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尾

390浏览    63参与
镰月满时
重绘,红尾。 想了想还是三色好...

重绘,红尾。

想了想还是三色好看过玳瑁

重绘,红尾。

想了想还是三色好看过玳瑁

杉须猫是钟岚珠的猫
红尾 有些猫面对战争时可能会迟...

红尾

有些猫面对战争时可能会迟疑,并不是他们害怕战征。为什么而战,武士守则之所以存在的意义,都是他们所思考的问题。懂得何时该心怀善意的猫更能成长为胸怀尺度的勇猛武士。

红尾

有些猫面对战争时可能会迟疑,并不是他们害怕战征。为什么而战,武士守则之所以存在的意义,都是他们所思考的问题。懂得何时该心怀善意的猫更能成长为胸怀尺度的勇猛武士。

莓柳ta没溜

【封面】发一下短篇合集的封面。好事多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外传抖音上有十四本全套预售(不过已经没了bushi),也不知道具体出版时间,目前我只知道出版社在印了🌚🌚,

封面分别为:冬青叶,叶池,枫荫,松星,红尾和虎一星

【封面】发一下短篇合集的封面。好事多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外传抖音上有十四本全套预售(不过已经没了bushi),也不知道具体出版时间,目前我只知道出版社在印了🌚🌚,

封面分别为:冬青叶,叶池,枫荫,松星,红尾和虎一星

深薇微微

今天看了一个合照,忽然想起来我的太阳姐姐们的画还没画

今天看了一个合照,忽然想起来我的太阳姐姐们的画还没画

深薇微微

小写手与小写手的爱情故事.电影

酱色的米粒和着鱿鱼须、龙虾、红辣椒组成的海鲜炒饭,冰沙鲜奶与红豆,再配上一煲豆腐,就是她双节的第一份饭。

“吃饭了吗?”

“嗯。”红尾看看时间距离电影开场还有二十分钟,放慢脚步走到广场的回廊那里,看着楼下一家奶茶店门前来往的人群,嘴角一勾,“还买了电影票,去看《莽荒》,待会儿去看电影...还有二十分钟开场。”

“还是第二排吗?”

“嗯。”

“买奶茶了吗?”

“没有,怕中途想去厕所,看完了就买。”

空气忽然陷入沉寂,祝微似是在斟酌什么,也似乎什么也没想,许久,祝微轻声道,“红尾,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待会儿电影开始了不要把电话挂了,你看你的你电影当我不存在就好...”

“.....

酱色的米粒和着鱿鱼须、龙虾、红辣椒组成的海鲜炒饭,冰沙鲜奶与红豆,再配上一煲豆腐,就是她双节的第一份饭。

“吃饭了吗?”

“嗯。”红尾看看时间距离电影开场还有二十分钟,放慢脚步走到广场的回廊那里,看着楼下一家奶茶店门前来往的人群,嘴角一勾,“还买了电影票,去看《莽荒》,待会儿去看电影...还有二十分钟开场。”

“还是第二排吗?”

“嗯。”

“买奶茶了吗?”

“没有,怕中途想去厕所,看完了就买。”

空气忽然陷入沉寂,祝微似是在斟酌什么,也似乎什么也没想,许久,祝微轻声道,“红尾,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待会儿电影开始了不要把电话挂了,你看你的你电影当我不存在就好...”

“...我今天也买了电影票,和你正好是同一个时间段,”祝微明亮且温柔的笑声传到耳畔,“红尾,我可以邀请你一起看电影吗?”

红尾握着手机的手一紧,鼻子忽然有些酸,“好。”

....

《莽荒》围绕一个街头卖唱人的一生,故事的亮点在于故事并不是以主人公的视角去展开这个故事,而是以路人的视角描述阿荒的一声,没人知道阿荒姓甚名谁,没人知道他是喜欢音乐的富家子弟,还是下班才有时间去追逐着梦想的职业者,亦或者是不屈于命运、忠于自己的逐梦人,不同的观影人的眼里看到的是不一样的阿荒....

当电影渐渐走入尾声,阿荒的歌声响起,打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歌声里有梦想的炽热,有人生失去方向的迷惘,有成人才懂的痛苦,有不值一提的喜悦....柔和的白光下,或有人偷偷抽纸巾拭泪,有恋人在黑暗下十指相扣,有眨着湿润的眼睛笑着看向荧幕中的阿荒。

耳畔是耳机平缓的沙沙声,忽然,电话那边传来一声极低的叹息声,像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人跌跌撞撞闯进心房。

“红尾...”

