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4.4万浏览    7590参与
红薯不可食
丢丢草稿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可...

丢丢草稿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画完

丢丢草稿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画完

白日

摸摸🐺  2p草稿  画完就删【不可能的

摸摸🐺  2p草稿  画完就删【不可能的

奶提
是摸鱼,画完发现,怎么脸看上去...

是摸鱼,画完发现,怎么脸看上去怎么有点傻乎乎的(?

是摸鱼,画完发现,怎么脸看上去怎么有点傻乎乎的(?

白云苍狗

德克萨斯:你以为我怕的是你吗?

德克萨斯:你以为我怕的是你吗?

guoke-email
黄昏火烧云 (广东 深圳 中心...

黄昏火烧云

(广东 深圳 中心公园)


相关作品:黄昏

黄昏火烧云

(广东 深圳 中心公园)


相关作品:黄昏

自闭银

学了一些hjl老师的一些东西,新人第一次发图祝大家新年快乐!!

学了一些hjl老师的一些东西,新人第一次发图祝大家新年快乐!!

CeliaK
“红 要单独行动。”

“红 要单独行动。”


“红 要单独行动。”



伶.桜.

【红拉普】幼年期(下)

呃,不管从新历上还是农历上,这篇都拖过了一年(……)

我,在日服,终于抽到了拉普兰德呜呜呜呜,然后下一发就出红爹啦!(我cp又真了系列(顺便有没有刀客塔混日服这里想求些好友

国服依旧无事发生呢!

最后大家新年快乐!这些天要安安分分地呆家里不要乱跑哦!祝大家平安康健!!

还有想点幼年的可以直接评论,cp向看置顶,是不是方舟的都可以,抽几个有感觉的写(评论要说想看哪一方幼年

===========================================

红抱着小拉普回了她们的宿舍。

罗德岛的宿舍选择十分人性化,来自同一个地区或组织的一间,至于某些有私人恩怨的自己找博士申请宿舍...

呃,不管从新历上还是农历上,这篇都拖过了一年(……)

我,在日服,终于抽到了拉普兰德呜呜呜呜,然后下一发就出红爹啦!(我cp又真了系列(顺便有没有刀客塔混日服这里想求些好友

国服依旧无事发生呢!

最后大家新年快乐!这些天要安安分分地呆家里不要乱跑哦!祝大家平安康健!!

还有想点幼年的可以直接评论,cp向看置顶,是不是方舟的都可以,抽几个有感觉的写(评论要说想看哪一方幼年

===========================================

红抱着小拉普回了她们的宿舍。

罗德岛的宿舍选择十分人性化,来自同一个地区或组织的一间,至于某些有私人恩怨的自己找博士申请宿舍,再或者某些富婆希望获得一个豪华单人间,博士一边收着龙门币一边表示请随意——当然这必须装修水电自费。最后剩下类似红这类落单的就开始简单粗暴的抽签。

——很明显,拉普兰德当天的幸运值透支了。

——她不但抽到和红一间而且抽的还是双人标准间。

——然后博士办公室内的禁止事项中被迫添上一条:禁止解除武装前的拉普兰德进入。

好的回归正题,红抱着小拉普打开房门——“抱”这个姿势还是经凯尔希和博士的多次纠正——拨开掩住落地窗的深色窗帘,红把小拉普放在一旁能刚好照得到阳光的摇椅上。

小家伙正脸朝下落到垫子上,钝钝的痛感令她下意识地龇起牙,下一秒就吃了满满一口棉——其中还夹着几根灰毛。

“呜……”

这滋味十分……一言难尽。

银灰色的瞳瞬间盈满泪水,小狼崽动了动耳朵,发出细细闷闷的泣音。

“……?”

