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红银

80633浏览    619参与
热力学第二定律

「推文」白造家的艺术巡演传教团

对话体+意识流,请务必看完后记!(●°u°●) 」

—————————————————————————————————

你还在因为信仰巨人而自卑自己的身高吗?

你还在因为信仰巨龙而担心自身的安危吗?

不要怕,来吧,加入我们!

信仰主,上天堂!

祈祷秒回,免费祝福,

更有八大天使随时竭诚为您服务!

—————————————————————————————————

白造家的艺术巡演传教团

对话体+意识流,请务必看完后记!(●°u°●) 」

—————————————————————————————————

你还在因为信仰巨人而自卑自己的身高吗?

你还在因为信仰巨龙而担心自身的安危吗?

不要怕,来吧,加入我们!

信仰主,上天堂!

祈祷秒回,免费祝福,

更有八大天使随时竭诚为您服务!

—————————————————————————————————

白造家的艺术巡演传教团

热力学第二定律

【诡秘之主】白造家的艺术巡演传教团

好大一个活,终于整完了。

关于白造家的二五仔在第三纪的那些生草故事。

灵感来自课上和同学传的纸条(doge)。

给字体换颜色可真是累死我了。


【诡秘之主】白造家的艺术巡演传教团

好大一个活,终于整完了。

关于白造家的二五仔在第三纪的那些生草故事。

灵感来自课上和同学传的纸条(doge)。

给字体换颜色可真是累死我了。


热力学第二定律
(预告) 一个活的整。 有人想...

(预告)

一个活的整。

有人想看吗,字数太多换颜色太麻烦有点码不动了(瘫)。

一只鸽子想要找回动力。

明天一定。

(预告)

一个活的整。

有人想看吗,字数太多换颜色太麻烦有点码不动了(瘫)。

一只鸽子想要找回动力。

明天一定。

SymPathy(人形造雷机

近期摸鱼,堆堆发发

5p以后全是oc和练的条漫

这对tag怎么这么多啊恼(

近期摸鱼,堆堆发发

5p以后全是oc和练的条漫

这对tag怎么这么多啊恼(

离宸ฅ^•ﻌ•^ฅ

【诡秘】池鱼思故渊·18

*游戏+观影,奇奇怪怪的神秘组合

*参与人员:旧日组(第一纪普通人),塔罗会(全员序列三),老幼病残四天使,蒸汽,莉莉丝,贝尔纳黛,白造八天使,门,小安等,人很多,不会每次都提到,就知道有这么些人在场

*双时间线,一条是旧日四人组都市线,一条是末世前五年。风白智降格,门安成为塔罗会编外人员,负责带他们成长

*私设甚多,ooc,可能有大量阿蒙

*原创主持人:妄鸢,白纸一样干净的外神


      造物主的红白玫瑰……众人眼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前面两个,梅迪奇和乌洛琉斯。即使在座的立场都有不同,但不得不说,这两位确实惊艳世人。...

*游戏+观影,奇奇怪怪的神秘组合

*参与人员:旧日组(第一纪普通人),塔罗会(全员序列三),老幼病残四天使,蒸汽,莉莉丝,贝尔纳黛,白造八天使,门,小安等,人很多,不会每次都提到,就知道有这么些人在场

*双时间线,一条是旧日四人组都市线,一条是末世前五年。风白智降格,门安成为塔罗会编外人员,负责带他们成长

*私设甚多,ooc,可能有大量阿蒙

*原创主持人:妄鸢,白纸一样干净的外神


      造物主的红白玫瑰……众人眼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前面两个,梅迪奇和乌洛琉斯。即使在座的立场都有不同,但不得不说,这两位确实惊艳世人。

      “关于我和大蛇的?”梅迪奇来兴趣了。

      “是的。”妄鸢点点头。


      不像其他人,乌洛琉斯是自己找上远太的,祂在祂身上看到了恐怖的存在。

      “你完全可以不用看。”远太轻轻抹去乌洛琉斯脸上的血泪。

      除去萨斯利尔之外,乌洛琉斯是唯一一个能发觉祂不一样的存在。

      “去看看新伙伴吧。”

      前不久,乌洛琉斯重启,没有赶上新伙伴的到来。那是一位红祭司途径的天使之王,拥有一整个军团,红祭司的红,战争之红。

      神国后面有一个巨大的花园,里面有许多娇嫩的花朵,有的是奥塞库斯的向阳花,还有的是主从大陆各地收集的。

      乌洛琉斯进入花园的时候,入眼的是一抹红色,惊艳的红,如火一般。

      “哈哈哈,痛快!”

