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202浏览    9参与
是柚子,但不能吃

我好想爱上你/4

——

『"我弄丢了个小朋友"』

『"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让我再追一次。"』


“今天会有神秘嘉宾出现哦!”


“所以……大家今天除了去寻找剧本素材人物,还要找到我们藏起来的神秘嘉宾!”


“计时开始……最快达成目标者,胜!”


浔水江南的古街,在盛夏也不敛其柔美温柔,似贤良女子漫步而来。


如此美景,盛望此时却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他还有个神秘任务。


时间退回未出门前一小时。


“也就是说……我要在哥…江添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与其中一位神秘嘉宾对上暗号,让对方为我们画一幅……画像?”

盛望的声音有些震惊。

“那……暗号是什么?”...


——

『"我弄丢了个小朋友"』

『"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让我再追一次。"』



“今天会有神秘嘉宾出现哦!”


“所以……大家今天除了去寻找剧本素材人物,还要找到我们藏起来的神秘嘉宾!”


“计时开始……最快达成目标者,胜!”


浔水江南的古街,在盛夏也不敛其柔美温柔,似贤良女子漫步而来。


如此美景,盛望此时却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他还有个神秘任务。


时间退回未出门前一小时。


“也就是说……我要在哥…江添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与其中一位神秘嘉宾对上暗号,让对方为我们画一幅……画像?”

盛望的声音有些震惊。

“那……暗号是什么?”


“[许爷爷还在吗?]如果对方点头,并且带你们前往剧本素材人物的住处,即为对接成功。”

许其琛道。


“对方…有什么样貌特征吗?”


许其琛思考了一下,“唔……长的好看,算不算?”


盛望:你还不如没说……


就这样,盛望成功地被逼鸭子上架——死马当,活马医了。


暑日的热气从袖口涌入,袭满了全身。盛望捏着手里的矿泉水瓶,跟在江添身后。


自从昨晚那个莫名的吻后,他们之间那道间隔仿佛又从年少拉出,摆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还爱着对方,却没有人跨过那条分割的线,向那个青涩的少年宣战,告诉过去的自己,他们不再是少年,不再畏惧世俗。


盛望发着呆,手却突然被抓住了。


抬头。


江添抓过他的手,说,“聊一下吗?”


“怎么聊?”盛望意有所指的看了看一旁的摄像师。


然后,然后盛望就看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纪从骁跟江添在暗处做了手势,拉着他们身后的摄像小哥唠起了家常……


江添则趁机拉着他跑进了一旁的小巷。


盛望:……我看不懂,但是我大为震撼。


“我们这样逃避拍摄,真的好吗?”

盛望扶着墙,喘气问。


江添拧开矿泉水瓶,递给了盛望,“纪从骁说可以拖一段时间,不影响拍摄。”


盛望接过水,“哥,你怎么还变冲动了呢,以前是谁说我做事……”


盛望顿住了,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因为旧时过于熟悉的称呼,还是那些被他封闭在心中的往事阻扰,他突兀的停了下来。


“难道不是吗?”

江添笑着接了下去,

“英语竞赛那会儿,好了又染上的感冒是谁的错?”


“喂喂,这可不只有我的功劳在内吧。”

盛望意有所指的说。


“是啊,”江添道,“我那时犯了个错。”


“什么?”盛望下意识地反问道。


“我弄丢了一个小朋友,”

江添转过身,

“不知道他还愿不愿意做个小朋友,让我再去追一次。”


“可是,我身边人都说我变了……”

盛望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喝醉了。


明明自己毕业后也练习了酒量,明明此刻没有喝酒。仅是那滚烫的太阳光,却让他有些昏晕。


他吞吞吐吐地诉说着这个不完美的自己,却在过去的四年里,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为清醒。


他的少年回来了,他跟自己说,

“我还想追你一次。”


“不论你是否改变,我想试试。”


“不知道这位小朋友……是否答应?”


