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素手生花。

462浏览    46参与
月琴

   【海棠·白露】


    春风,白鹭,蒹葭。用来形容她的,都是些轻飘飘的东西。

    到底什么才是满足呢,她也想安定下来,开花生长。

    人总是想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

   【海棠·白露】


    春风,白鹭,蒹葭。用来形容她的,都是些轻飘飘的东西。

    到底什么才是满足呢,她也想安定下来,开花生长。

    人总是想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

月琴

【桃花枝】


我的故事很简单:

--都付与断井颓垣。

【桃花枝】


我的故事很简单:

--都付与断井颓垣。

月琴

樱花

     那时候我们满脑子想的只有这些问题。有的没的,浅的淡的。我和他在年少时,时常做着这些消磨时间的事。现在看来,极为奢侈。
     消磨时间,小心试探。

     都是后知后觉的,浅尝不自知。
      

樱花

     那时候我们满脑子想的只有这些问题。有的没的,浅的淡的。我和他在年少时,时常做着这些消磨时间的事。现在看来,极为奢侈。
     消磨时间,小心试探。

     都是后知后觉的,浅尝不自知。
      

月琴
我们曾经如此立约—— 我们曾...

     我们曾经如此立约——

     我们曾立约,由你来埋葬我。墓前请栽花一树。每年花满枝桠的春日午后,来悼念我。
     我便朵朵立在枝头,向你问好。我心底柔软的爱开满枝桠。止于此春,也就此掩埋。

     我们曾经如此立约——

     我们曾立约,由你来埋葬我。墓前请栽花一树。每年花满枝桠的春日午后,来悼念我。
     我便朵朵立在枝头,向你问好。我心底柔软的爱开满枝桠。止于此春,也就此掩埋。

月琴

        她叫草莓饼。
        她在我手上第一次开花,是我刚刚把她治好的时候。她的茎干被菌丝撑开撕裂难看的纹痕。
        一天清晨,她低垂着开出花,姿态柔弱谦卑。
        我照着她的姿态,做了一个热缩片的模型。...


        她叫草莓饼。
        她在我手上第一次开花,是我刚刚把她治好的时候。她的茎干被菌丝撑开撕裂难看的纹痕。
        一天清晨,她低垂着开出花,姿态柔弱谦卑。
        我照着她的姿态,做了一个热缩片的模型。


        她真美。

月琴

黄鹤楼中吹玉笛,
江城五月落梅花。

梅花落多为诗名,亦是汉乐府乐曲之一的竹笛古曲。
            一个落字,便道尽多情。

多半才子佳人皆因小物撮合,
一支花枝簪子最容易生风流旎事。

黄鹤楼中吹玉笛,
江城五月落梅花。

梅花落多为诗名,亦是汉乐府乐曲之一的竹笛古曲。
            一个落字,便道尽多情。

多半才子佳人皆因小物撮合,
一支花枝簪子最容易生风流旎事。

月琴

      或许她实在不能成为神。
     人来人往,他们都不相信风弄云成鸟,不是巧合而是冥冥。不相信黄昏,不相信彩虹。
      不得奇迹,也不得安息。

      或许她实在不能成为神。
     人来人往,他们都不相信风弄云成鸟,不是巧合而是冥冥。不相信黄昏,不相信彩虹。
      不得奇迹,也不得安息。

月琴
“你以为很多事是可以重复的,...

     “你以为很多事是可以重复的,还有下一次,
       但你错了。包括你儿时的万花筒或纸飞机,抄作业或买糖果,
       早就是此生的最后一次。”

     “你以为很多事是可以重复的,还有下一次,
       但你错了。包括你儿时的万花筒或纸飞机,抄作业或买糖果,
       早就是此生的最后一次。”

月琴

      很久以前,算到现在,已经有五年。五年前的那个冬天是个暖冬,阳光把空气里的尘埃都晒得温暖。
       那一天艺考,在去往考点的校车上,少年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晨霭清弥,花树满山似白雪覆盖。
      “真想去看看啊。”驱往考场的校车摇摇晃晃地启动,冬日的阳光直晒透他的眼底。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

