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索香

782.1万浏览    16178参与
野草公式

[索香]被改造的A 03

警官A藻×被改造成类O的A香

简介:学生时代暗恋的A被人改造成了类o


03 他是他的烂布娃娃


眼前的景象曾数次出现在索隆的青春期幻想之中。


山治每一次穿着那被汗水浸透的洁白校服衬衣在操场上踢足球的时候,索隆都幻想着有一天山治能穿着白衬衣雌///伏于自己。


当幻想变成了现实,虽然这现实于幻想中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差异,索隆还是不可避免的愣住了。


索隆停下了他的动作,他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山治发觉到了索隆的滞愣,此时山治带带着那种不清明的眼神,他还没从极了状态中抽身出来...

警官A藻×被改造成类O的A香

简介:学生时代暗恋的A被人改造成了类o

 

03 他是他的烂布娃娃

 

眼前的景象曾数次出现在索隆的青春期幻想之中。

 

山治每一次穿着那被汗水浸透的洁白校服衬衣在操场上踢足球的时候,索隆都幻想着有一天山治能穿着白衬衣雌///伏于自己。

 

当幻想变成了现实,虽然这现实于幻想中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差异,索隆还是不可避免的愣住了。

 

索隆停下了他的动作,他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山治发觉到了索隆的滞愣,此时山治带带着那种不清明的眼神,他还没从极了状态中抽身出来,他的手拉了拉索隆的上衣摆。

 

一触即燃。

 

索隆庆幸山治晕了过去,他销毁了那张处决令,然后顺利成章地把山治带回了家。

 

索隆在柜子里找出了上等的毛毯。

 

那名一肚子肥油的富商为了攀上米霍克的关系的时候,一脸讨好地给索隆送来了这个毛毯,据富商所言,这条毛毯是某个星球的珍宝动物,这条长达一米的毯子可以说得上是有价无市。

 

索隆拿到毯子的第一刻就把这条毯子塞进了柜子里,仿佛这珍宝对索隆来说只是香波地集市上30贝利就可以买到的地摊货。

 

索隆其实在辍学游历的时候见过这种动物,那种动物马身鹅头,有着一身洁白的绒毛,但是这种动物及其不好惹且攻击力极强,很多贪婪他们绒毛的家伙都死相恐怖。

 

不知道这条长毯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不知道有多少人窥伺这条毛毯。

 

索隆用洁白的毯子包裹住了此时还一身污垢的山治。这给了索隆一种错觉,山治像是一个从天上误降落人间的天使,只不过很不巧的是,降落的地方充满了泥泞,这让本洁净圣洁的天使沾上了世俗的尘埃。

 

索隆趁山治睡着给山治刮了那疯长的胡子,还打了一盆热水,用泡了热水的毛巾擦净了山治脸上的脏污。

 

索隆清楚的知道,二十八的山治不再是青春年少,但是索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觉得现在的山治,被刻上了时间痕迹的山治,对他来说,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索隆忆起曾和罗醉酒时的谈话。

 

罗问索隆:“我真的很好奇那个让你念念不忘多年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国色天仙,但是我现在更好奇一个问题。”

 

索隆哼笑了一下,把杯中伏特加一口闷掉回答:“是你想象不到的明艳动人。不过我也很好奇你想问的那个问题,说来听听?”

 

罗暗示调酒师给索隆绪酒,摸着杯沿慢条斯理的开口:“如果你再见到他,你会做什么?”

 

索隆发出了“哈?”的一声,像是他也没想到罗居然会问这种问题。

 

索隆缓了半刻回答罗:“这要分情况的。”

 

“如果再见到他,他哪怕是一个烂布娃娃,我也会把他捡回家,用他妈世界上最好的金针银线来缝补他。”

 

“照你对他的描述来说,他那么优秀的A,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景吧。”,罗说。

 

“对啊,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现。所以再遇见他,我会远远的看着他。”

 

“只是远远看着他吗?他可是你的最初的性//幻//想对象哎,真的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用眼神狠//狠//艹//他。”

 

“就这样?”

 

“就这样。”

 

就这样。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眼神狠狠的跟随他,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背影。

 

用遇见他的每一秒,记住今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眼前的每一秒。

 

索隆感受到躺在他怀里的山治动了一下,他的神志被拉回了现实。

 

索隆确认了一下,山治也许只是在睡梦中梦见了一些让他不适的画面。

 

“现在他就是那个烂布娃娃了,你会怎么做?”

