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叔

50721浏览    2398参与
蛋糕味的可可卷

第三章:看不见的迷雾

如有错字,请指出

—————————————————————

红叔和两人约好在自己家集合,一起商讨cen和卡慕消失的事情后

红叔视角

“小雪,现在几点了!”(红)

“现在17:46啦!”(雪)

红叔一惊,打开电脑查一些事项已经不知不觉查这么久了

“现在下午五点半,那猫猫应该快到了,米洛还得等到七点半。”(红)

叩,叩,叩

三下敲门声从门口传出

“哦!看来不用等多久了”(红)

红叔走过去开门

“哈喽!昂口瑞德!”(猫)

眼前的人边说边给了红叔一个熊抱

“唉唉唉!先进来先进来”(红)

红叔一手扶着门把手将门关上,一手扒拉开挂在身上的黑猫

“只拿了一个包?”(红)...

如有错字,请指出

—————————————————————

红叔和两人约好在自己家集合,一起商讨cen和卡慕消失的事情后

红叔视角

“小雪,现在几点了!”(红)

“现在17:46啦!”(雪)

红叔一惊,打开电脑查一些事项已经不知不觉查这么久了

“现在下午五点半,那猫猫应该快到了,米洛还得等到七点半。”(红)

叩,叩,叩

三下敲门声从门口传出

“哦!看来不用等多久了”(红)

红叔走过去开门

“哈喽!昂口瑞德!”(猫)

眼前的人边说边给了红叔一个熊抱

“唉唉唉!先进来先进来”(红)

红叔一手扶着门把手将门关上,一手扒拉开挂在身上的黑猫

“只拿了一个包?”(红)

“啊对对对”(猫)

“…也好,万一没出什么事或者找到cen和卡慕也比较方便,你家离我这也不远”(红)

看着红叔,黑猫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

“昂口…你报警了…吗?”(猫)

红叔听着黑猫小心翼翼的询问,不禁好笑道

“没呢,别太担心,猫猫。会没事的,一定…”(红)

—————————————

安顿好猫猫,收拾好他的房间,红叔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蹶不振的黑猫,做了一个决定

“黑猫…我想…”(红)

黑猫听见身旁人这么个语气,瞬间紧张了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一手拿扫把一手拿簸箕(就是扫地的拖铲,学名叫簸箕bo四声ji轻声)的红叔

红叔看着这么紧张的黑猫,惊讶了一瞬,很快恢复过来

“!…什么啊?这么紧张干嘛!”(红)

红叔用轻松的语气试图打消黑猫心中那团名为紧张的迷雾

“啊…啊?(●_●)”(猫)

口痴的猫猫呢

“哎呀!小兔崽子!咋一点眼力见没有呢!过来帮忙啊!米洛还没来呢!这家里不是只多你一个人住!哎哟哎呦我的老腰啊呀”(红)

说完还放下簸箕,夸张的像七八十岁的老人一般弯下腰捶捶老腰

“噗…hhhhhhhhhhhhh!!!!!老!哈哈老头子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老头子了哈哈哈!就知道!哈哈哈你…你会用这种方法来哄我笑哈哈哈哈猜到了,但没完全猜到哈哈哈”(猫)

……红叔疑惑,红叔震惊,红叔震怒,红叔用死鱼一样的眼神看着狂笑的黑猫

“…m的…早知道老子不哄了…”(红)

红叔吐出一口浊气…

“呼~…”(红)

“…黑猫————!!!!!”(红)

“哈哈哈哈!老头子自己承认自己是老头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woc不行!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猫)

一滴泪在黑猫眼眶中打转,最后被手指搓去

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对卡慕和badcen的事是什么样的心情呢?紧张?害怕?还是难过?算了…不想了…费脑子。

—————————————

当前时间 2018.7.15

晚上19:57

米洛也在红叔的帮助下收拾完了自己将要住的房间

此时的客厅…

“昂口…我们…”(米)

吃饭时还喜笑颜开的大家,团坐在客厅中,但是却没有了饭桌上的热闹氛围,反倒死气沉沉

“烤地瓜!无论你干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跟在你身后帮助你,放手去做吧”(雪)

“昂口…警察局电话号码是110。”(猫)

————————————————

乱入作者:写这段莫名想笑哈哈哈怎么回事(ಡωಡ)hiahiahia 

————————————————

看着三人,红叔思考了一阵…

“……好,我打电话了。”(红)

打开手机,先是查看了一下图库里的SC拍照,然后划出图库

“……对了,米洛黑猫。你们看一下你们图库里你们有没有拍当天的SC,没拍的话去找录播看一下,拍一张图…虽然我知道不一定行…”(红)

红叔最后一句话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另外几人听见

“哈!昂口!我们都是听劝的人!你在耳麦里说的观众不一定听见了!但是我们肯定听清了”(米)

“…!嗯!放心,手机里照片都在呢”(猫)

“好,那我报警了…呼……”(红)

呼出的这一口气,是因为什么呢?我们不知道

嘟  嘟  咔哒!

