化工厂,把李的尸体连带着行李箱丢进了废料槽里。看着昔日意气风发的总监狼狈地蜷缩在行李箱中被废料槽中的溶液慢慢腐蚀,金硕珍自胃到喉咙涌起了一阵强烈的呕吐感。他别过脸,却看见了金泰亨一脸平静地注视着那具因为腐蚀变得越发丑陋的尸体。他脸色苍白,双眼却泛着奇怪的情绪。


  那种眼神真的是金硕珍从未见过的,令他感到惊艳又恐惧。


  “小朋友,”金南俊含着糖漫不经心地打断了金硕珍发呆,“一会儿你是回家?还是先去找经纪人?”


  金泰亨应该也是在发呆,冷不丁地唬了一跳:“啊呃,这种宴会我一般到了规定时间会自己溜的——”


  “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南俊送你回去吧,”金硕珍打断他,“家住哪?”


  金泰亨报了一个小区的名字,把前面俩人唬了一跳。


  “你住[明星公寓]啊?”金硕珍震惊,刚刚出道就能住进那种小区,这小孩是有后台吗?“是你的经纪人安排你住进去的?”


  “对啊,”金泰亨眨巴眨巴大眼睛,“准确的说是老板让我住在那的……”


  金硕珍和金南俊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答案。


  “少爷,我建议今晚先不要让这孩子回他自己家,”金南俊控制着车子往右转,“安排他和李见面估计就是老板的意思,如果再让他回家恐怕……嗯。”


  金硕珍回头看看半缩在座椅上的金泰亨:“今晚先住我家可以吗?”


  “啊?!”金泰亨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慌乱地摆摆手,“不不不不了,我还是回家吧,而且我不能再麻烦前辈了——”


  “小朋友,你还不明白吗?”金硕珍有些好笑,“你的公寓是老板给的,他难道不会监视你吗?我问你,为什么你才出道不长时间就能接到好资源?”


  “……”金泰亨脸色僵硬得像块火山岩。


  “今天授意你去见李的也是老板对吧?”金硕珍很满意他的表情,又慢悠悠地补了一刀,“泰亨啊,现在'上层人'什么德性你也得多知道一些,不然哪天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金泰亨打了个哆嗦,身体蜷缩得更紧了:“我知道……但我不晓得会这么变态……哥你是怎么知道老板在监视我?”


  “唔姆唔姆,其实吧,我也被监视过。”金硕珍煞有介事地摸着下巴道,“后来老板的隐形摄像头被我翻出来了,所以我寻思着他可能对不少艺人也下手了吧。”


  看着金泰亨被自家少爷唬得一愣一愣的样子,金南俊暗暗一笑,把已经滚到舌尖的“我们曾经看到过老板看着你屋子里的监视器自慰”的话咽了下去。


  可是紧接着,他又被两人接下来的对话雷得外焦里嫩:


“那明天老板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就说我看你长得不错然后把你绑回去当床伴了呗。”


  “……老板会信吗?”


  “当然。毕竟我在公司也是千人斩啊。”


  ……他家这位少爷,为啥要在这方面这么自信满满啊。


  

  第二天,不出所料,李失踪的消息刊登在各大新闻网页榜首,人们激烈地讨论着到底是仇杀还是老色鬼用力过猛把自己玩死了。


  而真正的凶手才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穿着他的帮凶之一的睡衣。


  “杀了人还能睡得这么安稳,心是真的大。”金南俊看着金泰亨迷迷糊糊地在客厅里晃荡,不禁有些好笑。


  “南俊啊,”金硕珍手腕一抖,轻轻松松让锅里的鸡蛋翻了个面,“我的直觉……这孩子有点奇怪。”


  “那点奇怪?”金南俊从微波炉里拿出牛奶。


  “昨天晚上看着他杀了人好像很惊慌,但是吧……我觉得他还是蛮享受杀人的,”金硕珍把鸡蛋铲进盘子里,“更准确的是享受看着人被破坏的过程。”


  金南俊摸摸下巴。


  “调查一下。”金硕珍伸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还有,《大逃杀》要开始了,这孩子可是个不错的助力……牛奶,溢出来了。”


  “Fu*k!”


  金泰亨被金南俊吓了一跳,打了个嗝。


  金硕珍一般去公司去得比较早,而且今天他和金泰亨有一个小小的综艺要上,所以要去公司提前准备。


  果然如金硕珍所料,刚到公司,不论是staff们还是艺人们,一双双眼瞪得像X光探照一样,在金泰亨身上来来回回地扫了好几遍。


  和金硕珍同期出道但是选择了偶像路线的郑号锡凑了过来打趣道:“哥你也太饥不择食了吧?人家刚出道呢你就吃干抹净了?”


