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紫苏

19276浏览    390参与
饭匹兄弟
奶奶种的黄瓜终于可以吃了,摘几片紫苏叶子做个紫苏煎黄瓜
奶奶种的黄瓜终于可以吃了,摘几片紫苏叶子做个紫苏煎黄瓜
饭匹兄弟
小时候一到夏天就想吃点口味重的,摘些紫苏爆个牛蛙
小时候一到夏天就想吃点口味重的,摘些紫苏爆个牛蛙
安安凑喝吃
阳台摘的紫苏、薄荷、罗勒+青柠、
阳台摘的紫苏、薄荷、罗勒+青柠、
湘菜丁大厨(宴长沙)
青椒紫苏炒牛蛙,不好吃你找我
青椒紫苏炒牛蛙,不好吃你找我
聚鲸商贸行
打卡台湾街头美食,饺子乐的紫苏煎饺
打卡台湾街头美食,饺子乐的紫苏煎饺
湘村柴房总店
109. 湖南人最爱滴香料紫苏,用来煎黄瓜就是最叼滴
109. 湖南人最爱滴香料紫苏,用来煎黄瓜就是最叼滴
替秋

[紫苏爱]伪装师生

*关于每次长篇都会丢草稿这回事(麻了)。

*动画背景。

*可以当做[紫苏爱]礼物的后续看看,不看也不影响唔。


  因为之前的学生模样真的太影响行动,显得有些累赘。所以这次爱德文索性回归他的“老本行”,来到人类世界做了个老师——虽然只是一个还在读大学,顺便做的实习老师呢,但好歹比之前方便了不少。

  “爱德文,我听靡说紫苏要来花港市?”一大早,爱德文就被黛薇薇拉住神神秘秘地问道。

  闻言,爱德文一懵,他又想起那个拥抱和那朵早开的圣罗勒。只是好像到最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斟酌一会儿后爱德文回道:“前段时间是和他提起...

*关于每次长篇都会丢草稿这回事(麻了)。

*动画背景。

*可以当做[紫苏爱]礼物的后续看看,不看也不影响唔。



  因为之前的学生模样真的太影响行动,显得有些累赘。所以这次爱德文索性回归他的“老本行”,来到人类世界做了个老师——虽然只是一个还在读大学,顺便做的实习老师呢,但好歹比之前方便了不少。

  “爱德文,我听靡说紫苏要来花港市?”一大早,爱德文就被黛薇薇拉住神神秘秘地问道。

  闻言,爱德文一懵,他又想起那个拥抱和那朵早开的圣罗勒。只是好像到最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斟酌一会儿后爱德文回道:“前段时间是和他提起过,只是来这边并不方便。他应该不会来了吧。”说着语气里生出些遗憾来,连着神色添了几分冷毅。

  “是这样吗。”黛薇薇像在思索什么一样,还想再说什么,只是这时爱德文已经离开了办公室,打算去守早自习就先走一步了。黛薇薇只好自己嘀咕着说,“可是靡还让我安排一下紫苏的住处呢……”

  不过她转念一想,“反正紫苏来了不也是先找他嘛,到时候再说吧。”这样想着,黛薇薇也颇为轻松地踏出了办公室,打算也去看看正在奋斗的学生们。

  现在时间还较早,只是稀稀疏疏的来了几个人,在老师还没到场的时候,黛薇薇一路走来还是听到了不少闹腾。只是这样的热闹在某一班前戛然而止。

  黛薇薇在前面一探头,“果然……”,就看见站在后门的爱德文,还有悄悄回头的、眼中带有些求救意味的几个学生。

  然后……黛薇薇悄悄咪咪地退了出去。

  对于爱德文这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虽然最开始时确实还算受欢迎,但再好的相貌也比不过他的严厉。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黛薇薇微微叹气,看上去好说话的老师实际上却超“凶”……应该没什么比这个更绝望了。

  “戴薇老师早!”这时一个学生和她打招呼,黛薇薇温柔地向他笑笑,“早。”

  相比之下黛薇薇就显得好说话很多。

  “怎么办啊?”黛薇薇心里冒出无数个想把爱德文再变成小孩子的念头,最后都扼杀在摇篮里了,只有轻轻地叹了口气。她大约知道原因,她这个发小也只是压力有些大,没有心思放在和学生相处上。“但这段时间紫苏应该就会来了吧,希望可以让他缓缓。”

  忽然耳边响起一阵铃声,黛薇薇反应过来今天还要升旗。

  “同学们!”黛薇薇又探出身在后门,“今天要升旗,先下去站好啊。”