“嗯。”红尾手下意识碰了一下耳机,心不在焉盯着荧幕,紧张地听着根本听不到的呼吸声,生怕听漏一个字。

“...你什么时候来追我啊?”只此轻飘飘的一句,红尾的心似是被攥紧,说不出话来。

“我不知道。”

“……这样吧,我再给你十九个月的时间,你要是一直不来追我,我就转头去追你好了,反正你总要找到一个人陪你过一辈子的,结婚当夫妻也好,一辈子不结婚当恋人也罢,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如果你一个人找不到,我就帮着你找,找到你我儿女成群,找到我们头发都白了,要是最后还没找到,就当成全我的私心,让我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好。”


深薇微微

小写手和小写手的爱情故事

“断更了五天,讲一下接下来的故事梗概,我构思一下。”

“接下来就是A死了。”

“死了!”作为第一男主原型的祝微不能接受。

“后面可以活可以活的,你回忆一下是不是。。。”红尾急忙解释道,洋洋自得地讲解了一番。

“原来从第一章开始埋线索啊,厉害…那篇路人丁读祭文需要我写吗?”祝微点头。

红尾美滋滋说道,“不不,一千字五百字白话祭文我已经写好了,完全参照古人鬼怪志特点,就差你这个人形翻译机翻译一下,然后扮演一个路人意外发现这篇文章。”

“嗯,有参考吗?”祝微读了一遍,他如此问,便知道写的很好。

红尾喜不自禁,明明自得道,“读洛神赋有感。”


“断更了五天,讲一下接下来的故事梗概,我构思一下。”

“接下来就是A死了。”

“死了!”作为第一男主原型的祝微不能接受。

“后面可以活可以活的,你回忆一下是不是。。。”红尾急忙解释道,洋洋自得地讲解了一番。

“原来从第一章开始埋线索啊,厉害…那篇路人丁读祭文需要我写吗?”祝微点头。

红尾美滋滋说道,“不不,一千字五百字白话祭文我已经写好了,完全参照古人鬼怪志特点,就差你这个人形翻译机翻译一下,然后扮演一个路人意外发现这篇文章。”

“嗯,有参考吗?”祝微读了一遍,他如此问,便知道写的很好。

红尾喜不自禁,明明自得道,“读洛神赋有感。”

深薇微微

日常.远古诸神的中秋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指路仙孤家寡人一个就去远古诸神家串门。

恰好赶上,太阳烛照跑完一天的路程,轮到了月亮幽阴去上班。

大家吃了捣的年糕、月饼,又玩了一会,就去睡了,但是人世间的中秋节总是思念多于欢聚的,阴间的魂魄更是谈不上阖家团圆,所以那个鬼哭狼嚎瞎哼哼,诸神失眠了。

扎着柳辫的风姑娘叹气道,“小红尾和小云子什么时候回娘家啊?”

太阳烛照摇摇头。

“今晚好吵啊,头要炸了,我想睡觉,睡不着,我好想他们,呜呜…”

“我也想他们,唉,唉,唉。”

“今天是中秋,咱们学人间,去赏月吧。”指路仙提议道。

“赏月…”大家陷入了沉思,脑补了一个画面:

当他们排排坐在树下抬头看着月亮上班,...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指路仙孤家寡人一个就去远古诸神家串门。

恰好赶上,太阳烛照跑完一天的路程,轮到了月亮幽阴去上班。

大家吃了捣的年糕、月饼,又玩了一会,就去睡了,但是人世间的中秋节总是思念多于欢聚的,阴间的魂魄更是谈不上阖家团圆,所以那个鬼哭狼嚎瞎哼哼,诸神失眠了。

扎着柳辫的风姑娘叹气道,“小红尾和小云子什么时候回娘家啊?”

太阳烛照摇摇头。

“今晚好吵啊,头要炸了,我想睡觉,睡不着,我好想他们,呜呜…”

“我也想他们,唉,唉,唉。”

“今天是中秋,咱们学人间,去赏月吧。”指路仙提议道。

“赏月…”大家陷入了沉思,脑补了一个画面:

当他们排排坐在树下抬头看着月亮上班,月亮摸鱼朝人间看,电光火石间彼此心电感应目光一交。

幽阴被看的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们…你们!抽什么疯,干嘛看着老子!不许看不许看不许看!”

诸神目光幽幽,“看月亮啊……我有病啊!”

……

诸神一下子沉默了,指路仙不知道,有些尴尬,弱弱的说道,“你们不觉得我不用上班,看着别人上班很酸爽吗?”

“有道理。”

于是一干神等,排排坐,看月亮上班,“有首童谣,月亮走,我也走,我走,月亮跟着我走,他有这么乖吗?”

“没有。”

“以前没发现,他上班怎么可以这么乖,平时我们这么盯着他,他早就一块月饼糕子甩过来了。”

“难以置信。”

“要多看看。”

也就是从那以后,大家在闲着无聊时候监工,会有固定的几天,月亮会找小云子帮忙挡住天空,至于为什么,被人盯着上班太累。

哈哈哈,开玩笑啦,娇羞的月亮了解一下,好了,差点忘记了,祝大家中秋快乐!


深薇微微

【星官篇】夏至. 西瓜🍉

朱雀西沉,天目将蔽,鬼节至。

晏忡耽弯腰在载着一堆西瓜的牛车里扒拉翻找,经过一番挑拣,晏忡耽翻出一个圆滚滚的西瓜,抱起来给林美人看。

“瓜有圆扁胖瘦,挑西瓜和挑女人是一样的,你看...”晏忡耽抱着臂弯里的西瓜,一手指着西瓜的花纹,凡事可以和女人扯上关系的,晏忡耽嘴里就没好话。

林霏不待晏忡耽开口,当机立断手按着腰间昭华一旋,转身率先离开。

“欸?”晏忡耽紧忙给瓜农抛出一锭银子,抱着西瓜追上林霏。

“现在西瓜有了,就等子时抓鬼了...你别看我,我阳气这么足,一般小鬼可没胆子招惹我...”