 

有一个声音在索隆的脑海里响起。

 

他会找遍世间上所有的金针银线把山治修补好,当时的话浮现在索隆的脑海。

 

但是索隆突然觉得,这也许不是最好的做法,但是他目前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比起这个,索隆宁愿山治永远不会变成这样,哪怕他永远都不会拥有一个靠近山治的机会。

 

索隆抱着山治在沙发上坐了许久,久到索隆的肚子都由于饥饿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山治猛地尖叫了一声。

 

“别碰我!”

 

接着索隆听到了很多话。

 

“我是Alpha,不是Omega······”

 

“我宁愿死,也不要···”

 

“我··坚持不住了···”

 

“please···”

 

索隆看着山治仍紧闭的双眼,任由恨意充斥了他。

 

  未完待续~

 

——————————

在纠结下一篇是开神父香✖️恶龙藻还是开格兰芬多藻✖️斯莱特林黑香。

  

咳咳···好像都挺带感···咳咳···

  

再要不,虐妈也搞个小甜饼?

 

 

 

 

rebecca

【索香】初心 20

20


特拉法尔加.罗像往常一样抱着剑坐在Sunny号的角落里闭目养神。


船上的三刀流剑士坐在Sunny号的另一个角落里闭目养神。


不远不近,但正好在视线的范围内。


突然,索隆扶着刀的手一动。


罗浑身一凛,赶紧握紧了手里的长刀进入备战状态。


还好,那个剑士只是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接着睡去了。


罗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精神高度紧张的在这条船上待了三天,黑眼圈比平时深了三倍,严重到驯鹿船医给他开了大剂量的安眠药。......


20

 

特拉法尔加.罗像往常一样抱着剑坐在Sunny号的角落里闭目养神。

 

船上的三刀流剑士坐在Sunny号的另一个角落里闭目养神。

 

不远不近,但正好在视线的范围内。

 

突然,索隆扶着刀的手一动。

 

罗浑身一凛,赶紧握紧了手里的长刀进入备战状态。

 

还好,那个剑士只是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接着睡去了。

 

罗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精神高度紧张的在这条船上待了三天,黑眼圈比平时深了三倍,严重到驯鹿船医给他开了大剂量的安眠药。

 

切,作为一名有尊严的外科医生,才不会随便吃同行开的药。

 

罗倒不是怀疑那个小驯鹿给自己的药有问题,说实话,船医大概是这艘船上目前对他最友好的成员了。

 

自从那天重新登上了这艘船,他就遭遇了极大的信任危机。

 

当天要不是海军的炮弹袭击,和草帽当家的最后关头突然严肃的下了船长命令不准船员向他出手,草帽团那俩强悍的疯子早就不管不顾的要跟他决一雌雄了。

 

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两个大男人互换了身体而已,什么事情至于这么生气?!

 

要不是那俩家伙上了岛一通胡闹,一举把他埋伏多时的秘密据点兜了底, 他也不至于功亏一篑,不得不放弃快要到手的情报提前离岛。

 

该生气的应该是他才对啊!

 

草帽团这帮家伙从来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既然上了贼船,也只能慢慢适应了。

 

罗正闭着眼睛思考人生顺便补个缺了很久的觉,感觉有人气势汹汹的走近。

 

来者不善。

 

他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抬头果然看到草帽团的厨师咬着烟,单手端着一盘点心恶狠狠的放在了他的脚边。

 

“甜的。”罗抗议。

 

黑足当家的在岛上受了伤,一手挂着绷带吊在脖子上,但这完全无损他在船上作为海上一流厨师的威严,居高临下的命令:“全部吃了,不准剩。”

 

罗没有回嘴,他还清楚的记得上次正面和这个坏脾气金发厨师硬杠的后果。

 

不但连续吃了三天面包做早餐,晚餐的饭团里除了他最讨厌的梅子,还会随机添加任何厨师能想到的惊喜配料,有一天晚上放的是来自阿拉巴斯坦的死亡辣椒酱,害得罗差点儿交代在Sunny号的卫生间里。

 

第二天他虚脱的扶着墙蹒跚而出,一眼就看到甲板上对着自己狞笑的金发厨师。


这个男人比那个随时找机会砍他的剑士还要危险,罗捂着火辣辣的菊花下了结论。


上次的教训太深刻以至于罗现在看到金发厨师还会条件反射的胃痉挛,好在今天黑足当家的目标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那个金发厨师单手端着另一盘点心朝睡午觉的剑士走了过去,抬脚本想冲剑士的脑袋踢过去,中途改变了主意,收回了腿的攻势,他蹲下来仔细看了看熟睡的剑士,随即放下那盘点心,叼着烟安静的转身离开。


等到厨师走远,剑士才慢慢的睁开眼,目光一直跟随着那个金发厨师,一瞬不眨。


罗难得逃脱了剑士的严密监视,意外的顺着剑士的目光看过去,他关注的是黑足当家的受伤的那只手。


原来如此。


罗压低了帽檐,悄悄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肩上扛着剑站起身,主动朝剑士走了过去,索隆立刻收回了目光,警觉的看着面前这个可疑的同盟船船长。


“索隆当家的,黑足当家的手上的伤,是你在岛上和什么人交战留下的吗?”


