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月

11.9万浏览    1660参与
楠汀岛迦勒
这个 的红/飒视角暗中观察番外...

这个 的红/飒视角暗中观察番外

摸鱼性质

私心红敬tag

这个 的红/飒视角暗中观察番外

摸鱼性质

私心红敬tag

莲巳敬人

根据神崎于红月「聊天室」内公布的消息,制作人即将为红月进行5.21日的特别偶像周边贩售,希望借此机会我们可以和粉丝们多多互动沟通,还请各位多多支持红月的新周边…♪。如果贩售量达到了521单的话,我将为大家直播兴趣部团「敬人 塾」的讲演内容。——那么,神崎,鬼龙。接下来到你们了@神崎飒马 @鬼龍 紅郎 

根据神崎于红月「聊天室」内公布的消息,制作人即将为红月进行5.21日的特别偶像周边贩售,希望借此机会我们可以和粉丝们多多互动沟通,还请各位多多支持红月的新周边…♪。如果贩售量达到了521单的话,我将为大家直播兴趣部团「敬人 塾」的讲演内容。——那么,神崎,鬼龙。接下来到你们了@神崎飒马 @鬼龍 紅郎 

Zephyrss

咱寻思提前一天发也问题不大 都是好日子

这俩小孩无差 大家随意自助


一位普罗丢桑自己爬进棺材合上盖子(›´ω`‹ )

咱寻思提前一天发也问题不大 都是好日子

这俩小孩无差 大家随意自助


一位普罗丢桑自己爬进棺材合上盖子(›´ω`‹ )

蕈子_mushroom
所以这是______? 换装合...

所以这是______?


换装合集指路:

奶次→点我 

旧瓦→点我 

所以这是______?


换装合集指路:

奶次→点我 

旧瓦→点我 

二爺
贴墙上的票把我眼睛给闪了

贴墙上的票把我眼睛给闪了


贴墙上的票把我眼睛给闪了


糖炒栗子

【悠久之鬼◆猩红万圣节】


【鲜血之月】莲巳敬人

【月之血潮】神崎飒马

【红血与月】鬼龙红郎

【月之力】衣更真绪

【悠久之鬼◆猩红万圣节】


【鲜血之月】莲巳敬人

【月之血潮】神崎飒马

【红血与月】鬼龙红郎

【月之力】衣更真绪

歧星。

妈咪们来口热乎的!是二轮云排5.20晚上八点准时开排。是手速团。群号放评论区。妈咪们看看!(默认无宙。其他均有。还在招募打表咪!。绿帽可以抢跑!看看吧ww

妈咪们来口热乎的!是二轮云排5.20晚上八点准时开排。是手速团。群号放评论区。妈咪们看看!(默认无宙。其他均有。还在招募打表咪!。绿帽可以抢跑!看看吧ww

周周都happy

该回来了吧

红月再现了,我的月之星乌克娜娜是不是也该回来了

红月再现了,我的月之星乌克娜娜是不是也该回来了

海盐幻想

浅浅记录一下六周年迷你对话(二)


哈哈哈哈,小夏那句鸡窝头眼镜笑不活了🤣🤣

浅浅记录一下六周年迷你对话(二)


哈哈哈哈,小夏那句鸡窝头眼镜笑不活了🤣🤣

Zephyrss

“据说组里新来的干部虽然年纪轻轻,却因为办事手段毫不留情而被人称为「地狱的恶鬼」”


是谁又在对着情柄发癫 是我

“据说组里新来的干部虽然年纪轻轻,却因为办事手段毫不留情而被人称为「地狱的恶鬼」”


是谁又在对着情柄发癫 是我

肆无家族·光无影

[飒绯]月耀者的情书(五十三)

【高亮警告】此文为梦/乙女文,雷梦者禁止阅读,建议屏蔽CPtag【高亮警告】

目录链接
内有角色与背景介绍。


(五十三)


“那个,我有个疑问。”

绯香里煞有介事地举起一只手,将想要转变话题的飒马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我啊……觉得既然是神明,并不会那么简单就死去的哦?”

