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紫原

1532浏览    74参与
windy像风一样

冰美人和紫原宝宝真的可爱炸了啊啊

冰美人和紫原宝宝真的可爱炸了啊啊

肉食修

紫原的总受之旅

第一卷

[兄弟战争]琉生

第二十章


      [琉生与敦]

    系统在经历琉生长时间的威胁与压迫中,是知道琉生在逐渐恢复记忆,就,预防以后的报复,对琉生说出了真相,原来,在琉生的世界,他遭遇了意外,身体与灵魂都破碎不已,系统见琉生求生欲强才绑定他的。为了不耽误琉生做任务,就为他在每投入一个世界时,封存他的记忆。

    小世界也就是包括琉生所在的原来世界,都是有着自己世界固有的世界线,就例如[兄弟战争]这一世界,这个世界十三个兄弟和一个...

第一卷

[兄弟战争]琉生

第二十章


      [琉生与敦]

    系统在经历琉生长时间的威胁与压迫中,是知道琉生在逐渐恢复记忆,就,预防以后的报复,对琉生说出了真相,原来,在琉生的世界,他遭遇了意外,身体与灵魂都破碎不已,系统见琉生求生欲强才绑定他的。为了不耽误琉生做任务,就为他在每投入一个世界时,封存他的记忆。

    小世界也就是包括琉生所在的原来世界,都是有着自己世界固有的世界线,就例如[兄弟战争]这一世界,这个世界十三个兄弟和一个继妹的事也不过是这个世界其中之一的结局罢了,再另一平行线的[兄弟战争]中,朝日奈的兄弟们还互相处对象呢。

    让琉生做任务也只是为了让他和固有主人公们搭上线,扯出点关系,小世界意识也能对琉生好点,琉生所经历的每一个世界都是在慢慢调理。

    至于琉生的身体原主人,其实也没啥事,就是一直待在琉生身体里,琉生就叫回原来的名字,紫原敦吧。省的乱。

    其实是小世界的意识,认为琉生一直以来,不管在哪个平行结局里,都和其他兄弟们都太生疏了,小世界意识心疼琉生,决定,抽出一个已经经历过一种结局的琉生来到一个清清白白,什么都还没有的世界,让他带着记忆在这个平行世界重生,这具体的这个世界结局到底如何就看琉生的了,本来,是这样的。

    可是谁知道,让这个其他小世界来的人给占了,但是两人的意识都在一具身体里,这也就是个正常日常的小世界罢了,也弄不了他俩,系统和小世界意识一商量就这么的吧,将实情转告给琉生,先让敦用着吧,等他啥时候恢复点了,再商量俩人咋办。

    这不,是时候了。

    在敦的视角下,琉生是一直都知道这个异世的人代替他经历着,可是,他毕竟也是有着一个世界结局记忆的人,他知道这些兄弟们的性格,他也知道,朝日奈都是偏执的,他清楚,再敦信任着兄弟们时,那些兄弟们都在想什么,他也知道,敦再想什么。一直以来,朝日奈琉生都是通透的人,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领养的,自己得努力,自己和兄弟们有些格格不入等等。但是,其实一直也没有遗憾,因为大家都是极好的人,不论是美和妈妈,还是兄弟们,小千还是麟太郎。在得知小世界要为他在来一世时,其实,他倒是还好,就是稍微的有点想,在还小的时候,在,大家还没分开的时候,多改变一点。

    琉生多少知道敦在养伤,一开始他其实是一直猫着,因为知道这个单纯的孩子什么也不知道,也知道他要经历那些被兄弟们冷漠的对待,琉生,其实也是想看看,敦他会像自己一样,在往后的日子里,慢慢熬过去,然后,在长大懂事了的兄弟们的愧疚里慢慢平静吗。虽然知道那时候的兄弟们都是敌视外来的孩子的,但是在看到敦那孩子那样的委屈,无措,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以一个第二人格的身份,对敦坦白了些东西,虽然琉生知道的也不多。

    随着敦的渐渐长大,琉生越发沉浸在第二人格的扮演中,琉生对敦的独占欲越来越强,时常想着,这样一辈子也不错,没有人会比这样更亲密了,琉生是敦,敦是琉生。但是随着兄弟们越来越明显的态度,对自己不能拥有身躯来触碰敦的琉生,渐渐不满足了,就在琉生思索着的时候,敦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智慧,寻着蛛丝马迹,渐渐的把真相拼凑起来,琉生看着在对敦坦白的系统,知道是时候了。

    敦知道了真相,和系统商量着要一副新身体,当然是系统和小世界意识共同弄的,和紫原敦他自己本来的样貌相差无几,这就让敦很开心了,还是原装的用着舒服嘛。但是系统提醒敦,这身体可不容易,让他轻点霍霍。

    于是几人密谋着选个日子换过来。



作者有话:就是年少时,单纯稀罕琉生和敦,然后寻思把他俩掺和一下,得亏以前更得少,不然这我得霍霍多少人啊?圆都圆不回来(捂脸),以后还是让敦自己上吧,

   这附身一个人得废多少脑细胞和头发(抓狂)

肉食修

紫原的总受之旅

第一卷

[兄弟战争]琉生

第十九章


    带着朱莉出门的琉生,一路来到工作室,这是一个多方面工作室,在这里工作的琉生,平时负责跑任务,偶尔还会给工作室的各个常客工作。主要负责造型方面,偶尔也会闭关或者进修。工作室人员不多,但含金量很高,琉生能在这个工作室工作已经很厉害了,并且他还很有声望。可能这就是独属于琉生的魔王魅力吧。


    琉生被一个电话催回来,是为了前几天的设计,琉生将朱莉放到自己的办公间,叮嘱朱莉后,就跟人忙去了。...


