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纣临

31767浏览    233参与
miku猫

小小的通知(占tag致歉)

额……那……那个啥,由于本喵又一次跳进aph的坑,暂且出不来了,所以阅读体的更新很抱歉这个周末就莫得了,待我从坑里稍微出来一些一定会更的,相信我[坚定],然后,就是说,不会坑,不会坑,不会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然后,温馨提示,建议关注我的亲们点击“不看TA推荐的内容”毕竟这里天天都有一堆推荐,嫌烦的小可爱们建议点一下下哦。

好了,最后再说一遍,虽然更新更的很慢,但相信我,我没坑!

额……那……那个啥,由于本喵又一次跳进aph的坑,暂且出不来了,所以阅读体的更新很抱歉这个周末就莫得了,待我从坑里稍微出来一些一定会更的,相信我[坚定],然后,就是说,不会坑,不会坑,不会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然后,温馨提示,建议关注我的亲们点击“不看TA推荐的内容”毕竟这里天天都有一堆推荐,嫌烦的小可爱们建议点一下下哦。

好了,最后再说一遍,虽然更新更的很慢,但相信我,我没坑!

下旬

终于摸了个老板

感觉有点太阳光了(。

终于摸了个老板

感觉有点太阳光了(。

Raven

论逆十字众人和古诗文的契合度_(:з」∠)_【网课摸鱼产物】

【血枭】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左道】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舌如簧,颜之厚矣。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天一】绝云气,负青天。


深谋若谷,深交若水。


天地与我并存,万物与我为一。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亲戚随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顾问】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赌蛇】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玩具元帅】千磨万击还坚韧,...

【血枭】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左道】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舌如簧,颜之厚矣。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天一】绝云气,负青天。


深谋若谷,深交若水。


天地与我并存,万物与我为一。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亲戚随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顾问】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赌蛇】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玩具元帅】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枪匠】岂关名利分荣路, 自有才华作庆霄。


鸦翎羽箭山桑弓,仰天射落衔芦鸿。


【魏省】杀身明逆顺,濡足救危亡。



【阎空】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俺叫卿漓
@Black Kylin 怎...

 @Black Kylin 怎么会忘掉你呢!!(大力拍打)

美丽🚗🚗!

 @Black Kylin 怎么会忘掉你呢!!(大力拍打)

美丽🚗🚗!

七日灰白

【贩罪|纣临|惊悚|鬼喊】情人节

        (话说情人节了呢,情人节就要写文,是哪个魂淡说的?好吧,@至秦 不跟我说我压根想不到要写文)

  (好久不写文了,文笔退化了很多,多处文不达意,大家凑合着看吧。果然搞漫画不利于语言文字发展,我不该玩触漫的……)

  (不同的书的时间线是分开的)

@哈哈之王 话说我都产了这么多粮了你还什么都不写,该不会是退了吧?

  【一•天一】

  天一睁开眼时就看到顾问坐在他的床边,他没有丝毫迟疑,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顾问没有客气,机械地掀开了天一的被子,眼镜片反射着白光...

        (话说情人节了呢,情人节就要写文,是哪个魂淡说的?好吧,@至秦 不跟我说我压根想不到要写文)

  (好久不写文了,文笔退化了很多,多处文不达意,大家凑合着看吧。果然搞漫画不利于语言文字发展,我不该玩触漫的……)

  (不同的书的时间线是分开的)

@哈哈之王 话说我都产了这么多粮了你还什么都不写,该不会是退了吧?

  【一•天一】

  天一睁开眼时就看到顾问坐在他的床边,他没有丝毫迟疑,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顾问没有客气,机械地掀开了天一的被子,眼镜片反射着白光:“今天是二月十四日。”

  “哈,那我希望我再次睁开眼时是二月十五日。”天一死死揪住被子不肯放手,惺忪的睡眼一片雾气。

  “今天是情人节。”

  “所以,你是想让我陪你过情人节?”天一终于清醒了,松开了被子。

  顾问这才将被子扔到一边,起身去泡咖啡。

  天一怔怔地看着顾问忙碌的背影,不由有些失神。

  良久,他笑了笑,这些都是假的……

  果然,他还是放不下顾问。

  放不下,却还是不敢去寻找他的踪迹,只能在亚空间中让幻象模拟出一个个机械的动作,说出一句句苍白的话语——

  就好像他还在那样。

  顾问已经泡好了咖啡,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了天一。

  天一接过咖啡,顾问的影像在他面前化作光点散去。

  他抿了口咖啡,在床上静坐了许久,才将已经凉了的咖啡泼到脸上。

  “今天已经是情人节了呢,又是一年过去了呢。”

  “如果是顾问在这儿,他愿意因为情人节的缘故为我泡一杯咖啡吗?”