“咦?”

“花神大人真的是因为树被砍了才不来了的吗?你再仔细想想?”

(飒马君说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他生病了的事我也不知情……所以这些都是在我和悠里离开之后发生的,那么“花神”就不可能是在树被砍了之后才消失的吧?拜托了,虽然继续回想那些会很难过,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先稍微克服一下吧♪)

“…......

【高亮警告】此文为梦/乙女文,雷梦者禁止阅读,建议屏蔽CPtag【高亮警告】

目录链接
内有角色与背景介绍。


(五十三)

 

“那个,我有个疑问。”

绯香里煞有介事地举起一只手,将想要转变话题的飒马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我啊……觉得既然是神明,并不会那么简单就死去的哦?”

“咦?”

“花神大人真的是因为树被砍了才不来了的吗?你再仔细想想?”

(飒马君说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他生病了的事我也不知情……所以这些都是在我和悠里离开之后发生的,那么“花神”就不可能是在树被砍了之后才消失的吧?拜托了,虽然继续回想那些会很难过,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先稍微克服一下吧♪)

“……您这么一说,似乎……从某一天开始,花神大人就突然不出现了,我因为太想念她,一直一直在等待她的到来……啊、我好像是因为这样才着凉生病的……?”

“……”

(结果还是我害的吗!!因为我不告而别害他生病了?!)

脑海中的绯香里抱头呐喊。

总而言之,他想起来了,是个不错的开始。

“所以花神大人也许并不是因为树被砍了才不来的哦?更不可能死掉吧!神明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呢?毕竟飒马君这么多年来都还相信着她的存在,时不时想起她的事不是吗?神明是因为有人相信,才存在的吧?”

这也是日本神话的精髓之一,神明是因为人们的信仰而存在的。只有当没有人相信他们的存在时,他们才会真正地消失。

作为在传统家族长大的飒马,相信着神话传说的飒马,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原理。

“……您言之有理。”

果然,飒马开始动摇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再来玩了呢?”

“也许是因为花期结束了?毕竟是樱花嘛!当然,因为后来树被砍掉了,所以她很难再附身到那棵树上现身了。但是并不意味着死掉了呢!”

“……是这样吗,可是……”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我只是不敢相信神明会那么简单地就死去,也没办法真的找到花神大人向她问个明白。但是,我可以帮你问问‘别人’呀!”

绯香里竖起食指神秘地晃了晃。

“除了花神大人,我们还认识别的‘神明’呢不是吗♪”

说着,她指向了飒马的刀。

“——!”

飒马也顿时醍醐灌顶般醒悟过来。

“飒马君和花神大人玩耍的时候,也都带着你的刀吧?”

“是、是的……为了习惯它,那段时间我几乎与它形影不离……”

“那样的话,你的刀也许知道花神大人的事哦!我来帮你问问看?”

她向飒马摊开手,并补充道。

“不会偷看别的事情的♪”

“……那、那就有劳您了!”

飒马将武士刀双手奉上。

 

 

绯香里再次跪坐在地,将刀拔出一点点,手指抚摸上刀身后,闭上眼睛。

当然,这次她只是做做样子,因为刚刚她已经把那段记忆浏览过了。她本人就是飒马口中的“花神大人”,无需向刀确认自己的生死。而且飒马不希望她擅自偷看刀的记忆,之前她看过之后才告诉飒马她的能力,只能当做先斩后奏了……这会儿她不打算看更多的东西。

因此她很快就重新睁开眼,对飒马做了个V的手势。

“花神大人并没有死掉哦,放心吧!”

“当、当真?!”

