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紫罗兰

19624浏览    2637参与
折枝海棠

紫罗兰

       人总会死的,他以为自己早就接受了这个结果。但急救室上方亮起红光时,他才惊觉怖慌,恨不得冲进去将人搂在怀中才安心。

————

         “紫罗兰?”蔺晏漫不经心地反问,指头轻轻敲击着隔绝鲜花的玻璃窗。

         周绪伸手贴上玻璃窗,手指微动,仿佛在抚摸爱人般温柔:“紫罗兰。这是我最喜欢的花。蔺晏稍稍挺直了背,斜睨了...

       人总会死的,他以为自己早就接受了这个结果。但急救室上方亮起红光时,他才惊觉怖慌,恨不得冲进去将人搂在怀中才安心。

————

         “紫罗兰?”蔺晏漫不经心地反问,指头轻轻敲击着隔绝鲜花的玻璃窗。

         周绪伸手贴上玻璃窗,手指微动,仿佛在抚摸爱人般温柔:“紫罗兰。这是我最喜欢的花。蔺晏稍稍挺直了背,斜睨了周绪一眼,语气不明地问了一声:“那我呢?”

         周绪愣了愣,像是被逗笑了:“你啊,你是我的紫罗兰。”

         最后周绪得到了一个通红的蔺晏和一大束紫罗兰。

————

        “不,不要挂那里。”周绪出声制止了蔺晏往床头挂婚纱照的手。

        蔺晏不满地放下婚纱照:“干嘛干嘛,挂个照还不行啊?”

         周绪好笑地将蔺晏拉过来亲了一口,安抚地摸了两把他的后脑勺:“挂床头这不是怕会掉下来砸到人吗?挂衣帽间门上,也是转头就能看到,好不好?”

        蔺晏撇嘴。

        最后婚纱照还是挂在衣帽间门上了。

————

        周绪突然晕倒了。

        双双突然接到加班通知的时候,和长辈的聚餐已经定下来了。只能结束工作后匆匆赶到约好的地方。

         坐下后就开始接到长辈们的问候。周绪上一秒还剥了只虾喂给长辈们的主要围攻对象蔺晏,下一秒就软软地倒在了他身上。

         最后是疾驰的刺目的鸣笛与刺耳的闪烁的红蓝光。

————

         周绪的状况不太好,医生长篇大论了一大堆,只知道他所有器官都在快速衰竭。找不到源头。

         蔺晏急得头发白了大半,周绪却拉着他出院。

         刚到家蔺晏就拉着周绪哭,头埋进周绪颈窝,一语不发地呜呜咽咽,哭得害怕又委屈。

        最后他们回到医院的时候,他们的病床还没收拾。

————

        周绪的病情恶化得很快。最先失去的是视力。

        衰败的速度快得可怕,仿佛灯尽油枯的灯火,最后的燃烧速度分外惊人。

         一时心软让人回家的蔺晏又把人送回了医院。

         医生终于在周绪的脑子里发现了病源,一段持续坏死的重要神经。

        但这时的周绪的身体已经承受不起手术风险本来就大的手术。不进行手术必死,进行手术成为植物人和死亡的可能性几乎是相同的,而康复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蔺晏听完沉默了很久。当天晚上这间病房爆发了争吵——一个人的争吵。

         周绪已经说不了话了,只能拥着蔺晏一遍遍地顺着他后脑勺的头发,一遍遍地拍着他剧烈起伏的背。

         然后便是一夜的细碎呜咽。

         最后蔺晏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

        红灯灭了。医生的嘴张张合合。

        蔺晏眼中的光也灭了。

————

        窗明几净。

        门被人推开,一大束紫罗兰先步入阳光。老人将紫罗兰放进床头柜上面的花瓶中,在床边坐下,掖了掖床上人身上的被子。

        “我的小紫罗兰,你今天要醒来见见你的紫罗兰吗?”

        衣帽间门上的婚纱照泛着时光的颜色。

       “要醒来,见见,我的紫罗兰。”

        空气中传来轻微的声音,像是思念已久的错觉。

        一滴闪着细碎希望的光。

————

        “你啊,你是我的紫罗兰。”周绪笑着说。

         “什么意思?”蔺晏蹭到他身边,靠着他的肩问。

       “紫罗兰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与美。”


       “你是我的永恒的爱与美。”

突破天际蓝sky

【路罗】白日梦蓝

*路飞进入了一个性与爱的荒诞世界

*唐罗肉体关系的隐喻,涉及紫罗兰对明哥的感情论述

*读起来或许非常晦涩荒诞,如果剖析一下内核的话肯定是ooc的,对梦中弗雷凡斯有捏造,求!评论!!!

*本文致敬王小波《寻找无双》,但夹带的私货都是本人的 


《白日梦蓝》  BY-突破天际蓝sky


“  特拉法尔加·罗在梦的禁区边缘挂上了一块牌子“格杀勿论”,而海贼王割裂了禁区的围栏。”


集散中心


后记:


    为了防止大家看不懂(其实我自己都看不懂),夹带个人立...

*路飞进入了一个性与爱的荒诞世界

*唐罗肉体关系的隐喻,涉及紫罗兰对明哥的感情论述

*读起来或许非常晦涩荒诞,如果剖析一下内核的话肯定是ooc的,对梦中弗雷凡斯有捏造,求!评论!!!

*本文致敬王小波《寻找无双》,但夹带的私货都是本人的 



《白日梦蓝》  BY-突破天际蓝sky



“  特拉法尔加·罗在梦的禁区边缘挂上了一块牌子“格杀勿论”,而海贼王割裂了禁区的围栏。”



集散中心




后记:


    为了防止大家看不懂(其实我自己都看不懂),夹带个人立场太多了,特拉法尔加是个神奇的角色,然后下边是有关的一些说明。


    1.被烧焦的尸体与马车:罗逃出弗雷凡斯的马车,路飞搭着这辆车回到这里,表示路飞进入了罗的梦中世界。


    2.对于性开放和性保守,我其实是中间派,这里其实是在说罗的梦中世界的弗雷凡斯是一种无知,这种对立不是性也可以。


    3.为什么会在文中写罗的家人,因为罗的痛苦的开始和毫无保留的治愈是在死去的家人身上,罗和明哥的性本质是强迫,这种性是违背了弗雷凡斯的教条,而他的家人在梦中因为怀着性开放的理念受排挤。反射到现实世界,就是罗因为和明哥的性而感到痛苦,一直无法排解,所以在梦中家人为他的痛苦回忆致力于寻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我绝对不是在鼓吹开放。