第一卷

[兄弟战争]琉生

第十九章


    带着朱莉出门的琉生,一路来到工作室,这是一个多方面工作室,在这里工作的琉生,平时负责跑任务,偶尔还会给工作室的各个常客工作。主要负责造型方面,偶尔也会闭关或者进修。工作室人员不多,但含金量很高,琉生能在这个工作室工作已经很厉害了,并且他还很有声望。可能这就是独属于琉生的魔王魅力吧。


    琉生被一个电话催回来,是为了前几天的设计,琉生将朱莉放到自己的办公间,叮嘱朱莉后,就跟人忙去了。

    

    琉生刚忙完,朱莉就睡醒了。跟朱莉说,到绘麻学校门口等她,顺便去书店一趟。琉生和绘麻汇合了,琉生在学校门口呆着,吸引了很多男男女女的注意,一看到人家有女朋友了才不甘心的收下目光。琉生颇有绅士风度的把绘麻的书包要过来,自己拿着。经过绘麻的道谢,接回朱莉,俩人一道到家附近的商业街,有家书店挺大的,俩人一个陪着妹妹来的,一个要买学习资料。

    

    就这样,琉生注意到旁边有个偷偷摸摸的男孩子,粉头,这么特殊的发色,打眼一瞅,这不我十二弟一风斗吗。琉生悄悄凑近风斗,神不知鬼不觉的一把抱住风斗,给那孩子当场吓傻了,以为自己遇到私生饭了呢,颤颤巍巍的转过身子看看这个胆敢一把抱住自己的人是谁,一看到琉生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琉生哥少有的调皮捣蛋。本来是来买DVD的,又注意到琉生哥是带着新来的那人,心里非常嫉妒,就忽悠着琉生哥一起往绘麻的方向走去。

  

    风斗雄孔雀一样似的带着炫耀的带着琉生来到绘麻面前,此时的绘麻刚拿完学习资料,一打眼看着琉生先生和一个粉发带着墨镜的男孩子往这走来,绘麻仔细一琢磨,这不刚来那会,兄弟们为自己介绍的十二,新时代爱豆朝仓风斗。

        

    此时的绘麻虽然看不出来风斗存着炫耀的心思,但是对于这个小小年纪就已经是新时代爱豆,而且本人又十分可爱。对,没错,风斗这个得嗖的样子,在绘麻眼里就是弟弟撒娇,可以理解为攻略游戏里的那些傲娇的角色,说的啥玩意反着听就行,心口不一的。绘麻虽然是个战斗游戏迷,但是其他类型游戏多多少少还是要玩的,也是多多少少了解这些人物。

  

      但是风斗不知道啊,还在那嘚瑟呢。炫耀自己手持琉生哥,俩人进行一番交流,在琉生眼里,俩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非常有意思。但是风斗何其聪明,怼得了绘麻一会,就发现,这女人脑回路跟自己不在一个上,立刻放弃了说她,毕竟好不容易的休息时间得抓紧和琉生哥独处才行。


     毫不客气的告诉绘麻她打扰到他了,就把自己的DVD清单给绘麻,让他给自己拿回家放到他房间门口,吩咐完后,就立即抓紧自己边上的琉生哥,拖住他就往外跑。


    这边的绘麻被交代了,这在绘麻看来是风斗接受她的表现,当然,在绘麻一番在书店里搜寻风斗要求的DVD,就碰上了被琉生交代来帮绘麻拎东西的昂。


    琉生虽然被风斗拽走了,也不可能就让绘麻一个人拿那些东西自己搬回去,风斗知道琉生特意吩咐昂去帮绘麻,毕竟以风斗别扭的性子要先向绘麻来个下马威,再悄悄给书店店员发短信帮绘麻拎东西,这下看琉生哥把事都做了,虽然心下有点嫉妒,但是也是要照顾新来的那个女人嘛。纠结这些没味的事也没意思,毕竟琉生哥已经被朝日奈的兄弟们牢牢困住了,虽然可能他自己没有感觉到,但是,他们是不会让他逃走的。


    当下,是要享受和琉生哥的约会。一风斗快活的想到。

肉食修

紫原的总受之旅

第一卷

[兄弟战争]琉生

第十八章

     这天,好不容易得到一段休息时间的琉生,刚想着在房间赖会儿床,就听到一阵敲门声,琉生听到敲门声下意识不想起来,蹭了蹭柔软的被子接着睡去,门口的敲门声持续传来,声音不大,会顿一顿的再敲,就很恼人。

    琉生不得已起来开门,气场压抑恐怖,大魔王的起床气可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兄弟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在琉生睡觉期间不来打搅他。

    打开门来,一个栗色的头扬起来,看到琉生,绽开微笑,温声细语的对琉生说:“琉生先生,时间...

