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10.7万浏览    8653参与
苏大仙手作

热缩花『絮果』

快过年了,要红红火火呀~

热缩花『絮果』

快过年了,要红红火火呀~

第46次晨曦将至

是自家阿红

陈鸿新(黑塔最常用名)


是自家阿红

陈鸿新(黑塔最常用名)


冷奕

杂言述爱

[图片]


傍晚的月光照耀着花开的田野

风信子在千缕春风下荡漾着

我在喜马拉雅山顶上点起小盏灯火

我回屋子里紧握着偷来的一束光芒

我还要大声歌唱直到口干舌燥

直到一千条河也不够解我的渴!

我细数钢笔留下的痕迹

打翻的,用光的,未开封,还有有十三瓶墨水

弯曲的,裂开的,崭新的,还有七十八个笔尖

我将世间唯美写在笔下

写阳光在紧紧拥抱着大地

写月光在深深亲吻着海波

写寒冬过去了

写雨停云开了

写人儿骑着骏马,涉河而行。

我写了这么多

你却从未读懂


傍晚的月光照耀着花开的田野

风信子在千缕春风下荡漾着

我在喜马拉雅山顶上点起小盏灯火

我回屋子里紧握着偷来的一束光芒

我还要大声歌唱直到口干舌燥

直到一千条河也不够解我的渴!

我细数钢笔留下的痕迹

打翻的,用光的,未开封,还有有十三瓶墨水

弯曲的,裂开的,崭新的,还有七十八个笔尖

我将世间唯美写在笔下

写阳光在紧紧拥抱着大地

写月光在深深亲吻着海波

写寒冬过去了

写雨停云开了

写人儿骑着骏马,涉河而行。

我写了这么多

你却从未读懂

Déraciné

肉鸽有感

私心tag//歉

傀影生命中的四个干员,刚好组成风花雪月四个字。歌蕾蒂娅是听到他会唱歌剧以后当场进行一个音速的超的追把他摁进墙里押回医疗部治嗓子的风,异客是取回卡密之手与卡密之画以后肆无忌惮当场化神挥霍无度拿辉煌裂片劈源石虫和影子的花,银灰是你以为他看不见其实他啥都看见了雪境对线萨卡兹真银怒砍红大盾三分防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雪,红是加一百攻速以后活生生挠死大鲍勃堪比战神四处空降救人顶着精神损伤把他挠到半血一屁股伤害3000的带眩晕的血月。

二队长,我的开局救星

红,我的战神

私心tag//歉

傀影生命中的四个干员,刚好组成风花雪月四个字。歌蕾蒂娅是听到他会唱歌剧以后当场进行一个音速的超的追把他摁进墙里押回医疗部治嗓子的风,异客是取回卡密之手与卡密之画以后肆无忌惮当场化神挥霍无度拿辉煌裂片劈源石虫和影子的花,银灰是你以为他看不见其实他啥都看见了雪境对线萨卡兹真银怒砍红大盾三分防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雪,红是加一百攻速以后活生生挠死大鲍勃堪比战神四处空降救人顶着精神损伤把他挠到半血一屁股伤害3000的带眩晕的血月。

二队长,我的开局救星

红,我的战神

浅溪

火焰

是一个小灵感。

这个女性的形象多次在我的梦境里出现过,但梦醒之后,只会记得那抹红色长裙。她悲伤,但不是因爱情悲伤,她最终选择坦然赴死,也并非为情所困。

她只不过因为一个无人了解的念头。

————————————————————————

无星的夜。 


女人丝毫不在意天际如何,只是笑着,赤脚从楼梯走下,细腻的脚底嵌入石沙也不在意,鲜红似血的长裙摇曳而下,简单的吊带长裙遮不住裙子的血红耀眼。 

吊线之上,锁骨阴影处蜿蜒而上一支永绽的红玫瑰,嘴角的雪茄飘起一道轻烟,两指夹住,拿下,嘴边吐出一个烟圈,勾起嘴角,也不在意正红的唇釉粘在雪茄上。用红色勾出的眼尾...

