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楼梦

27.7万浏览    5632参与
嘉萱
youngrow

情绪上头

很想看完再写一次观后感,但是忍不住,我想及时记下自己此刻的心情,毕竟一切都不是永恒。虽然摘了一天的茶叶很累,我还是接着昨天的三十集后面看了三集《红楼梦》,探春远嫁、迎春消香玉陨、黛玉魂归离恨天……心中五味杂陈,眼中的泪水不自觉往下滴,伤感的仿佛不仅仅是因为她们的离别或者离世,而是感慨与不解……《红楼梦》每看一遍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与感悟,很多看懂了的再看一遍又不懂了,不懂的仿佛慢慢能够理解。作者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我忽感:深陷荒唐言,深感辛酸泪。才道人人痴,不知何滋味。我不知道怪谁,我不知道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我不知那一张张美丽的面孔后面藏着一颗怎样的心。我不知道...

很想看完再写一次观后感,但是忍不住,我想及时记下自己此刻的心情,毕竟一切都不是永恒。虽然摘了一天的茶叶很累,我还是接着昨天的三十集后面看了三集《红楼梦》,探春远嫁、迎春消香玉陨、黛玉魂归离恨天……心中五味杂陈,眼中的泪水不自觉往下滴,伤感的仿佛不仅仅是因为她们的离别或者离世,而是感慨与不解……《红楼梦》每看一遍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与感悟,很多看懂了的再看一遍又不懂了,不懂的仿佛慢慢能够理解。作者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我忽感:深陷荒唐言,深感辛酸泪。才道人人痴,不知何滋味。我不知道怪谁,我不知道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我不知那一张张美丽的面孔后面藏着一颗怎样的心。我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客观。但是我学会了永远不要对自己不知的事物妄加评论……我想,明天看完我可以做到认真写一篇观后感……

伟青2000

读《红》笔记(十五)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也说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

《红楼梦》的回目(每一回的标题)是很多红学家研究的对象。其中常见有回目里上下句彼此关联映射的,例如:【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上下句一喜一悲,盛中藏衰,对照强烈;【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将宝玉的肉体伴侣袭人与精神伴侣黛玉放在一道来写,一淫一情,深有意味。 
这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亦是如此。前面写宝玉悟得的禅机,后面写贾政破...

读《红》笔记(十五)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也说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

《红楼梦》的回目(每一回的标题)是很多红学家研究的对象。其中常见有回目里上下句彼此关联映射的,例如:【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上下句一喜一悲,盛中藏衰,对照强烈;【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将宝玉的肉体伴侣袭人与精神伴侣黛玉放在一道来写,一淫一情,深有意味。 
这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亦是如此。前面写宝玉悟得的禅机,后面写贾政破解的谶语。前面写宝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后面写贾政“心内愈思愈闷,因在贾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回至房中,只是思索,翻来覆去,竟难成寐,不由伤悲感慨。” 
这写的正是两种人生阶段的真实感受。少年时,青春正盛,不惧生死,倒常把些缘聚缘散、生死轮回挂在嘴边;及至成年和暮年,生命的意向渐渐向晚,自然便生了敬畏心,再不敢轻言悲欢离合,生死无常,倒难免会常常“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了。 
所以,而今再看宝玉悟禅机,大有“小儿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一哂;而看贾政破谶语,则多了“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的共鸣。 
这里想再多说几句贾政。对读者而言,贾政这个角色恐怕很不得人心——从头到脚一副封建家长的死板做派,道貌岸然,虚伪迂腐,还搞家庭暴力,差点把宝玉打死,简直是如何做家长的反面教材。 
儿时读到他,每每恨恨不已。现如今,轮到自己做父母,却对他多了些理解的同情,也颇懂了些贾政力不从心的忧思。面对这个从性情到做派都与自己格格不入——最要命的是,与主流社会价值取向背道而驰的儿子,贾政怎能不忧心忡忡地拾起传统家教的棍棒? 
所以,《红楼梦》里哪里有批判?更多是对芸芸众生的悲悯与嗟叹。贾府是个缩影,从国戚高官,到千红万艳;从丫头小厮,到焦大刘姥姥,每一个人,想要的,不过是在里面寻一个安身立命的处所。有人求权、有人求财、有人求色、有人求情,有人求眼前富贵、有人求一世安稳、有人求子孙贤德后世称颂、有人求恣意纵情活个痛快。而这,不也正是你是我是他,之于这个世界的关系? 
故而,不免感慨,少时读不懂红楼,待略读得懂时,倒要看着窗外落日缓缓,吟诵一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了。 
只是,宝玉那少年时代的领悟难道就真是“强说出来的愁”?想起偶然间看到一位网友写的一段话,大意是——少年时代读红楼,并不能领悟“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的意指。后来看王家卫,看《东邪西毒》,忽而深深懂得了。 
对此,深以为然。《东邪西毒》里,那万物间似明似暗的投影,人物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是禅机,是谶语,也是生命的虚无与空寂。观罢,总能让人心有所感,之后便寂寂无声。

