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

658浏览    14参与
甲醇已醚

从1回到0

cp:狐白 雷王 蓝丸 三角

继续接上条 蓝丸视角


狐白给我洗浴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沉重,我不由得去注意他,我虽然已经猜到他并不会这么快的接受我和雷王在一起的事情,但真正看到狐白满脸眼泪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底有块地方开始变软,我不自觉的开始擦拭他已经开始变花的妆容,即使现在,他依旧美的令人有些惊心动魄,他每次都有一种魔力,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不会推开他,就好像下一秒钟,即使有过教训,我还是一动不动,等着他下一秒来亲我。


  后来的步骤似乎又是另外一个梦,但狐白似乎比上次更加的用力,让我有些发痛,当我和他转移到床上的时候更是如此,我忍不住叫出声...

cp:狐白 雷王 蓝丸 三角

继续接上条 蓝丸视角


狐白给我洗浴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沉重,我不由得去注意他,我虽然已经猜到他并不会这么快的接受我和雷王在一起的事情,但真正看到狐白满脸眼泪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底有块地方开始变软,我不自觉的开始擦拭他已经开始变花的妆容,即使现在,他依旧美的令人有些惊心动魄,他每次都有一种魔力,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不会推开他,就好像下一秒钟,即使有过教训,我还是一动不动,等着他下一秒来亲我。


  后来的步骤似乎又是另外一个梦,但狐白似乎比上次更加的用力,让我有些发痛,当我和他转移到床上的时候更是如此,我忍不住叫出声音,突然想到隔壁是雷王,我忍住声音,但遭到的是更大的疼痛,这是心和身体上共同的痛,还好有地缚神,让我不至于完全无法享受。


  隔天早上,我就感觉到下身有种被撕裂的感觉,狐白在早上洗浴的时候就没有动手动脚了,似乎还有点歉意。直到吃早餐的时候,看到雷王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尴尬,或许是因为愧疚心,我想夹菜去喂他,但被狐白一口咬住了,雷王看到我们亲密的喂菜行为,表情便有点收不住了。但他也没说什么,继续吃东西,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我感觉我和雷王又回到了以前的关系,好像亲近但实际上总有距离;而狐白不同,他看似收敛,实际大胆,当和他亲近之后,很难讨厌他。

甲醇已醚

无法取代的关系

cp:蓝丸 雷王 狐白 三角

接上条 狐白视角


  听到蓝丸要去找雷王的时候,我内心突然升起无名的火,我并不打算让蓝丸这么快的找到他,即使我知道如何最快的找到他,蓝丸明显很担心雷王,这种担心与以往的不同,从这次事件来说,两人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一步,而对于我来说,更是没有取代伴侣地位的可能性。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无论是我和蓝丸的相遇还是… 我一直被放在一个情人的位置,我知道这与我轻浮的态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我仍不愿意用最深情的模样对待蓝丸,可是这不代表我掩饰的很好,我有时候在给蓝丸tuo yi解带的时候会窥见那些不可告人的...


cp:蓝丸 雷王 狐白 三角

接上条 狐白视角


  听到蓝丸要去找雷王的时候,我内心突然升起无名的火,我并不打算让蓝丸这么快的找到他,即使我知道如何最快的找到他,蓝丸明显很担心雷王,这种担心与以往的不同,从这次事件来说,两人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一步,而对于我来说,更是没有取代伴侣地位的可能性。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无论是我和蓝丸的相遇还是… 我一直被放在一个情人的位置,我知道这与我轻浮的态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我仍不愿意用最深情的模样对待蓝丸,可是这不代表我掩饰的很好,我有时候在给蓝丸tuo yi解带的时候会窥见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蓝丸什么话都不会跟我说,只是夸我放的洗澡水水温刚好,但我似乎无法摆脱悲伤,故意不去理会他提出来的问题, 这时候蓝丸会察觉到,然后会安慰我,他知道我非常喜欢他,但我知道,他并没有那么喜欢我,然后我会半强迫式地和他结合,我宁愿拉他同流合污,也不愿像雷王一样只会隐忍的活着。