    4.立场相关:女权主义者,但是这里的婊子、放荡等词汇是在反讽


    5.整个梦的故事复原一下简单来说就是:罗扔掉了和明哥上床的过去阴影并坦然接受的故事。



离人悲

FLAME时间线整理

  因为在第一二三季中有很多关于大陆炎黄过去的片段,但我整理后发现时间轴特别混乱,而且有的地方衔接不上。所以我说一下我所整理的,希望大家帮忙完善。

很明显的几点:

1.紫罗兰

紫罗兰成员是双子神的信徒,但每人都会更偏向哪一位女神。当两位女神意见不统一时就是各为其主了

2.灼炎之心有个体记忆,且炎黄没有融合灼炎之心时期的记忆(无论是正派F还是反派F),但灼炎之心能看到炎黄的记忆

  大战结束,灼炎之心消失时对炎黄说再见可看出灼炎之心有个体记忆。炎黄醒来后不知道大战情况,并且对紫罗兰的认识只有第二季融合前的认识,并没有被女神救后作为正派F的记忆。

3.TALKER的...

  因为在第一二三季中有很多关于大陆炎黄过去的片段,但我整理后发现时间轴特别混乱,而且有的地方衔接不上。所以我说一下我所整理的,希望大家帮忙完善。

很明显的几点:

1.紫罗兰

紫罗兰成员是双子神的信徒,但每人都会更偏向哪一位女神。当两位女神意见不统一时就是各为其主了

2.灼炎之心有个体记忆,且炎黄没有融合灼炎之心时期的记忆(无论是正派F还是反派F),但灼炎之心能看到炎黄的记忆

  大战结束,灼炎之心消失时对炎黄说再见可看出灼炎之心有个体记忆。炎黄醒来后不知道大战情况,并且对紫罗兰的认识只有第二季融合前的认识,并没有被女神救后作为正派F的记忆。

3.TALKER的控制

talker的控制不是傀儡式的提线控制,而是让F自主信奉破坏神

这里我给炎黄分三种状态

正派F:融合了灼炎之心的炎黄,未被talker控制之前,信奉创造神。(大决战时,解除talker控制后方校长所说的“老朋友”也就是这段时期的F)

反派混乱F(为什么是混乱我下面会说):融合了灼炎之心的炎黄,被talker控制之后,信奉破坏神

炎黄:未融合灼炎之心。被女神救之前、加入岩石城时、方块学园学生时期

时间线:只是跟F相关的时间线

①被创造神所救,赐名F加入紫罗兰融合灼炎之心,信奉创造神

这里我认为是创造神救的炎黄,毕竟“救人”不符合“破坏”的理念
(大决战时方校长说的“老朋友”就是这段时期的正派F)

②创造神消失,由破坏神控制紫罗兰。

  方校长不满破坏神,叛出紫罗兰并建立方块学园。talker通过修改记忆控制正派F,成为反派F,信奉破坏神

③去岩石城当骑士,同时认识科曼,养华夏。

  紫罗兰想使大陆陷入混乱是密谋已久,把炎黄放到高山国取得国王信任也是计划一部分。

(这里的炎黄没有作为正反F时的记忆,或者说    灼炎之心被分离出来了,一个是怕露馅,一个是紫罗兰好控制灼炎之心作为战力。

  为了不让炎黄察觉,应该也会把女神救他那段也抹了,然后给他一段合适的记忆,比如说他是躲起来才逃过追杀的啦)

  科曼说过“有一天,我这位同伴卷入危险,就此失踪”。配图是两个人把炎黄强行架走的。这时的炎黄在剧情里没什么仇人也不可能卷入什么危险,再说绑架炎黄图个啥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紫罗兰需要他回去了,所以找人去绑炎黄。(这时候的炎黄没有作为使徒的记忆,可能连紫罗兰是个啥都不知道,不可能自主的回去)

为什么需要他回去

  第三季开头也说了,特意把他扔到学园后山是为了打探情报,让方校长放松警惕。

  绑回去以后可能作为反派F一段时间,也有可能绑回去直接又抹了记忆扔方块学园后山了。

  不过这两种可能对剧情发展没啥影响,反正最后都是分离灼炎之心然后扔后山了,方校长老好人的性格会把人捡回去

④在方块学园的一段经历。

  方校长把炎黄塞到主角团的时候忽悠籽岷说什么“从身体条件来看,他肯定身怀绝技”。

  注意,炎黄去高山国之前方校长就离开紫罗兰,所以方校长说炎黄身怀绝技说的应该是F的能力,而不是炎黄作为骑士团骑士的能力。(甚至方校长不知道F已经成反派F了。所以在起源之地看到F和JOKER站一起很惊讶)。

  之后炎黄回忆起在骑士团的事情,虽然这段记忆被抹去,但还是想起来了。不过炎黄一点没想起作为紫罗兰F(无论正反派)的记忆,可见炎黄没有融合灼炎之心时期的记忆,或者说灼炎之心对炎黄记忆压制的彻底性。(从大战结束后也可看出,炎黄没有作为正反派F的记忆。)

⑤第二季反派F重回紫罗兰

  也没啥好说的,就是又把灼炎之心塞回去了,又有了作为反派使徒那段时间的记忆

⑥解除控制

嗯,就跟小标题一样

⑦灼炎之心消失,重新回到炎黄状态

  记忆只停留在第二季被控制之前。

⑧剩下的就是第四季了

  这里说一下开头给炎黄分类时的“反派混乱F”

灼炎之心是有自主意识的,跟炎黄的记忆没有半点关系。也就是说,炎黄只是灼炎之心的容器。

  但反派F却有着炎黄被女神救的记忆,这就是“混乱”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talker为了更好的控制反派F,减小了灼炎之心对炎黄记忆的压制性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自己把自己的思路整理“混乱”了(手动扶额)

炎黄最后剩下的记忆:

  我叫炎黄,因国家战争被迫害(一段强加给他的记忆,像什么躲起来才逃过追杀的),因什么原因(这段可能也是假的)加入骑士团,认识了科曼,养了华夏。一天我被不明原因的绑架,被扔到了方块学园后山,被方校长捡到,加入侦探社,为维护大陆和平和紫罗兰斗智斗勇(可能只有斗勇)。后来在科曼的帮助下恢复在骑士团那段时间的记忆。我们发现了紫罗兰在方块学园的秘密基地,JOKER和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突然出现,说我是紫罗兰的使徒。然后JOKER使了个什么招我就晕了。等我再次醒来,方块大陆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都结束了!我好像还是反派!剩下的就是第四季了

