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069浏览    75511参与
十人

早 | “我想看到时光流逝,看到日头西沉,我想听到手腕上脉搏里血液的跳动,体验到生活的艰辛和甜蜜。”

早 | “我想看到时光流逝,看到日头西沉,我想听到手腕上脉搏里血液的跳动,体验到生活的艰辛和甜蜜。”

芯慢谷 95304
紫气东来 !! 月光宝盒!!般...

紫气东来 !!    月光宝盒!!
般若波罗蜜 ⚡

紫气东来 !!    月光宝盒!!
般若波罗蜜 ⚡

云小小
每一种颜色,都是一种艺术 把大...

每一种颜色,都是一种艺术

把大自然作为调色盘,尽情地去创作

每一种颜色,都是一种艺术

把大自然作为调色盘,尽情地去创作

陨秋公

#紫色唯美壁纸#

『就像是候鸟南飞,万河归海,我希望你是为我而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紫色唯美壁纸#

『就像是候鸟南飞,万河归海,我希望你是为我而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魚頭

摸索当中
喜欢黑白之后的效果

摸索当中
喜欢黑白之后的效果

坠入深不见底的快乐

不是群星,是尹毓恪😶💕

不是群星,是尹毓恪😶💕

唐紫凌

遗忘(四)

有私设

ooc严重


“母妖王?!你不是死了么!”叶音竹看着那黑色通道中站着的女子,眉头紧锁“死了?我当然还没有死,没有看到你跟那个男人的分离,我怎么会死呢?”母妖王笑吟吟地看着叶音竹。“你!”叶音竹正想攻击她,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放弃吧,这可是我临死前用我毕生修为所下的诅咒,你以为你能破解的了?”母妖王看着叶音竹不屑地说道“不过我也杀不了你,而且我也不舍得杀你,放心,我不过是送你去一个地方罢了”“去哪?”“到了你就知道了”母妖王诡异一笑,挥手将叶音竹打晕,并把他送离了通道。看着叶音竹的身影,母妖王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知道当你们两个都是失去记忆以后,是否还能继续在一起,我,很期待呢……”...

有私设

ooc严重





















“母妖王?!你不是死了么!”叶音竹看着那黑色通道中站着的女子,眉头紧锁“死了?我当然还没有死,没有看到你跟那个男人的分离,我怎么会死呢?”母妖王笑吟吟地看着叶音竹。“你!”叶音竹正想攻击她,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放弃吧,这可是我临死前用我毕生修为所下的诅咒,你以为你能破解的了?”母妖王看着叶音竹不屑地说道“不过我也杀不了你,而且我也不舍得杀你,放心,我不过是送你去一个地方罢了”“去哪?”“到了你就知道了”母妖王诡异一笑,挥手将叶音竹打晕,并把他送离了通道。看着叶音竹的身影,母妖王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知道当你们两个都是失去记忆以后,是否还能继续在一起,我,很期待呢……”


“启禀王上,在忘忧花海发现了一位男子。”远古树木丛生的海岛上,一头金发的人跪在金碧辉煌的殿内,向着主座上的人禀报着。身坐主座上的人是一个女人,放在人界来说,好似是四五十多岁的妇人,然而她保养的极好,看上去年轻了十几岁,仿若三十出头的女子。她一头蓝色的长发,微卷着,眉宇间有着几许慈锐神色。嫩如葱白的手指轻执着一卷画轴,正在专注的看着。听到来人禀报之声,她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忘忧花海出现了一位男子?“什么人敢闯进忘忧花海之中?”这里是翼人海岛,他们是仅剩于世的翼人一族,常年身住海岛上,几乎从未踏涉过人世间。 从来没有人不经她的允许去往忘忧花海,在翼人海岛上,忘忧花海绝对是一个禁地。“启禀王上,属下也不清楚,不过看样子那男子并非我们一族。”“其他族类?”女子的音调明显高了几个分贝。其他族类擅闯翼人海岛?那金发男子摇了摇头,“在天水镜里看着那男子应该是人界的。”因为忘忧花海是翼人海岛上的禁地,不得擅自进去。而天水镜正是用来反映忘忧花海里一切情况的。上座上的女子微眯了一下眼,凡间的人怎么会跑到忘忧花海里去?“摆驾忘忧花海,本王亲自去看看。”女子扬了扬手,放下手里的画卷,优雅的站起了身。来到忘忧花海,蓝发女子一身盛装的看着天水镜里的男子,俊美的容颜,沉静的睡于雪白的罂粟花之中。蓝发女子名为唐芷,见到天水镜里的人,她眸光微怔了一下,这个男子长的倒是灵气有余,只是可惜了他以后将再无以往的记忆“去打开忘忧花海里的禁忌之门。”唐芷吩咐着身后的人。忘忧花海四周皆是由水晶铸就而成,围成一个圈,将花海圈在其中。至于为何叫做忘忧花海,是因为花海里花的特效。