SAUCE沙司

渐忘年华亦已警(一)

“粜籴?”

“对,粜籴,丰年购进余米,欠年卖出存粮。汉武帝有平准法,王安石有青苗法,皆属此类。

我这些年也时刻留心,记得没有哪年是不闹灾的,十八省水旱蝗虫不断,恐怕跟天子的德行也无甚关联。”

“照这么说,我也觉得是。闹灾不能算帝不修德,应对不了灾害,才应该算帝不修德。”

徐元文瞅了他两眼,小声打断:“这不是我们能议论的,就不要再费劲去想了,总之先管好你手头上能干的事。遇天灾再加上打仗就更麻烦,只能提早着手准备。”

曹寅摸摸鼻梁,蹙着眉说:“徐公说的不错,此番我派人去皇庄上查看,确实是狠狠遭了雹子,庄头也没几个撒谎虚报的,自从去岁教训了他们,浮报偷藏的就已经不多了,往后要征粮,真得想些...

“粜籴?”

“对,粜籴,丰年购进余米,欠年卖出存粮。汉武帝有平准法,王安石有青苗法,皆属此类。

我这些年也时刻留心,记得没有哪年是不闹灾的,十八省水旱蝗虫不断,恐怕跟天子的德行也无甚关联。”

“照这么说,我也觉得是。闹灾不能算帝不修德,应对不了灾害,才应该算帝不修德。”

徐元文瞅了他两眼,小声打断:“这不是我们能议论的,就不要再费劲去想了,总之先管好你手头上能干的事。遇天灾再加上打仗就更麻烦,只能提早着手准备。”

曹寅摸摸鼻梁,蹙着眉说:“徐公说的不错,此番我派人去皇庄上查看,确实是狠狠遭了雹子,庄头也没几个撒谎虚报的,自从去岁教训了他们,浮报偷藏的就已经不多了,往后要征粮,真得想些别的途径。不过粜籴的事,我记得顺治年间已在各州县设过常平仓了,还不够吗?”

“远不够。”徐元文边摇头边往白纸上一条条写,“这些常平仓里到底有多少粮食,还能不能吃,你我心里都没数。不如跟皇爷商议,将储粮列入地方官员校考之条例。乡绅愿意捐输谷米的,也可以捐纳国子监监生。再者还需在山海关、古北口、张家口、黑龙江多设仓储米,以供官兵之用。最好还是派专人督办此事。”

“大人思虑果然周全。”他轻轻颔首,“我这里其实也没多少办法了,如今宫里园子两处住着,便要两套人马来使唤,用度越发铺张。我预备撤去一套,让他们也跟着皇上随时搬家。再有大日子皆要摆放满式桌张,饽饽码到屋顶只为了摆着好看,一堂算下来也要上百两,暂时将这些去了,可省去不少开销和口粮。”

徐元文也赞同:“那就这么办吧,我说的那几样,还得麻烦你先去探探圣上的口风。”

曹寅答应着,将对方递过来的草稿卷进袖子里,步出畅春园值庐,刘源就弓着腰朝他走过来:“一听说皇爷和大人找我,小的是连夜赶回京的……”

曹寅瞥他一眼,笑着抬起头:“对了,我是要告诉你,景德镇御窑上养的那些工匠以后都散了吧,许他们出去自谋生路,等需要的时候再雇人,支给他们临时工钱就行。”

刘源问:“那以后就不养匠籍的工人了?”