是一个小灵感。

这个女性的形象多次在我的梦境里出现过,但梦醒之后,只会记得那抹红色长裙。她悲伤,但不是因爱情悲伤,她最终选择坦然赴死,也并非为情所困。

她只不过因为一个无人了解的念头。

————————————————————————

无星的夜。 

 

女人丝毫不在意天际如何,只是笑着,赤脚从楼梯走下,细腻的脚底嵌入石沙也不在意,鲜红似血的长裙摇曳而下,简单的吊带长裙遮不住裙子的血红耀眼。 

吊线之上,锁骨阴影处蜿蜒而上一支永绽的红玫瑰,嘴角的雪茄飘起一道轻烟,两指夹住,拿下,嘴边吐出一个烟圈,勾起嘴角,也不在意正红的唇釉粘在雪茄上。用红色勾出的眼尾挑起,可黝黑的眼瞳却透出悲哀。 

走下来,倚靠在她的川崎旁,看着漆黑的夜,忽然就笑了起来,被烟呛到,便边咳边笑,笑到眼角的液体流至嘴角,打湿唇妆。 

无所谓了。她叼住雪茄,笔直的腿一跨,便骑坐在摩托之上,赤足蹬住踏板,双手一握,便飞驰出去。 

无光,但红裙似火般耀眼,长裙在风中摇曳出细长的姿态,烈烈起舞,如墨的长卷发便在空中飞舞,没带头盔,她逼着自己睁眼,去迎面感受风的撕扯,雪茄在风里很快熄灭,飘起的青烟追不上开到最大马力的摩托,于是甩在身后。眼角承受不住强风,眼泪打花了眼尾的红色,将它氤氲开来。 

她仍在笑,笑自己,笑过往,笑他人,也笑自己马上到来的结束。 

山上,崎岖的道路稍不注意,变会成为死地,但她毫不在意,拉住车把,将车头一拉,裙摆仿佛已经划过地面,又飞驰起来,在寂静的山间留下似火的影子。 

一个弯比一个弯拐的幅度大,甚至于车身即将擦上地面,打起点点火花,女人也不在意,只是笑着踩紧油门。她像疯子般,拐弯处竟无一点减速,只是一昧地拉拽车头,一次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快到山顶了。女人放慢了车速,停靠在山顶下方一点,从机车盒子中抽出雪茄,两指夹起,火苗从火机上转瞬即逝。 

她抽了两口,死气沉沉的双眼突然燃起光亮。 

那是濒死的兴奋。 

她像孩子一般笑起来,跨坐上车,把点燃的雪茄凑近红色的真丝裙尾。 

火立刻在裙上燃起,好似流动的鲜血,女人嘴上挂着孩子般的笑,一边笑,一边踩下油门。 

火光在空气中拉出一道红光,是死亡的信号。 

火蔓延在裙上,她丝毫不在意。 

最后一个弯,她将腿从车前移开,夹紧车身,直冲山下去。 

火光在夜空中划过最后一道耀眼的痕迹,犹如流星雨般。雄雄大火在山下的林中燃起,将黑夜燃亮。 

 

再见了,这个不怎么美好的世界。


ps [抱歉会有不符合道路安全交通法规定的行为,千万不要学!!!]

pss [最近可能会接一点bg向同人文,偏原神向,方舟向和私设,清水和酱酱酿酿都可以接,基本都是15r/k,ball ball私信孩子询问吧!让孩子过年前攒一点💰]

鸩玖铃

双向监禁06

一个军用背包就装下了全部的行李,简单布置了窗边的安全索和门口的炸药后,拉普兰德蹲坐在床上,嘴里嚼着带回来的肉罐头。


在红直勾勾的眼神中,拉普兰德毫无压力地吃完了一整个罐头。


手中把玩着一个未开封的罐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回过神时,红发出了咽口水的声音。


红估计已经两天一夜没有进食了,一头饥饿的狼。


“杀灭敌人,转移到这里,成功后这是奖励。”拉普兰德一手拿罐头,一手指向地图上的某处-是另一个旧城址,同样有个规模不小的流浪商人聚集处,且独行者更多一些,危险和利益也成正比。


面对红的沉默,拉普兰德已经没有多余的耐心,一把将红从地上扯起按在墙上,用眼神表现了自己的耐心将尽。...

