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楼梦

331.5万浏览    12525参与
一世倾慕

【钗黛】散花夜雨不是春

雨淅淅沥沥地下,淋淋漓漓漫透了似水年华。 
 
  江南的四月是多雨的,一下起来就飘渺,始终不得彻底,一滴一滴打在伞上,敲击出一曲无韵的乐章。宝钗就这样打着伞,步履悠悠地从街巷里穿过。 
 
  还记得有人把雨伞比做上天的泪。她想。要是上天真会流泪,这断断续续永无尽头的样子却是三分似故人。 
 
  哦,故人,故人。 
 
  年少时的金陵烟火比不得姑苏的烟雨迷蒙,雨季却也还是纷纷扰扰的,潇湘馆中湘妃竹叶透了水光的翠绿,水珠从叶片上滴进青石板,“滴答”...

雨淅淅沥沥地下,淋淋漓漓漫透了似水年华。 
 
  江南的四月是多雨的,一下起来就飘渺,始终不得彻底,一滴一滴打在伞上,敲击出一曲无韵的乐章。宝钗就这样打着伞,步履悠悠地从街巷里穿过。 
 
  还记得有人把雨伞比做上天的泪。她想。要是上天真会流泪,这断断续续永无尽头的样子却是三分似故人。 
 
  哦,故人,故人。 
 
  年少时的金陵烟火比不得姑苏的烟雨迷蒙,雨季却也还是纷纷扰扰的,潇湘馆中湘妃竹叶透了水光的翠绿,水珠从叶片上滴进青石板,“滴答”的声音像星子落入银河,不知又扰了谁家的儿女情长,游园清梦。 
 
  膝边人儿翻了个身,刚刚睁开的眼中还带着些许困意,慵懒的眼神看向宝钗,伴着阵阵雨滴落下激起的清波。 
 
  “宝姐姐?”黛玉正睡眼朦胧,看到宝钗,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已经在她腿上睡了小半个时辰,不觉地红了脸。 
 
  “嗯。”宝钗没忍住,伸手捏了捏黛玉的脸。“颦儿这觉,睡得可香甜?” 
 
  “姐姐就别打趣我了……” 
 
  怎么又想起这些来?宝钗喑然失笑,伸手出伞外,雨还在下着,暮春没有尽头也没有盼头,桃红枝头落不完的花,九重天外下不停的泪。 
 
  那迷蒙在烟雨里的红尘旧事,到底是忘也忘不掉。 
 
 
  入门,回首,宝钗看到庭中无叶的枯枝,想起那是多年前从贾府带来的物件。 
 
  离开贾府已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在这他乡住下不久她便诞下一子,孩子聪明伶俐,长大后依祖命进京考取功名,自然不负众望,重兴贾家。不觉几十年流水光阴,他乡与故乡的界限渐渐模糊了,同样的雨季,同样的花开花谢,同样的孤身一人。 
 
  她从不怨过谁。宝玉生而不凡,自是超脱凡尘,归与超脱。在尘世里他们都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上,金玉良愿也好木石前盟也罢,回想起来不过是一道旧伤口,刻在心头上,数十年如一日地隐隐作痛。 
 
  黛玉的离去她是第二天得知的。潇湘馆中那人静静地躺在床上,面容一如既往的恬静动人,只是再不见那澄澈到没有一丝污垢的眼,和那紧密却炽热的心跳。 
 
  伤悲,痛苦。痛苦的感觉往往只是一瞬间,而那些内心深处的破碎却要用时间来慢慢酝酿。宝玉离开当天夜里她坐在房中,那种沉没与虚无感一齐向她袭来,不是因宝玉,不是因自己。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巴山夜雨涨秋池。”黛玉向来不喜义山词的,却也会陪她剪了一夜西窗的烛,话了一夜未尽的意。 
 
  江城夜雨,灯火阑珊。放在从前,她们是要吟诗做对的可惜良辰美景奈何天,伊人消,任谁怨? 
 