“对。另外咱们京城里也有窑,也有玻璃厂,你看看能在这边烧的东西,就直接在本地烧吧,也省了长途运送的费用损耗。”

“老天爷,这也太能省了!”刘源一面感慨一面捧上去一只青花瓷小瓶。

“横竖少不了你的好处,你在哪当差不是一样当差,在京城起码比在小地方舒坦。”曹寅接过瓶子摩挲,“这又是个什么古董物件?”

“不是古董,是小人在外面得的滋助补药,服上一粒就龙精虎猛……”

“去去!快滚!”曹寅把东西塞进荷包,挥手赶走刘源,继续往膳房方向走,还没走到就先瞧见炊烟滚滚,鼻子里闻见一股腥鲜味道。

冲进去一看,厨子们正在热火朝天蒸螃蟹,另有煎炒烹炸忙得不亦乐乎。

他不禁大声质问道:“今天不是节不是寿不是什么大日子,怎么就又摆宴席?就不能省着点吃吗?”

“主子让预备,我们就做,能有什么缘故?”婆子们用眼睛白他,“您要不乐意就去跟皇爷告状呗,反正爷们平时也没少这么干!”

曹寅转身就朝着渊鉴斋去,到了院子里,廊下宫女先冲他摆手,他就凑近问:“怎么着,有娘娘在?”

“不是,发脾气骂人呢。”

他从口袋里抓了一把瓜子递过去:“为了什么?”

宫女指指窗户:“好像是为河道上的事,你自己听。”

话音刚落立即听见皇帝嚷了一句:“我才知道,前年让他挖的排水河根本就没挖,雨季当然会决口!倒是什么缘故?为何非不听?”

接着是徐乾学的声音:“我听闻他有个手下叫陈潢,靳辅是什么都听他的,这次八成也是他们自己拿的主意,擅自改了工程。” 

“朕上次南巡,在高家堰周遭看了一圈,眼见老百姓日子已非常惨。现在他在堤外又筑一堤,把村民像馅一样夹在两层堤中间,一发洪水还有活路吗?”

曹寅贴近窗纱眯起眼看,模模糊糊看见明珠正捧着图纸说话:“这个地方设计可能是欠妥当,但是光看图,能看出来的东西也很有限。如果圣上要探个究竟,不如让他自己进京来说明,我等也不敢妄议。”

高士奇跟着点头:“河道上的事,九卿都没亲自经过,也不是很懂门道,真是想置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皇帝背起手,长叹了一口气:“那就这么着吧,让他先把洪水堵住,水一退就抓紧时间进京。”

等屋里的大臣们走完,曹寅才悄悄进去,小心打量皇帝脸色,看他喘着粗气,胸口起伏,像是余怒未消的样子。

“你鬼鬼祟祟干什么?”皇帝坐在椅子上,转动眼珠子瞅他。

曹寅马上站直:“哦,我是刚才去厨房里,看她们又在忙着备宴,想起眼下外头正在遭灾,大吃大喝的似乎不是很合适吧?”

皇帝脸色瞬间变得有点奇怪,他抬起手挠了挠眉心:“那个啊……那个是我跟老祖宗的意思。她想起你今年也三十了嘛,算是个整数的大生日,所以拿私房钱摆酒,乐一乐……我还想喊你一会过去给她磕头,说几句好听的,一忙就给忘了。”

曹寅听着听着浑身就僵了起来,变得比对方还别扭,只能咧开嘴尴尬地笑:“啊?……老太太还记着这出呢,我自己都忘了……我还当她记性不好。”

“她记性是不好了,我记性还可以。”皇帝说。


近水楼台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底图来自@六欲𓆜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底图来自@六欲𓆜 

🌸张紫芝。
提问箱拌~蕨根 谢谢,很高兴...

提问箱拌~蕨根 


谢谢,很高兴您问我红楼ww


A.

我有想过写钗黛耶,单性转。琼台瑶英×闺阁之秀。林姑娘这样的女孩子,做才子、做翰林,最相宜的。宝姐姐做女儿家就昆乱不挡、八风不动,焉知不是第一等的妃子贤媛呢。说是好风相送,闺帏里也有青云之路呢。想想真是太有意思啦。但这个不能成文。前些日子对贾家几个女孩儿特别感触,会写写大姐姐和探春吧。写宝玉去送他的妹妹,一送送到最深湛的海色里。他看到她在千里东风里别去,好像是谢客说的江上之妃。


B.