  良久,他嗤笑了一声。

  “我在想什么呢?”

  顾问应该已经满头白发,苍老得他都认不出来了吧。

  【二•顾问】

  “今天是情人节。”顾问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朵玫瑰,站在薇妮莎身后拿着玫瑰在她眼前晃了晃。

  “你无聊吗?都老成这样了还过什么情人节?”薇妮莎接过玫瑰,语气微嗔。

  “只要我还爱你,就随时都能过情人节。好吧,我只是想送你一朵玫瑰。……等等,你别笑啊,不过你越来越好看了。”

  【三•茶仙】

  茶仙的样貌没什么变化,变种人的寿命本就比旁人要长。

  姜筠是在一年前的那个冬天走的,她的身体弱,没能挨过寒冬。

  姜筠走的前几年,茶仙经常会和她过情人节。她显得很苍老,而他还是那么年轻。她时常觉得惶然无措,他能做的,只有尽他所能对她好——出于作为丈夫的义务。

  姜筠走的很安详,她太累了,早就撑不下去了。

  茶仙不知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他能做的,只有用更沧桑的眼睛继续看着这个世界。

  “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呢。”茶仙喃喃道。

  这个时代已经不再属于他那一辈人了,他还有多少故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呢?

  寇临哉早些年间就去世了;时侍和长缨在一起,他没必要去打扰他们。

  这时候,恐怕见到天一,都能让他欣然吧。

  “访旧半为鬼……”茶仙念道,哑然了,他开了音响,开始循环播放一首歌曲,依然是那首与他气质不符的“贫贱之交不可忘,友谊久且长……”

  【四•时侍】

  EAS的局长和副局长坐在办公室里,盯着满办公室的礼物盒发怔。

  长缨道:“你们这是要行贿?”

  “不不不……祝局长和副局长情人节快乐!”众人撤得飞快。

  “变相行贿。”时侍下完定义后,又道:“我们在思考这些东西的出处时浪费了十五秒……”

  【五•子临】

  子临坐在铁王座上,喝着红酒。或许是因为太无聊的缘故,他摸出了手机,打开了一个很老的游戏。

  一进游戏界面,就跳出一个花朵装饰的窗口。

  “情人节活动?”子临“啧”了一声,“无趣,我从来不过情人节。”

  他将手机随手砸到地上,闭上眼。

  他记得,他曾和子栖一同玩过这个游戏,当时这款游戏也有情人节活动……

  “子栖,这活动奖励蛮多的,你去开个女性账号,我们组个队。”

  “嗯,好。”子栖从来都是这样,格外听他的话。

  子栖去世多少年了呢?

  【六•杰克•安德森】

  杰克的笔记本上写着一个名字:“安琪儿。”

  “安琪儿,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杰克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是个杀手。

  他从来不过情人节。

  【七•兰斯】

  平行宇宙的某所大学。

  “嘿,卡门,这是我们在这儿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吧?”兰斯一幅不良少年的样子,冲面前的女生吹了个口哨。

  “古凊同学,请不要在学校里动手动脚。”

  “好,莫莱诺长官!”兰斯摆了个别扭的立正姿势,“对了,你和你‘家人’谈好了没?关于你和我的事?”

  “你说呢?”

  “那就是没谈好的意思喽,没关系,我们可以私奔……哎呦!”兰斯夸张地捂着被卡门击了一手肘的腹部,“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慢慢来,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在这个世界找到已经不一样的你,经历了多少?

  卡门这么想着,却只是沉默。

  【八•封不觉】

  “《惊悚乐园》情人节活动?有没有搞错?”躺进游戏舱后,进入游戏空间,封不觉看着活动界面跳出的公告,虚着眼吐了个槽。

  “切,把《惊悚乐园》这种游戏和情人节联系起来,我仿佛能看到了开发商满满的恶意呢。”这么说着,封不觉的目光还是瞥向好友似雨若离的状态栏,“在线,又不在游戏中,她在干什么呢?”

