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蜘蛛

79.6万浏览    7546参与
啾喜

【5】当虎子高层莫名有了娃

*TFP背景,领证完结之后,所有人存活并依旧在地球争斗

*CP涉及:威红/双波/BDKO,但是恋爱元素比较少,主要是沙雕

*汽车人有出场,但是没有任何CP向

*前情提要:震荡波实验出错搞出了霸天虎高层们的克隆体,小克隆体和本尊性格迥异,介于小家伙们有可能会增加霸天虎的战力,所以威震天姑且打算把他们养着。

*轻松快乐向,没有刀

*介于和上一次更新间隔太久,这里附一个名字对应表(本尊和克隆体):

威震天-小铁桶

红蜘蛛-通天蛛

震荡波-路由器

声波-小波

打击-恰拉击

击倒-花岗岩

(名字出处见【2】,可在合集中找)


【5】硬核蛋糕......


*TFP背景,领证完结之后,所有人存活并依旧在地球争斗

*CP涉及:威红/双波/BDKO,但是恋爱元素比较少,主要是沙雕

*汽车人有出场,但是没有任何CP向

*前情提要:震荡波实验出错搞出了霸天虎高层们的克隆体,小克隆体和本尊性格迥异,介于小家伙们有可能会增加霸天虎的战力,所以威震天姑且打算把他们养着。

*轻松快乐向,没有刀

*介于和上一次更新间隔太久,这里附一个名字对应表(本尊和克隆体):

威震天-小铁桶

红蜘蛛-通天蛛

震荡波-路由器

声波-小波

打击-恰拉击

击倒-花岗岩

(名字出处见【2】,可在合集中找)





【5】硬核蛋糕


    恰拉击入神地看着屏幕上的地球影视剧,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泛着光芒的屏幕上正在上演一场绝后余生的重逢大戏,地球末日,主角团们逃出生天,经历了千辛万苦,最终家人朋友恋人终于再见。

    而让恰拉击哭得最厉害的,就是上面那些地球人正在为一个死去的同伴过生日。

    生日蛋糕上写着“至永远的汤米,缅怀永远的汤米”,同伴虽然已经去世,但是他精神永存,这样的煽情戏码真是对恰拉击来说没有什么抵抗力。

    花岗岩打开门走了进来,看样子正不爽自己在日常格斗训练中被顶着个人畜无害大灯泡眼睛的路由器揍趴在地,他气得抓挠自己的机体,发出咯吱的尖锐声响,更是摩擦出些金属裂痕的火花。

    那头影视剧结束,恰拉击的哭声嚎到了最大,吓得花岗岩一个没注意,给自己面甲上来了几道抓痕。

    “草,完蛋了,要是被击倒看见了非得给我捆起来不可。”

    “实在是太感人了!花岗岩!他们的感情真的是太动人了!”

    花岗岩回头看去,瞅着那满脸清洗液的恰拉击,他嫌弃得五官各长各的,“什么玩意儿?你又在看地球生物的影视剧了?小心威震天大人发现又要骂你。”

    “不!”恰拉击冲过来拉住了花岗岩的手,深情脉脉道:“相信我,花岗岩!感情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一场欢愉盛大的庆祝活动就能让大家的感情升华。”

    “你想干什么?”花岗岩略有些嫌弃。

    于是恰拉击索性把最后的庆祝会重新给花岗岩放了一遍,“我们来做吧!庆祝会!给大家伙们送一个超级大的能量蛋糕!这样打击和击倒会很开心的!”

    “威震天大人说不定也……”说实话,花岗岩有些心动,他脑模块里已经开始想象威震天看见他们为他奉上一个精美的大能量蛋糕时,那位平时不苟言笑的大帝面甲会有多欣喜。

    恰拉击狠狠点头,“然后空指大人也!科学家和情报官也!”

    “我去喊他们来!”


——


    小小的克隆体们全部记在了小波的房间里,只见小波扫描了一遍这个房间的屏蔽装置,而后便自豪地拍了拍胸脯。“没问题了,这样就算是papa也不可能监听到这里,你们有什么惊喜要说?”

    “别又像上次一样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那些烟花可是让威震天大人收拾了好一阵。”通天蛛皱着眉头,深深叹了口气。

    提到上次他们在报应号啊上世纪大烟花的事,通天晓至今都还心有余悸,真不敢想象那些人类怎么会跟蝗虫一样瞬间全部冒头了,他们非但不怕,反而一个二个跟好奇的长脖子鸭子一样够着头往报应号这里凑,吓得外面巡逻的机以最高时速杀回了报应号,然后以一种他们从没有过狼狈样快速驾驶着冒烟的飞船离开了那里。

    「主人!就应该把这些人类全炸死!」红蜘蛛看着脚下凑过来看热闹的人类,气不打一处来。

    「你疯了吗红蜘蛛!飞船现在故障,要是对付人类的时候,那些阴险狡诈的汽车人也过来掺一脚?」威震天冲着红蜘蛛吼道。

    小克隆体们被关了好几个周期的禁闭,甚至还连坐了“帮凶”冲云霄,大龙在舰桥上听震荡波给他念整理出来的3000TB大小损失报告和未来评估,从日出听到日落,又听到旭日高升……从铁甲龙的历史讲到赛博坦内战,又说回宇宙大帝的源起……只为告诉冲云霄这个报应号应该怎么被小心对待,听到震荡波自己能量耗尽直接一头栽在冲云霄面前,都还剩下两百万字没有说完。冲云霄之后不免想到,要是震荡波的能量足够,是不是会从宇宙起源说起,讲引天行的故事,讲普莱姆斯开天辟地……

    要是这次他们又搞出那样的事,万一威震天一个心情不好,把他们处死了怎么办?

    通天蛛感到很忧愁。

    小铁桶怯生生地对着手指头问道:“你们要做什么惊喜?要给威爸爸知道吗?”