 

一个咋都解释不了的问题:

  在第一季预告片炎黄部分大家所看到的:炎黄面前摆了个大箱子,下面署名是妈妈。

(在第三季炎黄的回忆中,当时炎黄所在的村子大部分人都四干净了,但突然出现一个妈妈,这除了是JOKER编造的记忆,在没法解释了)

  但如果是这样,在第一集中籽岷和方校长的对话中谈到炎黄穿着盔甲,浑身插满箭倒在学园后的瀑布下还失忆了就无法解释了。给炎黄编一段记忆让他去方块学园,然后半路再把他打下瀑布抹去他记忆,这样不是多此一举吗

可能是第一季预告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以后要个炎黄编一个反派的剧本吧

关于创造神

(如果说是创造神救的炎黄)

  摩登市大结局的时候说两女神在方块大陆上所有的作为是为了世界平衡,那创造神救炎黄也就不一定属于好心了。可能是认为炎黄更能帮助自己使大陆达到平衡吧。

  再有可能....女神就是随便救了一个看上去差不多的人,反正也只是灼炎之心的容器,谁都一样。

  这个差不多是个啥标准呢:男,身体健康,没了。

  你说要是把灼炎之心放一女的身上。。。。那根女装大佬也没啥区别了。

花椒不麻
521表白小王子💛💛💜?...

521表白小王子💛💛💜💜


画的时候脑内循环的是黄老板的《south of the border》:


He got the mmm green eyes, giving me signs

他有一双绿色眼眸对我深情地浅唱

I saw you looking from across the way and suddenly I'm glad I ...

521表白小王子💛💛💜💜



画的时候脑内循环的是黄老板的《south of the border》:


He got the mmm green eyes, giving me signs

他有一双绿色眼眸对我深情地浅唱

I saw you looking from across the way and suddenly I'm glad I came

从对面看到了你,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不虚此行

Ay,ven paraca, quiero ballar, toma mi mano

过来,搭上我的手,来一支舞蹈


(就是感觉很适合德岛热情的风格)


⚠姿势有参考

离人悲

炮灰n号的日记2

  紫罗兰这个词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了,大陆也从大战中缓和过来。不知道使徒大人们现在怎么样了。听说历史书重新修订了,我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发现紫罗兰和大决战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但书中所写也并不是那么全面,甚至很多都是猜想。毕竟大决战时,紫罗兰的信徒烧了黄昏要塞档案室里所有的资料档案。

  我确信档案室里的东西被烧的是一点不剩,因为那把火....是我放的。

   我会在接下来的日记中记录自己所知道的紫罗兰,记录一点历史书里所没有的

          ...

  紫罗兰这个词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了,大陆也从大战中缓和过来。不知道使徒大人们现在怎么样了。听说历史书重新修订了,我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发现紫罗兰和大决战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但书中所写也并不是那么全面,甚至很多都是猜想。毕竟大决战时,紫罗兰的信徒烧了黄昏要塞档案室里所有的资料档案。

  我确信档案室里的东西被烧的是一点不剩,因为那把火....是我放的。

   我会在接下来的日记中记录自己所知道的紫罗兰,记录一点历史书里所没有的

                            紫罗兰炮灰n号

方块大陆新纪元五年 9月9日 天气多云

关于大厅

   真正的紫罗兰议事大厅比历史书上的图片的更有看头。

   大厅两侧有历代使徒的画像,往里的画像已经有点年头了,颜色也不似新画那般鲜艳。两侧墙的最头上那副画画的是紫罗兰第一代使徒,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听说是一对兄妹,代号Steve和Alex

  大厅门正对的那面墙上是两位女神的画像,只是背影。女神画像的下方还有一个空白的画框,我不知道那原本是哪位使徒的画像,只是听说他是两位女神最喜欢的使徒,也是第一个背叛女神的使徒。

  大厅里的光线不似书上那般昏暗。蜡烛只是气氛需要,主要的光源还是大厅上方的几个海晶灯。来源于深海的石料散发出晶蓝的光线,颜色很浅,接近白色,也不是那么刺眼。如果忽略灯下那些因战略部署而争吵的使徒们,这也算是一个很静谧的场景。

   座位也没有书上所画的那么多。使徒人数本就不多,要那么多椅子干嘛?撑场面吗?就坐位置也没那么多规矩,随便坐,来得早的挑座位,来的晚的,剩哪坐哪。

   你问我我根本就看过开会我是咋知道的?

   我只是偶然听到了某位使徒大人的这么一句话“大冬天的,谁不想找点暖和地待啊,下次开会FLAME旁边的位置留给我,你们谁也别抢!”

   在靠近后方的墙上,有个书架,东西不多,就放着些可能随时用的上的资料。之前我在打扫大厅时趁着没人偷偷拿出一本来看,是手绘的方块大陆地图

   在不起眼的地方,还有个小盘子,里面盛飞猫大人的猫粮。

..................................手动分割线

   来来来,猜猜女神画像下面原来挂的谁的画像ヾ(✿゚▽゚)ノ     

有猜中的我就再发一篇。不过不是日记,是最近n刷方块学园后的剧情整理

零柒

沙雕图

j岷注意不喜勿入

紫罗兰沙雕设注意

老甜了

沙雕图

j岷注意不喜勿入

紫罗兰沙雕设注意

老甜了

虾虾虾

夏天了~来点凉爽的女孩子们๑乛◡乛๑

*p2若水造型有参考卡里老师的设定~ 

夏天了~来点凉爽的女孩子们๑乛◡乛๑

*p2若水造型有参考卡里老师的设定~ 

吃货少女苏之月

Joker:Je veux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Flame: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Talker: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sourires, les sortilèges.


兵 临 城 ...

Joker:Je veux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Flame: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Talker: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sourires, les sortilèges.


兵 临 城 下


四氧化三铁子

是jf呜呜呜我本命cp

注意避雷谢谢

呜呜他们真的好好

骑士和怪盗的恋爱真的太好了

是jf呜呜呜我本命cp

注意避雷谢谢

呜呜他们真的好好

骑士和怪盗的恋爱真的太好了

四氧化三铁子
joker…你真的很好,真的是...

joker…你真的很好,真的是天使

但你真的发自内心的笑过吗?

joker…你真的很好,真的是天使

但你真的发自内心的笑过吗?

