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桶

595浏览    27参与
ThorinArt★梦想治愈世界
【ThorinArt】蝙蝠侠决...

【ThorinArt】蝙蝠侠决战红头罩。2017.08.06。Batman vs Redhood。

【ThorinArt】蝙蝠侠决战红头罩。2017.08.06。Batman vs Redhood。

Pastell :3
翻出来一张很久之前的二桶(ノ_...

翻出来一张很久之前的二桶(ノ_ _)ノ

翻出来一张很久之前的二桶(ノ_ _)ノ

leomme

。。。。。。🌚🌚🌚

。。。。。。🌚🌚🌚

超高校级的图书馆馆长

画了超级可爱帅气的二桶~
一个原图,一个加了粉粉的滤镜,不知道哪个好看(•́ω•̀ )

画了超级可爱帅气的二桶~
一个原图,一个加了粉粉的滤镜,不知道哪个好看(•́ω•̀ )

永不之地

今天的蝙蝠俠也很頭疼01

*模擬考後詐個屍,新腦洞,不跳嗎?

*為了可愛迷人的反派(劃掉)、讓人心疼的紅桶挖新坑,絕對傻白甜

*說吧,這次又要我去那裡做苦力?←001:業務範圍已拓展到DC/Marvel宇宙,請宿主再接再厲


本文又名《又一隻知更鳥離家出走了》、《兄弟鬩牆恩仇錄》、《帥氣夜翼的小嬌妻》、《紅頭罩教你防狼一百招》、《親子對談:蝙蝠俠教你如何錯誤重建親子關係》、《叛逆期兒子的心思你別猜,你猜來猜去也不明白》


燈光打亮,布幕拉起,新的劇碼在渾沌之城搬演

誤闖舞台的青年掛著微笑的面具,嘲弄正義的不公、邪惡的昏昧/呵

不過是/遊戲...


*模擬考後詐個屍,新腦洞,不跳嗎?

*為了可愛迷人的反派(劃掉)、讓人心疼的紅桶挖新坑,絕對傻白甜

*說吧,這次又要我去那裡做苦力?←001:業務範圍已拓展到DC/Marvel宇宙,請宿主再接再厲

 

本文又名《又一隻知更鳥離家出走了》、《兄弟鬩牆恩仇錄》、《帥氣夜翼的小嬌妻》、《紅頭罩教你防狼一百招》、《親子對談:蝙蝠俠教你如何錯誤重建親子關係》、《叛逆期兒子的心思你別猜,你猜來猜去也不明白》

 

 

 

燈光打亮,布幕拉起,新的劇碼在渾沌之城搬演

誤闖舞台的青年掛著微笑的面具,嘲弄正義的不公、邪惡的昏昧/呵

不過是/遊戲

 

他握緊扭轉命運的紅線,翻開死神的袍角/小心翼翼地捧起被拋棄的折翼小鳥,不忍再聽牠在地獄烈火裡掙扎尖叫

尖叫啊/男孩尖叫

 

 

歸來的知更鳥掀起新的篇章,風暴席捲他隱於人後戲嘲

信手挑弄亂得蝙蝠驚飛,唇舌鼓動攪亂棋局為誰?

 

上帝嘆息放下執棋之手,變數擾亂城不再是祂的城

 

 

手握關鍵的他究竟是敵還是友?  

拋入終局/自他手心滾落的/會是厄里斯的金蘋果

或/潘朵拉之盒最後的底藏?

 

 

嘘。戲要開始了,別劇透。

 

 

 

 

"抱歉不請自來,但是與其等你刺探偵查,我更願意先行拜訪。"

 

黑髮青年對著蹲踞在高樓屋頂偽裝成滴水獸的黑影有禮的鞠躬,俊逸的臉龐透著柔和的笑意。

 

 

身著風衣西褲的他身高目測一米七,約莫二十歲上下。烏髮雪膚,肌膚沒有黃種人常見的蠟黃,在昏暗的燈光下映照出如玉的質感,五官清俊,風流俊逸,俊雅的像是千金難求一面的國際男模,周身的氣勢卻讓人不敢擅自靠近,即使他的微笑親和而有禮。

年輕的臉龐上閃著青春的光華,眼中暗藏的光芒卻讓人看不透,盡顯東方人的神秘。

 

 

青年有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間流轉出動人的波光,能輕易勾走無知少女的魂魄,俊美的容顏在夜色中像是誤入凡塵的精靈,讓人懷疑自己闖入了飄渺的夢境,又像是目睹了落入人間的天使,那輕眨的眼睫騷動著你的慾望,如同一片羽毛輕搔你的心底,輕易將人擄獲。

 

眉眼彎彎,笑容溫柔無比,卻又分明冷漠而疏離。

清淺,陽光,唇角的溫柔令人如沐春風,笑意卻不入眼底。

 

 

他的姿態溫柔,謙和,行動間如清風拂柳,一副大家公子作派。如果不看時間地點會以為是唐時的翩翩貴公子來赴約賞月。

 

 

然而這裡是治安臭名昭彰的哥譚市暗巷,烏雲籠罩夜空遮蔽了月光,只有幾點黯淡的星子有氣無力的閃爍。

 

午夜一點十分,正是夜巡好時光。

 

 

 

滴水獸旁的暗影直起身,剪影構成了一個威嚴冷肅的男人,巧妙的隱藏在屋簷陰影下看不清輪廓,只露出逼人的眼神。

 

冰藍色的眼睛如同萬年不化的堅冰,簡簡單單看過來一眼也能讓感覺到零下40度的凍結,冰山龐大的真容隱藏在暗流洶湧的海面之下,只露出一角。看似平靜,卻有著令人不敢小覷的存在感。

 

 

男人如鬼魅一般輕巧地跳落屋簷,無聲無息的現身於青年面前一公尺處的暗巷拐角,巧妙的將身形隱藏在凸出磚牆的陰影之中。

燈光下只露出未被頭罩隱藏的下半張臉,剛毅的下巴微微抬起,緊繃的不苟言笑,薄唇抿起,平直的唇線彷彿是對青年一番故弄玄虛的嘲弄。

 

黑色盔甲包裹著的身軀壯實而高大,整整高出青年一個頭,散發出可怖的氣勢。

彷彿被驚醒的眠龍,一不高興就會張口消滅入侵者。

 

 

 

他瞪著不請自來的客人,面罩下的冰藍雙眼射出凍人的視線。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彭格列決定插手哥譚了?"

 

 

嗓音嘶啞低沉,像是暗夜惡夢的化身,刮擦著聽者的耳膜,令人顫慄。

單刀直入,火藥味十足。

 

 

青年指尖靜靜燃燒的橘紅色火焰透露出他的身分,即使是蝙蝠俠也得賣世界第一黑手黨幾分薄面。

 

但是早在二十多年前彭格列就已退出美國西部,改以結盟或是合作的方式滲入地下勢力,他們不喜歡哥譚的混亂,在轉型有成後就放棄了這片地盤,轉向紐約發展。

 

 

所以這人來哥譚做什麼?