  但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听见雷王和蓝丸回来的时候我兴奋的在门口等着,但我一眼就看到雷王的上衣领口被打了死结,我与他相处了几百年,没见过一天他会打错,除非动手的是对于手工活一点都不了解的蓝丸。我迎头就对他骂了一句,假装自己的心脏一点都不难受,在那刻,我真实的感受到雷王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恶意,而当我在给蓝丸洗浴的时候,我难受的模样终究是没逃过蓝丸的眼。

蓝丸很少会提起和他有苟且之事的人,但会光明正大的让大家联想的也就这次,这让我很受打击,因为雷王并不是会强迫蓝丸的人,除非蓝丸自己主动,因为他不可否认自己爱上了雷王。而我永远是个情人,我不知不觉在脸上已经流下了好几道的泪痕,蓝丸似乎见不得我的泪,开始好声好气的讨好我,但越是安慰,我便哭的越厉害,我精心的眼妆被哭画了,竟有些滑稽,蓝丸略带温度的手抚上我的脸,开始帮我清洗,他的动作很温柔,仿佛在对待一件精心保护的宝物。


  我的眼泪终于停了下来,我突然意识到即使是雷王也改变不了我和蓝丸的关系,我慢慢的靠近蓝丸的嘴唇,两个人默契的开始接吻。后来我和蓝丸又转移到了床上,我不是不知道隔壁是雷王,但是我忍不住更大力让蓝丸叫出来,但一直在房间的地缚神却忍不住将空间封闭,这时候我感受到了蓝丸紧张的背部变得放松了一些。而我又开始亲吻他的背部,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甲醇已醚

局外人

cp:雷王,蓝丸,狐白  三角


雷王视角


  蓝丸说出了表白之后,我感到一种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了结合之后的那个晚上,我隐隐约约听到蓝丸的喘息声,原以为只是梦,但声音却越发的清晰,我在黑暗之中睁开了眼睛,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但持续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


  那件闹事结束之后,我原以为我和蓝丸应该更近了一步,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硬要说,我只不过是和他上过一次床的人,而蓝丸和身边很多的人似乎都有过身体的亲密接触,我并非什么偷窥狂,只是蓝丸在行事之后,他从不掩饰自己身上的痕迹。


  那次结合之后,我上衣的衣结被他打了个...


cp:雷王,蓝丸,狐白  三角


雷王视角


  蓝丸说出了表白之后,我感到一种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了结合之后的那个晚上,我隐隐约约听到蓝丸的喘息声,原以为只是梦,但声音却越发的清晰,我在黑暗之中睁开了眼睛,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但持续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


  那件闹事结束之后,我原以为我和蓝丸应该更近了一步,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硬要说,我只不过是和他上过一次床的人,而蓝丸和身边很多的人似乎都有过身体的亲密接触,我并非什么偷窥狂,只是蓝丸在行事之后,他从不掩饰自己身上的痕迹。


  那次结合之后,我上衣的衣结被他打了个死结,我内心又生气又无奈,而这个细节自然逃不过狐白的眼睛,他一见到我在抱怨,就对我说让我去死,他眼里满是嫉妒,可是在下一秒又好像满不自乎的走了,蓝丸看向我的死结,用一种似非似笑的笑容看着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背后为他所刻印的咒印、所抛弃的种族的优越是理所应当的,我愿意臣服于他一人之下,为他做所有的事情。


  作为一个忠实的狗,本来应该等待的主人主动给予自己的爱的,但是作为一个人却总是要完全占领一个人,我对于蓝丸的一切都很敏感,他今天看上去比想象中的精神很多,不过让我预料不到的是,蓝丸和狐白的关系更好了,狐白平时一般是主动去亲吻蓝丸的嘴唇或者耳垂的,但今天还没等到狐白过于主动的勾引,蓝丸就开始喂狐白吃东西了,这显然是关乎偏爱的动作,与性无关,狐白眼里先是有些惊喜,然后接过了食物。我似乎可以体会昨天狐白的感觉,内心仿佛翻倒了一瓶醋,一个昨天好像属于你的人今天仿佛又离得很远。