    “那是当然的!大家都要得到这份惊喜礼物!”恰拉击张开了双手,看上去踌躇满志,“给他们准备一个史诗级的超级能量大蛋糕!”

    话音刚落,路由器红彤彤的灯泡倏地亮了起来,亮度惊人,甚至把站在他旁边的小波的机体都照红了。

    “我加入。”路由器坚定地举起了小炮管。

    仿佛得到了什么鼓励似的,花岗岩和恰拉击自信地笑着对视了一眼,继而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怎么样?你们要加入吗?”

    小波一把拉过路由器,不可置信道:“你觉得震荡波会因为看见个蛋糕就开心吗?Papa也不会的!”

    “可是……我想吃……”

    “……”

    花岗岩笑嘻嘻地凑了过来,“路由器都加入了,小波你不来参与一下?你放心路由器自己行动?不!你从来都不放心!”

    “毕竟他俩的爸就天天黏在一起。”恰拉击趁机补刀。

    被当面拆穿自己爸爸的私人关系,小波一点也不恼,他直接在面罩上放出了一些限制级画面,一边还用四平八稳的语气说道:“这有什么?你看威震天大人和空指大人!他们两个才是三天两头挤在一张床上,他们私底下可完全不像你们平时在大家面前看到的那样针锋相对的。还有你们的爸爸们,打击和击倒,别以为他们两个喜欢跑去地球上玩我就不知道他们在汽车影院干了什么,看完电影之后他们……”

    “好了!!!这后面的内容是不可以讲这么大声的!”花岗岩嚎了起来。

    结果回头一看,小伙伴们都好奇地朝小波的面罩投来目光,花岗岩连忙从自己子空间里掏出击倒让他随身携带的被子,一被子把小波蒙了起来。

    “你没有关声音。”路由器耿直道,“听上去更怪了。”

    安静下来一听,被子里发出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就当他在边自拆边玩语C!”花岗岩咳嗽了几声,继续道:“好了,那么我们达成共识了!去做超级好吃的蛋糕!”


——


    他们先是缩在一个房间里看完了地球人蛋糕制作的视频,看完后面面相觑。

    “这我们能吃吗?”

    “粉做的?”

    “还有有机生物的卵!”

    “噫……”

    通天蛛提议道:“或许我们该去改进一下这个制作方案,把原料换成我们能吃的东西。”

    “比如?”

    通天蛛倒退了一下视频,拍拍屏幕上展现出来的配料表,“比如这个叫鸡蛋的,我们可以考虑用科学家实验室里的巨狰狞骨头,都是遗传物质不是吗?”

    小家伙们恍然大悟点点头,“原来如此!”

    “那样不就等于是把冲云霄哥哥的同胞给吃了?”小铁桶担忧道。

    “那怎么办?”

    小波猛地站了起来,“机械恐龙!震荡波之前做过机械恐龙的研究,我们用机械恐龙的不就好了吗?是吧路由器!”(联宇游戏FOC)

    路由器点点头,“实验室里应该有存钢锁的遗传物质。”

    “不一样,你看,人类用的这个叫鸡,有翅膀!我们要尽量还原,说不定差一点口味就不好了。”恰拉击说。

    “那就用飞镖的。”路由器用小炮管拍了拍胸脯,“这个材料可以交给我。”

    “那这个呢?低……筋面粉?这是什么?”通天蛛大眼瞪小眼。

    “资料显示是某种谷物磨成了粉,是人类的主食的一种。”小波举起手速答。

    “那就用能量块!把能量块磨成粉!”花岗岩说。

    “下一个,白砂糖……怎么和刚刚那个面粉长得差不多?只是颗粒不一样……”

    “是一种植物的提取物!资料上说是甜的!”小波再次速答。

    小伙伴们面面相觑,甜的?他们赛博坦上哪儿有什么金属植物是甜的?学习这么久可没让他们学习赛博坦美食,这可难倒了他们,而且就算知道答案,他们也去不了赛博坦搞来这种原料,除非他们鼓足勇气去贿赂声波让声波给他们开太空桥。

    “你看,还有这种棕色的糖呢!”小波把图片投放在了自己的面罩上。

    “这不是脚底下这颗泥巴星球的泥土吗?”恰拉击表示怀疑。

    “不,这是糖!”

    小伙伴们凑过来看了又看,一致认为这就和泥土长得一样。

    “或许?就是土?他们的泥土是甜的?”

    花岗岩握拳敲了敲掌心,大叫了起来,“我知道!他们人类有种说法叫‘穷到吃土’!吃土!吃土!你看!这个土是可以吃的!穷人也可以吃!所以泥土是可以吃的!说不定就是甜的!”

    “那就……挖点土上来。”

    小波自告奋勇,“我去挖!我知道哪里的土质松软颗粒均匀!在非洲,一个叫撒哈拉沙漠的地方!”

    接下来的材料是糖浆,这下可真的难倒了他们。

    “和糖有什么不同?”

    “液体的糖?”

    “泡着糖的液体!”

    “泥水?”

    “地球人管这个叫水泥。”

    他们愣住了,气氛霎时很尴尬。

    “那能吃吗?”

    “你看粘稠度差不多不是吗?”

    “那就水泥吧。”

    此时他们回头整理了一下刚刚他们得出的做蛋糕配料表:机械恐龙的残骸、能量块粉末、撒哈拉沙漠的沙子,以及水泥。

    还有一些小装饰和小的配料,他们决定就在报应号的食品库里翻一翻,看到平时威震天他们喜欢吃什么就往里面加。

    愉快决定了,他们开始分头行动。


——


    等原材料收集回来时,路由器已经在厨房里等好了,他飞速利用一些工具模仿着人类的工具造了一些蛋糕器具,俨然像模像样,甚至旁边都放着小铁桶从威震天房间里偷来的高纯和一些亮晶晶的粉色液体。

    “这是什么?”通天蛛凑近看了半天。

    “是威震天大人的的武器级核子能窖藏。”小铁桶笑了起来,“他特别喜欢喝这个,我想加在蛋糕里应该不错。”

    “可是这个蛋糕是大家一起吃,有人受不了这个烈的东西吧……”通天蛛转而询问起旁边的小伙伴,“是吗?是我们大家一起吃吧?”

