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叶

21689浏览    4066参与
羽荷柏

阴阳师同人文,红叶相关

 啊!阅前标注。高高亮。百合向

青月,自设人物。红叶性格偏腹黑,有时间bug。微量肉渣,我挺怂的。不过!这点肯定过得了的       

开始正文

—————————————————————————————


         众所周知,茨木是个吞吹。嗯, 就是那种能讲上三天三夜不带重复的那种。[“我家挚友可厉..”“好了,别说了你这家伙”一把捂住。]...


 啊!阅前标注。高高亮。百合向

青月,自设人物。红叶性格偏腹黑,有时间bug。微量肉渣,我挺怂的。不过!这点肯定过得了的       

开始正文

—————————————————————————————



         众所周知,茨木是个吞吹。嗯, 就是那种能讲上三天三夜不带重复的那种。[“我家挚友可厉..”“好了,别说了你这家伙”一把捂住。]

      众所周知,酒吞是个gay里gay气的直男。[“ 你确定没用错词咩”“吞哥挺gay的, 没错”喂喂喂,有点求生欲不好吗?他扛着鬼葫芦过来啦! ]烦了鬼女红叶整整几百年了【红叶:满脸都写着拒绝.ipg】

      “不是的,其实你们都被骗了哦!红叶喜欢的并不是晴明呦[‘太好了,也就是说没人和我抢晴明了’‘快把你的口水收收,没到你发言呢! 博雅! !’ ]而是葛叶大人的付丧神。

       “诶! 这是什么情况!

      “等等,怎么会跟葛叶大人有关系呢?“你可知,那个青月吗?

        “青月?您说的是她吗?”鬼青指了指坐在不远处有着白发少女姿态的付丧神。

      “没错,就让妾身来为你们一一道来吧。”

      青月的原身是一块灵玉,本身拥有极高的灵识。化为人形之初被人用计俘去,被一名劣僧识破真身。拿去拍卖,几经波折。被葛叶大人救出,便一直护在大人身旁。待大人离去之后蒙尘了几年,被玉藻前大人找到后。送给了晴明大人,当时青月陷入了沉睡。

      晴明大人解救红叶时,链接青月的绳子无意间断了,被红叶拾取。第二年春, 黑晴明教唆红叶食用人肉时。无意间发现了 青月的存在,以八岐大蛇之息将她完全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青行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白发少女姿态的付丧神朝她走了过来,坐到了她的面前。“ 妾身的爱好无非是讲讲怪谈罢了。”青行灯掩面轻声笑了起来,‘ 这家伙!

      青月扭过头去,不再看她。“呀, 不要生妾身的气啦。还是说,你想要别的补偿。”青行灯用手极为轻浮的挑起她的下巴两人越靠越近,近的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呢!  ”正巧鬼女红叶回来了,饱含深意的看了她们一眼。 “哇哦~”“不要闹了。”青月一把推开了青行灯。下意识的向红叶离开的方向走去,但却在半路停下了。“ 不去哄哄她吗?”“你这个罪魁祸首不要跟我说话。”

      是夜,青月回到自己的屋内。‘她不是先回来了吗?怎么没有灯。’屋内是一片漆黑,她转身将门关上的时候。一具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嗯~”她轻轻的舔了舔青月的耳垂,察觉到身下那人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哦呀,很不错的反应呢。嗯,就罚你用身体来偿还我吧。”红叶将青月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

      青行灯去赴某位约的时候恰巧经过她们的屋外,不由得感叹道:明天怕是不能和她-一起去赏花咯。

       “红、红叶, 你个混蛋。快出去啊,太..太深了”“谁让你在我面前和别人谈情的,那个女人的话就更不行了。”说完后,红叶故意的往那儿不轻不重的顶了一下。“哈...啊..你、 能不能轻点。 “乖,把腿再打开点。”红叶故意在青月耳边吐着热气,然后恶趣味的顺着耳垂往下吻去。

      “啊! 阿爸,我要换房间了! !我顶不住啦”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付丧神是这样说到。

既然看到后面了就给我安排一下(ღ˘⌣˘ღ)呀。

可惜你太善良
日服官方情人节贺图~食发鬼和红...

日服官方情人节贺图~
食发鬼和红叶的情敌组好可爱~
晴明虽然本尊没在图里,但我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ꈍᴗꈍ)
比如:红叶手里的晴明巧克力小人我也有点想要啊
来源链接:https://m.weibo.cn/6050236740/4471552596684764
P2图上写的髮喰应该指的是食发鬼(?)

日服官方情人节贺图~
食发鬼和红叶的情敌组好可爱~
晴明虽然本尊没在图里,但我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ꈍᴗꈍ)
比如:红叶手里的晴明巧克力小人我也有点想要啊
来源链接:https://m.weibo.cn/6050236740/4471552596684764
P2图上写的髮喰应该指的是食发鬼(?)