 

 

 

青年並不在意男人斥問的無禮,溫和的解釋。

 

"我不是以家族成員身份來的,只是到哥譚渡假,嗯……順便調查一些事。"

 

 

他是來向城市管理者報備的,不是來打架的。

 

反正蝙蝠俠從來都是這副陰沉的樣子,沒有一開始就叫他滾出哥譚已經很客氣了。

 

 

也意謂著…有談判的空間。

 

 

 

質疑的眼神,沉默。

 

 

 

青年笑嘻嘻的眨眨眼,不再說客套話拐彎抹角,乾脆俐落的直奔主題。

 

"我想您也知道從九代首領那時起彭格列就不再經營毒品,改以研發武器藥品為主,甚至和奧斯本合作轉型。

畢竟這年頭瘋子惡棍太多,這種高風險的生意實在沒什麼賺頭,彭格列也不想惹上那些煩死人的超級英雄。

 

不過身為第一黑手黨想要完全放棄灰色交易也不可能,所以現任首領才容忍了最低限度的毒品。

您知道罪惡無法根絕,只能控制。

 

首領願意為了留下緩衝地帶容忍一些附屬小型家族繼續販毒,但是家族內部是不可以碰這一塊的,只要經手就會被彭格列制裁。

可惜總是有那麼幾個蠢貨喜歡挑戰規矩。

 

 

最近家族內部有幾個白痴坐不住了,被外來勢力說動想分一杯羹,決定從彭格列的勢力空白處著手。

 

然後來哥譚渡假的不才區區在下小人我~就被萬惡的大魔王抓壯丁啦!

 

嗯,希望釣上他們的不是阿卡姆牌瘋子。"

 

青年兩手一攤面帶無奈地聳肩,可憐巴巴的眨著大眼睛賣慘。

月光下神秘貴氣的翩翩佳公子形象頃刻間碎裂地一乾二淨,整一個油嘴滑舌的痞子。

俊美的五官在他皺眉嘟嘴的糟蹋之下毫無先前的迷人魅力,反而顯出十分的孩子氣。

 

 

 

對青年前後的落差毫無驚訝,蝙蝠俠臉上是不變的鎮定冷漠,他無意奉陪青年的遊戲。

這人的惡趣味他早有耳聞,不理會就是最好的應變。

 

 

男人無視青年拋來的眼波,繼續正題。

"小丑還在阿卡姆。黑面具還是企鵝人?"

 

既然對方很有誠意的道明來意又透露大筆情報,他也願意適當交換消息。

 

 

 

青年無趣的撇嘴,放棄對男人的捉弄,乖乖交代。

 

"不知道呢,保密工作做的挺到位,出動了情報部門也沒查到。

雲守差點拆了分部哪,您該高興來的人不是他,否則地下勢力就要雞飛狗跳一陣子了。只要聚集三人以上就會被殲滅哦。

 

不過守護者不方便插手正義聯盟的地盤,所以才派我這個編外人員來呀~"

 

 

對著冷漠的男人吐了吐舌頭,青年手背在腦後踩了幾個小跳步,偏頭一笑,帶著七分狡黠三分惡意。

 

 

這人無視他無視的這麼徹底可真有意思,從頭到尾表情都沒變過哪~不愧是黑暗騎士,他有點明白小傑傑為甚麼這麼倔強了,敢情都是和這只黑漆漆的大蝙蝠學的哪?

 

不好不好,年紀輕輕就臭著一張臉容易變老,要是少年白頭就慘了。

 

 

根據資料小傑傑可是有著一頭張揚狂野的紅髮呀,據說像火焰一樣艷麗呢!他可是覬覦紅髮碧眼的小美人很久了,怎麼可以讓那隻傻小鳥跟著大蝙蝠學壞呢?

 

噢!他心愛的熱辣小美人!

 

 

 

想著還昏睡在自己房間中的"小可愛",青年臉上的笑容就更加溫柔深情了。款款多情如同偶像劇的專情男配,眼中習慣性的虛矯都散去了幾分,添了些真實的柔軟。

 

 

不過……蝙蝠俠似乎總是讓小傑傑失望呢,每一次都沒有選擇他。

可是傻小鳥卻連夢中都在喊著布魯斯…布魯斯、唉呀,他有點不高興呢?

 

果然,還是整一整蝙蝠俠好了。

 

 

讓小傑傑難過的人,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紅羅賓就算了,鳥寶寶算是蝙蝠家族中最乖的一個了,從來沒傷害過小傑鳥。

至於那個小屁孩和蠢藍鳥……還是要找個時間去"問候問候"的。拐走了蝙蝠窩中最可愛的一隻小鳥,總是要像父兄打個招呼不是?

 

 

他可是很有禮貌的。

 

 

 

計畫著去布魯德海文的"拜訪",青年唇邊的笑容更加邪肆狂放,笑意一點一點加深中滲入絲絲寒氣,冰寒的冷意像是西伯利亞冷氣團過境,沐浴在街燈昏黃光線下的黑眼深的看不見底。

 

深棕色瞳孔沁著滿滿的甜蜜暖意,溫柔到近乎虛假,溫暖的褐色中跳動著昏黃的燈光卻奇異的不反光,使得暖棕色的眼睛沉澱為深沉的黑色,幽暗的令人背脊發涼。

 

 

青年輕笑幾聲對著蝙蝠俠拋了一個媚眼,刻意壓低了聲線使得原本清亮的中音摻入幾分媚意,聲調婉轉低迴處如情人耳鬢廝磨的細語,沙啞的尾音像是小鉤子一樣撥動聽者的心絃。眨動的眼睫勾出了逼人的嫵媚。

 

"怎麼,不高興我來這兒?"

 

鮮紅的舌尖故意輕緩地舔過上唇,上挑的眼角勾出逼人的豔色,讓原本清俊貴氣的眉眼染上惑人的色氣,勾人極了。

 

 

 

然而蝙蝠俠是個不解風情的混蛋,他直接無視了青年費心費力的表演,對那惡作劇式的調情無動於衷,冷淡的道:

 

"你太謙虛了,彭格列的"藥師"即使在超英界也是鼎鼎大名。

不是嗎,門外顧問的繼承者?"

 

 

 

青年差點咬碎一口白牙。

 

 

回過身瞪視冷淡戳破自己機密身分的男人,他頭一次斂去了臉上的笑,溫柔和煦的嗓音第一次透出了殺意。

 

"哎呀這可是內部機密,你是怎麼……算了。

batman無所不知,真討厭~"

 

 

 

再一次恢復不正經的玩笑語氣,青年沒骨頭似的斜靠在樑頂上,站姿鬆散的半背對著男人,神色慵懶,動作看似破綻百出實則毫無可趁之機。

 

他微微瞪大了習慣性瞇起的貓兒眼,停下漫不經心擺弄衣角的右手,抬眼審視性的打量著始終不動如山的男人。

話中半真半假的抱怨透出幾分真誠的敬佩。

 

 

 

男人並不在意青年刺探的眼神,逕自提出要求。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不許插手黑幫勢力範圍。"

 

 

他已經為這個不速之客耽擱了太多時間,既然已經初步證實青年沒有威脅,就該速戰速決。

當然,後續的追蹤調查是不可少的。

 

也許可以指派給提姆,轉移他的注意力。

這兩年他在傑森的情報上…耗費太多心力了,這不是件好事。

 

蝙蝠俠微微皺起了眉。

 

 

 

"嗯~?你是在命令我?"

 

青年不高興男人的走神,警告。

 

 

他又不是蝙蝠俠養的狗,憑什麼要聽他的命令!