第一卷

[兄弟战争]琉生

第十八章

     这天,好不容易得到一段休息时间的琉生,刚想着在房间赖会儿床,就听到一阵敲门声,琉生听到敲门声下意识不想起来,蹭了蹭柔软的被子接着睡去,门口的敲门声持续传来,声音不大,会顿一顿的再敲,就很恼人。

    琉生不得已起来开门,气场压抑恐怖,大魔王的起床气可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兄弟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在琉生睡觉期间不来打搅他。

    打开门来,一个栗色的头扬起来,看到琉生,绽开微笑,温声细语的对琉生说:“琉生先生,时间不早了 ,我们去客厅吃饭吧。”

    琉生看到是新来的继妹小千,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毕竟要让小千对家里适应呢。一今天也是这样宠绘麻又双标的琉生这样想到。

    琉生耷拉个脑袋,跟在绘麻身后,路途中回应了早练完的昂,宿醉后要去洗澡的要,刚浇完花的祈织,以及刚洗完床单偷偷摸摸的侑介。琉生根本不知道这样不发起床气脾气又乖乖跟在绘麻后面的自己有多让人又爱又恨。此时的兄弟们还没有看透双标琉生的本质,但是他们没多久就要熟知并且习以为常了呢。

    搭乘着电梯,来到客厅,人妻右京在弄着早餐,保父雅臣正在训着他的小儿子一偷吃糖又被逮着的此时正在挨训的祢,椿和梓正在趁着早晨的时间对着台本。

    随着绘麻和琉生的出现,此时在客厅各自做事的兄弟们不约而同的注意到琉生和绘麻。看到这么乖的琉生,感受到了羡慕和  嫉妒。

    此时,一个人迅速扑过来抱住琉生的腰,琉生低头一看,正是一早上都挨训,此时抱着琉生对着他诉苦的小祢,琉生一向宠爱自己的弟弟们,对于最年幼的弟弟当然是格外宠溺的,在小声约定去超市后,祢对着这些哥哥投去目光。

    一向爱撒娇又熊的椿就不能忍了,立刻忍不了年幼弟弟对哥哥的挑衅,扑到琉生的身后,拥着他,不住的对他撒娇,虽然椿是琉生哥哥但是爱撒娇又熊的,琉生感觉就像弟弟一样,自然也是把椿当弟弟样的惯着。

    祢感受到了来自椿的威胁,椿也不甘示弱,俩人在琉生看不到的地方暗中较量。

    一旁的兄弟们以及后赶到客厅的兄弟们都对眼前这每一天都上演的一幕习以为常,虽然撒娇不是他们擅长的领域,但是在其他方面也不会认输。

    只有为朱莉准备松子的绘麻,有点不适应,不过,绘麻确实的感受到了这个家的温馨,对于家,又了解了一分呢,今天也是努力的绘麻呢。

    大家其?乐?融?融?的吃着早餐,又是感谢为一大家子做饭,不辞辛苦的煮夫人妻右京撒嘛的一天呢。

    早上吃完了饭,大家都各就位,上班族上班,上学族上学。一时之间还热热闹闹的一家子只留下了孤寡琉生和朱莉,朱莉被绘麻拜托给琉生照顾。

    一人一松鼠相处的很愉快。

    到了下午,琉生接到电话,通知该去工作室工作了,琉生顺手揣着朱莉一起带走工作去了。



子曰
这张合影画了好长时间呢 小紫被...

这张合影画了好长时间呢

小紫被我画残了hhh~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这张合影画了好长时间呢

小紫被我画残了hhh~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素傀
您的紫原大吃货已上线(●'◡'...

您的紫原大吃货已上线(●'◡'●)ノ❤

他吃的东西我都想!他穿的衣服我都爱啊啊啊啊啊!!(什么智障orz但是衣服真的好可爱QAQ)

您的紫原大吃货已上线(●'◡'●)ノ❤

他吃的东西我都想!他穿的衣服我都爱啊啊啊啊啊!!(什么智障orz但是衣服真的好可爱QAQ)

紫原老婆↖(^ω^)↗
💜💜💜最帅的还是紫原,再...

💜💜💜最帅的还是紫原,再次爱上你

💜💜💜最帅的还是紫原,再次爱上你

Tough

    “你们真的没有错啊……错的是我才对……”黑子双手握拳,喃喃道。低着头,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
    “如果我们的喜欢给你造成了困扰,那么错的人当然就是我们。”绿间微微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看向黑子。
   黑子闻言惊讶地抬起头看向仍然弯着腰的那些人,瞳孔放大,万年不变的表情也有些松动。攥紧的拳头似乎也有了软化的迹象。
  “非常抱歉!”
  黑子注视着他们,心底响起一声叹息。果然还是没有办法不原谅他们呢。即使听到他们说了这样的话,却依然没有办法恨他们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呢。
  还是败...

    “你们真的没有错啊……错的是我才对……”黑子双手握拳,喃喃道。低着头,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
    “如果我们的喜欢给你造成了困扰,那么错的人当然就是我们。”绿间微微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看向黑子。
   黑子闻言惊讶地抬起头看向仍然弯着腰的那些人,瞳孔放大,万年不变的表情也有些松动。攥紧的拳头似乎也有了软化的迹象。
  “非常抱歉!”
  黑子注视着他们,心底响起一声叹息。果然还是没有办法不原谅他们呢。即使听到他们说了这样的话,却依然没有办法恨他们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呢。
  还是败给自己了啊。“都进来吧。”黑子转身,向前走。
  五人组面面相觑。还是赤司率先向黑子离开的方向走去。
  “小黑子为什么没有反应?”黄濑一脸懵。
  “蠢货,黑子他已经默许了。”青峰伸了个懒腰,单手插进裤袋,跟着向前走去。
  紫原抓紧了手里空空的零食袋,“小黑仔,你家里没有什么吃的吗?我好饿~”
  “如果紫原君真的想吃的话,我的白煮蛋绝对不会输。”
  “对黑子来说,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绿间推了推鼻梁上并没有滑下来的眼镜,和紫原一起朝黑子走去。
  黄濑愣了愣,绽放出了非常耀眼的笑容。他向前跑了几步,猛的扑了过去,意图挂在黑子的身上。却因为赤司及时反应过来把黑子往自己的方向拉去,“啪叽”一声,趴在了地上。
  泪眼汪汪的黄濑一脸委屈,却被五个人无情的甩在了身后。
  “小黑子!”
  屋外天气晴朗,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Tough