离人悲

炮灰N号的日记1

没错,这篇的主角还是我上个小短篇的主角——紫罗兰不知名的炮灰n号 Õ_Õ
本文私设:
1.使徒除了女神直接选,还可以学生继承老师的代号(当然,必须女神同意才行)。新使徒会有一个晋升仪式。
2.hoper叛出紫罗兰后由他的学生继任祭司一职
3.黄昏岛上有紫罗兰组织自己的医院,食堂,训练区域,活动区域。
  

  紫罗兰这个词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了,大陆也从大战中缓和过来。不知道使徒大人们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历史书重新修订了,我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发现紫罗兰和大决战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但书中所写也并不是那么全面,甚...

没错,这篇的主角还是我上个小短篇的主角——紫罗兰不知名的炮灰n号 Õ_Õ
本文私设:
1.使徒除了女神直接选,还可以学生继承老师的代号(当然,必须女神同意才行)。新使徒会有一个晋升仪式。
2.hoper叛出紫罗兰后由他的学生继任祭司一职
3.黄昏岛上有紫罗兰组织自己的医院,食堂,训练区域,活动区域。
  

  紫罗兰这个词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了,大陆也从大战中缓和过来。不知道使徒大人们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历史书重新修订了,我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发现紫罗兰和大决战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但书中所写也并不是那么全面,甚至很多都是猜想。毕竟大决战时,紫罗兰的信徒烧了黄昏要塞档案室里所有的资料档案。

  我确信档案室里的东西被烧的是一点不剩,因为那把火...是我放的。

   我会在接下来的日记中记录自己所知道的紫罗兰,记录一点历史书里所没有的......                                                                        紫罗兰炮灰n号

方块大陆新纪元5年8月19日  天气晴

关于代号

  并不是每个信徒都有自己的代号,只有那些更接近女神的使徒才拥有代号。

  有些使徒的代号是女神大人直接赐予的,像FLAME和TAKER。有些则是继承自己老师的代号,有些也会继承老师的秘宝,像是WILD。

  现任WILD一直都是上一任WILD的宝贝徒弟。可能继任时还是个小女生的缘故吧,当时紫罗兰很多信徒都反对现任WILD继承代号和秘宝,然后...那时还没晋升的WILD让那群人彻底闭了嘴.....

  狂野权杖其实很难控制。WILD大人刚继承代号和权杖那时,经常出现能量暴走的情况,进医院是常事。后来也算是慢慢控制住了。

“女神大人说过,狂野权杖代表着疯狂而野性的自然。既然要驾驭着住它,就得接受它的野性。”

  后来大人出起任务是越来越疯,法术跟不要法力似的往外扔,那次我们跟着一起出任务的看着都怂。结果,那次任务完成后WILD大人又进了医院。

  当时,我一朋友也在医院,听说是被飞猫大人拽去摸鱼时没站稳栽在水里,现在打喷嚏的声音整个医院都能听得见。    路过一间病房时我听到里面传来少女的哭声,门没关,我朝里面看去,是WILD大人在哭。后来....我被罚在医院打扫了一个月的卫生间。

  现在使用狂野权杖的那位人鱼女皇,能力和WILD比起来相差不多,就是缺了点狠劲儿,疯狂而野性的自然也变得温柔下来,生机勃勃,包容万物。

  JOKER大人的晋升仪式简直是一场灾难。反正之前我是没见过哪位使徒会拒绝女神大人赐予的代号。

  紫罗兰的人都清楚,在HOPPER叛出紫罗兰,后祭司一职空缺,那必定是HOPPER仅有那位学生继承H的代号担任祭司一职。
 
  晋升仪式当天,当女神问他是否愿意继承HOPPER的代号继续为紫罗兰效力时,他的一句“我不愿意”就像是别人打了指令似的操控着闪电精准的劈到了在场的每一位人身上。对于那时的JOKER大人来说,前面那一段话中的“像”字是可以去掉的,闪电夹杂着女神的怒火就这么真的劈在了他身上。

  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当时会那么说,他说“方老头说过,祭司是紫罗兰使徒中重要的位置。听从女神的命令,传播女神的意志,带给紫罗兰希望,带给整个大陆希望,要永远忠于紫罗兰,忠于女神。而他呢?背叛女神,叛出紫罗兰。现在想想,他当时对我的教导....都是些笑话”说完,无力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也是,能女神的闪电下捡回一条命也是不容易了。

  谁都没想到女神为他开了第二次晋升仪式。仪式上他被女神大人赐予代号“JOKER”,并把命运牌组给了他,这可是最危险的秘宝啊。

  大人从来都是一意孤行,不听任何人的意见。听大人自己说,他用牌组看到了每件事的结局一一他赢了,他每次都活着。

  大人说,第二次晋升仪式上的代号,是他自己选的。

七耀大人

紫罗兰的休战日常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很久没更新了?

没错!【被打】

今天发个早就想写的紫罗兰日常

紫罗兰组织和方块学园和平相处背景

ooc致歉

我记得木有cp向。


――――――――――――――


1.关于JOKER和FLAME执行任务回来。


那一次,WILD让FLAME带上JOKER去执行一项任务,早上8:00出门俩人晚上23:45才回到基地,并且两人全身都是泥土和伤痕,JOKER受伤WILD信了,毕竟这孩子这么欠打,可是FLAME都受伤了WILD不禁疑惑。

这次想任务难道这么难吗?

根据FLANE所描述:早上八点多出门的时候,JOKER非要拉着我...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很久没更新了?

没错!【被打】

今天发个早就想写的紫罗兰日常

紫罗兰组织和方块学园和平相处背景

ooc致歉

我记得木有cp向。

 

――――――――――――――

 

1.关于JOKER和FLAME执行任务回来。

 

那一次,WILD让FLAME带上JOKER去执行一项任务,早上8:00出门俩人晚上23:45才回到基地,并且两人全身都是泥土和伤痕,JOKER受伤WILD信了,毕竟这孩子这么欠打,可是FLAME都受伤了WILD不禁疑惑。

这次想任务难道这么难吗?

