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蝶美智子

931浏览    42参与
菇菇超爱放鸽子

低头乍恐丹砂落,晒翅常疑白雪消。

美智子—仙鹤

看票数一定会返厂呢

还好我早就买了这礼包,到时候靠镜中人撑场面吧(doge)

话说我是不是该买个厌离了,老带周年蛋糕有点违和……

低头乍恐丹砂落,晒翅常疑白雪消。

美智子—仙鹤

看票数一定会返厂呢

还好我早就买了这礼包,到时候靠镜中人撑场面吧(doge)

话说我是不是该买个厌离了,老带周年蛋糕有点违和……

秋叶蒲公英

美智子个人向

美智子小姐是这个庄园的监管者之一,代号“红蝶”

很爱笑,笑的时候会拿扇子半掩脸庞。她是个很温柔的人

美智子初入庄园的时候,就是个很温柔的佛系,只有在惹怒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追击求生者

她是求生者最想遇见的监管,却亦是求生者的噩梦

与小丑裘克并称丑皇蝶后

蝶后,一个充满尊敬的词语

代表着独属于她的那份荣耀

但是这么强的监管者,怎么可能不被削?

削弱,暗改

宛如从云端处,被人一把推下谷底

“妾身……还能恢复当初的荣耀吗?”

般若之相,刹那生灭,终以成为过去

——红蝶这么弱,难得不应该佛系?

——我就撞你怎么了?你不是蝶后吗?怎么打不到我啊?

——去小黑屋里待着吧,抓不...

美智子小姐是这个庄园的监管者之一,代号“红蝶”

很爱笑,笑的时候会拿扇子半掩脸庞。她是个很温柔的人

美智子初入庄园的时候,就是个很温柔的佛系,只有在惹怒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追击求生者

她是求生者最想遇见的监管,却亦是求生者的噩梦

与小丑裘克并称丑皇蝶后

蝶后,一个充满尊敬的词语

代表着独属于她的那份荣耀

但是这么强的监管者,怎么可能不被削?

削弱,暗改

宛如从云端处,被人一把推下谷底

“妾身……还能恢复当初的荣耀吗?”

般若之相,刹那生灭,终以成为过去

——红蝶这么弱,难得不应该佛系?

——我就撞你怎么了?你不是蝶后吗?怎么打不到我啊?

——去小黑屋里待着吧,抓不到求生者还不如换成杰克

——哎呀,这局红蝶诶,看我不溜她五台机

——红蝶就应该佛系,反正也抓不到求生

美智子蜷缩在角落

蝶后?那是过去吧……

今天难得出一次,佛系吧

美智子是这么想的,但对方求生似乎不是

仗着五台机子修好,随时可以开大门

追着美智子三番五次的撞击,开枪,照射,电击

红蝶?佛系标准?真是可笑……

精美的扇子半掩面孔,露出的那只眼睛中隐隐透出血色的杀光

【求生者可开启大门】

【求生者已投降】

【监管者胜利】

一场的胜利,似乎并没有让美智子感到开心

“假佛,举报不谢”

“不是佛系还假装佛系,ex”

“如果不是我们让着你你能砍到我们?”

“假佛?我几百个粉丝马上挂你信不信?”

假佛?真是可笑,让我从佛变成魔的,不是你们恶意的欺凌吗?

美智子一人在黑暗的空间内,擦拭着自己的扇子,般若面具下的眼睛,有着无奈与淡淡的忧伤

“红蝶蝶,你没事吧?”金色的小人从远处跑过来,心疼的抱住美智子,轻轻安慰

“原来还有人喜欢我啊……不过也只有你一个了吧”

“不是哦”“还有我们呢”“美智子小姐!”黑暗的空间突然开始热闹,四面八方跑过来的金色小人照亮了整个空间,围住了美智子

这种感觉,真好

般若从她的脸上滑落,扇子与面具一齐落到地上。红蝶张开手大胆的去拥抱那些金色的小人

只要有你们在,我就依然是蝶后,欧利蒂丝庄园唯一的蝶后

.

一声蝶后,一生蝶后;您是太阳,亦是信仰;我愿拼上我的一切,守护独属于您的荣耀

无论前方是否通往深渊,无论世人是否将您抛弃;我愿伴你左右,成为您的般若,斩断眼前的黑暗

.

我自己也是一位红蝶本命玩家,玩佛系也被砸板,我不觉得对方是萌新,薇拉的笼中之蝶都有,我转圈圈也转得很明显了……

红蝶不管怎么被削弱,她都是我心中的蝶后,我不会放弃,更不会抛弃

本篇文章致我的本命监管者——“红蝶”美智子

我愿倾尽所有,助你重回蝶后之位

火焰枫【有情绪请私聊发泄】

蝶姐单人向(赠曾某某)

那一世繁华,终究会落下。

那蝶舞翩翩,竟也会消散。

我爱的那个他,却变成了爱她的那个他。

曾经他爱的那个我,却被埋葬在了树下。

怨魂做梦都想穿上的那件婚纱,终于为她穿上了。

可是那本该属于她的人儿,却变成了她的。

佳人已逝,他却又找了另一个人。

原来,在你心中,

我的地位连她都比不上么?