      赤司皱着眉头,望着黑子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了定论。向黑子来的方向缓步走去。
      果然啊。是更衣室呢。赤司伸手推开虚掩着的门,一室寂静。呃……除了紫原“咔吱咔吱”嚼薯片的声音。
      拉开柜门,赤司语气平静:“黑子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很伤心呢。”
     “什么?”黄濑一个激灵,“小黑子听到什么了?出事了,出事了……”抱头蹲在墙角,黄濑开始自我厌弃。“完了完了完了,小黑子要讨厌我了。呜……...

      赤司皱着眉头,望着黑子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了定论。向黑子来的方向缓步走去。
      果然啊。是更衣室呢。赤司伸手推开虚掩着的门,一室寂静。呃……除了紫原“咔吱咔吱”嚼薯片的声音。
      拉开柜门,赤司语气平静:“黑子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很伤心呢。”
     “什么?”黄濑一个激灵,“小黑子听到什么了?出事了,出事了……”抱头蹲在墙角,黄濑开始自我厌弃。“完了完了完了,小黑子要讨厌我了。呜……我活着的意义。小黑子……小黑子……”
      “那就去道歉吧。小黑仔很伤心不是吗?”满嘴美味棒,紫原的表情却很认真。没错……薯片已经吃完了。
     嘛,于是当黑子打开门迎来的就是剧烈的冲击。被迫坐在地上的黑子手撑着地板,有些愣的看着身前趴在地上的不知名黄毛物体的时候,依然有着“啊嘞,一个标准的士下座”的想法。
    “小黑子,我错了。我很喜欢小黑子,小黑子不要讨厌我啊。呜……小黑子不要……不要讨厌我啊!”黄濑的脸上满是泪痕,原本金黄的头发也显得有些黯淡了。
    与此同时,陆陆续续进来的剩余四个人加上黑子和黄濑成功的把玄关挤满了。呃,紫原的头也成功的磕到了门框。
    虽然有些拥挤,但是绿间、青峰、紫原都很严肃的弯下了腰。什么?你说赤司?赤司可什么都没说啊!
    “非常抱歉!”
    黑子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怎么了呢,各位?你们没做错什么啊?”
    “不,我们错了,我们不该给你造成困扰。”绿间微微抬起头,看向黑子。
    “困扰什么的,没有啊。”黑子面无表情,看起来很僵硬。我可……担不起呢。

Tough

    黑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漠然面具。他只是在又一次被别人排挤后想来更衣室使自己平静下来,却撞破了一个秘密。               
    靠在更衣室外的冷硬墙壁上,心也随之慢慢冷却。听着里面的对话,不自然的扯起嘴角。
    原本那么温暖的声音,现在都狠狠地刺在了他的心上。他以为大家虽然看起来很疏远别人,但其实他们的心都是柔软的,可现...

    黑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漠然面具。他只是在又一次被别人排挤后想来更衣室使自己平静下来,却撞破了一个秘密。               
    靠在更衣室外的冷硬墙壁上,心也随之慢慢冷却。听着里面的对话,不自然的扯起嘴角。
    原本那么温暖的声音,现在都狠狠地刺在了他的心上。他以为大家虽然看起来很疏远别人,但其实他们的心都是柔软的,可现实无情的剥夺了能让他聊以自慰的机会。
    “真是受够了呢,和小黑子是朋友的日子。”黄濑的声音明明那么温柔,却只让他觉得连自己呼吸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
    如果说黄濑的话已经让他很痛苦了,绿间的话更是把这种痛苦加倍了。“这是我第一次和你的看法一样呢,黄濑。”
    那个虽然常常看起来是排斥自己,其实却是嘴硬心软的人什么时候变了呢?是他一直没认清他么?
    忽然对自己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厌弃。都是因为自己太弱了吧?这才让他们不愿意与自己是朋友。
    更衣室里的对话还在继续,但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第一次真切的认识到自己应该是不属于这里的。
    真不甘心呐。真的不甘心。
    像是被一块沉重的山死死的压住了。
    走吧!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呢?走吧……

日常爬墙的猫瞳

超喜欢的图呢~~~~

都好帅!!!

我爱紫原啊啊啊!

安利黑子的篮球电影呀~

《last game》(我竟然现在才看到)

敲好看!

赤司帅呆了!奇迹的时代帅翻了!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超喜欢的图呢~~~~

都好帅!!!

我爱紫原啊啊啊!

安利黑子的篮球电影呀~

《last game》(我竟然现在才看到)

敲好看!

赤司帅呆了!奇迹的时代帅翻了!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遥夕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10

       塔安并未走远,转身来到店后门的小巷里,靠在墙上静静等待着。

  呵,铃木桑想把自己辞退不过就是想向那两个人示好,毕竟自己的存在给店里添了麻烦,这种时候牺牲自己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很可惜啊,那两个人,碰触到了自己的逆鳞呢,今天过后,他们应该要在医院躺上一段时间了。

  前段日子那么大张旗鼓地造声势,即使他们不在,这家店,也没有人敢来打工吧,到时候这家店会怎么样,就很难说了,铃木桑,自己做的死,可不怪我呦~~~

       野田和松下走到店的后...

