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葵

1509浏览    18参与
橘子辉煌。

【仙剑三|楼红】红装·一

预警Time:架空民国AU,军阀楼X落魄贵族红

拉郎配,雷慎

ooc有,渣文笔有,历史不通有

姜红=红葵,为了贴合设定做的改名

可能是个巨型大坑


  姜红和妹妹一起生活在北京城里。

  姜红的……父亲是清廷的武官,死在了1898年洋人打来的时候,她嫡兄也是个武将,守着京城旁边的一座小城池,死得也就比姜老爷死得晚了那么几年,在洋人的炮火下殉了那座城。她嫡母早就病死了,她亲娘死得更早。所以1900年,姜红正式成了个孤儿……那年姜红十三岁,她的嫡妹姜龙葵十岁。


  今年她已经二十五岁了。...


预警Time:架空民国AU,军阀楼X落魄贵族红

拉郎配,雷慎

ooc有,渣文笔有,历史不通有

姜红=红葵,为了贴合设定做的改名

可能是个巨型大坑



  姜红和妹妹一起生活在北京城里。

  姜红的……父亲是清廷的武官,死在了1898年洋人打来的时候,她嫡兄也是个武将,守着京城旁边的一座小城池,死得也就比姜老爷死得晚了那么几年,在洋人的炮火下殉了那座城。她嫡母早就病死了,她亲娘死得更早。所以1900年,姜红正式成了个孤儿……那年姜红十三岁,她的嫡妹姜龙葵十岁。

 

  今年她已经二十五岁了。

 

  十三岁的姜红是姜府上的庶小姐,没有跟姜府这辈的排辈“龙”字,只是简简单单叫了个“红”字便罢了,艳俗又随便。她在她亲娘身边混迹了七年市井,摸爬滚打野蛮生长,长出了一身反骨,到出生第八年她亲娘得病死了,她被接回姜府的时候,她已经成了个泼辣妄为的货色。一身红衣的小姑娘眉目已经出落得精致艳丽,甚至带了一股子风尘一样的媚气,和轻声细语温文尔雅的姜府格格不入。她血缘上的爹不待见她,不准她叫“爹”,她的嫡兄姜龙阳想过和她搞好关系,屡战屡败,最终还是颓然放弃了。爹不疼没娘爱的姜红小姐在姜府没人管,继续野蛮生长,长得愈发恣肆,成了竹林莲池里一朵煞风景的野玫瑰。

  野玫瑰的刺唯一不扎的是姜府的小嫡小姐。小姑娘是全姜府捧在手心的宝,被父兄养得单纯又温柔,一腔天真的热忱,被姜红甩脸子也不气馁。久而久之,柔弱得和姜红一点也不像的小小姐,成了姜红在姜府唯一能讲上话的人。

  也是姜府失了男丁一夜败落后,姜红还留在京城里处理这一大摊子烂事,而没有干脆一个人回故乡一走了之的原因。

 

  二十五岁的姜红已经是个大美人儿了。一头乌黑的发缎子一样柔顺发亮,半长不短的垂在肩头,衬出一截雪白的脖颈,动脉和锁骨鲜明区分出肌肉群,皮下的青筋因为过分白的原因有些明显,显得皮肤近乎透明了。一双丹凤眼总似笑非笑的,外眼角的睫毛格外的长,压下眼皮子时有种说不出的慵懒风流。嘴上总是涂着正红的胭脂,嘴唇偏厚,一副丰满妩媚的样子。姜红小姐会洋文儿,吐字时声音低低的,在唇舌间含糊着,缱绻在她叼着的香烟中。

  她是很招洋人们喜欢的,他们用不标准的中文叫她“姜”,叫她“我的玫瑰”。但京城里的贵族夫人们都在一同窃窃私语,没几个看得起她的。表面上客客气气叫一句“姜大小姐”,背地里什么骚浪贱都往她身上套,完了还要拿团扇掩个嘴巴,好像说起她来,找不着其他不脏了她们的尊口的词儿似的。再转个身,同她们家里的姑娘们说不要轻易同她讲话,生怕姜红小姐带坏了她们家姑娘。还一次有位豪门大族的大夫人直接同姜龙葵讲你这姐姐太不检点,一向温温柔柔轻言细语的姜小小姐少见地变了脸色,和风细雨却不容置疑地直接送了客。