罂粟花,美丽的名字背后是令人心颤的意义。


“去打开忘忧花海里的禁忌之门。”唐芷吩咐着身后的人。一道水晶门缓缓开启,唐芷只身一人进入了花海中唯一的小径上。指尖轻凝,水柱涌现,形成一条粗大的水线,将花海之中的叶音竹拦腰卷起。唐芷伸手一接,便将叶音竹抱在了怀里。唐芷一时间对怀里的男孩颇有几分好感。这男孩虽然沉睡着,可身上总有一股沉稳静然的气息散发出来。不错,她喜欢这样的男孩。就这样,唐芷将叶音竹一路抱回了自己的羽殿。让翼长老为床榻上的叶音竹诊了脉。翼长老只说叶音竹是受了内伤,身体有些虚弱,只要好好休息疗养,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遣退了翼长老,唐芷坐在水晶床前,看着静静而睡的叶音竹。不知道为何,她看着床上的男孩,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启禀王上,王子他还没有回来。”唐芷听言,面色倒也不显得难看,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便将所有人遣退。羽殿内,一时间只剩下了她和叶音竹两个人。“这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落在忘忧花海之中了?还受了重伤?”她知道,这一切疑问都不可能在知道答案了。只因为叶音竹落在了忘忧花海内。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芷一直守在叶音竹的床榻前。叶音竹悠悠醒转,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唐芷。“你是谁?”明明略显沙哑的声音,却又带着不同高贵。


唐芷脆弱却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光芒,唇边荡漾开一抹温暖的笑意,她轻柔的说着,“我是翼人海岛上的王,孩子,欢迎你来到翼人海岛。”叶音竹眉头一皱,“翼人海岛?”他怎么没听说过?头脑一阵发疼,他脸色有些发白。“怎么了?是不是头很疼?”唐芷急切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担心。叶音竹点点头,“嗯。”“没事,这是自然现象,因为你落入了忘忧花海里,醒来后会有一刻钟的时间头疼,慢慢放松身心,就会好很多的。”


唐芷温柔地安慰着叶音竹。这个男孩啊,在她眼里,总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叶音竹忽然抬眸看向面前的唐芷“我是谁?”他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一点记忆都没有,就连自己是谁,他都想不起来。“这个本王也不清楚。”“那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之前的所有?”这是他最疑惑的,是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唐芷轻轻握住叶音竹的手,语气有些安定人心的力量,“你落入了忘忧花海之中,翼人海岛上的忘忧花海有着消磨一切的力量。深陷其中的人若是被白色罂粟花的花蕊刺到,是会忘记之前的种种的。这也就是那片花海为何名为忘忧的原因。”


这就是忘忧花海最大的厉害之处,正因如此,她才将忘忧花海列为翼人海岛里的禁地。一般人,绝对不能让涉身其中。


“好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叶音竹不禁低声暗叹,怎么就会忘记了之前?他为何误落忘忧花海中,他又为何身受重伤,这些他都忘记了。


心里空空的,好像将很重要的人忘记了,那种感觉让他有些迷惘,有些痛恨自己。


究竟是谁,让他如此牵肠挂肚?


哪怕忘记了都觉得痛彻心扉?