一个军用背包就装下了全部的行李,简单布置了窗边的安全索和门口的炸药后,拉普兰德蹲坐在床上,嘴里嚼着带回来的肉罐头。


在红直勾勾的眼神中,拉普兰德毫无压力地吃完了一整个罐头。


手中把玩着一个未开封的罐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回过神时,红发出了咽口水的声音。


红估计已经两天一夜没有进食了,一头饥饿的狼。


“杀灭敌人,转移到这里,成功后这是奖励。”拉普兰德一手拿罐头,一手指向地图上的某处-是另一个旧城址,同样有个规模不小的流浪商人聚集处,且独行者更多一些,危险和利益也成正比。


面对红的沉默,拉普兰德已经没有多余的耐心,一把将红从地上扯起按在墙上,用眼神表现了自己的耐心将尽。


橙黄的眼眸中凶光暗涌,下一秒便再度被按在墙上,身体与墙体猛烈碰撞,喉头咳出血腥。


疼痛与杀意让红低下了头,再度表示服从。


拉普兰德收拾好了一切后,似乎是觉得不够妥当,思索片刻后将红脖颈铁圈链接的锁链拴到自己腰间,又安了一个追踪工具在项圈内侧。


红在接连两次教训后顺从了些,任由拉普兰德动作,只在结束后不舒服地动了动脖子。


环视房间,拉普兰德对于陷阱的布置感到满意,燃了一根烟插在窗边,看着白烟逸散,似乎又陷入回忆。


窸窸窣窣的声音瞬间将拉普兰德从回忆之中拉回现实,手中的日冕当即扬起,一白狼头凶狠咆哮欲发,却转瞬又幻灭。


只见到红正在用手指刮出拉普兰德丢在边上的肉罐头中残留的渣滓。


看来是饿极了,拉普兰德又露出微笑。


不影响行动的饥饿状态,最适合激发猎犬的血性,拉普兰德对这状态再熟悉不过。


起身去踢开红手中的铁罐,看着红投来再度充满敌意的目光,拉普兰德狠狠踩住红的腿,目光强势与红碰撞。


直到红低下头去,回避了视线,收起了敌意,拉普兰德才松开脚,底下一片青红。


作为一把刀,红还需要不断磨去敌意才行。


没给拉普兰德沉浸思考磨刀计划的时间,隐约可辨的脚步声传进耳朵,抬眼看到红比拉普兰德似乎要更早察觉,手上的匕首闪着寒光。


脚步声很快逼近门口,似乎上楼来的敌人考虑到作战场景的问题,全都是敏捷类型。


拉普兰德扯了一把锁链,将红扯到窗边。


红脚步踉跄后退,眼睛依旧直直盯着门口,小腿肌肉绷的死紧。


而拉普借红警戒的空闲看向窗外,是和那天差不多的大块头,来了四个,略有些麻烦,但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在暗处,拉普兰德难以确认上次的狙击手是否到场,残破的大楼上玻璃混浊,已经难以辨认是否有光斑。


依靠敏锐直觉去赌自己能否躲过,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在战斗时,思考永远不如直觉快。