武士少年喜出望外。

绯香里重重地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花神大人还有一些话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现在来为她转达♪”

她将刀小心地摆到一旁,然后拉起飒马的手,将迟到了十几年的感谢,通过“花神”之口倾述给他听。

“花神大人说,她很感谢你让她品尝到那么多美味的凡间食物,感谢你与她一起玩耍的时光,感谢你成为她第一个‘人类’的朋友。还有,她对自己的不告而别感到很抱歉,因为没能找到与你道别的时机。我想,她一定也会感谢你,直到现在都挂念着她的这份心意。”

飒马的眼眶又热了起来,他吸了吸鼻子,拉过绯香里的手将她用力拥抱住。

“也谢谢您,绯香里殿……嘶——”

颤抖的声线暴露了他正在哭鼻子的事实,本想多说些感激的话,却无法好好地发出声音了,努力调整了情绪后只得哭唧唧地说道:“我现在的样子……呜——太丢人了……请允许我……再保持这样一会儿……”

(……怎么会那么可爱呀这个人——!)

绯香里也紧紧地回抱住他,怜惜地抚摸着他的背。

 

 

许久过后,飒马才羞赧地放开绯香里,低着头说道:“我、我去洗把脸。”

“嗯嗯,去吧!”

绯香里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跟着站了起来,一边说着:“等你洗完,我们去超市买点晚饭的材料回来吧?”

“了解了♪”

于是绯香里穿上外套,背起小挎包,等着飒马洗漱完毕。

“说起来……”

但听飒马在盥洗室说道。

“我似乎想起来了……花神大人突然不告而别,是因为我对她说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惹她伤心了。”

“咦?还有这种事?”

(我怎么不记得!)

绯香里汗颜。

“你、你说了什么?”她问道。

“……”

飒马沉默了一会儿后,用弱弱的口气说道。

“说来惭愧,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因为我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惹哭了花神大人,她就跑走了……我因为被她的反应吓到了,颇受打击,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下次见到她时一定要跟她道歉,却可惜……这样说来,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

“……”

听着飒马的描述,似乎有一些模糊的画面从绯香里的记忆深处浮现出来了。

——说起来……为何小希殿下身上总有一股泥土的气息?

——泥土?嗅、嗅……难、难道说,很臭吗?!

——……稍微有……一点点……啊、不过,那才是神明吧!神明是不是不需要洗澡……?

——呜……呜哇啊啊啊小飒大笨蛋——!

——小、小希殿下——?!

之后画面就变得灰暗和扭曲起来,只能听到自己的哭泣声和脚步声。下一个瞬间,一股令人心跳鄹停的窒息感突然翻涌上来,让她的大脑仿佛被尖针扎穿了一般刺痛起来。

飒马还在盥洗室里自言自语地告白着。

“……若是还有机会好好地向她道歉就好了……可是我却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我真是个糟糕的混蛋,就算切腹谢罪也难辞其咎……对了,不知可否拜托绯香里殿下帮我问问我的刀,那天我到底说了什么,我的刀也许记得那件事,这样如果哪天真的能再见花神大人一面,就可以向她——”

梳洗完毕的飒马走出盥洗室,见到的是绯香里扶着墙面摇摇欲坠的画面,吓得脸都白了,连忙上前扶住。

“您怎么了绯香里殿下?!”

绯香里将头抵在他胸口,缓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摇了摇头。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些头晕,也许是贫血吧?”

她勉强地笑了笑。

“抱歉啊飒马君,今天大概无法帮你问那些事了。”

“——!”

(莫非使用力量与刀剑对话会对绯香里殿下造成很大的负担?!)

联想到女孩不舒服的原因可能源于此,飒马连忙摇头。

“您不必在意,这原本就是我的过失。”

(而且,如果自己忘记了却要靠别人的力量回想起来,对花神大人来说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失礼吧?)

