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绿灯侠

98160浏览    2358参与
鱼面包

被绿箭夫妇叫去露营,死于无聊玩手机的哈尔


英雄死劫#2

被绿箭夫妇叫去露营,死于无聊玩手机的哈尔






英雄死劫#2

电影小虫

《正联群像·正义黎明》

清祀Tinnie/千火翎的单曲《正联群像·正义黎明》: http://music.163.com/song/412519191/?userid=1999186821 ;

【超人】

途经千亿星球,绵延万里旅程,

最后拥抱这城,停驻这片天空,

孤独吗?最无私英雄,

[图片]
[图片]

【蝙蝠侠】

游走虚伪浮华,栖身黑夜之中,偏以凡人身躯,

挑战神所不能,

沉默着,他隐去面容,
[图片]
[图片]
[图片]

【神奇女侠】,

将真实紧握手中,面对世间不公,

但意志从未屈从,

[图片]
[图片]
[图片]

【闪电侠】,

他挟裹时间飞奔,流去的剪影,...


清祀Tinnie/千火翎的单曲《正联群像·正义黎明》: http://music.163.com/song/412519191/?userid=1999186821 ;

【超人】

途经千亿星球,绵延万里旅程,

最后拥抱这城,停驻这片天空,

孤独吗?最无私英雄,


【蝙蝠侠】

游走虚伪浮华,栖身黑夜之中,偏以凡人身躯,

挑战神所不能,

沉默着,他隐去面容,


【神奇女侠】,

将真实紧握手中,面对世间不公,

但意志从未屈从,



【闪电侠】,

他挟裹时间飞奔,流去的剪影,

心如何铺陈,在有限永恒,


【绿灯侠】,

将散佚的星火,在指间聚拢,

承受宿命赠予他的孤勇,极夜里有灯,照希望隽永,——,


【火星猎人】

从孤星,从孤身,从孤夜,从孤心,奔逃去,

更温暖,更缠绵,更透明,的烈焰,

他独自聆听,


【海王】,

至深渊,至极地,至孤岛,至他乡,

流浪过,这灯塔,这王座,这大洋,

天幕下,他举起权杖,


【钢骨】,

对与错或一和零,哪颗心做决定,

谁包裹得太坚硬,


【夜翼】,

且听来讯这风中,多光辉黎明!

去往暗夜,也可耀一刻天星,



【沙赞】,

而随后是火,吼过夜的刻印,

指给人看,奇迹尽头深信,

他寄去晴空,——致爱与童真,

他寄去晴空,——说梦与笑容,他寄去晴空,


【绿箭侠】,

弓与箭,代号正义,悲或喜,

尽敛于心,随夜行,自诩神明,拯救的,更是自己,——,


战斗在天穹地狱,怪物或神明,

穷极一生,秉承正义的修行,

终有一日与你,展开愿许图景,

往来人世,称颂自由魂灵,

于星空瞭望,将罪恶搜寻,

再以此身,迎来最耀眼天明,

血肉堆砌铁骨,撑破灰冷暗影,

绝口不提,身后洒落余烬,

在正义黎明!

留存的奇迹,在正义黎明!

独绝的期冀,

在正义黎明。 


萧擎轩340

正联特案组【第一案:反抗者(五)】

CP有超蝙超和绿红绿


TAG是本章出场人物(所以每一章tag会不同)


(多哔哔一句前面有第零案和一个番外哦第一案并不是开始)


内容概览:前半部分推剧情后面【不到一半】有超蝙互动

——————————————————

戴安娜一只手指来回环绕着吸管,眼睛通过落地窗打量着店外人行道上来往的人群。


维克托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眼睛看着屏幕但并没有在敲代码。


戴安娜整了整衣服:“来了。”


咖啡厅门口走进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


戴安娜招招手,小男生比了一个“OK”脚步却转向柜台。维克托把电脑合上塞进双肩包,回头看向柜台,那个男孩正在从包里翻钱。


“他?”维...

CP有超蝙超和绿红绿


TAG是本章出场人物(所以每一章tag会不同)


(多哔哔一句前面有第零案和一个番外哦第一案并不是开始)


内容概览:前半部分推剧情后面【不到一半】有超蝙互动

——————————————————

戴安娜一只手指来回环绕着吸管,眼睛通过落地窗打量着店外人行道上来往的人群。


维克托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眼睛看着屏幕但并没有在敲代码。


戴安娜整了整衣服:“来了。”


咖啡厅门口走进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


戴安娜招招手,小男生比了一个“OK”脚步却转向柜台。维克托把电脑合上塞进双肩包,回头看向柜台,那个男孩正在从包里翻钱。


“他?”维克托坐正,问戴安娜。


“你过来坐这边。”戴安娜拍拍她身侧的空位。


“好……呃为啥?”


“给他点个人空间,能让他尽快卸下防备。”


戴安娜隔空审视着男孩,他可能是这个案子最大的突破口,他的口供可能影响着破案方向,不能让他说假话。


虽然事实证明她多虑了。


“呦,姐姐品位不错。”不一会儿男孩端着一杯与戴安娜的一模一样的饮料走过来,把书包往座位最里面一甩,坐在两人对面。


“哥你这个不行,太甜了。”男孩指着维克托的饮料,说完吸了一大口自己的。


“他好这口。”戴安娜接上他的话茬,她大概能看出来维克托也挺紧张。


男孩透过窗户向后看了一眼,那是他学校的方向。“我叫蒋轩。长话短说,我有一些关于李鑫的线索。”


李鑫就是“反抗者”第三案的死者。


“好,你说。”戴安娜身体后倾靠着椅背,鞋尖碰碰维克托的小腿示意他开始录音。


“李鑫不是个好老师,至少我们现在都不这么觉得。他讲课并不好,但据说他家亲戚是校董才能进我们学校。他在班上作风也不咋地,势利眼、贪污受贿什么的我们上学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并不足为奇,他真正让我们受不了的是严苛的惩罚。”


“他喜欢罚我们写题,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就成本成本的罚。我曾经因为早自习去厕所被他罚一天晚上写一本数学,我肯定写不完,他就让我爸给他红包,否则就全校通报计入档案我旷课。”


“上周六,他罚了四个大课间打球的兄弟一天半写完一整本题,那个题都是中等偏难的况且后面我们还没讲到所以这根本就不可能。”


说句话里重点很多,虽然维克托有在录音但戴安娜还是想打断对方来慢慢记录疑点,于是她抛出了问题:“罚的题是《尖子生题库》?”