荷处

本来想更新的..结果被叫去剥黄豆,黄豆剥完了看自己以前的日志,哇!搞得我想继续更新这篇日志了!我后来又打了好多好多游戏!还有好多好多cg呢!dmmd fd我都没更几张的感觉!5p人兽不能少!(((突然怀念全是种子和通关游戏的旧电脑(

本来想更新的..结果被叫去剥黄豆,黄豆剥完了看自己以前的日志,哇!搞得我想继续更新这篇日志了!我后来又打了好多好多游戏!还有好多好多cg呢!dmmd fd我都没更几张的感觉!5p人兽不能少!(((突然怀念全是种子和通关游戏的旧电脑(

苍祁#病弱ING

【雷王x蓝丸】旧伤疤

雷王宽厚的背上,残留着昔日的伤疤。

在精致的墨色刺青下,栖息着旧日的烧伤。

累累的伤痕从旧日的墨色刺青中生出,模糊了刺青的轮廓,狰狞着遍布了整个背部。

那由蓝丸的焰气烧灼而成,纵使随时光逝去,伤痕淡去,也不曾消失。

就像是在证明着这只兽守护心爱之人的决心一样,顽固着不肯离去。

藏着他本身也毫无自觉的厚重而深沉的爱。

常让蓝丸百感交集,情难自已。

但他却又渐渐发现了,雷王身上的旧伤疤,并不仅仅只存在于背部。


那个仍旧停留在对方手腕上的灼伤,就是他在很久很久之后,不经意间瞧见的。

比背上的烧伤还浅上太多的痕迹,无言地向他昭示着它时间的久远。

他的心猛的一跳,视线就胶着在对方...

雷王宽厚的背上,残留着昔日的伤疤。

在精致的墨色刺青下,栖息着旧日的烧伤。

累累的伤痕从旧日的墨色刺青中生出,模糊了刺青的轮廓,狰狞着遍布了整个背部。

那由蓝丸的焰气烧灼而成,纵使随时光逝去,伤痕淡去,也不曾消失。

就像是在证明着这只兽守护心爱之人的决心一样,顽固着不肯离去。

藏着他本身也毫无自觉的厚重而深沉的爱。

常让蓝丸百感交集,情难自已。

但他却又渐渐发现了,雷王身上的旧伤疤,并不仅仅只存在于背部。


那个仍旧停留在对方手腕上的灼伤,就是他在很久很久之后,不经意间瞧见的。

比背上的烧伤还浅上太多的痕迹,无言地向他昭示着它时间的久远。

他的心猛的一跳,视线就胶着在对方手腕上痕迹浅淡的伤疤上,再难移开。

似乎是注意到他的视线,绯红色的兽沉默着微微敛下眉目,看清了他所在意的东西。

随即,蓝丸就看见对方无言地将那只手藏于身后,摆出了一副分明是不想让他追究下去的姿态。

但因为深知能给眼前的男人留下伤痕的人实在寥寥,而且还是火的灼伤……不妙的联想让蓝丸更加介意起来,伴随着心头生出的一股强烈的焦躁,他伸出手,将对方藏于身后的那只手强硬地拽到了跟前。

一时间,两人都无言。分外寂静的空间里,让蓝丸甚至听清了彼此呼吸的细微声音。

他沉默着看了许久许久,才声音喑哑的开了口。

“……是我?”