“啊。关你什么事?”


“那个伤口,不太妙。”罗断言。


索隆锁紧了眉:“为什么这么说?”


“一般的伤口不会到现在都好不了,看他的症状,应该是有未知的毒素还没有排出身体吧。”罗看着索隆:“乔巴当家的找到解药了吗?”


索隆沉默了。


和厨子换回身体后,他确实发现了厨子右手行动不便,乔巴在仔细检查之后,表示要制作这个特殊毒素的解药需要时间,这段日子建议厨子先不要用右手。


但看着厨子吊着一只手,用单手照样进出厨房忙碌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


果然,那厨子还是有什么瞒着他吗?


索隆决定开口。


“是一个叫Dead Six的海贼猎人团伙。”他顿了顿:“被一个女人伤的。”


“Dead Six啊……”罗的表情沉了下来:“为首的女首领是个用毒的行家,她出手从来没有失败过,有些目标几天后才会慢慢毒发身亡。”


索隆的手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放心,我会帮乔巴当家的一起找到解药。”


罗绷着脸严肃的建议。


“这段时间,做他的右手吧。”


索隆垂下了头。


“这样厨子的手就能好了吗?”


“啊。”


罗腹诽,黑足当家的手好不好我不知道。


反正我可以睡个好觉了。

寿终正寝😇
《双战损??》       其...

《双战损??》

  

  

其实是被娜美桑的群攻给打趴下了

《双战损??》

  

  

其实是被娜美桑的群攻给打趴下了

雪苡

【原创】【索香】#索香#There Will Come A Day 第二章

#索香#

[图片]

为什么这篇小说的题目会叫There will come a day呢,因为是牛姐Mariah Carey的一首歌里的歌词,具体的我应该会在小说的文后再交代的。

感谢我的好姐妹绮里  @绮里 为我这部小说画的封面,感谢我的好姐妹绮里为我这部小说画的封面,实在是太感谢了!画出了心意相通又有些别扭的这种感觉了~~!


There Will Come A Day

By/雪苡(Snowy)


第二章


萨乌森·桑尼号又继续在海上航行了几天,之后停靠在了一座小岛旁。岛上有一座城镇,四面环山,沿着山坡...

#索香#


为什么这篇小说的题目会叫There will come a day呢,因为是牛姐Mariah Carey的一首歌里的歌词,具体的我应该会在小说的文后再交代的。

感谢我的好姐妹绮里  @绮里 为我这部小说画的封面,感谢我的好姐妹绮里为我这部小说画的封面,实在是太感谢了!画出了心意相通又有些别扭的这种感觉了~~!


There Will Come A Day

By/雪苡(Snowy)

 

第二章

 

萨乌森·桑尼号又继续在海上航行了几天,之后停靠在了一座小岛旁。岛上有一座城镇,四面环山,沿着山坡盖着白色的房子,衬着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显然是一座海上的度假胜地。

“啊!太好了,总算能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了,”娜美算好了指针需要记录的时间,“从现在开始72小时,大家可以去岛上转转了。”说完,娜美就拉着罗宾去商量购物和休闲计划了。

伙伴们都开心地纷纷讨论着要去哪儿。索隆打了个哈欠,这次又可以好好休息了一下了。刚要转身离开,就差点撞到身后的人。

“看着点路啊,绿藻头。不进行光合作用就昏昏沉沉的了?”

依旧是一张口就是冷嘲热讽。索隆小声嘟囔了一句“臭厨子”,就转身迈步离开了。

山治看着索隆的背影,想要伸手拉住他,又犹豫着放了下来。

这时,乔巴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山治,你是不是要去采购啊?用不用我帮你?我可以帮你驮着。”

“乔巴,谢谢你,”山治笑着说,“没事,我一个人也拿得动。”

虽然这么说着,山治的眼神却游移到别处。也许是意识到了,索隆转过头,斜眼瞟着他。

山治连忙低下头,不去迎合索隆的视线。

倒是站在一旁的娜美忽然发话了。“对了,山治君,你要买东西的话,可以让他陪你去。”

娜美抬手一指,被指到的索隆皱了皱眉。

“娜美桑,罗宾酱,我可以陪你们两位美丽可爱的Lady逛街、拿东西。”山治说着就眼冒爱心地冲到娜美旁边。

“算了,山治君。昨天你还说等靠了岸要采购一堆食物和日用品,这也不够了那也不够了。我可不想再听你抱怨了,”娜美推开大献殷勤的山治,“反正,索隆这家伙也没事。”

“不要!”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我要睡觉!”