“对……你们怎么知道?”蒋轩反问道。


戴安娜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周六上课”、“相同题集”然后回答:“不方便透露,你继续。”


“没……没什么继续的了,我就想告诉你们这些。”蒋轩左右手手指交叉,一下一下敲打桌面,“他不是个好老师,但我总觉得这并不是……不……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能被不明不白的杀了。现在学校这样控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我们学校本身就非常不能见光吧。”


“为什么这么说?”维克托在戴安娜前面开口,“能告诉我们你们学校怎么回事吗?”


蒋轩再次回头看向他学校的方向,然后双手架在桌上,身体前倾:“实话告诉你们,我们学校的学生根本没有人权。”




“迪克,接一下我电话。”布鲁斯听到自己手机在响,却并不想停下手里的工作来接电话。


迪克轻车熟路地从布鲁斯的白大褂口袋里抽出手机,并没有来电页面。


“不是这个。”


迪克直接把手伸到布鲁斯西装外套内侧拿出另一部手机,来电显示是克拉克。


“这个……我接好吗?”


布鲁斯没理他。


“喂,克拉克。”迪克压着嗓子模仿布鲁斯的声音。


“迪克啊,还是那片儿,旁边的高中又发生了一个案件,然后第三案有一个地方要看一眼,你来第三案现场吧哈尔也在,我去新的现场跟布鲁斯汇合。”


“啊好的好的,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带人过去。”


“不用不用,当地痕检员已经快到了。”克拉克听起来在笑,“知道你们忙所以节省一下你们的时间。”


“那谢谢你了,我们马上来。”迪克结束通话,布鲁斯终于转着椅子背对电脑:“这个也是死者的,没有什么杂质,就剩下那个头发和了。哦对了还有一条铁链没做微量物证。”


“谁让你在现场取了那么多材料来着。”迪克看出布鲁斯转头时不自然,便主动过去帮他捏了几下肩膀。


布鲁斯站起来走向衣柜:“现场血迹这么多,万一掩盖了重要证据呢。现场载体很好但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说明他大概率从正门进的教学楼。”


“啊?”迪克伸手接过布鲁斯的白大褂,“这有啥联系?”


“第三案那个学校里绿化很多而且分布在人行道两侧,一起风绿化带里的土吹出来就能粘在鞋底。那个教学楼,只有正门有很长的灰地毯,两个侧门没有。很可能他走地毯时把鞋底蹭干净了。但正门抬头就是一个监控,什么嫌疑人把自己往监控底下送?”


“啊……原来是这样……”迪克在布鲁斯身边的时候总会时不时感叹自己还有很多要学的。




“就这?勘测重点是哪?”迪克看着一排栏杆陷入沉思。


“这里。”哈尔指了指那个不大不小的缺口,“我和克拉克围着学校找了一圈,就这一个‘隐秘出口’了。大门门卫既然没看见这老师进来就应该没走大门。”


“为什么不可能是他就没出去呢?”


“附近的十字路口摄像头拍到他了。”哈尔说,“拍到脸了不会错的。随便一说巴里已经去调那个摄像头的监控了,可能能拍到嫌疑人。”哈尔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十字路口。


迪克歪歪头,把箱子放在地上,打开。




“说说吧。”布鲁斯刚接近学校大门就看到克拉克在等他,还特不见外地抢过他的箱子拎着。


“尸体在女生宿舍的厕所里被发现的,能确定身份,但尸体舌头没了。”


这在布鲁斯意料之中,可是他始终没想明白毁尸行为的动机。“初步勘探结果怎样?”


“没啥结果,痕迹依旧很少,不过这回真像自杀。要不是现场也有‘反抗者’三个字可能真以自杀结案了。”克拉克挠挠头,“他们说是个密室,这年头还刻意伪装密室杀人什么的。”


“不能先入为主,万一真是自杀呢?”学校环境还算不错,“宿舍。”布鲁斯抬头看了看学校的楼,大概都四五层高,“几楼?”


“一楼。”克拉克拽拽布鲁斯的袖子示意他拐弯,“不过啊这回报警人挺奇怪,接警台说是个高中生,民警来了学校负责人却说是误报,要不是他们执意要报警人亲自说明情况,还没人知道这死了一个呢。”


布鲁斯冷哼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意见。


“还有啊第三案那个学校,负责人不给我们监控录像,说什么还没启用,也不知道戴安娜和维克托有没有进展。”


布鲁斯斜了一眼克拉克:“你在跟我抱怨吗?”没等克拉克回答,又自己跟了一句,“也对,这回我们能提供的线索确实太少了。”


“不……不是……”克拉克连忙摆手,“没有怪你们的意思。”


“不过有一个疑点我在案情分析会上没说,我当时觉得没用,但现在看来可能是个线索。”


“什么?”


“从尸体来看,死者是被重击后脑然后昏迷,腋下的皮下出血是有人背着死者或是拖拽导致的,但皮下出血不是很严重所以推测是拖拽,”说着布鲁斯从后面双手架住克拉克腋下,“就像这样。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可疑的皮下出血了,所以嫌疑人应当是有什么交通工具。”


克拉克身体一僵。这个动作,布鲁斯呼出的湿热气流瘙痒他微凉的耳廓,而布鲁斯的鼻尖和脸颊凉凉的,蹭过他的后颈像是过电一样刺痛而酥麻。


“你怎么了?”布鲁斯察觉到克拉克动作停顿,就绕到他面前。


克拉克感觉嘴唇上方一阵温热,用手一蹭,褐色液体。流鼻血了……


同时面前变成布鲁斯。的一张脸。


克拉克一只手捏着鼻子,刚想抬头,就被布鲁斯按了回去。


“别动。”布鲁斯用牙咬着手套的中指摘下手套,“流鼻血不能抬头不知道吗?”他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边拆边问:“上回让你去医院去了吗?别是真有什么后遗症。”


“应该不会吧。”克拉克捏着鼻子说话前后鼻音不分。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脸上的温度不太对。


“自己塞好。”布鲁斯把纸递给克拉克后抢回箱子,“你怎么脸这么红?”