 

 

 

被那高低起伏的聲線刺激的回過神,男人收回思緒再度集中精神應對難纏的青年,表情又恢復一貫的冷淡。

 

並不理會青年的殺意,蝙蝠俠冷然的陳述:

"哥譚有哥譚的規則,想留下就得遵守。不該你管的不要碰,否則就滾出去。"

 

在他的地盤就得守他的規矩,不管你是什麼身分。

 

 

蝙蝠俠必須公正,無規矩不成方圓。

 

 

他有自信青年不會動手。

藥師喜怒無常,卻恪守原則,從不對無辜者出手。

 

 

這也是蝙蝠俠容忍他的原因。否則即使是看在彭格列的面子上,他也不會給青年一個觀察的機會而是直接驅逐。

 

 

 

"可是東區西北角已經是藥師的地盤了喲?地下世界都知道那裡是不許交戰的中立區哦。"

 

不滿男人對自己的威脅無動於衷,青年挑釁的拋出訊息。

 

 

"不許插手交易,不許干涉。做為交換你的救命小買賣可以繼續。"

男人對青年話中的挑弄充耳不聞,自顧自的說下去。

 

他不在乎青年劃下的地盤,既然哥譚接納了他,蝙蝠俠也不會為難外來的定居者。

 

 

 

討厭男人鎮定如一的態度,青年刻意提高聲線,學著印象中的人妖壯男捏著嗓子細聲細氣的撒嬌裝癡,存心噁心人。

 

"好恐怖哦,人家好怕怕~"

 

 

故意抱緊雙臂打了個抖,青年嗲聲嗲氣的埋怨,作勢要投入男人的懷抱尋求安慰,看到男人冷淡的看傻子的眼神才停下動作,無趣的撇嘴,收斂神色正色回應"

 

"好啦,不開玩笑。"

 

青年高舉雙手做出投降的手勢,笑嘻嘻的打住話題。

 

 

收穫蝙蝠俠的怒視一枚。

 

 

 

青年無奈的切換到正經模式,雙手抱臂示意他的無害,溫聲解釋:

 

"別瞪了,我又不是你手下的小鳥兒們,不吃這套。再說我對建立地盤一點興趣都沒有,太麻煩了。"

 

語畢對著冷漠的男人眨了眨右眼,勾唇一笑。

 

 

他可不想讓人誤會,他是來渡假的,可不是來搶地盤的。

青年愛好和平,對於地下世界的位子一點興趣也沒有。

 

 

 

男人毫不上當,這人絕不像他表現出的那麼單純無害。

 

能在最混亂的東區立下一套規矩的人說他只是個請求蝙蝠俠庇護的小市民?

呵。

 

 

"哼,那東區不許火拚搶劫販毒強姦的規矩是誰訂的?鬼嗎?"

蝙蝠俠冷哼一聲戳破青年毫無誠意的敷衍,諷刺。

 

 

"那可不干我的事,誰叫他們太吵了。干擾我睡覺就算是上帝也得付出代價。"

 

青年滿臉無辜的辯解,大大的眼睛瞬間閃出盈盈淚光,委屈的像是被冤枉的大孩子。

 

 

"…...快走不送。"

 

男人皺眉,偏過頭避開青年可憐兮兮的眼神。他承認自己被噁心到了。

 

 

早知道就讓夜翼來談,他最不擅長應付這種類型。

就算長的再漂亮也不行!

 

 

布魯斯不想再忍受青年的作弄,頭痛的下逐客令。

事情談完就快滾,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沒空陪人打禪機。

 

 

青年得意的對男人拋了個飛吻,大笑著躍下屋頂,扳回一局便見好就收。

 

 

 

"拜拜囉大蝙蝠,我很期待你登門求我的那一天~"

 

 

想起藏在家裡可愛的的小jay鳥,青年再一次勾起了不懷好意的笑容,深深期待著高傲的蝙蝠俠求上門的那一天。

 

 

 

 

將青年的放話當作混淆視聽的謊言,蝙蝠並未將他的威脅放在心上,一甩披風酷炫的隱匿回暗處,回歸一度被中斷的夜巡。

 

於是錯過了唯一一次得知次子復活真相的機會,也不怪未來的重逢一波三折,兒子叛逆傷透他的心了。

 

 

 

寧得罪壞蛋,莫得罪醫生啊~

他才不會承認一切都是為了看好戲呢。


东篱把酒
半夜画完了这张。。骚气的桶^ↀ...

半夜画完了这张。。骚气的桶^ↀᴥↀ^睡觉

半夜画完了这张。。骚气的桶^ↀᴥↀ^睡觉

东篱把酒

期盼无数次的温馨的场景ଲଇ这一家子真好!2p桶崽儿单人。爸爸还没画完。。

期盼无数次的温馨的场景ଲଇ这一家子真好!2p桶崽儿单人。爸爸还没画完。。

东篱把酒

腿个二少的进度吧,总觉得二少的画风会跟之前那张大哥的画风不一样٩( ᐛ )و管他呢嘿嘿,画着开心就好。

腿个二少的进度吧,总觉得二少的画风会跟之前那张大哥的画风不一样٩( ᐛ )و管他呢嘿嘿,画着开心就好。

对影成3p

【超蝠】如果不是蝙蝠撞碎了窗户(兔侠2

(2) 兔侠

         “他是暗夜的使者,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暗,敏捷如风,却在黑暗中带给人以向往温暖的希望……”

         “兔侠。”

        小记者紧张的看一眼接话的男人,他凑过去,请酒保为这个男人续了一杯。
       “看样子你也听说过他,那个都市传说。”

  ...

(2) 兔侠

         “他是暗夜的使者,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暗,敏捷如风,却在黑暗中带给人以向往温暖的希望……”

         “兔侠。”

        小记者紧张的看一眼接话的男人,他凑过去,请酒保为这个男人续了一杯。
       “看样子你也听说过他,那个都市传说。”

        男人沉稳的接过酒,喝了一大口。
       “听说?那张用大腿和高跟鞋干掉反派的照片特写铺满了整张大都会日报版面!头条!以及第二头条!哥谭新闻界的耻辱!耻辱!”

        “额……”
        小记者畏缩了一下。这个时候暴露自己是大都会日报的人明显不太合适。

        于是他谨慎的提问:
        “你对于游走犯罪边缘的哥谭兔侠,有什么想法?”

        “那车真不错~”
        男人又干了一大口,显然有点醉了:
        “要不是娘兮兮的兔子造型,我铁定卸个轮胎下来~”

        小记者开始怀疑这个男人没有看起来那么老成……

        “还有那腿真不错。哥们不是特别直,你懂。”

        对方第三杯酒下肚,已经开始醉的酒后乱性起来。小记者用一种尴尬的姿势坐着以便躲避男人伸过来磨蹭的小腿,一边不甘心的追问道:

        “那除了腿,你对兔侠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看法?比如他对罪犯处以私刑的性质?”

        男人一愣。他直起腰,摸摸下巴,好像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小记者突然发现,在懒散的躯壳下这个大男孩有着一双好看的翠眼。

        “我想,也许是因为他需要哥谭。”

        男人认真的说。
        小记者也认真的听。

        “因为除了阴暗的、年均气温低于华氏68度(20℃)的哥谭,没有哪个城市允许他每天穿着皮草去揍人。”

        “买单!”

        光明之子最终还是无法承受哥谭的黑暗,再次徒劳而返。


PS:因为娘兮兮的兔子造型,二少没能成为二少,还敢yy兔侠,也特么不是很直呢。
        不过目前他还活着,可喜可贺~

对影成3p

【batfamily】treacly trifle甜蜜琐事(超蝠、康提)

最近爱上英剧腔调的产物。
蝙蝠家不算日常的日常,可以看做《I want to kiss you》的番外,也可独立食用。

前情重点:超人曾不顾布鲁斯求死的意愿,将重伤的蝙蝠侠按进重生池……管家阿尔弗雷德在此事件中为了救老爷而丧生。
设定:大少迪克继承了蝙蝠侠的名号,四少达米安继承了夜翼。二少红面罩依然单着,带着徒弟血痕四处跑。小超人康纳退役少年泰坦,与单三少红罗宾蒂姆组队。

此时布鲁斯47岁,迪克37,杰森31,蒂姆28,达米安19……

chapter 1

        这是一个很久以后的故事。

       ...