罪魁祸首带着她脱到一半的红外套一脸无辜地转过身,外套下摆勾过椅背,弧形的椅腿开始晃动。

红茫然地看着小拉普埋头在靠背处,小小的尾巴摇摇晃晃。

她伸出手,指尖触感温软,不同于长大后拉普兰德疏于打理的毛发,幼狼的尾巴像发丝般柔软脆弱,似是稍一用力就会被扯断。

可能是红的触碰吸引了小拉普的注意力,小家伙顺着手指翻过身,几根毛发蜷曲缠绕上她的指尖,紧接着红就察觉到指腹处小小的湿濡的挤压感。

“……”

“啊!”

感受到红的视线,小拉普奶凶奶凶地瞪了她一眼,艰难地挤出一个单音节,嘴上依旧咬着红的手指磨啊磨。

“……”

红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从她有记忆开始,和她这么亲近的人屈指可数。

她并不擅长应付这种状况。

她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想出什么解决方法,只好继续自己方才未完成的动作,但是小拉普仿佛一个毛绒指套般紧紧地扒着她的手指不肯撒手。

……不方便。

好看的细眉皱起,红伸出另一只手拎着小家伙的后颈皮把她扯起来,放下时还是松了些力道,让她正面朝上躺在垫子上。

“嗷!”

很明显,小拉普非常不高兴,但是红十分注意地没让其再次得逞。

接着,充耳不闻小狼崽不满且稚嫩的咆哮声,红顺利脱下她的外套,走进了浴室。

等红夹裹着一身水汽出来,天边已渐渐亮起零落的几颗星星。

“拉普……”

她转到摇椅的正面,不久前大闹了一场的小家伙把自己团成一团睡得正香。

红眨了眨眼,抖了抖灰色的狼耳。

巴掌大的白嫩的脸被棉垫压出一片浅浅的红印,幼狼丝毫不在意脸上粗糙的质感,吧唧吧唧嘴挪了挪身体依旧睡得香甜。

“唔……”

灰色的尾巴不自觉扫着地面,红蹲下身,下巴压在垫子上,金眸专注地盯着面前的一小团。

太小了。

她张开一只手比了比。

蓬松毛发的末端将将到她的指腹。

比之前杀掉过的幼狼还小。

红不合时宜地想。

嘀嗒。

未擦干的水珠总算从翘起的头发上滚落下来。

“……”

红皱了皱眉,闭上眼睛开始晃脑袋。

小拉普在睡梦中感受到冰凉的水珠,迷迷糊糊地朝干燥的地方爬过去。

于是等红觉得差不多了时,就发现小拉普蹭到她的掌心睡得依然很香。

“……”

总是拿着冰凉铁器的手不太适应这种温软的触感,红有些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手。可能没有对比没有伤害,小拉普明显觉得这个比垫子的感觉好很多,虽然有些地方有硬硬的茧但是她并不介意。

——所以紧跟着手的移动速度贴上来,在睡梦中。

……甩不掉呢。

红和小拉普又进行了几次关于手的追逐游戏,最后难得是红先认了输。

好累。

将紧紧跟随她(手)的小拉普随意一丢,被甩得半干的灰色长发在洁白的棉被上缠绕在一起。

红有些困倦地眯了眯眼,侧过脸蹭蹭柔软的被褥,气息很快渐渐平稳。

而被粗暴对待的小狼崽也只是皱了皱脸,朝着相距不远的热源翻了个身——是的她还没醒——拽着一缕灰发继续沉浸在梦乡里。






第二天早上拉普兰德一睁眼面前和她眼对着眼鼻尖抵着鼻尖的猎狼人大脑是一片空白。

“……”

我去这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灰白色的狼身体僵直毛发直立躺在床上震惊得忘记了第一时间离开。

与此同时她昨天的记忆渐渐复苏。

……哦天。

“……唔?”

红迷蒙地睁了下眼睛,确认了对象后又再次闭上。

“拉普,睡觉。”

紧接着拉普兰德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扯过她的脖子,脖颈处裸露出来的肌肤接触到凌乱散开的灰发,灰色的狼耳毛茸茸地挠着她的脸颊。

“啧。”

拉普兰德再次惊叹于红的力气,却只是翻了个白眼后扯出身下压着的被子将两个人裹起来。

“睡觉。”

呀呀呀
发一下 是我妈写的四个字! 第...