      很久以前,算到现在,已经有五年。五年前的那个冬天是个暖冬,阳光把空气里的尘埃都晒得温暖。
       那一天艺考,在去往考点的校车上,少年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晨霭清弥,花树满山似白雪覆盖。
      “真想去看看啊。”驱往考场的校车摇摇晃晃地启动,冬日的阳光直晒透他的眼底。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这个暖冬过尽以后,就轻松了。春的气息潜在前行的风里,往脸上扑来,连发丝里也浮满柔软的春息。
      但我们并没有一起走到春天。艺考结束就好似飞鸟各投林。在一个星辰灿烂的夜晚,少年拖着行李箱和我告别。那年春天,山谷里梨树静生,谁都没有等来。
       到了第二年,我趁着花满枝桠去踏春。和照片里一样繁繁总总的梨花开到深山走不尽,累了就靠在树下休息。春风吹过,花叶扑扑簌簌像是低语。
       “对不起呀,去年没有来看望你们。”
      外婆家的梨花,每年我都会来看望,像是种春信,又像场赴约。我原想和少年扮一次意外,像是初见时的惊艳。带他到我所知最繁华的树下,悄悄和春神说: 你看呀,这次我带了朋友来哦。
       而所有的心思克制到止,杳无音讯。我的深情难以言喻,似满树花苞枯涸,无人知晓。
        那年满山空谷的梨花枉开枉落,我以此把我的一整个春天都送随少年。
        约定是最冒险的幻想。原本没有,到头没有,就沦为遗憾。

        后来听外婆说,山里的梨树平尽,栽成了果园。
        而我也离开家乡,在一个高楼层林的城市流浪。

月琴

         自戕

我杀了我的手,
到明天它又复活。

再杀
再复活

往复循环,榨取快感。

         自戕

我杀了我的手,
到明天它又复活。

再杀
再复活

往复循环,榨取快感。

月琴

红豆生

    她从未见过那样温柔的男子。
    在盛大的歌圩上,人人都在狂欢。在人群之中唯有他博衣广带,眼神崇明而专注,时不时低头记录。那种截然不同,仿佛遗世独立。
    歌圩结束后,她特地找到男子住下的吊楼,熟练地爬上吊楼外高大的红豆树,与前来查探的他搭话。
    “采风?那是什么?”她坐在树枝上,双脚一晃一晃。脚腕上的银铃清脆作响。
    “一种工作,专门收集民俗歌谣。我是一名乐师,”他笑...

红豆生

    她从未见过那样温柔的男子。
    在盛大的歌圩上,人人都在狂欢。在人群之中唯有他博衣广带,眼神崇明而专注,时不时低头记录。那种截然不同,仿佛遗世独立。
    歌圩结束后,她特地找到男子住下的吊楼,熟练地爬上吊楼外高大的红豆树,与前来查探的他搭话。
    “采风?那是什么?”她坐在树枝上,双脚一晃一晃。脚腕上的银铃清脆作响。
    “一种工作,专门收集民俗歌谣。我是一名乐师,”他笑得内敛,是礼貌更是温柔的生疏。看着摇头晃脑的她,问道:“你能为我唱支歌么?”
    这一唱就是半年。

    中原多桃李花树,不似南疆独木成林,令人仰止敬畏。到了秋天,山林更起深雾,红豆树也愈见森严。
    “今天想听什么歌啊?”她依旧喜欢坐在树上,像只百灵鸟一样。笑盈盈地看着树下的乐师,眼眸晶莹。
    乐师手上挑拣着什么,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说道:“你下来。”
    枝桠摇摇晃晃,树叶搅着红豆子簌落落地扑了他一身,一眨眼少女就跳到了他面前,大大方方地拍了拍身后的灰。
    “给。”他递给她满把仔细拣去泥土的红豆子,神色沉淀:
    “每年三四月时,我家院中也是落红遍地,明明是春天,却不比你们这热闹。”
     她双手捧着那满把红豆,小心翼翼地抬头问道:“你想家了?”
    他没有回答,眼睛看向很遥远的地方,清冷的晨光从枝叶的缝隙里泄露下来,拿捏摇晃。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嗯?”少女歪了歪脑袋,一阵风来,高大的红豆树下珠落如雨。她看着他,他看着云。高空之上丝缕缠绵,远无边际。
    他的声音里沉淀着黄昏一样化不开的的忧愁,神情深远不可见底:
    “今日,给我唱些情歌罢。”