  这之后姜龙葵邀功似地同姜红讲了这件事,姜红只担心她在京城的贵妇人圈子里会不会挨了欺负。

 

  姜家看着还是个富丽堂皇的大家,里面全是一团乱麻败絮。祖先留下的房子也就剩姐妹二人住的偏院一处,外有那些除出了五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族虎视眈眈着分姐妹俩手里的仅剩的那么一点儿钱,内了也没钱雇那么些用人,就剩了个老婆子勉强还能照料两人一下。姜红忙着在各色酒会中四处飞,借点势儿撑起一个破败的姜家,偌大一个房子就剩姜龙葵同婆子两人。

 

  “Jiang,you are as beautiful as the rose.”一身西装的西洋男人垂首轻吻姜红白皙手背,从身后拿出一朵玫瑰。

  玫瑰像是刚摘下来的,还未开全,半聚半开的殷红花瓣上还残着些未干的露。茎口断面并不整齐,刺却被专门削过,使花茎虽是摸着光滑,看着却是百孔千疮。

  姜红一双柳眉轻轻挑起,作出一副微微惊讶神情,随即微笑着接过花,别在鬓边:“Thanks.”

  待到西洋男人离开,姜红眼里的笑意很快冷了下来,斜飞眼角带来的凌厉之意就此水落石出。她取下玫瑰,随意掷在了玫瑰园里。

  玫瑰娇嫩的花瓣砸碎在红色的海洋里,没有一点生息。

  这样在爱花之人眼里称得上是焚琴煮鹤痛心疾首之事,看在姜红眼里不过是一片漠然。

 

  其实那些夫人小姐有一点可是说得错得离谱了,姜红骨子里其实是个颇为传统的人。更别说她父兄都死在洋人手里,纵她对那两人没多深厚感情,也从心底里感到洋人的可恶。

  一天天,操着洋文同洋人讲诗,陪洋人跳舞,穿洋人低胸的裙子,鼻端是洋人古怪呛人的人造香气,同他们开低端下流的玩笑……姜红在金碧辉煌的房间里,周围一切都被她简化成没有面孔的黄金。她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嬉笑怒骂皆是虚妄,长睫毛掩盖下双眼中空无一物。姜红有时候看着那一张张金发碧眼的面孔,真想拉门红衣大炮把这里炸了算了一了百了。

  只是她不敢,她还要顾忌着姜家,顾忌着妹妹,顾忌这顾忌那。人人都说姜大小姐任性妄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有一个束手束脚不得恣意。

  所以当那个身材高大军装笔挺的男人领着一队兵走进来,拿着枪下令把在场的西洋人全部带走的时候,姜红转身的动作定格在半途中,一双凤眼硬生生撑圆了,嘴巴半张着,平日里的张扬魅惑全然不见,只是傻傻愣着,有些不能置信。

  她目瞪口呆地想:“我这是美梦成真了么?”

  男人的部下偶然瞥到姜红,有些无措地小声问男人如何处理。男人闻言,侧头看了姜红一眼,眼神一触即离,冰冷得像看一件死物一般。

  “一并带走。”男人随口道。

Kolace_ii

红葵~也是从小学一直画到现在了

其实我还是喜欢小蓝多一点,但是小红也很心疼

红葵~也是从小学一直画到现在了

其实我还是喜欢小蓝多一点,但是小红也很心疼

是小精灵头子呀

今天又重新温习了一遍仙剑三,红葵真的是太飒了,诗诗真的可甜可盐,酷!

今天又重新温习了一遍仙剑三,红葵真的是太飒了,诗诗真的可甜可盐,酷!

杳杳钟声晚

好奇🤔,红葵和蓝葵谁是姐姐?

好奇🤔,红葵和蓝葵谁是姐姐?

Abyss-X
练习练习qwq 从今天起坚持每...