饕餮@瀛夏

冷暖自知『①』

他们早就是敌人了,在太宰治背叛港口的那一刻起,曾经的“双黑”也真的划上了休止符。哪怕是复活夜,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失去的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这道理没有谁比他更清楚。

太宰治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苟活下来,也从没想过再见中也,会是他的葬礼。


平常会满口混蛋青花鱼和他扭打在一起的

小矮子就这么没了。太宰治无法形容看见大堂摆着一口棺材的心情,也无法解释自己作为叛徒突然闯进港黑是何居心。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尾崎红叶已经拿着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咙

“为什么?”一像以冷酷狠辣著称的红叶 哭的像个失去爱子的母亲“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红叶君请住手。”爱丽丝从一旁出现,稚气的声音,用的却是森...

他们早就是敌人了,在太宰治背叛港口的那一刻起,曾经的“双黑”也真的划上了休止符。哪怕是复活夜,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失去的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这道理没有谁比他更清楚。

太宰治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苟活下来,也从没想过再见中也,会是他的葬礼。


平常会满口混蛋青花鱼和他扭打在一起的

小矮子就这么没了。太宰治无法形容看见大堂摆着一口棺材的心情,也无法解释自己作为叛徒突然闯进港黑是何居心。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尾崎红叶已经拿着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咙

“为什么?”一像以冷酷狠辣著称的红叶 哭的像个失去爱子的母亲“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红叶君请住手。”爱丽丝从一旁出现,稚气的声音,用的却是森鸥外的口吻。

“中也干部的葬礼照常进行,至于太宰治boss有请,请您到会面室一叙。”


“也许你想问我一些什么,但我什么都不能说。”许久不见的森先生,本就消瘦都身形显得更萎靡,头上还添了不少的白发。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蛞蝓去调查解决我密封的事。你应该这事有多危险,你明明知道的!他对你尊敬的像条狗,难道又是什么组织的利益?别开玩笑了!”

“修治冷静点…”




florafangfang

凑齐四张小画,尝试了重复性构图的美感

最后一幅当作一种祝愿吧,加油!💕

凑齐四张小画,尝试了重复性构图的美感

最后一幅当作一种祝愿吧,加油!💕

樱 的 Lofter

【原创】世界杯体育场站

P1 世界杯体育场
P2- P5 体育场附近马路边有红红的树叶
P6 在地铁站内商场食店尝美味的乌冬

【原创】世界杯体育场站

P1 世界杯体育场
P2- P5 体育场附近马路边有红红的树叶
P6 在地铁站内商场食店尝美味的乌冬

福萝贝

始于19年6月把决京莹草肝到奥义了,然后就画下草爸爸纪念下,

顺手把队友的闺女儿子也画了吧

然后就收集癖发作根本停不下来了_(:з」∠)_

戳小脑瓜子真滴快乐啊


#只可用作头像,严禁商用或者其他用途!!!!!#

始于19年6月把决京莹草肝到奥义了,然后就画下草爸爸纪念下,

顺手把队友的闺女儿子也画了吧

然后就收集癖发作根本停不下来了_(:з」∠)_

戳小脑瓜子真滴快乐啊


#只可用作头像,严禁商用或者其他用途!!!!!#

腐利利菌

【红茨】树咚

※ooc预警,脑洞

※短

————————————————

“咚!”

茨木一脸惊奇地看着面前这个挚友爱的死去活来的柔弱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将他按到了树上。


红叶眯着眼看向茨木惊愕的脸,开口:“喜欢酒吞?”茨木点了点头。

看到红叶眼睛又眯了三分,发出了“嗯?”的声音,立马摇了摇头。


红叶咬了咬唇:“觉得妾身碍事吗?”

茨木看了看树上那女人印出的手印,咽了咽唾沫:“没,没有,这同汝没有关系……只是挚友他沉迷于汝,吾的挚友他本是大江山的鬼王,意气风发,可如今却……唔……”


红叶不想听到茨木口中有关那酒吞的一切,直接踮起脚,一只手搭在茨木胸上,一只手拉着茨木的衣服,直接...

※ooc预警,脑洞

※短

————————————————

“咚!”

茨木一脸惊奇地看着面前这个挚友爱的死去活来的柔弱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将他按到了树上。


红叶眯着眼看向茨木惊愕的脸,开口:“喜欢酒吞?”茨木点了点头。

看到红叶眼睛又眯了三分,发出了“嗯?”的声音,立马摇了摇头。


红叶咬了咬唇:“觉得妾身碍事吗?”