林霏挪开目光,目光匆匆扫了一眼河岸对面的人家黑漆门环上别的一枝柳条,淡淡道,“你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朱雀西沉,天目将蔽,鬼节至。

晏忡耽弯腰在载着一堆西瓜的牛车里扒拉翻找,经过一番挑拣,晏忡耽翻出一个圆滚滚的西瓜,抱起来给林美人看。

“瓜有圆扁胖瘦,挑西瓜和挑女人是一样的,你看...”晏忡耽抱着臂弯里的西瓜,一手指着西瓜的花纹,凡事可以和女人扯上关系的,晏忡耽嘴里就没好话。

林霏不待晏忡耽开口,当机立断手按着腰间昭华一旋,转身率先离开。

“欸?”晏忡耽紧忙给瓜农抛出一锭银子,抱着西瓜追上林霏。

“现在西瓜有了,就等子时抓鬼了...你别看我,我阳气这么足,一般小鬼可没胆子招惹我...”

林霏挪开目光,目光匆匆扫了一眼河岸对面的人家黑漆门环上别的一枝柳条,淡淡道,“你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我难得当一次好人不行?”晏忡耽不以为意,换了一只手抱西瓜。

林霏摇了摇头,冰冷而认真的目光对上晏忡耽漆黑的眼睛,“我不管你要干什么,别让我发现,否则。”

晏忡耽忽的一笑,“林仙子,也会徇私舞弊。”

“你试试。”林霏嘴角一勾,煞有介事看着晏忡耽。

子时。

当华灯熄落,阡陌交通、粉墙黛瓦浸没在黑夜中,白色的雾霭在幽黑的巷道里氤氲散开。

“起——”

随着一声绵且长的声音起落,被黑夜碾压在地表之上的雾霭似是苏醒了一般,接二连三蹿出一盏盏明晃晃红灯笼,在微风拂动灯笼,红色的光影与白雾纠葛,摇曳成纱,不多时,幢幢黑影出现在雾霭中。

负着篮子的青面赤眼獠牙鬼,拿衣服前摆兜着西瓜的丈高鬼、被小鬼追着、边逃边啃食西瓜的饿鬼,指挥着纸人抬西瓜的花枝招展的画皮鬼....不过大多的数的鬼还维持着死前的模样。

“‘鬼者,归也。’世人惑于万般皮相,死后方回归本象,孰真孰假,如何堪破?”晏忡耽提着一盏红灯笼喃喃道,忽然一笑,偏头看向林霏,“说起来,你的魂魄会是什么模样?

林霏抱着西瓜,也看着穿梭在雾霭中的鬼影,淡淡道,“这些化出恶形的鬼,只是妄图摆脱红尘,却深陷执念,才沦落如此,生死逆旅,连造世诸神都不敢说勘破,何况吾等?”

在鬼节这一晚,一些人家的未投胎的‘列祖列宗’会回来拿走子孙后代供奉给自己的西瓜,打算带回鬼界在新鬼园子招呼朋友,而想要投胎、逝世未满一年的鬼则会回到家里看看自己的亲人,顺便带走西瓜去贿赂鬼差,好方便投胎。

雾霭中,各类鬼在墙体间来回穿梭,留恋者有、贪婪者有、痛哭者有、不归者亦有。

鬼声喧哗,鬼笛声动,如庙会一般热闹,众鬼带着西瓜、糕点、腌肉,在热闹街道上穿梭,纷纷奔赴黄泉。

鬼影匆匆的街道上,一个晦暗的巷道口处蹲着两只瘦小的白色玉面狐狸,一只翘首以盼,垂涎盯着来往鬼影背着的硕大无比的西瓜,一只搭拢着脑袋,生无可恋地看着穿梭的鬼影,眸光愈发黯淡。

忽然眼前影子一晃,一个圆滚滚的西瓜撞入视野。

小狐狸一号蓝色眼睛蓦然一亮,明灿灿得欣喜朝上扬起,小狐狸二号震惊看着西瓜愣了一下,迅速抬头看向将西瓜又往他们面前推了推的白衣女子。

林霏淡淡一笑,“拿着去投胎去吧!”

狐狸二号盯着林霏看了一会儿,嘴里呜呜说了什么,然后低头和狐狸一号对视一眼,两只小狐狸齐心协力推着西瓜走了。

“我就离开了一会儿,你就把西瓜送人了?!”晏忡耽眉眼含笑提着灯笼走过来,故意不满抱怨道。

“晚会儿还你。”

晏忡耽点头,忽然认真瞅着林霏,“林霏,我想你的魂魄一定是西瓜。”

“西瓜?”林霏啼笑皆非,一时云里雾里。

“难道不是吗?”晏忡耽点头,正欲开口,眼珠子一转,只是简单道,“(窈窕碧玉)大道于言;(灼灼樱红)傲骨于行;(沁如冰雪)红尘不慕于心。”

“西瓜籽呢?”林霏不置可否一笑,问。

“细枝末节,别在意。”