  我们的封大文豪十分手欠地进入了情人节活动,并向若雨发送了组队申请。

  “情人节刷剧本就跟情人节看鬼片一个道理吧。”封不觉已经脑补出了黎若雨吓得抓住他的手臂的样子,尽管这情景很不现实,但梦想还是要有的。

  于是,封大文豪的脸上浮现出了猥琐的笑容。

  “不觉,你是不是对我们的关系有什么误会?”若雨已经同意了组队申请,出现在封不觉的旁边,自然也看到了“情人节活动”那行字。

  “哟嚯,误会什么?”封不觉收起了脸上的猥琐笑,挂上了另一种贱得无边的笑容。

  “没什么。”若雨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红,“进入剧本吧。”

  今天的惊悚世界依旧无比和平呢,嘿嘿嘿……

  【九•伍迪】

  “嘿嘿嘿,情人节了还得加班,西蒙是不是太没人性了……”

  “你觉得身为魔鬼还会有‘人性’吗?”说话的是文森特。

  “嘿嘿嘿,看来你也很赞同我的观点。”

  “我只是陈述事实。而且,我没听说过有哪个地方情人节放假。”

  “嘿嘿嘿,也对,像我们这种存在,情人节也只能一起凑一桌麻将。”

  “我不觉得西蒙会同意你的提议。”

  “嘿嘿嘿,谁说要带上西蒙了?我们可以把封不觉拉过来。”

  “明白,你想以打麻将的名字让封不觉和你一起过情人节。”

  “嘿嘿嘿……”

  ……

  “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封不觉嘟囔着,进入情人节剧本。

  “嘿嘿嘿……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除了这句话,什么都没有。

  “连剧本简介都省了,那个嘿嘿精在搞什么?”

  落地后封不觉便发现他和黎若雨的联系断了,只能通过队友状态栏知道对方的状态。他的面前是一张三缺一的麻将桌,某个金发贱人笑得无比猥琐。

  “坑爹呢这是?!”

  【十•王诩】

  (假设鬼喊世界的故事从二月份开始)

  “今天是情人节啊!要不要这么卑鄙?!”

  “我可不想和一群女鬼过情人节啊!!!”

  “你们别过来啊!老子跟你们无冤无仇!”

  王诩在鬼境中狂奔,第N次和鬼群在巷口遭遇后,他迎风流泪。

  “你要是不想这个情人节都和女鬼们过,就动作快点把它们处理掉。”猫爷叼了根烟,坐在事务所的窗前,完全是看戏的架势。

  “你混蛋啊!”

  (就这么些了,实在写不下去了,最近我的文风不太对劲,模仿不出三渣的感觉……)

俺叫卿漓
又是我流卡门 FCPS西洋洲总...

又是我流卡门 FCPS西洋洲总部招新海报(呸)

本来是人体练习 越画就越(...

又是我流卡门 FCPS西洋洲总部招新海报(呸)

本来是人体练习 越画就越(...

子鹰

情人节特辑(无脑ooc水文)

        情人节快乐,各位(好像真的有人会来看这篇文一样)。不管了,反正就是要快乐(怎么突然东哥化了)。

         我圈子好多的,但是都太冷,心好累……没有对象,情人节开视频通话是因为他喵的要听老师水课?这是神马人生啊啊啊啊…………(暴躁)

        Whatever,再怎么难,情人节也要写文(某鬼太太是不是应该羞愧一下)。...

        情人节快乐,各位(好像真的有人会来看这篇文一样)。不管了,反正就是要快乐(怎么突然东哥化了)。

         我圈子好多的,但是都太冷,心好累……没有对象,情人节开视频通话是因为他喵的要听老师水课?这是神马人生啊啊啊啊…………(暴躁)

        Whatever,再怎么难,情人节也要写文(某鬼太太是不是应该羞愧一下)。好了,咱们来磕几对cp放松一下。

————————————————————————————

(一)  哥谭市,2月14日,0:00(本文发生于《贝恩之城》后)

        贝恩的恐怖统治结束了,哥谭市又恢复了往常的夜生活。但重回街头的哥谭警察发现,那些突然出现在警局门口的昏迷的罪犯,身上的伤越来越重。每个夜晚,翘首企盼的人们也发现,信号灯的光芒不再照亮夜空。