  “滚。”金硕珍懒洋洋地一抬眼皮睨了他一眼,嘴角倒是含着若有若无地一点“笑意”,“你最近怎么样?那事儿解决了吗?”


  郑号锡最近遇上了“私生饭”。很奇怪,在这个艺人隐私商业化的时代,居然还会出现了“私生饭”这个物种。据传言说一个男饭入侵了明星小区的安保系统,光明正大地盗走了郑号锡多件私人物品,还嚣张地拍了不雅视频上传。按照城市法律,公司应该起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拖时间。


  “啧……我听经纪人说那人好像有某位'上层人'撑腰,十有八九不会告了吧。”郑号锡耸耸肩,“无所谓,总比你遇到的那点事儿强吧。”


  “赶紧滚,哪壶不开提哪壶。”金硕珍脸一黑想扇他后脑勺,谁想到郑号锡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装腔作势地一掰,然后嘿嘿笑着跑了。


  小兔崽子吃错药了?平时要是扇他后脑勺的话他早就蹿了,今天怎么就想“空手接白刃”?金硕珍疑惑地摊开手,发现手心贴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凌乱的字:


  “老板在查你。”


 金硕珍扬起了眉毛。




终于啊!我终于克服拖延症了啊!终于开始写文了啊!

我是你爹.

戴口罩戴口罩戴口罩

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武汉病毒


现在严重到我下楼买口罩已经没有了!!


过年了,病毒也出来凑业绩辽


你们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有198例辽!


希望你们过年出门在外别乱窜啊


占tag致歉

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武汉病毒


现在严重到我下楼买口罩已经没有了!!



过年了,病毒也出来凑业绩辽



你们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有198例辽!




希望你们过年出门在外别乱窜啊


占tag致歉

三好

正泰/ 糖V/ 糖果 《人心不足蛇吞象》

R十8内容,276三角乱搞按摩店,看清只有2纯一

https://m.weibo.cn/7325168530/4462778167079804

R十8内容,276三角乱搞按摩店,看清只有2纯一

https://m.weibo.cn/7325168530/4462778167079804

雪雪🐰🥕❄️🎰

一个预告

这个就是九月份的时候没做拖到现在的那个本哈哈哈!

↓ 亲友帮忙做的效果图

[图片]

(最终可能会有一点点改动)

↓ 特典钥匙扣 旅行菇菇(对不起爷的桌布有、脏 ·_ ·)
[图片]
[图片]
[图片]

· _ ·` 等亲友估完价会给一个答复到时候看看怎么开预售,不过主要是怕自己写太慢了


这个就是九月份的时候没做拖到现在的那个本哈哈哈!

↓ 亲友帮忙做的效果图

(最终可能会有一点点改动)

↓ 特典钥匙扣 旅行菇菇(对不起爷的桌布有、脏 ·_ ·)




· _ ·` 等亲友估完价会给一个答复到时候看看怎么开预售,不过主要是怕自己写太慢了


Kirkland柯克兰

【泰正】英同人推荐 X 4

中短篇


1.【正泰正】99 Shades of Coffee

 🔗原文

作者:Meanie_Beanie

字数:23k


简介:患有严重社交恐惧症+被害妄想症的柾国在买了99杯咖啡后,终于和他心仪的店员修成了正果......

  ——————————————————————


一本正经的搞笑,剧情反转让人猝不及防,全员都是小品演员系列😂。身为店长却要街头卖艺赚零花钱的珍、把“现在的年轻人啊... ”当口头禅,不是被人误会成抢劫犯/连环杀手就是在调戏别人的南俊、对店长珍一见钟情...

中短篇


1.【正泰正】99 Shades of Coffee

 🔗原文

作者:Meanie_Beanie

字数:23k

 

简介:患有严重社交恐惧症+被害妄想症的柾国在买了99杯咖啡后,终于和他心仪的店员修成了正果......