林霏笑着摇摇头,“去黄泉路口瞧瞧。”

“好。”

阴界与阳界交界处

“噗嗤。”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短促的笑声。

林霏蹲伏在岩石后面窥探着前方,神经崩到极点,忽然,身旁传来一声“噗嗤”的笑声,林霏被吓得心突突直跳,差点拔剑跳出去。林霏松了一口气,偏头看到正掩着嘴偷笑的晏忡耽,不满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晏忡耽放下手,连忙摇头,嘴角依旧勾着,“我没笑,我没笑。”

林霏白了晏忡耽一眼,转头继续盯着黄泉入口。

晏忡耽见林霏眉眼沉重,凝神屏息认真看着前方,忍不住道,“林霏你和鬼有仇啊?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闭嘴。”

晏忡耽随意在岩石上躺下,隔着重重雾霭仰头看向稀疏的星空,“虽然你很认真,但你是一个女孩子,整天这么凶巴巴可不好…不过,你还是小瞧鬼了。”

“嗯?”

晏忡耽扭头看着林霏,笑问,“鬼是什么?”

林霏思忖片刻,淡淡道,“人死之后的魂魄,或者说另一种存在形态。”

“嗯,不错,鬼生为人,人死成鬼,鬼能通生死的同时,也能将阴间与阳世相结合,你看鬼节来人间溜达一趟,给子孙拖个梦,让仇家生个病,现形也是没问题的,你想,即便是修道之人也不能自由穿梭阴阳两界,可是鬼却可以,所以不要小瞧鬼,他可比妖魔鬼怪特别多了。”

林霏点头,终于转头看向晏忡耽,“你想说什么?”

晏忡耽也不知道乐什么,悠哉翘着二郎腿,“这世上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林霏,“……”

黄泉路,

小狐狸二号用头顶着西瓜向前滚,而小狐狸一号则蹿左窜右将偏离路线的西瓜顶回来,贿赂过阴差后,大约半个时辰,两只小狐狸终于赶到了奈何桥边。

孟婆,“你们不愿意轮回?”

两只小狐狸生怕孟婆不同意,一只跑起来在原地画圈圈,另一只前爪指指转圈的狐狸,呜咕呜嘎说个不停,莹莹的蓝眼睛恳求着孟婆 。

孟婆放下汤勺,“你们知道,不肯入轮回的魂魄是要被抓去当苦力的?”

“来世结草衔环不是不更好?”

“哦,死者气息,当真决定了。”

转圈的小狐狸停下来,两只狐狸郑重点头。

“好吧。”孟婆叫来了牛头马面把两只小狐狸带了下去。

后世,林美人的每一次转世投胎,都有两只玉面狐狸为她引渡,直到赤岸元年,林美人魂魄破碎,两只狐狸在九洲奔走收集魂魄,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只收集了一小部分,最终在溦君那里找到了剩下的部分,寂平三十七年,琼岚的顾殿下身边时常出现两只玉面狐狸,永频元年,两只玉面狐狸入鬼宿...


PS,今天大暑,夏至应该是太阳距离北半球地面最高,这个时候,鬼宿在白天距离太阳最近。

天气热记得吃西瓜哦🍉

King and lionheart

红尾————

个人比较喜欢p1这种的色,但是原著说是暗色玳瑁所以大概是p2的色(三花公猫太罕见了毕竟)

红尾————

个人比较喜欢p1这种的色,但是原著说是暗色玳瑁所以大概是p2的色(三花公猫太罕见了毕竟)

深薇微微
四月凉风习习,第一个风筝送给最...

四月凉风习习,第一个风筝送给最喜欢的的人。

殿下,节日快乐。

(我一定是今年第一个送出祝福的,嗯,这算不算圈地自萌?真的是一年了。)

四月凉风习习,第一个风筝送给最喜欢的的人。

殿下,节日快乐。

(我一定是今年第一个送出祝福的,嗯,这算不算圈地自萌?真的是一年了。)

深薇微微

【原创】小写手和小写手的爱情故事

日常


小凛刚出生那年。

日光微洒,窗户开了道小缝,吹进来的风轻轻撩拨着白色的帘子,一个摆满娃娃玩具的房间里,红尾坐在婴儿床旁边的矮凳上,拿着一个玩偶逗儿子,见祝溦单手支颐坐在单人沙发上,脚边簇拥着各种布偶,若有所思盯着她和摇篮里的儿子。

红尾被一言不发的祝溦盯得不自在,抬眸,纳闷叫了一声,“祝溦?”

“嗯?”

红尾忍不住一笑,“想什么呢?”

“哈,忘了。”

红尾又是一笑,起身拿起空奶瓶,“我去冲点奶粉,你看一会儿儿子。”

说着红尾便把玩偶塞到他手里。

祝溦走到红尾刚才的位置坐下,低头看着摇篮里的小可爱正四处乱不溜的大眼睛,一会儿看婴儿床上面的小风铃,一会儿看看肥嘟嘟的小手...