        或许,有些东西已经永远改变了。又或许,有些东西需要时间来愈合。

        子夜时分,即使对哥谭来说,也到了入睡的时间。幽深的小巷深处,只有铁拳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和一声声疯癫的笑,惊扰着犯罪之都的安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过是把我那个三心二意的跟班和他愚蠢的老妈送进了医院(详见《恶棍之年 小丑》),哈,你就气的像我抢了你的小猫一样。你生气是因为我也像你一样穿了套尖耳朵戏服四处乱跑,还是你只是嫉妒我有个跟班?,嗯?”

        沉默,“啪——”。

        “好吧好吧,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后背疼?(蝙蝠侠总是被折断后背),恋父癖?(蝙蝠侠v3漫画的反派是蝙蝠侠他爸)。不,等等,我知道了,新冠肺炎是你传播的吧。”

        沉默,“啪——”。

        “我明白我明白”,小丑吐出一口鲜血,“阿尔弗雷德死了,你很难受对吧。”

        “不许你提那个名字!”“砰——”

        “好吧好吧,你说是就是吧。”小丑耸耸肩,“你听不听笑话?”

        沉默,拳头放下了。

        “有个打扮的像蝙蝠的人从庄园里逃出来,身后还跟着个管家。管家跳到对面的楼顶上,蝙蝠人却退缩了。管家说别怕,我把手电筒打开,你顺着光柱就能走过来了。蝙蝠人相信了。可是当他走到一半,管家死了,光柱熄灭了,蝙蝠人掉了下去,坠入黑暗。”

        沉默,沉默,沉默……

        “哈哈哈,你找到笑点了吗,蝙蝠?你觉得我疯了,可疯的人是你。他死了,你放任自己坠落,然后哥谭的黑暗骑士,就会跟我们在一个水平了,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闭嘴,闭嘴!!”蝙蝠侠抓住小丑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提起。

        “不不不,蝙蝠,我不许你疯掉。如果你疯了,哥谭该多么无趣,无趣到,不如让你去死。”说完,小丑按动了胸花里的机关。

        “不——”,蝙蝠侠急忙交叉双臂,试图挡住胸花中喷出的酸液。

        没有酸液喷出。

        只有一张照片。

        “骗到你了,蝙蝠。”

        蝙蝠侠捡起那张照片。照片是在狂笑之蝠入侵时拍的(详见狂笑之蝠个人刊),照片上,被狂笑病毒感染的蝙蝠侠浑身插满管子,阿尔弗雷德正为他递上一杯热茶。

        照片背面是一句话:即使你像我一样疯,他也依然在你身边。

        “谢谢。”蝙蝠侠喃喃的说,不知是在说给谁听。

        “情人节快乐,蝙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二) 避风港,2月14日,0:00

        这是梦,还是现实,路明非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很久,很久。

        他跑着,身边是雪一样的白色丝线 ,他的终点,是一口血红色的井。他记得,在井的深处,有一个女孩在等他。

        女孩就要死了。

        “不要死,不要死。”路明非大喊,声嘶力竭,面目狰狞。

        他终于来到了红井的最深处,来到了现实之梦的终点。神官和猛鬼众的尸体倒在他们自己的血里,白色的丝线汇成巨大的茧。茧里有人呼唤:“sakura,sakura,sakura……”

        路明非疯了一样的扑到茧上撕扯。白色的丝线腐蚀着他的双手,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茧被扯开,路明非愣住了。

        穿着红色巫女服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身上是“樱花之露”的味道,红发像火焰一样耀眼。她笑着开口,声音好像吹过排萧的风声一样动听。

        “sakura,你来啦。”

        路明非突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只听到自己回答:“嗯,我赶上了。”

        神官和猛鬼众从死人之国归来,化为龙形死侍,嘶吼声化为一支慷慨激昂的婚礼进行曲。

        婚礼?