  雨打花落,美人迟暮,暮春将至未至。 
 
 
  后来的日子里宝钗时常会想起那段旧时光,想起满园春色中那一抹倩影。 
 
  众人中她们相识得并不算早,关系却阴差阳错的纠缠在一起。她垂钓时她洒下落花,她沉吟是她静静聆听,她明白岁月不败美人,却也明白伊人惊艳得了时光,定格不了岁月。回过头来,颦儿会永远美丽,而只留她孤独衰老。 
 
  苦了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 
 
  她忽的想起那场聚会,嬉笑打闹间她把黛玉扑倒在榻上,直直对上她明镜如水的双眸,繁画点墨的眉,娇若樱桃的唇。她掐了掐黛玉的脸,那时她的脸还红润有血色,轻轻一捏怕是会溢出水来。 
 
  “这颦儿啊,真是让人爱也不是,怨也不是,就连我也怪疼她的。” 
 
  “诶哟,饶了我吧好姐姐,除了你,这些话我还和谁去说去。” 
 
  她只记得那时心跳莫名的快,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涌上心头。关山落阳姑苏雨一下子变得熟悉了亲近了,触手咫尺,高攀天涯。 
 
  她是爱着黛玉的。她想。 
 
 
  手中匣子打开,是一方手绢。黛玉走后紫鹃把它交给她,还说到,林姑娘不许我们打开,还要我们在她身后立即交给宝姑娘,一刻也不许延误的。 
 
  洁白素绢为底,几朵桃花含苞欲放,一妙龄少女立于其中,春风与桃红似她的妆,流水与新芽似她的形,手指轻点,繁花便落进了半个春光。画中人的面容,在宝钗眼中竟八分像倒影,二分留给那佳期若梦,似水年华。 
 
  是了,一方手绢,一身孤影,一春落花,一场下了几十年不曾停息的大雨都被那人看透。刹那间心里某个部位一下子决堤了,烛光落在她湿润的左手,窗外悲风吹过,吹落群星如雨。 
 
  她想,原来黛玉也是爱她的。 
 
  可惜她明白的终究太迟了。 
 
  可惜她再也无法得知。

施阁缘风

【钗黛】玉带为雪挂,金簪林中埋

端庄知性心机腹黑宝姐姐x冰雪聪明伶牙俐齿林妹妹

时间线是“沐皇恩贾家延世泽”后

(不要跟原著对比,我一百个不配好吧:))

—————————————————

贾政一干人回复职位后,贾家家势一天胜似一天。


凤姐去世,探春远嫁,李纨是个活菩萨的性格,管家之事就落在了薛宝钗身上。


宝钗心底聪明,有了凤姐的前车之鉴,自然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笼络上上下下许多人心。一段时间后,荣国府已变得欣欣向荣,主子仆人都称赞她既善良又能干。王夫人和贾政也越发喜欢她,把她当自己的女孩儿对待。


一天午后,宝钗在房内小憩。朦胧间,似乎听见有人叫:“蘅芜君安好。”


宝钗一惊——这是几年前她在大...

端庄知性心机腹黑宝姐姐x冰雪聪明伶牙俐齿林妹妹

时间线是“沐皇恩贾家延世泽”后

(不要跟原著对比,我一百个不配好吧:))

—————————————————

贾政一干人回复职位后,贾家家势一天胜似一天。


凤姐去世,探春远嫁,李纨是个活菩萨的性格,管家之事就落在了薛宝钗身上。


宝钗心底聪明,有了凤姐的前车之鉴,自然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笼络上上下下许多人心。一段时间后,荣国府已变得欣欣向荣,主子仆人都称赞她既善良又能干。王夫人和贾政也越发喜欢她,把她当自己的女孩儿对待。


一天午后,宝钗在房内小憩。朦胧间,似乎听见有人叫:“蘅芜君安好。”


宝钗一惊——这是几年前她在大观园里与众姊妹结社作诗时用的雅号,很久没有人叫起过了,这人又是谁?回首一看,竟是还了俗的贾宝玉。


宝钗看见他,气不打一处来,只是面上未露怒色,冷声道:“宝二爷已是仙人了,怎的有空来看我这个俗人?”


宝玉笑到:“蘅芜莫恼,毁了你在凡间这一世的幸福,是我的过错了,如今带你去堪破这红尘,算是我的赔罪。”宝钗不知其所指,跟着去了。


恍惚间,二人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前,匾额上题着“太虚幻境”。


一会儿,从宫殿中出来了若干仙子,将宝钗围住。其中有许多她都认识——都是已死去的那些女孩儿。她们也和宝玉一样,称她蘅芜君。


其中一个仙子领她到了太虚幻境内的一阁中,里面放着许多册子,分别是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宝钗好奇,逐本翻开细看。她心下聪慧,一点就通,看了几首判词后就明白这些所指何人何事,竟都与现实一一对应,不禁心里连连感叹。


当她看到“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时,猜到了这是她自己和黛玉的命运,不禁暗自神伤——即为她自己,也为黛玉,那个聪明的,伶俐的,让人怜爱的林黛玉。


她又看到了《枉凝眉》,感觉这大概是描写的宝玉黛玉。宝钗细眉微蹙,目带怒意,心想:林妹妹这样一个水一般的人儿,怎么能被这等须眉浊物所玷污!