发一下

是我妈写的四个字!

第一幅板绘,画了鲁珀全员

有缘上色(其实不会)

发一下

是我妈写的四个字!

第一幅板绘,画了鲁珀全员

有缘上色(其实不会)

J.C.Leyendecker
新年快乐…doctor… (无...

新年快乐…doctor…

   (无能doctor摸了大头 无能狂怒 为什么我画不出全身啊啊啊啊

新年快乐…doctor…

   (无能doctor摸了大头 无能狂怒 为什么我画不出全身啊啊啊啊

碳合成咸鱼

【明日方舟】奶黄月光

是 

点的红博文 

可能会有部分ooc 

我也不知道博士男的女的你们就别问了orz 

话说红博好难写 

亲情向警告【?】 


这一天是满月。 

因为快要过年了,罗德岛的大家都在忙着准备新年礼物和排练新年节目,不怎么合群的几个也被拉着布置现场,甲板上少有的没了吹风的人,月光安安静静地洒在地面上,像是撒了一层奶黄糖霜。 

某处栏杆边,蹲着一个人,厚实的帽子盖住了头,露出毛茸茸的帽边,身后的银色尾巴懒洋洋地耷拉着,时不时神经质地动两下,好像这样才说明这个人还活...

是 

点的红博文 

可能会有部分ooc 

我也不知道博士男的女的你们就别问了orz 

话说红博好难写 

亲情向警告【?】 

 

 

 

这一天是满月。 

因为快要过年了,罗德岛的大家都在忙着准备新年礼物和排练新年节目,不怎么合群的几个也被拉着布置现场,甲板上少有的没了吹风的人,月光安安静静地洒在地面上,像是撒了一层奶黄糖霜。 

某处栏杆边,蹲着一个人,厚实的帽子盖住了头,露出毛茸茸的帽边,身后的银色尾巴懒洋洋地耷拉着,时不时神经质地动两下,好像这样才说明这个人还活着。 

幸运的是,今天的助理并不是送葬人先生或者监督博士工作协会的某几位干员,于是,悄悄从办公室溜出来的博士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个人,熟悉的红色。 

“红?”博士犹豫了一下,“你在这里干什么?” 

猎狼人的耳朵一抖,身体僵硬了一瞬间,又因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而放松下来。 

“……博士,”她扭头,月光照亮了半边脸,“红在,看月亮。” 

博士一愣,抬头看看那轮满月,若有所思地想了几秒钟,走近了红,倚靠在一旁的栏杆上。 

某个有奇妙习惯的干员仍然蹲在一边,因为她根本不会看气氛做事。也没人教她怎么做。 

“嗯,今天的月亮很好呢,很亮,”博士随口称赞着,“话说据说鲁珀族满月时精力会更充沛,是真的吗?” 

红思考了几秒钟,摇摇头。 

……是吗,看来乱七八糟的传言还是信不得啊。 

“满月,亮,影响隐蔽,红,不喜欢。”红闷闷地说了一句,又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博士,“博士,是不是,偷偷跑出来?” 

“额……就这一次啦,最后一次!” 

“博士,上次也,这样说。”红毫不留情。 

“可恶——到底是谁让可爱的红这样莫得感情的!” 

“凯尔希医生,要求督促。” 

可恶!原来是你,凯尔希! 

博士咬咬牙,正想在心里日常问候几句冷漠至极的死傲娇医生,一阵夜风吹来,植物和露水的气味驱散了一部分不快,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栏杆旁的两人沉默着,博士是暂时不想说话,而红则是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主动说话的意向。从一开始就这样。 

博士突然想起第一次见这个问题儿童时的场景。 

和红的初次见面是十分突兀的,在走廊上遇到一个抓住墙壁走的鲁珀,这对于看惯了德克萨斯还算礼貌的举止的博士来说,算是刷新了一次三观。 

“……那个……你在干嘛?” 