        对了,路明非想起,他来到红井,是为了参加自己的婚礼。他要迎娶,面前那个穿红色巫女服的女孩。

        绘梨衣,她的名字叫绘梨衣。

        他牵起绘梨衣的手,缓缓走向为他们搭起的高台。婚礼进行曲到达高潮,司仪走上前,准备问出那个问题。

        “你的戒指呢?”绘梨衣在他的耳边问。

        戒指?路明非糊涂了。

        “sakura怎么连戒指都忘了。”绘梨衣嗔怪道,“看,这是我的戒指。”

        路明非低下头。

        绘梨衣手中捧着一个玩具盒,每一个玩具上都有一个标签,标签上写着绘梨衣和sakura两个人的名字。

        路明非突然清醒了。他记起了。

        他对绘梨衣说:“不,这不是真的。你已经死了,死在那口井里,而我没能赶上,没能救下你。你不会说话,因为你一说话就会有人死,但你的声音很好听。我没有选择你做我的新娘,是我杀了你。”

        “这个梦,有什么意义呢,弟弟?”

        光影流转,路明非在避风港里的家中醒来。路鸣泽站在窗前,品着一杯红酒。

        “一个免费的馈赠而已。”路鸣泽说。

        “恶魔的馈赠吗?不如说是诅咒吧。”

        “怎么会呢,哥哥。你想要应汝所愿的馈赠,那你应该出门左转找一家天使开的事务所。恶魔的馈赠就是梦,梦里是你本可以做到的事。”

        “但至少,那个女孩,因为你而真正活过。”路鸣泽指了指路明非的床头。

        一张明信片。

        “sakura最好了。”

        “情人节快乐,哥哥。”

        “情人节快乐,绘梨衣。”

————————————————————————————

(三) S市,2月14日,0:00

        “特地来找我,是不是看上我了,这位小姐姐?”古凊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贱,他的眼神还不断在对方裹着黑丝的长腿上游走。

        “你从哪看出我是‘特地’来找你了?”卡门冷冷的说。

        “所以,你昨天晚上突然来九科自首,把我们弄得像一坨屎一样,压根就不是冲我来的?”古凊挠挠头。

        2月13日晚,卡门突然来九科自首。九科上下全都乱作一团,因为卡门不是别人,正是十几年前凭空出现在s市的超能力罪犯。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打乱你们的部署。此时此刻,我的人已经趁你们守备松懈时,转移了‘那件东西’。而你们杀了我后,我也可以转移到下一具身体里。当然,我是穿越者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

       “切,牛皮哄哄的说了一大堆,你不就是像魂穿到一副人造躯体里嘛。这招我早用过了。”古凊一脸不屑。

        “我可不会用你用过的方法。”这一刻,卡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兰斯,这一局,我赢了。”

        “砰——”,古凊突然开枪,一枪打爆了……审问室的摄像头。

        “长官,不好了,我们失去审问室的图像了。”

        “由这小子去吧。”古尘微笑着说。

        “打爆监控,是想对我做什么吗?”卡门依然是一副悠哉游哉的表情。

        “恭喜你,卡门。”这一刻,古凊的脸上竟有一丝温柔。

        “你……这是什么情况?”卡门此时反而摸不着头脑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会吧……你是故意让我赢得,就为了说一句……”

        “情人节快乐,卡门。”

        然后一枪爆头。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故意让你赢呢。你不就是计划魂穿到你那个跟班身上吗,这种伎俩我会识不破?你就喊疼去吧,反正也死不了,算是报复了哈哈哈!”古凊放声大笑。

        “长官,您在跟谁说话?”

        “……没什么。”

————————————————————————————

(番外) 我们的宇宙,2月14日,现在

        “我要粮!”鬼太太对着山谷大喊。

        一阵回声传来:“没有粮”“没有粮”“没有粮”“没有粮”“快快更文”(回声这么真实吗)

        鬼太太嘴角抽动,脸色铁青,感觉自己被虚假环绕。她看看脚下的深谷,觉得不如摔死算了。

        “老婆你怎么又智障了?”鬼老婆说。

        “唉,我没有粮还被催更,我太难了呜呜呜。”

        “啊呀,活该。”某个跟镜脸领证的人突然出现,毫不留情的嘲讽。

        “打死你!”鬼太太陷入躁狂。

        “唉,这都是什么憨憨。”鬼老婆无奈的叹息。


        

        

        



        

君子,降临
找了张图片魔改一下……似蛇又像...