练习练习qwq


从今天起坚持每天都画一点

练习练习qwq


从今天起坚持每天都画一点

橘子辉煌。

【仙剑三|红葵中心向|游戏向|微双葵向】“生于烈焰,灭于烈焰;生于虚无,终为虚无”

ooc有,意识流有。

应该算是无CP……?隐双葵向。

是仙三完美结局的续,讲我很喜欢的红葵的故事。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吧www


  当我像往常一样飘飘悠悠地在街上晃荡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止住了我前行的步伐……不对我不能正常迈步。

“小姑娘,来算个命吗?”

我愣了一下,回头。说话的是个蹲在街边的老道士,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青蓝色道袍,旁边插着个“铁口神算”的破旗子,笑眯眯地朝我招手。

我这辈子都没算过命,更不用说被算命先生招呼这件事了。不仅是因为不关心,更多的还是因为……我其实已经无法被算命了。

是的,我不是人。

而且自我诞...

ooc有,意识流有。

应该算是无CP……?隐双葵向。

是仙三完美结局的续,讲我很喜欢的红葵的故事。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吧www






  当我像往常一样飘飘悠悠地在街上晃荡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止住了我前行的步伐……不对我不能正常迈步。

“小姑娘,来算个命吗?”

我愣了一下,回头。说话的是个蹲在街边的老道士,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青蓝色道袍,旁边插着个“铁口神算”的破旗子,笑眯眯地朝我招手。

我这辈子都没算过命,更不用说被算命先生招呼这件事了。不仅是因为不关心,更多的还是因为……我其实已经无法被算命了。

是的,我不是人。

而且自我诞生以来,我的命就是保护我的小公主,仅此而已。

但此刻我却有了点兴趣,为了这个可以看得见我,明白我到底是什么,却依旧叫我算命的老道士——是为了赚钱连命都不顾了吗?

“老道士,”我飘回他面前蹲下,“你知道我是什么吧?”

那个老道士眯着眼看了我一下,摆了摆手:“知道啊,这不是没饭吃了嘛,才随便找个东西来算算。小姑娘你不就是个鬼嘛,有什么可怕的。像你这样的红衣女鬼贫道以前一个人能打一伙。”

我强忍住召唤出九转修罗刃给他来个雷动九天的冲动:“牛鼻子,我可是不会给你钱的。”

老道士耸了耸肩:“谁管你给不给钱,贫道是要用你打出招牌,让这条街上的都知道贫道连鬼的命都能算,是有真本事的,懂?”

我还是想给他来个雷动九天怎么办?

老道士低头拿出家当,沉眉敛眸抿唇,表情居然开始变得有些凝重。他先是拿铜钱拨弄了两下,又开始数指节,然后又……总之花样可多。在我等到不耐烦,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生于烈焰,灭于烈焰;生于虚无,终为虚无。”他先是低头喃喃,音量刚好控制在我能听得到的范围内,随即抬头,“怎么样,小姑娘,我算得还算准吧?”

我低头,好像有风拂过我的发丝。

“很准……啊。”

 

我确实是生于烈焰,生于春秋时姜国王宫铸剑炉的烈焰中。

那是小公主跳下剑炉的时候,灼热的火舌舔舐着她的衣角,热浪翻滚,她的蓝发被热量熏得焦黑,她的蓝眸被火焰映得绯红,她的蓝裙被鲜血染得殷红。

于是便有了我。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总会被不长眼的小鬼打断。于是我握紧了手中的长镰,重新开始魔剑中的生存之旅。

我不忍心让小公主受哪怕一点的损伤,恶事便都由我来做吧。

这样想着,我努力吸收着魔剑中的戾气,努力杀死每一个想要欺负小公主的鬼魂,越成长越强大。

若我杀死的是人类,我座下少说也有千百万具白骨,堆积成王座。

——生于烈焰,生而血河。

 

我也确实是灭于烈焰,灭于古姜国剑冢铸剑炉的烈焰中。

那是小公主的选择,千年以后,她再次为了她心爱的哥哥投身剑炉。已经是灵魂的我们都不会再感觉到痛,只是在消散。

在消散。

我是为了保护小公主而生的,最后却还是没能保护她。

我承认,我无法理解她对景天的感情;但同时我也承认,我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哪怕是为了救哥哥,让我——当然,也是让她自己——再次投身剑炉。

我们是一体,我无法做出牺牲自己保全她的选择,只好尊重她的选择,陪她一起沉沦于火海,消亡于烈焰。

  值得吗?