请不要怕我,你大可不必直视妾身的眼。

没错,是妾身,不是奴家。

既然在原先的这个世界里,我得不到尊重,

那么我离开了,在我一个人的世界里,

我的地位就是最高的。

管它红尘岁月,

管它花草芬芳,

既你爱的人的心不在你的身上,

那活着,

自然也毫无趣味了。

好好珍惜现在的自己...

那一世繁华,终究会落下。

那蝶舞翩翩,竟也会消散。

我爱的那个他,却变成了爱她的那个他。

曾经他爱的那个我,却被埋葬在了树下。

怨魂做梦都想穿上的那件婚纱,终于为她穿上了。

可是那本该属于她的人儿,却变成了她的。

佳人已逝,他却又找了另一个人。

原来,在你心中,

我的地位连她都比不上么?

请不要怕我,你大可不必直视妾身的眼。

没错,是妾身,不是奴家。

既然在原先的这个世界里,我得不到尊重,

那么我离开了,在我一个人的世界里,

我的地位就是最高的。

管它红尘岁月,

管它花草芬芳,

既你爱的人的心不在你的身上,

那活着,

自然也毫无趣味了。

好好珍惜现在的自己,

不需要为他人悲伤,

只有依靠自己,

才能悟懂这世间的凄凉。


B站奶酱

在永眠镇给红蝶(海棠)截了些高清图,可做壁纸头像。

在永眠镇给红蝶(海棠)截了些高清图,可做壁纸头像。

南阳云昼

“红蝶美智子,仇恨化为的翩翩之蝶”

红蝶仙鹤:云昼

make up:小柯

场地/phx:地球人

after:子禹

是一个图片很多的预告,为了赶红蝶的生日,排完版还会发正片,祝我最爱的监管者,最美的女孩红蝶美智子小姐生日快乐。

“红蝶美智子,仇恨化为的翩翩之蝶”

红蝶仙鹤:云昼

make up:小柯

场地/phx:地球人

after:子禹

是一个图片很多的预告,为了赶红蝶的生日,排完版还会发正片,祝我最爱的监管者,最美的女孩红蝶美智子小姐生日快乐。

B站奶酱

红蝶罗生门~截图,第一张红蝶像江湖女侠一样,帅呆了。

红蝶罗生门~截图,第一张红蝶像江湖女侠一样,帅呆了。

南阳云昼
很无聊,假装发个速报,顺眼可以...

很无聊,假装发个速报,顺眼可以点个红心蓝手

红蝶仙鹤:原po

phx:地球人

妆娘:小柯

其他的正片再打扰

很无聊,假装发个速报,顺眼可以点个红心蓝手

红蝶仙鹤:原po

phx:地球人

妆娘:小柯

其他的正片再打扰

墨某人不想自闭

我就是馋她的颜,我诚实(๑>؂<๑)

我就是馋她的颜,我诚实(๑>؂<๑)

空颜

【宿蝶】赤伶

边听赤伶边写的(刀子警告!)

*注:背景是谢必安是将军,美智子是青楼女子

那日,北风潇潇,被刺客偷袭的军队,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也于是命中注定,他倒在了一家青楼前,被她所救

他们的缘,便从此刻开始

为了感谢救命之恩,他说给她数不尽的财富,但她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并没有接受

“官人,你我相识,缘分一场,我一青楼女子,能与官人相交,便已是莫大的荣幸”

她总是微笑着,仿佛没有什么事能让她为之动容。

时间过得真快,他们相识有都有半年了

这天,他兴冲冲地跑来,看见她正想折梅却够不着的模样,可爱极了。他贴上身去伸手帮她折

“给你”

他将话花撇在她的耳边

“真好看”

他自顾自地说道,却...

边听赤伶边写的(刀子警告!)

*注:背景是谢必安是将军,美智子是青楼女子

那日,北风潇潇,被刺客偷袭的军队,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也于是命中注定,他倒在了一家青楼前,被她所救

他们的缘,便从此刻开始

为了感谢救命之恩,他说给她数不尽的财富,但她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并没有接受

“官人,你我相识,缘分一场,我一青楼女子,能与官人相交,便已是莫大的荣幸”

她总是微笑着,仿佛没有什么事能让她为之动容。

时间过得真快,他们相识有都有半年了

这天,他兴冲冲地跑来,看见她正想折梅却够不着的模样,可爱极了。他贴上身去伸手帮她折

“给你”

他将话花撇在她的耳边

“真好看”

他自顾自地说道,却把她整害羞了

“官人…”她伸手推开他

“别老是官人官人的叫我啦,我叫谢必安,美智子,叫我必安”他握住了她的手

“必…必安”

“乖”他在她的额间留下一个吻

“嗯…嗯…”她有些别扭的低下头

“怎么了,美智子?”