  ——————————————————————

 

一本正经的搞笑,剧情反转让人猝不及防,全员都是小品演员系列😂。身为店长却要街头卖艺赚零花钱的珍、把“现在的年轻人啊... ”当口头禅,不是被人误会成抢劫犯/连环杀手就是在调戏别人的南俊、对店长珍一见钟情的反社会(?)糖、在感觉到兄弟们开始丢人的时候拉他们一把的锡锡、总是反应过度的小旻(他为了给果道歉追了他几条街🤪,还每次都被想要在暗恋对象前表现自己的泰撞倒在地,真是泰南了)、坚持不懈试图和果调情的泰、扭扭捏捏易受惊吓的果。

 

果在暗恋的人面前紧张地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甚至在外界刺激过大时会当场晕倒(9/10... )。这篇他的脑回路超乎想象的神奇,每一次他想鼓起勇气和泰正常交流,脑子里就会上演起各种悲惨下场作为结局😂,最后再紧跟一句“妈妈会对我非常失望的”。泰听了糖的话以为果真名叫Ricardo,还在给他的咖啡上留了自己的号码,果看到的一瞬间心碎就成了渣渣: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他喜欢Ricardo🥺(半夜看这段捂着嘴防止笑出声)。糖为了逼对南俊出言不逊的客人道歉,就一直冲他丢糖包直到把他打跑(所有人包括店员都在看戏,我服了),珍目睹全程后脱口而出要约糖出去😋。正泰好纯情我无声尖叫🐰💜🐯

 

PS:太喜欢这个作者的文风了,戳进主页发现她5/6的文我都存过了🤭,慢慢扫吧

 

副珍糖、南旻(the friend version of husband?




2.【泰正】Sugar and Spice  

 🔗原文

作者:kkozumes 

字数:23k 

 

简介:柾国知道自己在泰亨的车停在路边的那一瞬间,他就为他倾倒了。柾国欣赏英俊的脸庞,而金泰亨恰恰非常符合他的审美。然而他没有料到,这个开豪车的帅哥竟然把他带回了一间同样豪华的公寓,不仅给他新衣服穿,允许他留下来过夜,还问他想不想要一个sugar daddy......  

 


通篇🚅都很绝!梨花带雨易推倒娇娇果完全激起人的施虐欲嗷嗷嗷!看的想亲自上阵🙈(危险发言)...他撒娇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化了😭,霸道总裁金屋藏娇的戏码甜到人牙疼,走肾又走心!强推!!!




3.【 糖果+泰正】Best You're Ever Gonna Have 

 🔗原文

作者:Bangtanbananas 

字数:5k 

关键词:ABO、A飞咻、O果 

 

简介:伪装成A的O果由于长期使用抑制剂,在他雇佣的杀手兼商业间谍“大邱双煞”面前意外翻车的故事......  

  ————————————————————— 


糖爷酷到没对象🤤,结尾泰说咱俩得帮他度过热潮期,他说:“没心情,我还得去杀个人”...




4.【泰正】But I Still Want You 

 🔗原文

作者:sharggukie 

字数:33k 

关键词:黑帮AU、金氏三兄弟和闵氏是仇敌、敌人→恋人 

 

简介:果受命潜入敌家金氏的大楼盗取载有其重要机密的磁盘,并且成功全身而退。逃跑路上,一个看似无害的俊美男子答应载他一程,不料他却在半路现出原型。原来他的真实身份是声名狼藉的金氏三当家——金泰亨。 

 

泰瞒着所有人把果囚禁在自己的公寓里,还宣布果以后就是他的所有物了。在这漫长的两个星期里,果从憎恨抗拒到主动渴望泰的触碰。泰甚至还在发现试图前来营救果的同伴和他的情侣纹身后,妒火中烧在他全身上下都刻上了自己的全名。  

 

那为什么他这个从里到外都已经破败不堪的人,会在那个恶魔主动放他离开后,反而开始想念起他来了呢......  

  —————————————————————— 

 

这一篇剧情如果能展开的话应该会更精彩,毕竟设定这么吸睛。由于篇幅限制感觉有很多细节没有交代清楚,泰正到底咋就在这么短时间内爱的死去活来的了😂?泰一开始可是为了羞辱果强迫了他啊😶,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把他当自己的“玩具”,边🚗边用刀给果刻了一身他的名字,给人家痛到昏厥😰。这身心创伤要恢复怎么着也得个一年半载的吧,更别提短期内为此爱上他了,经过这一系列非人的折磨除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想不出其他解释...问就是他俩互相馋对方的身子......  