    恰拉击笑嘻嘻地勾搭着通天蛛的肩膀,“别这么死板啊!一点点核子能而已,我们是什么?是霸天虎!这是我们迈向成年机的第一步!说不定看到我们这么小就有勇气尝试核子能,威震天大人会很高兴呢!”

    “你太想当然了。”通天蛛退开身子,推拒了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过去我们就总是想当然,才给威震天大人添了这么多麻烦。”

    就在他们说话的这空档,那头的花岗岩和路由器已经开始动手了。他们搬来一个能量块,放在桌子上,打算用电锯切割开,结果电锯刚碰到能量块就爆炸了,炸的路由器光学镜都裂开了条缝,花岗岩更是炸了掉了好多漆。

    他们吓坏了,没人教他们做东西吃啊,就只是说不准他们去能源室玩,不知道这平时往嘴里送的东西还会爆炸?

    “这他渣的怎么磨?”花岗岩尖叫了起来,“这玩意儿会爆炸!”

    “眼睛!我的眼睛!我看你们都有重影了!”路由器晃晃悠悠地摸索着,一头撞在了墙上,他跌坐下来,沉思了片刻,“我们换一个,这个太大了,换成能量美味棒那么大小的,不用研磨,直接当做大颗粒用就好了。”

    “好主意!”恰拉击立刻冲出门去准备美味棒。

    等恰拉击拉了满满一车美味棒回来时,小波已经帮路由器换好了光学镜,他们的蛋糕制作正式开始。

    他们把飞镖的机甲残骸放在了一个碗里,启动了“打蛋器”,可是视觉效果和人类的打蛋白霜过程差了太多,机甲碎片成了齑粉,可是一点都不黏稠,于是他们看向了高纯,觉得加点液体就好了,可是搅了半天还是不成形,最终,在一致认同下,他们往碗里加入了石油,接着分步骤加入了撒哈拉沙漠的沙子,一顿操作猛如虎,等搅拌器停下来后他们凑过去一看,发现一大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糊状产物。

    “颜色好难看……黑漆漆的……”小铁桶说。

    “石油就是这个颜色!”恰拉击回答。

    “没关系的!等完成了形状后,我们给它上涂装不就好了吗?”小波竖起了大拇指。

    “好主意呢!”花岗岩表示赞同。

    “我建议现在就加上油漆,不然到时候切开了里面是黑色的。”路由器说。

    “我同意。”通天蛛说。

    于是他们往超级大碗里倒了一桶白色油漆,搅了半天,不够白,灰呼呼的,便又倒了一桶,还是不行,只能继续加,直到18桶白色油漆下去,颜色终于看上去和人类的蛋白霜产物差不多了。

    又忙活了一阵,他们往里面加了不少料,大多是他们觉得好吃的东西,总之最后终于把这糊让人一言难尽的东西倒入了模具中。

    “你说……要用多少度烤啊?”花岗岩问道。

    “人类的那个温度太低了,肯定不行,加个0吧!”小波说。

    大家表示肯定。

    满怀期待地,路由器把模具推进了烤箱中,然后让烤箱连上了自己的核能补充背包,设定好温度,开始烤。

    “太好了!我感觉等威震天大人回来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小波激动地跳了起来。“今天他们去鏖战汽车人了,肯定累坏了,回来好好吃个蛋糕,然后瞬间满状态复活!”


——


——地球,某能量矿场


    威震天擦去嘴角渗出的能量液,却依旧是狂妄地笑着,“擎天柱,这个能量矿我是不可能会交给你们的,今天只有你们汽车人滚的份!”

    “该滚的是你!”阿尔茜一马当先,借助体型娇小迅捷的优势避闪开几发子弹,继而她一跃跳上了名量产兵的肩头,更是利用此为跳板,腾跃至高空,借由刺目阳光的庇护,她开枪瞬间击杀了好几名霸天虎士兵。

    在阿尔茜离威震天仅数米之遥的时候,打击拦住了她的去路,体型占了优势,阿尔茜的近战格斗效果并没有太理想,更是被打击抓住机会拽着手直接甩了出去,本以为解决了一个面前的难题,却不想阿尔茜刚走,大黄蜂霎时从侧翼杀了过来,打击一个没注意,被几发子弹击退。

    威震天破开弹幕,直接朝擎天柱冲了过去,那边汽车人领袖也毫不示弱地迎面而去,能量枪和融合炮针锋相对,顷刻间为这个战场覆上层炫目的火光。

    可就在两位领袖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战场边缘的烟幕突然大叫了起来,“哈!长了眼了!这是什么?”

    所有人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威震天的刀就这么硬生生地停留在擎天柱的面甲前几毫米处,擎天柱充能的枪口也黯淡了下去。

    “‘如何让自己的小孩做NO.1’?红蜘蛛,你怎么随身带这种玩意儿?”烟幕从地上捡起这块数据板,看着上面的大字念了起来,“嗷我的普神!红蜘蛛你甚至还做了笔记!通天晓……不,抱歉……通天蛛……谁是通天蛛?我的意思是……这是你们给通天晓取得新外号吗?”