“那个,必安,你能陪我一起参加圣灯节吗?”她又有些不好意思,把头低得更低了

听到自己喜欢的人主动邀请自己,他别提多开心了,“当然可以,美智子”

听到回答,她开心的笑起来,他也笑,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圣灯节那天,美智子盛装出席,把谢必安看呆了。“必安,怎么样?”“你美极了”说完,他又落下一个吻在她额间

她从怀中掏出一个银铃,放在谢必安手里

“这是……”

“必安,这是我母亲的遗物,我一直戴在身上,现在,我将它送给你,就当我一直陪着你吧”她微微一笑,踮起脚吻了吻他的唇

“嗯”他闭上眼,回吻过去

他们深深的吻着彼此,过了良久

“美智子,我想要你”

“如果是必安的话,我愿意”

就这样,他们有了他们的第一次。

“美智子,等我凯旋,我娶你可好?”躺在床上,他柔声闻到,“必安…嗯”她幸福的闭上眼,又往他怀里钻了钻

美智子原以为会一直那么幸福下去,直到那晚…

他喝的烂醉来到她这里,看见他发红的双眼,疲倦的眼神,她心疼极了,他抱住了她

“怎么了,必安,怎么了?”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

“美智子……”他抬起头,吻住了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口

“皇上,要把四公主许配给我”

说这句话时,他抱紧了她,他怕,她推开他

可美智子并没有推开他

他刚为美智子的举动感到开心,下一秒却…

“必安,娶了四公主吧”

美智子的声音及其平淡,听不出一点波澜,好像再说一件无关己要的事,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看不见她的表情

“什么?”他颤抖着问

“必安,我一青楼女子,早已不是清白之身,怎配做你的妻子呢?”美智子轻轻推开了谢必安,“再说,四公主是个好公主,和她在一起,你会很幸福的”

“你在说什么呢!美智子!”他有些慌了“美智子,我娶你好不好?你嫁给我好不好?我会拒绝皇令的,你不要说这种话!你不要…”

“必安”她打断了他

“……”他停住,望向她

“你是一国将军,是要上战场与敌人浴血奋战的英雄,而我,只是一名青楼女子,无论怎么说,都见不了人。如果你娶了我,你会被父母指责,被旁人言论”她又握住他的手“现在的必安,被这种初生的感情冲昏了头脑,但你毕竟是将军,再怎么爱我,容忍我,也会有被触犯底线的那个时刻,到那时,你能保证不伤害我吗?”握住他的手,渐渐松开,“必安,不要在任性了,忘了我吧,我也忘记你…就当我红蝶美智子,只是你一段模糊的记忆,好吗?”美智子终究是不忍心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原来发生的种种事情,都是模糊的记忆吗?”他哑着声音问,“可是,就算是模糊的记忆,就算美智子想忘记我,就算美智子不再喜欢我。我也…不想忘了美智子啊……”

他哭了,像个小孩一样无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拉紧了衣角

“因为,我真的,很爱你啊…”

她强忍住泪水,为什么啊!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要让她身为一名青楼女子?为什么不能让她和最爱的人厮守一生?太残忍了啊…

“官人…你走吧”终于,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你…”

“美智子,很高兴认识你!”她转过身,对他露出了最后一个笑容,但当时的她,永远没有想到,这也是这辈子,她对他最后的一个笑容

那晚,他终究还是离开了

必安,对不起,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还能遇见你,我不是青楼女子,你不是一国将军,我们会结婚,会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会白头偕老,会厮守一生。

五天后,城里举行了一场大婚,正是谢将军迎娶四公主,两位新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让旁人好生羡慕。得知消息后,美智子只是淡淡一笑,在心里说道:祝你幸福。

就这样过了一年,城内突然传来噩耗,谢必安将军,战死沙场!四公主当场哭晕了过去,全城人都在哀悼谢将军

必安!!

美智子捂住胸口。“怎么会…啊啊啊啊!必安!”想起与他的过往,她大哭出来,那是她的必安啊!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假的吧!

但城里举行的七天哀悼会告诉她,这不是假的

必安…你真的,不在了吗……

三个月后,谢必安的遗物被送往将军府,在整理遗物时,四公主发现了一个银质的铃铛“咦?这个铃铛是…”“回公主,这是在将军枕边发现的”“啊…拿去收着吧”“是”

谁都不会知道,就是这个铃铛,陪伴谢必安度过多少夜晚

谁都不会知道,有多少次,他的泪水将铃铛浸泡

也许他们的相遇,就是个美丽的错误

他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名青楼女子

他将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

他将自己笨拙却真挚的爱,毫不保留的给了她

他只是想让她明白,他爱她,爱的无法自拔

但她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浴血奋战的将军,在多少夜晚,因太过于思恋她而像一个小孩一样哭泣

在多少次经过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停留

在多少次一个人走着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路

在多少次想着要忘记她却又忍不住回想

这个傻傻的少年,天真的渴望着,

哪天,她会回到他身边。

台下人走着~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与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终是客

终,是客。

————————————————END





樱芯峦

杰佣文 血色之城 第六章 (不喜勿喷)

  架空世界


 就是想写一个世界固然残酷,只想对你展现温柔的故事。


------------------------- 


睡梦中,杰克仿佛回到了那次人魔大战中,美智子就因为那个失明女孩背叛了整个魔灵族,杰克眼睁睁看着梦中的自己被美智子逼杀入血城,白色的半圆形结界在血城边升起,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在那一片白光中,杰克一下子惊醒。

混沌的意识归于清明,杰克从床上坐了起来,自己的力量?!消失了吗……杰克呆坐在床上,陷入绝望中。

不会的,渐渐冷静下来的杰克想,美智子的能力虽然很强,强到可以把他逼入绝路,却绝对不可能让同为魔神的自己失去所有法力...