绯红色的兽却不答,只是稍微用上了一点力,挣脱了他手掌的束缚。

蓝丸看对方又将那只带着灼伤的手藏起来,不好的猜想就像是被对方无言的证实了一样。

继焦躁感之后,痛苦的感觉像涨潮的海浪一般涌了上来。

焦灼着内心,变得躁动不安。

但他却不想就此陷入无边的负面情绪中,皱起眉头,他抗拒着沉入黑暗的深渊中。

男人熟悉的声音却陡然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

“……你无需介意,这不过是无意之伤。”

一如既往的、低沉而平稳的声线,带着安抚情绪的莫名力量。

但对旧伤疤的来历过分的轻描淡写,却加重了他此时内心的痛楚。

正因为太了解对方,才晓得对方简单言语中的深意。

哪怕仅仅只有寥寥数字,也会渗透出对方对他太过沉重的爱。


啊啊,这个男人,怎么会如此深爱着自己。

不知是第几次意识到了这一点,双眼被焰气所烧灼,蒸出了轻薄的雾气。

因为不想让对方看见,他伸出双手,轻轻地拥抱对方。

手指却触到已经分不清形状的旧日烧伤……

错觉般的感受到了曾经附加在这肌肤上的灼人热度,他沉默着将头埋入对方的胸膛中,雾气转瞬间就凝成泪珠,悄然坠落。

男人疑惑的声音响起来。

呼唤着他的名字。

“蓝丸?”

沉稳的男人永远不会晓得他言语中所带出的情感究竟有多沉重。

可却会让知者难以故作轻松的回应。

蓝丸拥抱着对方的双手不自觉间加大了力度,他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那声音中带着太过坚决的意志,让绯红色的兽无法出言打断。

“我会变得强大起来。再也、不会……”

但他的声音却逐渐低沉下去了,连语句都还没来得及完整,就让人分辨不清音节,也听不见内容。

可一直静静聆听着年轻主人自顾自承诺着的绯红色的兽已经知晓了他的真意。

沉默着,绯红色的兽抬起带有昔日灼伤的手。

轻柔的覆于年轻主人的发上,他的唇边溢出了一点笑意。

蓝丸听见了熟悉的沉沉的男声。

那声音在说着。

“好。”

苍祁#病弱ING

【雷王x蓝丸】吾之罂粟

对蓝丸来说,一开始,雷王并不是那样宛如罂粟般的存在。

在意识到对方对他隐藏得太好的真实心意之前,对方于他不过抚养人以及下属。

并不是完全不可替代的存在。

哪怕对方几乎全程参与了他的前半生,将他培养成如今的这个模样。

甚至可以说是,如果没有对方,就没有此刻的自己。

但是,也仅仅只是那样而已。

对方不是他最放在心上的那个人,他也不会为了对方心烦意乱,更不是无法想象离开对方后的生活。

即使被对方溺爱,他也不是很有自觉。

就算真的要说对方“重要”,他对对方的感情,也只会止步于亲情、友情之类。

再无法往更亲密的路前进。


如果不是妖刀事件,他可能余下半生都不会知晓对方对他抱持有的真...

对蓝丸来说,一开始,雷王并不是那样宛如罂粟般的存在。

在意识到对方对他隐藏得太好的真实心意之前,对方于他不过抚养人以及下属。

并不是完全不可替代的存在。

哪怕对方几乎全程参与了他的前半生,将他培养成如今的这个模样。

甚至可以说是,如果没有对方,就没有此刻的自己。

但是,也仅仅只是那样而已。

对方不是他最放在心上的那个人,他也不会为了对方心烦意乱,更不是无法想象离开对方后的生活。

即使被对方溺爱,他也不是很有自觉。

就算真的要说对方“重要”,他对对方的感情,也只会止步于亲情、友情之类。

再无法往更亲密的路前进。


如果不是妖刀事件,他可能余下半生都不会知晓对方对他抱持有的真实心情。

以及,他本身,又是怎样看待对方。

他有的时候也会想,对方怎么会将自身情感压抑得那么深沉,让人完全无从察觉,就像是根本不曾存在。

他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来想明白这件事,才晓得对方的良苦用心。

对方只是单纯地想要守护他而已,不惜封印了自身的真实情感以及欲望。

因为对方不想给他带来不必要的困扰,甚至是,伤害到他。

将选择权都交与他手上,而对方总是显得被动且隐忍。

这或许就是雷王特有的爱人的方式吧,和他的生父生母不同,和蛟女不同,和太多太多的人不同。

而这种方式,这份情感,又因为是对方,在他的心中,变得更加特别。

他怕是再也无法寻到,像是对方这般,深爱着他的人了吧?