警察局就是效率高,接听速度非常快

“你好这里是警察局,请问有什么事吗?”(龙套)

“你好,我们要报案……”(红)

“要报案是吗,好的请说…”(龙套)

———————————————

“呼——已经报完警了,接下来只需要等着就好”(红)

红叔紧绷的神情松懈了下来,但很快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在红叔准备开口前米洛无意识的打断了他

“昂口,虽然我们报警了,但是有很多事情我们是不是要捋一下”(米)

“吾儿所言甚是!”(猫)

黑猫笑着应米洛的话,顺手拉了下眼镜

“nm!…”(米)

在米洛还想接着和猫猫一较高下,满嘴飘香时,红叔杀了出来,及时阻止了“悲剧”的酿成

——————————————

(作者:不,是扼杀在了摇篮中๑乛v乛๑嘿嘿)

——————————————

“停停停!……那就按照米洛的建议,盘一下这件事情的细节,概括一下大概。”(红)

…红叔扶额,红叔无语,红叔正色

“噗!”(雪)

“我去拿张纸,你们先思考”(红)

—————————————

“我来了,拿了张纸和几支笔,有铅笔钢笔红笔圆珠笔黑色记号笔,要什么笔自己拿”(红)

红叔将家里的一整沓A4纸全部搬了过来

“趁着警察到我们这里还有一段时间,把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全部盘盘吧”(红)

这时候就展现出我们红叔的英明神武了

“woc昂口瑞德new bee啊!”(猫)

“靠谱成家男士昂口瑞德!”(米)

“nm的赶紧闭嘴吧!有啥快点聊,别等警察来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红)

红叔推推金边眼镜,从纸包里抽出一张A4纸,拿起圆珠笔,摁开笔尖

“来吧,认真起来了”(红)

几人正了正神色

“首先是事情发生的时间,我们不知道cen和卡慕什么时候失踪的,就默认在下播后几分钟”(红)

“我们的截屏是…大概晚上12:25这样子”(红)

“cen和卡慕下播是12点27”(米)

米洛边说边写在A4纸上

“我去看一下这条SC什么时候付的款”(猫)

米洛看着翻着b站以及收款记录的黑猫,握了握手中的笔,提醒道

“猫猫,昂口说录播组告诉他这条SC是同时出现在我们五个人直播间的,那只看你自己的收款记录就ok”(米)

反应过来的猫猫已经拿着昂口瑞德的手机看小千皓发给昂口的截图了

“啊(●—●)哦!我已经在看了嘿嘿”(猫)

傻傻呆呆又可爱的猫猫一枚

“那…说到录播组,既然录播组都意识到出问题了,那…”(雪)

三人听着小雪的话,明明没有明说,但是大家却都知道在担忧什么

“是啊…粉丝那边怎么解释,今天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动静”(米)

“不用担心!我发了面基预告!嘿嘿!”(猫)

连带着小雪都沉默了

……无语(#-.-)

过了一会儿……

“你有病是不是啊!!!!!发面基预告不就等于要发vlog吗?!不发会掉粉啊!发的话那那俩人怎么办!”(米)

没错,面基这种事情都是五人的商议,因为视频以及直播都会受到影响

等等…直播?!

“等一下!先不说这个!猫猫!我们直播怎么办!快看一下卡慕和cen动态!我们仨没发停播通知!”(红)

经红叔提醒才想起的两人恍然大悟,着急忙慌的打开b站编辑动态

此时英明神武的红叔就发话了

“不用!猫猫,你正好开着b站,你帮我们俩也一起发了通知,趁着现在才20:10分警察还没来”(红)

“那也没时间盘…”(米)

米洛话还没说完,警察已经登门

叩 叩 叩

“你好请问是胡先生吗?我们是警察,刚接到您的报案”(龙套A)

“啊?!我这就来!”(红)

四人都很紧张,毕竟平生第一次报警

猫猫拿着三人手机的双手都有点抖

红叔脑袋一片空白的握上门把手,正要开门时,偶然间看到了小雪的眼神暗示和皱起的眉头。米洛见此,瞪大双眼,举起两根手指示意红叔

“……!”(红)

理解了两人意思的红叔赶忙透过猫眼查看……

门口外面究竟站着的是不是警察

——————————————

作者: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安全小知识,如果    报了警   或者是   有警察找上门  ,切记!警察一定是两个人及以上!!!来敲你家门!

——————————————

这短短30秒发生了什么,门口外的警察也不得而知

“……胡先生?”(龙套B)

两个声音,透过猫眼看去也是两个人,不…三个人

“啊抱歉抱歉!刚刚在想些事…”(红)

“有点走神实在不好意思啊”(红)

眼尖的红叔瞥到了他们手中的警官证

“啊没关系,是你…们报的警吗”(龙套A)

猫米雪三人沉默的看着三名警察,还是红叔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是的是的,我们的朋友…在昨天晚上在大概…24:30分左右失踪……失联了…”(红)

听到红叔这么说,米洛也鼓起勇气接着红叔的话

“……!对!昨…昨天晚上,我们下播后,额我们是游戏主播。就我们下播后想找失踪的两位朋友聊晚上有人发了30块钱的SC给我们五个人”(米)

米洛因为紧张,话有些说不清楚,意思也很含糊

“…啊别着急,我们会解决问题的,然后就先把你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整理一下”(龙套B)

看来警察们是真的没听懂米洛在说什么

“好的好的,快请坐”(红)

刚关上门的红叔走来,和警察们坐在沙发周边

几人像学生见到老师了一样,腰背挺直

一位比较年轻的女警察看到四人这么紧张,也不禁开口到

“没关系的没关系!不用那么紧张啊。你们是第一次报案把,紧张是很正常的”(龙套D)

那位年轻的女警察用轻松的口吻开解坐在沙发周边的四人

“好,那么接下来,是调查和整理信息,我们问什么,请如实回答。”(龙套A)

………………

四人都看清楚了来的三位警察

第一位警察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比较老练,应该当过好一段时间的警察了

第二位警察是一名三十几岁即将迈入中年的男警察

最后就是那位出声开解四人的女警察,非常年轻,大概是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

“好,首先是时间问题,你们的朋友有失踪的可能性吗?”(A)