当一把匕首挑断门栓时,红就掠向前去,而拉普兰德在窗边提起日冕,纯白的狼头咆哮着浮现。


瞬息间,血液迸溅,黑色的身影冲入房间,黑夜中唯一的光源便是拉普兰德周身的纯白狼魂,是光也是死亡。


咆哮撕咬着敌人的狼魂,穿梭敌人之间带出道道血影的红,当大多数敌人都被狼魂逼退到门边,在门外的敌人也寻找着进门的机会时。


拉普兰德猛地拉拽锁链,红则顺着拉普兰德的方向后退到拉普兰德身边。


没有下一步指示,拉普兰德拽起红的衣领塞到窗外,再纵身一跃拉住提前准备好的锁链。


被红坠落的力带下去了一段距离后,反应过来的红用匕首将自己固定在墙体外。


拉普兰德笑着按下爆破按钮后,下坠的力量又扯住了腰间,只一手拉住铁索的拉普兰德猛地下滑,一颗子弹带着恐怖的力量击碎了墙体和锁链。


空气中逸散出源石的气息。


几乎是同时,刚刚跳出的窗口扬出大片粉尘,墙体迸裂出大量碎块落下。


拉普兰德扭身躲闪石块,回头辨别子弹的来处,却猛然坠落,手中的铁索被第二颗子弹击碎,随着拉普兰德一同坠落。


地面上四个严阵以待的大块头的阔刀上传来死亡的气息,他们扬起的刀似乎已近在眼前。


一股强大的拉力扯住拉普兰德的腰部,让拉普兰德滞在空中,红一手紧抓破损的水管卡子,一手紧拉着脖颈的锁链。


两人的位置都很危险,但可能因为位置降低,狙击手的第三枪迟迟没有来到。


拉普兰德迅速反应过来,日冕斩击带出数头狼魂,反力将她的身体推向了一边残破的窗口,已经到了三楼的窗边,看着被狼魂纠缠的大块头,拉普兰德仰头喊道:“红,跳!”、


在战斗中,红毫不犹豫地服从了拉普兰德的指令,转身一脚蹬出,高速下落。


拉普兰德则伸手将红的脚拉住,荡向二楼,不管红是否安稳固定住就一跃而下。


红迅速反应,用将匕首卡在水管卡扣上,另一只手拉紧了铁索。


同剥落的锈斑和脱出的螺丝一起落下的还有红和拉普兰德。


拉普先落地,顺手扶起红来,两人已然落入包围圈,只能背对背尽量用正面对着敌人。


楼道里还有残存的敌人赶来的脚步声,想突围只能越快越好。


马桶盖
改了那重发一下吧 【为什么上一...

改了那重发一下吧

【为什么上一张打了水印

改了那重发一下吧

【为什么上一张打了水印

鹤澜风

终于画完了……直接拍了就图都不待要调了无所谓了……

终于画完了……直接拍了就图都不待要调了无所谓了……

鸩玖铃

双向监禁05

回到居所,没到楼层拉普兰德就察觉出了血腥味,而且与昨日的气味并不相同,混杂着还有些许火药味道。


并不急切却加快了脚步,将背包的绑带绑紧了些,手中再度提起日冕。


破门而入后的场景却并不如拉普所想,没有人来救红。


地上的尸体,上午与她遭遇的两个大块头,其中一个被她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而另一个,正躺在她面前,血液在地板上粘稠。


这很影响心情。


抬眼再看向那个角落,或许是绑的不算太紧,红挣出了两只手来,手腕处血肉与铁锈模糊到一起,脖颈上的锁链没能挣脱,却也大片泛红,被拉扯过。


就是被拴住脖颈的红...

回到居所,没到楼层拉普兰德就察觉出了血腥味,而且与昨日的气味并不相同,混杂着还有些许火药味道。

 

并不急切却加快了脚步,将背包的绑带绑紧了些,手中再度提起日冕。

 

破门而入后的场景却并不如拉普所想,没有人来救红。

 

地上的尸体,上午与她遭遇的两个大块头,其中一个被她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而另一个,正躺在她面前,血液在地板上粘稠。

 

这很影响心情。

 

抬眼再看向那个角落,或许是绑的不算太紧,红挣出了两只手来,手腕处血肉与铁锈模糊到一起,脖颈上的锁链没能挣脱,却也大片泛红,被拉扯过。

 

就是被拴住脖颈的红,仅仅用那把匕首将这个大块头放倒的。

 

是非常强大的力量啊。

 

一想到这股不稳定的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拉普兰德就止不住地兴奋。

 

而这股兴奋冲淡了住所被打扰的不快。

 

一般来说,独行者处所被发现之后大多数会选择尽快转移,尤其是被有名的多人组织盯上,在这种混乱的地区,是很危险的。

 

但看到角落里红眼中的凶光,拉普兰德收起日冕,她觉得转移之前理应给整合运动以回礼。

 

她高调地将这个大块头的尸体用铁索挂在了楼顶,仅靠服饰就能辨别的组织,这种行为无疑是在打整合运动的脸。

 