       塔安并未走远,转身来到店后门的小巷里,靠在墙上静静等待着。

  呵,铃木桑想把自己辞退不过就是想向那两个人示好,毕竟自己的存在给店里添了麻烦,这种时候牺牲自己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很可惜啊,那两个人,碰触到了自己的逆鳞呢,今天过后,他们应该要在医院躺上一段时间了。

  前段日子那么大张旗鼓地造声势,即使他们不在,这家店,也没有人敢来打工吧,到时候这家店会怎么样,就很难说了,铃木桑,自己做的死,可不怪我呦~~~

       野田和松下走到店的后门处,正要撬门,身后传来清清冷冷的一句:

       “野田君,松下君,我等你们很久了。”

  两人吃惊地回头,松下压低声音警惕地问:“谁?”巷子深处脚步声越来越近,野田盯着从黑暗中走出的人:“是你?!”

  塔安浅浅笑着,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后门:“对,是我。”

  松下注意到了塔安的目光,冷冷开口:“怎么,你想告发我们吗?”

“告发?”塔安笑声清脆,眼神中却是毫不掩饰的嘲弄,“不,如果我想这么做的话,不会等到现在。”

  松下和野田两人愈发不明白了,不是告发,难道……回想起今天山崎说的话,两人打量着面前的塔安,他想报复?可这身体也太……

  两人还在思考着塔安的来意,塔安却先一步敛起笑意:“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在这家店打工,你们想在这里打工,也随便你们,但条件是……”

  塔安的眸子沉了沉,“把今天的那些人再叫过来。”两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塔安,双方对峙片刻,松下先笑出来:“野田,把山崎叫来吧,既然有人要寻事,一会儿发生什么就不怪咱们了。”

  塔安漫不经心地踢着脚下的石子,丝毫没有把两人放在眼里。

  小巷一时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三人的呼吸声,很快,这片刻的平静便被杂乱的脚步声打断,山崎带着早上的四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两人脸上还有未消下去的淤青,看到塔安,几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随即发现早上的两个帮手并不在,又渐渐放肆起来。

  松下搭着野田的肩膀向圈外退了退,叫嚣:“山崎,速战速决。”山崎不耐烦地点头:“真是麻烦。”向手下四人打个手势,四人成包抄式围住塔安,山崎则靠在墙上冷笑着看戏。

  然而,两分钟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塔安抚了抚衣角并不存在的褶皱,抬头冷眼看着山崎,野田和松下: “该你们了。”

  山崎难以置信地看着倒在地上无力爬起的四个手下,咬咬牙,抓起木棍向塔安冲过去,塔安轻蔑一笑,躲过木棍,抓住山崎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山崎狠狠掷在地上,一脚踩在山崎腹部,正要开口,眼角瞥见其他两人冲上来的身影,暂时放开山崎,迎着冲上来的野田,偏头躲过野田的拳头,屈膝狠狠撞在野田的腹部,与此同时,手肘极重地打在野田的后颈处。

  在野田屈膝跪在地上的时候,松下扑上来紧紧勒住塔安的脖子,塔安随他的力道向后退了几步,忽然屈肘打向松下的头部,借着松下手臂松懈的一瞬间,干脆利落地抓住他的胳膊转到他身后,一脚踢向他的膝盖后方,迫使松下跪在地上。

  塔安目光扫过地上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众人,受过防卫省训练的她,自然知道怎么用最快的方法使人失去行动能力,这些不良少年在打架上,还是比她低了一头。

  松下也在看着地上失去行动能力的同伴,心里的恐慌愈发浓厚,看不到身后塔安的脸色,却听到他幽幽的声音传来:

       “你们怎么对我没关系,但是,有些逆鳞,是不能碰的。”

  话音刚落,松下便感到手腕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身后的禁锢慢慢放松,松下扶着墙费力地站起来,面前的塔安依旧是那副瘦弱的身子,松下却再也不敢小看她,后退几步,看塔安不再注意自己,忙转身跌跌撞撞走出小巷。

  塔安对离开的松下不再有任何关注,转身向不断后退的山崎走去,从背后抓住山崎的手,一脚踏在山崎背上,阴冷地笑了笑:

       “伤了他的,就是这只手吧?”

  言语间已经干脆利落地卸了山崎的手腕,甩开山崎的手,塔安向野田走去,山崎吃力地站起来,看到塔安眼中的嘲讽,一时失去了理智,又向着塔安冲去,被塔安一脚踢中下巴仰面摔在地上,塔安弯腰捡起一旁的木棍,踩住山崎的另一条胳膊,残忍地勾起唇角:

       “啊,我忘了,还有一只手。”

  说着,木棍已毫不留情地砸向山崎的手腕,小巷中顿时响起山崎痛苦的惨叫,塔安毫不理会,又连续砸了两下,便不再理会脚下已经晕过去的山崎。

  不紧不慢地走到野田面前,野田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捂住腹部,看到面前的人影,抬头狠狠地瞪着塔安,腹部的剧痛使他不能开口也无力逃跑,塔安笑眯眯地看着他,脚下却狠狠踩上了野田放在地上的手。

  野田咬住牙,浑身不停地冒冷汗,塔安却嫌不够似的又使劲碾了碾,同时又举起了手中的木棒,但这次,木棒还未落下便被人紧紧握住,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

       “塔安,够了。”

        塔安听到熟悉的声音便没有坚持,松开木棒,乌间将木棒丢在一边,想起自己刚刚路过这里,听到有打斗的声音才会停下看看,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乌间低头检查了一下几人的伤口,大多数人只是失去行动能力而已,最严重的两个人,躺在地上已经失去意识的那个,左手脱臼,右手应该骨折了,离塔安最近的这个人,手上的伤也很严重,有段时间不能自如地活动了。