“我不需要他陪!”

“不行,”娜美终于没耐心地大吼道,“听我的安排,一起去!”

十几分钟后,看着一前一后别别扭扭的下船离开的两个人,娜美无奈地摊摊手。“真是的!不过是一起搭伙买个东西。为什么每次都要闹别扭啊!”

“或许,”罗宾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和索隆一起,山治才会……”

“嗯?什么,罗宾?”

“没什么,”罗宾摇摇头,“我们还是讨论下先去哪里买衣服吧,或者先去做个SPA。”

 

山治头也不回地插着兜在前面走着,慢慢加快了脚步。索隆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

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城镇所在的山脚下。山治看着蜿蜒而上的山路,随手掏出烟点上,吸了一口。

“喂,”山治转过头,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就直直盯着自己,语调不由变得焦躁起来,“你真的要一直跟着我吗?”

“不行吗,”索隆往前靠了靠,“还是说,你不想我跟着你?”

一股熟悉的男性荷尔蒙的气味随着烟味一起沁入鼻腔,山治不禁怔住了。索隆越靠越近,直到脸庞紧贴到山治的脸上。

含着的烟被拿开,嘴唇被柔软的触感覆盖,炙热的呼吸令山治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不,不要!”山治急忙推开索隆,低下头。但是索隆立刻捏起他的下巴,再次吻了上来。

“不,”山治躲避着,双方扒着索隆圈在腰间的另一只手,“会被人看到的。”

“这儿没人。”

“那也不行!”

山治干脆抬脚踢了索隆一下。没有任何防备,索隆被踢得生疼,不由放开了手。

山治连忙挣脱出来,走到一边抹了下嘴,又整整衣领。看着刚吸了两口就被索隆拿开扔在地上的烟,山治惋惜地啧了一声,又点燃了另一支。

索隆抬起头。他并不在意山治的抗拒,甚至踢他。但是他现在这样不言不语的态度反而让他感到恼火。

 

 “到底是因为什么?”索隆也不知道自己的语调为何会如此冰冷。

山治好像讥讽般地笑了起来,不知是笑自己还是在笑索隆。

“我觉得,你真的不必跟着我。”

“是因为我会妨碍你找女人吗?”索隆的声音又冷冽了几分。

正在吸烟的山治愣了一下,缓缓吐出了一个烟圈。

“是啊,”山治继续笑着说,“你看,这个城里一定有很多美丽动人的Lady,我可是最喜欢Lady的。虽然不能和娜美桑和罗宾酱一起逛街,但是在这里我一定可以有一段美丽的邂逅。”

“是吗?”索隆扯了扯嘴角,也像山治那样充满嘲讽地笑起来。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山治得意地仰起下巴,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地说,“你也一样可以去找女人啊。比起我,还是女人更好不是吗?”

索隆看着山治满脸的笑意。他总是这样笑得若无其事,可是他自己是否知道,他越是笑得这么温柔,就越让人觉得揪心。

就像现在这样,自己的心好像被他狠狠地踢了一脚,很疼很疼。

“哦,”索隆忽然觉得嘴很干,好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张了张嘴,终于挤出了一声,“是啊。”

山治收敛了笑容,叼起烟,再次双手插兜地转过身。

“那我们就分道扬镳吧。我想去那边转转,”山治随手指指远处,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头戏谑地问索隆,“你想跟着我,是怕迷路了没人带你走出去吧?”

索隆恼怒地喊了声“不用你操心!”就大踏步地向着另一点的岔路走去了。

山治看着索隆远去的背影,一时竟忘记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直到手指被烟头烫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绿头发男人的身影已经没入一片树林之中,山治摇摇头,又吸了一大口半截的香烟,掐灭踩了一脚,转身向山顶走去。

 

索隆在城镇里转了一圈。这里有不少酒窖和酒类专卖店,当然也有免费品尝的活动。索隆以试喝的名义品尝了不少好酒,可惜就是量太少了。

“真无趣。”转了半天,索隆还是觉得回到桑尼号上睡觉更有意义,于是按照自己的记忆往回走。

走了好一会儿,他依旧在城镇里转来转去,沿途看到了很多摊位在卖新鲜的瓜果、面粉、肉类、海鲜,以及形形色色的香辛料。

索隆不禁暗想道,厨子看到这些,一定会开心地从这边转到那边吧?