    “你这个肮脏的汽车人臭小鬼!给我把东西还回来!”红蜘蛛气急败坏地朝烟幕扑了过去,结果烟幕直接变形成车,一脚油门杀到了擎天柱后方,接着他又变回人形,无视了红蜘蛛气得开始冒烟的脸,继续念道:“‘为了完成统领霸天虎大业的目标,要从娃娃抓起,优秀的培养是一切,通天蛛有天生的优势,血统的优势,性格的优势,他将是辅助我红蜘蛛——未来霸天虎伟大的领袖,赛博坦的领袖的最佳人选。’”

    战斗停了,所有人把武器系统都收了起来。

    救护车在汽车人基地里看着这一切,朝旁边的孩子们笑了笑,“你看,红蜘蛛还是老样子。”

    “但是,通天蛛是谁?他们难道这次想诱拐通天晓吗?”拉菲问。

    一条内线通讯立刻就插了进来,“我,通天晓,不可能会屈服于区区霸天虎,哪怕死。”

    战场上的红蜘蛛挤出个难看的笑容,他左看看,是盯着他的没有脸组合——声波和震荡波,那两个家伙一个炯炯有神的大灯泡,一个漆黑的面罩,看得红蜘蛛发毛;他右看看,是环抱着双手,面甲挂着看好戏微笑的击倒,和没做出啥让红蜘蛛太受伤表现的打击。但他最害怕的,果然还是正前方此刻背对着他的威震天,那个最可怕的主还没有表态。

    “威震天,你要打通天晓的注意?”擎天柱没有收起警惕,但他有些不可置信,“还是说,你的副官红蜘蛛在做些你不知道的小打算?”

    威震天低垂着头,片刻后他哈哈大笑起来,锐爪在胸前握紧,“别看不起人了擎天柱!我霸天虎的军队更甚于你汽车人,通天晓?我打那个废物的主意干什么?”

    “可是铁桶头,你副官的随身文件里,说通天晓是将辅助红蜘蛛篡位……”隔板说。

    大黄蜂立刻用力点点头,千斤顶则是直接笑了起来,“小隔,这说不定是小红的臆想,他的常规操作不是吗?”

    红蜘蛛气得把高跟一跺,直接变形成F16飞走了。

    这仗没法打了……

    威震天是这么觉得的。“撤退,霸天虎。”

    至此,擎天柱才把警戒的架势收了起来,“这个能量矿你打算放弃了?”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的,擎天柱,就是炸了我都不会留给你们。”威震天恶狠狠地说,“震荡波,引爆炸弹,声波,开启环路桥。”

    蓝绿色的环路桥光芒渐显,矿洞里砰然轰响,宣告这场战役结束。

    可就在汽车人打算撤退的时候,威震天说了一句,“声波,把烟幕手上的那个数据板搞回报应号,克隆体的事情不能暴露给汽车人。”

    声波沉默地点点头,面罩上浮现出坐标计算的画面,紧接着烟幕脚下的土地直接被环路桥的光芒吞噬,还没等烟幕大叫一声求救,他直接跌落进环路桥中。

    同时,战场上的霸天虎也迈入了环路桥,独留擎天柱愣在原地,对着烟幕消失的地方怒吼了起来。


——


——报应号


    烟幕呆立在原地,使劲儿缓冲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几秒后,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数据板,页面还停留在红蜘蛛写如何教育通天蛛才能一举夺得霸天虎统治权的地方。

    他很快意识到这里是报应号,旁边已经有小兵侦测到汽车人火种信号出现在他们大本营而赶来,听着脚步声渐近,烟幕按下了腕甲上的相位仪,直接一头撞进了一面墙了。

    他一边不悦地责怪着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又被搞到报应号上来一日游了一边闷着头往前冲,只要跑到尽头,冲出报应号的范围,那么他可以复制上次逃离报应号的操作得救。

    可在他穿越一个又一个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让他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里大概是报应号的厨房,他一脚他进来的时候闻到股刺鼻的味道,那味道毫不客气钻进他嗅觉感知器,里头元素太过复杂,差点让他的系统分析气体成分时出现宕机。等他一步站稳,打算缓缓时,烟幕抬起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几抹小身影。

    总之,烟幕张着嘴,忘记关上。

    这他渣的是什么情况?

    威震天变小了?红蜘蛛……红蜘蛛也变小了?震荡波、声波、击倒、打击……也全部变小了?

    “我的普神?这是汽车人?”恰拉击大吼了起来,兴奋地指着烟幕胸口的汽车人标志喊道:“快看他的标志!这是个汽车人!”

    烟幕的武器系统立刻变形对准了那些孩子,“威震天!你这他渣玩得是那一出?”

    “别别别,我们不想伤害你,你看……我们这里烤了个蛋糕,还没有尝味道,你想不想来一块?吃到就是赚到!”花岗岩连忙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顺便把桌子上那坨闪烁着诡异色彩的东西往面前推了推。

    “我才不吃霸天虎的东西!”烟幕一步步往墙边移,方便随时逃跑。

    小波笑了起来,“汽车人哥哥真是不给面子,这是我们自信之作的第一块!”

    “你自己怎么不吃?”烟幕问。

    小小霸天虎们被这个问题问得一哆嗦,他们尴尬地互视了一眼,然后傻呵呵地笑了几声。

    “地球有句古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是来报应号的朋友,我们要招待你不是很正常吗?”花岗岩说。

    烟幕实在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在战场上被声波突然传送到了报应号,紧接着刚刚这些还跟他们打个不可开交的凶恶霸天虎们突然变小了,然后还邀请他吃蛋糕?

    可烟幕确实没有检测到什么恶意,他收起武器,朝小霸天虎们走了一步,仔细打量着他们。

    真是见鬼了,威震天缩在红蜘蛛后头抖得跟筛糠一样,难道不应该率先冲上来把烟幕的火种打开花?然后那边那个击倒……为什么浑身的漆都花成这样?打击就不说什么了,看上去比较正常。至于声波,看上去好像某种突然回光返照的老年机,平日里慢吞吞动得跟下一秒就能入土一样,现在精神百倍神采奕奕?还有震荡波,为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蹲坐在桌子边拿着个什么东西在啃?话说他到底是怎么吃东西的啊?