“好啊。”

盛望笑了,充满着少年气的笑。

“小朋友答应了。”


他的少年跨越时空,奔赴万里,终于在又一个盛夏,再次,走进了他的世界里。


他的前路繁花盛开,人声鼎沸,而给予他这一切的少年,又一次站到了他的面前。


这个盛夏,蝉鸣依旧聒噪,枝桠上,新芽伸展着枝条,再次疯长。


—tbc.—



……我原本以为我会写到新嘉宾出场的……结果没有……

求追更啊!!下一章新嘉宾估计就出来了……我觉得我这个线索够明显了,估计都能猜出来是谁吧……



是柚子,但不能吃

我好想爱上你/3

——

『“给你一个永不过时的早安吻”』


“嘘。”

许其琛对着摄像头比了个手势,

“现在是第二天早上,我们的嘉宾们会在做什么呢?让我们去看看吧。”


其实盛望一早便醒了。

但他却依旧闭着眼,僵卧在床上,不敢动。


至于原因?


盛望感觉着那只揽着自己腰的手,滚烫的温度几乎要透过睡衣侵入进了去。耳边的呼吸声也毫不示弱的彰显着存在感,扑打在盛望的耳边,让他不得不注意到身边的男人。


像是一块冰被炽热的焰火给烘烤殆尽了。


仿佛昨晚那个意味不明的,暧昧的吻才发生一般。


盛望感受着身后男人宽大的胸膛,不知为何,他有些不想醒来。


不想像那四年间...

——

『“给你一个永不过时的早安吻”』



“嘘。”

许其琛对着摄像头比了个手势,

“现在是第二天早上,我们的嘉宾们会在做什么呢?让我们去看看吧。”


其实盛望一早便醒了。

但他却依旧闭着眼,僵卧在床上,不敢动。


至于原因?


盛望感觉着那只揽着自己腰的手,滚烫的温度几乎要透过睡衣侵入进了去。耳边的呼吸声也毫不示弱的彰显着存在感,扑打在盛望的耳边,让他不得不注意到身边的男人。


像是一块冰被炽热的焰火给烘烤殆尽了。


仿佛昨晚那个意味不明的,暧昧的吻才发生一般。


盛望感受着身后男人宽大的胸膛,不知为何,他有些不想醒来。


不想像那四年间的每个日月,好像只要他一醒来,这一切便又化作了灰烬,一吹,又消失在了记忆深处。


此刻,他想贪婪的吸允着身后人的温度,再次自愿地迈入这个名为江添的陷阱当中,亦如年少。


“吱——”


“江添,盛望,醒了吗?”

许其琛的声音传来。


盛望有些心虚的哆嗦了一下。连带着江添也睁开了眼睛。


“咦,你们昨天晚上睡的同一张床吗?”

许其琛的声音有些疑惑。


默默的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盛望的表情有些懵,双眼眨了眨,有些喘气的疑惑问道,“难道……不是就只有一张床吗?”


“不是啊,”许其琛走到一旁的衣橱边,伸手一拉,一张折叠床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侬,这不还有一张吗?”


盛望:……

江添:……


好家伙,我们昨晚到底矫情了个啥??


总之,当我们的江添一大早上的刚睁开眼,便看见了另外一张床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江添:……我可能没睡醒…


“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位影帝的房间了!”

许其琛举着摄像头,敲了敲门。

“两位老师,醒了吗?”


“不回答,我就进来了哦。”


夏知许没等许其琛说完问候,便先一步打开了门。


“嘿!纪从骁,快七点啦,该起床……”


夏知许的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只见屋内盛淮拿着一本书靠坐在床头,而纪从骁则窝在他的怀中,一副慵懒猫猫的样子,靠在盛淮身上。


见到他们两人进来,还十分有闲情雅致的对他们摆了摆手。


“唔……早上好啊。”


“早上好。”盛淮温和的笑着。


夏知许……夏知许他慕了……


“小祖宗,来,亲一口。”


许其琛:…哈?



—tbc.—



在线求追更!!看看合集吧!!