最近爱上英剧腔调的产物。
蝙蝠家不算日常的日常,可以看做《I want to kiss you》的番外,也可独立食用。

前情重点:超人曾不顾布鲁斯求死的意愿,将重伤的蝙蝠侠按进重生池……管家阿尔弗雷德在此事件中为了救老爷而丧生。
设定:大少迪克继承了蝙蝠侠的名号,四少达米安继承了夜翼。二少红面罩依然单着,带着徒弟血痕四处跑。小超人康纳退役少年泰坦,与单三少红罗宾蒂姆组队。

此时布鲁斯47岁,迪克37,杰森31,蒂姆28,达米安19……

chapter 1

        这是一个很久以后的故事。

        最近布鲁斯的健康状况很成问题。早些年的高强度训练和昼夜颠倒,在年岁增加后已经让身体不堪重负。蝙蝠侠迪克和红罗宾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布鲁斯去乡下修养一下。

        布鲁斯选择了伦敦的郊外。

        蝙蝠侠迪克同意了。他想,也是时候去看望一下阿尔弗雷德,亲手为他换一束鲜花了。

        随即他在家族通讯里留言,让所有人都陪布鲁斯去伦敦。夜翼达米安第一个赞成。他最近和小女朋友刚分手,巴不得远远地离开歌谭。而红桶在电话里装模作样的说自己很忙,但是蝙蝠侠听到血痕在背景里高声揭穿他,不禁笑出了声,恼羞成怒的红桶duang的挂断了电话。

        当然,即使他气恼不已,但还是在出发前赶到了机场。

        自此,蝙蝠一家奇迹般的聚齐。

    

        乡下的空气十分清新。可能由于这里雨水缠绵,但又和歌谭的阴雨完全不同。雨很小,怯生生的,飘起来却特别容易沾湿衣服,像少女令人叵测的心思。    

        按照阿尔弗雷德生前要求,他们在小雨中为他献上了一大束百合。蒂姆为布鲁斯撑着一把黑伞,而布鲁斯全程都没有说话。

        “Earth to earth, 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迪克下意识的念着祷告词,四个人静默在墓前一会儿。布鲁斯的手扶着墓碑上娇憨的天使像,不知道在想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雨停了,蒂姆提议大家沿着小路走回驿站。杰森和达米安都十分感激这个建议不需要由自己说出的,频频偷看布鲁斯。

        布鲁斯点点头。

        墓园的凉风让人心旷神怡,顺着小径走就是一片花园,鸢尾花和夹竹柳兰混在一起开放着。不远处有几幢零星的宅屋,不是典型的英式建筑,带着点儿哥特式设计的铅框窗格,陪着灰扑扑的围墙。粉红色的狗蔷薇从院子里面倾泻而下,在围墙上添了许多艳色。

         “这里就是阿尔弗雷德的故乡。他说过,不想去见上帝后还要为韦恩家族担心 。”

         布鲁斯突然说,语调轻快。

         “不过我想他会遗憾没有抱一抱第三代,毕竟最先有孩子的竟然是杰森。”

         大家整齐一致的猛抬头,面面相觑,杰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痴呆一样瞪着布鲁斯,半晌,喃喃询问:“你说什么……!?”

         

         回到一板一眼的英式庄园时,女佣已经做好午饭,洋溢着暖哄哄的香味,然而大家好似都没胃口。

        布鲁斯说累了需要休息,被蒂姆抱上了二楼后就下逐客令闭门不出。不过蒂姆认为这是借口,因为他特意要求把甜点端上二楼。

        而且杰森就徘徊在楼下的客厅里,像一只离巢的老雄狮,怒发冲冠,激素紊乱,时不时向大哥哀嚎一声,

         “他这是开玩笑吗?你猜?真特么见鬼了!……是谁?……男孩女孩?我他妈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是谁?见鬼!见鬼!”

         达米安还在没心没肺的嘲笑他二哥,迪克半真半假的安慰着杰森,心里不是滋味。

        和星火结婚快十年了,迪克一直很想要个孩子,可杰森竟然在他们之前!

        不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身为现任蝙蝠侠,他竟然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这简直是开玩笑!第一个跟着老爸的罗宾是他迪克啊!

       盘算着回去更新蝙蝠洞的资料库,迪克暗暗握拳,非要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蒂姆在二楼走廊上看着,觉得这个场景真是有趣极了。父亲这番话可不是玩笑,而是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以玩笑口吻说出。他可是研究布鲁斯韦恩的专家哦~

        所以,他大概能推测出孩子的母亲是谁。莞尔于父亲的任性,不说出孩子是谁,在哪,恐怕也是想小小的报复杰森一下吧。不过一想到张牙舞爪的达米安即将知道真相的反应,他差点笑出声,幸好及时捂住了嘴。

       毕竟他和他亲爱的父亲,前代蝙蝠侠,只有一门之隔。

 

chapter 2      

         “达米安呢?”

        迪克来到露台,没话找话的询问蒂姆。

        蒂姆正在眺望着庄园后面连绵起伏的草地,时有牛羊的身影在矮草间浮现。他偏过头,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回答道,

       “也许在砍蓖麻?今天早餐前他愤怒非常,说要为昨晚脚上被蛰肿起来的地方复仇。”

       蒂姆那双眼睛闪烁的光芒太像布鲁斯,或者说青年时代的布鲁斯,这让迪克有点发愣。但听到昨晚这个词,迪克还是不禁笑起来 ,

       “哦,我还以为他躲进山里隐居了。毕竟被布鲁斯调侃过,这再正常不过。”

        两位兄长都没有人性的大笑起来。

        昨晚达米安在偷偷写剧本的事被曝光了,主要起源于内分泌失调的杰森晚上睡不着,发现达米安的房间灯还亮着。

        “托德!!这特么没什么好看的!!!”

        达米安暴跳如雷,想把剧本从高高举起的杰森手中抢回来。不过杰森简直乐疯了,大声朗读,非要把所有人都叫起来不可。

        “‘谁允许你发言了?’蝙蝠侠嘶嘶低吠,‘我要把你们这帮肥肉吓到惨白’,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还这么说过吗?!”

        已经聚集到灯火通透大厅的少爷们都笑倒了,达米安恼羞成怒,扑向杰森抢夺本子,然而迪克立刻接住小翅膀抛过来的本子,翻了几页,神队友的补刀:

         “夜翼轻蔑的说:‘杰森,如果你克制不了食欲,就同样管不住你的老二,人形自走炮有一个就够了!’哈哈诶?!等等?我觉得这句话有歧义!”

        达米安二话不说反扑迪克,同时把爪子招呼上在一旁笑得打滚的蒂姆,杰森也诡异的红着脸,试图加入剧本争夺战。

        四个人滚成一团,以至于没人注意到布鲁斯,轻而易举的拿走了举的高高的剧本,同时低咳一声。

        四人同时住了手,只见康纳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客厅,尴尬异常的提着轮椅一角,而布鲁斯已经安坐在沙发上,捧着剧本,翻开第一页。

        “不!!!!!!!!!!”

        达米安此刻在迪克腋下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当然,这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惨剧。

        “蝙蝠侠沉声说:‘把你的裤子脱下来,男孩儿,你要知道这是惹恼父亲的下场。’……”

        布鲁斯撑着下巴读道,标准的贵族英伦腔,十几年如一日的面容带着罕见的调笑,语气却故作严肃:

         “哼~鞭笞?原来你曾经如此期待,对不起,达米安,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心如死灰,心如死灰……达米安感到一阵无疑无疑自我毁灭的震颤传遍了他的肌肉,向外扩展,连房间都暗了下来。

        在哥哥们哄堂大笑声中(连康纳那个混蛋都笑了!)他真想一走了之,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与荒野为伍,饮毛茹血,在深山老林里奄奄一息,独自品味这一刻恶毒的辛辣! 