想起那张笑得开心的脸,以及很娴熟地和三六九等的商贩讨价还价,叼着的烟也忽明忽暗地闪着火光,映着那张笑脸更加灿烂明亮。

索隆自嘲地笑了笑。那家伙好像对谁都能傻乎乎地笑着,除了自己以外。

“你还是去找女人吧。”

眼前又出现那张带着嘲讽意味的笑脸。索隆叹了口气,使劲摇摇头。

像是要忘掉一切,索隆向着人少的地方走去,又转了好几个弯,不知怎么又回到了原地。

我怎么又回来了!索隆叹了口气,自己迷路的毛病真是越来越重了。难怪那个卷眉毛刚才会那样嘲笑自己。

这时,他终于看到了熟人——弗兰基背着一堆零件和木材从另一边走了过来。索隆连忙叫住他,和他一起回到了桑尼号上。

 

回到桑尼号已经是下午了。趁着阳光还温暖,索隆来到瞭望台上打了个盹。一觉醒来,索隆向下望去,去岛上或购物或游玩的伙伴们陆陆续续地回到船上了。

“啊,这个岛真好玩!听说晚上还会放烟花呢,”玩得意犹未尽地路飞伸了个懒腰,“山治——!我饿了,我要吃饭、吃饭!”

没有任何回应。路飞伸长脖子转了360度。“咦?山治没回来吗?”

“不好了——!”

乌索普惊慌失措地上了船,气喘吁吁地向大伙喊道:“我刚从港口那边回来。那边停了一艘海军的船。”

“什么?海军,”娜美连忙指挥着,“快点把船开到僻静的地方。大家赶快行动!”

“等一下,娜美,”罗宾说,“山治一直没回来,难道遇到海军了?”

“没事,”船长倒是无所谓地笑着说,“山治那么厉害,再说他很聪明,真的有危险,他也一定知道怎么避开的。”

“可是,山治一直也没和我们联系,不会出事了吧?”乔巴担忧地问。

“山治君应该带着电话虫的。”娜美拿起电话虫拨过去,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接。

空气不禁变得紧张起来。娜美放下听筒,严肃地说:“各位,现在还不知道海军来这里的目的是抓我们,还是单纯地只是来度假。我们还是先把船开到僻静的地方。然后我们再分出人手去找山治君。”

众人点点头,开始按照娜美的指令分头行动。

一直站在瞭望台上看着这一切的索隆走了下来,带上自己的三把刀,他冲大家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我去找厨子。”

还没等众人回答,索隆就转身跳下船快步跑远了。

乌索普在他身后吐槽道:“索隆去找山治,我看这回两个人都会丢的……”

还没等乌索普说完,一记重拳就砸到他的头上。

“别说废话,”娜美气得喊起来,“你也不听指挥吗?快去开船!”

“是!”乌索普连忙顶着个大包跑去干活。

娜美看着索隆跑出去的背影,不禁暗自说道:“索隆,这次就靠你了,一定要找到山治君。山治君,你可要把那个路痴剑士好好带回来啊。”

 

倒是正用花花果实能力轻松拉着船锚的罗宾笑着摇摇头。她倒是一点也不担心那两个人。

PS:这章应该是两个人博弈一样的相处,但是谁也没有多说什么。见面难以好好交谈,不见面又会想起——这么相处笔者都替你们觉得累(不对,这好像是笔者非要这么写)。

顾虑重重的厨和总是会误会人的藻,但是听到有危险,有人还是会奋不顾身的。

虽然桑尼号上的众人不一定全都察觉了ZS两个人的事,不过有人还是很聪明的对吧?

那么下一章再见!请期待一下笔者试着写出两个人合作对战敌人的情景


永远爱ZS!

 


哒哟
浅搞一个联动 长裙帅哥和他们的...

浅搞一个联动

长裙帅哥和他们的金发碧眼老婆🤤🤤🤤

  

  

(索搞崩了别骂,我对不起索大)

浅搞一个联动

长裙帅哥和他们的金发碧眼老婆🤤🤤🤤

  

  

(索搞崩了别骂,我对不起索大)

ice

山治战损(2)

  夜晚,群星高悬。


  一道微不可察地开门声响起,皮鞋踏上木板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无比清晰。


  索隆尽量放轻脚步,缓慢地走进了屋内,金发男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一缕月光穿过床边的窗户,温柔地撒在他的脸上。


  层层叠叠的绷带把山治的脸遮了个严实,只露出了紧闭的左眼以及那毫无血色的唇。


  床铺的周围跳跃着星星点点的月亮的光辉,不甚明亮的光芒令山治看起来更加的脆弱且不真实。


  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


  索隆轻声走到床边,小心地握住了山治缠满绷带的左手,他背对着窗口立着,高大的身影把月光遮去了一半。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索隆开口道,他没有去刻............