“您有没有办法让我想起之前的一切?”叶音竹眉目一转,声音里有着淡淡的亲近。面前的女子给她的感觉还不错,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骗人,这个女子对他是无害的。唐芷神色一怔,料想不到叶音竹居然会如此一问,当下她便道:“外在的方法是不行的,只有靠自己。罂粟花的花蕊有着特殊的力量,刺到皮肤,会通过身体内的血液流遍全身,从而让人忘却前尘。 如果要问以前种种还能不能想起来,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的让自己的意志力压过罂粟花的特效,从而恢复记忆。不过,在翼人海岛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也就是说,只要从忘忧花海里出来的人,就不会再想起之前。 忘忧忘忧,忘记了就算过去了,一切重新开始,才是面对生活最好的办法。” “不可能!”叶音竹一声冷言,也不知道为何,一听到面前女子说‘忘记了就算过去了,一切重新开始’他心里就莫名的泛着疼痛的感觉。好像冥冥中,有一种力量牵引着他,告诉他不能忘记,不可以忘记。唐芷轻轻一笑,也有几分明白叶音竹为何会有如此情绪,“也许你是不想忘记心里最牵挂的人或是事。没事的孩子,既然都已经成了这样了,现在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你放心,在翼人海岛上没有人会伤害你的,你就暂时住在这里吧。”


这孩子在她眼里就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虽然他身份恐怕很高贵,可她看着面前的男孩,总会不由自主的疼爱。也许,冥冥中自有缘分注定。如今上天注定,这男孩好巧不巧的落到了翼人海岛上,她空寂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波澜。这孩子,着实惹人喜欢呢。叶音竹眼中流动着一丝微光,他抬头看向面前的女子,慈祥的神色,对他此般亲近,他感觉的出来,面前的女子是真心待他好的。


只是他似乎要去找人,但他无法记起自己要找谁。是啊,他现在什么忘记了,什么都不知道,出去了去哪里?去找谁?这些都让他迷惘的很。既然他受伤落入翼人海岛上,如果一直待在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这个想法只是很细微的出现,叶音竹突然间笑了下,轻轻摇了摇头,自己真是脑子坏了吧,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唐芷见叶音竹莫名其妙的微笑,下意识的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开心?”“没有,只是突然被自己的一些想法给逗笑了。”叶音竹回答道。唐芷听言,也没有再多问,“若不然这样,为了以后方便一些,本王为你取一个名字如何?”叶音竹这次倒是没有犹豫,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你的衣服上绣有紫色的竹子,那便叫你紫竹如何?”唐芷想了想,轻声说道。叶音竹点点头,“好!”这个名字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曾经听过一般。在以后的时间里,他一定要找回之前记忆。“呵呵,你也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会,本王去处理政事,待会再过来看你。”“多谢国王。”叶音竹看着唐芷,道谢。唐芷笑呵呵的点着头,“你这孩子,客气什么,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叶音竹只是抿唇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唐紫凌

遗忘(三)

私设严重预警

刀片严重预警

ooc严重预警

琴城,远古巨树

紫坐在椅子上,目光沉静,眉宇安然,然而心里却空落落的,因为他没有在这看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除了他,安雅,格拉西斯,明,妮娜,闪,雷都在他的身边。安雅早已对紫说明了几个人为何而来。她轻声说道:“紫,解除诅咒的方法我已经找到了,需要五个次神级强者,加上我,便可以破除你体内的诅咒。”然而,她没有对紫说这个方法要承受的结果是什么。

“可以开始了。”安雅看了众人一眼。五个人,格拉西斯,明,妮娜,闪,雷,分五个方位围坐在紫的周身。安雅则是站在五个人的外围,距离紫三步之外,看着他。“可以.....”安雅‘了’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被围在...

私设严重预警

刀片严重预警

ooc严重预警









琴城,远古巨树

紫坐在椅子上,目光沉静,眉宇安然,然而心里却空落落的,因为他没有在这看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除了他,安雅,格拉西斯,明,妮娜,闪,雷都在他的身边。安雅早已对紫说明了几个人为何而来。她轻声说道:“紫,解除诅咒的方法我已经找到了,需要五个次神级强者,加上我,便可以破除你体内的诅咒。”然而,她没有对紫说这个方法要承受的结果是什么。

“可以开始了。”安雅看了众人一眼。五个人,格拉西斯,明,妮娜,闪,雷,分五个方位围坐在紫的周身。安雅则是站在五个人的外围,距离紫三步之外,看着他。“可以.....”安雅‘了’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被围在中心位置的紫,淡淡的看了安雅一眼,问道:“这个方法,不会有出现其他事?”