每一期节目都会邀请一组流动嘉宾,下一期是真的要出场了,有想看的可以评论告诉我!如果没有人的话,那我可能只能自己选了……好尴尬……








是柚子,但不能吃

我好想爱上你/2

——

『“他们骗过微风,

    在黑暗中偷偷接了一个吻”』


“我…洗好了。”

盛望有些局促的抓了抓头发,双手不自觉的上拉着衣袖,露出过分瘦削的双手。


放下书,江添眸色黯了黯,“嗯。”


“那...晚安?”

盛望有忐忑的问。


张了张口,最后,江添还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好。”


默默的睡到另一侧,背对着呼吸声仿佛近在咫尺的男人,盛望的心是崩溃的……


……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相信大家报名的时候,也知道了这档节目的主要目的了吧,”

许其琛看了看众人,又继续说,

“是的,这是一道...

——

『“他们骗过微风,

    在黑暗中偷偷接了一个吻”』



“我…洗好了。”

盛望有些局促的抓了抓头发,双手不自觉的上拉着衣袖,露出过分瘦削的双手。


放下书,江添眸色黯了黯,“嗯。”


“那...晚安?”

盛望有忐忑的问。


张了张口,最后,江添还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好。”


默默的睡到另一侧,背对着呼吸声仿佛近在咫尺的男人,盛望的心是崩溃的……


……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相信大家报名的时候,也知道了这档节目的主要目的了吧,”

许其琛看了看众人,又继续说,

“是的,这是一道恋爱剧本扮演节目,也就是你们俗称的表演,不过——

——是没有剧本的表演。”


“在座的各位有纯素人,有影帝,有写手,我们将共同完成一部剧本。”


“时限,三个月。”


纪从骁举了下手,“所以,我这是莫名其妙被拉来当苦力了吗?”


“是的,新任影帝先生。”

许其琛笑着回答。


“好吧好吧。”无奈的摊了摊手,纪从骁又靠回了盛淮的肩,像是一只慵懒的猫一般。


“既然大家都要相处三个月了,不妨介绍一下自己吧。”盛淮调整了一下坐姿,确保纪从骁不会滑下去后,提议道。

“我先来吧,盛淮,一名演员,这是我的爱人,纪从骁。”


“领证的那种哦。”纪从骁补充道。


“许其琛,这档节目的编导,也是一名写手,夏知许,我的爱人。”


“见过家长的。”夏知许明显有些醋的说。


江添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盛望,顿了顿说,“……江添,国外留学,还没毕业。”


“盛望,清华大学,还在…跟项目。”

不知为什么,盛望有些不自然的结巴了一下。


明明自己此刻多么想了解对方的事情,却又像是被掐住了喉咙,无力的嘶叫着,欲说还休。


“呦,高材生啊,”夏知许打趣道,“看来我家小祖宗不用一个人写剧本了。”

“话说…节目组为什么邀请了两对情侣,却又邀请了两位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呢?”


“这个嘛……”许其琛眨了一下眼睛,“是个秘密。”

“既然有两对情侣,那么房间就好分了,两对情侣分别住两间,剩下的一间就留给两位小哥啦!”


“这……”盛望道。


“好的。”江添抢答道。


纪从骁看着突然不知为何犹豫的盛望,和一旁视线就没有移开过的江添,莫名的笑了笑。


又是一对和他们一样的情侣吗?看来是久别重逢啊……


于是,盛望便和江添分到了一屋。


黑暗的房间格外静谧,星星似音符挂满天空,敲得盛望心中直响。


“你……睡了吗?”

盛望小声的问道。


“……没有。”


盛望转过身,正好对上了江添睁开的双眼。


不知对视了多久,终于,江添开口了,

“我去睡客卧吧……

抱歉,让你为难了…”


说罢,江添便打算掀开被子。


“没有!”