根据FLANE所描述:早上八点多出门的时候,JOKER非要拉着我开车去目的地,随后他开着基地的越野车就开始了飙车,还不肯减速。我看到前面有道沟我连忙让他停下来,他一直在喊‘啊嘞啊嘞啊嘞’,然后我们就连车待人掉进沟里了,而且……爆炸的时候没来得及脱离爆炸范围,所以……。

WILD:那为什么JOKER伤的更重?

FLAME:哦,我打的。

 

从那之后FLAME说什么也不愿意和JOKER一组了,其他紫罗兰的成员说什么也不愿意让JOKER开车了。

 

 

2.关于JOKER的面具。

 

紫罗兰的成员都不知道的是,JOKER其实并不是脸黑,而是戴着一副面具而已。

有一天早上JOKER摘下他的面具,揉着朦胧的眼睛从房间出来,吓得:

WILD不小心狂野权杖失控让楼梯长满了藤蔓。

飞猫从树上摔了下来。

FOOL不小心用傀儡线缠住了自己。

SHADOW差点射箭射到了TALKER。

FLAME差点没控制住火焰烧了整个基地。

KEEPER看路没注意一头撞在了石柱上。

JOKER一脸冷漠。

 

之后等到HOOPER带着在方块侦探社的成员们准备好的礼物,来到紫罗兰基地看着被藤蔓缠着的WILD;趴在地上头上有个包,已经晕过去的飞猫;被自己的傀儡线缠到不能动弹的FOOL;拿着十字弩,愣在原地的SHADOW;在好几支箭中摆姿势且动不了的TALKER;被自己火焰烧到的FLAME;捂着脑袋蹲在石柱前的KEEPER。

HOOPER:啊……年轻真好~。

JOKER:MDZZ。

 

从那之后JOKER就很少摘下面具了。

 

 

3.关于钢琴。

 

紫罗兰里各位一直一位SHADOW擅长音乐,于是大家向方块学园要了一架钢琴。那一天SHADOW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坐在钢琴面前,戴着手套的手指放在钢琴键上,WILD和FOOL端着茶杯享用着FLAME做的抹茶蛋糕,JOKER也难得颇有兴趣的喝着茉莉花茶期待着。FLAME表示要在后花园和KEEPER练剑。

随后整个紫罗兰基地传来了……

魔音贯耳般的声音。

 

那一天SHADOW走的很安详,据TALKER所说,SHADOW身受重伤,WILD和FOOL是哭着送揍他的。

 

 

4.关于FLAME的吃货属性

 

虽然FLAME这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很是不好相处,但是紫罗兰的其他人知道FLAME其实是外冷内热的人,只是他心向神主,外表的冷漠是他对自己的一层保护。

WILD知道FLAME喜欢吃甜品,而且每次做完训练都喜欢喝茶水。

所以每次FLAME做完训练FOOL都会准备一盘甜点,WILD会准备上好的红茶。她们说这是下午茶,FLAME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就放任她们这么做了,毕竟FLAME自己也是乐在其中的。

FLAME喜欢吃蓝莓,JOKER喜欢吃草莓。

每次SHADOW准备水果时JOKER都会嘱咐多放些蓝莓,FLAME也会偷偷给JOKER准备一份草莓漩涡蛋糕。FLAME也经常和FOOL学习如何制作美食。

紫罗兰的人都知道,FLAME其实是个隐藏的吃货。所以大家经常会在某些地方准备一点小零食以备不时之需。

 

 

5.关于命运牌组

 

JOKER有一件女神赐予的秘宝,叫做命运牌组。

那是一件既可怕又神秘的秘宝,代表了无法抗拒的命运。在与方块学园和平相处后,JOKER就经常拿着他的命运牌组乔装打扮一番后,在学校摆摊挣钱。对此,命运牌组表示想杀人。

而JOKER把占卜的钱经常用来给紫罗兰的其他人买礼物。

比如送给WILD制作魔杖的新材料,FLAME打磨剑用的打磨石和一双靴子【虽然FLAME从没穿过鞋子】。TALKER的紫水晶。KEEPER的新盔甲。FOOL的布偶。HOOPER的史书。SHADOW的新十字弩。飞猫的小鱼干。

而且因为是秘宝的关系,JOKER的占卜十分准确,所以能挣到很多钱,所以紫罗兰的各位就会拥有很多礼物。

 

 

6.JOKER的生日宴会。

 

JOKER再怎么厉害也是人类,但是JOKER本人并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于是除了JOKER其他人都将JOKER加入紫罗兰的那天当做生日,飞猫意外的记住了JOKER加入的日子。

于是那天,JOKER拿着命运牌组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基地,就被FOOL吓了一跳。

据WILD所说,生日蛋糕是FLAME亲手做的,装饰是飞猫和她完成的,KEEPER和SHADOW负责的搬运,而HOPPER和TALKER则做着计划。

“生日快乐!”

怎么说呢?这可能是JOKER一生中最棒的一次生日了吧,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生日并不在这一天。

“切,你们幼稚不幼稚啊!多大了还开什么生日派对?!”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笑了,摘下面具后他白净的脸上有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END

 

 

 

 

 

 

没了,我木的脑洞了,我知道很水先这样看吧……

深夜蹦迪芙蕾塔

五日告白[咕手团二次联文]

@棂影幽竹 


和Boss的联动!嗯对


联文!


啊…憋了好久NMD我太难了 


我超烂啊啊啊啊! 


去死吧我的瓶颈期! 


是糖哦! 


有点小暴躁的祖安Flame哈哈 


———————————— 


“Flame,你,喜欢我吗?” 


Joker轻轻地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赤发少年问到。那边只是投来一个冷漠的眼神——兴许其中还带着点看傻子的怜悯。 


“你今天...

@棂影幽竹 


和Boss的联动!嗯对


联文!


啊…憋了好久NMD我太难了 

 

我超烂啊啊啊啊! 

 

去死吧我的瓶颈期! 

 

是糖哦! 

 

有点小暴躁的祖安Flame哈哈 

 

———————————— 

 

“Flame,你,喜欢我吗?” 

 

Joker轻轻地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赤发少年问到。那边只是投来一个冷漠的眼神——兴许其中还带着点看傻子的怜悯。 

 

“你今天怕不是没吃药。” 

 

一笑置之,却不可置否。 

 

“我吃了啊,亲爱的。” 

 

“…Fuck off。” 

 

第一天的告白,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和他并肩坐在沙发上,他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站起,沙发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呀声,绕到他的面前,蹲下,衣角扫过落满灰尘的茶几,抬手轻轻触他的指尖,金眼与异瞳的视线在空中对撞。 

 

“你喜欢我吗?Flame?” 