  “好——”然后一个接一个的下楼梯,爱德文就在队伍的尾巴慢慢跟着。到了操场,如果不是要念什么处分或奖励的话,通常规规矩矩地走那一套流程。但恰巧今天有些不一样。

  今天的主题是关爱学生心理健康,目的在于帮助学生走出困局。黛薇薇和爱德文站在末尾,只听得到声音但看不见人。这次结束得有些过于的快,大概讲了没几分钟后,听到扩音器里传来这么一句话:

  “好,现在让我们邀请紫苏先生来和我们讲一下如何面对心理压力这个问题。”

  爱德文下意识抬头,但只能看见黑压压的人群。

  “大家好。”

  熟悉且温厚的声音回响在爱德文耳畔,他盯着台上,透过人群的阻隔,好像与一道眼神相交。

  站在后面的学生像感到什么般不由回头一望,刚好撞上爱德文的眼神。最后只有犹犹豫豫地问道:“老师,你认识那个人吗?”

  爱德文点了点头,承认后又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之间的关系——若是说朋友……虽然紫苏看上去很年轻,但周身的气质却带有时间的沉淀。这和他的感觉截然不同,他更多的是磨损和刻痕。

  嗯……而且还要找一个很现在并不冲突的关系。

  爱德文忽地想起现在他的身份,于是回答到:“认识。紫苏是之前在学校的导师。当时他……帮了我很多。”

  “哦哦。”那学生应该也没有想到真会问出什么来,看上去还游离在现实之外。

  “好了,相信以后的这段时间我们会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如果有问题的话,也很高兴你愿意来找我。”紫苏没有说得很多,但该说的一样没落。

  “还真来了啊。”黛薇薇感慨,“难道我这嘴还开过光吗?”

  结束后学生都散作一堆,爱德文在交织的人群里走得跌跌撞撞,一眼望去根本找不到紫苏的身影。这时黛薇薇跟了过来,问道:“怎么了,没看到紫苏?”

  “嗯。只能等会儿再去找他吧。”

  “爱德文,其实你可以……”然后黛薇薇做了一个呼唤的手势,示意爱德文试着呼唤紫苏。见状,爱德文略一思考就拒绝了,“在人类世界被发现会很麻烦,我不想他被这些事困扰。”

  话落下,就听到另一道声音在爱德文身后问,“什么事会困扰我,爱德文?”

  如果紫苏在黛薇薇的那个位置就可以看到自家契约者一瞬间的雀跃,好像是紫罗兰忽地在光下乍然开放。但爱德文转过身之后,仿佛又回到了那副冰冷冷的模样,只是语调温柔地低下不少,“紫苏,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紫苏正收拾着衣袖,应该是还没有习惯。听到爱德文的话倒停下了手,“那天之后。曼达建议我可以来看看你。”然后紫苏凝视着爱德文的眼睛,颇有探查的意思,慢慢地说:“我的朋友,你的状态比我想的要差。”

  话里有话有些责难——有对爱德文的,也有对他自己的。

  “……应该是没休息好吧。”爱德文胡乱找了个借口岔开了话题,随及又问道:“那你呢?花港市气温没有拉贝尔那边平衡,我不确定会带来多大影响。”毕竟他就是前车之鉴——来到花港市的第一天恰巧是霜降,那几天直接发烧烧得稀里糊涂。所以爱德文看上去是真的忧心,似乎很想问问友人为什么非来不可。

  紫苏倒宽慰的笑笑,提醒到:“爱德文,要上课了。”

  爱德文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之后再联系吧。”随后就向教学楼走去。紫苏望着那身影渐渐消失,不由再次感慨自己过来一趟真是正确的选择。

  若要说什么心情,大约就像上次爱德文发烧时他也悄悄过来了一样吧。

  

  


  END

  

  

一起学做湖南菜
紫苏黄瓜,湖南最喜欢的一种做法,很简单,大家都吃过吗
紫苏黄瓜,湖南最喜欢的一种做法,很简单,大家都吃过吗
替秋

[紫苏爱]AI·

  *一切如题:AI·有刀

*ooc预警

*私设现世向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一位AI制作者。

  其实我的工作也挺简单,毕竟在这样智能的世界只是制造一个一样人并没有任何难度。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难度的话,那只能是因为每一位来找我的人无一不是哭丧着脸,说要把谁谁谁带回来怎么怎么样……

  只是后来见多了,我有些麻木。

  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不太一样——

  “你好。”

  他的声音很好...

  *一切如题:AI·有刀

*ooc预警

*私设现世向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一位AI制作者。

  其实我的工作也挺简单,毕竟在这样智能的世界只是制造一个一样人并没有任何难度。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难度的话,那只能是因为每一位来找我的人无一不是哭丧着脸,说要把谁谁谁带回来怎么怎么样……

  只是后来见多了,我有些麻木。

  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不太一样——

  “你好。”

  他的声音很好听,感觉润泽泽的。

  “请问这里可以制作AI吗?”