众人相互看看

“不确定,但是已经有一天,快两天联系不上他们了”(红)

“快两天了,好。”(A)

警察B在旁边用笔记本记录着

“什么联系方式都尝试过吗?”(A)

“是的,就是联系不上”(红)

“……嗯”(a)

“那你们的职业是……”(a)

“主播!我们是主播…游戏主播…”(米)

“嗯,好的。都是吗?”(a)

“对,都是”(红)

“你们是跨地区报警?”(a)

“对,我们失联的朋友分别在z市和c市”(红)

“失联的人分别叫什么名字?”(a)

“叫…真名吗?”(猫)

“是的,真名,就是身份证上的名字。知道吗?”(a)

听到黑猫这么回答的警察也没有生气,而是很平静的问了问他们的情况

“额……好像吧,badcen好像叫白守亭?”(猫)

“然后卡慕好像叫谭朝典?”(红)

一时间,众人都陷入沉默

“你们连名字都不知道吗?”(a)

警察从笔记本屏幕上抬起头看了看四人

“不熟悉,警察同志。我们一般都是用网名来称呼对方的”(红)

红叔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呵……行吧,那他们网名叫什么…”(a)

……………声音渐行渐远,镜头调转,调查访问结束后

“已经12点了,那条怪异的SC和你们朋友的失踪我们回去调查的,明天我们可能还会找你们,留个电话号码吧”(a)

………………

2018.7.16

凌晨00:14

“哇——好晚了啊(●—●)我们也休息去吧”(猫)

“嗯,没准明天还要找我们去警局也说不定”(红)

“那个,警察他们和你们仨聊的我都记下来了,看看有没有漏的信息在睡吧”(雪)

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小雪拿着记满信息的A4纸

“好,看看吧”(红)

四人又重新再沙发上坐下

“好,我看是没什么问题了”(红)

“所以咱去睡觉?”(猫)

一向活泼的黑猫现在也累了,看着房间里的床,眼角干涩

“我附议——要困死了”(米)

此时的米洛仿佛真的是一只熊猫,只想倒头就睡

红叔看得出来大家都困了,下令到

“那么!去睡觉吧,啥都明天再说”(红)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只有三三两两的脚步声和哈欠声

较为柔和的灯光照在独自留在客厅的红叔脸上

沉思了一会,微微抬起头,迈开腿关上客厅灯

朝着门缝中微微亮起的灯光走去

虽然这只是一个重复过千万次,平平无奇的动作,但却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普通,但是却又不普通。平常,但是又有那么不太一样

一夜无梦

…………………………

早上 07:10分,黑猫是被米洛的惊呼声吵醒的

以为是米洛的恶作剧,一道吼声响起

“你有病啊米洛!!!!!大早上嚎什么呢!!!!!!”(猫)

黑猫真的愤怒

“哎呀你别睡了!!!!!!!!快点起来看新闻!!!!!!!”(米)

米洛丝毫没有把黑猫吵醒的歉意,声音中反而多了几分着急和震惊

很快,黑猫也意识到了米洛的语气不对,穿着睡衣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一旁咬着油条手拿遥控器的红叔紧皱眉头,口水从油条上流下。看样子,是咬了蛮久的

“今日凌晨05:32,在XXX警局门口发现三具尸体,死法极其古怪。其中,两名中年男性,一名青年女性。目前警方已断定,均是本警局内警察。”(电视台)

“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相关后续请……”(电视台)

四人看到新闻都心下一惊

“这……!!!这几张照片!”(米)

“这几张照片不是昨天来我们这里调查的警察吗?!!!”(雪)

“!!……?!”(猫)

“……!”(红)

几人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明明是炎热的夏日,但是几人仿佛只穿了一件短袖在冰天雪地里奔跑

“……wo…c!”(猫)

“那等一下!尸体是在凌晨五点半发现的,那再怎么晚!现在都七点了,警察应该找上我们了啊!”(米)

众人听到米洛的话,愣了两秒。

好不容易下去一点点的鸡皮疙瘩又起了一身

“难……难道是没空管我们……吗?!”(猫)

黑猫显然已经害怕得不得了

毕竟第一次遇见身边人死亡

饶是沉稳的红叔,此时也绷不住害怕起来

“……”

一阵沉默

“有没有可能……我…我只是说可能啊……”(猫)

无人接话

咕咚,咽了口口水

“不是他们没来得及顾上我们……而是他们忘记了他们来…来调查过我们……”(猫)

还是一片寂静,但是气氛却肉眼可见的更加寒冷

“不……不可能吧…猫猫”(米)

“这世上真的…真的存在这种事情吗?!”(雪)

“难以想象……!要不…我们打给警察局问问?”(猫)

黑猫小心翼翼的询问

但是没等到回答,先等到了一条短信消息

“……这个等一下再聊,有人…匿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红)

红叔晃了晃手机,把手机上的菜单通知给大家看了看

随后打开手机短信,点进聊天界面

“额…这”(米)

————————————————————

短信内容如下:

你们好啊~别慌,是我卡慕SaMa

你们应该看到电视上的新闻了,也意识到出事了,而且事情不小

我和badcen没失踪,不用来找我们,你们找不到的。

好~~~!闲聊结束。

正题来了: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特殊能力者吗。

不用回答我,思考一下就好,把答案藏在心里,一定要藏在心里哦。不用告诉我答案,不要来找我!一定不要来找我哦!我和badcen只是去休息了一下而已。你们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拜拜~~~~~~~~~~~

这一天或许很快就会到来,我很期待~

  爱你们的卡慕SaMa呦~~~~~~

————————————————————

“这……”(米)

“我们怎么办?”(猫)

是啊,怎么办。相信…还是不相信…

找…还是不找

“我们要相信这个人说的话吗……”(猫)

“……”

沉默,还是一片沉默

“我还是不相信……”(米)

红叔出声打断米洛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相信!……”(红)

“相信这个所谓的卡慕SaMa说的话”(红)

几人看着红叔

“我有种预感,一种只会在真正需要我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预感”(红)

“我们离真正的迷雾……不远了”(红)

—————————————————————

可可卷:嗨嗨嗨!!!!!终于!!!有时间写完了!