        想到做到!他达米安一直是个自由的小精灵!这只一米九的小精灵红着眼圈夺门而出,完全忘记自己还光着脚。

         “你们太胡闹了。”

        未了,布鲁斯回楼上前指指三位少爷,又指指举着自己轮椅的康纳,留下这句话。

        意思是你们欺负弟弟,且害自己不小心召唤了超人,实在太胡闹了。 

        这种莫须有的罪名简直令人发指,好像不是他的毒舌才让达米安撒泪狂奔一样。

        但是前任四位罗宾们都吞血咽泪的承受了。

        毕竟,自从超人离开地球后,布鲁斯第一次如此开心。

chapter 3

        “所以,康纳这次来没有什么任务吗?”

        两人笑了一阵,迪克忽然问。

        他试探着去寻找蒂姆的目光,然而蒂姆遥望着荒野,点点头,假装没听懂。

         “是的,没有。泰坦那边最近比较空。而且超人走了很久,我想他一定很担心我们,尤其是布鲁斯。”

        迪克听罢不再询问了,他也学着蒂姆眺望着远方。前方好像又要下雨了,灰白色的流云与田野的边际交织,中间一道明亮的地平线,渲染着几小块灰色的轮廓,那是遥远的,被雨云笼罩的群山。

        迪克不知道怎么和这个弟弟开口,这个最像布鲁斯的红罗宾,有着同样难测的内心。

        他想跟他说,其实我们可以聊聊。

        拜托,现在已经是69年了,尤其是这个在歌谭他走在大街都会被人捏屁股性骚扰的年代!

        是的,他结婚了,星火是个好姑娘,他就是喜欢大胸翘臀的野姑娘。但这不代表他就是他们的对立面!是的,他是不能理解。但他不能理解的太多了!比如为何星火天天穿着超短裙四处招摇,要知道十年前女人们还流行骨架裙呢!

        他不会因为星火穿着超短裙就崩溃,他也不会认为如果有人喜欢胸肌和XX就不可饶恕。

        但是。各种言论,冷眼,游行,反对的和支持的。像潮水,致命的潮水。

        这个群体很痛苦,迪克知道。

        他曾一度痛恨康纳,甚至讨厌超人。没人知道这对一个曾经的超人迷来说有多么痛苦。他知道,这不是让这些外星人离开就管用的。他知道,全是因为那个,那个不屑于挂在嘴上的词,在丘比特的金色箭尖儿上,在教堂的钟声里。他知道,但他忍不住去想。

        所以,所以如果,假如,蒂姆想聊聊关于康纳的事,他会一直在这里。像个好兄长一样,和他一起分担。

        因为他们是family,是家族,不是吗?

        然而,迪克就这样看着天边那条线,绞尽脑汁,脱口而出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你知道我当年是‘歌谭第一翘臀’吗?” 

        拜托!!这算哪门子的开场白!

        迪克内心哀嚎,想干脆就这么跳下去,找到达米安,然后和他一起去砍蓖麻……

        蒂姆噗嗤一声笑出声。他笑得太夸张了,弯着腰趴在阳台上,脸藏在臂弯之下。

        

        起风了,风吹乱了迪克沮丧的额发。

        蒂姆抬起头,温柔的看着懊恼的迪克,灰蓝色的眼睛湿润而明亮。

        他伸长手,勾住了迪克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拥抱,环绕着英格兰旷野的风。

        “谢谢你,我的哥哥。”




         TBC...?

将离草

练手

纯卖萌用(大概) 
练个手。
warn:ooc严重
没头没尾
没推敲字
人物扁平化
私心严重
☆cp只有Damijay☆

四代罗宾有了个有点不得了的爱好。红头罩将上句用自己的风格告诉了红罗宾。
“你指什么?”Tim挂着浓厚的黑眼圈,盯着电脑机械地敲打键盘。
啪嗒一声一叠刚考好的饼干放在了Tim触手可及之处,Jason转而翘着二郎腿坐在了Tim斜对面的椅子上,手里则拿着个印着超人标志的马克杯。
“他还能有青春期?我以为talia为了所谓的什么崇高理想应该会去掉这个?”Jason啜了口冒热气的茶色液体,“前天他冷不丁地从我后边窜出来,kucha就把我衣服向上掀。”
“我应该有给你提过不要看那么多落...

纯卖萌用(大概) 
练个手。
warn:ooc严重
没头没尾
没推敲字
人物扁平化
私心严重
☆cp只有Damijay☆

四代罗宾有了个有点不得了的爱好。红头罩将上句用自己的风格告诉了红罗宾。
“你指什么?”Tim挂着浓厚的黑眼圈,盯着电脑机械地敲打键盘。
啪嗒一声一叠刚考好的饼干放在了Tim触手可及之处,Jason转而翘着二郎腿坐在了Tim斜对面的椅子上,手里则拿着个印着超人标志的马克杯。
“他还能有青春期?我以为talia为了所谓的什么崇高理想应该会去掉这个?”Jason啜了口冒热气的茶色液体,“前天他冷不丁地从我后边窜出来,kucha就把我衣服向上掀。”
“我应该有给你提过不要看那么多落语的意见?”
“那叫相声。宝宝鸟有时你重点抓的不是很对。”
“然后呢?”
“什么然后。”
Tim敲打的声音停了一下,抬头施舍了一眼给Jason复而又盯着电脑。
“Damian掀了你的衣服,然后呢。”
“跑了。”Jason把身子往下滑,腿往前伸,臀部几乎一半悬空,上半身瘫在椅子里,“他这是干嘛,挑衅吗。”
“成为爱好的前提条件应该还有他会保持固定频率做这种事。”
“我只挑了一个典型讲。他做了很多次——我记不清。”Jason声音在被子里回荡着穿出,听上去闷闷的。
Tim啪嗒啪嗒敲打键盘的声音停止了,电脑的微光在他脸上消失。他平稳地端着那盘饼干爬上了沙发,声音四平八稳到近乎棒读:“嗯,事实上,他这个‘爱好’可能只针对你。他可没掀过我和Dick的衣服。”
“这算什么意思!”Jason腿一曲蹬地又坐了起来,不满Damian对他的单独行为。
“谁知道。可能是因为你不穿紧身衣的缘故。”
Tim像个快进入冬眠的松鼠,嚼着饼干。

————

“Damian,你最近似乎喜欢掀Jason的衣服?”Tim挠着脸,举着水杯倒水;他刚睡醒,需要这个。
曾经小小的男孩在几年时间内抽条不少,从小的锻炼使得他过早呈现出肌肉的线条。只有略带婴儿肥的脸使他看上去勉强挂在他的年龄上。
“我不喜欢。”Damian顾弄着排成长长一排的化学器皿,背对着回答他。
“那你为什么要那么做?Jay以为你在试图挑衅他。”Tim实在不想知道他到底在弄什么新的实验。
“挑衅他?用这种方式?我是智障吗?”听到Tim回答的Damian只觉得不可思议,以至于还拿着试管就回头确认Tim的话,“他就是这么看我的?一个智障?”
“那你到底为啥……”
“没有为什么!我喜欢!”Damian转过头去,放下手中的试管。
“呃。喜欢这种你自己都说了的智障行为?”Tim假装因为震惊而略有迟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Damian又将手中的实验捣鼓了一阵,记下了数据,结束实验,把所有器皿收拾归位后,对瘫在单人沙发的Tim说:
“是的,我喜欢,”
“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那就是我在青春期,我做什么都不奇怪。”