但就算真的能寻到,又能如何。

对方已经成了他人生中的不可替代。

谁都比不上。


他也渐渐地发觉了,他变得无法离开对方。

甚至无法想象,失去对方之后,他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模样。

也不敢想象。

他清楚地知道,他对对方,已经上瘾了。

对方就像是罂粟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而他只能心甘情感的沉沦,沉沦,再沉沦。

一直沉沦到名为爱的深渊的最深处。

然后,在那里,和对方看似平静的对视。

但那平静也只是存在于瞬息之间而已。

瞬息之后,平静的假象都消失殆尽,他会猛然扑进对方的怀里,大力地拥抱对方。

像是要将自身的存在,嵌进对方的生命之中。

成为对方人生中的不可或缺。

哪怕会因此给对方带来本不必要的、刻骨的伤痛,他也无法放手。

他只想、也只能对对方更好些,即使那样并不能补偿对方对他全心全意的付出。

但总是会好过一个劲的为对方着想,以至于离开对方。

比起那样双倍的痛苦,他更宁愿选择让自己变得残酷一点。

无情的君临于对方,将对方态度强硬地留在自己身边。

将所有的悔恨都埋藏在爱的厚土之下,拒绝对方的挖掘。

因为他再清楚不过了,想要和对方携手余生,他就只能选择坚定。

不能因为歉意产生强烈的动摇。


他也从未想通,为何能如此爱一个人。

而且对对方的这份爱,还日渐厚重。

可他一点也不感到害怕。

因为那就是独属于他的雷王。

哪怕是罂粟,他也甘心沉溺。

兔兔络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4.11.29——

七络:络红泪

摄影:妖后

协力:申童


从去年年初到现在拍了三遍,终于满意了

和厚厚拍学到了不少!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4.11.29——

七络:络红泪

摄影:妖后

协力:申童


从去年年初到现在拍了三遍,终于满意了

和厚厚拍学到了不少!

兔兔络
——速报——红色天井艳妖绮谭—...

——速报——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4.11.29——

七络:络红泪

摄影:妖后

协力:申童

从去年年初至今,拍了三次七络总算满意了!

说好的速报放捆绑play,蜘蛛丝绕嘴上感觉自己好像圣诞夜之爹。。

提前圣诞快乐啊各位【【

——速报——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4.11.29——

七络:络红泪

摄影:妖后

协力:申童

从去年年初至今,拍了三次七络总算满意了!

说好的速报放捆绑play,蜘蛛丝绕嘴上感觉自己好像圣诞夜之爹。。

提前圣诞快乐啊各位【【

兔兔络
【速报】红色天井艳妖绮谭——蓝...

【速报】红色天井艳妖绮谭——蓝丸——2014.5.25

蓝丸:络红泪

摄影:小焱

协力:烨烨

【速报】红色天井艳妖绮谭——蓝丸——2014.5.25

蓝丸:络红泪

摄影:小焱

协力:烨烨

兔兔络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3....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3.7.22

蓝丸:络红泪

弧白:Tengu

摄影:璎珞叶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2013.7.22

蓝丸:络红泪

弧白:Tengu

摄影:璎珞叶

兔兔络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秘华——2013.5.1

蓝丸:络红泪

摄影:染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秘华——2013.5.1

蓝丸:络红泪

摄影:染

兔兔络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牢笼(二)——2013.2.7

七络:络红泪

摄影:璎珞叶

==================================

对于那人所做的决定,我始终无法理解。

曾一次一次地问自己,但得不到答案。

迷惘、不安、渐渐地变了色彩——更浓重的色彩。

[果然无法原谅]一天天重复着的这个声音变得愈加响亮


[只是想在你的身边]为何连如此小小的心愿都无法满足?