要是说因为刚才太激动了会被嘲笑一辈子吧,克拉克想。于是他换了个说法:“应该是上火了。”


布鲁斯向他投去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

最近发生了很多艹蛋的事情所以断更了几天向大家道歉!

所以可能会双更【可能吧】

怎么说

最近好像很多人过得都很艰难

愿大家能一起相信自己相信希望共克时艰

【逼逼完了我这就爬】

——————————————————

算了不预告了

第四案大纲写了两版废了两版现在走第三版

可能还会改第四版所以先别搞

果然挖坑终坑己


君梓童

正联群的日常:瞭望塔里多出来的乒乓球台

正联群的日常:瞭望塔里多出来的乒乓球台

小阿炸

【蝙绿/伪绿红】笔记本君与说不出口(2)

#观前提示#


#纯磕CP不考据#


#爱他就要让他受#


#奇怪的视角出现了#


-3-


“蝙蝠洞里养花了吗?”文件夹兄打了个喷嚏,“还是布鲁斯终于意识到蝙蝠洞太过冷清了。”


“我觉得不是。”蝙蝠电脑说着,“可能是布鲁斯用了新的香水。”


他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好吧,可能是他的女伴蹭上去的,毕竟布鲁斯不像是会用雏菊味香水的人。”


“wow,这可不好笑。”我看着布鲁斯面前的那朵花。


文件夹兄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也许他学习了新魔术?”


然后我们又看见他怎么样吐出一朵带血的雏菊。


那朵带血的花最后被压在了我的内页里...

#观前提示#


#纯磕CP不考据#


#爱他就要让他受#


#奇怪的视角出现了#



-3-


“蝙蝠洞里养花了吗?”文件夹兄打了个喷嚏,“还是布鲁斯终于意识到蝙蝠洞太过冷清了。”



“我觉得不是。”蝙蝠电脑说着,“可能是布鲁斯用了新的香水。”



他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好吧,可能是他的女伴蹭上去的,毕竟布鲁斯不像是会用雏菊味香水的人。”



“wow,这可不好笑。”我看着布鲁斯面前的那朵花。



文件夹兄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也许他学习了新魔术?”



然后我们又看见他怎么样吐出一朵带血的雏菊。



那朵带血的花最后被压在了我的内页里。



“哦不。”






“够了蝙蝠电脑,我不想再听你向我科普花吐症到底有多危险。”我有些生气的打断了他。



“你不想!”蝙蝠面甲凄厉的叫起来,“天知道他在企鹅人面前吐了几朵花是什么样子!他现在居然还不在意!”



“所以老蝙蝠是要死了吗?”破碎的罗宾披风在最里面的展柜飘动起来,发出古怪的风声,“这真是死的很有意义啊——哈?”







布鲁斯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他居然直接带我来到了瞭望塔。



而我——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笔记本!现在正躺在冰淇淋机的旁边。



“嗨冰淇淋机,你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冰淇淋机暂时停下了他的搅拌:“大概是很重要的事情,今天还没人吃过冰淇淋呢。”



“你知道Hal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呼,我可算是问出口了。



“Hal?”冰淇淋机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啊,是绿灯侠吧,我听见闪电侠这么叫他过。”



我有点噎住了:“你还认识别的Hal吗?”



“绝对没有。”冰淇淋机又开始他的工作,“我敢向你保证。”



他一定是被冰搞坏了脑子。



绿灯侠不可能是Hal!



“嘿,额,我不是故意想要打扰你…”咖啡机突然出声,“我是想说,你那儿升起了一面旗子。”



哈?



我抖了抖身子,并没有发现什么。



“不是真的,就是感觉有这么一面旗子。”



“我好像也看到了……”



“是什么怨气的具象化吗……”



休息室里的东西们开始对我评头论足。






-4-


“我刚刚是不是超级——帅!Hal?”



我看到一窜红色的虚影从我面前闪过,最后停在点心车旁边。



“是的,Barry。”



绿灯侠在他后面走了进来,径直走向了咖啡机。



我突然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测。



布鲁斯不会是特意把我摆在这里的吧!



好了他现在在向我走来拿起了杯子放在了咖啡机下然后左顾右盼等待咖啡好了他看我了他看我了……



fu*k.



“这里怎么有个本子?”绿灯侠把我拿了起来,“看起来像是老蝙蝠的品味。”



闪电侠也凑了过来。



“怎么打不开?”绿灯侠把我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也没有锁啊?”



我死死的合拢着书页,防止里面的东西掉出来。



等等,布鲁斯是想让他看见吗?


……


我犹豫的松开了控制。



绿灯侠用两只手指拎着我的外壳,抖了抖。



那朵花果然掉了出来。



因为被压的时间还不太久,花瓣并没有全部失水,血迹已经干涸成了褐色,看起来深深浅浅,很是狼狈。



“这难道就是……”



“老蝙蝠死去的爱人留下的东西!”



闪电侠十分笃定:“是什么,让暗夜的骑士恋恋不忘……”



看着他们制服的颜色,我突然想通了什么。



“是那已逝的爱人,是那还未道出的爱恋……”



“你怎么了Flash?”哈尔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闪电侠停下了他的咏叹。



“咳,这是因为bat他的私生活我们完全不了解,哪怕摸到一点我就情不自禁的……”



“瞎编?”



“不……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真实的好吗?雏菊的花语是说不出口的爱。”



闪电侠用手支着下巴,翻开了我。



“让我看看这本本子有没有名字。”



“布鲁斯·韦恩!”



“谁是布鲁斯·韦恩?”