_________

用屁想Damian的理由就不是真的,简直是连敷衍都懒得的地步。
所以在Damian做完他的固定训练后,从开始看到结束的Dick问他:“你为啥要掀Jason的衣服?”
闻言Damian歪头,面无表情地说:“我以为Todd不是那种喜欢到处宣扬的人?”
“他的确不是,”Dick从坐着的栏杆跃下,走到这个快和他差不多高的罗宾面前,“是Timmy告诉我的。”
“啊,Drake,”Damian摆出“我就知道”的表情,“Todd怎么会把这事告诉他。”
“Tim的口风还是很好的。”
Damian一脸“Dick你摸着你的dick说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的表情。
Dick置若罔闻,问:“所以到底是为啥?”Damian表情有点松动,接着他带着些许迟疑开口:
“他有个尾巴。”
“啥?”
Damian快速扫了一眼满脸懵逼的Dick,试图解释的更完善:
“Jason,Todd,他尾椎处有个兔子尾巴,他自己不知道,你们也看不见。”
Dick不知为何突然就失去了搅混水的兴趣。

_____

“这个原因比你说自己在青春期还扯蛋。”
“没错。”
抱着超人碗吃着超人麦片的Dick和穿着睡衣的Tim坐在沙发上先后吐槽道。
“难道我不知道这扯蛋?!”Damian皱着眉看眼前两个八卦的人,“而且我还控制不了自己!这太糟糕了!”
手机按键音和咀嚼声暂时停顿了下来,房间一下安静得可怕。
仿佛要可以营造一种严肃且紧急的氛围,Dick微皱着眉朝Damian前倾,压低声音
“控制不了什么?”
Damian说完先前那句话就后悔不已。他知道自己名义上的长兄对某些事的好奇心旺盛到不正常的地步。此时此刻,在Titan的领队和曾做过蝙蝠侠的人聚精会神的目光下,Damian知道自己不得不说出原因。
叹了口气 Damian说:“我一看到Todd就会看见那个尾巴,那个尾巴总是想出来——衣服会箍住它。”
“见鬼的,说句公道话 谁看见兔子尾巴会不想摸,那可是兔子尾巴!”

————

“你们的意思是,Damian那小子将近半个月对我就某种层面讲可以算是性骚扰的举动是因为我后面有个什么鬼,”Jason看向Tim,
“兔子尾巴。”
“对,兔子尾巴?”Jason说完把浇花用的喷壶砸在原地。转身盯着(曾)一代罗宾和(曾)三代罗宾,带着对这荒谬理由感到好笑和对DickTim两人相信Damian胡诌的荒谬理由愤怒的表情,Jason声音逐渐提高:
“小兔尾巴?这种理由?我是傻〇吗?”他指了指自己,“那小恶鬼就这么看我的?一个听见童话就走不动路的傻〇?”
“你没听他之前的理由……”Dick举着手做了个“放轻松”的动作,“他直接对Timmy说自己在青春期。”
听完Dick这句的Jason脸上那看上去声势浩大的愤怒消散了大部分,他挑眉:
“怎么呢?”
“因为他说这样‘我做什么都不奇怪’,”Tim在一边比了个双引,“信我,原话。”
Jason从鼻间喷了个笑,“好吧,我信了。”

____

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
在Tim“为了你的安全和健康我们应该给你做个检查”的理由(“为什么不检查Damian”,“因为他已经检查过了”)和Dick“没有Bruce,没有Damian”(“为啥非得去庄园”,“我以为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保证下,Jason还是跟俩人回到了韦恩庄园。
在Tim调试机器的时候,保证不会出现的Damian出现了。 侧过身子和Jason聊天的Dick没能察觉背后来了人因此冷不防被Jason从脖子后面扇了一下。
“!!Jason?!!”下意识躲避但没有完全躲开的Dick扶着后脑惊异地问
“你做的‘Damian去上学了,所以他不在庄园’的保证是坨屎吗Dick?”
Dick了然,“但是dami他确实……”
“学校很无聊,所以我提前回来了,Todd”Damian走近他俩,“你不能让Grayson保证他无法预料的事。”
“既然有无法预料的事他一开始就不要保证最好。”Jason看着Damian那张没有多米诺面具遮挡的脸,有种新奇的感觉。

这时Tim走了过来,看着一个劲儿向自己挤弄眼睛的Dick,和对瞪已久的二人,他迟疑地开口:“呃……Jason?已经可以了。”Jason结束了二人互瞪的状态,转身走近机器开始接受检查。
“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Dick在Damian耳边小声地说。
“什么?”Damian不明所以。
“你不是在努力控制自己不去设法掀Jason衣服吗。”
“哼…以我的意志力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在话下。”虽然是这么说,但Damian还是不停地往Jason的背后瞥。
Dick看着他的动作没说话。


Jason以为回庄园遇到想掀自己衣服的Damian就算最糟糕了,但是总有更糟糕的事可能随时发生。
在Tim给他做完检查后,他感觉不止Damian,Dick和Tim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热切起来。这听上去挺毛骨悚然的,所以他警觉地盯着面前的3个人,问:“你们想干什么?”
无视掉发出看见奶猫终于能站起来蹒跚走步时声音的Dick,相对还算冷静的Tim向他陈述原因:“Jason,你长出了兔子尾巴和耳朵。”
“哈哈,可乐。”
说完这句的Jason就听见了手机快门的声音。
“……谁”
没人回答他。


“成因是什么魔法,然后做检查可能,我猜,触碰了什么,让你这”Tim平静地推断,然后手向Jason的头顶和身后指了指,“具象化了出来。”
“你的意思就是除了这明眼人能看见的玩意儿啥结论也没搞出来对吧?”Jason语气平和,事实上他只是无力吐槽了。
Tim看上去有点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会联系其他人……”
Jason摆摆手,“不用了,我会联系kori看看的。”
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凝固。这时Jason感觉沙发另一边下沉——Damian坐在了他旁边。
“你干嘛?”Jason半个身子倚在沙发扶手上,下意识的不想靠或瘫在沙发上,虽然那并不会让他的尾巴感觉疼痛,但还是会不舒服。Damian没有立刻回答,但来回飘在Jason脑袋顶和尾椎处的眼神已足够说明一切。
“不。Damian,想都别想。”Jason拒绝。 “!!”Damian 腾 就站了起来,用尚处变声期的嗓音问他:“为什么!”
Jason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你白痴吗”:
“你自己想!”
Damian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努力回想Alfred的教育,然后他力图有礼貌地请求:
“拜托了,Todd!就一下!”
Jason惊讶于他的反应,但是一码归一码,他仍拒绝了Damian:“不接受。”
Damian看上去像AT里会快爆掉的糖果公民。他眯起眼睛:“你给不给摸。”
Jason摇晃着他两只黑色的长长的毛茸茸的兔子耳朵:“不给。”
“好。”Damian吐出一个单词,然后开始脱下他的学校制服,挽好衬衫袖子冲出了房间。
就在大家没明白Damian要干什么的时候,少年已经端着个长长的水管回来了。
“不给摸就放水!①”Damian已经开始拧开水龙头了
“!卧槽Damian你他妈的要上天!”Jason具象化兔子特征后似乎怕水的特性也出来了,一下子就从沙发离开躲避Damian的瞄准。
一场战争即将开始的感觉。
然后,站在Jason旁边的Tim趁对方弯腰躲避的时候从背后由下往上好好地摸了Jason的耳朵。
……
“Timothy?!”
“Drake!!”
“干嘛?”Tim睁着他蔚蓝的眼睛,(还眨了眨)“这耳朵太可爱了,我没忍住。”
Damian看着Tim,似乎像参透了什么似的丢下了水龙头,朝Jason跑过去。Jason还沉浸在“Timothy居然摸了我的耳朵”的事实里没反应过来,所以终于看见Damian的时候,罗宾已经跑到足够近的地方摸上了他毛绒绒的耳朵。
“靠!Damian你快给我放手!”
“拒绝!”说着还伸手摸了他很久就想摸摸的,圆圆的、毛绒绒的蓬松的尾巴。
“唔、靠!”这本不应有的东西给了Jason一种奇异的感觉,但眼下他快被Damian勒得喘不过气了。
终于他擒住了Damian作乱的两只手,把罗宾扔了出去。然后抓起他的红头罩从庄园跑出去了。