茨木看了看树上那女人印出的手印,咽了咽唾沫:“没,没有,这同汝没有关系……只是挚友他沉迷于汝,吾的挚友他本是大江山的鬼王,意气风发,可如今却……唔……”


红叶不想听到茨木口中有关那酒吞的一切,直接踮起脚,一只手搭在茨木胸上,一只手拉着茨木的衣服,直接吻了上去。


茨木瞪大双眼看着这个大胆直接吻自己的女人。

这女人吻技……也太强了。


红叶吸吮这茨木柔软的唇瓣,用舌挑开茨木的牙关,勾起茨木的舌……茨木不敢动,接受着这一切。


红叶感觉到茨木的左手搭到了她的肩膀上,嘴角勾了勾。当她感觉茨木的身体也靠了过来的时候,她睁开双眼,发现茨木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在颤动,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她的双眼不断往下看……


茨木被她亲的腿软了……


红叶慢慢松开他,两人喘着粗气。红叶抱住茨木:“和妾身在一起,好么?”

“……可,挚友……”茨木喘着气,他觉得他并不抗拒红叶靠近他,甚至还有点依赖的感觉,可是想到酒吞,他开始犹豫了。

红叶挑起茨木的下巴,舔了舔唇看向他,茨木看着她,眼神开始飘忽:“不用管她,你只需告诉妾身,你喜欢妾身么?”


“嗯……”


END——————————————

楊卿

饮血

*饮血的第一篇送给自己

*第二篇准备给自己的意难平

*俺没病,俺是沙雕


“原来秋叶真的只有染了血,才会红的这么漂亮。”


——


“听说那个女生死了?”


“什么?就平时活蹦乱跳那个?”


“啊,是,好像是割腕吧?坐在音乐室楼下的树后面,那些叶子越见红了。”


“吓到了不少人吧?”


“应该吧。”


接着是沉默,一片死寂。


我走在后面,不远不近,听着她们不高不低的声音讨论着,讨论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是我最好的朋友。曾经是。


她的笑从来放肆又自然。她也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难过,就连我也是别人。


想想就难过。


——


刚认识她的一天傍...

*饮血的第一篇送给自己

*第二篇准备给自己的意难平

*俺没病,俺是沙雕


“原来秋叶真的只有染了血,才会红的这么漂亮。”


——


“听说那个女生死了?”


“什么?就平时活蹦乱跳那个?”


“啊,是,好像是割腕吧?坐在音乐室楼下的树后面,那些叶子越见红了。”


“吓到了不少人吧?”


“应该吧。”


接着是沉默,一片死寂。


我走在后面,不远不近,听着她们不高不低的声音讨论着,讨论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是我最好的朋友。曾经是。


她的笑从来放肆又自然。她也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难过,就连我也是别人。


想想就难过。


——


刚认识她的一天傍晚我和她路过音乐室,夏天的夕阳真红啊,红的滴血。


她哈哈地笑着:“呐,什么时候才能死掉呢。”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但还是配合着正色道:“不要开这种玩笑哦?”


她愣愣,说,好。末了补上一句;“我是逗你的,没有被吓倒吧?”


“不会的。”


当初她不清楚我的敏感,我也不清楚她的难过。


不过算是易碎品的互相试探。


——


再后来过了大半个学期,我们顶着凛凛寒风上宿舍楼顶看星星。


她同我说,她有一个自杀多年未遂的朋友。


我问她:“会不会很难过呢?”


“我当然不会啊,”她哈着气,搓搓手笑着说,声音显而易见的抖,“讲别人的故事罢了。”


讲别人的故事怎么会抖成这样呢。


我知道她很难过,我说:


“可以靠过来一点吗,今晚我穿的有点少。”


她眼里有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一瞬间的迟疑。然后她笑了笑靠近说好。


——


再后来?好像没有后来了。


手腕上的伤口很深,不大痛,不过挺难看的。


我愣去半晌,看着死神。


死神的镰刀很精致,很漂亮,他有一把清冷的好嗓子。


他说,走马灯已经放完了。


我问:“她呢,不是她吗?”


死神好像轻的不能再轻地叹了口气,答:“你从来都没有过朋友。走吧。”


我想哭又想笑,看着那道伤,然后抬头。


抬头就着血红的夕阳,看着被血凝在地上的红叶。


原来红叶真的只有饮血,才红的鲜活又漂亮。


原来从来难过的,也只有一个人。


那可真是,太好了呀。


Fin.




伶子Youly
别问,问就是无聊搞了一把联动

别问,问就是无聊搞了一把联动

别问,问就是无聊搞了一把联动

Talk To Her

2019 深秋 东京 日比谷公园

去的时候晴空万里,离开的时候天空乌云笼罩,红透的枫叶竟然隐约泛着紫色

2019 深秋 东京 日比谷公园

去的时候晴空万里,离开的时候天空乌云笼罩,红透的枫叶竟然隐约泛着紫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