  架空世界


 就是想写一个世界固然残酷,只想对你展现温柔的故事。


------------------------- 


睡梦中,杰克仿佛回到了那次人魔大战中,美智子就因为那个失明女孩背叛了整个魔灵族,杰克眼睁睁看着梦中的自己被美智子逼杀入血城,白色的半圆形结界在血城边升起,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在那一片白光中,杰克一下子惊醒。

混沌的意识归于清明,杰克从床上坐了起来,自己的力量?!消失了吗……杰克呆坐在床上,陷入绝望中。

不会的,渐渐冷静下来的杰克想,美智子的能力虽然很强,强到可以把他逼入绝路,却绝对不可能让同为魔神的自己失去所有法力。

想明白这点,杰克闭上眼睛开始感受自己的元魂状态,果然,外界的能量在排斥自己的黑暗体质元魂,原来是这样,太久待在黑暗能量充沛的血城,来到结界之外与外界的能量相抵压,难怪刚回来时那么痛。自己的力量再强大,也没办法和整个位面抗衡。昨晚强烈的痛觉消失了,看来我在慢慢适应外界位面的压制。看了看左手,自己的武器还在,雾刃已因为杰克能量被压制而缩到了最短,看起来和普通指甲一样(但被挠一下还是会死∑(O_O;))杰克松了一口气,这样就算有危险,也可以自保吧。。。

现在该正式重温一下自己的故乡了。


樱芯峦

杰佣文 血色之城 第三章 (不喜勿喷)

   架空世界


 就是想写一个世界固然残酷,只想对你展现温柔的故事。


------------------------- 


正当杰克打的有些无聊打算直接去找那几个血城里的“郡王”做做"游戏"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一股血城里从来没有过的能量出现在远处,难道是那个吗……

幸存下来的小卒们望着杰克远去的身影深深的松了口气,这个恶魔终于走了,虽然以后他可能还会回来,但至少现在不用面对他了。

灰色的尘埃在空中飘散,杰克表面一脸平静,但是过急的脚步却暴露了他内心的焦躁。随着距离的缩短,远处无边的红色中透露出一丝金色阳光...

   架空世界


 就是想写一个世界固然残酷,只想对你展现温柔的故事。


------------------------- 


正当杰克打的有些无聊打算直接去找那几个血城里的“郡王”做做"游戏"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一股血城里从来没有过的能量出现在远处,难道是那个吗……

幸存下来的小卒们望着杰克远去的身影深深的松了口气,这个恶魔终于走了,虽然以后他可能还会回来,但至少现在不用面对他了。

灰色的尘埃在空中飘散,杰克表面一脸平静,但是过急的脚步却暴露了他内心的焦躁。随着距离的缩短,远处无边的红色中透露出一丝金色阳光的颜色,那是血城中没有的颜色,最终在血城结界口的一道裂痕出现在杰克的视线中,真的是结界破碎了?!!!

一丝微笑出现在杰克的嘴角,然后变成大笑、狂笑,笑声中忽然爆发的恐怖力量,让整个血城都在颤抖,大地开裂,街上的青石板纷纷被震到高处掉落。哈哈哈哈哈!!美智子!!我回来了!!米兰城!!我回来了!!你们感受到恐惧了吗?!!我回来了!!而你们的结局只有死!

----------分 割 线----------

感觉最后一段好沙雕,游讷娃子沙雕表情包有木有脑补粗来

Σ_(꒪ཀ꒪」∠)你怎么这个亚子

半卷七律[高考暂退]

何种色【蝶盲向】

#美智子×海伦娜

#私设严重

#盲女视野具体可参考游戏视角

#有删改

#庄园主知道美智子和海伦娜是怎么交流的,信我。

#已完结,可放心食用。

我叫海伦娜,一位视觉障碍者。

我所居住的村落位于深林。村长告诉我们,百年来,这里从未有外人踏足过。

忽然有一天,我们被村长急促的锣鼓声召集在了一起。

伙伴们告诉我,村子里来了个奇怪的女人,她说,她来自海外。

我十分好奇,摸索着走到了人群中央。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走的很近才能勉强看到她的身形。她身披斗篷,好像举着什么东西遮住了脸。她模糊着,身形轮廓的线条与身后的黑暗缠绕在了一起。

我看不清晰,可她应当是位传说中的人儿。...

#美智子×海伦娜

#私设严重

#盲女视野具体可参考游戏视角

#有删改

#庄园主知道美智子和海伦娜是怎么交流的,信我。

#已完结,可放心食用。

我叫海伦娜,一位视觉障碍者。

我所居住的村落位于深林。村长告诉我们,百年来,这里从未有外人踏足过。

忽然有一天,我们被村长急促的锣鼓声召集在了一起。

伙伴们告诉我,村子里来了个奇怪的女人,她说,她来自海外。

我十分好奇,摸索着走到了人群中央。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走的很近才能勉强看到她的身形。她身披斗篷,好像举着什么东西遮住了脸。她模糊着,身形轮廓的线条与身后的黑暗缠绕在了一起。

我看不清晰,可她应当是位传说中的人儿。

她在村子住了下来。

她来自海外,大海,是什么样子的?