这样想着的飒马,决定不再就这件事麻烦绯香里,或是自己的刀了。

 

 

次周,二年级同学们终于迎来了他们期盼已久的修学旅行。

此次修学旅行的目的地是京都,除了参观金阁寺之类有名的景点外,晚上还会入住温泉旅店,是全程都可以轻松玩耍、享受旅行的行程安排。

 

不过,对绯香里和飒马,还有Trickstar的四位成员来说,这次旅行,还有一项额外的特殊任务。

那是绯香里在听说旅行地点是京都后,就开始筹划的,以飒马为中心的连环快闪行动。

对快闪已经有过几次经验的Trickstar也会协助这次的行动,不仅帮忙制作了网页,扩散话题,引起不少当地快闪爱好者们的关注,选择的主题也与大多数搞怪或嘻哈的快闪内容不同,是符合京都这一历史名城氛围的传统表演。演出将由Trickstar的四人先分散至四个方向,与网络上集结的快闪爱好者们一起,同时在四个地方开始表演,吸引到足够的注意后,将人们引导至合作的神社附近,然后散去。

提前在那里待命的飒马和绯香里则会换上神社为他们准备好的服装,进行一场神前演武。

在悠扬的和风曲乐中,巫女优雅的神乐舞和武士刚健的剑舞相映成辉,向周围传递出的神圣气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路人驻足围观。

 

短短四分钟左右的演出瞬间就结束了,二人向四周的围观人群一一深鞠躬后,一言不发地退回了神社内,直到确认外面的人发现不了后,绯香里才一歪身子扶住墙,顺着胸口长长地舒了口气。

“太、太好了……!平安结束了!”

“呀呀、您没事吧绯香里殿下?!”

以为她要摔倒的飒马连忙伸手扶住。

“我没事♪只是一放松下来就突然腿软了……”

绯香里尴尬地笑了笑。

一起过来帮忙化妆的杏和前来汇合的Trickstar的诸位也围了过来。

“那、那个……演出效果应该还不错……吧?”

绯香里忐忑地问。

至少退场时,身后响起的掌声不会有假,但因为太紧张,她完全没敢去看那些观众一眼。

“超棒的哦!!”

杏一拍双手,称赞道。

“嗯嗯!看,这会儿功夫就已经有人把视频传到网上了哦!”

阿真举着平板电脑说。

“没想到小绯绯也会跳舞,就算转去偶像科也完全没问题!”

昴流周围闪着小星星,直夸得绯香里不好意思起来。

“没、没有啦……我只是凑个数,真正在表演的是飒马君!”

这也是她在和飒马讨论修改舞步的时候反复强调的重中之重——一定要突出剑舞,不要把神乐舞那部分改得太过复杂,会记不住!

幸好通常的神乐舞大多是慢节拍,修改成更符合年轻人审美的舞步后,也不会太复杂,还正好与激烈又帅气的剑舞形成一静一动、一柔一刚的反差。而神前演武这种特殊的表演形式,就算她全程面无表情——实则只是因为太紧张了才紧绷着脸——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生硬。

何况还有飒马这位专业偶像一直不留痕迹地为她不那么专业的表演做着掩护,才让演出进行地如此顺利。

“所以真正出力的是飒马君!”

(而且换上专门的服装后真是帅到我差点忘记怎么跳了什么的我会说吗!)

她在心里吐槽着。

“这是我应该做的♪”

飒马微笑道,又向昴流等人微微一躬。

“也非常感谢Trickstar诸位的协助。”

“不客气不客气!”

昴流双手叉腰,爽朗地大笑。


Kiryu Kuro「限定吸血鬼公爵」

为了成就那闪耀光辉的理想,抱着万死一生的决心,以最顶峰来作为自身的目标,将全身的力气用尽,砍向恶鬼!恶灵退散!.b

(是谁在敷衍地耍刀我就不说了.b)

为了成就那闪耀光辉的理想,抱着万死一生的决心,以最顶峰来作为自身的目标,将全身的力气用尽,砍向恶鬼!恶灵退散!.b

(是谁在敷衍地耍刀我就不说了.b)

Zephyrss

「来,笑一个,玩的这么开心可不能扫兴哦」


或许该摸点健康阳光的东西了(›´ω`‹ )

「来,笑一个,玩的这么开心可不能扫兴哦」


或许该摸点健康阳光的东西了(›´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