安雅心中一惊,“紫,我从来不会说假话。”她轻巧开口,保证着。紫嗯了一声,敛了目光,不再看她。安雅却是全身都惊出了汗,她很怕紫看出一些端倪,消除记忆的事,在场所有人都在瞒着紫。

与此同时,琴城主峰之上

叶音竹盘膝做好,而飞瀑连珠琴就放置于他的腿上,他的左手在琴弦上轻轻滑过,带起一串淡淡的嗡鸣,右手这才轻弹,一缕低沉渺渺的琴音飘然而出。他的琴随着他那重重经历,也在不断的进步着。此时他的琴音已经不再是那种纯纯的通透,而是令人无法窥视究竟的深邃,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沧桑。这又岂是没有经历的人所能弹奏出的乐曲呢?

叶音竹的双手动作很慢,正是因为此时他的精神世界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就是左手按,右手弹奏,一个个简单的按音在指尖跳动,往复回旋,形成了一股特殊的悲伤。那悲伤的气息化为一圈圈紫色光晕从这冰柱之中释放而出,飘渺在琴城的上空,仿佛是上天的感叹。

这一刻,似乎连那山顶凛冽的寒风也感受到了这琴曲中的悲意,变得不再狂暴,而是静静的聆听着,聆听着那动人却又催人泪下的旋律。轻吟声在这时响起,似吟似唱,却与那八指间的旋律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风也潇潇,雪也潇潇,醉里聆听千簌飘摇;是梦境,非梦境,梦里梦外难消是情;拨弦,弄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难,难,古今堪称情不尽。”叶音竹遥遥地望着精灵族的那座山,眼里满是悲伤“紫……对不起……”

泪水顺着叶音竹的脸颊流下,叶音竹不知为何,突然之间,心里有些莫名的紧张。他感觉身后似乎传来危险的气息,他将琴收回指戒中,猛的转身,他看见了一个漆黑无比的洞口悬浮于空中,“这,是什么?”叶音竹警惕地看着那个洞口,忽然,一阵吸力从洞口处传出哪怕是以叶音竹的实力都无法阻挡这股诡异的吸力,他一点一点被洞口吸入,叶音竹向洞口击去一道原力但没有任何作用,他仍继续被洞口吸入。即使如此叶音竹仍望着远古巨树的方向,唯恐这里的突发情况会影响到那边的仪式。

同一时刻,远古巨树前

元素飞舞,流光溢彩。

五大次神级强者不遗余力的将自身的精神力输送进紫的体内。一层如水波般的光晕,将紫笼罩在其间。紫面色苍白,眉间轻蹙。他虽然是顶级高手,可要承受来自五大次神级强者的力量,绝非容易之事。安雅则是垂首站在紫的面前,看着五大强者运功。时间未到,紫体内的精神力还不够,必须等一等才能用她的生命气息。一室寂静,原本闭着眼睛的紫,突然‘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紫色光华,透彻世间!

妮娜等人见此,五人面色齐齐一变,只要他们再输送一会,等紫体内的精神力达到某一个高度后,再加上安雅的生命气息,就可以解除诅咒了。没料到,紫居然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他不是该沉浸其中么?“快,快压住紫!”安雅心中一颤,这个时候,紫若是反抗过了五大强者,不仅五大强者会没命,他也会没命的。

白色光波内的紫不知想到了什么,想要站起身来,却总觉得力不从心。而且,他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人影一遍一遍的闪过。

那就是——叶音竹。

“音竹,音竹......”紫如同失了神的人,一遍一遍的喊着叶音竹。“快,只要一点点,再要一点点精神力就可以了......”安雅紧紧绞着自己的手指,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事啊。紫不能冲破五大强者的精神封锁跑出来啊,不然,精神力凝聚到一块反噬,他们都会没命的。不可以,不可以发生这种事。妮娜等人,聚精会神的继续输送精神力,然而,因为心急,他们每一个人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紫,必须安然无恙的活着。