 

被提问的那方唇角勾起淡淡的微笑,“不,当然不了。” 

 

在短暂的停顿过后,Flame又补了一句蛮恶意的话:“就算是脑子有毛病,好好吃药也是可以治好的。” 

 

“什么啊?我脑子才没病呢。” 

 

“…是吗。” 

 

Flame安静的凝视着Joker。 

 

…第二天的告白同样的失败。 

 

“嘿,Wild,要表白的话,怎样才能成功啊?”Joker生无可恋的瘫在沙发上,活像条咸鱼。 

 

“什么什么!难道你终于…咳咳,算了,向谁表白啊?”Wild激动得两眼放光。 

 

“还能有谁啊?当然是Flame咯。” 

 

“……” 

 

Wild抬起头,望向Joker的眼神十分复杂,有无奈,有不满,更多的还是担忧,然而心不在焉玩着卡牌的Joker并未注意到这点,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难道说‘Flame我喜欢你,来做我的女朋友吧’这样子吗?我会被他从窗户扔出去的。” 

 

“我不会把你扔出去,但是我会拒绝你。” 

 

Flame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Joker旁边,身上盖着有红褐色色花纹的红色毛毯,Joker听见了Wild与Flame重叠在一起的声音—— 

 

“给我好好吃药啊,混蛋/Joker。” 

 

“我有好好吃哦。” 

 

Joker往Flame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想死吗。” 

 

第三天的告白,失败。 

 

屋里没有开灯,电视播放着静音的电影,光映在了坐在沙发上的赤发少年脸上,让他本就不太好的面色显得更加糟糕。 

 

屋外是阴雨连绵,只有少量灰暗的光线透过窗户进入屋内。 

 

“Flame还好吗?小心眼睛坏掉啊。”Joker关上门,没有开灯,而是直接走向沙发,紧贴着Flame坐下。 

 

“在这个天气,你的旧伤会疼的对吧?”轻轻拉了一下毯子,让它把Flame卷得更严实了一点。 

 

“这部电影我们不是一起看过了吗,还看啊?” 

 

Flame终于扭过了头,直勾勾的盯着Joker看了一阵,又重新扭过头面对着电视,不咸不淡说了一句,“看过了吗?那是什么时候看的呢?” 

 

Joker张了张嘴,却无法给出回答,明明记得已经一起看过了,但是,是什么时候看的?记不清楚了…算了,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只要Flame在就好了,他会一直在的…对吧? 

 

“Flame,我喜欢你哦。”Flame侧过身体,正视Joker。 

 

“…果然是没有吃药啊。” 

 

“什么?我有……” 

 

Joker刚想拿出之前的那套说辞就立刻被Flame打断了。 

 

“如果你真的有好好吃药。”Flame抓起了Joker的手,他的手冷的像冰,脸色苍白,嘴角溢出的暗红鲜血让他看起来更加虚弱。 

 

窗外的阴雨已经发展成了雷雨,雷声轰鸣,闪电划过天空,电视瞬间罢工,唯一的光源就是窗外闪过的,转瞬即逝的电光。 

 

在屋子彻底陷入黑暗以前,Joker看见了Flame嘴角勾起的苦笑。 

 

“那你为什么,还能看见我?” 

 

第四天的告白,未果。 

 

……… 

 

…… 

 

… 

 

“Flame,战争结束了,你有什么打算?” 

 

“没打算。” 

 

“那我和你一起住吧!” 

 

“吃药了吗您嘞。” 

 

“行不行啊?Flame~” 

 

“行行行!别叫那么肉麻。” 

 

“嘿嘿,Flame~亲爱的~” 

 

“Fuck off。” 

 

……… 

 

……? 

 

… 

 

“Flame…你对我有好感吗?” 

 

“什么?不,当然不了。” 

 

“啊…这样…吗?” 

 

“开个玩笑,我要对你没好感我会让你住进来?” 

 

“也是,你要对我没好感早就把我从窗户扔出去了哈哈,亲…” 

 

“你再敢拿那个称呼喊我,我就真的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 

 

……Flame… 

 

… 

 

“Flame!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什…?这么肉麻你是想死吗?” 

 

“啊?呃…那…呃…咳咳,Flame我…” 

 

“闭嘴,你还没准备好,我也是。” 

 

“……” 


“先欠着吧,等准备好了,再给我一次正式的告白,求婚也行。” 

 

“!好的!” 

 

“…幼稚。” 

 

……… 

 

……我还欠你一次正式的告白。 

 

… 

 

“…还好吗?” 

 

“没事的,阴雨天,旧伤会稍微疼一点而已。” 

 

“你看上去很糟糕,真的不要去医院吗?” 

 

“不了,我不想去医院。” 

 

“是害怕打针吗?不会这么小孩子气吧?” 

 

“…我真想打死你。” 

 

“哈哈,那来啊,我就在你旁边呢。” 

 

“不了,打死你,你欠我的怎么说?而且啊,我想我有点困了。” 

 

“那我把电影音量调小点,你看不下去了就直接睡吧?” 

 

“嗯。” 

 

……… 

 

……请不要让我想起来。 

 

…不,不要… 

 

画面慢慢浮现,被强行遗忘的记忆和那不愿面对的现实一点点回归。 

 

已经半夜了,外面下着暴雨,电光闪烁着,在没有开灯的屋子里,电视上放着被静音的电影,沙发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盖着红色的毛毯——是Flame。因为倦意的袭来,他阖上眸子,慢慢将头靠到了另一个,也就是Joker的肩上。 

 

Joker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Flame靠得更舒服,在其发顶落下一吻后扭过头继续看电影。 

 

无声的哑剧太过无趣,Joker的脑袋也慢慢开始发昏,不知不觉和Flame相互依偎着睡去。 

 

在梦境中,Joker好好的准备了一场华丽的婚礼,他看见他的新娘站在被阳光笼罩的草坪上,冲着他露出了他最喜欢的笑容,明亮的异色眼眸中映出了身着白色西服的他。 

 

然后,血染白纱。 

 

从梦境回归现实,虽然黎明已至,但天空仍然十分灰暗,雨也没有停,弥漫在空气中的铁锈味是那般的让人绝望。 

 