好奇心驱使下,我每天都会早早完成训练,拄着盲杖在村子边缘徘徊。

我听到有人踩着小碎步靠近。

我回头,一片黑白的视野中央,停着一个女人。她缓缓靠近我,小心翼翼。我们靠得极近。她身姿窈窕,手中折扇半遮掩着面容,歪头打量着我。良久,她如获大赦地叹了口气,轻声询问道:

“无意冒犯,但您,看不到吗?”

“是的,我是视障。”

“抱歉。”她朝我福了福身,“您来到这里,是在找妾身吗?”

“对不起,打扰您了!”我有些紧张,手中盲杖上全都是汗。

“妾身这儿冷清极了,你能来,是妾身的荣幸。”她笑了,声音清雅婉转,道:“您找妾身,是有何要事吗?”

“哦!要是谈不上,我过来这里,其实……其实就是想和您交朋友。顺便……想听一听外面的世界。”我摆摆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朋友?”她声音一滞,后又笑道,“妾身贱命美智子,您当如何称呼?”

我起先听说她极不合群,从不参与村内各项活动,本不抱有多大希望,听到她自报姓名,我先是一愣,后又欣喜若狂地大跳起来。

“美智子小姐!我叫海伦娜!”

我听见她轻笑。

那是天使吻过的声音。

什么是大海,什么是蓝色,什么叫做外面的世界。

她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讲给我听。

她告诉我,大海的颜色同天空一样被称为“蓝”,可又有所不同,天空是清透明亮,大海则是深沉暗哑,波澜壮阔。

我拄着头,歪在桌子上听她讲,问道:“那美智子小姐,喜欢什么颜色?”

她说,“红色。”

“什么是,红色?”

“红,艳丽鲜活,是和海伦娜小姐一样热情善良的颜色。”她笑着,手中折扇打开又收起,“这两样,妾身都心悦极了。”

她用折扇抵住唇,看着我笑。

她说此时我的脸色,便是红色。











我知道,美智子小姐从始至终都认为,我什么都看不到。起初我并未在意,久而久之,出于一种私心,我竟不愿意告诉她。距离近了,我可以模糊地看到一些黑白的景象。

我见到过人前的美智子小姐。

折扇挡住整张脸,沉默寡言,安静的像深林 。

那不是我所以喜爱的美智子小姐,也不是她所喜爱的红。

我果真还是个自私的孩子。

原谅我的任性,美智子小姐。

我问及美智子小姐的过去。

与往日不同,她沉默下来。

我意识到不对,忙摆手道:“如果美智子小姐为难……”

她站起身,打断我说:“海伦娜酱,妾身可以唱首歌给你听吗。”

我明白她需要的不是我的回复,我沉默着。

她所吟唱的歌曲,据她所述,来自她的家乡日本,是一首民谣。歌曲音律并不十分低沉,可教人听来,便有一股子厚重悲伤的情绪铺天盖地地袭来,压得人胸口闷气郁结。

视野的一片黑暗中,我看到有个人影起舞翩迁,她转圈,高高扬起的折扇也在手里打转。她身上名为“和服”的服饰紧贴着她,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姿。

我听到她的声音有一瞬间哽咽,我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她停住舞步,掩面失声流涕。

我看得到她拭泪的动作,可我只能选择什么也不做。

她稳住情绪,走到我身边。

“海伦娜酱。”

她抱住我。我们拥抱在一起。

我从未这样清晰地看到她的面容。

她一脸戚容,眼中还噙着泪。

美智子小姐是一位有过往的人,我一直都能无比清晰的感觉到。

但我深觉我的无能为力。

我再一次紧拥上前,用尽我全部气力。

“我在。”



天有不测风云。

下午时分,天降暴雨。

我留宿美智子小姐家中。

莫名其妙的,很紧张。手心不断出汗,我甚至觉得盲杖都要浸湿了。

我们吃过晚饭。美智子小姐将我引到她的卧室。

床上有两卷被子。

我松了口气,心里还有些隐隐的失落。

美智子小姐扶着我躺下,自己却站起身,下床去翻腾什么东西。

她的方向,亮起了白色。

是油灯。

她小心翼翼举着灯,轻移莲步走近我。

将油灯安置在一旁的小案几上,确保不会被打翻之后,她笑了笑,说:“呐,海伦娜酱,晚安。”

她躺下身,很快便想起平稳的呼吸声。

我这才放松绷直的身体。

我转了个身,面朝她。

慢慢地靠近她,直到脸贴着脸。

微弱的灯光下,我依靠模糊的视线描绘着她的容颜。

我有预感,这种机会,可能不会再有了。

睡意袭来。

隐约间,我听见有人轻叹。

海伦娜酱。

……嗯。

美智子小姐失踪了。如同她空手而来一般,她空手离开,什么都不曾带走。

包括我。

细想,我并未有太多意外。反而,我深知,她是位注定无法挽留的过客。

村长说,她眼中有太多恐惧。

我从前不相信,她会害怕些什么。

后来我明白了。

她怕被抛弃,被背叛,被辜负。

我索性将家搬到了村子外围,临着她的家,等着她。一如她讲予我的故事中,那位痴等丈夫却被村民海葬的女人。

一天深夜,我听到门外有人呼救。

我心里打着鼓,却又不能不见死不救。

我顺起一旁的菜刀,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呼”地一声,一抹身影从我眼前掠过,鬼魅一般。不多大一会儿,我听到了一声惨叫,贯彻长空。