日常


小凛刚出生那年。

日光微洒,窗户开了道小缝,吹进来的风轻轻撩拨着白色的帘子,一个摆满娃娃玩具的房间里,红尾坐在婴儿床旁边的矮凳上,拿着一个玩偶逗儿子,见祝溦单手支颐坐在单人沙发上,脚边簇拥着各种布偶,若有所思盯着她和摇篮里的儿子。

红尾被一言不发的祝溦盯得不自在,抬眸,纳闷叫了一声,“祝溦?”

“嗯?”

红尾忍不住一笑,“想什么呢?”

“哈,忘了。”

红尾又是一笑,起身拿起空奶瓶,“我去冲点奶粉,你看一会儿儿子。”

说着红尾便把玩偶塞到他手里。

祝溦走到红尾刚才的位置坐下,低头看着摇篮里的小可爱正四处乱不溜的大眼睛,一会儿看婴儿床上面的小风铃,一会儿看看肥嘟嘟的小手腕上系的红绳铃铛。

祝溦想起红尾还怀着孕那段时间,红尾特别不想要女儿,因为有一句话叫做,“女儿是父亲上一辈子的情人。”

现在好了,祝溦稍稍无奈看着儿子,边思虑边缓缓开口说道,“儿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想起来我大学一门课,叫做《佛罗伊德的心理学》,里面有一节讲的是婴儿X心理,婴儿其实与成人一样也有X的需求,而X行从亲密程度不同来说,拥抱、亲吻、吸允奶水…都是…”祝溦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这么小的孩子听得懂什么,抬手轻轻捏了捏儿子的鼻子,眸目温柔,“小情敌,不许跟我抢你妈妈,知道吗?”

似是对爸爸宣示主权的行为不满,小凛斜呜哇一声大哭起来。

红尾正好拿着走到奶瓶,听到儿子哭了,立马跑上前,把奶瓶塞给祝溦,两手把儿子抱在怀里,又是安抚地拍拍婴儿的背,又是亲亲小脸颊。

过了一会儿,啼哭渐渐低的,祝溦看着布溜着大眼睛、委屈吸允着奶嘴的儿子,忍俊不禁,这臭小子,转眼把话当耳旁风了。

深薇微微

5.31

“…今天是顾锦溯和云归正式在一起的日子。”

除夕前昔的前昔

新春之前,顾锦溯算了一个账:

她诞生的第一世,是一个钟灵,死因是怀璧其罪。

第二世,是个修仙者,死因是桀骜,世所不容…其实还是怀璧其罪。

第三世,是个鲛人,死因是自杀。

第四世,是人最后得上天眷顾成为真神,概括起这一声说来也简单,就是云归是个石头,她死缠烂打云归也没瞧上她,算是爱而不得,最后险些被人截胡,不过死得倒是很有尊严。

第五世,被云归重溯了魂魄,然后暂时安放在一只狐狸里。

这一世(第六世),虽然说是在一起了,但是终究苦涩多于甜蜜。

纵观与云归这段缘分,前两世就见过一面基本上不认识,第三世她是高攀不...

5.31

“…今天是顾锦溯和云归正式在一起的日子。”

除夕前昔的前昔

新春之前,顾锦溯算了一个账:

她诞生的第一世,是一个钟灵,死因是怀璧其罪。

第二世,是个修仙者,死因是桀骜,世所不容…其实还是怀璧其罪。

第三世,是个鲛人,死因是自杀。

第四世,是人最后得上天眷顾成为真神,概括起这一声说来也简单,就是云归是个石头,她死缠烂打云归也没瞧上她,算是爱而不得,最后险些被人截胡,不过死得倒是很有尊严。

第五世,被云归重溯了魂魄,然后暂时安放在一只狐狸里。

这一世(第六世),虽然说是在一起了,但是终究苦涩多于甜蜜。

纵观与云归这段缘分,前两世就见过一面基本上不认识,第三世她是高攀不上,从一开始就绝了念头,和云归真正有缘是从第四世开始的,不过她活着的时候,她如何,云归纵容,却始终没有喜欢上她,现在想想,他二人的姻缘恐怕多归功于她的强求。

在某一个晚上,顾锦溯偶然发现云归会说梦话。

于是年二十九这一晚,当耳畔传来云归平稳的呼吸声,顾锦溯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为了保证效果,特意找月老要了一瓶可以多说梦话的药水。

“溯儿…”

“霏…”

“红尾…”

……

一晚上下来,“溯儿”三十遍,“红尾”二十八遍,“殿下”十一遍,“林霏”五遍,“林漓”两遍……

清晨。

“今天怎么看着这么没精神?”云归从床上坐起来,顾锦溯也慢悠悠坐起来。

云归抬手探了探顾锦溯的额头,见温度正常,也无异样,道,“昨晚失眠了?”

“嗯,梦见你在四个我…就是林漓、红尾、顾锦溯、林霏里挑老婆?”顾锦溯犹犹豫豫,一言难尽,“愁得我也不知道该选谁?”

闻言,云归哭笑不得,揉了揉顾锦溯的脑袋,鼻尖在顾锦溯额头蹭了蹭,“再睡一会,我去做早饭。”

“嗯。”

赌十斤糖炒栗子,云归刚把她当红尾了,顾锦溯手啪一下盖在脸上,欲哭无泪。

除夕

夜晚,子时,鞭炮声不绝于耳顾锦溯和云归披着大氅凑坐在檐下,捧着暖炉,赏着雪,是时玉梅疏斜,寒风解翼,迎接新年的烟花在夜空中绚烂绽放。

云归握紧顾锦溯的手,偏头看向她,他的眼眸沉如泉,却明亮异常,不知是被烟花照亮,还是被别的什么东西,“溯儿,我们成亲吧!”