  发丝被上涌的热浪卷着向上的那一刻,我想这样问她,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灭于烈焰,灭而深情。

 

  我也确实是生于虚无,生于魔尊在六界之外开辟出的新仙剑的虚无中。

  那是景天赢了魔尊,于是作为“奖励”,我和小公主的魂魄被他从虚无中召回。

  我不知道鬼死后会变成什么,我也不知道那样的虚无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是回来了,但我不应该回来。

  该回来的是小公主,不是我。我在这里没有丝毫用处——她已经找到了哥哥,还留在有哥哥保护的她身边的我,算什么呢?

  她已经有人保护,我再也无法为她做也什么了。再说了,唐雪见那女人针对的是我,不是她,她会好好的,像她所希望的那样,像个普通人类那样。

  而我这个什么都不算的家伙,只是她融入普通人生活路上的一点累赘。

  于是很快,我离开了新安当,四处游荡。

  对我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毕竟我不是人类——那魔尊不知道搞些什么,竟未想起给我一副人类的躯体。

  我就这样飘呀走呀,不知道要去哪。

  ——生于虚无,生而无从。

 

  我也确实是虚无。

  我看着枝头落下的叶子径直穿过我有些虚幻的身体,这样想。


昭昭其言

跳跳乐

【主朝祈,带的单人tag略多,是文里提到的人】

传说,野猫们的灵魂最喜欢在高处坐着挠痒痒。而那个这样告诉我的乞丐并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灵魂,贪恋人间,徘徊不去。
大多数人是看不见他们的灵魂的。他们飘荡在人间,身躯里透过太阳的金色光芒。温暖,明亮,一分一毫,都是生前的祈愿。
我和祈在蜀中地界游历了很久,还到了传说中的蜀山仙剑派去。那里一片死气,却少有怨魂留驻。
想来真如说书人所言,蜀山下沉,镇守人魔两界封印了吧。因人杰地灵,剑仙又常年寸步不离,故而魑魅魉魍不敢靠近半分。

巴蜀人喜辛辣之物,而祈不是很能吃辣,因此尝了几处小吃之后,她竟没有再嚷着要东西吃。
都说蜀道难,以我们二人身手,攀几座山...

【主朝祈,带的单人tag略多,是文里提到的人】

传说,野猫们的灵魂最喜欢在高处坐着挠痒痒。而那个这样告诉我的乞丐并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灵魂,贪恋人间,徘徊不去。
大多数人是看不见他们的灵魂的。他们飘荡在人间,身躯里透过太阳的金色光芒。温暖,明亮,一分一毫,都是生前的祈愿。
我和祈在蜀中地界游历了很久,还到了传说中的蜀山仙剑派去。那里一片死气,却少有怨魂留驻。
想来真如说书人所言,蜀山下沉,镇守人魔两界封印了吧。因人杰地灵,剑仙又常年寸步不离,故而魑魅魉魍不敢靠近半分。

巴蜀人喜辛辣之物,而祈不是很能吃辣,因此尝了几处小吃之后,她竟没有再嚷着要东西吃。
都说蜀道难,以我们二人身手,攀几座山自是不成问题。何况蜀山原本悬于空中,如今落下来成了人间之景,已不再是飞鸟不可过的仙山了。这几年来,名山大川差不离被我们访了个遍,如今轮到此处了。
她总说旅行很好玩,能认识很多有趣的人,见到很多有趣的事。但依我看,从我们醒来到如今,四年过去了。什么人也没认识,什么事也没遇上,只是记下了不少地方的特色吃食。
此次访蜀,祈因不喜辣而显得兴致缺缺。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儿,我不愿无功而返,便惦记着探访些有意思的去处,让她也开心起来。
而巴蜀此地,最为神秘的,莫过于蜀山与锁妖塔遗迹。
虽说剑仙在蜀山镇守封印,实在是一件关乎人界安危地大事,但蜀山其实并不难进入。如今蜀山人手稀缺,大部分弟子都早已谴回家去自己修行了。还剩些无家可归,或耐得住寂寞的,再有些正武盟派来定期轮替的人手,就留下了一同守护封印。山上常年都是那些人来去,又不能擅离,想也是无聊至极,因而我与祈到访时,蜀山上下竟是盛情款待。