  乌间起身正要呵斥塔安,却再回头的一瞬间怔在了原地,那样的塔安是他在教导一年中都不曾看到过的,即使被误会,被其他孩子欺负,看到抛弃自己的父母,塔安都不曾露出过那样的表情。

  冰冷的,残忍的,疯狂的,如同从地狱中逃出来的修罗,那样的眼神,已经不是那个年龄孩子所能拥有的,不,那不是人类的眼神,那种嗜血的眼神,只能让乌间联想到蛰伏在丛林里的兽,会在你侵犯到它的底线时毫不犹豫地咬断你的脖子。

  塔安看到乌间,眼神也没有丝毫的软化,最后扫一眼巷子里的人,转头走出小巷。

  乌间回过神来发现塔安早已离开,急忙去追,叫着塔安的名字,塔安却没有停下脚步。乌间快跑几步,终于抓住了塔安的手腕,塔安这才回头:“老师,放开我。”乌间看着塔安苍白的脸色心头一惊:“你又低血糖了,快休息一下。”

  塔安指指不远处的医院,挣脱开乌间:“我没事,那里,有人在等我。”匆匆跑进医院,直奔其中一间病房。

  为了让黑子得到充足的休息,honey前辈和銛前辈动用了自己的身份,让黑子住在单人病房里。塔安在病房外止步,看黑子已经睡熟,平复了一下呼吸,轻手轻脚地走进病房,动作轻柔地抬起黑子的手,检查着伤处,见伤处已经开始消肿,不由松了一口气,拿起一旁的药膏继续给黑子涂抹。

  乌间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叹口气,转身去了护士值班室,塔安上完药,把黑子的手放在被子上,护士进来询问:“谁是塔安?”

  睡梦中的黑子因为这一声,微微皱了皱眉,塔安便冷冷一眼扫过去,护士有些畏惧,塔安看到护士手中的葡萄糖注射液,回头,向门口的乌间点头致谢,把手给了护士,护士因为被塔安刚才的眼神吓到,有些气恼,下手便很重,塔安却毫无反应,目光只是盯着黑子的手腕,不住地低语:“拜托了,赶快好起来。”

  早上,黑子醒过来时,塔安已经离开了,honey前辈、銛前辈和医生一起走进来,看到黑子已经醒来,honey前辈语气轻快:“小哲,你感觉怎么样?”

  黑子举起手,轻轻转动手腕试了试:“已经不疼了。”

  医生上前又检查了一遍:“的确,青肿已经消下去了,这样看的话,再休息几天,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黑子环顾四周:“小安呢?”honey前辈摇了摇手机:“小安说他在店里等我们,走吧。”

  三人来到店里,塔安正站在门口等待着,看到三人,忙迎上去:“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黑子将医生说的话转述给塔安,塔安闻言笑了,以往深沉如海的眸子中闪烁着点点柔情:“真是太好了。”推开身后的门,“请进吧。”

  将三人带至一张桌子前,桌子上是三人经常吃的黑森林蛋糕、红茶还有黑子的香草奶昔和塔安的摩卡,黑子有些好奇地看着和他们一同坐下的塔安:“小安,你今天不用工作吗?”

  塔安端起杯子浅酌一口:“不用啊,因为我已经辞职了。”

      “辞职?”honey前辈嘴里塞满了蛋糕,“为什么啊?”

      “唔……”塔安偏头想了想,“因为,很无聊啊。”

  三人正因塔安的回答无语时,店里又来了一位客人,还是一位“熟人”——松下。

  见到松下,honey前辈和銛前辈有些戒备地拦在塔安和黑子面前,塔安却很放松,端起咖啡杯向松下致意:“松下君,手还好吗?”

  松下看到塔安,瞳孔猛地缩了一下,立即转身离开。黑子看着松下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背影,转头问塔安:“小安,他怎么……”

       “我做的,伤害了我的朋友,自然要十倍偿还。”塔安脸上笑意温和,语气却不容置疑。

       “哎~~~小安这么厉害啊。”honey前辈惊呼着。“嗯,以前受过一段时间专业训练。”塔安也毫不隐瞒。

       Honey前辈很快就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还没玩够呢,怎么办啊,崇……对了对了,还不知道小安你在哪个学校呢。”

  对honey前辈经常性的话题转化已经习惯了的塔安惊讶地挑眉:“我没有说吗?”

  看着面前的三人一脸迷茫,塔安放下咖啡杯起身,微笑着看着三人:

       “那么,再一次自我介绍,塔安,和黑子一样的帝光中学准一年级学生,请多多关照。”


夜月靈空

【黑籃※核心的能力】賀文—情人節賀文(2016)

前記:


我發現自己從來沒寫過情人節賀文耶OWO先前那次是雙料情人節,再上一次是白色情人節,不然就是更文當賀文......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


由於每年新年我都不會寫賀文,所以即使今年有多忙,我還是碼了一點點文啦OWO這可不是存稿,是很新鮮的稿子啊!!


因為寫得很趕而且心思都在溫習身上,大概內容+描寫都很渣...大家都當看新鮮好了OWO


嗯?你在疑惑什麼叫看新鮮?你想想看啊,這坑直到現在到底有什麼東西(CP)沒看過?當然,奇蹟那堆人的CP我除了青黃就只寫過赤黑,所以沒看過的CP還有很多。但是人家的情人節賀文怎麼可能沒有大友的份兒呢?所以說,大友的CP到底沒看過誰呢?...