我宣布!!!!

第一卷:《开端 · 迷雾》正式完更!!!

(结果我这个sb的人设图就画完了红叔(〃′o`)然后还不能发,要等到后面五个人身份全部公开,然后到一定章数才能发嘤)

目录:

第一章:直播进行时

第二章:关机的电话

第三章:看不见的网

(不是传送门哈)

还有!!!文中up主的名字全都是瞎起的!!!!!!不要当真!!!!别舞到蒸煮眼前去!别逼我抽你哈!😊

下一次更新可能得等十二月末到元旦了,毕竟快期末考了,我不想英语挂科啊啊啊啊啊!英语好难!!!!!

就这样~拜拜



  


毛毛狗
看懒狗末日有感,遂画   想画...

看懒狗末日有感,遂画

  想画的细节有很多,但是线稿反反复复都画不出铅笔草稿的感觉,所以直接上色了,,被自己的菜到

看懒狗末日有感,遂画

  想画的细节有很多,但是线稿反反复复都画不出铅笔草稿的感觉,所以直接上色了,,被自己的菜到

六十一分钟61.

完善了一点,挖个坑,看反馈打算要不要写文或者画小短漫

  

  allcen向的还是,除了红雪

完善了一点,挖个坑,看反馈打算要不要写文或者画小短漫

  

  allcen向的还是,除了红雪

H2O

当核邪铀碍遇上真人秀027(新修

卡c 猫米 红雪 五橙 

直播体,弹幕体

世界观走 这里 

评论点剧情相关吧求求了(跪)


在弹幕“得之我幸”“呜呜呜昂口知性男人”的刷屏中,红叔对着前面四个小兔崽子眨了眨眼。

黑猫热泪盈眶的同时瞥了眼米洛,然后不由自主想到了一块:还好不是卡慕回答。

天知道他会说什么。在场的各位都是下等的建畜?

黑猫收回热泪对米洛眨了下眼。

米洛默默转了回去。

对象眼睛太小了看不清眼神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红叔回答完问题,笼子前便稳稳升起一条小路,小雪从笼子里走出来,带着笑向摄像头打了个招呼。

弹幕又是一片姐姐好甜飘过。...

卡c 猫米 红雪 五橙 

直播体,弹幕体

世界观走 这里 

评论点剧情相关吧求求了(跪)


在弹幕“得之我幸”“呜呜呜昂口知性男人”的刷屏中,红叔对着前面四个小兔崽子眨了眨眼。

黑猫热泪盈眶的同时瞥了眼米洛,然后不由自主想到了一块:还好不是卡慕回答。

天知道他会说什么。在场的各位都是下等的建畜?

黑猫收回热泪对米洛眨了下眼。

米洛默默转了回去。

对象眼睛太小了看不清眼神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红叔回答完问题,笼子前便稳稳升起一条小路,小雪从笼子里走出来,带着笑向摄像头打了个招呼。

弹幕又是一片姐姐好甜飘过。

红叔就站在离笼子最近的位置。笼门一开他立刻上前几步,绅士地扶着小雪的小臂,将她从小道上半搂下来。

节目组已经开始que下面的流程,其余人都聚集到中央平台。Badcen有意扯了下卡慕,帮红叔挡摄像头。

“恭喜大家,通过了这两天在地狱领主城堡的挑战!”

此处应有掌声,但是在场要么不知道要么懒得拍,全都直直盯着这位拿着扩音器的代理导演。

小导游瑟瑟发抖瞥向总导,总导正和对象贴贴不在服务区。

麻了。

“那么我们《六日客》的录制进行到最后一阶段——异世界迷宫定向越野!一会儿参赛者会拿到地图、定向越野装备和一些必要工具,分组进入传送门。最先录入所有标识点并走出迷宫者胜!”

一句一感叹号的说完了,小导游立刻开始抽签,而后一口气赶进了传送门。

啊,终于把这群人送走了。小导演擦了把汗,而后对上总导演冷冰冰的眼神。

规则卡因手抖落地,露出后半页附加规则。

哦豁完蛋。


Badcen睁眼便看见末地白花花的天。无语凝噎半晌才撑起身坐直,而后发现自家装修翻新了。

末地主岛被凭空出现的巨大基岩墙分割。他闭眼用末地核心感知了下,发现这玩意上下都延伸出几百格,而后不止主岛,连末地的虚空都被分割得乱七八糟。

Badcen有些烦躁地坐在空地上。手腕上的终端已经摘了换成定向越野的打卡器。打卡器上一缕风骚的金色代表他是黄队的一员。

想到某傻狗抽到蓝色和黑猫一队,他心里更烦躁了。

他们那群人里没有第二个金色,节目组觉得他太挂了让单打独斗?

Badcen抬眼,前面放着一个记录点。他想也不想瞬移过去,而后伸手扫描…

“等等!”