盛望突然猛地抓住了江添的手。


江添回过头。


“我说……没有为难……”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像是小兽虚弱的嘶鸣,急切的挽留着。


回头,江添小心地抱住了颤抖着的盛望。

“嗯,没有为难。”


本就压抑着哭腔的盛望本能的抱住了面前的男人。

“江添……”


“在。”


“我差点以为你不认识我了……”


“没有。”

江添有些诱哄小孩般的回抱了对方。

“忘不了。”


许是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于丢脸,盛望沉默了一会。


又突然无厘头的说了一句话,“江添,你回来了。”


“嗯,”江添答应道,“回来了。”


“你回来了。”盛望又重复了一句。


其实盛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再重复一遍那句话。

他像是在反复确定自己怀中这个带着温度的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又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般,紧紧的抱住对方,仿佛一松手,江添又要离自己而去了。


这个名为江添的少年从他少年时的盛夏走了出来,在这个同样蝉鸣的季节,又一次拥抱了他。


那夜的微风轻柔,仿佛年少。


他们骗过微风,在黑暗中偷偷接了一个吻。


—tbc.—





有人吗?有人吗?求追更啊!

每期会邀请一对嘉宾,有什么想看的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



是柚子,但不能吃

我好想爱上你

——

『"突然想和你说一声…"』

『"我还爱着你。"』


盛夏的蝉鸣聒噪,树茵掩盖着行人的喧嚣。身着白衣的青年带着耳机倚在树下,低头在屏幕上不停地滑拉着什么。


“您就是盛望先生吗?”

一个行急匆匆的男人突然走上前,问。


盛望抬头打量了一番男人,最终,还是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


看到盛望的反应,男人长吁了一口气,“呼……那就好,这次总算没认算人了……”


“我叫许其琛,《在一起》的总编导。”

年轻的男人笑着介绍着,

“最后一位嘉宾,欢迎来到‘归忆舍’!’’


随着话音,男人侧过身,偏僻的角落中,一间充斥文艺色彩的林间小院,终于展露在了盛望的眼中。...

——

『"突然想和你说一声…"』

『"我还爱着你。"』



盛夏的蝉鸣聒噪,树茵掩盖着行人的喧嚣。身着白衣的青年带着耳机倚在树下,低头在屏幕上不停地滑拉着什么。


“您就是盛望先生吗?”

一个行急匆匆的男人突然走上前,问。


盛望抬头打量了一番男人,最终,还是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


看到盛望的反应,男人长吁了一口气,“呼……那就好,这次总算没认算人了……”


“我叫许其琛,《在一起》的总编导。”

年轻的男人笑着介绍着,

“最后一位嘉宾,欢迎来到‘归忆舍’!’’


随着话音,男人侧过身,偏僻的角落中,一间充斥文艺色彩的林间小院,终于展露在了盛望的眼中。


盛望愣了愣,随后勾唇一笑,

“我很期待。”


《在一起》是一档恋爱试炼节目,它会邀请六位嘉宾,不分素人和明星,进行恋爱剧本模拟游戏——也就是所谓的演戏。

虽然节目为完全封闭式,不允许带任何的现金或者电子产品。但嘉宾们可以通过游戏获得虚拟金币,以购得礼品或者兑换成外出的机会和现钱,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节目的最后将会进行双向选择,如果双向选择成功,或者单人获得的金币最多,都可以获得胜利。


盛望本没想报名的,可不知怎的看到报名网页上的那一句“本节目报名面向全世界”时,莫名的心动了。


他想起了江添。


想起了自己每次报名竞赛时,那些不明涌现的期待和忐忑——不是因为考试,而是因为他心中在期待那个人的身影。


那个盛满着薄荷味,吮吸了他整个年少时光的少年。


虽然有些不切实际,但盛望不知怎的还是抱有一丝期望的提交上了报名表。


结果,是意料之中的石沉大海。


他也没在意,只是当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继续着自己的学业,很快便忘了这件事情。