-tbc-



















DC相关信息堆置处
绿灯军团与闪电家族 画师: E...

绿灯军团与闪电家族

画师: Evan "doc" Shaner

来源:reddit 

绿灯军团与闪电家族

画师: Evan "doc" Shaner

来源:reddit 

小阿炸

【蝙绿/伪绿红】笔记本君与说不出口

#观前提示#


#纯磕CP不考据#


#爱他就要让他受#


#奇怪的视角出现了#


-1-


如题,我是一本日记本。


拥有炫酷的磨砂黑书壳,和书脊上一只小小的金属蝙蝠。


我的拥有者是一位有着漂亮蓝眼睛的男士——大概是叫布鲁斯。


我通常在中午见到他,因为他对于人类来说十分不规律的作息。


当我和笔筒里的那只钴蓝色笔小姐聊的开心的时候,布鲁斯突然拿起了她。


虽然我对他打扰我谈情说爱感到十分的不悦,但是看他那张微皱着眉的俊脸……好吧,也许我可以原谅他这么一次。


他又在我的身上写起了对另一个人类的观察了。


〔124.确定了Hal把手搭在后颈是...

#观前提示#


#纯磕CP不考据#


#爱他就要让他受#


#奇怪的视角出现了#


-1-


如题,我是一本日记本。


拥有炫酷的磨砂黑书壳,和书脊上一只小小的金属蝙蝠。


我的拥有者是一位有着漂亮蓝眼睛的男士——大概是叫布鲁斯。


我通常在中午见到他,因为他对于人类来说十分不规律的作息。


当我和笔筒里的那只钴蓝色笔小姐聊的开心的时候,布鲁斯突然拿起了她。


虽然我对他打扰我谈情说爱感到十分的不悦,但是看他那张微皱着眉的俊脸……好吧,也许我可以原谅他这么一次。


他又在我的身上写起了对另一个人类的观察了。


〔124.确定了Hal把手搭在后颈是为了取暖而不是习惯性动作。〕


〔125.今天在值班的时候偷偷变出了暖手宝,还以为我没看见。〕


〔126.空调的温度已经让我有些冒汗了,但是他好像还是冷。〕


〔127.他下午喝了三杯黑樱桃威士忌热可可,似乎没那么冷了。〕


……


……


说实话,当他第一次在我身上写下这种话时,我还没有感觉到什么,直到那天我和一个绿色的文件夹兄放在一起。


等待被使用的过程是漫长的,我和文件夹兄唠起了嗑。


“我们可能不太一样。”


文件夹兄如是说。


“我不觉得你口里的Hal和我记录里的Harold Jordan是同一个人的。”


“Harold Jordan是一个自大,没有脑子,冲动的像三岁小男孩一样的人……”


“而且每次他的战损报告都在前三位。”蝙蝠电脑补充说。


“而Hal是布鲁斯喜欢的人,他听起来很可爱。”


“一定是重名。”


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笔小姐并不赞同我的结论。


“你们这些雄性生物是无法理解这些的。”


她高傲的丢出这句话,和别的钢笔们低声聊了起来。


今天的布鲁斯似乎心情不太好,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捏皱了纸的一角。


最终他放下了笔,去整理书架。


我注意到他把所有带点红色的书都抽了出来,打包放在整理箱里,红色的,带一道黄色闪电的文件夹——就是那个和绿文件夹兄关系不错的,被迫和他隔开了。


最后,他还是把我放在了文件夹兄旁边。


“发生什么了?”


我问知道最多事情的蝙蝠电脑。


蝙蝠电脑用背对布鲁斯的一个显示屏放了一个帖子。


但是布鲁斯很快转身,我只看到了一小半标题。


〖绿红是真的……〗


我并没有从这有限的信息中提炼出什么有用的内容。


“这很明显,Hal就是绿。”


笔小姐和她的朋友们笑起来:“看来布鲁斯是失恋了。”




-2-


天哪,失恋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布鲁斯最近都没有在我身上记录这位Hal了。


今天,他终于拿起了笔,但是我却没有因此而感到开心,因为他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


然后他翻到了扉页,毫不怜惜的把它撕了下来。


“他疯了吗?”


笔小姐第一次没有立刻回到笔筒里:“也许是的,他看上去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他居然还把它丢进壁炉里!”我差点跳起来打他,金属蝙蝠被我气的一下下的敲击桌面。


当他已经撕下快半本时,我已经麻木了。


“可怜的小本子。”笔小姐叹了口气,“你疼吗?”


“这不是废话……”


一滴水落在纸上。


“……”


“布鲁斯哭了?”


良久,文件夹兄小声问道。


蝙蝠电脑吓的屏幕闪烁了好几下:“他可是蝙蝠侠啊…他怎么会哭呢。”


“一定是你疼哭了,笔记本。”


“好吧,如果你发现了也请别这么大声的说出来。”


我故作轻松的说着,一边偷偷观察着布鲁斯。


-tbc-




防脱发就剃光

⚠⚠拟兽注意⚠⚠能接受就翻P2

之前想画长发然后就画了(?在画爪还是画手间纠结不已,结果是两个都摸了

巴里应该适合猎豹?毕竟擅长奔跑,一个神速力家族想想就是大型吸猫现场啊!


另外后两张这个熊!每天看看他们心情就会变好(神奇魔法,小只的也把戒指做出来了太棒了!

⚠⚠拟兽注意⚠⚠能接受就翻P2

之前想画长发然后就画了(?在画爪还是画手间纠结不已,结果是两个都摸了

巴里应该适合猎豹?毕竟擅长奔跑,一个神速力家族想想就是大型吸猫现场啊!


另外后两张这个熊!每天看看他们心情就会变好(神奇魔法,小只的也把戒指做出来了太棒了!

莫扎特
最近补了补绿灯和绿灯男团,奇怪...

最近补了补绿灯和绿灯男团,奇怪的脑洞增加了。

好想搞一搞他们。真的太帅气太可爱了。

面对塞尼斯托的黄灯军团,盖大哥表示:"来!比划比划!妹见过黑涩会啊?"