熬过胃里的翻江倒海和皮肤上虫蚁噬咬般的疼痛,任佳被一片冰冷而坚硬之物硌醒。

眼前,是一片虚无。

脚下,是一片五乘五的黑曜石平台。

虚空的黑暗与未知吞噬着人的意志,他发着抖跪趴下来,四肢着地才找回一点安全感。

对了,那些兽人,说好要助他的兽人……

任佳似乎找到了一点勇气,颤颤巍巍爬到平台边,从怀里掏出一枚末影珍珠——这是当时他收下的信物。

可没等他通过其呼唤救兵,一声嘶叫从右下方传来。他猛地缩手,望去,就见当时信誓旦旦说好要篡权而后助他复出的末影族已被尖锐的黑曜石扎入胸膛与四肢,死死钉在平台上。一枚钟乳石悬于头顶,正滴下清澈的水滴,正中其双眼之间,引起一声声哀嚎。


结束了。

任佳浑身瞬间被汗水浸透,恐惧淹没了全部理智。


结束了?

Badcen看见一个大叔向这跑来,觉得画面莫名有些熟悉。



评论区来无奖默写下分组情况咯!

五灵转生被创死

假如核邪铀碍变成女孩子 卡慕篇

*整活向

  *初中生水准写作

  *ooc警告(这篇应该不会(∂ω∂))

  *你吃一口,我吃一口,营养均衡。

  

  正文

  “卡慕,人尽皆知且家喻户晓的纯畜牲角色(误。”

  “今天,他的变化让好兄弟们脑内当场刮起风暴。”

  “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请敬请收看,今日说…”

  “闭嘴。”cen一巴掌扇在了黑猫头上,关上了串联电路的开关。

  “wuwuwu~”猫猫委委屈屈。

  “傻狗。”红叔当即嘲笑。

  似乎没有人在意眼前这一幕。

  这一幕…好戏:

  一个长发女孩将米洛压在身底,一脸阴笑的与米洛四目相对。

  米洛觉得手...

*整活向

  *初中生水准写作

  *ooc警告(这篇应该不会(∂ω∂))

  *你吃一口,我吃一口,营养均衡。

  

  正文

  “卡慕,人尽皆知且家喻户晓的纯畜牲角色(误。”

  “今天,他的变化让好兄弟们脑内当场刮起风暴。”

  “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请敬请收看,今日说…”

  “闭嘴。”cen一巴掌扇在了黑猫头上,关上了串联电路的开关。

  “wuwuwu~”猫猫委委屈屈。

  “傻狗。”红叔当即嘲笑。

  似乎没有人在意眼前这一幕。

  这一幕…好戏:

  一个长发女孩将米洛压在身底,一脸阴笑的与米洛四目相对。

  米洛觉得手臂上有小又软的两团东西在摩擦。

  米洛蚌埠住了。

  “卡慕!死开啊!”“美女”尖叫。

  “嗯~米姐姐不喜欢这样吗?”

  米洛可能不喜欢,但卡慕是很喜欢看米洛崩溃的样子。

  变成女孩子的卡慕头发和以前差不多长,但并没有扎上马尾,发丝扫的米洛脸有点痒痒的。

  现在的卡慕对比以前,身躯娇小的多,与性格相搭配就是妥妥的雌小鬼。

  “小雪姐姐,救我!”米洛快哭出来了。

  “我…我有点不敢。”小雪怕被鬼缠上身。

  “怎么会呢~小雪姐姐这么可爱,我怎么会害她呢?”卡慕从米洛身上起来,把目标放在了小雪身上。

  卡慕很元气的笑把小雪吓得不轻。

  红叔麻了。

  “你适可而止,这是我老婆。”红叔手刀劈下,让卡慕知道了动人妻的后果。

  呼…谢昂口救命之恩…”米洛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很怕卡慕杀个回马枪。

  “啊嘞,怎么能这样呢~”卡慕揉了揉脑袋,嬉笑道。

  有种泉此方的感觉。

  刚补完番的黑猫鸡皮疙瘩起来了。

  

  转性已经不能引起众人太多关注了,所以今天的进程依然继续。

  去游乐园喽呼╮( ̄▽ ̄)╭

  

  游乐园

  “黑猫桑,我们去玩那个吧。”卡慕长发甩过,一脸坏笑的指着鬼屋。

  “小畜生你想让我给你挖个坟是吧?”黑猫单手拎着卡慕的领子,喵喵叫道。

  “哦哟哟,有变态袭击小女孩啦,没天理啦~”卡慕则双手捂脸开始发癫。

  黑猫:…

  “黑猫啊,红叔和小雪姐姐去度蜜月了,咱别理他,小心被讹。”米洛把黑猫往后拉了拉。

  cen感觉在带小孩。

  cen想走开。

  cen不想说他们认识。

  cen心中千军万马奔腾而过。

  “cen哥哥~怎么不说话啊,嗯?”卡慕攻势一转,以下犯上。

  cen:…

  cen被马踩死了。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cen一言不发的将卡慕拎了起来,连着米洛一起扔进了鬼屋。

  世界清净了。

  米洛完蛋了。

  

  “az,没办法了米洛,我们往前走吧。”卡慕往入口处看了看,装作无可奈何的说道。

  走nm啊,米洛想死。

  卡慕将头发用皮筋绑上,拉着神游的米洛一点点向前移去。

  “啪”旁边的灯灭了。

  “啊,此处应有高能。”卡慕皮笑肉不笑。

  “啊啊啊啊啊!”米洛向后推去,然后被假人吓到了。

  “啊啊啊啊啊!”然后又把卡慕吓到了。

  你给路达哟~

  难得米洛如此主动将卡慕抱起,向前飞奔而去。

  “临兵列阵斗者皆阵列在前aaaaa~”