    等到他终于可以离开的时候,已经是阳春三月。和一起采风的乐官们汇合在寨口。上巳节,他们挑了一个好时候,拂石坐来衫袖冷,踏花归去马蹄香。
    在离开的路上,一个徘徊的少女挡住了前行的队伍。
    少女把一个掌心大的布包掷在他的马下,转头跳进了丛林里。当他翻身下马拣起布裹时,丛林的动响已远去无踪。
    揭开布裹,原是一枚十二瓣的绣球,硬实实地沉手。水红色的缎面上,上绣着梅兰竹菊,下绣着飞禽走兽。中间四片绣瓣上空空如也。
    他风尘仆仆地回到家里,妻子正在厨房里忙碌。炊烟氤氲地浸透了他,像极了他在红豆树下浸透着晨雾。
    多年有时,他伏案写录,也会把那枚绣球拿出来看看,也会想起那红豆树上的少女像百灵鸟一样的歌声,脚腕银铃作响。
    这一天回到书房,原本置于案上的绣球却滚落在地上,尘埃覆面。他还在学步的小儿子在一旁拆玩笔架,一地混乱。那枚绣球缝线崩断,毫无生气地摊在地上。年岁久远,布面也已毛糙失泽。
    他捡起那毫无生气的绣球,从褪了色的布口里,泄露下颗颗珠红,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鲜艳的颜色映得周围一切都黯淡无光。
    从布面的裂口里,隐约看到夹层。翻开里布,中间的绣瓣上明白绣着几个字样,线条温软,新明如初。
   他恍惚想起那天路口送别,她一手把布裹掷在他的马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里悲喜莫辩。
    鲜艳又晦涩,热烈又沉默。像是她眼底平生出来一池深水的心事,转瞬没入深林。他久久地看着那里布上的绣字。它们静静陈列在那里,仿佛是她满心里缄口不能言的心事:

     
“付泓。”

           “伍珠。”

月琴

晴丝长

    我从来没有看清楚过她的脸。只记得她总穿得很明艳。她总爱到河边来,有时衣带飘到水面上去,就是我与她碰得最近的时候。
    我看着她的眉眼,从明媚到沾染起甜蜜的忧愁。看着她,朝河里无所事事地掷石子,到满怀心事地投下河灯。我将那河灯扶起送走,水流聚聚散散裹走那瞬息明亮。
     有一天水面陡然破裂,一枚金灿灿的小钗子仿佛星石坠落。一只纤细的手慌乱地探了过来,在冰冷的水里触探,仿佛是阳春三月的温软。
     ...

晴丝长

    我从来没有看清楚过她的脸。只记得她总穿得很明艳。她总爱到河边来,有时衣带飘到水面上去,就是我与她碰得最近的时候。
    我看着她的眉眼,从明媚到沾染起甜蜜的忧愁。看着她,朝河里无所事事地掷石子,到满怀心事地投下河灯。我将那河灯扶起送走,水流聚聚散散裹走那瞬息明亮。
     有一天水面陡然破裂,一枚金灿灿的小钗子仿佛星石坠落。一只纤细的手慌乱地探了过来,在冰冷的水里触探,仿佛是阳春三月的温软。
      我终于看清她的脸,杏子也似的双眼。我把那支小小的钗子藏了起来,贪得无厌地亲吻她的指尖。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我真羡慕你。”在漫长的时日里,终于有了听我唏嘘自语的对象,虽然仅是一只没能说话的小钗子。

      后来过了很久,河水干涸到底,附近的居民纷纷下河道拾遗。我也渐渐干涸,晒在尘埃上昏昏沉沉,奄奄一息。
      一只同样干涸的手将我拨弄开来,我看见她,一下子便认出那双眼睛来。她颤颤巍巍地把那支小钗子别上软银似的发间,眼底泛起我熟识的明媚的神采。
     我总以为我会活得更久一些,到底都是骗人的。
      不过这样也好,我看着她直到我这一生也到头。有些人直到遇见,这漫长到死寂的生命才显出意义。
     看着唯一知晓这秘情的那只小钗。我逐渐枯竭,心底却愈充盈着愉悦。

     后来我在忘川河边捡到那盏柔软的河灯,
     这便是我与她最美满的重逢。

月琴

青青子衿。

第一次做男装哟。

青青子衿。

第一次做男装哟。

月琴

【南国生红豆,春来发几枝】                                                ...