忽然,众仙子笑着簇拥一个仙子进来,朝着宝钗推了她一把,还笑说:“快过去吧,都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


宝钗一看,那仙子病如西子,弱柳扶风,可不就是林黛玉。黛玉过来,低首叫了一句:“宝姐姐。”宝钗又惊又喜,听见黛玉叫她宝姐姐,以为她必定能告诉自己什么,执起她的手说:“好妹妹,快告诉我,此为何地,这些人——你们又是怎么回事?”


黛玉看着她,似乎在忍着些什么,最后说道:“宝姐姐,有些事,我是想等你上来以后说的,只是回去后,姐姐要多受点苦了,恳请姐姐以后原谅。”


说着,黛玉伸手点了一下宝钗的额头。天旋地转间,宝钗惊醒过来,浑身已香汗淋漓。回想起还清晰是梦境,颇有点大惊失色之态。


此后,宝钗竟又生气那种怪病来,而且比之前都要严重,浑身发热。可冷香丸已经吃完了,一时又配不出来新的。莺儿麝月等人日夜服侍着,这病扔不见好转。急得王夫人薛姨妈日夜以泪洗面,贾政也忧心忡忡。


两年后,因时机不当,冷香丸一直未配出,宝钗的病也一直拖着。一天,宝钗忽然撑起身来,不顾众人劝退,说要到院里走走。


正直初秋,宝钗走到潇湘馆前,看到那一片竹子已枯死了许多。又睹物思人,想起了黛玉之死,不免伤心落泪。她推门进去,里面没有什么摆列陈设,因为每隔几天都有人来打扫,屋里不至于太脏乱。


宝钗坐到炕上歪下,迷离之中看见黛玉袅袅婷婷地走来,牵起她的手,顿时,宝钗内里的热毒消散了几分,不觉随黛玉走去。


外面大门值班的人看见有一个癞头和尚经过,嘴里唱念着什么东西,令人摸不着头脑。不一会儿,里面穿来了宝二奶奶去世的消息。






.宁卿.

若是曹公还在,林妹妹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若是曹公还在,林妹妹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红袖舞

莫名觉得很……妙

莫名觉得很……妙

Voxiuryyyyyy

还没仔细研究他们的服饰 随便摸摸

还没仔细研究他们的服饰 随便摸摸

气泡巡游集

袭晴·浮萍

自她被撵出去,我总在那株海棠树下,一站就是半日。


庄稼人的儿女都是浮萍。一场旱涝下来,没了爹娘的,几两银子卖给人家为奴为婢。有爹娘的,也没有看着他们饿死的理。


我们一批十几个,都是这么进到贾家的。这些人里,我单高看她一眼。因为我知道,我

们骨子里都刚强好胜。


只不过,我待人总是温柔和顺的,她却是块爆炭,招了不少埋怨。所以我帮着她,护着

她。


我是一辈子都不走出这院子了。往后五六十年,有个知心人在身边,日子也算过得下

去。


听着她嬉笑怒骂,我也畅快起来。


她跌折扇子那次,说了那些夹枪带棒的话,为的不过是委屈我被踢的一脚。


而后我失了言,她更闹起来。......

自她被撵出去,我总在那株海棠树下,一站就是半日。


庄稼人的儿女都是浮萍。一场旱涝下来,没了爹娘的,几两银子卖给人家为奴为婢。有爹娘的,也没有看着他们饿死的理。


我们一批十几个,都是这么进到贾家的。这些人里,我单高看她一眼。因为我知道,我

们骨子里都刚强好胜。


只不过,我待人总是温柔和顺的,她却是块爆炭,招了不少埋怨。所以我帮着她,护着

她。


我是一辈子都不走出这院子了。往后五六十年,有个知心人在身边,日子也算过得下

去。


听着她嬉笑怒骂,我也畅快起来。


她跌折扇子那次,说了那些夹枪带棒的话,为的不过是委屈我被踢的一脚。


而后我失了言,她更闹起来。我听出她话里的醋意,虽羞恼,却开心。无论她醋的是不是我,总归她不出这院子了。


她若守着这里,我便能守着她。


如今我还在,她却不在了。


我夜里常常睡不着,就去看宝玉睡得怎样,

到了屋里又不自觉地瞟到那张小几上出神。

我想起她松松挽着发,伏在桌边补雀金裘的样子。


她补了一夜,我看了一夜。


有时一晃神,仿佛看见了许多年后,她在夜间做针线,我用簪子拨一拨烛心。


我是有算计的。等过几日太太气消了,让宝玉去求老太太,慢慢的叫她进来也不是难

事。


可是那天夜里,宝玉哭喊着:“晴雯死了!”