  “南无阿弥陀佛啊啊啊aaaaa~”

  怀里的卡慕快笑过去了。

  这对于米洛来说依旧是个悲伤的故事。

  

  

  更力更力,手机真的很难拿到,拖了这么久古咩呐塞(╥ω╥`)  

紫莹SaMA

【卡红】说你爱我

带点血气的,然后还是ooc严重

想到就写了的随笔,很短,没有逻辑可循

看个乐呵就好。

————————————

卡慕用力大的几乎是将对方扔到墙上,右腿抬高脚登在对方脸侧。大概是以一个腿咚的姿势吧。

面容逼近,未经整理的长发顺着脸侧散落下来,沾了点红叔脸上的血液。卡慕用长剑扎穿了红叔的右手掌,让人晕厥的疼痛涌上脑海。

红叔被疼的直吸气,刚要喊出声嘴就被堵住

卡慕顺势强吻上了年长者的唇,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吻。牙齿咬破了对方的唇,血腥味扩散在嘴中。

红叔看清了那张和自己一样的金发下,那张正肆意张狂地笑着的脸,眼中弥漫着痛苦的水汽。卡慕几乎是要将自己割裂了,一个自卑,敏感,多疑;一个潇洒......

带点血气的,然后还是ooc严重

想到就写了的随笔,很短,没有逻辑可循

看个乐呵就好。

————————————

卡慕用力大的几乎是将对方扔到墙上,右腿抬高脚登在对方脸侧。大概是以一个腿咚的姿势吧。

面容逼近,未经整理的长发顺着脸侧散落下来,沾了点红叔脸上的血液。卡慕用长剑扎穿了红叔的右手掌,让人晕厥的疼痛涌上脑海。

红叔被疼的直吸气,刚要喊出声嘴就被堵住

卡慕顺势强吻上了年长者的唇,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吻。牙齿咬破了对方的唇,血腥味扩散在嘴中。

红叔看清了那张和自己一样的金发下,那张正肆意张狂地笑着的脸,眼中弥漫着痛苦的水汽。卡慕几乎是要将自己割裂了,一个自卑,敏感,多疑;一个潇洒,自大,张扬。

那是他红叔曾经包容过无数次的脸,是因为他太纵容卡慕了,所以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吗?

卡慕用剑戳入了红叔的喉咙

因为血管被破坏,血液顺喉咙涌入两人的嘴中。没有文里想象中的甜美可口,更多是令人作呕的腥甜,带着盐分的咸味。可忍耐着反胃,卡慕还是将对方的血液一滴不剩的吞入腹中

红叔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直到失去意识

卡慕意识到这点,才放开了他。到最后他也没说出口的话,只留下一个轻飘飘的尸首

「求求你,说你爱我」

221B先生

积人文之底蕴,昌世界之文明

  不可否认,波士顿法律前几季就是用无数的结案陈词体现这句话

积人文之底蕴,昌世界之文明

  不可否认,波士顿法律前几季就是用无数的结案陈词体现这句话

阿琪要咕咕!

自我折磨,在车上画,快晃死我了(安详)

是模板(用模板还画了将近两个星期(汗))

  快乐属于你们,ooc属于我(确信)


自我折磨,在车上画,快晃死我了(安详)

是模板(用模板还画了将近两个星期(汗))

  快乐属于你们,ooc属于我(确信)


妤—喜欢ask莫多莫多

[MCup/主核邪铀碍]并肩(无限流)第十五章“老东西,真狠啊~”

对面还在嬉笑打闹的三个人也注意到气氛的变化,歇停了看过来。

红叔表情冷下来,带着警惕看着那女生。

女生朝着他们走过来,伸出手,友好的微笑着,“好久不见,前辈。”

“大名鼎鼎的傀儡师,苏冉,我们似乎不熟。”红叔没伸手,也没看她,似乎是咖啡冷了,所以皱了皱眉头。

苏冉漂亮的黑色眼睛里笑意不减,透露出几分真诚,“只是来和您打个招呼而已。”

红叔语气很淡,“从我退出天狼星后,我就不想再和你们有任何瓜葛,你只是继承我位置的人而已,我们确实不熟。”

卡米猫三人手里抓着不知道哪来的瓜子磕得起劲,“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停。badcen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眼,眼里带着笑意又看回红叔和那个叫苏冉的......

对面还在嬉笑打闹的三个人也注意到气氛的变化,歇停了看过来。

红叔表情冷下来,带着警惕看着那女生。

女生朝着他们走过来,伸出手,友好的微笑着,“好久不见,前辈。”

“大名鼎鼎的傀儡师,苏冉,我们似乎不熟。”红叔没伸手,也没看她,似乎是咖啡冷了,所以皱了皱眉头。

苏冉漂亮的黑色眼睛里笑意不减,透露出几分真诚,“只是来和您打个招呼而已。”

红叔语气很淡,“从我退出天狼星后,我就不想再和你们有任何瓜葛,你只是继承我位置的人而已,我们确实不熟。”

卡米猫三人手里抓着不知道哪来的瓜子磕得起劲,“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停。badcen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眼,眼里带着笑意又看回红叔和那个叫苏冉的女生之间。

[听说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这女生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你就这啊?米洛sama~]

[WC!我真吐了,那黑猫你说你看出什么了嘛?]

[我觉得……]

[说啊!]