  好平静……我听过太多生离死别的事,没有一个不是哽咽着讲完。我不由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

  他的眼睛是少见的像湖一样的绿色,明明看上去是这样的平和,我却涌起一阵到了危机感——被别人窥见心思的后怕。

  我稳稳神:“当然可以。请问您是想要什么模样的呢?”

  这次他沉默了会儿,像是在做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然后才慢慢地拿出几张照片。

  我接过来,也没敢细看:“请问您什么来拿货?”

  然后我看他稍稍皱眉,似乎是对我的称呼不太满意,但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九月二十一吧。”

  我估摸着时间足够,接下了这个要求。

  然后在他走出去之后,我开始研究怎么制作照片上的人。AI制作的时间长了,对美丑的感觉很早就消失了,更多遗落下来的也只有尽全力的还原他们所想看到的人。

  那他——我正在做的“人”,对于那位客人来说又是这样的呢?我很少去想这些,但又按捺不住我的好奇心。这样很特别的人、很特别的表现很难不让我印象深刻。

  时间晃晃悠悠地过了,在九月二十一号的那天,那位客人又来到了我的小店,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他看到我坐在身边的AI,愣了一下,随即又变得从容。

  “先注入记忆吧,AI系统会自动匹配所以的声音和举止。”我又说。

  他点头,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这没什么难度,在接通的那一刻,坐在我旁边的AI睁开了眼——那大概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眼睛,像紫罗兰开在了眼中。

  “紫苏?”

  他轻笑了声,我不知道那是否算是问好。

  原来那个客人叫紫苏,我又想。

  紫苏动了动身,稍稍低头叹了气,听不出喜悲地说:“我的朋友,好久不见。”

  我识趣地退到一边听着,看着紫苏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露出一个生日蛋糕来。紫苏对他伸出手,“上次你的生日……我没能赴约,我一直想补上。”

  “原来是这样啊,难得你会用这样的方式。”

  他的话说漫不经心,下一刻我却感到一丝诧异,因为他那句话就好像说得……知道自己是一个AI一样。还是说紫苏一直纪念的人也本就是这样的模样呢?

  “就当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吧。”

  紫苏像是在自说自话,看上去并没有挽救遗憾的轻松,更多了些做错什么的沉重,最后我看着他痛苦地闭上眼,皱紧了眉。

  我的心也跟着悬起来了。

  “停下吧。”我听见紫苏说。

  “什么?”

  “他。”紫苏指着对面的“故人”。

  “为什么?”我只是不解。

  “停下吧,”一模一样的话。只是这次是那个AI开了口,或许是那个“人”开了口,“因为觉得冒犯了‘我’吧。”

  然后我看着紫苏缓缓的睁开了眼,不舍有之,痛苦亦有之,然后最后再看了他一眼,用那温泽泽的声音说:

  “到底也只是AI,不是爱……”



  END

  

  

  

  

  

  

妈妈味道
紫苏全身都是宝,既是香料又是药,用紫苏做成万能的紫苏酱
紫苏全身都是宝,既是香料又是药,用紫苏做成万能的紫苏酱
老五当家
花甲和粉丝别老是做蒜蓉了,试试紫苏风味的,吃过一次你就忘不了
花甲和粉丝别老是做蒜蓉了,试试紫苏风味的,吃过一次你就忘不了
BraveMiah
葡萄柚紫苏气泡水&卡布里沙拉&开放式吐司
葡萄柚紫苏气泡水&卡布里沙拉&开放式吐司
小花
今天给家人安排了紫苏鱼,这味道没谁了👍🏻
今天给家人安排了紫苏鱼,这味道没谁了👍🏻
潘溯之的厨房
稻田抓稻花鱼,配点紫苏,一口一条真是太下饭了
稻田抓稻花鱼,配点紫苏,一口一条真是太下饭了
甜妈湘味(家常菜)
紫苏鱼真的是完美搭配,今天我又干了一锅米饭
紫苏鱼真的是完美搭配,今天我又干了一锅米饭
湘味小鲜女
田螺洗净放点紫苏这样烧出来香辣入味,不比外面大排档味道差
田螺洗净放点紫苏这样烧出来香辣入味,不比外面大排档味道差
湘菜厨师胡元
花甲这样做味道不错,加入紫苏更加的鲜香美味,
花甲这样做味道不错,加入紫苏更加的鲜香美味,
美妆测评局
AKF紫苏水乳,平价水乳,学生党水乳
AKF紫苏水乳,平价水乳,学生党水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