我心一滞,继而狂跳不止。倏地想起小蓉大奶奶殁了的时候,也是他夜里哭喊着翻坐起

身。


一向和顺知礼如我,也不免急声喝断他:“这是哪里的话!你就知道胡闹,被人听着,什么意思!”


我甚少这样大声说话,今日却控制不住自己。大声些,告诉他,也告诉自己,这些不过是胡话,不能当真。


终究是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天一亮我便打发宋妈去看她,这些年攒的梯己也尽数给了出去。


“若是她病了,好歹给她找个好大夫。”


丝丝点点计算,偏偏相差太远。


宋妈回来说她咽了气,昨夜直着脖子叫了一夜“娘”。


我知道她还有别的话,却不是关于宝玉。


她想说,娘,如今我这样苦,是你把我带到这个世上,你一定有办法就救我的,对不

对?


我不能再为她说一句话了,太太既给了烧埋银子,此事也草草揭过。日子还如往常一

样。


只是我变得偶尔粗心,走到桌边却忘了要拿什么,时常要等小丫头叫我才回过神来。


闲了的时候我总往那株海棠树下去,想起下雨天我在阁楼上看她捉鸭子,晴天陪她歪在乘凉枕榻上绣花。


原来,是我太蠢。只知我们是漂萍,却不知贾家不过是浮木。求得一时喘息,求不得一世安稳。


那株死了半边的海棠,果真应在她身上,也应在我身上。

茂蘅

521的意思

5是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经济建

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

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

全面推进。

2是两个都要,既要金山银山,

又要绿水青山。

1是薛宝钗

520的意思

5是五大军区 东西南北中

2是2个一百年 共产党成立100年和建国100年

0是林黛玉

521的意思

5是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经济建

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

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

全面推进。

2是两个都要,既要金山银山,

又要绿水青山。

1是薛宝钗

520的意思

5是五大军区 东西南北中

2是2个一百年 共产党成立100年和建国100年

0是林黛玉

Osiris_Norton

陈晓旭版黛玉仿妆.


“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的”

陈晓旭版黛玉仿妆.


“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的”

龙石岛的史坦尼斯

老梗新用(三)

林黛玉:宝姐姐,刚才我表演的那段怎么样,给个评价?

薛宝钗:活灵活现?灵珠片玉?七窍玲珑?

林黛玉:你就离不开一个“0”字是吧?

薛宝钗:谁让你姓林嘛。

林黛玉:我看你根本就是话里有话,今晚自觉点,去睡沙发!

林黛玉:宝姐姐,刚才我表演的那段怎么样,给个评价?

薛宝钗:活灵活现?灵珠片玉?七窍玲珑?

林黛玉:你就离不开一个“0”字是吧?

薛宝钗:谁让你姓林嘛。

林黛玉:我看你根本就是话里有话,今晚自觉点,去睡沙发!

眉妩

【钗黛】酸

黛玉近来迷上了含话梅。


一定要是那一类果肉萎缩而紧贴在小巧果核上的干话梅,拈起来时触不到湿漉漉汁液与柔软果肉,含在口里只是酸涩。待将那一小层说是皮子也不为过的果肉撕下咽入喉,她仍不肯罢休,边慢慢回味着那股子令人忍不住周身一抖的酸味,边把果核上附着的一点点舐尽。


果核的形状总是不规则,两头尖尖,压在舌底时偶尔会有刺痛感,像是与棱角分明冷而光滑的玉石相触。


她果真是有些走火入魔,心不在焉听经纪人讲未来规划时含着,演完一场戏侧身脱下裙尾繁丽厚重的戏服时含着,连同剧组小演员寻正在看剧本的她闲聊时,也含着。


舌尖因此僵而涩,直到那小演员一无所知地提到薛宝钗,具体内容林黛玉也记...