最近补了补绿灯和绿灯男团,奇怪的脑洞增加了。

好想搞一搞他们。真的太帅气太可爱了。

面对塞尼斯托的黄灯军团,盖大哥表示:"来!比划比划!妹见过黑涩会啊?"

百合香

【正联cp身体互换的那些日子】

全员向,涉及超蝙,绿红,wondersteve,以及其他人物

没什么内容的脑抽渣作,先发个简要篇头,目测有后续

============================================

1.

早晨的阳光总是如此明亮灿烂,钢骨心情很好地吃着卷饼走进联盟大厅,习惯性地朝迎面走来穿着红蓝紧身衣的人打了个招呼。

“早啊,超人。”, 

原本与太阳一同微笑的超人克拉克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后目光下移,定格在他手里香气浓郁、酱汁满溢的卷心饼上。

“嗯?”维克多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你要来些吗?”

“……”

见正义联盟的主席许久没有答话,凝视着卷饼的眼神愈加深沉...

全员向,涉及超蝙,绿红,wondersteve,以及其他人物

没什么内容的脑抽渣作,先发个简要篇头,目测有后续

============================================

1.

早晨的阳光总是如此明亮灿烂,钢骨心情很好地吃着卷饼走进联盟大厅,习惯性地朝迎面走来穿着红蓝紧身衣的人打了个招呼。

“早啊,超人。”, 

原本与太阳一同微笑的超人克拉克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后目光下移,定格在他手里香气浓郁、酱汁满溢的卷心饼上。

“嗯?”维克多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你要来些吗?”

“……”

见正义联盟的主席许久没有答话,凝视着卷饼的眼神愈加深沉,眉眼间似乎还笼上了一层阴影,摆出一副老子不爽的凶狠表情,钢骨脑内的系统音嗡地一响,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神经兮兮地扯着超人到墙边四周望了望,然后十分慷慨地掰了一大块沾酱的脆皮饼递过去,凑到人耳边低声道,“放心,就像之前一样,蝙蝠侠不会发现的。”

“……”

钢骨难受,钢骨委屈!

能飞从来不走的超人怎么突然改性脚踏实地了?一句淡淡的“没收”就这样把卷饼抢走了?说好了为战友做永远坚实的后盾呢??克拉克你对得住我们一起啃过的那些手抓饼吗???

 

2. 

一袭黑色的披风突然在转角处出现,还没从遭遇“背叛”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钢骨被吓了个激灵——生理意义上的。

“早上好~” 

这莫名上扬的语调,还有面具下百年不见的诡异微笑……

明明是轻松的话语从那低沉的嗓音传出,怎么都让人感受不到愉快,反倒是在空气早嗅到有那么一丝危险的气味……

“我有罪!我忏悔!我千不该万不该违反联盟规定,在工作时间吃卷饼……”半机械人怀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良好态度,只求从轻发落。

“卷饼?!哪里??”对面的人莫名激动了起来,白色的护目镜都睁得老大,让他差点以为这只蝙蝠要张开翅膀飞起来了……

注意到钢骨异样的表情,身穿蝙蝠装的人愣了一瞬后立刻又冷了下来,稍微调整了面部表情和肌肉状态后,那个阴沉压抑的老蝙蝠又重新回到了面前,狰狞的面具底下是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面孔,微眯着的眼睛隐隐透露着可怕的压迫感——

麻麻怎么又突然变得那么凶啊??

钢骨感觉自己简直就要哭出来……

 

“咳,那什么……这次就算了。”蝙蝠侠突然干咳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下次注意,小伙子。”

蝙蝠侠抬头挺胸地迈着自信的步伐走远了。

只剩钢骨一人在空荡的走廊间凌乱。

蝙蝠侠笑了他对着自己笑了!慢着,蝙蝠侠刚刚叫了自己“小伙子”??

天啊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这好可怕!!

仔细搜索扫描自己近一个月的表现,除了偶尔吃点零食,还有上星期偷录了野兽小子的脱衣尬舞外,根本没有直接参与或涉及各种“不恰当”行为啊!

钢骨觉得半机械的身体也瘆得慌。

 

3. 

作为最骁勇的亚马逊战士,正联女巨头的戴安娜虽是天堂岛公主,却一向豪爽洒脱,能和美女露易丝芭芭拉一同 八卦吃瓜 谈笑风生,也能与猛男超人蝙蝠侠打得火热。

她向来是不太在意自己穿着外表的,连旁人看来暴露的性感盔甲穿在身上也更是完美地展现出女神战斗英姿。

而此时的神奇女侠——穿着一套干净整齐的全身制服,一头亮丽的长发也被束了起来高高扎在脑后,立着再标准不过的军式站姿在大厅中央。

更可怕的是,她居然穿上了裤子……笔直的裤腿像是被烫过的一般,将亚马逊人一双大长腿裹得严严实实。

同时在场的,还有领子半敞、双腿交叉、俨然一副大佬气派坐着的……正联和政府的联络人特雷弗上校。

“我的制服很合身,也方便战斗,史蒂夫。”男人目光一刻不曾离开眼前的人,“你不该换掉的。”

“……裤子必须穿。”对面的人十分严肃地摇了摇头。

“也许我们在统一关于穿衣的意见前,得先决定由谁去对付豹女……但愿那时候你那些漂亮的衣服不会被撕的稀碎。”

“……”

 

4. 

闪电侠今天似乎异常兴奋,旋风般的身影在中心城四处扫荡,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只见一道闪电冲过来慷慨激昂地大吼了一声“当心我的力量”,恰巧在银行抢劫的寒冷队长就这么倒霉地被逮了个正着。

正押着寒冷队长的警察满带笑容的朝人挥了挥手,“谢啦,闪电——”

还没说完就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默默地把话咽了下去。

“相信我,”眼见一身刷成葱花绿的闪电侠举起两只手指潇洒地向前一挥,来了个迷人的wink,“绿灯才是最棒的。”

“???”