您还真是自私的人呢。

直到再次看到那抹熟悉的绯红,我才明白,

您果然还是需要我的。


请不要哭,我的羽织大人,闭上眼睛让我来帮你擦干眼泪。

并且,尽快舍弃那些无用的记忆,决不允许妨碍!

您所...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牢笼(二)——2013.2.7

七络:络红泪

摄影:璎珞叶

==================================

对于那人所做的决定,我始终无法理解。

曾一次一次地问自己,但得不到答案。

迷惘、不安、渐渐地变了色彩——更浓重的色彩。

[果然无法原谅]一天天重复着的这个声音变得愈加响亮


[只是想在你的身边]为何连如此小小的心愿都无法满足?

您还真是自私的人呢。

直到再次看到那抹熟悉的绯红,我才明白,

您果然还是需要我的。


请不要哭,我的羽织大人,闭上眼睛让我来帮你擦干眼泪。

并且,尽快舍弃那些无用的记忆,决不允许妨碍!

您所需的除了我,别无他物!


呐,如果在这里的话就不会有人打扰,只属于我们二人的空间。

[来,羽织大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而我的一切,也就只有您。

所以,请至少记得我,不要把我再一次舍弃。


[你是我的主人——绯王蓝丸大人,我的名字是七络,是你第一也是唯一的从属。]

[我们啊,一直一起生活着并相爱着哦,记得么?]

我会一直等待回应。



兔兔络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牢笼(一)——2013.2.7

七络:络红泪

摄影:璎珞叶

==================================

对于那人所做的决定,我始终无法理解。

曾一次一次地问自己,但得不到答案。

迷惘、不安、渐渐地变了色彩——更浓重的色彩。

[果然无法原谅]一天天重复着的这个声音变得愈加响亮


[只是想在你的身边]为何连如此小小的心愿都无法满足?

您还真是自私的人呢。

直到再次看到那抹熟悉的绯红,我才明白,

您果然还是需要我的。


请不要哭,我的羽织大人,闭上眼睛让我来帮你擦干眼泪。

并且,尽快舍弃那些无用的记忆,决不允许妨碍!

您所...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牢笼(一)——2013.2.7

七络:络红泪

摄影:璎珞叶

==================================

对于那人所做的决定,我始终无法理解。

曾一次一次地问自己,但得不到答案。

迷惘、不安、渐渐地变了色彩——更浓重的色彩。

[果然无法原谅]一天天重复着的这个声音变得愈加响亮


[只是想在你的身边]为何连如此小小的心愿都无法满足?

您还真是自私的人呢。

直到再次看到那抹熟悉的绯红,我才明白,

您果然还是需要我的。


请不要哭,我的羽织大人,闭上眼睛让我来帮你擦干眼泪。

并且,尽快舍弃那些无用的记忆,决不允许妨碍!

您所需的除了我,别无他物!


呐,如果在这里的话就不会有人打扰,只属于我们二人的空间。

[来,羽织大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而我的一切,也就只有您。

所以,请至少记得我,不要把我再一次舍弃。


[你是我的主人——绯王蓝丸大人,我的名字是七络,是你第一也是唯一的从属。]

[我们啊,一直一起生活着并相爱着哦,记得么?]

我会一直等待回应。



月球冲啊啊啊啊

终于开始还债了=-=!(开始修一年前的片子了= =

发两张图鞭策下自己_(:3jz)_从开始玩cos起就在出这游戏了,过两年就想翻出来再出出w

弧白(常服 & 现代)

(photo by 葉)

弄完这个可以弄BWS了 @王大眼的扫帚 希望我的干劲能在月底前弄完狼线的两套片子(。


终于开始还债了=-=!(开始修一年前的片子了= =

发两张图鞭策下自己_(:3jz)_从开始玩cos起就在出这游戏了,过两年就想翻出来再出出w

弧白(常服 & 现代)

(photo by 葉)

弄完这个可以弄BWS了 @王大眼的扫帚 希望我的干劲能在月底前弄完狼线的两套片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