【南国生红豆,春来发几枝】                                                                                   材料:进口14k包金线、石榴石。                    女孩子打了耳洞下辈子还做女孩子,这是妈妈和我说过的一句很有趣的话。听说石榴石又叫女人石,红色大概就是女子的代表色吧。

月琴

【山中只见藤缠树,                                   世上哪见树缠藤】             ...

【山中只见藤缠树,                                   世上哪见树缠藤】                                                                                                         材料:进口14k包金线、紫水晶。                   这个款式的耳环很多家都做过。实在太喜欢了,耳边的小玩物也能精致至此。紫金有种高贵的气质,且又百搭。嗯……亲和又冷艳的大姐姐,大概可以这么形容(灬ꈍ ▽ꈍ灬)

月琴

    又一年给我斐的生日礼。

    这拍出来倒有点 桃花水 的色调啊。
    实际上最后一张才是原色,用墨是坛水棉花糖,不偏不倚的粉红色。
    本想请写手题字的,可惜时间不够。
    染单色真的非常容易啊,容易到我觉得送这么要好的发小有点随意了。(:з」∠)_
    而且粉丝凑整了,或许可以拿这种抽一波奖?...


    又一年给我斐的生日礼。

    这拍出来倒有点 桃花水 的色调啊。
    实际上最后一张才是原色,用墨是坛水棉花糖,不偏不倚的粉红色。
    本想请写手题字的,可惜时间不够。
    染单色真的非常容易啊,容易到我觉得送这么要好的发小有点随意了。(:з」∠)_
    而且粉丝凑整了,或许可以拿这种抽一波奖?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月琴

    给我的钢琴和两位女高音做的小礼物。
   材质:鹅羽、红玛瑙、掐丝铜胎

    虽然不是一个很复杂的仿点翠,然而还是很用心地去做了。
    不管怎么样音乐会总算是开完了,忙得脚不沾地的日子总算是告一段落。

     (:з」∠)_我又忘了做这个的教程。拿以前的凑数吧。
     点翠步骤详细可戳
    ...

    给我的钢琴和两位女高音做的小礼物。
   材质:鹅羽、红玛瑙、掐丝铜胎

    虽然不是一个很复杂的仿点翠,然而还是很用心地去做了。
    不管怎么样音乐会总算是开完了,忙得脚不沾地的日子总算是告一段落。

     (:з」∠)_我又忘了做这个的教程。拿以前的凑数吧。
     点翠步骤详细可戳
      http://daiya-qin.lofter.com/post/1d15b4f4_abe3de4

月琴

【红鍱环】定做

材质——纯铜配件、石榴石、红玛瑙

    纯铜质的一款头饰。古青铜色为主,庄重古朴,纯金属拿在手里很有分量。
    环上装饰用的花片是从一整块黄铜片上裁下的,经由冷珐琅的手法进行着色,丝毫不减金属质感。

    所搭配的是纸质的彼岸花簪子。

   客人很有耐心地容忍我拖延了两个多月,非常不好意思。虽然工期漫长但如此也得以慢慢琢磨。其实不是每一件手艺品最后自己都会满意,但这【红鍱环】着实是做得没有遗憾的了。
  ...

【红鍱环】定做

材质——纯铜配件、石榴石、红玛瑙

    纯铜质的一款头饰。古青铜色为主,庄重古朴,纯金属拿在手里很有分量。
    环上装饰用的花片是从一整块黄铜片上裁下的,经由冷珐琅的手法进行着色,丝毫不减金属质感。

    所搭配的是纸质的彼岸花簪子。

   客人很有耐心地容忍我拖延了两个多月,非常不好意思。虽然工期漫长但如此也得以慢慢琢磨。其实不是每一件手艺品最后自己都会满意,但这【红鍱环】着实是做得没有遗憾的了。
    下一步大约就是着手做个纯铜质的官配簪子了。

月琴

  我很喜欢这个颜色。
  虽然名字起得像种化妆水一样。

   不管怎么厚涂都很轻薄。
   实际上偏紫调的粉色,饱和度也略低,所以虽然属于暖色系看上去却颇有些冷艳。
   

   再次吐槽手机拍照真的是技术活。特别是还原色调😓。

  我很喜欢这个颜色。
  虽然名字起得像种化妆水一样。

   不管怎么厚涂都很轻薄。
   实际上偏紫调的粉色,饱和度也略低,所以虽然属于暖色系看上去却颇有些冷艳。
   

   再次吐槽手机拍照真的是技术活。特别是还原色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