      “回来了,梅迪奇,哦,就是那个新来的,在和列奥德罗打架。”奥塞库斯见到乌洛琉斯赶忙上前把人拉远一点,免得被波及。

      “祂好厉害。”

      “红祭司的哪个不厉害,不过战争方面祂更强,能帮到主很多。”

      “嗯。”


      有了梅迪奇和战争之红的帮忙,攻打精灵王的地盘快了许多,相比其他的不要太快。

      “大蛇!看,我给你的带了什么!”梅迪奇突然从乌洛琉斯身后拍了祂的肩膀。

      那是一个非凡特性,独属于怪物途径的非凡特性,它原本应该在幸运之神那里。那也是一条水银之蛇,但是身处精灵王庇佑之下,乌洛琉斯无法获得这份非凡特性。

      “送你的,感谢之前附加的幸运。”战争之红很强,但也不是坚不可摧,乌洛琉斯的附加幸运能避免许多危险。

      “谢谢。”

      “谢什么,我们是同伴啊,更何况你帮了我。以后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就这么定了啊。我还有事,先走了。”梅迪奇将非凡特性放在乌洛琉斯手上,转身离开。

      可是,也没多少人打的过我啊。乌洛琉斯愣在原地,感觉手中的非凡特性竟然带有意思温暖。非常特别的存在呢。

      

      造物主座下八位天使之王中有两位极为出色,红天使梅迪奇,命运天使乌洛琉斯。惊艳的红色与清冷的白色交相辉映,神的花园中最美的红白玫瑰。

      红色艳丽,炙热且张扬,让人移不开眼;白色清冷,单纯且安静,令人心生好感。


      所罗门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梅迪奇大人风流倜傥,引得无数人追求。不过能与祂并肩的唯有那位安静的命运天使,祂们一同侍奉真实造物主左右,是帝国的荣光。

      “乌洛琉斯。”伯特利来到乌洛琉斯身边。顺着祂的目光看去,舞池中间,梅迪奇与众人交谈着,红色的长发在烛火的照耀下异常漂亮。

     “不去找祂么?”伯特利挑眉。

     “不了。”

     “你不去找祂,不去说,怎么知道到底什么意思。”伯特利模棱两可说了一句之后,转身离开。

      乌洛琉斯坐在原地思考。

      祂和梅迪奇感情很好,但是这些感情中间似乎夹杂着不一样的存在,很特别,很奇怪,有时候会感觉到疼。


      图铎成神了,序列零,红祭司。

      乌洛琉斯知道的时候祂正在真实造物主身边,我看到原初魔女带来的危险,却没看到其他地方。

      现在图铎成为红祭司了,说明征服者非凡特性和唯一性祂都拿到了。征服者,唯一性,梅迪奇真的出事了。

      乌洛琉斯感觉到了心痛,无比的刺痛,感觉心上缺了一个口子,填不满,补不了。哪怕不断重启,不断轮回,那个人也不会回来了。

      这一次,乌洛琉斯明白了那个感情,那是爱情。

      

      “大蛇,想我没。”

      还是那个样子,那个性子,只是……

      “梅迪奇,你们小两口重逢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索伦。

      “情侣滚啊!”艾因霍恩。

      这个梅迪奇不一样,祂是个恶灵,是索伦·艾因霍恩·梅迪奇。

      “一边去,你们两个女人肯定没谈过恋爱,不懂爱情的滋味。”梅迪奇身上的蛇尾紧紧箍着祂的腰,冰冷的蛇鳞带着占有欲。

      “大蛇松一点。”

      乌洛琉斯趴在梅迪奇身上,将自己埋在祂怀里,蛇尾仅紧紧缠绕。

      

      “别离开我了。”


      “我喜欢这对,看似be实则he!”弗尔思尖叫。

      亚当这次没写,祂以前写过,很熟悉。

      “两位的馈赠有些特殊,不知道二位愿意吗?”妄鸢笑着。

      “无所谓啦。”

      妄鸢点点头,说到:“梅迪奇的馈赠是得到一具身体,并于索伦和艾因霍恩分开。很可惜未来的红祭司并不是你,所以我只能让你在有序列零的情况下保持征服者的位格。”

      “至于乌洛琉斯,很抱歉唯一性在威尔那里,我不能抢,这对威尔公平,所以在二位都是天使之王的情况下。我把光之匙分为两份,一人一半。很公平。”

      两人倒是没什么意见,能保持现状就已经很不错了。命运途径一直以来都是孤儿,这一次一人一半源质,相当于两个半旧日,不再单独一人。


——————————————————

下一次,蒙克

      

      

咕赌的没逝家

【诡秘】白蛇传之葫芦娃美式霸凌蛇精救爷爷

欢脱向

充斥大量ooc和梗

微量红银和蒙克

其他全是cb。嗯嗯


————————————


“?什么,什么玩意,校园祭,我们学校有这玩意吗?”伦纳德咬了一口苹果,碧色的眼睛望向无措的克莱恩,眼底的疑惑快要溢出来了

“理论上来说是有的,从这个学校创立以来每年都有,不过上一任校长想让升学率上去就一推再推到最后十二年都没有举办过一次,今年换了新1校长又开始办了……”克莱恩站在伦纳德桌前,落日的余晖正好照在他干净且斯文的脸和琥珀色的眼眸像是微醺的香槟般淡淡红晕如晚霞般迷人

“所以……?”伦纳德停止了啃苹果

“校长他儿子想表演《葫芦娃救爷爷》,现在缺个绿娃”克莱恩满脸愧疚的...