我身上冷汗直冒,脑子里过电影一般闪着美智子小姐讲给我的奇闻怪事。

我暗自给自己打着气,将盲杖置于一侧,轻手轻脚地朝前方摸索去。

脚下这片土地不知何时有了积水,也许是前几日的雨水还未完全蒸发干。我的脚被一个东西绊住去路。我心下一悸,慢慢蹲下身子,手里摸索着。

我的指尖碰上一片尚且温热的肌肤,手上沾染了不明液体,湿漉漉的。我抬起手,我闻到了,血的腥气。

我慢慢寻到这人的鼻尖,一丝气息也探寻不到。

我猛地站起身,转身便要去喊村长。却撞上了一个人,险些摔倒在地。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感受到这股不善,我汗毛乍起。我知道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惊恐极了。

我僵直着身子,动也不敢动。

她忤在原地,可能是在打量我。

她的身形眼熟的彻底,和记忆中的一个人影渐渐重合,但她们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气质,一个张狂,一个温和。眼前这位裙摆拖地,袖口和裙底的衣料已经被挂的残缺。她用一顶般若面具遮住外界的视线,手持一柄生出利刃的折扇。

“美智子小姐?”我问。我不可置信。

她后退两步,双手顶住太阳穴,口中迸发出极为尖锐的嚎叫,她像是痛苦极了,在空中打了个转。我这才发现,她竟是飘在半空,脚未触地。

她飞到我面前,“呼”地一下子。

她死命掐着我的脖子,半分不见留情,尖锐的长指甲几乎是要刺入我的喉管。

我用尽全部气力掰她的手 ,却纹丝不动。

眼球不受控制地向上翻,舌头也不心甘待在口腔中,我的喉间好像涌上一股腥甜,又好像没有。大脑全然空白,耳边似有千万只蜜蜂,聒噪的很。

我伸出手,去拽她的般若面具。

我当时没想太多,可能就是想确认一下那个答案。

她猛地放开我。

我支撑不住,摔在了脚下的水坑里。我这才发现,水坑中的液体粘腻,像血。

是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血。

我忽然不想确认什么答案了。

我缓过神来,极度缺氧的大脑仍“嗡嗡”抗议着。恍惚之间,我听到了她飞动的声响。待我睁开眼来,视野之间是浓如墨的黑,再也没了那抹轮廓。

我捡起来我的菜刀,踉跄着直起身子。

我听到了人群议论的嘈杂声和脚步声。

我听到了人们的恐惧的尖叫。

我听到了辱骂,质问声。

我甚至听到了村长用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那声音悲切,痛心,恨铁不成钢。

什么东西重重地敲击了我的后膝,处于惯性,我跪在了血泊之中。

我被关押起来。

医生小姐和园丁小姐来看望我。【题外。至于他们怎么出现在深林小村子里的,别问我我布吉岛!】

她们向我描绘了那晚的我。

沾满鲜血的手紧握着菜刀,菜刀嘀嗒着血滴。我站在一片血泊之中,下半身似是在血里浸泡过,整个人像是来索命的厉鬼。

“血是什么颜色?”我问。

“红色。”

我想象不到美智子小姐所钟爱的红是何种色。

但我忽然有些反感,因为我嗅到了红的味道,是腥臭的。

人们称它为肮脏与罪孽。

祭司大人说,海伦娜被厉鬼附了身。【不是菲欧娜!】

火葬。

火,净化世间一切污秽与不堪。

他们说,唯有至纯至净的火焰,才能安抚海伦娜逝去的灵魂。而躲藏在海伦娜躯壳下的恶鬼,也会无处遁形。

“火是什么颜色的?”

我问。

守卫小哥沉默半晌,道:“红色。”

原来红是至纯至善的色彩。

那它究竟是何种色?

我有些茫然,一如我视野中的白。

火葬当天。

所有村民都来到了祭天台。

他们要为海伦娜祈福。

我喜忧参半。如此善良却愚昧的他们,像极了我所深爱的深林。

我被捆绑在我的守护树做成的木桩上,用村长托人采购回来的铁索。脚下,守护树的枝桠堆成了小山丘。

祭司大人说,铁索可以扼住恶鬼的魂灵,教它日夜忍受烈火灼身之苦。

火种被引燃。

浓烟呛得我眼泪抑制不住的涌出。

我索性闭上眼,忍受烈火灼烧的痛苦。

——热。

——烫。

——汗水都蒸发掉。

我听到自己厉鬼般的惨叫,身子不受控制地试图挣开索链。

身体承受剧痛,以至于感受不到痛楚。

我整个人好像被抽离出来,飞悬在半空。看着自己,被活活烧死。不敢反抗不能反抗。

我看到底下的人群涌动起来,一个个不熟悉却不陌生的面孔上,挂着惊恐。

我扬起脸,一位红衣女子映入眼帘。

名为“海伦娜”的那具身体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我魂灵吞吸回去。

五感,通透。

在“烘烘”燃烧的火焰声中,我听到了她飞动的声响。

我努力睁开眼睛。

我欣喜若狂。

我看清晰了每个人的面庞。

我真真切切地哭了出来。

我的世界,不再只有黑白。

视野中央,有一个女人发了疯似的冲向我。她脸戴般若面具,发丝凌乱,一身鲜红的嫁衣,惹花了人眼。

她身着红色嫁衣,飞冲进红色的火焰,飞向了我。

火舌舔噬着我们。

那位自称红蝶的小姐,疯狂地破坏我身上的铁索。红嫁衣和她的折扇染上了火焰,她全然不在意。她披着被火焰燃烧的长发,像是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般若面具掉落下来。我看到了她面具之下的容颜。