Joker猛的扭过头看向身边的少年——他仍然闭着眼,静静地靠在Joker的肩上,仿佛陷入了最深的梦境,鲜血自他的口中溢出,一滴一滴地滴到了毛毯上,干涸的血液在上面绘出了红褐色的花纹。 

 

发疯般的抱起他奔向医院,但一切早已为时过晚。 

 

………是我的错。 

 

……我应该察觉到的。 

 

…我不应该睡着的。 

 

尤其是在知道阴雨天你的旧伤有可能复发的情况下。 

 

“Flame…我还欠着你一次认真的告白呢…” 

 

Joker捂住脸,无助的跪在坚硬的地板上,温热的泪从指缝间落下,坠到落满灰尘的地板上溅起了小小的水花。 

 

“Joker。” 

 

被叫到的人闻言放下了手,透过眼中不断涌出的泪水,Joker看见了背着光,蹲在他面前的Flame。 

 

“虽然战争结束了,但我知道我是活不长的,战争给我留下了太多的伤痛,那实在是太疼了,但我很高兴在最后有你陪着我。” 

 

Flame像Joker梦中那样温和的笑着。 

 

“…我…” 

 

“再美好的幻想,也只能是幻想,故事终将迎来结局,无论这个结局是好是坏,梦该醒了,Joker。” 

 

跪在地上的两人之间隔了一个落满灰的茶几,和放在茶几上的,脱离梦境的钥匙。 

 

Joker慢慢将那“钥匙”拿起,却犹豫着,没有立刻使用它。 

 

“…你知道的,我是你幻想出来的冒牌货,但如果你准备好了…”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微笑着看着Joker。 

 

“Flame,我爱你,来…当我的新娘吧?” 

 

将药片吞下,Flame的身影也开始化作点点光斑,伴随着他最后的话语一起消逝在了雨后的空气中。 

 

“…好啊。但,永别了。” 

 

第五日的告白,获得了虚假的成功。 

 

—————————— 

 

怎么!样! 

 

看到哪里发现是甜题虐写的!请在评论区发出来! 

 

我好烂!! 

 

是和幽总的联动哦! 

 

嘿嘿,写手精分题,我分到的是“用告白成功写一篇虐文”哈哈哈哈 

 

可以吗…感觉效果并不好,没虐出来,我炸了! 

 

*你感觉你丢了。 

 

想要彩蛋吗? 

 

想要吗?! 

 

大声在评论区告诉我啊啊啊啊!

咕手团-棂影幽竹

[咕手团二次联文]天堂国度

既然今天是劳动节,那就把今年的劳动成果发了吧[bushi]

传说中的题文严重不符

极度ooc预警,稀烂预警

下一棒: @深夜蹦迪芙蕾塔 蕾塔子冲!

以下是正文

————————————

  “那就…今天下午见?”

  缩在自己家暖和的被窝里的炎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在屏幕的另一边发出的消息弯了弯眉眼,顺便还打了个哈欠。

  “下午见!”

  炎黄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灰色挂钟,银白色的指针正指向四点。

  不对啊,我有手机为什么要看时钟?有病?

  他顺了顺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却还是有那么几撮桀骜不驯的翘了起来。

炎黄也没管那几撮头发,通过顽强的毅力把自己从床...

既然今天是劳动节,那就把今年的劳动成果发了吧[bushi]

传说中的题文严重不符

极度ooc预警,稀烂预警

下一棒: @深夜蹦迪芙蕾塔 蕾塔子冲!

以下是正文

————————————

  “那就…今天下午见?”

  缩在自己家暖和的被窝里的炎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在屏幕的另一边发出的消息弯了弯眉眼,顺便还打了个哈欠。

  “下午见!”

  炎黄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灰色挂钟,银白色的指针正指向四点。

  不对啊,我有手机为什么要看时钟?有病?

  他顺了顺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却还是有那么几撮桀骜不驯的翘了起来。

炎黄也没管那几撮头发,通过顽强的毅力把自己从床上拉起来,却因为头部传来的疼痛而差点摔下去。

  啧,昨天晚上应该不图麻烦吹一下头发的,头疼。炎黄揉了揉太阳穴想舒缓一下疼痛,却发现只是多此一举而已。

  算了,管它的。

  本着自由本性的炎黄用着轻轻的声音对着自己说。

  新的遭罪的一天开始了。

  他坐在床垫上一边打哈欠一边伸手够着不知道被踢到哪儿的衣服,但是从大开的窗户外边吹进来的寒风却催促着他回到床的温暖怀抱,炎黄愣了一下,在他的映像中,昨天晚上他应该是关上了窗户并且反锁了的。

  奇怪嘿,难不成有人来过了他的房间?

  炎黄想到这里整个人都从半梦半醒的状态变成打了兴奋剂一样,整个人精神的不行。

他慌慌忙忙的脱下了自己的浅灰色睡衣,伸手够着离床有一米远的上衣和裤子。

  “扣扣扣,炎黄?起来吃早饭了!”轻柔的敲门声伴随着温和好听的女声一同从外面传进房间里。

  “知道了妈,马上来!”炎黄下意识的回复着那个熟悉的声音,一边套着黑色的连帽卫衣。

  不是爸爸…吗?

下床的时候,炎黄愣住了,他捏了捏自己的手腕,而手腕处传来的剧痛感无一告诉他这不是梦,也不是幻境。

  “炎黄?”炎母温柔的声音再次隔着门传了进来,语气里还带着一丝迟疑和担忧。

  “炎黄,我进来了哦?”此时的炎黄发现是妈妈后小心翼翼的套上了牛仔裤,“嗯,好的妈妈。”

得到了房间主人的允许后,炎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炎黄的房间门,轻手轻脚的走向坐在床头的穿戴整齐的炎黄。

  “怎么了?有心事吗?可以和妈妈说说吗?”炎母坐在炎黄的旁边,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没事的妈妈!我很好的!不用再担心我了呦!”

  炎黄同往常一样绽露出治愈的阳光笑容,像是滋润万物的雨水,也像是烧尽一切的火焰,而炎母看到炎黄笑容后则迟疑不定。

  “那…妈妈出去了哦…和爸爸在家要小心啊…听到了吗炎黄?”