“放我出去!”紫双目腥红,冷眼扫过周围所有人,独独没有脑海中的那个人影。

“音竹,音竹现在有危险.....”紫握紧了拳头,一遍一遍的击打着水波色的光晕。然而,他每击打一拳,妮娜等人的脸便白一分。“放我出去!我要去找音竹,音竹在等我,他的气息在消散.......”紫像是发了疯,此时此刻,他的心里,脑子里,只记得一个人——叶音竹!拳头,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白色光晕形成的一层结界。安雅心中十分无奈,同时也很是欣慰。

紫他,果然很爱很爱音竹。

可是方法已经开始了,除非成功,否则,紫他们都不能活。她不能看着这样的事发生,咬了咬牙,她心急道:“压住紫!不能让他有事!”妮娜等人闻言,全都使出十二分的力量镇压着紫。然而,他们的脸色却越加的苍白无色......

主峰之上

叶音竹仍在跟那个黑洞僵持,但他已经快要被吸进去了,叶音竹无声地叹了口气

“紫,对不起,我这次还是要冒险了”

“紫,你知道么,当你醒来的时候,我好想倚在你的怀里,感受一下那一抹能够融化我心灵的温暖。但,我不想看到受伤,所以我离开了。”

“爱,有的时候很容易,也许只要看一眼,便可记万年。可我偏偏把爱弄得很复杂,早就清楚自己的心,偏偏还在抗拒。好在有一个你始终在等我,始终在保护我,始终在疼我。紫,我真的很爱你”

“紫,你知道吗,泪,好苦好苦。我不想让你忘记我,但我无法看到你死去”

“如果可以,我想站在你的面前,笑着告诉你,以后不要再想你了,因为,你要永远在我身边,让我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你。”

“紫,我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毕竟等你醒来也该忘记我了......若是有来生,你我是否还会再相聚?”

“紫,一个人在尘世间一生,或许只是为了遇见一个人,纵使分离,纵使背弃,仍是难以两相遗忘。幸好命运让我遇到了你。”

“我,许你一生,你,还我一世,好不好?”

叶音竹留恋地看了一眼远古巨树所在的方向后,便放开了自己全身的防御,不再抵抗那股吸力,而是顺着吸力,快速冲入洞中。而那诡异的黑洞在叶音竹进去以后便消失了。

远古巨树前

“放我出去!”紫铁血俊颜,闪烁着冰冷刺骨的寒意。妮娜等人嘴角渗出血线,却仍旧朝紫体内输送着精神力。这个时候,他们绝对不能停下。

只因,攸关紫的生死!

安雅在一旁揪心的看着,只差一点点了,精神力再输送一点,就到了她出手的时候了。

紫,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白色光晕,越发的盛大。

只见,空中白色光芒微微闪动了一下,犹如晶石照射在阳光下发出的耀眼光芒。安雅心中松了一口气,可以了。她双手交合,缓缓伸开,一股绿色流光自指尖溢出。远古巨树的生命之力和周围五大强者的精神力,一同涌入白色光芒内,紫的身体里。

紫浑身猛然一颤,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被一股生命气息包裹住了。他脑海急剧运转,第一个人影出现的便是那一抹温柔坚强的身影——叶音竹!他眸光突地顿了一下,紫怔怔的感受着来自体外的力量涌入身体里,然而,越是想念叶音竹,他的心便越痛。

紫被白光笼罩,轻蹙的眉,骤然一紧,心脏似乎被谁狠狠捏了一把,彻骨的痛,顺着血液,蔓延全身。妮娜等人,脸色要多苍白就有多苍白,他们的力量快耗尽了。安雅不遗余力的输送着远古巨树力量,额头香汗淋漓。只要她的力量输送完,紫的诅咒便会解除。然,此时此刻,他们都没有看到,被白色光芒围拢的紫,脸色出现了不正常的苍白之色。随着远古巨树的加持,五大强者精神力的压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又一些画面。

“你好,请你吃”

“小紫,你在哪?”