 

但是果真的好野好直接我好爱😍,瞒着哥哥们孤身一人偷偷把金氏对家窃取的磁盘又偷出来还给泰,泰问他原因他说“人会为了爱情做出疯狂的事情 ” 。嗯他俩感情部分还是很甜的,就是具体过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算了)。这篇的人物到后期也有一丢丢崩坏,所有人都背叛来背叛去的,还动不动就掏枪指着对方😂,旻几年前为了糖背叛泰、泰为果背叛南硕、果为泰背叛糖旻锡...还好最后都圆回来了,大家依旧是兄弟情深。但是忽略剧情🚗还是非常带感的:腹黑鬼畜攻X美人强受 

 

PS:这篇泰正人设简直不要太符合最近放出的会员照,看的时候真的是全程代入😙 

 

副糖旻(咳生生把对待自己恋人的态度写成和对待下属一个样😂,要不是有明确描写糖旻的剧情,前期我还真看不出来)

阿生
《驼背》 272 be预警 千...

《驼背》

272

be预警

千字短打

找手感(没找好)。

凑和看看。爱你们。

《驼背》

272

be预警

千字短打

找手感(没找好)。

凑和看看。爱你们。

君何落日

果糖果_梦醒时分

人X神 

甜向 

这个梦,名叫现实_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田柾国早就不记得了。但田柾国记得是那段时间里,田柾国对闵玧其的无尽思念。 


闵玧其这家伙很白又很懒,而且还软软的,就像一只猫儿。和闵玧其在一起的日子,是田柾国最开心到时候。那时候对于田柾国而言,最大的乐趣就是和闵玧其腻在一起,就这么抱着闵玧其都觉得内心被爱意填满。 


而就在田柾国决定沉浸时,这个甜美...

人X神 

甜向 

这个梦,名叫现实_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田柾国早就不记得了。但田柾国记得是那段时间里,田柾国对闵玧其的无尽思念。 

 

闵玧其这家伙很白又很懒,而且还软软的,就像一只猫儿。和闵玧其在一起的日子,是田柾国最开心到时候。那时候对于田柾国而言,最大的乐趣就是和闵玧其腻在一起,就这么抱着闵玧其都觉得内心被爱意填满。 

 

而就在田柾国决定沉浸时,这个甜美的梦醒了。 

 

有关闵玧其的一切就这样从田柾国的人生里退出。所有和闵玧其相关的事物,都被田柾国和其他朋友替代。无论田柾国怎么问那些人,那些人永远都只会说一句话。 

 

“闵玧其是谁?” 

 

周围的人都劝告着田柾国,不要总惦记着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田柾国也想啊,可他忘不掉,他无法忘记闵玧其给他带来的所有。 

 

如果这是个梦,那为什么这个梦会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他快要连现实和梦都要分不清。 

 

可如果真是现实,田柾国想问闵玧其,是不是他那里做的不好。如果有,那他会改,会让闵玧其喜欢的。所以闵玧其,可不可以不要离开他。 

 

 

闵玧其从田柾国的人生里退出了两年。在这两年里,田柾国虽说没有像行尸走肉那副模样,但也快差不多了。田柾国也常常对着镜子催眠自己。不要总想着闵玧其,闵玧其并不存在。然而一进入梦里,就像濒死的走马灯一样,不断播放着他和闵玧其之间的点点滴滴。 

 

 

说什么不要在意一份爱情,亲情才是最重要的;或者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是最爱自己的。田柾国真想骂那些说这些话的人。如果没有爱情,你们怎么会相爱,结婚,再生子,最后拥有他们这些孩子,拥有亲情呢?难道那些都是假的吗? 

 

两年了,每一个夜晚田柾国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坐在自家的落地窗前,再摆上一碟小吃或者糕点,边吃边看着月亮升到正空,然后再回房。 

 

他记得闵玧其说过,从前有一个神爱上了一个凡人,但碍于身份所以无法与那个凡人在一起。于是那位神便天天坐在云端看着那个凡人每天的生活。等那凡人入睡的时候,才回去休息。 

 

“后来呢?” 

 

后来啊,那位神终于可以和那凡人在一起了,原因竟然是他为了解闷而做的糕点获得了上头的喜爱,上头愿意放他下来。就这样,那位神就和那位凡人在一起了。 

 

田柾国当时问闵玧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么。闵玧其说他也曾对这事半信半疑,但直到遇见了自己,他明白神是存在的。 

 

“柾国,神为了爱可以日日看着那个凡人,最后打动上级。我同样也可以为了你跨越一切。”那时闵玧其握着田柾国的手,吻上他的眼睛。 

 

所以啊,田柾国学着那位神,每天待到傍晚,就像他在看着闵玧其入睡一样。 

 

但是田柾国没有可以打动的上级。 

 

 

 

 

不过呢,现在不需要再去想这些事情了。田柾国看着眼前“哒哒哒”的人。 

 

“快点啦,我饿了。” 

 

“来了。” 

 

“真是的,你也学学做饭嘛。回了家不还是我做么。” 

 

“嗯。” 

 

“算了,东西你都拿着。” 

 

“好。” 

 

“……” 

 

“怎么了?” 