欢脱向

充斥大量ooc和梗

微量红银和蒙克

其他全是cb。嗯嗯




————————————


“?什么,什么玩意,校园祭,我们学校有这玩意吗?”伦纳德咬了一口苹果,碧色的眼睛望向无措的克莱恩,眼底的疑惑快要溢出来了

“理论上来说是有的,从这个学校创立以来每年都有,不过上一任校长想让升学率上去就一推再推到最后十二年都没有举办过一次,今年换了新1校长又开始办了……”克莱恩站在伦纳德桌前,落日的余晖正好照在他干净且斯文的脸和琥珀色的眼眸像是微醺的香槟般淡淡红晕如晚霞般迷人

“所以……?”伦纳德停止了啃苹果

“校长他儿子想表演《葫芦娃救爷爷》,现在缺个绿娃”克莱恩满脸愧疚的和伦纳德对视

“……”伦纳德啃了一口苹果,然后差点被苹果哽到当场表演一个秒速入棺

——————————————————

“什么?!不是说好了演《葫芦娃救爷爷》吗,我连爷爷台词都背好了!!”梅迪奇愤愤说着,戏剧部此时鸦雀无声,谁也不敢惹梅迪奇这个刺头,毕竟人家打架怼人学习样样都牛还是校长左膀右臂试问一句除了阿蒙谁敢惹

“可是爷爷台词也不多啊……”一个站在角落里的男孩子默默发言

“Shut up!!”

怎么惹急了还放洋屁呢

那个男孩子默默想

“那个……新剧本下来了 是《白蛇传》”戏剧部部长弱弱发言

“surprised!!哈哈,梅迪奇,惊喜吗,不用长辈分了!!”一阵风极速吹来,戏剧部窗口突然大打开,一群乌鸦拥似的飞进房间内,阿蒙如影般出现坐在窗台上面左手撑着下巴嘴角滑稽的勾出一个近乎夸张的角度

“呵,白蛇传,你咋不提议去演白蛇羹呢,好吃还下饭”

“别这么无趣嘛亲爱的我费尽心思才从父亲那里把《白蛇传》的剧本换到了你们这儿,你难道不想和你家傻美人公款贴贴吗”

“我可不想演爱……你说什么?”梅迪奇不可置信的望向窗台上的阿蒙

“大蛇会来?”

“当然了 我可是用了两桶白颜料才把他糊弄到来演戏,我挖空心思就为了让你的暗恋过程缩短一点结果你上来就挖苦人家,亲爱的,你太让我心寒了”阿蒙捂心做悲痛状

"呵,你可真是愚者序列的好苗子,简直就是小丑本丑,还有,别老捂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梅迪奇无动于衷地站在地板上冷冷看向阿蒙

阿蒙依然挂着滑稽的微笑,他把手从胸口放下去,扶了扶单片眼睛

“你让乌洛琉斯来演戏还不如让他去学习如何用针线绣出百鸟朝鸦图来的轻松,就他那个脑子掰开了只能流出白颜料”

“别老这么挖苦一个人亲爱的,你应该去学着如何赞美,老是怼人是讨不到老婆的”

“……”梅迪奇哽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一想到红毛暴躁许仙和傻子白素贞对戏,我就开始期待校园祭那天了,那天场面一定会非常有趣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到时候拍下来挂论坛上然后置顶个三十年成为传奇梅迪奇你会火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啧,低劣的恶趣味”梅迪奇嫌弃地看向阿蒙

“哈哈哈怎么会低劣呢我的红玫瑰先生,游戏即人生啊,蒙蒙做错了什么,蒙蒙只是想看闹剧而已,蒙蒙只想开心而已”阿蒙大笑着往身后倒去

“祝你享受这愉快的一天——”阿蒙在倒下时对着愣住的梅迪奇喊到

“……戏剧部好像是在七楼吧,他这样摔下去真的没事吗”一旁的部长弱弱发声

“没事,摔不死它,说不定他香妃转世被乌鸦给接住了”梅迪奇平静说道

“……我觉得牛顿可能会被气活过来”

——————————

“秃驴,放我姑爷!”威尔一脸欲哭无泪思索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件苦差,想是自己香草冰淇淋蒙了心如今却还换上这女装演小青

“青儿,住口,老禅师啊”乌洛琉斯明显还在状态外,一脸冷漠的念着台词 毫无波澜的声调和激烈的场面产生了奇怪的化学反应,比如说,明明是很悲情的戏观众从头笑到尾,威尔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情丢给乌洛琉斯让他明白一下什么叫羞耻,他现在恨不得当场钻个孔跳进去

“妖怪,还我爷爷!!还我爷爷!”

什么玩意儿,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

威尔一回头,好家伙,几个人高马大年轻帅小伙穿着葫芦娃服饰从观众席杀到舞台

戴单片眼镜的小伙走过来的时候还笑着扶了扶单片眼镜

威尔……威尔想死的心都有了

图铎(法海)后面的梅迪奇愣了一下,随即大笑道

“呦呵,我的好乖孙知道来救爷爷了,大爷我可真欣慰”

阿蒙依然弯眸看向梅迪奇的方向然后像看见了什么长着羊角的屎般移开了视线

“秃驴还我儿子”

“……”

乌洛琉斯一直都在无情背台词看见阿蒙停顿了下来

“呵,大胆蛇精,你来这里干什么,小辣鸡,这是我们的地盘”

克莱恩红着脸念完剧本和伦纳德一起尬舞

“你知道吗 这地方不收垃圾”

“不欢迎你”伦纳德接话

然后这俩又是一顿奇怪神秘仪式舞蹈

“听好了蛇精,大娃和二娃在这周会举行一个超屌的派对,所有风云人物都会出席,你猜,谁收不到邀请”

伦纳德尬舞

“你——”克莱恩边望后滑边指着乌洛琉斯

“麻溜回家吧蛇精,不然就留下来和我一起拔法海的头发”

“哈、哈、四娃你吓到他了”

“喝雄黄酒去吧”

克莱恩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胆子都用在这里了,而罪魁祸首还在一旁喝茶*悦色

“sing!sing!sing for me!”