“哇,紫,你笑了,真难得,我好像以前都没见过你笑呢。”

“当然相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紫,你似乎有很多秘密,但又不想对我说。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告诉我好么?我是你的兄弟啊!”

“在万古恒存之曰月星河见证下。开启吧!契约之门!释放尊贵之荣光加持于我身,不灭封印将在此构成。大地拥有着限界,海洋存在着边缘,朔风流转于迷宫,烽火燃烧于圣圆。聆听永信者的心愿,以彼此之血为引,我叶音竹,愿意从此刻开始,将我的生命与叶音竹共享,同等互助,永不改变。”

……“同等本命契约,既是力量的共享与同等召唤,也是生命的共享,你愿意将你的生命共享给你的伙伴么?我愿意。”

以往种种,在紫的脑海里一遍一遍的闪过。他的天真,他的淡漠,他的优雅,他的聪慧,他的友善,他的信任,一切的一切,深深刻进了他的脑海里。

可是,现在为什么,心这么痛?

好像,有什么不可以失去的正在悄悄流逝.......

思念化成殇,紫的眼角蓦然流下一滴泪,轻声喃喃:“音.....竹......”

一声怦然响动,光速蔓延,白光比之先前还要盛大,他阖住双目,意识陷进无边的黑暗中。

“大功告成。”妮娜等人撤了掌,齐齐松了一口气。安雅摇摇欲坠的身体虚弱的只有一丝力气。安琪上前扶住她。安雅向众人笑了笑“谢谢诸位,紫身体里的诅咒已经解除了。”说罢,安琪便把安雅扶下去休息。而妮娜等人也缓缓离开大殿,各自休息去了。殿内,只留下躺在床榻上昏迷着的紫,和照顾他的两个精灵族的男子。

唐紫凌

遗忘(二)

日常私设连篇

ooc预警

刀子预警


“叶,音,竹!”紫看着手中的那封信恶狠狠地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他知道叶音竹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但他不希望叶音竹离开他的身边,紫一度想把手上的信件撕碎,但却无法下手,因为这是叶音竹写的。紫微微叹了口气,叶音竹把跟他所有的心灵联系都给封闭,紫根本没办法联系到叶音竹,更何况叶音竹说的是实话,若是叶音竹不想被别人发现,恐怕这个世上还没有能找到他的人,哪怕是紫也不行。“音竹,你别想离开我。”紫快步向殿外走去。





而这时,叶音竹来到了安雅的房间,远古巨树散发出的生命气息冲刷着他身体上的疲倦和因大悲大喜而造成的心灵创伤,但这无法使他放下心中的担忧,他轻轻推开...

日常私设连篇

ooc预警

刀子预警











“叶,音,竹!”紫看着手中的那封信恶狠狠地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他知道叶音竹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但他不希望叶音竹离开他的身边,紫一度想把手上的信件撕碎,但却无法下手,因为这是叶音竹写的。紫微微叹了口气,叶音竹把跟他所有的心灵联系都给封闭,紫根本没办法联系到叶音竹,更何况叶音竹说的是实话,若是叶音竹不想被别人发现,恐怕这个世上还没有能找到他的人,哪怕是紫也不行。“音竹,你别想离开我。”紫快步向殿外走去。





而这时,叶音竹来到了安雅的房间,远古巨树散发出的生命气息冲刷着他身体上的疲倦和因大悲大喜而造成的心灵创伤,但这无法使他放下心中的担忧,他轻轻推开门,“音竹?你是为了紫的事而来的吧”安雅淡然地坐在树叶制成的椅子上,看到叶音竹她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她早就猜到叶音竹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是的,安雅姐姐,你能找到紫的症状,那么你也一定能找到破解诅咒的方法的,对吧?”叶音竹把门关上,缓步走到安雅身前,“我……”安雅看了看叶音竹,她发现仅仅过了几天叶音竹就已经变了个样,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袍上带有了褶皱,梳理整齐的黑发也变得杂乱,安雅心中暗叹一声,情之一字真是会伤人伤己。安雅缓声说道“我是有办法,但这个办法没有人试过。”“什么办法?”叶音竹急切地问道“办法就是找五个次神级三阶以上的人辅助我,然后我借助远古巨树的生命之力强行帮紫冲破诅咒”安雅翻了翻放在桌子上了书,轻声说道。“成功率大么?”叶音竹赶忙问道。“很高,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几的成功率”安雅目光深沉地看着叶音竹。“那还等什么?次神级三阶的人除去我也能凑过五个啊。”叶音竹急切地看着安雅。