“…好。”


PS,我是真的脑袋想破了,秀秀太厉害了,一句哥哥,成亲吧,还是哥哥,我们成亲吧,让我这等凡夫俗子想到气断神绝,总之借鉴也好,毕竟现代也是我们结婚吧,嗯,暂时想不到合适的,好了除夕这一天号不客气成为我的独家纪念日了,诸君随意。

深薇微微

新年群贺.小写手爱情

红尾磨磨蹭蹭从奶茶店里出来,提着一杯奶茶,慢悠悠走到一个小区,此时万家灯火,不少人都一家团聚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

红尾绕到单元楼的后面,掐着凌晨前一分钟,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

即便新春之际,家家欢乐似乎也不能浸然这个人温凉的声音。

“祝微,是我..嗯,新年快乐。”

“...”电话那一头的人声音明显一滞,片刻之后,又像接了一个很寻常的电话,却很温柔的说,“新年快乐...我在家看春晚,你呢?”

“你知道我没有看春晚的习惯,今晚家里的网坏了,所以想看也看不成。”

“嗯,今年流感挺严重的,没事不要出去,记得戴口罩,你买口罩了吗?你这性子,估计是想起来也买不到了吧?你现在哪,上个月我...

红尾磨磨蹭蹭从奶茶店里出来,提着一杯奶茶,慢悠悠走到一个小区,此时万家灯火,不少人都一家团聚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

红尾绕到单元楼的后面,掐着凌晨前一分钟,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

即便新春之际,家家欢乐似乎也不能浸然这个人温凉的声音。

“祝微,是我..嗯,新年快乐。”

“...”电话那一头的人声音明显一滞,片刻之后,又像接了一个很寻常的电话,却很温柔的说,“新年快乐...我在家看春晚,你呢?”

“你知道我没有看春晚的习惯,今晚家里的网坏了,所以想看也看不成。”

“嗯,今年流感挺严重的,没事不要出去,记得戴口罩,你买口罩了吗?你这性子,估计是想起来也买不到了吧?你现在哪,上个月我妈买了好多,我给你送点。”

“阿姨这么有先见之明的吗?”

电话那头的人也是一笑,“年年如此,流感多发季,我妈就会买些口罩什么的,今年冬天不太冷,天气有点反常,我妈觉得人容易生病,就多买了些。”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

或许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祝微走到卧室窗前,果然朝下看能够看到某人捧着奶茶站在楼下,忍不住唇角一勾,“就是想我了。”

“我...”红尾举着电话一慌,下意识抬头看向某扇漆黑的窗户,低头背靠着路灯,笑道,“祝微,虽然我还没回心转意,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我追你好不好?”

“好。不过我要好好观察一段。”

“好。”

“红尾,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登高看灯火吗?”

“为什么?”

“因为灯光驱逐了黑暗,现在的人抬头几乎看不清星星了,而在万家灯火中,家家璀璨,你我在星海之中相遇...挺遗憾的,我不能帮到你,新的一年,希望你可以找到点亮眼眸里的光...红尾,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深薇微微

群魔乱舞,前言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结局,当初我就不说什么打断你的软骨头的混话,骨头软点就软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世上硬气的人本就没几个,不需要你一个姑娘家去逞强...唉,你活着的时候,你和云归怎么样都好,生一窝孩子也好,我只会感叹一声世事无奈,照旧寻花问柳,潇洒度日,绝不会因此生出一丝苦涩,可是...现在,我忽然觉得好没意思,名利权势啊,都好没意思...师妹,别睡了...”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结局,当初我就不说什么打断你的软骨头的混话,骨头软点就软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世上硬气的人本就没几个,不需要你一个姑娘家去逞强...唉,你活着的时候,你和云归怎么样都好,生一窝孩子也好,我只会感叹一声世事无奈,照旧寻花问柳,潇洒度日,绝不会因此生出一丝苦涩,可是...现在,我忽然觉得好没意思,名利权势啊,都好没意思...师妹,别睡了...”


深薇微微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愿意,这一条...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愿意,这一条路,哪怕黑得什么也看不见,我也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今天才发现,路没了,云归,够了...”
临行前,她问,“神君可知天地为何有尽...哈哈,天高无穷,举目不见日,俯身非探月,地厚无极,春风难化雨,鱼水生别离,天地无限宽广,离人,不归。”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愿意,这一条路,哪怕黑得什么也看不见,我也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今天才发现,路没了,云归,够了...”
临行前,她问,“神君可知天地为何有尽...哈哈,天高无穷,举目不见日,俯身非探月,地厚无极,春风难化雨,鱼水生别离,天地无限宽广,离人,不归。”

深薇微微

【原创】小写手和小写手的华尔兹

PS,今天看见广场上大妈们在跳交际舞,然后我英语渣到炸,所以全程靠百度直接翻译。


华尔兹

某国

“怎么样?来不来?”说着,祝溦一手朝她探过来,眉眼的笑意。

“谁怕你!”红尾利索把手搭在祝溦摊开的手掌上,“踩死你。”

“喂,我说,你的乐感太差了,注意听节拍。”话音刚落,祝溦又被踩了一脚,祝溦哭笑不得,与红尾完成一圈的旋转,温柔的声音响起,“不要紧张,感受着我的节拍。”

“鬼才紧张呢,被踩的又不是我。”

过了半个小时,红尾终于找到感觉,祝溦也有了闲情逸致,悠哉悠哉念起了小诗,

“橘黄的灯光

 红色的舞裙

悠扬的琴音带动着我的心跳


得意的微笑

傲慢的相迎

胆小先生...