我小时候,读最多的是红楼梦。六七岁时看连环画,很快找来简写本,再长两年买了书。记得那时候非常迷,...

提问箱拌~蕨根 


谢谢,很高兴您问我红楼ww


A.

我有想过写钗黛耶,单性转。琼台瑶英×闺阁之秀。林姑娘这样的女孩子,做才子、做翰林,最相宜的。宝姐姐做女儿家就昆乱不挡、八风不动,焉知不是第一等的妃子贤媛呢。说是好风相送,闺帏里也有青云之路呢。想想真是太有意思啦。但这个不能成文。前些日子对贾家几个女孩儿特别感触,会写写大姐姐和探春吧。写宝玉去送他的妹妹,一送送到最深湛的海色里。他看到她在千里东风里别去,好像是谢客说的江上之妃。

 

B.

我小时候,读最多的是红楼梦。六七岁时看连环画,很快找来简写本,再长两年买了书。记得那时候非常迷,还没上了初中,就非常的中二。我想,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我和这个大家口中刻板的形象有更亲密的关系,我会背她的诗,我对她们的故事知道更多。图书馆里大都有个书架,把很多关于红楼梦的书堆在一起。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踮着脚拿书,读红楼梦,和关于红楼梦的书。大概是少年的关系,其中语句情节,至今还能默诵许多。这本书可以说的太多啦,随便提几个点吧,算是念念而不忘(话说回来,这些年讨论这本书的内容好像也没怎么变过。。换汤不换药而已)。

 

先说我喜欢女主角(算是吧)。我喜欢林黛玉,从来喜欢,而没有更喜欢过其他的女孩子。看到说珠草随风而颤,天然袅娜,一时心驰神往、意动魂摇。我还记得在阳台上,手上有书,书页上有阳光。天气不算太暖,但很晴朗。我吸一口气,心里有脉脉情愫,无限光风。我长大时渐渐且悲且喜地发现,我离她是很远的,且越来越远。这太正常了。哪一重梦,不是遥不可及,自在飞花。我是离她越来越远;并不是不爱她。(当然,也可以说本来便没有近过)我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寻到女性最动人的特质,至今仍深信不疑。是“灵性”。可以应和天地的韵律,可以行遍人间的海浪。直到今天,我还喜欢那些有灵气的女孩子。鱼玄机风流独步。叶小鸾宛然玉人。钱塘苏小,是我的乡亲。

薛宝钗是我一直想理解的人,小时候总想读懂,总读不懂,现在自己觉得懂了好些。雪漫山中,高士本来不是高士(如果林黛玉是美人,月明林下,美人自来是美人)。书说她是鲜艳妩媚,看起来标致而雍容。牡丹春色里,她那种优游而微妙的讽意,像是红珊瑚串掼在手腕上那么鲜明。她谈起金钏、尤三的结局,这也是人们诟病的“令人齿冷”。但我会想到飞仙的鹤。《别赋》里读,“驾鹤上汉,骖鸾腾天。暂游万里,少别千年。惟世间兮重别,谢主人兮依然。”我在人间,受到很多情绪的苦楚,非常羡慕。自然是不动心、不动情最好,那是我想过的另一种生命。所谓任是无情。

男主角。我见他没有什么不好,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地方。譬如我也喜欢源氏公子(绝非想把两部作品加以比较),觉得他也没有什么不好。我更多地时候会带入他们的情绪。在鲜花明锦的梦境里,体验着一切的失去。

 

故事的内核。宝钗喜欢过什么呢?也就是她哥哥买了两个捏的泥人儿,换得展颜一笑。顾城说蘅芜苑“雪洞一般”,凭这点可见她的生命的底色是荒芜。谁的人生不是雪洞一样。这是《寄生草》里“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吧。看来看去,可能难免留下的是虚无与空寂,这和那些劝善的世情小说很不一样。