啥玩意,怎么还有歌剧魅影,克莱恩看向从暗影处走来的穿着奇怪披风,有着奇怪猫耳的人

那人和克莱恩四目相对,沉默许久喵了一声

“?”

“哦对不起,走错场了”

那人说罢又从暗影处回去了

乌洛琉斯看着闹剧和一旁看戏的阿蒙,依旧不发一言然后他回头想象中含情脉脉实则面无表情望向梅迪奇

“官人”

“娘子”

“官人”

“娘子”

“stop,别秀恩爱了mad”

“你这是羡慕了”

“哦哟不错哦,这个法海是国外进口的”

图铎一把把梅迪奇丢给乌洛琉斯,然后乌洛琉斯选择了闪避,梅迪奇创上了克莱恩 克莱恩感觉自己肺都要给创出来了因为伦纳德现在是背对着克莱恩的,所以

希望の花 繋いだ絆が,今僕らの胸の中にあるから——

不要停下来啊,滚楼梯的大哥哥

最后是工作人员出来收拾了这残局

第二天论坛里全是这场话剧,一切都在按阿蒙的计划来

除了克莱恩将近一个星期没理他这件事 虽然最后还是死缠烂打加语言骚扰的把人逼急了然后如愿啃了一口

阿蒙:愚者的滋味针不戳啊

克莱恩:给人一拳

因为买苹果而撞到现场的伦纳德

我不应该在这里我该在车底

-19

是今天上课摸的红银小漫画x就当是给二月份冲的月绩啦x(虽然已经三月初了)有参考《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是今天上课摸的红银小漫画x就当是给二月份冲的月绩啦x(虽然已经三月初了)有参考《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SymPathy(人形造雷机
其实还能加一句话变成刀子(草:...

其实还能加一句话变成刀子(草:

这是梅迪奇回家路上和两个同学出车祸前所未能听见的

其实还能加一句话变成刀子(草:

这是梅迪奇回家路上和两个同学出车祸前所未能听见的

SymPathy(人形造雷机

还是没忍住摸了

因为手头只有两根笔所以……

妈咪的乐队pa香的我死去活来

可是我根本不会画画(泪

p3想整个分镜来着,但是把自己整不会了

后两张是捏的

还是没忍住摸了

因为手头只有两根笔所以……

妈咪的乐队pa香的我死去活来

可是我根本不会画画(泪

p3想整个分镜来着,但是把自己整不会了

后两张是捏的

momo
我看文看多了感觉每次大蛇开完重...

我看文看多了感觉每次大蛇开完重启大招都会超级虚弱……如果梅迪奇在场就会Be  like


草,没有别的意思,老师们做饭真的超级好吃——

我看文看多了感觉每次大蛇开完重启大招都会超级虚弱……如果梅迪奇在场就会Be  like





草,没有别的意思,老师们做饭真的超级好吃——

SymPathy(人形造雷机

一波开学前的最后摸鱼,怎么才能让像素好一点啊恼

极度ooc,我爬了

一波开学前的最后摸鱼,怎么才能让像素好一点啊恼

极度ooc,我爬了

SymPathy(人形造雷机

不是所有双向暗恋都会成为双向奔赴

大家快跑,这里有个铜仁女发疯啦!

是一点对银红银的cp向废话,占tag致歉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主观,大家轻点打(


      首先是从银的性格分析,按mbti划分的话乌洛琉斯应该是istp型吧,内向,理智,客观这三个方面使得他不可能成为感情上的主动方

      他对梅迪奇的情感,个人感觉可以用昆虫的趋光性来类比,不由自主的被红吸引,想要靠近,但是理智又会阻止


      然后是梅迪奇,他...

大家快跑,这里有个铜仁女发疯啦!

是一点对银红银的cp向废话,占tag致歉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主观,大家轻点打(



      首先是从银的性格分析,按mbti划分的话乌洛琉斯应该是istp型吧,内向,理智,客观这三个方面使得他不可能成为感情上的主动方

      他对梅迪奇的情感,个人感觉可以用昆虫的趋光性来类比,不由自主的被红吸引,想要靠近,但是理智又会阻止


      然后是梅迪奇,他性格好难分析啊呃,暂定是estj,原著他好像逛过技 院上过魔 女什么的,但是(cp脑启动)对乌就是纯粹的信任,爱护,属于是一种自己以为是同僚情的爱情…感觉他俩就,,很纯情(?)

      就是梅迪奇不管在外面怎么乱,面对乌洛琉斯都会有点手足无措那种

      这么一想好像和邓戴又有点像,一个很会玩但是在对方面前会有点自卑,当然梅迪奇自卑的绝对不可能的啦,另一个很喜欢但是又不敢靠近


      所以就点题了(




      对不起大家,只是一个补作业补累了的发病产物

      随便看看叭,太雷了不敢打角色tag



momo
长得有点像……母亲节广告……?...