“音竹,你先冷静,听我说完,这个方法虽然可以帮紫解除诅咒,但,他可能会失去跟你有关的所有记忆”“什么?!”叶音竹听完安雅的话愣住了。安雅深吸一口气,一脸正色地看着叶音竹

“你要知道,紫心心念念的人只有你!所以,在去除诅咒的同时,因为强力冲击,会消除掉他心中所系。除非,紫不爱你,不会时时刻刻想着你。可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种可能根本不存在。


身死,心不死。

神灭,情不灭。


我相信,紫对你的感情,就是这般。

就算他昏迷,他死去,他心里牵挂的依然是你!

所以说,不救他,他会带着爱你的心永远无法靠近你,而且时间久了甚至会魂飞魄散。

救他,他会忘却和你的一切过往。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辈子他爱的是你!”





“我…”叶音竹呆愣在原地,拥有神级能力的他这时却无法说出话来,安雅的话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让他无法静下心去思考。安雅看着他,眼里满是担忧,她起身离开凳子,抬臂轻轻地把叶音竹揽入怀中,试图给予他温暖“抱歉,音竹,我只能找到这一个办法,无心无念,忘记所爱,这就是这个方法要承受的结果。对不起……”





叶音竹沉默片刻,缓缓推开了安雅,苦笑一声“安雅姐姐,你去找人吧,比起紫会忘记我,我更希望他能活下去,我会带着紫过来的。”安雅担忧地拍了拍叶音竹的肩膀,暗叹一声:若是让紫来做出选择,恐怕他宁愿死也不愿忘记音竹,可惜世事难料,终归要这般如此。她启唇轻声说道“好,我去找人,你把紫带到这里来吧,在这我能更好地借助远古巨树的力量,还有,在这次破除封印期间你不能出现在紫的面前,否则我担心诅咒会反噬。”“好,那就麻烦安雅姐姐了”





时间飞逝,转眼间五天便过去了。以紫的实力一天之内找遍整个大陆不是难事,但他仍未找到叶音竹,正如叶音竹所说,想找到一个刻意隐藏自己的神级强者,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





夜,悄然降临。

迷离的星空下,撩起一股令人心神荡漾的思念之意。

紫负手而立,一袭暗紫色的华服踱上一层淡淡的银辉。他仰首,淡紫色的双眸如同世间最奢华盈亮的水晶。月影,映入他绝美的瞳仁中,然而,他的心里却想着一个人。“音竹.....”唇齿间溢出沙哑的低喃,相思,无言。“紫哥哥”安琪缓步而来,走近紫的身侧。君无邪神绪未收,仍旧望着月色。安琪暗自叹息了一声,“紫哥哥……。”紫仍旧默不作声,仿若安琪是不存在的。安琪见此,还是缓缓开了口,“紫哥哥,你可知你的身体状况?姐姐跟我说你身体里的诅咒必须要尽快去除,否则你会魂飞魄散。”安琪等了半晌,紫却一字未说。她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紫还是不会说话。





索性,她转身就欲离开。刚刚走了一步,却听到一声嘶哑难耐的音色在萧萧空气中响起“魂飞魄散又如何,我不怕,我唯一怕的不过是再也见不到音竹罢了。”安琪身子微微一颤,一时间,良多感慨涌上她的心头,突然安琪耳边传来了叶音竹的声音“安琪,帮我个忙,帮我告诉紫,我已经找到治疗他的方法了,让他去找安雅姐姐。”安琪呆愣片刻,出声道“紫哥哥,音竹让我跟你说他已经找到救你的办法了,让你去找我姐姐。”“什么?!音竹?!!”安琪只感觉到光影一闪,紫便她眼前消失了,她赶忙驱动法术,快速地向琴城方向飞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