    见烟幕过来了,小波连忙锯开一块蛋糕,然后用触手送了过去。

    烟幕迟疑了好半天,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这盘不明物,不敢接。

    “这是什么?你们新作的炸弹?我告诉你们,要是炸了,你们报应号也玩完。”烟幕说。

    通天蛛说:“这是蛋糕,你爱要不要。”

    普神显灵,红蜘蛛这说法方式怎么听上去比平时还要讨打?

    还有?这是蛋糕?哈。可真是让烟幕一个没忍住笑出声了。

    “拜托,是烤蛋糕,不是火化。”烟幕一边笑着一边接过那块蛋糕,不过他可不打算在这里吃,这说不定是霸天虎的什么新型武器,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得让救护车出趟外勤来检查一下是否有什么端倪才敢往基地里带。仗着自己有相位仪,这要是什么炸弹也伤不了他,烟幕索性大着胆子把蛋糕送进了自己的子空间。

    就是这一秒,量产兵攻进了厨房,烟幕喊了一句“不好”,便一头钻进墙体没了踪影。量产兵立刻冲到了别的地方,独留小家伙们在这里呆着。

    “那个汽车人怎么回事啊?”

    “俘虏?”

    “逃跑的俘虏?”

    “我们……我们是不是该把他抓起来的?”

    讨论没个结果,小波突然叫了起来,“papa他们在喊我们了!把蛋糕给他们送过去吧!”

    路由器站起来,趁着他们去抬蛋糕的时候没忍住,偷偷摸摸挖了一坨送进了口。

    第一秒,味道很微妙,但是勉强可以接受;第二秒,啊这丰富的口感,好奇怪,可以吐出来吗?但是黏糊糊的沾着摄食管线里了吐不出来;第三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好像直接吞了个核能炸弹,啊是小铁桶放进去的武器级核子能;第四秒,救命,小波……救命啊……我体内要核爆炸了,这个好难吃,我再也不要吃这个了;第五秒,好想死。

    等他们开开心心把这个蛋糕送到气呼呼的威震天面前时,小波这才发现路由器不见了,听着那边花岗岩和恰拉击把这个蛋糕夸上天的妙语,小波疑惑地离开了大厅,他沿着来时的路一路喊,结果都没能听见路由器回答他。

    最后,他来到了厨房,结果发现路由器倒在地上。

    “路由器!”小波惊呼一声,连忙冲过去把路由器翻了个面,却见路由器的灯泡都闪烁着快要熄灭了,“你怎么了?路由器!发生什么事了?”

    “挖……挖个……很长的通道……”

    “你说什么?”小波很急。

    “把蛋糕……送给……”

    “什么?送给谁?”

    “宇宙……大帝……”

    “……”

    “或许可以……弄死他……”


——


    ——汽车人基地

    

    救护车看着实验台上那坨怪异的东西,无奈地耸了耸肩,“检测不出什么很危险的成分,这既不是武器,也不是什么追踪器,就是很简单的一个……黑暗料理。”

    烟幕感到不可思议,“意思是,这是威震天做的黑暗料理?他?破坏大帝?我的意思是……那个威震天……角斗士之王?做的黑暗料理?还送了我一块?”

    “里面肯定有毒!”阿尔茜一口咬定。

    千斤顶冁然笑了起来,“要我说烟幕看见的那个威震天肯定是他的幻觉。”

    “不!那不是幻觉!那绝对是威震天,但是比杰克他们高不了多少,而且那个威震天缩在红蜘蛛后头一句话不敢说呢!”

    汽车人基地安静了,半晌,美子说了句“cool”。

    擎天柱发话了,他端详着那盘“蛋糕”,平静地说道:“我觉得有必要联络威震天,我相信烟幕说的那些小的霸天虎高层不是幻觉,那实在是蹊跷,看上去那是些无辜的善良的孩子,我们或许可以用这个蛋糕做引子,去刺探一下那边的情报,如果有可能,我们要找机会把那些幼生体救出来,不能放任他们在霸天虎的基地里成长。”

    “既然擎天柱都这么说了……”阿尔茜叹了口气。

    救护车点点头,接通了烟幕刚刚一起带过来的报应号信号,“呼叫报应号,威震天,你听得到吗?”

    没有回应。

    “是接线出错了吗?”隔板问。

    “这不可能!这是我刚刚从报应号上拿到的地址!”烟幕说。

    “威震天,我是擎天柱,有事想问你,收到回复。”

    还是安静一片。

    “是声波截断了频率?”通天晓问。

    救护车摇摇头,“不,没有任何被截断的显示,就只是单纯地……他们没有接听而已。为什么?”

    

    ——

    

    ——报应号,主控室

    

    震荡波和声波站在一旁,看着满地躺倒的霸天虎。

    就在刚刚,他们吃了小家伙们送上来的蛋糕,声波拒绝了,震荡波自然也是,于是他们俩成了唯二的幸存者。说实话,挺吓人的那个场景,一口下去,威震天、红蜘蛛、打击、击倒……纷纷倒地,声波那一瞬间还以为是汽车人的阴谋。

    结果是震荡波过去挖了蛋糕一口,亲自尝了尝后,闪烁着灯泡说:“声波……我想,这不是汽车人的阴谋,他们只是单纯地,被难吃死了。”

    谢天谢地,震荡波平时都是用胸口的输油通道补充能量,震荡波认为吃东西品尝味道非必须,所以撤掉了大部分的味觉感知器,指留下了最基础的部分,所以他坚挺地活下来了。

    “询问:解决方案。”声波开口说道,面对震荡波一人,他不介意说话。

    “等过一会儿就好了,自主代谢出去就好。”

    “……”

    “你似乎很不高兴?”震荡波问。

    于是声波把汽车人的呼叫信息放到了自己的面罩上,“汽车人,幸灾乐祸,很烦。”

    “无视他们就好。”

    于是两机徐徐朝走廊深处走去,留下一大厅半死不活的霸天虎。

    

    

    ——啾喜

    *写完才发现这章甚至有9000多字了

    *处于一种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境地

    

无头YAMA人
我的脑子里有好多奇怪的东西乁(...