长得有点像……母亲节广告……🤔

长得有点像……母亲节广告……🤔

沐子

红祭司死了之后(一)

曾经主总是说我年少不知天高地厚。

我的确不知道天高地厚,并且把同事一起拖下了水。

我说,我要爱你一辈子还长。

他看着我,问,我马上就重启了。

我说,你重启了我还是爱你,不过你先给我别急着重启,等我先……之后再重启。

这样至少不算太亏。

他说,为什么不能在重启之后那样。

我差点气笑了,静静的看着祂,不小心把我的火焰长枪都丢了,你整天想什么呢,我在怎么变态也不可能搞一个婴儿啊!

然后这段短暂的誓言结束于我把祂的尾巴从祂嘴里抽出来,祂一尾巴把我打飞了出去。

然后我看见了亚当,祂拿着从主那里拿的小本本,好奇的看着我们,该死的观众,又被祂围观了!

然后亚当张开了祂罪恶的嘴:这样不会存...

曾经主总是说我年少不知天高地厚。

我的确不知道天高地厚,并且把同事一起拖下了水。

我说,我要爱你一辈子还长。

他看着我,问,我马上就重启了。

我说,你重启了我还是爱你,不过你先给我别急着重启,等我先……之后再重启。

这样至少不算太亏。

他说,为什么不能在重启之后那样。

我差点气笑了,静静的看着祂,不小心把我的火焰长枪都丢了,你整天想什么呢,我在怎么变态也不可能搞一个婴儿啊!

然后这段短暂的誓言结束于我把祂的尾巴从祂嘴里抽出来,祂一尾巴把我打飞了出去。

然后我看见了亚当,祂拿着从主那里拿的小本本,好奇的看着我们,该死的观众,又被祂围观了!

然后亚当张开了祂罪恶的嘴:这样不会存在生殖隔离吗?

抱着对主的愧疚,我一脚踹飞了主的神子。

……

命运是无情的编剧,它把生活剪辑的乱七八糟,不允许弱小者苟延残喘,只有强大者的厮杀。

我是个祭司,主的红祭司,为主点燃战争的火焰,我觉得有这样的身份就足够了。普普通通,如果不是阿蒙和亚当真的太淘气的话,这样平静的生活也是非常幸福的。

我以为我们的一生就是这样,在亚当悄悄的窥伺,阿蒙无数的恶作剧,同事的并肩作战中,平凡的与祂共享一生,我以为我们永远沐浴主的光辉下,我以为我们可以一帆风顺,我以为太阳永不落。

我以为主永远都会庇佑我们。

后来,太阳坠落了。

只有祂永远陪伴我。

我以为死亡离我们很遥远。

至少要在主真正复苏后,我们在主的面前立下誓言,永生永世携手共进后。

可我却死在了主复苏之前。

……

“你说你的上帝更爱谁?”

亚利斯塔.图铎在我死前恶趣味的问题,我是嗤之以鼻的。

是主的儿子谋杀的我,又不是主想要谋杀我。

死亡并不是很痛,只是一瞬的撕心裂肺。

死后的余痛才是真正的痛苦,痛苦到让我对主都有了一丝的怨念。

因为我看到祂站在我的尸体前,咬住了尾巴,一次次重启,最后站在那里,静默得像另外一块碑。

祂迷茫的眼神,我看不见任何的光彩。

我看到祂失智一样地抓住亚当的衣领,神父的服饰在祂手下变了形。

为什么?

亚当看完了我们从头到尾的一切故事,最后留下的只是写在石板上的三流小说,没人知道我计划了多少,多么期待我们的未来。

现在一切的未来都付诸东流了,我的墓碑立在那里,我死了。

我死于亚利斯塔.图铎的阴谋,和亚当看起来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不能强求一个观众、一个作家在这种改变局面的事件里没有动一点手脚。

你不能让一个失去了父亲的儿子去冷静理智,对于亚当来说,主的确很重要,重要到祂在失去了父亲后坚决不承认现在的主。

偏执狂。

我笑着骂了一句。

除了我,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是可怜的。

我看不到乌洛琉斯的表情了,入帘的只有祂孤独颀长的背影。

我把祂拉入了世间繁华,又这样擅自把祂抛弃,真是对不起啊。

……

我碰不到任何东西,我现在应该不属于灵体,不然亚利斯塔.图铎一定会让我魂飞魄散的,斩草除根这个原理,我们都非常清楚。

而我现在,并不属于灵体,现在的我和空气的区别大概就是,我还有些意识——这应该是亚当的手笔。

我不明白为什么亚当会这样帮助我,难道祂是看在我们曾经是同事的那一份面子吗?

这怎么可能,我与阿蒙相处的时间都比和亚当多,记忆里,亚当永远都是安安静静站在一个角落里,静静注视着我们的一个小孩子。

虽然祂偶尔说出的话语比猎人还要猎人一点,但祂始终没有祂的弟弟的存在感高。

在这种蒙圈的状态下,我依旧记得祂们的名字,唯独我自己的名字,我一点点也想不起来。

乌洛琉斯待在下着雨的葬礼现场,重启了无数次后的祂保持着幼童的模样,曾经温润如玉的银发有些枯燥,祂沉默的收拾着这里,将一切能收拾地都收拾干净了。

阿蒙扶了扶祂的单片眼镜,笑眯眯的安慰着祂:“梅迪奇死都死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小心被亚当抓住炖汤哦。”