 

海滨城里披着绿灯皮的巴里原本只想趁这次空闲抱着零食窝在小公寓,好好享受没有粉丝团骚扰的日子,可当他一打开手机,就被满屏的新闻头条刺痛了双眼——

【震惊!闪电侠三小时勾搭超过50名纯情少女!究竟是兽性的爆发还是英雄的沦丧?(论神速力的正确使用方法)】

【有图有真相!闪电侠公然身穿绿衣上街——绿红实锤?!】

【盘点超级英雄的制服潮流与经典——英雄服饰与潜意识】

【闪电侠疯狂约会竟是为了报复男友?!(知情人士为你揭秘绿红那些事)】

【绿灯侠还能忍多久?(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绿红大战了几天几夜)】

………………

巴里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放到一边,戴着灯戒的手握的“咔咔”直响。

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宅家的愚蠢想法,选择勇敢地捍卫属于闪电侠的名誉,让绿灯侠见黄灯去吧!!

 

他刚飞到上空,就被一道紫光挡住了去路。

这是……巴里·绿灯·艾伦浑身一抖

“哈尔·乔丹——”星蓝石浑身燃烧着耀眼的紫火,悲愤的双眼似乎随时准备把眼前的人消灭殆尽,“我要你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价!!”

“我没有!我不是!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与此同时 =====================

 

(星城)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看黛娜洗澡了~~”

“滚(ノ`Д)ノ”

“嘿嘿,没有超能力了吧?”

“……”

“嗷!好痛!这是你自己的身体啊不能下手轻些吗?”

“我乐意这么着?!”

“奥利弗你……”罗伊恰巧路过,只见绿箭侠一彪形大汉正粗暴地将黑金丝雀毫无形象地摁在地上进行单方面的殴打,或者说是……家暴?原来他俩还有这种癖好的吗??

“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红箭捂着眼跑远了。

两人:…………

 

(亚特兰蒂斯)

“湄拉湄拉,”亚瑟操控着海水化成一条条摇着尾巴的鱼,兴奋地活像个两百斤的孩子,“你看~这太神奇了!”

我天……一旁的海后本体再度无语扶额,叫条鲨鱼把这二货吃掉算了……

 

(神秘之屋)

康:“……”

扎:“…………”

康:“……留下点回忆行不行?”

扎:“……没商量。”手起刀落,脸上蓄满的浓密胡须瞬间被剃了个光。

“我的胡子!不!!”

“把你的亲亲胡子扫扫收起来吧,等我们变回来后,说不定还能粘上~”扎塔娜表示她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接下来,就是从头到脚大改造,尤其是这件没品的风衣,丢掉!”

“喂喂!哪里没品了?别乱扔啊我跟你说!”

“嗯……戴双白色的手套,系个领结,再加一顶礼帽——哒啦~Z·康斯坦丁闪亮登场!” 

“……”

 

(哥谭市)

克拉克:“B!怎么样?我是跟你回韦恩庄园吗?还是去大都会……?”

布鲁斯:“你留在这,我去大都会。”

克拉克:“啊?”

布鲁斯:“你想明天哥谭宝贝跟日报记者的桃色新闻取代哈尔巴里的头条吗?”

克拉克:“不想不想……那我住到你家,你的家人会不会……”

布鲁斯:“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迪克(热情灿烂):“没有没有!我相信达米安他们也会同意的~~”

提姆(天真无邪):“是啊,我们可友好了呢~~”

杰森(吹着口哨):“哼哼哼~~”

达米安(友善的笑容):……

 

克拉克(背后一凉):“……那晚上需要我帮忙吗?”

布鲁斯:“不用,我怕你见到子弹习惯性地去挡,况且夜翼和罗宾能处理好这些。”

克拉克(百味杂陈):“哦……”

 

(阿卡姆疯人院)

“哦——布丁~~~”一头绿毛的小丑闪着blingbling~的大眼睛,嘟起他的烈焰红唇,屁股翘得老高,“你不要人家了吗??”

“恶……”

“……哈莉?你清醒一点,至少不要用这个身体做出这种动作……”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给我猜谜:什么东西——算了,我也要被恶心死了……”

“稻草人你给我出来!你到底给老子喷了多少药?!”

“来吧,我亲爱的硬币,抛到正面是去把那家伙揍一顿,反面是……把那家伙再揍一顿!”

“来人啊!我要换囚室!!”

 

最后——

火星猎人:别看我,我已不是我……


-TBC-

(大家有什么其他脑洞或者建议也提出来啊,本人对正联的了解也不是很透彻……

(●´∀`●))

南山有莲—//

传传摸鱼

两张口吐芬芳(?)和一张戒指喷fafa的灯侠!

传传摸鱼

两张口吐芬芳(?)和一张戒指喷fafa的灯侠!

T.Z.初云

这次是对正联众的错觉😂😂😂

我承认,我欠打

悄悄补一句:在正联叫声John一定很有趣

这次是对正联众的错觉😂😂😂

我承认,我欠打

悄悄补一句:在正联叫声John一定很有趣

哲♂学♂家布莱德

锵锵锵!粉氪石汉化组给您带来全新的bromance!

解决您古早漫看不清、看不懂、没图源的困扰!
粉氪石陪您畅游超蝙的友谊!

今天更新的为:JLA#24下


本期剧情:

如果才能控制地球?首先要把超级英雄们的光环一一剥下!

尽在本期:JLA#24下


阅读之前请注意以下:

*编号为官方编号 并没有缺页

*如果前面的汉化有任何问题或者补档的回复没有人理,请加群自行取资源!瞭望塔红太阳室:764788244

*往后发布会加#粉氪石 tag 请大家自行使用tag食用!! 


汉化组组员: 

就没有一天是乖巧的翻译 葡汀 ...

锵锵锵!粉氪石汉化组给您带来全新的bromance!

解决您古早漫看不清、看不懂、没图源的困扰!
粉氪石陪您畅游超蝙的友谊!

今天更新的为:JLA#24下


本期剧情:

如果才能控制地球?首先要把超级英雄们的光环一一剥下!