“哎,听说有客到访,可给他们稀奇坏了。山上收留了些孤儿,小孩子耐不得清闲,一番叨扰,还请你们两位不要太介意。”说话的人笑容朗然, 谈笑间依稀可见少年风姿,但更多的还是时间带来的磨砺之感,“鄙姓姜,名云凡,还未请教兄台名姓?”
我心下一凛。姜,原来这位便是魔君姜世离之子……似与传闻中莽撞的愣头青有所不同。想想也是,毕竟这许多年过去,许多事历经着,总该有些成长。
我抱拳还礼,他既然与我平辈相称,我也不好太疏远,只得笑道:“小弟姓越,家中行三,姜兄唤我越三就好。这是舍妹,单名祈。”
不通大名,只说排行,说实话有些不够诚意。虽说不过萍水相逢,或许明日之后再会无期……但,不报姓名也非我本意。实在是并不知道自己叫做什么……
那时醒来,身边只有祈和一对银之魅影,脑中空空,几乎半点事情也不记得,连名字也不知晓……后来听说书人讲,银之魅影曾是魔君之子的兵器,后来由正武盟左盟主交到了江湖游侠越今朝手里。听到此处,虽然知道越今朝其后勾结妖族害死了机巧堂堂主,却还是不禁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
想以越为姓,问祈意见,她竟也欢喜,还说自己也要姓越。只是名字我尚未想好,冒越今朝之名行走于世,也实在对死人不敬。
此刻面对着银之魅影的主人,我既不敢顶着旁人的名字,也不敢拿出双剑攀些关系,只得含混应付过去。左右不过是一日朋友,我与祈相依为命,此生也不想再结交什么旁人。

前往蜀山的一路来,我们也遇见过一些不肯投胎的魂魄。
有一位红衣似火的女鬼,据她说只重游故地,见了我便笑嘻嘻打招呼,像是认识。可我什么也不记得,如实说了,也不怕这游魂会告知世人我们的秘密。她却懂了什么一般,我追问也只缄口不言,只说叫我别找了,找不到。
我怎肯信。四年来游遍神州大地,断没有一朝放弃的理由。又再向前走,见了一位迷途的老人。看那样子已过世许久,却不懂修炼、十分虚弱。祈劝他往生去,他怎样也不肯。说不放心自己的孙女。孙女是他在雪中捡来,如同天赐,他一直爱护有加。可年老病重,孙女还未长成,又有谁能来关怀她?
但老人尸骨未得安葬,刚去世的时候也没有得到什么纸钱、祭品,如今找不到回家的路。魂魄游于人间,不知算计年月,我稍稍算来,只道他孙女应早已命归黄泉,却不知如何与他说这番话。
直到进来蜀山仙剑派,原以为不会再见鬼魂精怪,却意外地又见到了一位大家闺秀。她也不理会旁人,只是时常在姜兄身边不远的地方歇息。这位姐姐的身体比之蜀山脚下的老人还要不好,魂魄近乎透明,像是随时就要消散。她不知我们能看得见她,我亦找不到机会与她说话,更不好提示姜兄,便就放弃。

蜀山仙剑派里的猫儿很少。
猫是百兽之中灵气极盛的一种,稍有福地仙气即可修炼成妖。故而蜀山上的猫儿,要么做妖,要么成鬼,都在有了灵识之后,远远地躲开了。
我们遍访人间,其实正是想寻那些猫儿。想通过那些猫儿来找寻凡人徘徊不去的灵魂,想了解这世间的种种过去,想……找到越今朝尚未投胎的魂魄。
心中总有个念头,说越今朝死了以后,总要等等谁,不会投胎的。
找了这么多地方,也有些灰心。坊间传闻他是九泉之力创造出来的生命,无生无死,无来无去,或许若死了,魂魄也就消散,还于归墟吧……
可毕竟还是不想放弃,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但若说蜀山之上有哪一处是妖孽鬼怪胆敢出入行走的,怕也是只有禁地,锁妖塔了。