因为亚当想要真正复活曾经的主,所以祂想要抓住现在的主,而主对亚当还有情谊,一直避而不谈。

所以,亚当的计划就是,把祂们两个,还没有背叛主的天使之王抓住,诱引主出来。

……

我想起来了。

我叫梅迪奇,乌洛琉斯是我最爱的天使之王。

我拿着火焰长枪,为主传播怒火,征伐天下时,遇到一个迷路的水银之蛇,祂迷迷糊糊的,看起来还小,被另一条水银之蛇追杀着。

我抱着传教的心态,拉着祂说:“喂!那条小蛇,你被追杀了吧?要不尝试一下信教,找个神明庇护?比如我们全知全能造物主殿下。”

那青年蛇好奇的看着,迷迷糊糊就跟着我走了:

“好,但不要在这里,这里威尔会找过来的。”

我缓缓低头,打开主赐予的卷轴,主让我们猎杀,我们盟友威尔的追杀目标,怪物途径的三条水银之蛇之一,乌洛琉斯。

这个世间不可能这么巧有两个重名的,也不可能另一条水银之蛇也叫“乌洛琉斯”。

被追杀居然还这么云淡风轻地逛街买东西的神话生物我当了红祭司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

但让我真正记住祂的,是祂在听完我那种被萨斯利尔称之为“敷衍式祈祷”的传教之后,乖乖就近找了一个主的教堂,就这样真的成为了主的跟随者。

并告诉我说:“这是命运的选择,我依循命运的指引。”

我因此被主骂了一顿,威尔和我们的脆弱联盟也马上崩溃了。

然后,我被迫去追杀另一条滑不溜秋的水银之蛇了。

总之,初见,祂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傻乎乎的,很好骗的样子。

……

沐子

【红银】新年快乐

新年……这是什么意思?

正思虑时,房间的门被敲响。

乌洛琉斯把刚刚涂上红色的天使光环戴到头顶,走到门边拉开门。

门口站着一位美貌的天使,清晨的柔光让祂的头顶勾勒出一道圣洁的金边。

——我们要相信,这绝对不是阿蒙的恶作剧,也绝对不是秃头的反光!

乌洛琉斯垂眸道:“梅迪奇。”

梅迪奇看了乌洛琉斯一眼:“今天是新年,也是神国建立第百年的纪念日,据主说,我们要好好庆祝,大家都会出席,你手脚给我麻利点。”

不等乌洛琉斯回答,梅迪奇便拎起祂的翅膀,带着祂飞上半空。

风灌入衣领,衣摆随风飘着,乌洛琉斯迷糊了好一回儿,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我自己会飞?”

梅迪奇轻嗤一声,笑道:“你...

新年……这是什么意思?

正思虑时,房间的门被敲响。

乌洛琉斯把刚刚涂上红色的天使光环戴到头顶,走到门边拉开门。

门口站着一位美貌的天使,清晨的柔光让祂的头顶勾勒出一道圣洁的金边。

——我们要相信,这绝对不是阿蒙的恶作剧,也绝对不是秃头的反光!

乌洛琉斯垂眸道:“梅迪奇。”

梅迪奇看了乌洛琉斯一眼:“今天是新年,也是神国建立第百年的纪念日,据主说,我们要好好庆祝,大家都会出席,你手脚给我麻利点。”

不等乌洛琉斯回答,梅迪奇便拎起祂的翅膀,带着祂飞上半空。

风灌入衣领,衣摆随风飘着,乌洛琉斯迷糊了好一回儿,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我自己会飞?”

梅迪奇轻嗤一声,笑道:“你没有我飞得快。”

乌洛琉斯抬手整理自己被吹歪的光环,有些无奈:“梅迪奇,我也是天使之王?”

“你在质疑我?”梅迪奇挑眉,不耐烦乌洛琉斯慢吞吞的整理,一把把光环摘下来,“你听,钟声已经敲响,在钟声落下之前赶不到会场,那可就丢人丢大了……主要会因此注视到你,你觉得你这速度,能行吗?”

这明明是阿蒙偷偷在敲钟玩……但提到了主,乌洛琉斯也没有吱声了。

梅迪奇把火焰长枪丢下去,刺中一只一直跟着祂们的枯燥的乌鸦,换了只手抱祂,满意地勾起唇角:“这就对了嘛。”

身为主的红祭司,梅迪奇速度毋庸置疑,很快,祂便带着乌洛琉斯落在神圣广场的天使之王中。

融入同伴们当中之后,乌洛琉斯松了一口气。

祂抬眸向上方的神座看了一眼,只见其上空空荡荡,主一家都还没有到,悬起的心放了下来。

祂悄悄扯了扯梅迪奇的衣袖:“谢谢你,梅迪奇。”

梅迪奇谦虚地摇了摇头,削薄的唇角却不自觉绽出一抹笑意:“应该的,你是我的天使嘛。”

乌洛琉斯:“……啊?”