是的,悲凉。

惜春是很有意思的人。她就说过,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这可以是冷漠,而其实,这是无奈。你在人世的所有努力,可能最后都越不过这一句话去。

有的时候,我在夜里也会想。我坐在书案前,躺在床上,点灯或不点灯。是有一句话吧,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书是很唯美的,所求是一种不被世俗玷然的纯净。可见鱼眼珠之论,可见少女与其他女性形象的不同。我不完全赞同这一点。但我永远记得少年时读书,被那些唯美所感动的瞬间。有一回她们吃蟹。林黛玉江岸垂钓(其实这个动作设计真的很精心,她从来是流动的)。宝钗掐一支桂花蕊,引水面游鱼来唼喋。迎春。迎春独在花荫下,用针穿茉莉花。

另外还有一位重要的角色史湘云。有一版续作里,说她摇橹而去,胸前闪过一点麒麟的金光。勉强合上“水涸湘江”的结局。

这么说起来,也很有趣。我小时候特别好奇故事的结局,绞尽脑汁地想,寻找纸堆里每一个线索。我看到过好些光怪陆离的续作,早就学会了不再好奇。没有结尾的故事,我学会了习惯。我想,这也是一件好事。





氧化性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练字—〉  判词手写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练字—〉  判词手写

梓吟

《蒋勋说红楼梦》(摘抄)第三辑(上)

        最好的教育家也需要有菩萨心肠,任何一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都能用你的心去量他的心,最好的教育才能达成。


        一个成熟的社会,一定会对个人的癖好有所尊重。


        读《庄子》总感觉它能给我一种意境,这种意境能让你在失意、受伤的时候豁然开朗。所以《庄子》不是一般的应用哲学,而是一种美学的的心境,这种心境最容易让人产生...

        最好的教育家也需要有菩萨心肠,任何一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都能用你的心去量他的心,最好的教育才能达成。


        一个成熟的社会,一定会对个人的癖好有所尊重。


        读《庄子》总感觉它能给我一种意境,这种意境能让你在失意、受伤的时候豁然开朗。所以《庄子》不是一般的应用哲学,而是一种美学的的心境,这种心境最容易让人产生超越感。


        一个社会太过于强调排行,就会导致人的烦恼和痛苦,因为人在这种公共标准的衡量中会失去自我寻找的机会。


        因为太多严格的监督,可能会丧失人心中最本质的朴素。


        天机本来是每个人都可以看明白的,只是因为被太多现实的欲望捆绑而无法领悟。(嗜欲深者天机浅)


        文学很多时候需要的不是理论,而是对人性的认真体察。


        其实从本质上说,文字就是一种素描,素描的功夫到家,才能准确刻画作者对人物的观察,读者有才能有亲临其境之感。


      青春有它的私密性,那是属于自己的一种孤独,有些可能一生都不见得会让别人知道。


        人在这个年龄(青春期),对于自然的美,对于生命的慵懒,对于点点滴滴的哀愁,就是非常敏感。


        一定要给自己的孩子留一个青春的私密空间,那是他自己成长中的快乐跟喜悦,他不需要,也不希望与别人分享。


任小静呐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总能品出些别...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总能品出些别的意味。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总能品出些别的意味。

任小静呐
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这是黛玉...

"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这是黛玉去看宝玉,结果看到薛宝钗也在宝玉那,就说了这句话。

越有小性儿,我越爱!


我想写写《红楼梦》里面的句子

日常佩服曹公🌹🌹

"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这是黛玉去看宝玉,结果看到薛宝钗也在宝玉那,就说了这句话。

越有小性儿,我越爱!


我想写写《红楼梦》里面的句子

日常佩服曹公🌹🌹

Daniel

年少读《红楼梦》,满是痴情怨女、爱上层楼还说愁;青春期看刘心武,黑压压一片甚荒唐;后来听蒋勋,只为世人穷叹息,你我皆是微尘众;如今遇王德峰,凡事种种,竟无言处流泪了。

年少读《红楼梦》,满是痴情怨女、爱上层楼还说愁;青春期看刘心武,黑压压一片甚荒唐;后来听蒋勋,只为世人穷叹息,你我皆是微尘众;如今遇王德峰,凡事种种,竟无言处流泪了。

伟青2000

读《红》笔记(十四)

论张无忌与贾宝玉之同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越看《红楼梦》越有种强烈的感受——金庸写《倚天屠龙记》时可能真对《红楼梦》有所参考。且不说赵敏身上融合有黛玉的真情真性与湘云的爽朗大气;芷若身上投射了宝钗的门当户对与心思深沉;小昭身上也隐约有些袭人的影子;蛛儿则和晴雯一样,有着自己独树一帜的痴性情。

这里只想说说两部小说的主人公——张无忌与贾宝玉。

看过《倚天屠龙记》的读者对张无忌...