我的脑子里有好多奇怪的东西乁( ˙ ω˙乁)

我的脑子里有好多奇怪的东西乁( ˙ ω˙乁)

J·C

【红惊闹】 The Honest Seekers 诚实的游击们 (上)

Summary:一个红蜘蛛掉进湖里,五个红蜘蛛被捞出来。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一切角色属于变形金刚,一切弱智桥段和脱离原型行为属于我,情节如有雷同,请容许我先行土下座致歉。*


——


“擎天柱,此时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处!”威震天抡起右手变成的流星锤。

“威震天,我会挫败你的阴谋!”擎天柱举起右手变成的双刃斧。

他们怒吼着滚到了一起。

他们率领的霸天虎和汽车人也怒吼着滚到了一起。

两派兵力在地上撞成一团,打得乱七八糟不守武德。镭射光束和能量子弹到处乱飞,不知道哪个地面单位还铲起沙尘糊了所有人一脸。

“啊呸,哪个智障——”“敌袭!敌袭!...

Summary:一个红蜘蛛掉进湖里,五个红蜘蛛被捞出来。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一切角色属于变形金刚,一切弱智桥段和脱离原型行为属于我,情节如有雷同,请容许我先行土下座致歉。*


——


“擎天柱,此时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处!”威震天抡起右手变成的流星锤。

“威震天,我会挫败你的阴谋!”擎天柱举起右手变成的双刃斧。

他们怒吼着滚到了一起。

他们率领的霸天虎和汽车人也怒吼着滚到了一起。

两派兵力在地上撞成一团,打得乱七八糟不守武德。镭射光束和能量子弹到处乱飞,不知道哪个地面单位还铲起沙尘糊了所有人一脸。

“啊呸,哪个智障——”“敌袭!敌袭!呃嗷!”“是霸天猫的迷惑战术!”“放你炉渣的狗屁,恶人先告状啊!”“管他是谁,打他丫的!”

红蜘蛛趁乱带领游击军拔地而起,去掠夺外星文明储存的能量块。

底下突然一声:“想得美,叫叫!”然后有人开枪。

砰!

“啊哈!打不着我!”红蜘蛛大声嘲讽。

砰!砰!地面不同方位又接连开了两枪。

刚还肆无忌惮的红蜘蛛一下拉满仇恨,尾翼被打中,呼呼冒出一溜黑烟,在惊天雷和闹翻天的注视下咻一声坠向远处的密林,掉下去时还伴随一声渐行渐远的“你们给我等着”的呐喊。

地面上没人理他。

怎么办?闹翻天通过火种链接问惊天雷。

惊天雷简直想拿机翼捂住他在这个形态下并不存在的脸。还能怎么办?先去找他。

火种链接里还残留着红蜘蛛的愤怒。惊天雷和闹翻天将混乱的战场抛却脑后,追着黑烟飞进密林,最后停留在一处湖泊上空。看树木倒下的方向和河岸上溅开的湿泥,红蜘蛛应该是掉进了湖里。

两个游击变形回双足形态,落下站在了湖岸边。

正当他们打算猜拳决定谁下湖打捞他们倒霉催的小队长时,湖中心哗啦一声巨响,一个庞大丑陋的肉质生物分开湖水冒了出来。它的形状像一圈层层嵌套的车轮,软烂的皮质表面布满肉瘤,其间挤着一个又一个小眼睛,不约而同都盯着拳头还在半空比划的惊天雷和闹翻天。

眼睛们眨巴了起来。

闹翻天发出让滑流都自行惭愧的尖叫。

惊天雷被吓了一跳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抬起双臂,火焰枪不要命地发射。

炮弹石沉大海,大车轮无动于衷。

它不仅无动于衷,它还用不知道长在哪儿的发声器官说话了:“你们是不是往湖里乱扔垃圾了?”说的还是赛博坦上广泛流通使用的官方语言。

“打它!打爆它!”闹翻天叫得歇斯底里,忘了他自己也有热追踪导弹。

惊天雷下意识认为闹翻天的提议是对的,但他寻找红蜘蛛的良知迫使他留意到了大车轮的话。他暂停开火,但枪口仍然对准湖中心那坨玩意:“我们的确有个东西掉进去了,你能帮我们捞捞吗?”

祈祷水底的红蜘蛛别听到“乱扔垃圾”这个词。

闹翻天想干脆开溜,被惊天雷抓住,牢牢按在原地。

“行。”大车轮说,然后缓缓沉回湖水里。安静的几秒过去,正当闹翻天想看看它是不是被惊天雷吓得趁机潜逃时,大车轮又分开湖面露出上半部分,这次它的上方顶着一具银灰色的机体。“这是你们掉的那个吗?”

那个银灰色的赛博坦人背后有机翼,手脚都没有被捆绑,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飞不起来,只能一边扭动一边破口大骂。惊天雷看见他前额上有一根红色的角状饰物,足底支撑分岔,每一端都又高又尖,绝对能拿来当武器。

闹翻天只打量了一眼:“不是不是,我们掉进去的那个要鲜艳很多,很壮的,这个又干又灰的小矮子一看就跟我们不属于一个世界。”

银灰色赛博坦人震怒:“你他渣的才又干又灰小矮子!这叫简洁实用和流线型,你个白痴移动靶!”

闹翻天瞪大了光学镜:“哇,说话倒是挺像。”

“更壮。”大车轮表示了解,把那个不知道从哪个世界掏出来的银色红蜘蛛挂在半空,然后又沉了回去。惊天雷和闹翻天对视一眼,赛博坦人动弹不得,只能在半空叫骂。

大车轮又浮了上来,这次抬起一个紫色赛博坦人,机型更加高大,前额上嵌着一片发光的晶体,头冠形状像竖起了两只猫耳。“你看这个壮点鲜艳点,是你们那个吗?”