  夜晚,群星高悬。


  一道微不可察地开门声响起,皮鞋踏上木板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无比清晰。


  索隆尽量放轻脚步,缓慢地走进了屋内,金发男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一缕月光穿过床边的窗户,温柔地撒在他的脸上。


  层层叠叠的绷带把山治的脸遮了个严实,只露出了紧闭的左眼以及那毫无血色的唇。


  床铺的周围跳跃着星星点点的月亮的光辉,不甚明亮的光芒令山治看起来更加的脆弱且不真实。


  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


  索隆轻声走到床边,小心地握住了山治缠满绷带的左手,他背对着窗口立着,高大的身影把月光遮去了一半。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索隆开口道,他没有去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你想用这种方式让我不得安宁对不对?”


  床上的人的金色睫毛轻轻颤了颤,但索隆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丝毫没有发现金发男人略微收紧了的手。


  “你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你就是恨我,恨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恨我让你变成这个样子,所以你用那种方式来惩罚我……对吗?”


  索隆的声音有些变调,他的神情隐藏在浓郁的阴影之中,嗓音中带着些沙哑和令人无法忽视的颤抖。


  “哪种方式?”


  索隆闻声猛地抬起头,无比意外地撞进了一只蓝色的眼眸中。


  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和着月光一起交揉掺杂在一起。


  “你说哪种方式?”山治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索隆,眼神中透露出些许不甘的怒意。


  索隆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心里莫名的难受,总有一股冲动在不停地往他的头顶上冲。


  这个人醒了,他没事,还在跟自己拌嘴……


  太好了。


  “你觉得老子跟你表白是在恶作剧吗?”山治愤愤地开口道,“老子都要死了哪还有心情跟你个白痴绿藻恶作剧?”


  “可你不是奉行着你的那什么骑士道吗?”


  “老子尊重lady和……”山治突然有些别扭,他咬咬牙,还是决定说出去,“和老子喜,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吗?!真是个白痴绿藻头,你以为我想喜……唔!”


  突如其来的wen让山治叭叭个不停的嘴瞬间安静下来,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由得一愣,脑子里空白了一片,只剩下唇·瓣间摩挲带来的酥麻感。


  见山治没有反应,索隆猛地加深了这个wen,湿·滑的s头撬开了山治的唇齿,不甚灵活的在陌生的口腔中舔舐着。


  山治这才注意到索隆的不对劲,他在害怕着什么,在小心翼翼地用这个wen在讨好自己。

  

  是自己突然的醒来让他感到不真实吗?话说好像真的睡了很久啊……


  浓烈的酒气从索隆的s尖送进了的山治嘴里,让他的身体不由控制的开始发软。


  山治慢慢地被索隆亲的有点喘不上来气,这才终于想起了反抗,他扭动脑袋胡乱地躲着,不小心地咬到了一片软肉。


  分开时山治已是气喘吁吁,层层的绷带都挡不住他红润的脸颊,高攻低防的山治先生到这会突然开始害羞起来。


  月光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屋子里黑漆漆的,令他看不清索隆的表情。


  山治挣扎着支起自己的身体,身上的无力感令他感到无比的烦躁,他摸索着掏出一根烟点燃,微弱的红光亮起,气氛不知怎的开始莫名的有些暧·昧。


  山治乱飘的眼神忽地定在了索隆的嘴角,想到刚刚嘴里弥漫的血腥气,心虚地偏过头看向了门口。


  索隆伸手拿去了山治的烟咬在自己的嘴里,“刚醒过来就抽烟,不想活了?”


  “要你管?”山治转过头来瞪了索隆一眼,又迅速地把头转了回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索隆赤红的眼睛有复杂的情绪在流动,他随意地舔去唇角的血液,定定地盯着山治的侧脸,“喂,圈圈,你确定吗?”