许是我们翻阅的典籍年头久远了些,不曾记载锁妖塔已遭多番劫难,如今竟成了平地废墟一片。又或许是蜀山的确人手不足,昔日锁妖镇鬼的蜀山禁地,竟这般轻易让我二人进了来。
锁妖塔的壮观,我们曾在说书人处听闻过。据说此塔原是佛塔,后又得神界赐化妖水。有十层之高,四条小儿臂粗的铁链作为加固,浮空而建,四周法阵护佑,曾得五灵珠与女娲后人之力修复……却不想如今,只能见到一片断壁残垣,实在令人唏嘘。
行走其中,依稀可见此处机关巧布,若是墙壁完好,只怕要长困此间。稍费了一番功夫来到中央,环顾四周,似还有些血池残留下的痕迹。侧耳听风,仿佛厉鬼哭号。
靠近废墟中央,天空的颜色渐成沉甸甸的暗红,隐隐有熟悉的金色光芒从封印处透出。祈一眼识出那是离世魂魄的金光,拉着我险些叫嚷出声。
这……如此盛繁的光芒我从未见过。无怪蜀山上下竟无人在封印近处护持,原来竟是一个魂魄在此,终日不离……
越是走近,那光芒倒愈发温柔起来,不像远看那么耀眼。再走近些,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倚剑席地而坐,双目微阖。一道刀疤从眼下蜿蜒爬出,有些慑人。
察觉到有人靠近,他睁开了眼睛,四周突然光芒大盛。那眼中隐隐含着些笑意,像是意识到我们二人看得见他,咧嘴笑道:“小姑娘和小伙子,来此贵干啊?”

西北干涩的风吹在脸上,祈有些恹恹的。
跋山涉水从蜀中来到此地,路上几乎没得什么清闲。我也心疼她,便商量着先寻个小村落脚,歇息两天再前行。按着地图,最近的有人烟的地方唤作落日部。
才一脚踏进落日部,一个半大小伙子就冲着我开心地喊:“你是……越哥哥!你终于又来啦!”
之后他跑去掀别人家的帘子,大喊越哥哥来啦,越大夫来啦,连喊了好几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女孩出来。到后来,还有着几家大人跟着看热闹,热情地要招呼我们。
我心下只觉得一阵空荡,强笑着应付四面八方的善意,听小孩子缠着我要故事。
那日在蜀山遇见罡斩长老的魂魄,情不自禁说出了来意。长老自言虽足不出锁妖塔,却也常有蜀山的小朋友为他讲江湖逸事,许多年下来,也知道些江湖风波。
那位越今朝,从西北盈辉堡发迹,在景安正武盟扬名。因为后来害死机巧堂堂主,去景安寻他的消息已不现实。但西北大漠……或可碰碰运气。
寻了四年,第一次得人指点,我们便马不停蹄地赶往荒漠。
如今落日部居民将我视为座上宾的态度又令我迷惘……此越,可是彼越?

当我见到那张脸的时候,我清楚地知道,这就是越今朝。
洛家庄的废墟里下起了小雨,细细密密的,打在脸上,就像风送来的吻。既不会沾湿衣服,也没藏着多少寒意。
传说打从洛家大祭惨案之后,洛家庄的水源就慢慢枯竭了。再下起雨来,也只是同西北其他地方一般软绵无力的细雨,细如针,柔如丝。有人说是天罚,也有人说报应。
乌云虚弱地飘在低空中。我和祈站在洛家庄最高的房顶上,看见阳光无情地刺破云层,穿透风沙,为我们面前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镶上一层无与伦比的奇幻光芒。
我看见他的脸,于是知道了,他就是越今朝。
——那是一张同我一模一样的脸。
他似乎终于注意到此处有活人路过,将环在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他惊讶地看着我,灰蓝的发带飞扬在日光中,金眸紧盯着我,像是不敢相信。
“你……你是——谁——”
我不知道。
我只曾在景安偷听游船访客讲话,说世间有神农九泉,各具异能。其中一泉眼名为龙潭,能凭空创造生命,创造许愿之人希望诞生的……生命。
“越今朝。我——我是,你吗……”
我终于明白了那只红衣女鬼为何叫我别找。而越今朝也似突然被抽空力气,拼了命地按压住心口,眉头紧蹙。祈看着我们,居然保持了安静,只是十分失神地望望我,再望望他。
金眸之中滚出一串晶莹,他的身影在雨水与阳光中缓缓变得透明。空气里只飘荡着他的话:“我真的……会忘了你吗?”
“你是谁——”
祈看着面前化为乌有的魂魄,上前半步,伸了手去。启唇像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能说出口。
龙潭,听那游船上的客人说,是世间所有记忆的归处。
祈没有回头,喃喃地叹到:“他真的……会忘了我吗?”
“他是谁?”