然而,出乎意外的是前一个星期,他收到了这档节目的通知。


『亲爱的盛望先生,我是《在一起》节目组,恭喜您被选中为六位嘉宾之一,请于……』

『……』

『六位嘉宾分别是:江添,盛望,许其琛,夏知许,纪从骁,盛淮』


看到那个名字的那一刻,盛望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


他苦笑了一声,又来回看了一遍那个令他无比熟悉的名字。


“但愿不是重名吧……”


不然,这个夏天也太冷了吧……


“从骁,小心点。”


盛淮一脸无奈的拉住了差点绊倒的纪从骁,看着自家小朋友幼稚地跟着对面的红衣青年怼的不可开交的样子,叹了口气。


本来两人自从演完《崖风》后,是想休息一段时间的,不曾想小朋友却突然对这个节目来了兴趣,反正刚拍完戏,时间也足够充裕,他便答应跟小朋友参加了,也权当再度一个蜜月。


这一天的一开始还算正常,他们接了早安吻,互相为对方挑衣服,在来的路上还十分有空闲的买了几株红玫瑰……


然后……这种安宁的现状一直维持到这个红衣青年的出现。


“我家小祖宗睡着时可乖了!”


“我家盛哥演打戏的时候可帅了!”


“我家小祖宗是娱乐圈有名的编导!《逃出生天》听说过吗?”


“我家盛哥还是金梧桐终身影帝呢!《孔雀蓝》听说过吗?”


“我家小祖宗……”


“我家盛哥……”

……


就,不知道为什么,俩人一见面便掐上了……

虽然也不知道俩人到底为什么掐上,盛淮还是十分纵容的看着小朋友的身影。


自家小朋友活泼点怎么了,反正他还年轻。


而客厅沙发的另一边,江添看着客厅那格外热闹的场景,心思却又落在另一人身上……


旺仔,是你吗……


男人墨色的眼眸淡了淡。


“……”

“我家小祖宗柔韧性特别好!”


“夏知许,你给我闭嘴!”

这家伙,许其琛一时不知羞的还是气的,耳尖通红。


但还是领着最后一位嘉宾走了进来,他转身为其他人介绍道,“这位是盛望,最后一位嘉宾。”

随后,又看了看屋内的众人,说,“这位是夏知许,我恋人。”


“欢迎新人!”


“盛淮,纪从骁。我想你应该很熟,两位影帝。”


“你好。”

“你好啊!”


“还有一位……”许其琛抬头找了找,最终在一旁的窗边发现了第四位嘉宾,“江添,也是我们节目唯一一位特地从国外赶回来的嘉宾。”


盛望下意识的顺着许其琛所指的方向看去——


青年一身白色长衬,半倚在窗帘上,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下意识的回过头,在看清楚人的那一刻,墨色的眼眸微微睁大,但又很快的僵硬了一下。


他浅笑着向盛望走去,伸出手,“我叫江添,请多指教。”


盛望怔住片刻,随后,握上了江添的手。

“盛望。”


看来,或许会是个温暖的夏天……


这一刻的盛望感觉自己就要被那聒噪的蝉鸣永远的炙烤在这个夏天了。


手心好热啊……

他想。


///



『“江舟添盛望,白马弄清堂。”』





—tbc.—





开坑了,开坑了!有人追吗?有人追吗?没人就尴尬了……

每期节目可能会邀请其他嘉宾客串,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私信我,或者评论的!


你们脑鸽子啦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by将茶入酒

我心中永远的原耽白月光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by将茶入酒

我心中永远的原耽白月光

你们脑鸽子啦

提前庆祝盛淮和纪从骁七夕快乐!!!

提前庆祝盛淮和纪从骁七夕快乐!!!

子桑忆安
他提笔蘸墨,悬腕落笔,四个大字...

他提笔蘸墨,悬腕落笔,四个大字如流水行云,一气呵成——

天下皆春。

未来就在不远,便似这春日一般,写满了新生和希望。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他提笔蘸墨,悬腕落笔,四个大字如流水行云,一气呵成——

天下皆春。

未来就在不远,便似这春日一般,写满了新生和希望。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