PS,今天看见广场上大妈们在跳交际舞,然后我英语渣到炸,所以全程靠百度直接翻译。

 

华尔兹

某国

“怎么样?来不来?”说着,祝溦一手朝她探过来,眉眼的笑意。

“谁怕你!”红尾利索把手搭在祝溦摊开的手掌上,“踩死你。”

“喂,我说,你的乐感太差了,注意听节拍。”话音刚落,祝溦又被踩了一脚,祝溦哭笑不得,与红尾完成一圈的旋转,温柔的声音响起,“不要紧张,感受着我的节拍。”

“鬼才紧张呢,被踩的又不是我。”

过了半个小时,红尾终于找到感觉,祝溦也有了闲情逸致,悠哉悠哉念起了小诗,

“橘黄的灯光

 红色的舞裙

悠扬的琴音带动着我的心跳

 
 

得意的微笑

傲慢的相迎

胆小先生牵起了红小姐的手

 
 

温热的空气

  灼人的触碰

  躁动的心跳…”

“你在念什么?”红尾不解风情打断道。

此时,轻快欢乐的音乐迎来高潮,红尾白色的垂珠晚礼服与祝溦的舞步在场地中心一圈接着一圈旋转,速度变得快了许多。

“骄矜与傲慢碰撞,

  爱在乐曲中交织,

  天地在旋转

  世界之心在我的眼前…”


 
 

Orange light. 

The red dress is shining. 

The melodious sound  made my heart beat. 

A proud smile is in bloom. 

metting with pride.

 Mr. timid slowly takes miss. Red's hand. 

 
 

The air between us is so warm 

Contact is hot 

my heart is restless and excited. 

pride collides with pride. 

Beautiful love is interwoven in the music 

The world is spinning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appears in my eyes

 

深薇微微

【原创】云归害怕前因

照理说,应该一把刀子一把糖,先给刀子后给糖。但是吧 ,再发多累啊,刀子来了,依旧是怀孕梗。

梦里

她脸色有点苍白,神情恍惚低头看着裙裳晕出的猩红色的血液,葵水?不是,她怀孕了,怎么有这个...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果真保不住了...

视野中女子裙裳上的血在裙上开出一朵朵炫目的花,浓重刺目的血色冲击着他灵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脚步有些虚浮朝着她奔去,惊慌喊到,“林漓!”

女子闻声,忽地一笑,沾染着秋色感伤的眸子含着一丝歉意看向他,“神君,我们的孩子没了。”

话音一落,她便像一只被肆虐的狂风破了个大洞的纸鸢,无情地被天空抛弃,眼看就要坠入尘埃。

在最后一刻,他上前抱住她,身体不由得...

照理说,应该一把刀子一把糖,先给刀子后给糖。但是吧 ,再发多累啊,刀子来了,依旧是怀孕梗。

梦里

她脸色有点苍白,神情恍惚低头看着裙裳晕出的猩红色的血液,葵水?不是,她怀孕了,怎么有这个...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果真保不住了...

视野中女子裙裳上的血在裙上开出一朵朵炫目的花,浓重刺目的血色冲击着他灵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脚步有些虚浮朝着她奔去,惊慌喊到,“林漓!”

女子闻声,忽地一笑,沾染着秋色感伤的眸子含着一丝歉意看向他,“神君,我们的孩子没了。”

话音一落,她便像一只被肆虐的狂风破了个大洞的纸鸢,无情地被天空抛弃,眼看就要坠入尘埃。

在最后一刻,他上前抱住她,身体不由得颤抖,像一个即将失去所有的孩子,像一个野兽嘶吼着,“大夫!快叫大夫。”

不知过了多久,当视线再次聚焦的时候,好像她已经和他经历过了生离死别,她这个时候叫做顾锦溯,如水的眸子如同秋天的阳光耀眼而忧伤,含着歉意,“对不起。”

“你在害怕什么吗?”他担忧看着她,探身握住她的手,即便是在梦里她手的刺骨冰凉也令他一惊。

“说是害怕,也有,究根到底,只是心里的缺失,从朋友方面来说,师兄,小容儿待我很好,在爱情上,神君给我爱更是没有一点瑕疵,可是对这个孩子,我却害怕,林漓那一世父母被迷惑了心智,疯狂得让我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现在得到一切都不是我的,其实从始至终,我没有,从来就没有过。”顾锦溯淡淡一笑,心底生凉,似乎只要思绪动一下,便会将胎儿扼杀在腹中,手不自觉拿着指甲嵌进掌心,想通过疼痛压制体内四处乱窜的冷风,面上依旧冷淡的很,“我以前就说过,我这样的心性,即便是怀孕,孩子也会掉的,不是玩笑话...再说,我不想当母亲,我身陷水火之中,何必再作孽?”