梅迪奇也意识到这句话容易引起误会,瞪了一眼叫祂哥篡改祂语言的阿蒙,连忙摇了摇头:“我是说,我们都是同事,我自然要负责。”

“哦。”乌洛琉斯点点头。

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梅迪奇又道:“你看列奥德罗那家伙。”

乌洛琉斯没有回头,只是提醒道:“梅迪奇……我的光环。”

乌洛琉斯不提醒,梅迪奇差点忘了那个光环,祂连忙把光环递给乌洛琉斯。

今天是“新年”,这是新来的同事,雅尔菲斯提出的节日,主答应了祂,在今天和未来每十年的今天举行这个节日。按照新来的同事雅尔菲斯的说法,今天大家必须穿的红一点,不然祂可以“帮”祂们穿的红一点。

这让梅迪奇还好,毕竟祂本来就是红发红眸的,平时也是红色铠甲,完全没有什么区别,而其他几个同事就有点难了……想起这个梅迪奇就气,阿蒙找不到办法,结果早上把祂头发直接偷走了,要不是祂急着拉乌洛琉斯过来,祂一定要一把把阿蒙的毛烧光了!

而乌洛琉斯……这个喜欢偷懒的家伙,就把头上的天使光环涂红了,就当作自己也红了,真是敷衍!

接过自己的红色光环,乌洛琉斯把它戴好才抬头看了一眼刚刚梅迪奇说的列奥德罗。

祂是风暴,有着蓝色短发,身形颀长,羽翼丰盈,性格开朗,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

但现在……乌洛琉斯看着臭着脸穿着大红袍的列奥德罗,庆幸自己只是把光环涂红了。

“……和有特色。”

梅迪奇“啧”了一声:“对于这种眼瞎的暴躁老哥来说,的确很有特色。”

“肃静。”

只见萨斯利尔将手中权杖拄在地上,重重地敲击了三下。

嗯……看着萨斯利尔的形象,梅迪奇笑的肚子都疼了。

只见萨斯利尔殿下四周阴影处,那标志性的黄铜色眼眸那,全部被涂上了红色的眼影:“这是哪个人才想出来的主意啊,不得不说,还挺魅惑人的……”

“导师想出来的,不好看吗?”阿蒙正了正右眼眼眶,笑眯眯的看着梅迪奇。

看着顶着一头红色长发的阿蒙,梅迪奇刚要发火,就看见神出鬼没的阿蒙导师雅尔菲斯也站在阿蒙背后,笑眯眯的推了推祂右眼的单片眼镜。

不得不说,要不是祂知道雅尔菲斯和阿蒙不是一个序列的,而阿蒙也是在雅尔菲斯出现前,真真正正在祂面前,被主孕育出来的,祂真的很想怀疑,雅尔菲斯是不是就是阿蒙祂爸了!

毕竟这恶劣的性格和这标准性的单片眼镜,真的很让天使怀疑祂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以雅尔菲斯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梅迪奇选择安静下来。

“在典礼开始之前,主有话要说。”

作为神国的副君,萨斯利尔看了梅迪奇一眼,冷冷地开口。

天使之王和其他的信徒们立即垂下头颅。

雅尔菲斯站在最靠前的位置,和阿蒙一起支棱着脑袋朝上看。

站在祂身后的梅迪奇,悄悄按了一下乌洛琉斯头顶格外引人注目的光环,却忘记了自己现在也是光头,更加吸引注意力。

一截金色的发梢扫过,雅尔菲斯顺着发丝向上看,圣金纹饰的华丽白袍,遮住喉结的高领,冰冷锋利的下颌线,然后对上一双神光流转金色的竖瞳。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瞬,空灵虚幻的颂歌于寂静中奏响。

出场自带BGM,不愧是你。

雅尔菲斯忍不住又看了看祂耳上的红宝石耳钉,这……勉勉强强算是遵守了要穿红色的规矩吧。

祂看了一下,发现大家还是多给祂面子的。

亚当的红羽毛笔……果然羽毛笔才是本体吗?

阿蒙的红发……又是偷的梅迪奇的,梅迪奇真可怜。(假惺惺的同情一秒钟)

乌洛琉斯的红色光环,递进的红很漂亮……感觉像调色板。

列奥德罗的红袍……嗯有点辣眼睛。

奥赛库斯的红宝石配饰……金色与红色的搭配真的很漂亮,不过,虽然你相当于太阳,也不至于大冬天的穿短裙这种希腊风吧?

还有赫拉伯根的红色流苏……我知道你博学,我也看得出来你对我的文明有一点了解,但,在大胡子上绑流苏,你是什么审美啊!

……

大家还是挺遵守要穿红色这个建议的,雅尔菲斯只抓到了一个因为整日整夜忙公务不小心忘记了这件事的萨斯利尔,还是有些不甘心。

“……汝等自便。”远古造物主终于完成了发言任务,虽然这份稿子也是萨斯利尔写的。

雅尔菲斯微微有些皱眉,上帝的影响太深了,只靠之前的计划有点难啊。

梅迪奇从背后戳了乌洛琉斯的肩膀一下。

“难得今天放假,要去参加抽奖吗?”

“……抽奖?”

乌洛琉斯下意识抬眸看向神座,那里已然变得空空荡荡,圣洁感十足。

梅迪奇拖着乌洛琉斯边走边说:

“奥赛库斯赞助的,在庆典上设立了一个抽奖转盘。”

奥赛库斯,天使之王里最有钱的一个,身上装饰着奢华的珠宝,整个天使都是金灿灿的模样,也是神国在人界产业的总管。

奥赛库斯看到梅迪奇和乌洛琉斯之后,便招呼道:“嗨,梅迪奇,你居然带着乌洛琉斯来抽奖?”