(……我不知道是tbc还是end😂

①兔子怕水。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将离草

练手(´・ᆺ・`)

练手
warn:老生常谈的ooc
人物似纸片
短小如阉割
私心满溢
没啥cp真真的。_。一定要说那么是JayKara这个cp

“你是不是喜欢卡拉?”Tim瘫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试图进入睡眠。在他不远处翻着《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的Jason几乎以为那阵呢喃是个幻觉,但他还是下意识反问了一句“啥?”
虽然疲惫但始终无法进入睡眠的Tim气愤(却无力)地锤了下沙发,力图口齿清晰地又说了一遍:“你。是不是。喜欢卡拉?需要我用flash的语速给你再说一次吗?”
“别把你睡不着的气发在我身上。我是不是协助过卡拉?不,没有。”
“Jason你根本没学到Nick的精髓,运用得和Judy一样糟。”Tim滑...

练手
warn:老生常谈的ooc
人物似纸片
短小如阉割
私心满溢
没啥cp真真的。_。一定要说那么是JayKara这个cp



“你是不是喜欢卡拉?”Tim瘫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试图进入睡眠。在他不远处翻着《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的Jason几乎以为那阵呢喃是个幻觉,但他还是下意识反问了一句“啥?”
虽然疲惫但始终无法进入睡眠的Tim气愤(却无力)地锤了下沙发,力图口齿清晰地又说了一遍:“你。是不是。喜欢卡拉?需要我用flash的语速给你再说一次吗?”
“别把你睡不着的气发在我身上。我是不是协助过卡拉?不,没有。”
“Jason你根本没学到Nick的精髓,运用得和Judy一样糟。”Tim滑下身子横躺在沙发上——试图换个姿势打开睡眠,“别急着否认,Kon都和我说过了——卡拉告诉他的。”
Jason仍然盯着书,只是那一页似乎对他而言变得艰深不少。
新换的姿势似乎非常有效,Tim感到一阵舒适的昏沉感将他慢慢包裹起来,因此他没有发现Jason的异常,声音也渐渐变得飘忽起来:
“你似乎对金发的姑娘有点特殊偏好①?就像先前那位空乘服务员;而且在Kon的描述里,嗯,你引起姑娘注意的方式简直就是天神级别的…令人尴尬。”
叨叨不休的Tim终于发现对面的Jason长久没有回答,他勉强撑起自己去看看红头罩还在不在。
噢,他还在。只不过Jason的表情变得和《Rick and Morty》里经典ω嘴的表情一样。这在不同场合下有不同解读但无论如何都会有“我觉得现在还是别说话会比较好”这层含义的表情引起了Tim的少许注意。于是他继续说:
“说真的,组队?就像蝙蝠侠和超人一样?这算什么,配对游戏?”
Jason带着那个窘迫的表情脸上已经具象化出大颗汗珠了。“啪”的一声合上书,站了起来。
“还有什么‘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嘿!你要去哪儿?”Tim用余光看见Jason站起来远离了他,急忙问。
“你就继续在那儿喋喋不休吧。我要拿枪堵上你的嘴,然后再烤点小甜饼给我自己吃。”
“我能选择小甜饼堵上我自己的嘴吗,Jay?”
“我希望那能永远堵上你的嘴。”
“完全可以。”
Jason翻找围裙和袖套的时候Tim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说实在的,Jason,你先前说要拿枪堵我嘴这件事实在是太脏了。”
Jason站起身一边穿着围裙一边怒视着他。

--完啦--
①我胡诌的。

将离草
(。・ω・。)ノ♡摸的桶

(。・ω・。)ノ♡摸的桶

(。・ω・。)ノ♡摸的桶

将离草
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多图。大概是...

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多图。大概是版本太低了。

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多图。大概是版本太低了。

将离草

(恶搞)Jason中心 (题目如下)

红桶裙下有什么

Jason Todd中心
·恶搞之类的吧
·作者脑洞已经吞噬了她的脑子不要试图和她讲道理
·非常非常随意的玩意儿
·连ooc都无法言说
·随意的脑洞随意地写随意的角色被随意的毁坏(你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盆与_(:D」∠)_

0.
Jason回来了。但是他变得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
他的身体变得强壮,海拔卓越,虽然他的脸庞与少年时期时的清秀并无太大不同。
他的上衣——即便是被改的适合男性并且有他自己的风格——但是仍然可以看出,那是水手服的版型。
所以,Jason的下身穿着裙子。
非常,超级,无与伦比的短的百褶裙。
1.
Bruce...

红桶裙下有什么

Jason Todd中心
·恶搞之类的吧
·作者脑洞已经吞噬了她的脑子不要试图和她讲道理
·非常非常随意的玩意儿
·连ooc都无法言说
·随意的脑洞随意地写随意的角色被随意的毁坏(你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盆与_(:D」∠)_

0.
Jason回来了。但是他变得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
他的身体变得强壮,海拔卓越,虽然他的脸庞与少年时期时的清秀并无太大不同。
他的上衣——即便是被改的适合男性并且有他自己的风格——但是仍然可以看出,那是水手服的版型。
所以,Jason的下身穿着裙子。
非常,超级,无与伦比的短的百褶裙。
1.
Bruce第一眼看见Jason的装扮时内心是近乎崩溃的。当然,身为Batman的常年训练并不会使他脸上流露出太多表情,但也仅仅是绷住了而已。
倒是Alfred优雅地将红茶端上来时,称赞了一句:“看上去非常精神,Master Todd.”
Jason露出“终于有人懂我”的一个得意微笑,以非常自然的姿势坐在了Bruce面前的沙发上。
2.
第一次尝试从楼梯扶手下楼的Damian在滑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坐在沙发上Todd的双腿之间,一个没稳住摔了下来。
3.
Jason看见狼狈地从扶梯跌下的,像是风中枝叶般那样摇摇摆摆勉强立稳的Damian,狂放的嘲笑了起来。
背对着扶梯的Bruce在听见Jason的笑声后其实有些被吓到,然后转过头就看见了慌慌张张站好的Damian。
在Jason的笑声中和父亲的目光下,Damian涨红了脸,有些气急地说:“Todd!你的穿法让我分心了!!”
听完后Bruce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4.
Dick回来时遇见了Jason。在看见那几乎是齐屌的裙子在他面前飞舞时,他快崩溃似的大喊:“你穿就穿为什么这么短!”
“说的好像你他妈没见过更短的一样。”
“我他妈没见过那个男的穿着齐屌的裙子啊!”
5.
Tim倒是比较冷静,除了他嘴里喷到自己电脑上的咖啡。
6.
“好表现,”Jason称赞了一句,然后坐到Tim面前——以非常洒脱的姿势,“至少比Dick和Damian强。”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这么穿吗?”Tim试图拯救他的电脑,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Jason露出“你制杖吗”的表情——这出现在Tim面前非常难得,说“因为方便啊”
Tim脑海里不知为何出现了遥远的英格兰这个国家的画面。
7.
“那真的很方便?”
“屌是没有管束的,你说方不方便。”
“……那确实”
8.
Dick询问缘由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和Tim是不一样的。
Jason面无表情,声音平稳的说:
“双腿间那层寒凉的流动,给予我一种自己仍旧切实存活于世之感。”
Dick皱眉到了沉重的地步。
9.
Tim在一边说:“裤子束缚你屌时所带来的疼痛感,不能更让你感受到切实存活于世吗。”
Jason瞪了Timothy一眼。