[她在和红叔套近乎。]

[切!][咦~]

黑猫还没来得骂回去,头上突然传来一种轻微刺痛,要不是他五感敏锐 不然几乎察觉不到,但也只是一瞬的痛感,快得近乎错觉,他也没多想,脑中红叔的声音瞬间想起。

[黑猫,你记忆被读了。]

话中的含义让另四人警惕起来,黑猫面上的笑容凝固了一下,又恢复原样,异瞳闪过一丝暗光。

作为族内唯一的异瞳拥有者,他能看到的东西比一般人要多得多,也就是因此才被族群里那些傻x忌讳,他原先也厌恶这双眼睛,后来听见某一个人轻笑一声,对他说:“关你屁事?总有人爱犯贱。”

黑猫看了眼badcen,又看向那个女生,紫金异瞳中呈现出那漂亮女生身后飞舞的数根血丝,其中一根正好在他头顶连着,手中短刃还没放出来,就被卡慕按住手腕。

看见那根红丝朝着黑猫飞去的时候,卡慕和badcen心底一沉,但都控制住了表情,二人对视一眼。

‘卡慕sama上啊,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WC,你怎么不上!’

‘我不会~’

‘你TM,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不信~’

卡慕妥协似的站起身,手放在黑猫头上,伸手向着米洛讨要瓜子,线被他手腕中藏着小刀切断。

卡慕的小指勾着小刀刀尾的圆环,小刀被瞬间带出,甩了一圈,接着被他抓住刀背藏会袖子内。

刀上附着的极微小魔力被红叔发现,红叔看着他若无其事和米洛黑猫打闹,眼底神色凉了几分。

“米洛洛~我瓜子吃完啦!快,吃瓜群众不能没有瓜子。”

“我吐了,好恶心啊你,别这么叫我。”

“哼哼哼哼~”

米洛尽管如此说着,但还是递给他一把瓜子,配合的撇着嘴。

“我TM吐了,你能不能吃慢点,我就只有这么一点点。”

氛围有一瞬的凝固,苏冉看着卡慕把手里的瓜子直接烧焦,随意的丢在地上去找米洛要瓜子。

血线被切断的瞬间,灼烧感混着痛感顺着线收回来。她眼底的笑意淡了些,猜出是红叔的提醒,看着他说:“那我就不打扰前辈了,祝您好运。”

“慢走,不送。”

直到苏冉走出餐厅,红叔也没再看她一眼,而badcen则是看着那个女生走出去,但并没有看人,而是看着她背后仍然飞舞的丝线,有一抹奇异的熟悉感,似乎在哪见过。

红叔听着黑猫在识海里狂叫着说“最毒妇人心!”感知到那女生已经走出了餐厅,抬眼看向卡慕,卡慕被他盯得有些心虚。

“干嘛?你暗恋我啊?老登。”

红叔太阳穴跳了跳,忍住怒气和卡慕对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突然变得极有蛊惑性。

“你一定不愿意告诉我你藏着的秘密吧。”奇怪的语音语调从红叔口中说出,卡慕的瞳孔如红叔所愿逐渐变得涣散,他的头怪异的扭了一下,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被精神控制,想要脱出控制却只是扭了下头而已。

看着他的模样,红叔撤掉言灵,有些心疼自己刚为了使用言灵作为代价消耗的一千积分。不过心疼归心疼,话还是要问的,他不是很放心卡慕的身份。

“来吧,解释一下?”

“你想……听我解释什么?”

“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能看见那傀儡丝,还知道要切断就得在武器上附加魔力?”

“那是……因为……”卡慕在关键时刻停顿了一下,气势也在这时瞬间改变。

言灵也瞬间失效,红叔受到反噬,左眼角留下一行血泪,米洛急忙走到他身边开启治愈异能帮他治疗。

二人看着灿金色的眼睛又变成混沌的炽红色,表情变得有些凝固。

“干嘛这么欺负人啊?还用上言灵了,老东西,你真狠啊~”调戏意味十足的尾音上扬,张扬的话没多少尊重却不带着本人的敌意,玩味更多。

红叔淡定擦干眼角的血,“所以,身体的主控权在你?另一个……卡慕?”

卡慕倒是不意外,笑容变得更灿烂了,“嗯?怎么猜出来的?”

“傻狗,两个你都是一个狗性子,sb才猜不出来。”察觉到卡慕气场一瞬间从捉摸不透的迷雾变成熟悉的上位者气场,badcen就转过头来了。听着卡慕的话有些无语的开口。

坐在一旁的黑猫也注意到了,但他没动,似乎更熟悉这个卡慕。米洛则是看了卡慕一眼,眼里情绪复杂。

“昂口猜的没错,但身体权不在我,我是强抢过来的。”卡慕歪着头笑着看着对面两人,打了个响亮的响指。

周围的空气瞬间灼热起来,他们四周突然出现了岩浆将他们包围起来。

而红叔却发现他的上帝视角内,他们待着的原地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只是能看出那片地方的空间扭曲。

‘似乎……他是为了隔离副本?’

红叔如是想到,就听见卡慕开口,“现在没了恶心的东西了,我们来聊聊吧?”

吵吵你们_和我扩列♡

旅行✈✈

  单独授权给羽罗勒奈!

 私服,看不惯骂我,我逗矮牡♡

旅行✈✈

  单独授权给羽罗勒奈!

 私服,看不惯骂我,我逗矮牡♡

Agritis

非常好美西螈,让博主似了3天

非常好美西螈,让博主似了3天

H2O

四十分钟速摸+美图秀秀救我

模板p2

四十分钟速摸+美图秀秀救我

模板p2

三水渡鸦

上传好啦!!