神国谁不知道,玩抽奖之类的游戏 绝对不能找乌洛琉斯、阿蒙和雅尔菲斯。

虽然萨斯利尔也和主一样拥有全知的权柄,但祂一般不会用来作弊,亚当也是这样的。

阿蒙就不一样了,只要有祂,一切游戏都玩不下去,被主单独命名为“bug”。

而雅尔菲斯和乌洛琉斯也很简单,他们的运气可以让和他们玩游戏的天使和神明放弃游戏。

奥赛库斯有些不好意思,面容扭曲,身为天使之王的祂在这么多信徒面前抹不开面子,只能悄悄瞪了梅迪奇一下。

你居然请外援!不就是昨天晚上输了我三万金镑吗?不过,雅尔菲斯殿下带来的麻将还真不错啊……好想回去继续打麻将啊。

乌洛琉斯走到前面,朝奥赛库斯点了点头,推了一下指针。

奥赛库斯有些懒洋洋的向乌洛琉斯介绍起抽奖轮/盘的玩法。

“1%是雅尔菲斯殿下的赞助。”

“其他99%呢?”梅迪奇抱拳看着。

“50%的机会,抽到[阿蒙的随机祝福];45%的机会,抽到[一笔金镑];4%的机会,抽到[非凡奖励]。”奥赛库斯漫不经心的解释道,“反正乌洛琉斯也不可能抽错的……”

  

指针在转盘上划过一圈又一圈,最终果然稳稳停在了那1%上。

奥赛库斯、梅迪奇:……水银之蛇的运气果然好!

乌洛琉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突然出现的雅尔菲斯带走了,“大蛇啊,刚好,陪我们出去玩吧。”

梅迪奇:!!

我那么大一个乌洛琉斯去哪了?

“要不,我们也走吧?”奥赛库斯提示到,毕竟现在信徒越来越多了,祂可不想梅迪奇大发脾气把祂的信徒给打了。

而且,麻将三缺一啊!

梅迪奇咬牙点头,不用说祂也知道,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绝对阿蒙恶作剧!

已经等了乌洛琉斯好久的梅迪奇和最后被阿蒙放回来的祂对视着,一时间失去了言语。

荒谬的感觉浮上心头。

——不会真的像雅尔菲斯殿下调侃的那样,我们是主的红白蔷薇吧?

乌洛琉斯犹如一片银白的蔷薇花瓣,误入了猛虎的花园。

“乌洛琉斯”祂尽力保持清醒,该死的亚当又用我试验情感操纵了吗,“你被殿下他们带走发生了什么……”

银发的天使之王微垂睫羽,嗓音清冷至极:

“万物皆有定数。”

“过来。”梅迪奇薄唇微动,不知道为什么,救赎蔷薇的密谋越来越经常,主和神子们也越来越不经常看见了,祂本能的感觉到——风雨欲来。

现在,祂也不管为什么了:“我想抱抱你。”

乌洛琉斯下意识问:

“你傻了?”

 “靠!”梅迪奇选择了主动靠近,“你才傻呢,让我抱一下。”

“你又输钱了。”乌洛琉斯肯定的说着。

梅迪奇有些难以置信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都这么好的气氛了,你为什么想到的是这个啊!

梅迪奇一把抓住乌洛琉斯的手腕,将祂的手扯到一旁。乌洛琉斯睁大眼睛,惊讶地直视着梅迪奇的双眸。

祂看着梅迪奇,微微皱起了眉头:

“给予好运不需要这样……请先放开我的手。”

梅迪奇此刻还拉着乌洛琉斯的手腕没有松开,意识到这一点后,掌心仿佛过电般轻颤了一下。

一下,又一下。

苍白的肌肤带着蛇的冰冷,脉搏沉静而有力地跳动着,这感觉,很奇妙。

乌洛琉斯安静地凝视着祂,空荡荡的眼里只有祂的身影。

“你似乎对我有误解。”梅迪奇笑着说,“我才不在意区区好运,我的战斗,我永远都是王者!”

乌洛琉斯一怔。

祂对于祂的同事们来说,最大的帮助不就是给予好运吗?

“我喜欢你,”祂嗤笑着,凑近乌洛琉斯,“我接近你,陪伴你,包容你,忍耐你,可不是为了什么好运的。”

祂注视着祂的眸光是如此认真,让乌洛琉斯的心脏不可避免地、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喜欢……

乌洛琉斯静静的把手放回了梅迪奇的手中,祂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人类会在相互吸引时产生荷尔蒙。”乌洛琉斯很冷静,祂垂下眼眸,“你认为,我们也会拥有这种感觉吗?”

“呵。”梅迪奇握紧了乌洛琉斯的手,“你觉得我会被这种东西干扰?”

  

“我不知道。”乌洛琉斯声音清晰地回答,“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

“但我遵循命运的选择,命运告诉我……”乌洛琉斯很生疏的凑近,静静看着梅迪奇的红眸,“我不会后悔。”


——————


鸽了好久了,还是先发一个出来吧,反正还没有过大年,都是属于新年快乐里面的!!!

SymPathy(人形造雷机

我终于赶出来了٩(๑•̀ω•́๑)۶

虽然又糊又丑又是刀子又意识流,,但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后面几p是曲折坎坷的心路历程(


我终于赶出来了٩(๑•̀ω•́๑)۶

虽然又糊又丑又是刀子又意识流,,但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后面几p是曲折坎坷的心路历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