闹翻天一看,忙不迭捂住光学镜:“嗷,这个基佬紫好晃眼,光学镜好痛。”

惊天雷在一旁提醒:“那应该叫玫紫,你自己的涂装才是基佬紫。”

闹翻天假装没听见。

紫色红蜘蛛骂骂咧咧:“你渣的基佬紫,你们这两个五颜六色的废物铁罐!这是哪里?我,霸天虎实至名归的伟大领袖红蜘蛛,命令你们赶紧放我下来!”

闹翻天赶连忙对大车轮摇头:“这不是我们的,赶紧弄走赶紧弄走。”

大车轮全身上下各个眼睛的眼神突然变得慈爱了起来。

惊天雷被看得甲片直竖。他往闹翻天的方向挪近了点:“闹闹,不管你在想什么,别。我有不好的预感。”

紫色红蜘蛛被挂在了银色红蜘蛛旁,他们两个开始吵起架来。大车轮掏出第三个红蜘蛛,问:“你们再看看,这个呢?”

这个红蜘蛛的主要涂装倒是白的,但是脸上的光学镜蓝得无辜至极,胸前的霸天虎标志红得像个汽车人。“呃,你们好?”狗狗眼红蜘蛛向他们打招呼。

天啊,这和另外两个疯狂骂街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闹翻天怦然心动,他觉得自己一见钟情。

惊天雷一眼看穿闹翻天在打什么鬼主意。他一巴掌呼在闹翻天脸上,免得他胡说八道:“不,你没有。”然后他又转头对大车轮说:“这个看起来挺好,但我们那个要无耻下流得多,红白蓝涂装在湖底应该挺显眼的,如果不把他捞上来我怕他半夜爬回报应号谋杀我们。”

闹翻天想抗议,他一口啃在惊天雷的手指上,但惊天雷岿然不动,打定了主意不让闹翻天开口。

大车轮让狗狗眼红蜘蛛浮在另外两个吵吵闹闹的红蜘蛛旁,这次沉进水里的时间比前三次都长。闹翻天冲他蓝光镜的小队长挤眉弄眼,狗狗眼红蜘蛛笑得紧张又腼腆。

“噢——”闹翻天火种都要被他笑融化了,捧着胸甲感叹。

“呕!”银色红蜘蛛和紫色红蜘蛛搁置争议,一致向闹翻天表达不屑。

这次出现的大车轮带着一个红白蓝的机体,惊天雷下意识松一口气,以为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了,直到目光落在赛博坦人更加精细的白色腰线上。惊天雷的火种瞬间跌落冰点,他的视线缓慢上移,注意到这个红蜘蛛的头冠形状看起来就像戴着一顶皇冠一样。

杀了我吧。惊天雷绝望地在火种链接中猛戳闹翻天。我受不了了。

闹翻天那端毫无反应,显然在盘算着面对这么多更好的选择,他要怎么摆脱他们的倒霉小队长。最好是留下这个脾气一看就很好的狗狗眼红蜘蛛,他想,这样他闹翻天被提拔为空袭指挥官就毫无争议了。TC?TC才不会和他抢。

“红白蓝,更鲜艳、更壮,”大车轮在皇冠红蜘蛛的轻蔑哼声中说,“你们看这个像不像?”

“像。”闹翻天瞄了一下就点头,让人怀疑他只瞅了一眼涂装。

惊天雷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疲惫,他现在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看起来太聪明了,好像不是我们那个。”

皇冠红蜘蛛的表情介于被称赞和被冒犯之间。其他红蜘蛛也不约而同地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

大车轮倍感欣慰:“你的眼神真好!”然后它终于从湖面下捞出一个置换扇狂转、试图把呛进机体里的水排出来的红蜘蛛,他的机翼上留着显著的弹孔和焦痕。

“红蜘蛛!”惊天雷的喊声几乎称得上感恩戴德。

然而红蜘蛛怨恨地盯着他,问:“看起来比我聪明(bright)是什么意思?”

“你音频接收器进水了,”惊天雷面不改色,“我说的是看起来比你臭美(pride),毕竟你看他的外形。”

被指名道姓的皇冠红蜘蛛愤怒地嘶鸣。

“我信你个鬼。”红蜘蛛说,但他的语气得意洋洋,显然在为自己更胜一筹的机体造型和涂装色泽而自豪。

惊天雷在脑模块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不……不!”闹翻天大失所望。他即将到手的空袭指挥官职位扑棱起飞。

“对,对!”大车轮欢呼雀跃。“你们两个都是诚实的孩子,为了奖励你们的诚实,这些红蜘蛛从现在开始就都属于你们了!速速离去不要碍着我啃机甲!”

然后它彻底沉没进湖水中消失不见了,只剩将近半打各色各样的红蜘蛛漂浮在半空,面面相觑。

沉默了片刻后,皇冠红蜘蛛第一个开口:“是赛博坦最伟大的民选领袖,将成为你们光辉的领导者。”

“听你排废气,才是那个要领导你们所有人的领袖!”这个世界的红蜘蛛呛了回去。

银色红蜘蛛和紫色红蜘蛛不甘示弱,也加入了争吵。随着大车轮的离去,禁锢他们的不知名束缚似乎也在逐渐消退,红蜘蛛们的手脚开始晃动起来,射线枪的枪口闪光预热,大有拳脚相加暴力争夺领导权的态势。唯有狗狗眼红蜘蛛手足无措,甚至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岸边呆若木鸡的惊天雷和闹翻天。

怎么办。这回轮到闹翻天在火种链接里猛戳惊天雷了。怎么办啊TC!这也太多了!

惊天雷那端沉默不语。

我们现在把那四个沉湖,留下狗狗眼的那个还来得及吗?闹翻天锲而不舍。

惊天雷的眼神像死了一样。一个就算了,四个你打得过吗?