尽在本期:JLA#24下


阅读之前请注意以下:

*编号为官方编号 并没有缺页

*如果前面的汉化有任何问题或者补档的回复没有人理,请加群自行取资源!瞭望塔红太阳室:764788244

*往后发布会加#粉氪石 tag 请大家自行使用tag食用!! 


汉化组组员: 

就没有一天是乖巧的翻译 葡汀  @(●°u°●) 」 

看看人家天天都很乖巧的校对 顾非   @救猫咪  

强制乖巧的新人修图 胖虎   @墙角[喵] 


地址:

链接:https://share.weiyun.com/54s0qiq

密码:acxtuu


以往地址:

#1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JLA#1上  JLA#1下  JLA#2上  JLA#2下  JLA#3上  JLA#3下  JLA#4上  JLA#4下  JLA#5上  JLA#5下  JLA#6上  JLA#6下  JLA#7上  JLA#7下  JLA#8上  JLA#8下  JLA#9上  JLA#9下  JLA#10上  JLA#10下  JLA#11上  JLA#11下  JLA#12上 JLA#12下  JLA#13上  JLA#13下  JLA#14上  JLA#14下 JLA#15上  JLA#15下  JLA#16上 JLA#16下  JLA#17上  JLA#17下  JLA#18上  JLA#18下  JLA#19上  JLA#19下  JLA#20上  JLA#20下  JLA#21上  JLA#21下  JLA#22上  JLA#22下  JLA#23上   JLA#23下  JLA#24上

凶手?#1  凶手?#2  凶手?#3  凶手?#4  凶手?#5  凶手?#6  凶手?#7  凶手?#8  凶手?#9  凶手?#10  凶手?#11  凶手?#12  凶手?#13  凶手?#14  凶手?#15  凶手?#16  凶手?#17  凶手?#18

cover#1 cover#2 cover#3 cover#4  cover#5  cover#6  cover#7  cover#8  【完结】

古早颜艺#1  剧毒壁纸 【完结】

皇帝小丑#4  皇帝小丑#5  皇帝小丑#6  皇帝小丑#7  皇帝小丑#8  皇帝小丑#9 【完结】

小英雄1·1  小英雄1·2  小英雄1·3  小英雄1·4  小英雄1·5  小英雄1·6  小英雄1·7 【完结】

小英雄2·1  小英雄2·2  小英雄2·3  小英雄2·4  小英雄2·5  小英雄2·6  小英雄2·7 【完结】

小英雄3·1  小英雄3·2  小英雄3·3  小英雄3·4  小英雄3·5  小英雄3·6  小英雄3·7 【完结】

哥谭末日1  哥谭末日2  哥谭末日3  哥谭末日4  哥谭末日5  哥谭末日6  哥谭末日7  哥谭末日8  哥谭末日9  哥谭末日10  【完结】


嬴懿

没有标题的第一天

如果有一天,你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你会怎么样?

  米迦勒看着周围的奇形怪状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他们巨大的翅膀张开发出刺耳的叫声。米迦勒注意到那个看起来是那些东西的小头目的家伙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方块状物体。

  他环视周围,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但他也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轻柔的爱意,祂温柔而又强势。在米迦勒进入这个世界时,祂可让米迦勒真正的做了自由落体运动。但到了最后,又缓缓将他放在了楼顶。

  “是个别扭的孩子啊。”米迦勒笑到,他向这个世界发出了善意。

  然而这时黑影猛地向米迦勒扑过来,他面目狰狞,米迦勒隐约可以嗅到他身上的涩臭味。这不是他身上的味道,如果说起来,这是他灵魂的味道。...

如果有一天,你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你会怎么样?

  米迦勒看着周围的奇形怪状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他们巨大的翅膀张开发出刺耳的叫声。米迦勒注意到那个看起来是那些东西的小头目的家伙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方块状物体。

  他环视周围,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但他也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轻柔的爱意,祂温柔而又强势。在米迦勒进入这个世界时,祂可让米迦勒真正的做了自由落体运动。但到了最后,又缓缓将他放在了楼顶。

  “是个别扭的孩子啊。”米迦勒笑到,他向这个世界发出了善意。

  然而这时黑影猛地向米迦勒扑过来,他面目狰狞,米迦勒隐约可以嗅到他身上的涩臭味。这不是他身上的味道,如果说起来,这是他灵魂的味道。

  痛苦,酸涩,腥臭,莫大的悲哀深深包裹着这个怪物面前娇小的身影。米迦勒不能做什么,他什么也不能做。

  他承受着世界的所有,爱,善,以及……恨,恶。

  他能和所有的一切沟通,但却失去了所有的能抵抗让世界受伤害的力量,这是荣耀也是代价。

  他能做什么?只能“抱歉……”

  米迦勒的眼睛闪着泪花,他只能说“抱歉……”

  抱歉,我不能就你;抱歉,我不能让你解脱;抱歉,我不能保护你;抱歉,我无能为力

  “嘿,爬虫!这里!”一到绿色的身影闪过,成功吸引了这个怪物的注意力。他嘶吼一声向那身影袭去,在那身影闪过后他又迅速离开。

  “他是有目的的向着一处前进。”米迦勒抖了抖耳朵,低沉嘶哑的声音给米迦勒的耳朵带来一丝痒意,米迦勒侧脸看去,这是一个穿的像蝙蝠的男人。

  米迦勒眯了眯眼,耳边的风的声音告诉了他一些事情。绿灯侠哈尔·乔丹和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超级英雄。

  米迦勒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两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一些东西,善意和恶意以及……

  “你们好,”米迦勒对着他们扬起了笑容,“我是米迦勒。”

  “嘿,你好啊,我是……”

  “你是谁?”蝙蝠侠打断了绿灯的回答,“你突然出现,那个怪物在你出现的时候身体停顿了一瞬。”他敏锐而又警惕,“Who are you ?”