  “什么?”山治不着痕迹地把手放在肚子上,脸色惨白了一瞬,状似不在乎地问道。


  两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事情,谁都没有注意到窗边的小动静。


  直到某人的喷嚏不受控制的打了出来。


  “谁?”索隆迅速地拔出刀,把山治护在了身后。


  空气安静了一秒,随后叽叽喳喳的争吵声从窗外传了进来,又过了一会,一顶毛绒绒的斑点帽出现在了窗口。


  “黑足当家的,你醒了啊。”


  索隆和山治对视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一丝尴尬。


  “听路飞说你受了很重的伤。”罗的脑袋出现在了窗口,眼睛比山治捂着肚子的手上停了一下,又转悠着看向了自己的身边。


  “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艾斯的脑袋也出现在了窗口,一脸的八卦气息遮都遮不住。


  天亮之后,艾斯和罗遇见了要去给山治换药的小鹿医生,两人不约而同地拉住了它。


  “乔巴,带我们去见路飞吧!”艾斯摸了摸小鹿的脑袋,笑嘻嘻地说道。


  “哦,路飞就在……”


  “我不认识路。”艾斯开口打断了乔巴。


  乔巴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觉得此时的艾斯看起来好像有些奇怪,但它急着去给山治换药也没有时间去多想。


  “那……”乔巴转头看向艾斯身边的罗。


  “我也不认识。”罗避开了小鹿的视线,闷闷地说道。


  山治醒来后半天没反应过来,他木然地盯着眼前结实的胸膛,呆呆的舔了舔嘴唇。


  好一会他才意识到自己躺在索隆的怀里,结实的手臂揽着他的腰,身上没有一处地方不是火辣辣钻心的疼。


  山治疼的龇牙咧嘴,这才想到昨天自己好像是被身上的伤口疼昏过去的。


  揽着自己的胳膊动了动,山治抬头望向眼前的人,翠绿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充满生机,红色的眼睛缓缓睁开后的一瞬间便充满了担忧。


  “身上还疼吗?”


  “啊……还好。”山治不甚在意地回答。


  他在脑子里搜寻着昨晚的记忆,好像是在艾斯和特拉法尔加出现以后就开始没有记忆了。

  

  是身上的毒导致的吗?怎么会一瞬间就疼到失去意识呢……

  

非文木木

[索香]网恋有风险,恋爱需谨慎2

现代背景

私设文斯莫克家族兄友弟恭


  山治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坨绿色的东西糊在了他的脸上,睁开眼睛发现是自家弟弟勇治那张放大了几倍的脸。

  “!!!你爬在我身上干吗——”

  “叫你起床呀!”勇治没好气的翻身下床,指着墙上的钟道:“你瞅瞅现在几点了!”

  时针和分针恰好组成了一个完美的直角,提醒山治已经九点了。山治揉了把脸开始有些后悔半夜又起来看小电影,虽然如此他还是对勇治说道:“着什么急?又不是第一次迟到了。”

  勇治冲着他翻了个大白眼:“那你也不能给我一觉睡到九点吧,你平时可没这样。”

  “我转性了,不行吗?”山治一边穿衣服一边回敬道。

  最后四人在十...

现代背景

私设文斯莫克家族兄友弟恭




  山治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坨绿色的东西糊在了他的脸上,睁开眼睛发现是自家弟弟勇治那张放大了几倍的脸。

  “!!!你爬在我身上干吗——”

  “叫你起床呀!”勇治没好气的翻身下床,指着墙上的钟道:“你瞅瞅现在几点了!”

  时针和分针恰好组成了一个完美的直角,提醒山治已经九点了。山治揉了把脸开始有些后悔半夜又起来看小电影,虽然如此他还是对勇治说道:“着什么急?又不是第一次迟到了。”

  勇治冲着他翻了个大白眼:“那你也不能给我一觉睡到九点吧,你平时可没这样。”

  “我转性了,不行吗?”山治一边穿衣服一边回敬道。

  最后四人在十点出现在了学校。老师对于四个迟到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能无奈的说一句:“下次来早点。”

  毕竟杰尔马66集团可是给学校捐了两栋楼。

  山治一条一条的翻阅着他与卓洛的聊天记录,卓洛的话很少,基本都是他自己的话。

  真是个闷骚啊。山治想如果不是卓洛最后爆出的腹肌照,山治也不会对他如此上心。

  对,他就是单纯的馋卓洛的身子。

  山治就这样一直看着卓洛的腹肌照走着,不巧撞上了一个人的肩膀。

  “抱歉,我没看路。”山治赶快收起手机抬眼对上一抹眼熟的绿色以及对方古铜色的肤色。

  “没事。”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继续走自己的路了。

  山治在原地握着手机愣着,忽然感觉有人拍了他一下,他回过头来看见是自家哥哥伊治和尼治。

  “喂山治,你在这干嘛?”伊治问道。

  “没事。刚刚那个人是谁?”山治对着那人离去的背影问道。

  “剑道部的索隆。”尼治也顺着山治的眼睛看去。

  山治有一瞬间莫名其妙的感觉那人有些像卓洛。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网络上认识的人总不可能会出现在现实。