是长久未见,我一直渴望的美智子小姐。

那张我日思夜想的脸此时扭曲、恐惧,狰狞中写满了害怕,泪水糊花了她的妆容,可她映在我眼里,依旧绝美。

她的红色嫁衣与烈火融合,那是我阖眼前最后的景象。

她是对的。

她果真与红色如此契合。

至纯、至善、至美、至性。

她为我带来这世界上最耀眼的红。

我所深爱的,

——美智子小姐。

                                                         【全文完】

下一篇

杰佣《一等功勋》

有些长,给我些时间。

罗勒夫人

当你因事故短暂失明时

杰克×你

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一个人闷闷的坐在床脚边,显得无力且颓废。

你听见门开的声音知道是他来了,不由苦笑“杰克...我以后不能陪你看花园的玫瑰了。”

你没有听见他的回应,只感觉自己身旁好像落下了什么重物;接着是他轻轻环过你肩头的胳膊。

他将头埋于你的颈间,温热的呼吸喷洒下来“不会多久的,我的小姐。”话语中隐藏着丝丝痛苦“在此之前,我就是你的眼睛。”

《心疼》《绅士先生在线安慰》《抱住!别和我抢》

约瑟夫×你

你坐在飘窗边面朝着太阳企图用那温暖的温度唤醒你的眼睛,可一切都是徒劳而已;眼前还是黑暗。

他敲了敲门,你回过神“请进。”你回应道,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他的走到你身边。好看的眉头皱...

杰克×你

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一个人闷闷的坐在床脚边,显得无力且颓废。

你听见门开的声音知道是他来了,不由苦笑“杰克...我以后不能陪你看花园的玫瑰了。”

你没有听见他的回应,只感觉自己身旁好像落下了什么重物;接着是他轻轻环过你肩头的胳膊。

他将头埋于你的颈间,温热的呼吸喷洒下来“不会多久的,我的小姐。”话语中隐藏着丝丝痛苦“在此之前,我就是你的眼睛。”

《心疼》《绅士先生在线安慰》《抱住!别和我抢》

约瑟夫×你

你坐在飘窗边面朝着太阳企图用那温暖的温度唤醒你的眼睛,可一切都是徒劳而已;眼前还是黑暗。

他敲了敲门,你回过神“请进。”你回应道,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他的走到你身边。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不是你该有的样子,平时你都是满脸充满阳光的。

“先生,我以后没办法再为你梳头了。”你睁着无神的双眼看向他,脑海里想象着他平时头发慵懒低垂的样子。

“没关系我的小姐。”他环抱着你额头轻抵着你的额头,你能感觉到他睫毛刷着你的眼旁。“我想看见阳光永远留在你脸上。”

《约老头子好会哄人啊》《之后躺在被窝里犯花痴》《这个也不能抢》

谢必安×你

自你失明后,房间里便时时刻刻萦绕着药的味道。

你并不喜欢这样——因为药很苦;但是不吃药就好不了,这是谢必安的原话。

这个时候他应该在熬药吧……其实你不知道的是每次他为你熬药时都要自己尝服一遍,害怕你觉得苦给你放了几颗蜜饯在里面。

“夫人,喝药吧。”他端着刚熬好的药走了来,“嗯...”你闷闷的应到,一大口的灌下去“啧...”你被药味冲道了不适的皱了皱眉。“哭吗。”他用纸巾擦拭这你的嘴角问到,你点了点头。

突然他低头轻吻上了你,还向你口中渡进了一个甜丝丝的东西口中的苦味一下子就不见了。“谢某即可为夫人消去苦涩。”

《真~甜~》《在梦里都能笑醒》《又被他温柔的抱在怀里》

范无咎×你

“啪!”的一声,这是你今天打碎的第三个盘子。

范无咎闻声而来看到的却是你蹲在地上收拾残渣,手上还泛起了丝丝血晕;他一下子就恼了。

“你在干什么?快放下!”他急忙将你拉起来仔细的检查着你的伤口。原本细嫩如玉的双手现在布满了小口子;“真是不让我省心…”他为你包扎好后坐在你身边不满的吐槽道。

“我...”你握着裙摆小声的道“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你为我太费心~”你还记得他每次从庄园里回来几乎都是倒头就睡,现在自己这个样子肯定让他更累了吧……

“哈?”他不解的回头看向你,把你霸道却温柔的禁锢在怀里“如果爱你是麻烦,我宁愿麻烦一辈子。”

《我也愿意!》《要是也学学必安就更好了~》《女人你刚刚说什么?》

美智子×你

你现在可以彻底体验海伦娜小姐的感觉了——一片黑暗的世界,太恐怖了。

“小可爱,妾身来看你了~”美智子向你走来“妾身还带了你最爱的糖炒栗子呢。”她摇了摇手中的袋子。

“美智子...你说我会瞎一辈子吗?”你有些抽泣。“不...”没等她话说完你就扑在她怀里哭了起来“我好害怕!我怕我永远也看不到你,再也看不到你的舞了……”她听了你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慢的拍着你的背。

等你平复后,她慢慢的拉起你的手放在她的脸颊旁甜甜一笑“不会的哦,妾身会在你心里起舞的。”

《大爱红蝶小姐姐!》《小可爱太容易想多了》《妾身会一直陪着你的》

(新增人物——红蝶小姐姐!✧٩(ˊωˋ*)و✧好喜欢她第一次写她如有不足多多谅解ヾ(@^▽^@)ノ )


朝云鯨.