  米迦勒只是笑着,他出现在这里本就不是他自己的意愿,他没有目的,他什么也没有,也什么都不会有。

  “嘿?我们还要阻止那个家伙。”绿灯侠挥了挥手,“我是绿灯侠,这个黑漆漆是蝙蝠侠。”

  蝙蝠侠拿出了爪钩枪,而绿灯侠也漂浮起来,现在的要紧事是抓住那只怪物。

  至于这个自称米迦勒的神秘人,蝙蝠侠记下来他的情报,按下爪钩枪向飞走的怪物追了过去。绿灯侠对着米迦勒挥了挥手,“再见?”

  米迦勒:“我们很快就会再见。”

  绿灯侠耸了耸肩,显然没有在意米迦勒的说法,只留下绿色的背影。地面上,一颗小小的监视器被米迦勒捏着,他对着监视器笑了笑,他知道那边的英雄正看着他。

  他说很快再见是什么意思?他与那个外星人有什么关系?他到底是谁?他知道了什么?他一定有问题!

  这些想法被蝙蝠侠压在心底,他将蝙蝠镖扔向那只外星人,短瞬的爆炸并没有阻止它,它继续向前飞去。

  “带着你的荧光棒回家,哥谭是我的!”蝙蝠侠奔跑着,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喉癌发作。

  绿灯侠在他身后飞着,反驳道“不,听着,这是我的地盘!”

  蝙蝠侠轻哼一声,加快了速度,他的爪钩枪紧紧抓住了怪物的脚。

  “我是说真的,我可是绿灯侠,该死!”绿灯侠追了过去,不时向怪物发送着绿色的“激光”

  “世界的眷顾人吗?”米迦勒歪着头,因为世界的缘故他可以轻易看见他们发生了什么,“真是有活力啊。”他轻叹,掩下了涌上心头的苦涩。

  他什么也不能做,这是世界命运的选择。他什么也不能做。

嬴懿
嗯,它不准我发我只能发图

嗯,它不准我发我只能发图

嗯,它不准我发我只能发图

你笑起来真好看

夜色撩人 下

“所以,你想谈谈你今晚的任务吗?”他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静,

哈尔没想到他居然听着自己说话,还会分出精力来关心自己,是吧,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吧。

“没什么,只是,算了,我没事。”哈尔叹了口气,他看起来并不想倾诉。其实他今天晚上的任务很简单,例行巡逻。只是当他飞到XX星的时候,大家对他这个宇宙的守护者,充满了戒备与敌视,冷漠而冰凉的目光令哈尔如芒刺背,接着他狼狈地离开。

他还不习惯这种评价,还不太能接受这种态度。

于是他想到了蝙蝠侠,哥谭恐惧与秩序的象征,又有多少人会满意与感激他每晚的夜巡呢,那他又是怎样毫不在意并且照旧按着自己的准则来守护这座城市。

可他忽然又不想提及了,在他的面前。

哈...

“所以,你想谈谈你今晚的任务吗?”他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静,

哈尔没想到他居然听着自己说话,还会分出精力来关心自己,是吧,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吧。

“没什么,只是,算了,我没事。”哈尔叹了口气,他看起来并不想倾诉。其实他今天晚上的任务很简单,例行巡逻。只是当他飞到XX星的时候,大家对他这个宇宙的守护者,充满了戒备与敌视,冷漠而冰凉的目光令哈尔如芒刺背,接着他狼狈地离开。

他还不习惯这种评价,还不太能接受这种态度。

于是他想到了蝙蝠侠,哥谭恐惧与秩序的象征,又有多少人会满意与感激他每晚的夜巡呢,那他又是怎样毫不在意并且照旧按着自己的准则来守护这座城市。

可他忽然又不想提及了,在他的面前。

哈尔想支起手肘坐起来一点,不料突然射过来一道亮光,蝙蝠侠迅速地将他按倒,”唰”得一下用披风将两人盖得严严实实。他只觉得眼前更黑了,紧绷的肌肉,温热的触感,微弱的鼻息,在这个小小的密闭空间中,哈尔屏住了呼吸。

骤然压下的重量,被钳制住的手腕,这是一种极其被动的姿势,但他却莫名地感到心安。

哈尔觉得,哥谭真是幸运极了,有这样一位忠诚高傲的骑士。

他们贴的很紧,哈尔用力地感受着颈边的气息,猜测着嘴唇的位置,只要他动一动脖子,说不定他就会触碰到那片柔软,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可是他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于是哈尔鬼使神差地环上了蝙蝠侠的腰,哦,他的万能腰带,他隔着紧身衣大胆地在腰间摸索,手感不错,他得出结论。

光芒褪去,蝙蝠侠将两人拉开距离,哈尔笑的得意洋洋,像是诡计得逞,一脸开心。

“嘿,你先动的手。”他笑着解释。

“待着别动。”鉴于他还要立马将那帮混混们抓进监狱,蝙蝠侠面无表情地一个腾空,嗖嗖地掷出几个蝙蝠镖,直奔犯罪现场。

哈尔含着笑,撑起身子,在屋顶悠闲地观战,看蝙蝠侠战斗真是一种享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招招命中,敏捷地身影自如地躲避着,他连打架都这么优雅。

过了片刻,警车姗姗来迟。

“它需要一个更安全、隐蔽的地方。”蝙蝠侠又开始告诫。

“那,蝙蝠洞怎么样,绝对安全而且隐蔽。”哈尔冲他眨眼,又幻化出几只小小的蝙蝠,落在他的肩上。

布鲁斯看着这些小家伙们,微微一笑,走到了哈尔的面前,他伸手摸上了他的胸口,”作为飞行员,你的是不是太快了,嗯?”

低沉的嗓音,上扬的语调,几只蝙蝠立刻破碎成星星点点的绿光,哈尔对带着面罩的,属于蝙蝠侠的,但却非常布鲁西的笑有瞬间的愣神。

布鲁斯心情大好地跳上蝙蝠车,驱车离开,看着后视镜里那团绿光越来越远,心满意足地勾起嘴角。

“哦,我收回我的话,看来今晚天气不错。”哈尔想。

不过,为什么蝙蝠身上会有一股奶香味?绿灯侠表示有点疑惑。




嗯……蝙蝠侠应该是怎样的味道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