我站在洛家庄最高的房顶上,乌云渐渐聚集起来,将阳光挡在天穹之外。暴雨倾泻而下,闪电落到近在咫尺的身旁,雷声在耳畔呼号呐喊。
祈的背影藏进雨里,只距我半步之遥,看上去却那么远。
白昼如夜。我看不清面前的祈,却清楚看见废墟之中,无数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魂魄在游荡。
那我呢?
我是谁。

橘子辉煌。

[仙剑][楼红紫纱]『走吧。』

黑道pa,一方叛逃设定
两个片段,先紫纱再楼红,楼红篇含一句话阳葵,雷慎
ooc有,渣文笔有
女方视角

【紫纱】
『呼……呼……』
不知已经跑出了多远,我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只能停下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
……脚步声!
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直起身子抽出枪隐在墙后。
只是看清来人后,这些准备一下子白费了。
『小紫英——!』
(中途打斗不会写省略)
那张熟悉的脸在我面前放大,他紧抿着嘴唇,拿着枪的右手把我的左手按在墙上,枪柄坚硬的触感咯着我的手心。另一只手则抓紧了我右手的手腕,掐着我的血管让我使不上力。
看上去似乎很像壁咚。
我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又抿了嘴角。
这下子是死定了。
我闭上眼睛,静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我感觉到...

黑道pa,一方叛逃设定
两个片段,先紫纱再楼红,楼红篇含一句话阳葵,雷慎
ooc有,渣文笔有
女方视角

【紫纱】
『呼……呼……』
不知已经跑出了多远,我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只能停下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
……脚步声!
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直起身子抽出枪隐在墙后。
只是看清来人后,这些准备一下子白费了。
『小紫英——!』
(中途打斗不会写省略)
那张熟悉的脸在我面前放大,他紧抿着嘴唇,拿着枪的右手把我的左手按在墙上,枪柄坚硬的触感咯着我的手心。另一只手则抓紧了我右手的手腕,掐着我的血管让我使不上力。
看上去似乎很像壁咚。
我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又抿了嘴角。
这下子是死定了。
我闭上眼睛,静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我感觉到我的右手被举起。
回忆走马灯一般在我面前闪过。
我听见枪声响起,划破夜晚本应有的寂静。
我紧闭了眼睛,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痛感,却是觉得那股抓住我手的力在渐渐消失。
『……?』
我带着疑惑慢慢睁开眼,却看见眼前的男子向我倒下,鬓角汨汨的赤色染湿了我的肩。
『菱纱,快走吧。』
这是他掠过我耳畔的时候对我说的话,一如既往的平淡语调。
也是最后一句话。


【楼红】
『唉……』
我叹了口气,把玩着手中的两把手枪,独自走在黑夜的厂房中。
也不知道上面是抽什么风,叫我来抓重楼那红毛回去。
谁给他们我能打过重楼的信心的?
还是想着我们曾经是恋人?
嘴角挑起一丝讽刺的笑意,我漫无目的地在厂房中搜寻,敷衍似的慢慢走着。
『乓——』
一声巨响惊起了回忆中的我,我拿好枪,做出防御的姿势。
『谁——?』
『我。』
重楼那一头显眼的红毛在黑暗中显现。
『原来是我们的魔尊大人啊~』
我笑意盈盈地拖长了语调向他走去,手中却握紧了我的cz75。
『哼。』
他冷哼一声。
我们都在等待机会。
在这要紧的生死关头,我的思绪却好死不死飞到了以前我们俩还是恋人的时候。
枪响炸破了我的追忆似水年华时间,我心下一凛,看着子弹飞到眼前却无处可躲,心中暗骂自己不该无故走神。
一切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
子弹擦过我的耳际,打下我的发饰,连带着切割下几缕黑色的发丝。
重楼走上去来,一脚把它踩得稀碎。
在那之前,我看到了机械表面的反光。
『迷你摄像头?』
我抬眼问身边的重楼。
『还有定位系统。』
他盯了地下那堆碎片片刻,一下子拉起我。
『走。』
『我就这样跟你走了,那小葵呢?』
我甩开他的手,抬头与他对视。
『你以为龙阳那小子不会想办法?』
他抱着手冷哼一声,又问我。
『你到底走不走?』
『当然,魔尊大人~』
我嬉皮笑脸地掠过他,向前走去。
厂房出口的人估计已经被龙阳解决了,小葵在门口探头探脑地招呼我。
她身后,是渐渐亮起的天光。