简单用水冲过地板之后,拉普兰德蹲在红一米左右的距离,依旧是微笑着说的:“看来回礼之中加上你会更好。”

 

红的眼中凶光不减,那是刚沾染血腥的野狼的眼神。

 

拉普兰德一手抓住红脖颈上的铁索,用力将红按在了墙上,另一只手拍掉了红袭来的匕首。

 

红胸腔被挤压出气声来,手脚并用地反抗着,却难以摆脱控制。

 

直到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少,红向下滑去,拉普兰德才松开手。

 

“服从于我,或者死亡。”拉普兰德脸上的微笑消失的,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冰冷的神情。

 

红喘息几口后,抬头对上一片平静又冰冷,在那样的眼神下最终选择了低下头颅。

 

 

 

豹男BOBBY
我曾想象过无数次自己的死亡在白...

我曾想象过无数次自己的死亡
在白的发光的清晨雪地中
冻得发紫的我的尸体被扫雪人惊讶的发现
亦或夏日的炽热沙滩
泡得肿胀的我的尸体被游玩的人们无意发觉
亦或在庸碌的繁华街道
一闪而过的轿车将我撞得血肉模糊,支零破碎
但从未想过我会有这样的死亡
穿着得体,面容安详,躺在铺满鲜花的檀香木棺材之中
还有我深爱的你
静坐身旁,泪目含情,回忆曾经我们的过往
如果真的可以有这样的一天
死亡将是一件多么得体的事情
而不像曾经的我
污秽不堪,又贪婪黑暗

——死亡

【致生】系列第十张,喜欢可以私用做头像壁纸

我曾想象过无数次自己的死亡
在白的发光的清晨雪地中
冻得发紫的我的尸体被扫雪人惊讶的发现
亦或夏日的炽热沙滩
泡得肿胀的我的尸体被游玩的人们无意发觉
亦或在庸碌的繁华街道
一闪而过的轿车将我撞得血肉模糊,支零破碎
但从未想过我会有这样的死亡
穿着得体,面容安详,躺在铺满鲜花的檀香木棺材之中
还有我深爱的你
静坐身旁,泪目含情,回忆曾经我们的过往
如果真的可以有这样的一天
死亡将是一件多么得体的事情
而不像曾经的我
污秽不堪,又贪婪黑暗

——死亡

【致生】系列第十张,喜欢可以私用做头像壁纸

冷奕

[图片]


残阳照耀在金色的牢笼上,似双手扼住鸟儿的喉咙,鸟儿的歌唱逐渐声嘶力竭,原本的歌声才听出是求救的悲鸣。人们绕有趣味的打量着这个白色羽翼的鸟儿,人们夸它是天使的羽翼,说扼在它喉咙的阳光是画龙点睛之笔。鸟儿依旧歌唱着,白日到夜晚。窗台的黑猫如期而至,它伸着利爪勾挠着笼子,鸟儿不再歌唱,只是静静的看着。

  今夜的星星落了下来,闪亮的最终暗淡了下来,从天上落到地上。

  消逝了。

  笼子空空荡荡,黑猫湿漉的脚印在窗台留过。但明晚,后晚,都不会来了。


残阳照耀在金色的牢笼上,似双手扼住鸟儿的喉咙,鸟儿的歌唱逐渐声嘶力竭,原本的歌声才听出是求救的悲鸣。人们绕有趣味的打量着这个白色羽翼的鸟儿,人们夸它是天使的羽翼,说扼在它喉咙的阳光是画龙点睛之笔。鸟儿依旧歌唱着,白日到夜晚。窗台的黑猫如期而至,它伸着利爪勾挠着笼子,鸟儿不再歌唱,只是静静的看着。

  今夜的星星落了下来,闪亮的最终暗淡了下来,从天上落到地上。

  消逝了。

  笼子空空荡荡,黑猫湿漉的脚印在窗台留过。但明晚,后晚,都不会来了。

马桶盖
快了【各种意义上】

快了【各种意义上】

快了【各种意义上】

生境碎片

画不出内味(痛苦)

P3后脑勺发光

画不出内味(痛苦)

P3后脑勺发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