前記:


我發現自己從來沒寫過情人節賀文耶OWO先前那次是雙料情人節,再上一次是白色情人節,不然就是更文當賀文......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


由於每年新年我都不會寫賀文,所以即使今年有多忙,我還是碼了一點點文啦OWO這可不是存稿,是很新鮮的稿子啊!!


因為寫得很趕而且心思都在溫習身上,大概內容+描寫都很渣...大家都當看新鮮好了OWO


嗯?你在疑惑什麼叫看新鮮?你想想看啊,這坑直到現在到底有什麼東西(CP)沒看過?當然,奇蹟那堆人的CP我除了青黃就只寫過赤黑,所以沒看過的CP還有很多。但是人家的情人節賀文怎麼可能沒有大友的份兒呢?所以說,大友的CP到底沒看過誰呢?


印象裡有沒有黃瀨的身影? ((請看妄想文番外


印象裡有沒有青峰的身影? ((這個簡直是滿滿的身影


印象裡有沒有赤司的身影? ((直奔妄想文吧,裡面還有一點的


印象裡有沒有綠間的身影? ((快去重溫妄想文,真的


那麼......難道是黑子?火神?日向?木吉?伊月?二號擬人?


以上都不是啦OVO 先不說木吉,我怎麼可能真的寫二號擬人啦=V= 而且火神在點文就寫過了唷~日向跟伊月這條線未院兔有些冷......至於黑子,我原本有這個打算,但後來就換掉了。


換成現在的這位XX君。


換掉黑子的理由......因為黑子在這坑裡出現的次數滿多的,畢竟是主角嘛。但XX君真的很少,大概比赤司還少唷!(如果將妄想文算進去的話)


你猜到XX君是誰了嗎?


都沒關係,快看文去吧>W<


最後,祝大家情人節快樂,預祝白色情人節快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賀文—情人節賀文(2016)






「那個……紫原,你能不能滾一邊去?」


紫原睡眼惺忪地揉一下眼睛,冰晶的籃瞳正注視著他,高聳而直立的鼻樑因汗水而變得誘人,底下熾紅的唇勾著迷人的弧度,使紫原一下子愣住了。


「……睡夠了便給我起床啦!」


腰際被人猛力一踢,紫原吃力的喊了一聲,隨即懶洋洋的伸懶腰,「友親是個壞人。」


「如果我是壞人的話就不該讓你睡了一整個下午。」


藍瞳夾帶著無奈而寵溺的眼神,紫原聽到大友無可奈可的口吻後,滿意的笑了。


「嗯,所以友親是好人。」


「唉……」


大友幾不可聞的嘆息落在紫原的耳裡便變了調,由原本的苦惱變成了嬌氣。他最愛看到友親為他嘆息了。


這一聲聲的輕嘆,都是為了他而存在的生命。


那就是在乎。


所以他喜歡。


「好啦,快點給我滾一邊去。」


「為什麼?」


「紫原,你沒看到我在打掃嗎?雖然決定跟你同居時已經猜想到我會變成保姆,但是我沒猜到你真的很礙手礙腳。整天躺在地板上睡覺幹啥啦?!給我滾起來!」


聞言紫原臉上毫無愧色,他軟趴趴地爬上一旁的沙發,隨即猶如一條曬乾的魚伏著,嘴巴開始發出各種古怪的聲音。


「唧唧~喎喎~&#22100;&#22100;~咇咇~吆吆~」


然而大友對紫原的亂哼視若無睹,他繼續進行家居清潔,乾淨俐落且熟練的技巧讓人懷疑這一身的功夫到底如何練成。


這一幕幾乎每天都在進行,他們二人不斷重覆同樣的劇碼與對話,卻從不厭倦。


彷彿這就是他們的日常,他們的一輩子。


「友親,電話響了唷~」


「沒看到我在忙嗎?你去接啦!」


紫原不情不願地抬起右手,一手拿起沙發上放在的無線家居電話,有氣無力的說道,「喂,你誰啊?」


「喔?是小紫原啊?真是難得呢!你竟然會接電話!這簡直是世紀新聞啊!」


紫原皺著眉頭,將電話扯遠一點,免得耳朵受到嗓音轟炸。


「小紫原~你聽到了嗎?!」


「……什麼啦?」


「小赤司約我們星期天去打籃球,你們有沒有空啦?」


紫原瞄了一下牆上掛著的月曆,然後沒精打采的打了一個哈欠,「沒空,我要睡覺。」


「那小大友呢?」


「也沒空。」


「為什麼?」


「他要陪我睡覺。」


電話另一端沉默了五秒,黃瀨重重的嘆氣,「抱歉小紫原,我還是親自跟小大友說吧。」


紫原把電話舉起,喊了一聲「籃球來了~~」之後便將手中的無線電話拋向大友的方向,大友一個反手接球的動作將電話準確無誤的接在手裡。


「我說了多少次不要拋電話!!它不是籃球!!」


「反正友親你還是接了啦~」


紫原露出得意的表情,這令大友為之氣結,正想大罵一頓,電話那邊又傳來了一陣呼叫聲,轉移了大友的注意力。


「喔?黃瀨啊~好久不見,最近如何……」


大友這通電話足足聊了半個小時,期間紫原一動不動的伏在沙發上發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喂,別發呆了。」