找了张图片魔改一下……似蛇又像龙……大纲都在脑子里呢,突然想到一些很角色ooc的剧情……希望哪个大佬可以写下子家兄弟小时的待遇,有个兄弟也想看……

找了张图片魔改一下……似蛇又像龙……大纲都在脑子里呢,突然想到一些很角色ooc的剧情……希望哪个大佬可以写下子家兄弟小时的待遇,有个兄弟也想看……

诅咒你今夜无眠

P1熟悉的茶绘

P2瞎糊的觉哥

P3白嫖的茶仙

@死鱼话多 这个茶仙多可爱,我放这儿了。

P1熟悉的茶绘

P2瞎糊的觉哥

P3白嫖的茶仙

@死鱼话多 这个茶仙多可爱,我放这儿了。

诅咒你今夜无眠

我们玩的很开心。

P1昨夜茶绘不多说了

P2旧图混更子临双标

P3茶绘聊天堪称魔鬼

P4故事接龙凑齐tag

我们玩的很开心。

P1昨夜茶绘不多说了

P2旧图混更子临双标

P3茶绘聊天堪称魔鬼

P4故事接龙凑齐tag

俺叫卿漓
多笑笑啊。(我流卡门

多笑笑啊。

(我流卡门

多笑笑啊。

(我流卡门
言瑾

关于纣临

关于贩罪&纣临的一些看法

#本文观点仅个人看法,如果有异议的话可以评论/私信,本人会回复与你探讨。


先说说人物吧,我在第一次看到纣临的时候就觉得“哇!纣临里面好多的人物感觉都和贩罪的很像诶!”就好像,再贩罪里,咱们需要一个‘打手’于是有了血枭;需要一个军师,于是有了顾问;需要用枪,还需要造些奇奇怪怪的高科技,就有了枪匠……然后纣临里面相对应的,就有了猎霸啊,子临俩兄弟啊,K啊……但是看到后面就还是会觉得他们也不仅仅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确实个人的性格,习惯甚至是智商之类的都不太一样。即使这样我也觉得纣临里面对人物背景的描述还是不够,比如浪客、凯九、k、子临子栖、他们的...

关于贩罪&纣临的一些看法

#本文观点仅个人看法,如果有异议的话可以评论/私信,本人会回复与你探讨。

 

先说说人物吧,我在第一次看到纣临的时候就觉得“哇!纣临里面好多的人物感觉都和贩罪的很像诶!”就好像,再贩罪里,咱们需要一个‘打手’于是有了血枭;需要一个军师,于是有了顾问;需要用枪,还需要造些奇奇怪怪的高科技,就有了枪匠……然后纣临里面相对应的,就有了猎霸啊,子临俩兄弟啊,K啊……但是看到后面就还是会觉得他们也不仅仅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确实个人的性格,习惯甚至是智商之类的都不太一样。即使这样我也觉得纣临里面对人物背景的描述还是不够,比如浪客、凯九、k、子临子栖、他们的能力、背景这类的读者都不能很清晰地看的,诳语无戒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选择去克隆钢铁戒律的大团长而不是干脆再搞一个血枭,从冥界把k搞回来是怎么搞的【鬼喊抓鬼里面也有一个叫k的枪手,在古尘和王诩在纽约打机器人的时候提到过,他射出了很重要的一枪来着】为什么新的‘皇帝’要是镜脸的后代【算是吧】。我不知道这些部分是‘不重要’还是根本找不到机会来写或是本来打算要解释结果拖更拖忘了

再说说人物的命名,天一——天下第一,子临——天子降临,枪匠——枪鬼,血枭——猎霸

 

还有关于能力设定的部分吧,冼小小这样的‘现实修正者’为什么前几百上千年没有出来一个,结果突然就有了俩,还有异形能力者也是,莫名奇妙就冒出来两个。

 

还有就是篇幅结构吧【贩罪按照实体书来讲,纣临的实体书还没到货,就大概来讲吧】

贩罪实体书一共是四本,最后一本里面还有将近一半的篇幅是实体番外【之后写惊悚乐园的时候会写的】。

然后第一本就是几个主要的人物的背景故事的讲述【天一、血枭、顾问、赌蛇、枪匠以及茶仙】然后后面三本就是讲述故事,推进主线,所以整个的篇幅看起来不会是头重脚轻。但是纣临有差不多一半的篇幅都是前面那13个人的故事,而后面主线的故事会少很多而且有的也是人物的故事来推进的,又会让人觉得“啊,怎么这么快就完了。”会感觉没有贩罪那么顺畅。我们姑且是认为这是因为三渣写作没有大纲,所以当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故事表达出来后,再为了增加篇幅而写的【子临登基后的故事】会觉得有些苟延残喘画蛇添足,感觉读起来不爽,像是一个感冒患者卡在喉咙里的痰一样诡异。