也许可以让他们先自相残杀,直到剩下最后一个?闹翻天若有所思,完全不在乎剩下的最后那个是不是他们这个世界的游击军队长。

然而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打作一团的四个红蜘蛛在此时突然停下了火力。他们达成共识,决定先合作谋杀这个世界的威震天,然后瓜分霸天虎遗产。

一个接一个地,他们点燃推进器,在这个世界的红蜘蛛带领下飞向霸天虎和汽车人交战的战场。狗狗眼红蜘蛛大惊失色,他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呆滞在原地、完全没有跟上事态发展的惊天雷和闹翻天,意识到这两人根本派不上用场,只好也运转引擎,追在红蜘蛛们身后,试图阻止他们谋害威震天。

我改变主意了。惊天雷迟缓地在火种链接里说。我决定自己沉湖。

反正接下来就是威震天的问题了,让他们的伟大领袖自己解决去吧。

他不管了!


*to be continued*

*maybe*

苒姌
🔞涩涩预警⚠️【xy/gc】...

🔞涩涩预警⚠️【xy/gc】

背景:红某次任务结束后去从没去过的油吧找乐子,老板兄弟俩要请他喝高纯,谁知那杯酒里。。。。


【ps:看AO3上一个文有感而画】

🔞涩涩预警⚠️【xy/gc】

背景:红某次任务结束后去从没去过的油吧找乐子,老板兄弟俩要请他喝高纯,谁知那杯酒里。。。。


【ps:看AO3上一个文有感而画】

关于我从小到大厨都是刀
520了搞点事情,这边是鸡万小...

520了搞点事情,这边是鸡万小红的梦女,不拒同担,其他世界观也一样,如果你也是小红梦女或者其他机子的梦女欢迎来扩列1322315099。雷梦女的不喜勿喷。

520了搞点事情,这边是鸡万小红的梦女,不拒同担,其他世界观也一样,如果你也是小红梦女或者其他机子的梦女欢迎来扩列1322315099。雷梦女的不喜勿喷。

@月亮苹果派
创死你们—— 这梗怎么能没有我...

创死你们——


这梗怎么能没有我们小红呢(狗头)


老早就想画了,迟迟没有下手


终于还是把魔爪伸向了小红(🙏)

创死你们——


这梗怎么能没有我们小红呢(狗头)


老早就想画了,迟迟没有下手


终于还是把魔爪伸向了小红(🙏)

苒姌

红红在某场战争中表现优异,于是有了下图

————《慈爱大帝的颁奖仪式》

红红在某场战争中表现优异,于是有了下图

————《慈爱大帝的颁奖仪式》

@月亮苹果派
上一张的小彩蛋 买个床看见小红...

上一张的小彩蛋


买个床看见小红被天火直播❤️的反应


唉……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焦虑烦躁,总觉得自己是个辣鸡()


有时候莫名其妙的焦虑……

上一张的小彩蛋


买个床看见小红被天火直播❤️的反应


唉……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焦虑烦躁,总觉得自己是个辣鸡()


有时候莫名其妙的焦虑……

米线儿

《TRANSFORMERS GO! GO!》杂志连载版第12话

漫画:小田ハルカ

文本:みのこ

翻译&嵌字&修图:我我我我我

连载以来汽车人和霸天虎首次大规模的正面战争,场面宏大,惊心动魄,快来一睹为快!

备注:之前的漫画一直都是先连载在杂志上然后稍作修改再发到官网(连载编号也不太一样),作者说从这一话开始杂志版和网络版会是完全不同的内容,所以这期是直接扒的电子杂志的图源(网站不会放这话),清晰度稍微差点。

后面的翻译如果是杂志版也会特别注明哒。

《TRANSFORMERS GO! GO!》杂志连载版第12话

漫画:小田ハルカ

文本:みのこ

翻译&嵌字&修图:我我我我我

连载以来汽车人和霸天虎首次大规模的正面战争,场面宏大,惊心动魄,快来一睹为快!

备注:之前的漫画一直都是先连载在杂志上然后稍作修改再发到官网(连载编号也不太一样),作者说从这一话开始杂志版和网络版会是完全不同的内容,所以这期是直接扒的电子杂志的图源(网站不会放这话),清晰度稍微差点。

后面的翻译如果是杂志版也会特别注明哒。

柠檬茶是苦的

画来定制挂件的(快生日了耶)

全是外敷(嘿嘿)

随意拿(如果看得起的话(?)

(只要别拿去吹nb说是自己画的或者什么的…)

画来定制挂件的(快生日了耶)

全是外敷(嘿嘿)

随意拿(如果看得起的话(?)

(只要别拿去吹nb说是自己画的或者什么的…)

祜乐果

半拟碳基

安排上这周应该是画红蜂来着但是我对之前那个黑白漫画非常不满意咱就补偿一张

半拟碳基

安排上这周应该是画红蜂来着但是我对之前那个黑白漫画非常不满意咱就补偿一张

快乐的机甲虫

我在干(肝)什么?!

摆大烂,我是屑

我在干(肝)什么?!

摆大烂,我是屑

红娘

【授权转载】

twitter:@Lillified2

授权见合集

喜欢请关注支持原作者

主页🔗见评论


【授权转载】

twitter:@Lillified2

授权见合集

喜欢请关注支持原作者

主页🔗见评论


红娘

【授权转载】

twitter:@Lillified2


授权见合集

喜欢请关注支持原作者

主页🔗见评论


【授权转载】

twitter:@Lillified2


授权见合集

喜欢请关注支持原作者

主页🔗见评论


柠檬茶是苦的
今天画个红蜘蛛,当头像用吧(我...

今天画个红蜘蛛,当头像用吧(我妹缠了我半小时我才画的我原本打算画小波的)

主要是有点水不是很好看就是

今天画个红蜘蛛,当头像用吧(我妹缠了我半小时我才画的我原本打算画小波的)

主要是有点水不是很好看就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