紫原眨一下眼,哦的一聲回應了他,「你答應了?」


「當然啊!自從我們升上大學之後已經很少聚在一起,難得有機會跟好朋友見面,自然要把握機會啊。」


紫原默然不語的盯著大友,他臉上無限期待的笑容有點刺眼,於是紫原猛然從沙發上彈起來,一手扯住大友身上圍著的圍裙,將他扯進自己的懷裡。


「幹嘛啦?」


「……我不去。」


「那就別去啊,我自己去。」


攬住大友的手臂,悄然緊了,彷彿想將大友整個人揉進懷裡,化為自己的骨肉一樣。


那般用力,彷如恐懼。


「不准去。」


「你在怕什麼?」


紫原身子一震,隨即他冷哼一聲,「我不想你去見那隻討厭鬼。」


「木吉前輩不是討厭鬼啦。」


「他是,他就是!他每次瞧你的眼神都很討厭。」


「那是關心的眼神好嗎?好啦,紫原,不要在這邊鬧脾氣,如果你不想去我不勉強,但你要乖乖留在家裡。」


「……」


「我還是通知冰室過來盯住你算了。」


紫原嗯了一聲作為回應,然後將頭垂靠在大友的脖子旁,「作為見面的代價,情人節那天我們待在家裡好不好?」


「不好!!每年情人節都窩在家裡!!這算什麼啦!一對正常的情侶在情人節應該出去看電影吃晚飯好嗎?再這樣下子,籃球部那些混帳又該笑話我們了!」


「笑什麼?」


「笑我們明明是大學生卻像一對老頭子一樣成天賴在家裡啊!!」


「我們才不是老頭子,賴在家裡也有做運動!床上的!」


「……你去死!」


紫原哈哈的低聲輕笑,看到大友臉上羞怒,他輕咬一下嘴邊微紅的耳垂,「嗯,我們一起醉生夢死……好不好?」


「……今天不是情人節,我不要賴在床上啦!」


「那賴在沙發上。」


「……」


這一幕也是日常,屬於年輕人春意綿綿的日常。


真正一輩子的日常。


P.S 一輩子都得賴在家裡做床上運動的日常...大友你辛苦了XDDD(笑


(END)


二飛
《紫原的胳膊》 太久没画画了…...

《紫原的胳膊》


太久没画画了……

《紫原的胳膊》


太久没画画了……

二飛
【二号,嘘……】赶在双十一结束...

【二号,嘘……】
赶在双十一结束之前送上单身汪的祝福!
All黑党看哪集都是在过节~~
这一个月入坑了阴阳师…又因为手气差到发指以致于44级只抽到第一个ssr灯姐而决定回归画画…
Ps:我想要荒【哇哇大哭】

【二号,嘘……】
赶在双十一结束之前送上单身汪的祝福!
All黑党看哪集都是在过节~~
这一个月入坑了阴阳师…又因为手气差到发指以致于44级只抽到第一个ssr灯姐而决定回归画画…
Ps:我想要荒【哇哇大哭】

阿嵐嵐

阿敦生日快樂⸂⸂⸜(രᴗര๑)⸝⸃⸃
祭壇很寒酸不要在意乁(  •̄ㅂ •̄ 乁)
希望明年的時候可以增大一點_( :3」∠)_

阿敦生日快樂⸂⸂⸜(രᴗര๑)⸝⸃⸃
祭壇很寒酸不要在意乁(  •̄ㅂ •̄ 乁)
希望明年的時候可以增大一點_( :3」∠)_

二飛
黑子的篮球 -诶&middot...

黑子的篮球

-诶····不一起睡觉吗?⑤

黑子的篮球

-诶····不一起睡觉吗?⑤

kusukusu

锵锵锵锵!礼物内容大揭秘!

锵锵锵锵!礼物内容大揭秘!

西瓜皮大

第一篇文章


“真的是很无聊的运动啊...”
明明内心里一直这么想着,真的很讨厌没有才能却还一直努力不放弃的人,一直努力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喜欢篮球又如何呢。
可是看到冰室甚至有些疯狂的样子的时候,觉得自己内心有很奇怪的感觉。明明他不是有才能的人,他是〈没有被选中的人〉,就算他再努力也进不了zone,也会被他的“兄弟”火神大我超越。
可是看到他流泪无助的的样子,我居然有了认真打球的冲动。想要赢得这场比赛,看他和以前一样的笑着的表情。

“好,那就拼尽全力吧!”

如果是你的话,我会很认真很认真打球,因为我想看你笑啊

输了还是输了

真的是……

“紫原”
“嗯? ”真的是羞于抬头看你了,以后会好好训练的!
冰室...


“真的是很无聊的运动啊...”
明明内心里一直这么想着,真的很讨厌没有才能却还一直努力不放弃的人,一直努力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喜欢篮球又如何呢。
可是看到冰室甚至有些疯狂的样子的时候,觉得自己内心有很奇怪的感觉。明明他不是有才能的人,他是〈没有被选中的人〉,就算他再努力也进不了zone,也会被他的“兄弟”火神大我超越。
可是看到他流泪无助的的样子,我居然有了认真打球的冲动。想要赢得这场比赛,看他和以前一样的笑着的表情。

“好,那就拼尽全力吧!”

如果是你的话,我会很认真很认真打球,因为我想看你笑啊



输了还是输了

真的是……

“紫原”
“嗯? ”真的是羞于抬头看你了,以后会好好训练的!
冰室没有再说话,而是上前抱住了紫原。紫原可以感受到他在自己胸前颤抖着,也感受到了透过运动衣传来的湿意,手不自觉的就轻拍他的背安抚着。

能和你一起打球真的是一点都不无聊呢,冰室。

我们以后不会再输了!我们一起努力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