“……红……只是在走路。” 

他哭笑不得。 

后来才知道,红这么做完全没有问题——按照红自己的思考方式来说,这完全没有问题,因为根本没人告诉过她,不能在墙壁上走路。也没有人告诉她,怎么样走路才是最正确的。 

不,说白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正确的走路方式,只是存在大多数人的走路方式而已。 

但在真的接触了这个问题儿童之后,博士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呐,红,”博士转向红,“为什么在看月亮?” 

满月的光越来越亮了,像太阳一样悬挂在高空的球体闪耀着来自于太阳的光芒,经过一次折射之后,光线没有了原本的热度,这种被管制的光很奇妙,明明看起来很亮,却很冷。 

如果在这种光下一直待着的话,恐怕会忘记阳光是什么样子的吧。 

“红,感觉到了,外婆在呼唤……”红眨眨眼睛,凝视着远方。 

“那,红会离开罗德岛吗?” 

猎狼人摇摇头:“罗德岛,很好……但是,红可以自己选择吗?” 

“当然可以,我早已经说过了,你应该自己选择。”博士笑眯眯地,在口袋里摸了摸,顺利找出几颗剩下的巧克力,扔给红一块,“今晚的月亮真好啊。” 

红伸手一把接住糖果,放在鼻下嗅了嗅,确认只有凯尔希医生,博士,和巧克力自己的味道之后,才拆开糖纸,放进嘴里。 

简直就像是野兽一样…… 

博士看着红的脸颊动了几动,才笑着拆开自己的那份,扔进嘴里。 

糖分能够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这大概就是泰拉人人都需要的东西了。 

又一股夜风吹来,这回,露水的味道更加重了,博士好像也感觉到了一种无声的呼唤,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长出一口气。 

“对了,新年大家要一起看日出,”博士向红发出了邀请,“红要一起来吗?” 

“日出?红应该答应吗?” 

“这要红自己做选择,想要一起来就来,不想要的话就拒绝我,不用担心,”博士犹豫着,在红的头上轻轻拍了拍。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是红。 

“啊抱歉,讨厌摸头吗,我这就……” 

“不……请,多摸一会……”帽兜起了很好的遮掩作用,红微红的脸才没有被博士看清楚。 

沉默了一会,博士重新把手放在了她的头上,用最轻柔的方式,开始撸狼【?】 

夜色沉静,只有手掌摸索布料的声音。 

鲁珀眯起眼睛,享受着几乎从未有过的待遇。 

“新年日出,红,要去。”她突然出声,并且语气十分坚定。 

仍旧在撸狼的博士愣了愣,干脆两只手都加入了撸狼行动,并且轻轻地把红的帽兜摘了下来。 

鲁珀银色的发丝在夜色下闪闪发亮,镀上一层奶黄色的糖霜。 

糟糕,这大概就是泰拉人人都需要的甜品吧…… 

电梯的门开了。 

“博士——”是阿米娅的声音,“你在哪——” 

……完了,甜品没了。

这人傻了

我###--哔-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了。

红是用兑换券换的,后来又单抽出奇迹娶的。

洁哥和王小姐是新手十连抽娶的后来又单抽出奇迹???

求求yj让我出陈吧!!!让我出银灰吧!!!

我###--哔-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了。

红是用兑换券换的,后来又单抽出奇迹娶的。

洁哥和王小姐是新手十连抽娶的后来又单抽出奇迹???

求求yj让我出陈吧!!!让我出银灰吧!!!

扫黑除恶

格格不入,都可以格格不入

越来越潦草

第二幅普罗旺斯只是因为天灾才救人,并不是救前面三条狼杀的人哦!!因为画技太菜啦所以画不出来抱歉(捂脸)

希望lof不要压俺图

格格不入,都可以格格不入

越来越潦草

第二幅普罗旺斯只是因为天灾才救人,并不是救前面三条狼杀的人哦!!因为画技太菜啦所以画不出来抱歉(捂脸)

希望lof不要压俺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