  炎母轻轻抚上儿子的脸庞,像绵绵细雨一样,一点一点的落在你的脸庞上,不会像暴雨似的猛烈地拍打着你的脸庞。

  “那件事我早就已经放下啦!不用再担心我啦!我已经是大孩子了哦!不是那只柔弱无能的小羔羊了!”炎黄依旧笑着,但是炎母的表情却愈加凝重起来。

  炎黄起身,走向靠着窗台的桌子,回头发现母亲还保持着那样凝重的表情。

  “妈妈,再不走就真的迟到了哦。”“可是…我担心你…”

  被爸爸在做一次那样的事吗?

  “安啦,妈妈,不用担心我了哦。”炎黄坚定的眼神再次让炎母无话可说。

  这是继四年前之后的第二次眼神。

  炎母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向大门走去。

  “记得替我向未来的父亲大人问好哦!母亲。”

  这是炎母出门前最后听到的话。

  等炎黄听到熟悉的关门声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转变成苦笑。

  他又听见那个精虫上脑的禽兽抑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声了。

  有些事情,早点解决反而更好呢,毕竟,我已经约好了抛弃这一世了。

————————————

  戴着兜帽FLAME收到炎黄发来的消息后,用苍白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一道。

  四点,还有四十四分钟。

  坐在椅子上的FLAME抿了抿自己因为病情恶化而逐渐发白的嘴唇,使它不再干燥。

  嗓子里的腥甜味在一瞬间迸发开来,点点红梅盛开在苍白的肉质画布上。

  “啧,这幅身躯总是脆弱到令人不堪设想。”FLAME依旧嫌弃着这具身体。

  “嘛嘛,你看,我亲爱的患者依旧嫌弃着他的这幅身躯呐~”

  妖娆做作的声音伴随着讨论声和破旧不堪的铁门开合声传进FLAME的耳朵里,她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些杂音却偏偏就是要搞些声音出来,要么是在挑衅,要么是在嘚瑟,这种人总是让人想扁他一顿,一顿不行就两顿。

  “颜医生是打算展示一下你那高超的医术吗?”FLAME缓缓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着,红色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显得格外明亮,如果忽略了眼神中无尽的黑暗的话。

  他特意咬重了高超这个词,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对面那人的神色突然慌张了起来。

  呵。

  “颜医生?我们开始治疗吧。”FLAME同往常一样给了颜琴澜一个台阶下,对方也识趣的开始了治疗,

  “那好,我们开始吧。”颜琴澜也配合着FLAME收回了那副慌张的模样。“我们直入主题吧!”颜琴澜摆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不知道到底勾引了多少男人。

  “现在感觉怎么样?”颜琴澜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记录单,上面记录着从FLAME入院以来到现在的一千零九十三天的笔录。

  “不怎么好,自从被你植入病毒后我就从来没好过。”FLAME打趣的看着颜琴澜,眼神中净是玩味,当然这只是颜琴澜所恐惧的,因为她现在越来越害怕与FLAME那双冰冷空洞的异色眸对视了,这对心理医生来说是最致命的,而且FLAME还当众说出这种话,这不是给她好不容易攀上的金主留下坏印象吗?!

  “FLAME不要乱说哦,你的病通过你的语言中枢来影响你的精神感官哦。”颜琴澜当然知道FLAME是有意说出这段话的,也知道自己的这番说辞是仗着FLAME的心理医生这个身份说的,而那几个金主也不会完全相信她,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解决掉这个麻烦精。

  “颜医生其实可以不用每天都来看我的哦。”“诶?”听到FLAME这话的颜琴澜和外面的几个专家不由得一愣。

  “被四面八方的看着的感觉很不好呢...”FLAME对着颜琴澜扯出一个苦笑,即便是这样,因为FLAME天生的好底子也依旧好看,就像一个美人坦然一笑,眼眶缓缓流出眼泪一样。

  如果,他没被我植入病毒的话,他是不是会开心一点呢?颜琴澜想着,但随后便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些妄想甩出去。

  如果这东西,最不现实了。

  FLAME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时间,四点二十八了呢...他一边心里盘算着到炎黄家的时间,一边找着借口把这次的心理治疗和物理治疗推迟,而颜琴澜则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FLAME向外边跑去,刺眼的阳光照射着他许久没见光的皮肤,可他还是奔跑着,他要向着他的光跑去,他也想要得到救赎。

  可他还是没赶上。

————————————

  “近日,两名少年纷纷自杀,让我们跟着记者一起...”电视里的新闻正播报着,但他却被一声巨响打断,随后便一片寂静。

  “炎黄和FLAME…先走了吗...”虽然知道他们两个迟早有一天会死掉,但是橙子还是止不住眼泪,小声的抽泣了起来,而在旁边的五歌则默默的安慰着橙子。

  “嗯,他们两个,最终还是没能把所有发生的事件都考虑完...”籽岷看着已经哭成一团的妹子团,眼泪还是没能止住。

  “好了好了!不哭了!接下来就是我们感染那种病毒了!都不许哭啦!”粉鱼看着场面逐渐要变成狼哭鬼嚎的侦探社的时候出面制止,用着酷似严肃的语调说出这番话,虽然她也掉了几滴眼泪。

  “是啊...下一个...就该我们了。”籽岷看向侦探社的木门,他知道JOKER和WILD站在外面。

————————————

  徘徊在天堂上的人儿终于等到了他的爱人,两人拥抱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气味。

  虽说在现世并没有得到好结局,但是,现在和自己的爱人在这个建立于云层之上,可以无忧无虑的美好国度里,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

  “走吧?”FLAME看着眼前因为被风压而脸色苍白的炎黄,伸手抓住了爱人的手,十指相扣,似乎在告诉炎黄还有他在。

  “嗯,我们走吧!”炎黄也回应着FLAME,脸红的像是一个被告白的小姑娘一样。

  FLAME看到炎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似乎在回避着他的目光不禁感到好笑。

  什么嘛,看起来是个情场老手的炎黄被他刚刚打出的直球给击中了,看起来好像是全垒打的样子,FLAME这样想到。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向了人们理想中的天堂国度。

————————————

—第一题·【以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END

额,大家好,这里是沙雕咕手团的团员幽竹[俺不配被叫幽总]咕了好久嘿,道个歉哈

总字数[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3000+

我好烂![震声]

蕾塔子好强![超大声]

我太废了我的妈呀

团除我佬szd!我咕手团毒唯幽竹吹爆我们群里的二十位神仙!

我们咕手团好久没来新的小伙伴了...[小声bb]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