黛玉近来迷上了含话梅。


一定要是那一类果肉萎缩而紧贴在小巧果核上的干话梅,拈起来时触不到湿漉漉汁液与柔软果肉,含在口里只是酸涩。待将那一小层说是皮子也不为过的果肉撕下咽入喉,她仍不肯罢休,边慢慢回味着那股子令人忍不住周身一抖的酸味,边把果核上附着的一点点舐尽。


果核的形状总是不规则,两头尖尖,压在舌底时偶尔会有刺痛感,像是与棱角分明冷而光滑的玉石相触。


她果真是有些走火入魔,心不在焉听经纪人讲未来规划时含着,演完一场戏侧身脱下裙尾繁丽厚重的戏服时含着,连同剧组小演员寻正在看剧本的她闲聊时,也含着。


舌尖因此僵而涩,直到那小演员一无所知地提到薛宝钗,具体内容林黛玉也记不太清,只是那三个字乍一扎进耳膜内,她便心中惊跳下意识咬住那枚话梅核,角度不对,硌得牙疼。


僵着的舌尖也被抵得隐隐作痛,像一下子活过来,和她心上一千个未愈伤口——她原以为它们早已愈合结疤再脱落,或者用一个同义句即它们早已死去——一起面对这痛苦的生。


黛玉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已经很久没有去想薛宝钗了。谁说过,最好的前任要跟死了一样。


只是一旦她想到她,就像《轻舔丝绒》里的南希一样想要把手放在胸前,放在肋骨上,在心里说“她让我这里疼”。


一罐话梅见底,剧组杀青,经纪人又为她接了新戏。文艺片,同性题材,众望所至毫无悬念的拿奖预定,只是怪才导演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脾气,另一个演员人选换了又换,到开机前一天她都不知晓到底换成了谁。


开机那天是个好天气,暄软的日光水波般荡开,琳琳琅琅地淌过她及膝白裙子的荷叶边,淌过外边记者的长枪短炮与摄像机沉静幽深的眼,也淌过导演身旁笑盈盈立着的那个漂亮姑娘润白颈子上坠着的一枚富丽金锁。


黛玉到得略晚,又坐在车内,平视下只能够望见那姑娘下颌以下。她觉得熟悉,身体先于意识反应过来,先是心脏开始叫嚣着疼,一阵一阵,细细密密的疼,那一千个伤口都在哭喊。


再而脸颊处、锁骨旁、胸口上、大腿内侧都莫名掠过一股子冷意,不是那种空调风刺入温暖肌肤的冷,而是那一种,沉甸甸的金锁垂下来,冰冷坚硬金属紧贴住肌肤的那一种冷。


口腔中的话梅爆发出意想不到的酸涩汁水,又或者,这酸涩并非源自话梅。层层叠叠的酸与冷混合在一起,交缠,绵延。


她空白一片的大脑想起了那个人是谁。


她应该说什么?最最俗套的好久不见,还是装作素不相识,来一场虚情假意的自我介绍。


车门打开。她看着宝钗,宝钗也看着她,微微地笑着,像那些情意未曾破碎的时日,带着些宽容与流水般潺潺的欢喜。


尖锐的疼痛消弭,呼喊的伤口噤了声,有如一连串盛开的春花渐次愈合。


黛玉终于怔住,“咔”一声脆响叩击齿列。


她咬碎了舌尖抵着的那枚话梅核。






茂蘅

林妹妹你怎么不对宝姐姐负责任呢

(虽然我支持钗攻)

林妹妹你怎么不对宝姐姐负责任呢

(虽然我支持钗攻)

姜丝儿

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说你很好。

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说你很好。

四块五毛八

我心里的林黛玉永远不是选择负怨气而死,

本来想写“曹公的黛玉”,后来意识到不太合适,就删掉了形容词,表示我心里的黛玉啦~有抓人哦~5字以内免费稿~


我心里的林黛玉永远不是选择负怨气而死,

本来想写“曹公的黛玉”,后来意识到不太合适,就删掉了形容词,表示我心里的黛玉啦~有抓人哦~5字以内免费稿~


大白话红楼
红楼梦中,贾府里为何没有新生命的诞生,却一直不断的在死人
红楼梦中,贾府里为何没有新生命的诞生,却一直不断的在死人
Li

红楼梦图咏.4册.清改琦绘.

迎春

依帷终日……

红楼梦图咏.4册.清改琦绘.

迎春

依帷终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