  还没看效果👉👈

  在这里:BV1Ac411r7H6

上传好啦!!

  还没看效果👉👈

  在这里:BV1Ac411r7H6

蛋糕味的可可卷

第二章:关机的电话

如有错字请指正

———————————————

第二天

时间:2018.7.15

上午9:37

红猫米三人从九点多起床后一直在给卡慕和cen打电话,但坏的是,均无果

红叔视角

“呼——…”(红)

红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颤抖的手指能看得出来,打了这么多通电话,发了这么多条信息,已经很疲惫

“嘟—嘟—咔哒”(手机视频通话)

“怎么样…卡慕和cen有消息吗”(红)

声音异常疲惫。究竟是没睡好,还是来自大脑的警示压迫着精神呢?亦或者两者皆有

“没…卡慕和cen真的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用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方式来联系他俩”(猫)

黑猫的声音不比红叔好到哪去

“不…不是说…今天就...

如有错字请指正

———————————————

第二天

时间:2018.7.15

上午9:37

红猫米三人从九点多起床后一直在给卡慕和cen打电话,但坏的是,均无果

红叔视角

“呼——…”(红)

红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颤抖的手指能看得出来,打了这么多通电话,发了这么多条信息,已经很疲惫

“嘟—嘟—咔哒”(手机视频通话)

“怎么样…卡慕和cen有消息吗”(红)

声音异常疲惫。究竟是没睡好,还是来自大脑的警示压迫着精神呢?亦或者两者皆有

“没…卡慕和cen真的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用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方式来联系他俩”(猫)

黑猫的声音不比红叔好到哪去

“不…不是说…今天就没事吗…不是说只要…只要睡一觉…睡一觉——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卡慕这个b就会照常发视频…cen也会拉着我们去录今天的懒狗生存吗…”(米)

米洛说着说着低下了头,一滴混浊的眼泪从脸上滑落到地上

或许,如此混浊的眼泪,和他的心情有关吧…

……一阵沉默,只有米洛小声的抽泣和另外两人沉重的呼吸声

—————

“报警…只能如此了”(红)

红叔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则沉默

“报警…对,报警,报警!一定…一定会报警…找cen和卡慕!一定!!!找得到!”(猫)

红叔刚说完,猫猫就像疯了一样说着不成句子的话,你问为什么?

为什么猫猫这么关心cen和卡慕?

这大概…和他的童年有关吧。

“唉…我和猫猫在s市,米洛你…有办法从h市来这儿吗?”(红)

“啊?…”(米)

米洛沉默了好一会儿

“好。我现在收拾东西订机票。”(米)

经过一番思考的米洛语气变得坚韧起来,下定了决心要找到卡慕和cen

“好,那猫猫?你…来我这吗?”(红)

“来!怎么不来,我也是你们的兄弟!”(猫)

“好,那我告诉一下小雪,让小雪收拾两间房间,我去报警。”(红)

得到黑猫米洛回复的红叔,将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又变回了那个办事快,脑子灵的“智叟”

三人挂断电话,各自忙自己的事,为接下来的三人“面基”做准备

米洛视角

“…行李箱?带不带…带着吧…以防万一”

“衣服…身份证…手机…户口本…好。”

“订机票”

自言自语,一切如平常的面基一样

“预计晚上18:30到达啊,这么晚!?”

“不过也没有更快的了,算了。六点就六点吧”

——————————————

黑猫视角

“呼——冷静…冷静…冷静古拉尔黑猫”

“会没事的,一定”

……

做完心理建设的黑猫又…

“你古拉尔黑猫来也!!!”

一道清脆的少年音传进耳朵里

“拿个包吧,装点衣服…然后是身份证…报警要户口本吗?(●—●)”

傻傻呆呆的中二黑猫限时返厂哦

——

过了一会,黑猫突然间像开窍般想起了某件事

“…嗯…我们好像忘了啥事儿”

“…哦!对哦!b站!!!!!cen没动静就算了,卡慕沙玛今天发视频啊!哎呀!?”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们的十六岁天才少年决定发个面基预告

(作者表示:这不是更加sb的决定吗?!预告都发了,肯定要拍vlog和直播啊! )

“好!下楼!向昂口瑞德家里进发!”

———————————————

红叔视角

红叔将电话挂断后

“小雪!”

“嗯?怎么了烤地瓜!”(雪)

在洗碗的小雪说到

“能…帮收拾一下咱家那两间卧室吗?”

“啊?烤地瓜你怎么突然要把那两间卧室收拾出来啊?”(雪)

“……因为…”(红)

红叔从卧室走到厨房,从后面抱住了小雪,和小雪讲述了从昨天开始一系列事情

“我…我了解了烤地瓜,我也会帮忙的,cen和卡慕的消失如果凭我们如果没办法查明白,那就报警吧”(雪)

“我不介意的”(雪)

小雪转过身,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的丈夫

“无论有多大的风浪,我始终站在你身旁”

红叔听完,眼角湿润

“好…小雪,感谢有你”

—————————————————————

作者:呀累死我了,这一章比较短,但是!下一章就长了!贼长贼长!有可能会冲上五千字

我是真的不擅长写甜饼,太难了,我没谈过恋爱,也不想谈恋爱(死鱼眼)

本文我觉得写的最好的就是小雪那句!

“无论有多大的风浪,我始终站在你身旁”

                                                 ————小雪

好了!本章结束!(顺带一提,我的头还没画完ಥ_ಥ)

设定均为私设,雷者勿入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森林

很草稿的就画着玩的,图一乐看看就行了

很草稿的就画着玩的,图一乐看看就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