他听得心里抽痛,他不明白似是也明白她经历了什么,看到这样的他,他心里一阵抽疼,“溯儿...”

顾锦溯偏头看着他嘴角一勾,“也不怕你嘲笑,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挺没用的,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瞧不起,可是我也不觉得我对不起过谁,我就这样了...要是放在外人眼里,估计又要嘲笑我经不住事,连个孩子也保不住,可是谁规定人一定要坚强,我的孩子会比我坚强,可是这个世界太残酷,而我没有多少爱可以给他。”

“你会是个好母亲。”云归忽然上前轻轻抱住顾锦溯,“我坚信。”

梦境结束,云归睁开眼睛,有一瞬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恍惚,抬手拭去眼角残存的眼泪,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顾锦溯,嘴角一勾,抱好顾锦溯侧躺着,轻轻唤道,“溯儿?”

怀里的人似乎轻轻应了一声,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在他怀里蹭了蹭。

云归将脑袋低埋顾锦溯肩膀上,轻声说,“溯儿,你喜欢我吗?”

回应他的只有慢慢黑夜里她平稳的呼吸声,他下意识去抱紧她,“为了我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好吗?”

等到我们的孩子降世,这个世界上就多了一个爱你的人,那些不幸最终都会被遗忘。

深薇微微

【红尾】小写手和小写手的爱情故事

*现代向

“喂,”电话那头接通之后,红尾将垂在耳畔的发丝绕到耳后,淡定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颤抖,“祝溦,我在医院,你来接我吧?”

电话另一头的祝溦明显听出不对劲儿,眉头紧皱,一边朝办公室外面走,一边迫切问道,“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忽然有种刚下手术台脚步飘飘然的感觉…你先过来,过来再说。”

“你不会要在医院里和我谈离婚吧,”祝溦脑海中忽然飘过结婚前红尾提分手那件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电话那头传来噗嗤笑声,“要离婚也是到民政局,你赶紧过来吧!”

“好,我马上过去。”祝溦悬着一颗心慌忙忙赶到医院,一路上想到各种可能,血糖低?闹肚子?被撞车?被碰瓷?被抢劫?碰到抢银行?

各种可...

*现代向

“喂,”电话那头接通之后,红尾将垂在耳畔的发丝绕到耳后,淡定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颤抖,“祝溦,我在医院,你来接我吧?”

电话另一头的祝溦明显听出不对劲儿,眉头紧皱,一边朝办公室外面走,一边迫切问道,“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忽然有种刚下手术台脚步飘飘然的感觉…你先过来,过来再说。”

“你不会要在医院里和我谈离婚吧,”祝溦脑海中忽然飘过结婚前红尾提分手那件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电话那头传来噗嗤笑声,“要离婚也是到民政局,你赶紧过来吧!”

“好,我马上过去。”祝溦悬着一颗心慌忙忙赶到医院,一路上想到各种可能,血糖低?闹肚子?被撞车?被碰瓷?被抢劫?碰到抢银行?

各种可能在脑海里呼啸而过…待祝溦赶到医院,远远瞥见安然坐在大厅的红尾稍稍松了一口气,大步上前,气喘吁吁,“红尾!”

红尾扯着祝溦坐在自己旁边,“你先坐稳。”

祝溦一头雾水,两只手被红尾冰凉的手包裹,祝溦眉头一皱,反手握在掌心,红尾眉心微蹙,抽出手又覆上去,强势道,“你别动,听我说。”

祝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上来,只见红尾深吸一口气,抬眸认真对上祝溦的眼睛,“祝溦我怀孕了。”

“怀了?”祝溦一愣,没缓过劲儿,面色依旧淡然,下意识问,“两个月了?”

不对啊,上个月他出差了。

红尾低头捂脸,“一个月。”

还好,是我的。

祝溦松了一口气,有些恍惚,嘴角要扬不扬的(嘴角拼命向上扯,但是怕吓到人拼命往下压),“我要当爸爸了。”

“嗯,我觉得这件事很重要,想第一时间跑去告诉你,但是我腿有点软…”

“嗯,我是应该在的…”祝溦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好站起来,发现腿竟然隐隐有点软,面上泰然扶起红尾,“我们回家吧…慢慢走,小心。”

“嗯。”

PS,今天我姐姐告诉我我要有小外甥女了(我赌一块钱是女孩子),我当时问两个月?我姐告诉我一个月,我当时要笑死了,电视剧里不都是两个月身孕嘛,真是职业病,然后忍不住拿来用了,想想溦红夫妇真心不容易,古代篇里红尾一共怀孕两次,第一次孩子掉了男主才知道,第二次以为自己被绿了好久之后才知道,总之没有一次很郑重当面得知自己要当爸爸了,包括小凛的童年都没有父亲的陪伴,还有小龙人从小也没有父母的陪伴,现代篇算是给所有人一个弥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