—TBC—
_(:_」∠)_有心脑洞会再写的

将离草

当Jason变小的时候😊

当Jason变小的时候😊


将离草

Nowhere

越写越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我的描写把时间线全搅乱了(仰天流泪

wran:ooc!ooc!ooc!

part.5

  Bruce和Alfred走后的韦恩大宅显得空荡荡的,听了Bruce近乎剖析内心的自白的Jason觉得像在做梦。

  Bruce不再做Batman不再夜巡这一点令他震动很大,这种行为间接是让Bruce放弃哥谭。Jason虽然先前对Bruce放任小丑在外游荡这点十分愤懑,但这并不代表他希望Bruce放弃哥谭——即便这城市十分操蛋。

  想到这里,一种近乎愧疚的心情涌了上来。

  或许,Jason不禁有了一丝动摇,或许的确不该杀死...

越写越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我的描写把时间线全搅乱了(仰天流泪

wran:ooc!ooc!ooc!

part.5

  Bruce和Alfred走后的韦恩大宅显得空荡荡的,听了Bruce近乎剖析内心的自白的Jason觉得像在做梦。

  Bruce不再做Batman不再夜巡这一点令他震动很大,这种行为间接是让Bruce放弃哥谭。Jason虽然先前对Bruce放任小丑在外游荡这点十分愤懑,但这并不代表他希望Bruce放弃哥谭——即便这城市十分操蛋。

  想到这里,一种近乎愧疚的心情涌了上来。

  或许,Jason不禁有了一丝动摇,或许的确不该杀死小丑。

  然而一想到“小丑”这个词,他的大脑就会自动拼凑起有关他的画面,制止都来不及。小丑的狞笑,以及小丑用撬棍砸向自己时嵌入肌肉几近骨头的深度和那带来的疼痛,一并随着记忆涌了上来,他方才的动摇也烟消云散了。

  杀了小丑也是福社会。Jason想。

  那Bruce的坚持呢。

  Jason Todd 定了定神,无视了那个心底的疑问,转身朝楼上走去。

  从他先前对房间周边的观察和对Bruce的谈话中,他感到这个宇宙和他原本所在的并无二致。但是小心谨慎算是Jason作为红头罩摸爬滚打出来的重要经验,准备的尽可能万无一失是好事,更不用说还要提放不备之时。

  因此他溜到书房,打开电脑搜索并浏览了起来。

  他死之前年代的世界和哥谭与记忆中并无不同,死之后却有了细微差别:小丑被杀在社会上似乎曾被报道了很长时间,但报道的媒体像是约好般对细则语焉不详;公众及媒体对蝙蝠侠杀死小丑的这一行为褒贬不一;Bruce Wayne的转性和旗下公司的产业扩张引发了不少哥谭市民的阴谋论;哥谭的犯罪率仍居高不下却没有怎么继续上升,大的犯罪事件几乎寥寥无几。

  这样看来,Bruce利用经济手段从而给哥谭带来了一部分安定,然而这只像部分药只能给病起到缓解作用,并不能治本。Bruce最大的努力也只能是尽力维持哥谭不会再向更糟的境况滑去。Jason看着这些想。

  而除哥谭外国际间并没有太大的事情,正义联盟也仍然存在,Bruce是投资者之一。

  再一部分的事无法再从网上得知,了解信息的工作陷入几乎停滞的状态。浏览大量信息也使Jason感到些许疲,因此他停下手上的动作,开始随意想点其他的:

  他并不是很想让Bruce带他去进行检查。尽管明白不是一个世界,Jason还是觉得能从Bruce的言语和行动中读出(明显的)关怀之意是件比较惊悚的事。更何况他有自己的伙伴。

  想到这里他才反应过来:这个世界的他死的太早没有人是切实认识他的,也就是说,除了Bruce,他还没办法找其他人帮忙。

  这太蛋疼了。Jason想,一下把下巴放在桌子上。

  也许次元穿梭耗费的体力并非一晚上就能补回来的——Jason很快就感受到些许的困意,于是他关了电脑决定回到房间准备小憩一下。

part.6

   Jason不知道自己这一竿儿睡了多久,总之他已经看见窗外泛红的太阳光了。一边暗自啧舌自己少见的松懈状态,他瞥了眼墙上的挂钟,估摸着Bruce差不多到家的Jason蹦下床,整理了下就到楼下前厅了。

  Bruce果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容貌英俊的青年。他们背对着Jason似乎在交谈什么。看着那个人的个子Jason便知道那是谁了。

  “Dick.”闻言青年和Bruce一起转了过来。Dick看着Jason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怎么也没法把眼前这个比他高大的健壮男子和记忆里年幼瘦弱的小个子联系在一起,他的招呼也不由得迟疑了一些:“呃……Jason?”

  Jason大概明白自己现在样子对Dick的冲击,因此他只是点了点头没太在意眼前人的反应。他转向一边的Bruce:“你们在商量些么呢?”

  Bruce看着俩人这一幕只是挑了挑眉毛:“告诉Dick你的情况,什么时候带你去联盟查找你过来的原因,并尽快把你送回去。”然后他顿了顿,直视Jason:“如果你愿意,今晚就可以。”

  一边的Dick露出有点吃惊的表情——Bruce和别人打商量的次数屈指可数。

  Jason一想起这边只有Bruce等认识他就有种微妙的感觉——冲这点他也想尽快回去了,所以他回答。:“我今晚就方便的不得了。”

  然后他们就去了瞭望塔。

 

  塔上人没多少,经过几个人技术检测表示现代科技难以解决,不得已最后推给魔法部门那边。正好扎塔娜在值班,Bruce就让她检查一下。

  “噢,”这位穿着像魔术师的女魔法师在Jason周边检查,“我感受到非常熟悉的魔法波动。能给我说一下你过来前的事吗?”

  Jason无声地叹口气,说:“我昏迷前中了你的魔法。呃,还混着一个怪物的。”

  扎塔娜做出了然的表情,收回了魔法。她思考了会儿,对Bruce和Jason说:“我单独送你回去是可行的,但是这要较长的时间来让我练习。”

  Bruce问她:“这大概会花费多长时间呢?”

  “最少半个月。”扎塔娜回答,然后她又补充到:“总之一旦我准备好后,就会立刻通知你们。”

  Bruce点头,对她说:“谢谢。”

  扎塔娜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笑着说:“不用。你知道,这没什么的。”然后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的时间:“是时候换班了。我先走了。”说着她就消失了。

  留下的俩人沉默了好一会儿,Jason才说:“这样就完了?”

  “听上去你还想再复杂点?”

  “呃,不是,”Jason摇摇头,“只是这太简单我都不需要做什么——总感觉有什么陷阱一样。”

  听见他这么说的Bruce沉默地望着Jason。他能理解Jason的感受,只是他不做Batman很久了,那种随时需要准备的警惕心理慢慢就变得模糊了。因此他觉得自己并没什么立场说上话。

  所以他只是说:“你的反应值得学习。”

  Jason则回了一个他称得上惊恐的表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乱七八糟的ooc对话

“你知道你刚刚跟扎塔娜道谢时我下巴都要掉了吗?!”

“听上去那边的我是个不太会表示的人。”

“谁知道。”

TBC

(没啥用的)预告:接下来就是愉快的日常生活!耶!(棒读

所以我是真的彻底卡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