Still Here【一】

#蝶盲
#ooc有,应该很严重
好啦~没什么关系的话继续阅读吧~欢迎评论~~
(。・ω・。)ノ♡

窗外下着暴雨……不过这也没关系,只是给本来就可怖的庄园,添上一点阴森的色彩罢了…啊,这也不妨碍海伦娜“看”书。
说实话,海伦娜有时候希望自己是个聋子,而不是一个盲人,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忽略旁边吵闹的声音……从而专心看书。
看呐,海伦娜用手触摸这书上凸起的字,非常吃力地阅读着呢…
“哈哈哈哈!”传来的是园丁艾玛爽朗的笑声,她为什么那么开心呢。海伦娜并不想知道……
她往阴暗的角落里又稍微地挪了挪,灰暗,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是开心还是神往,读到美丽的事物了吗?
【我能看到就好了……】她那么想着……哦,她一辈子都看不到了...

#蝶盲
#ooc有,应该很严重
好啦~没什么关系的话继续阅读吧~欢迎评论~~
(。・ω・。)ノ♡

窗外下着暴雨……不过这也没关系,只是给本来就可怖的庄园,添上一点阴森的色彩罢了…啊,这也不妨碍海伦娜“看”书。
说实话,海伦娜有时候希望自己是个聋子,而不是一个盲人,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忽略旁边吵闹的声音……从而专心看书。
看呐,海伦娜用手触摸这书上凸起的字,非常吃力地阅读着呢…
“哈哈哈哈!”传来的是园丁艾玛爽朗的笑声,她为什么那么开心呢。海伦娜并不想知道……
她往阴暗的角落里又稍微地挪了挪,灰暗,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是开心还是神往,读到美丽的事物了吗?
【我能看到就好了……】她那么想着……哦,她一辈子都看不到了,她是一个盲人,这点她比谁都清楚。
不断地回忆儿时……海伦娜渐渐的,在灰色之中,原本黯淡的双眸失去了光彩,意识麻木……一场猩红热,虽没有夺取她的生命,却打破了她心灵的窗户。
海伦娜一开始还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她还小!为什么要让她活在黑暗的世界里……海伦娜开始暴躁,她哭啊,闹啊,扯破了那个她曾经珍爱的洋娃娃,狠狠地,摔进了火炉里,燃烧成灰烬……
海伦娜•亚当斯……来到了那个庄园,没有限制,只有追逐与逃亡的狂欢。
如此,她见到了那个美艳而不俗的女人,叫啥来着【突然跳脱】红蝶美智子……被爱背叛的女人,恨,嫉妒……怨念,使她疯狂,变为相貌恐怖的般若……不停杀戮来平息自己心中的怨恨。
啊……整局游戏就剩盲女一个人了啊,“呵……”红蝶轻笑,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
“呼----呼哈……”海伦娜体力渐渐不支,翻窗的时候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膝盖破了,嫣红的鲜血,滴落在泥泞的泥地上面,格外地耀眼……
她跑不动了,她绝望了,她放弃了……她站不起来了。
“扑通!!”心脏剧烈地窖跳动,海伦娜明白,她无路可逃了……
认命般闭上了双眼……其实睁开也没关系,因为看不见啊。
后背传来了剧痛……海伦娜费力地睁开眼看着那,名为红蝶的女人……【确认过眼神,是带一刀斩的人】女人脸上的嘲讽,不加掩饰地表露……很好,海伦娜被绑上起球了。她很乖,她认命了……
【嗯?不挣扎?真是无趣呢……】红蝶心里不免唏嘘……
“啪嗒……”有什么液体滴落了……
【嗯??!哭了?】红蝶明显是被惊到了……
海伦娜在哭,她讨厌自己的赢弱,保护不了任何人……努力把眼泪憋回去,不想让“冷血的监管”看到自己懦弱的模样……
“那个,能不哭了么,妾身放了你行么……”红蝶汗颜了……嗳?海伦娜懵逼了……转念想了想【假佛系,肯定是要在我跑向大门那会儿砍我QWQ】
后来……红蝶直接把海伦娜放地窖里了……
反正,接下去的游戏,只要有海伦娜,基本都是红蝶监管呢……
“嗯?”刚玩了好几局游戏嗯海伦娜接到了庄园主的消息,啊……原来,明天,就是最后一次狂欢了,赢了,就可逃出去了么?
笑话,来到庄园里的人,在外面的世界,还会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么……

我写不动了……QWQ有很多bug请忽略吧……写到后面已经是世界级敷衍了……【我才没有偏爱省略号!】

后续?肯定会有的啦,在等个十年吧(。・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