嗑糖不止息ING

小破葵是仙剑的门面担当
超级漂亮的凌乱装
最喜欢这身

小破葵是仙剑的门面担当
超级漂亮的凌乱装
最喜欢这身

诗图坊

红衣似火。

红葵《仙剑奇侠传三》

红衣似火。

红葵《仙剑奇侠传三》

诗图坊

邪魅狂狷红大人~就是这么霸气

龙葵《仙剑奇侠传三》

邪魅狂狷红大人~就是这么霸气

龙葵《仙剑奇侠传三》

MinHua_敏華

#仙剑奇侠传# #龙葵# #红葵# #古装# #cos正片# 

红葵:原PO

摄影:@vanilla_香草_ 

后期:原PO 

后勤:@抹茶味de绿茶、阿票、法克  

那时候天气还热着出这个简直作死。

嘛~终于出了这套古装了,这衣服几年前就定做的,现在才想着拍回来,穿起来还大了……

这套古装是我的第一套古装也是最后一套,因为个人感觉不到古风的爱(不喜欢古风了)。

这次的古风也是没什么感觉就后期出来的,希望大家喜欢吧~

#仙剑奇侠传# #龙葵# #红葵# #古装# #cos正片# 

红葵:原PO

摄影:@vanilla_香草_ 

后期:原PO 

后勤:@抹茶味de绿茶、阿票、法克  

那时候天气还热着出这个简直作死。

嘛~终于出了这套古装了,这衣服几年前就定做的,现在才想着拍回来,穿起来还大了……

这套古装是我的第一套古装也是最后一套,因为个人感觉不到古风的爱(不喜欢古风了)。

这次的古风也是没什么感觉就后期出来的,希望大家喜欢吧~

筑梦小怪兽-灰仔
广告再一发(๑•̀ㅁ•́ฅ✧...

广告再一发(๑•̀ㅁ•́ฅ✧

筑梦小怪兽-满子 作品
接受粘土定制哦~
真人、动漫、宠物、游戏均可
欢迎围观

淘宝店铺:筑梦小怪兽

广告再一发(๑•̀ㅁ•́ฅ✧

筑梦小怪兽-满子 作品
接受粘土定制哦~
真人、动漫、宠物、游戏均可
欢迎围观

淘宝店铺:筑梦小怪兽

Macadamia

【cos】【2014.12.6】仙剑奇侠传三——红蓝葵


蓝葵-cn:瑾弥

红葵-cn:逍遥

化妆-cn:未知

摄影-cn:凋红


冬天来了 片子也拍不好了 摄影只有我一只 渣摄影顺带成后勤了

感谢两个妹子对我的照顾qwq

瑾弥萌萌哒!!逍遥你表情能正常点么!!

【cos】【2014.12.6】仙剑奇侠传三——红蓝葵


蓝葵-cn:瑾弥

红葵-cn:逍遥

化妆-cn:未知

摄影-cn:凋红


冬天来了 片子也拍不好了 摄影只有我一只 渣摄影顺带成后勤了

感谢两个妹子对我的照顾qwq

瑾弥萌萌哒!!逍遥你表情能正常点么!!

TrickORTreat一群神经病的日常
【场照】CCG红葵_湮儿_CO...

【场照】CCG红葵_湮儿_COS组


心有意爱无伤

闲愁滋味多感情坏无限思量

                                   ——  朱砂变

【场照】CCG红葵_湮儿_COS组

 

心有意爱无伤

闲愁滋味多感情坏无限思量

                                   ——  朱砂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