  不过,能被尼治记住的人肯定不简单吧。

  “怎么了,他惹你了?”伊治好奇道。

  “不是,只是有点惊讶,居然有人跟勇治的头发一样绿。”山治道。

  “哈?山治你说什么?”勇治正抱着足球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我说你们长着绿头发的人都好帅。”山治随口糊弄道,推着勇治的肩膀就往球场走,“行了,踢球去。”

  

  到家的时候卓洛还是没给他发消息,这让山治有些沮丧,他想给卓洛发消息,又不知道说什么。

  说什么呢?山治在输入框里敲了个“我今天看到一个人头发和你一样绿”,然后再删掉。山治总觉得自己在没话找话,但不说好像又不太好。

  就在这时候,卓洛给他发消息了。

       

         绿藻头:[图片]

         绿藻头:你想说什么?

  

  山治点开图片,是一张他们聊天框的截图,最上面有他的名字香吉士以及下面的一行小字:对方正在输入中……

  淦,被他发现了。

  

          骑士:想跟你聊天,又不知道说什么...

  

  山治非常诚实的回复了他。

  

           绿藻头:想聊天就直说啊,笨蛋。

  

  山治的脸有些发烫,虽然说自己被他看的透透的,但谁是笨蛋呀八嘎牙路!

  山治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回什么了,卓洛也不等他继续自说自的。

  

           绿藻头:我知道,因为我们才认识两天,你可能会觉得不自然。

           绿藻头:你肯定不是那种主动的人,所以以后让我注动一点吧。

  

  山治把头埋在枕头里,如果这时候有镜子的话那他的脸八成跟隔壁班尤斯塔斯的头发一样红。

  半晌山治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他给卓洛回了一个字。

  

            骑士:嗯。

  

  


————————————————————

翻译的梗算是被我玩明白了。

清稿1/5

  

  


fuchio

  所以到后来变味了

  所以到后来变味了

碳钾哟

p1.2——红蓝配……情侣装???默认了


p3.4——不愧是夫妻小表情一样一样的

p1.2——红蓝配……情侣装???默认了


p3.4——不愧是夫妻小表情一样一样的

逗B羽
吃老粮时心血来潮画一个

吃老粮时心血来潮画一个

吃老粮时心血来潮画一个

不莫也不白
  我口味可能比较奇特,😂但...

  我口味可能比较奇特,😂但真的是独爱香香,我的山治😭

  我口味可能比较奇特,😂但真的是独爱香香,我的山治😭

Sun.

  (超级推荐!!!

  温泉Happy

  嘿嘿嘿嘿嘿~(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路飞总是在关键时刻打破气氛。😂

  但是山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魅惑了?😍

  

  (超级推荐!!!

  温泉Happy

  嘿嘿嘿嘿嘿~(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路飞总是在关键时刻打破气氛。😂

  但是山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魅惑了?😍

  

止水洲

求本

  求皇飞雪太太的两极,价格可议,版本不限

  求皇飞雪太太的两极,价格可议,版本不限

Sun.

  (就当给你讲个笑话)

  盒盒盒盒盒盒~

  突然觉得山治好可怜,我要笑死了,对不起,真的很好笑。

  乌索普,路飞,你们真是山治的伙伴。

  那个礼物是真的够bt的。😍

  不行,我要笑死了。😂😂😂

  

  (就当给你讲个笑话)

  盒盒盒盒盒盒~

  突然觉得山治好可怜,我要笑死了,对不起,真的很好笑。

  乌索普,路飞,你们真是山治的伙伴。

  那个礼物是真的够bt的。😍

  不行,我要笑死了。😂😂😂

  

188.突突
杂食cp党,不知道有没有跟我差...

杂食cp党,不知道有没有跟我差不多的。

因为他们真的都好帅,一不小心就刻在了我的DNA里。狠狠地爱了!❤️

杂食cp党,不知道有没有跟我差不多的。

因为他们真的都好帅,一不小心就刻在了我的DNA里。狠狠地爱了!❤️

雪苡

 #索香

  少得可怜的戏份,这就是传说中的合体技了吧?

虽然戏份少但是还是开心能看到吧,只能说这么多了。

#索香[超话]##索香# 

PS:剧场版应该就是没看之前很期待,看的时候很尬,看完没多久又忘了的那种除了本命和本单位之外。 

  

 #索香

  少得可怜的戏份,这就是传说中的合体技了吧?

虽然戏份少但是还是开心能看到吧,只能说这么多了。

#索香[超话]##索香# 

PS:剧场版应该就是没看之前很期待,看的时候很尬,看完没多久又忘了的那种除了本命和本单位之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