 

“你说句话嘛……” 

 

“玧其啊。” 

 

“什么嘛,我比你大诶。” 

 

“唔……我爱你?” 

 

“哼!……我也爱你。” 

 

嗯,不需要去想那些丧丧的事情了。因为啊,他最爱的人——闵玧其回来了。 

 

田柾国的人生再一次因为闵玧其的到来而明亮了起来。 

 

这个梦,名为现实。他醒了,却也没醒。 

 

 

 

 

 

 

 

 

 

 

 

End.  

by_君和落日 

 

 

 


BTS_MagicShop

『糖果』

世界颠倒变化

唯有你们常在


cr.logo

『糖果』

世界颠倒变化

唯有你们常在


cr.logo

BTS_MagicShop

『糖果』

与你共赴王座


cr.logo

『糖果』

与你共赴王座


cr.logo

糖糖糖球砸-

【糖果】当天使堕落



*短 一发完


*闵玧其视角



就像肮脏不堪的轮胎碾过洁白晶莹的积雪,让它变得无比泥泞,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纯洁无瑕。


其实他本来是个乖孩子,爸妈不知所踪,唯有他哥给他定时寄钱,日子也算安稳。


但他从抱着好奇心进入酒吧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他开始吸烟酗酒,开始打架斗殴,开始旷课逃学,开始一句一句地骂着脏话——


无一例外,全是和我学的。



毫无疑问,我耽误了他的青春。



就这样,他的成绩一落千丈,频频出现在通报批评的名单里,成了不折不扣的问题学生。



他一直很...






*短 一发完



*闵玧其视角








就像肮脏不堪的轮胎碾过洁白晶莹的积雪,让它变得无比泥泞,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纯洁无瑕。


其实他本来是个乖孩子,爸妈不知所踪,唯有他哥给他定时寄钱,日子也算安稳。


但他从抱着好奇心进入酒吧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他开始吸烟酗酒,开始打架斗殴,开始旷课逃学,开始一句一句地骂着脏话——



无一例外,全是和我学的。




毫无疑问,我耽误了他的青春。




就这样,他的成绩一落千丈,频频出现在通报批评的名单里,成了不折不扣的问题学生。










他一直很向往酒吧里那些花花绿绿的脑袋,想让我带着他去染头。


“你想染头发?”


“对!”他目光坚定地点点头。


于是他在15岁的那个暑假第一次染了头。


我在外面倚着墙抽烟顺便等他。过了一会儿他顶着一头红发出来了,樱桃般的粉红。


好看。真的挺好看。但我还是逗他:


“你看你头发这个颜色,绚丽灿烂而且相当脑残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也笑着骂我银白的头发像个老大爷。










我当然很喜欢他,喜欢他笑起来露出的兔牙,喜欢他顶着一头红毛在满眼绿色的夏季中横冲直撞,喜欢他清爽干净有少年气。


如今他那头存在感极强的红毛终于褪色了,是稻草一样干枯的金发。


他又染回黑发,离暑假结束也不远了。










开学那天刚好是他生日,我答应他晚上好好给他庆祝,他也听我的话难得乖乖去了学校。


我特意给他买了蛋糕,我们举杯痛饮,一起喝得烂醉,庆贺他的16岁。


“田柾国,田柾国,小国……”


我一遍遍地叫着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很蠢。


他也没有给予太多的回应,仅仅是给我一个微笑,眼尾带着喝过酒的微红。


我终究还是没忍住。我抓抓他重新变回黑色的发丝,把口中的酒亲自灌入他喉中,他口腔内温暖湿润,体内亦如此。


他的任何一个动作,发出的任何一个随意的凌乱的音节,都显得格外美丽。


在我的印象中,他从未美得如此惊艳,包括染上红发那一刻。他好像不是从前那个孩子了。


可对上他明澈的眼睛,看起来分明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恍惚间我突然觉得我玷污了圣洁的天使,甚至让一位天使堕落了。


我后悔教他脏话,带着他抽烟喝酒打架,他本应该是天使。




无妨。




其实我也爱极了天使堕落的模样。



所以就此堕落吧,我亲爱的天使。


-END-

罗宾龟
里面的糖你们吃过几种?

里面的糖你们吃过几种?

里面的糖你们吃过几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