论张无忌与贾宝玉之同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越看《红楼梦》越有种强烈的感受——金庸写《倚天屠龙记》时可能真对《红楼梦》有所参考。且不说赵敏身上融合有黛玉的真情真性与湘云的爽朗大气;芷若身上投射了宝钗的门当户对与心思深沉;小昭身上也隐约有些袭人的影子;蛛儿则和晴雯一样,有着自己独树一帜的痴性情。

这里只想说说两部小说的主人公——张无忌与贾宝玉。

看过《倚天屠龙记》的读者对张无忌的评价很多倒停留在“渣男”二字上,主要原因就是他太多情,在四美间摇摆不定,连对妹子一般的不悔也有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当然,不悔本是金庸钦点的官配,可惜后来被倪匡写偏了)。

看《红楼梦》时,也难免为着宝玉“见一个爱一个”的中央空调体质而摇头,看他与各路红颜厮混在一处,或吃胭脂,或梳头,或替人家解扣子、卸钗环。这别说是心较比干多一窍的林妹妹,就是换个心胸豁达的女子,只怕也吃不消。素以温良贤惠著称的袭人在二十一回就为此闹过脾气。

然而,上面的看法可能多少对这两位主人公有些误解和偏见。

具脂砚斋记载,曹雪芹是写了108回的本子的,最后还做了个“情榜”,对榜上的每个人物都做了“考语”,宝玉的考语是“情不情”,黛玉的考语是“情情”。

什么叫“情情”?翻译过来就是——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自然也不对你好。那么什么又叫“情不情”?翻译过来就是——你对我好不好,我都对你好,总结一下就是两个字——博爱。对“情不情”而言,这“情”的对象,既可以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可以是风雨雷电、落花飞鸟,及至世间万物。

宝玉的博爱,《红楼梦》里有一段话很能证明。有一个婆子说他是——千真万确的有些呆气,大雨淋得水鸡似的,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你说可笑不可笑?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他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他就和鱼说话;和鸟说话,看见星星月亮,他就唧唧哝哝的……

这里是反写,借一张讽刺的嘴却道出了宝玉的可贵——一派赤子之心,以及,推己于万物的性灵。

张无忌的博爱就很与宝玉有几分相似,都是“情不情”。他不只博爱与他有过交集的若干女子,也博爱不相干的那数量众多的世人。光明顶他的两次强出头就是明证。也因此,他能抱着豁达澄澈之心,打破明教与六大派源远流长的隔阂,将整个中原武林带向放下恩怨、携手抗元的康庄大道。

宝玉与无忌的“情不情”都是既有天性使然,也与环境际遇分不开。宝玉是神瑛侍者托生,生而有灵,又生在一堆“水做骨肉”的女孩儿之中,极少寻常男子身上的污浊之气。无忌天生宽和仁慈,爹爹死了,还问娘亲——为什么要报仇?他出生并成长的、那座四野皆是浩阔海洋的冰火岛,也强化了他的天性;而少年时不幸身中的寒毒,虽为他带来无尽痛苦,但也成就了他超脱生死、兼爱万物的豁达心性。

对一般人来说,做到“情情”容易,做到“情不情”却太难。这正是宝玉与无忌的可贵之处,也是常人所难及之境界。

当然,以上都是针对文学作品中的艺术形象,所做的审美层次的议论,如果生活中遇到宝玉型或无忌型的男人,还是避而远之、另觅佳婿为上。


嘉萱
摸鱼:探丫头爆捶刁奴 服设:探...

摸鱼:探丫头爆捶刁奴

服设:探丫头穿红色流水芭蕉叶纹立领对襟长袄 浅黄云鹤纹裙子 戴赤金点翠鸟衔珠串簪 金镶珠花簪 簪菊花 腰系碧玉佩 

王善保家的穿水绿色龟甲杂宝纹长袄 青缎背心 枯草黄金钱纹裙子 系月白头巾&汗巾子

摸鱼:探丫头爆捶刁奴

服设:探丫头穿红色流水芭蕉叶纹立领对襟长袄 浅黄云鹤纹裙子 戴赤金点翠鸟衔珠串簪 金镶珠花簪 簪菊花 腰系碧玉佩 

王善保家的穿水绿色龟甲杂宝纹长袄 青缎背心 枯草黄金钱纹裙子 系月白头巾&汗巾子

youngrow

薄命多情

今天看八七版红楼梦

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集

尤三姐、尤二姐、晴雯、司棋、香菱相继仙逝

哭三姐死之刚烈

哀二姐死之多情

痛晴雯死之勇敢

悲思琪死之执着

伤香菱死之凄凉

茜纱窗下我本无缘

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自古以来

红颜多薄命

红颜亦多情

经典不愧是经典

美中不足之处是篇幅

还未从伤痛中走出

新的篇章却已然开始


今天看八七版红楼梦

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集

尤三姐、尤二姐、晴雯、司棋、香菱相继仙逝

哭三姐死之刚烈

哀二姐死之多情

痛晴雯死之勇敢

悲思琪死之执着

伤香菱死之凄凉

茜纱窗下我本无缘

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自古以来

红颜多薄命

红颜亦多情

经典不愧是经典

美中不足之处是篇幅

还未从伤痛中走出

新的篇章却已然开始


SAUCE沙司

珠儿

《墨子》云:“和氏之璧、隋侯之珠、三棘六异(指九鼎),此诸侯之所谓良宝也。可以富国家,众人民,治刑政,安社稷乎?曰:不可。”

汉代以后的《淮南子》、《搜神记》将隋侯珠的故事记得更详细。晋干宝《搜神记》卷二十:“隋县溠水侧,有断蛇丘,隋侯出行,见大蛇被伤中断,疑其灵异,使人以药封之,蛇乃能走,因号其处‘断蛇丘'。岁余,蛇衔明珠以报之。珠盈径寸,纯白,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可以烛室,故谓之‘隋侯珠'。亦曰‘灵蛇珠',又曰‘明月珠’。丘南有隋季良大夫池。”

隋侯珠是与和氏璧并称的神器,《韩非子》:“和氏之璧,不饰以五采;隋侯之珠,不饰以银黄,其质其美,物不足以饰。”《淮南子·览冥训...

《墨子》云:“和氏之璧、隋侯之珠、三棘六异(指九鼎),此诸侯之所谓良宝也。可以富国家,众人民,治刑政,安社稷乎?曰:不可。”

汉代以后的《淮南子》、《搜神记》将隋侯珠的故事记得更详细。晋干宝《搜神记》卷二十:“隋县溠水侧,有断蛇丘,隋侯出行,见大蛇被伤中断,疑其灵异,使人以药封之,蛇乃能走,因号其处‘断蛇丘'。岁余,蛇衔明珠以报之。珠盈径寸,纯白,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可以烛室,故谓之‘隋侯珠'。亦曰‘灵蛇珠',又曰‘明月珠’。丘南有隋季良大夫池。”

隋侯珠是与和氏璧并称的神器,《韩非子》:“和氏之璧,不饰以五采;隋侯之珠,不饰以银黄,其质其美,物不足以饰。”《淮南子·览冥训》说:“譬如随侯之珠,和氏之壁,得之者富,失之者贫。”

公元前350年左右,楚宣王得知秦派使者观看楚国的宝器,便召令尹子西问道:“秦欲观楚之宝器,吾和氏之璧、隋侯之珠,可以示诸?”由此可见隋侯珠流落楚国。楚被秦灭后,隋侯珠及和氏璧落入秦始皇手中,从李斯的《谏逐客书》中可证实这一点。他上书劝谏说:“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隋、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

隋侯珠从秦始皇以后便无下文,有可能为秦始皇陪葬,在墓室“以代膏烛”。

所以宝玉的哥哥是珠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