 

以及‘谎言之书’的来历,天一什么时候拐走了‘张三’,还有天选岛绝对就是顾问对天一做的事的放大版吧!!以及又出了一个正一道的道士【惊悚乐园里面很是出现了几次左道】,最后的人物命运又是一个人来讲述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左道分裂成了孟肇寒&历小帆等等。还有第六帝国究竟与第五帝国有什么区别,宇超联的植入,真的出现了控屎的Ω级变种人等等。

 

所以我总是觉得纣临不像是一个完成的作品,更像是作品+玩梗+吐槽+填坑的大杂烩啊!也不是说纣临不好,只能说是对它期待过高,以为能超越贩罪,结果没有,有点失望吧。


诅咒你今夜无眠
啊 我喜欢↗的时侍小哥。

啊 我喜欢↗的时侍小哥。

啊 我喜欢↗的时侍小哥。

诅咒你今夜无眠
前面那几句相同的话我就不说了。...

前面那几句相同的话我就不说了。

我尤为欣赏↗的茶仙

前面那几句相同的话我就不说了。

我尤为欣赏↗的茶仙

末茗

【纣临】完结书评——时代的伟人们(人物篇)

#依旧全程剧透

#依旧蹭贩罪tag

(前接“剧情篇”,没看的小伙伴可以在合集里面找。)

接下来述说人物,还是按照陪审号来,对于其中我个人喜欢且值得多谈的角色会暂且跳过,于后文展开叙述。

一号,“邮差”燕无伤。燕无伤有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梦想:“荣华富贵,提前退休”,看到这儿时是真的不得不大呼一声“俺也一样!”,过分真实了。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个角色的,但奈何其在文中的戏份着实太少,导致人设略微单薄,思来想去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总之,赫尔墨斯这个能力是着实厉害。

三号,“摆渡人”孟夆寒。啊如果我没有回去翻原文都没发现小孟居然还有代号。正一道传人,完美继承其左姓前辈的猥人特色,将不要脸发...

#依旧全程剧透

#依旧蹭贩罪tag

(前接“剧情篇”,没看的小伙伴可以在合集里面找。)

接下来述说人物,还是按照陪审号来,对于其中我个人喜欢且值得多谈的角色会暂且跳过,于后文展开叙述。

一号,“邮差”燕无伤。燕无伤有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梦想:“荣华富贵,提前退休”,看到这儿时是真的不得不大呼一声“俺也一样!”,过分真实了。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个角色的,但奈何其在文中的戏份着实太少,导致人设略微单薄,思来想去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总之,赫尔墨斯这个能力是着实厉害。

三号,“摆渡人”孟夆寒。啊如果我没有回去翻原文都没发现小孟居然还有代号。正一道传人,完美继承其左姓前辈的猥人特色,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小孟是否有异能在文章中没有提及过,但23世纪道法是明显已经重见天日了,想当年左道还得靠异能狗命,现在后继者可以直接引天雷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四号,“杀神”杰克 安德森。杰克作为本作战力天花板(及唯一一个可以比心的角色)在文中戏份满满,如果不是第二卷的刀子太扎我都想称他一声作者亲儿子。杰克是出身阡冥的杀手,也秉承了阡冥的理念,他本已决心离开这些是非对错,是安琪儿将这份理念带回给了他。毕竟安琪儿悲剧的根源还是尸位素餐的官僚,而他也因此选择加入时代变革的洪流中去。当他在最后放下指向子临的袖箭收回时,由何尝没有一种原因,是想让子临去救救这个病入膏肓的世界呢?

六号,“影织”伊如梦(虽然审判时是暗水假扮的)。影织作为第一个出现且和男主有对手戏的女性角色,一度被认为是女主。我还记得当时影织股和莉莉娅股炒股炒的热火朝天,结果人对男主根本没兴趣,唯一的挂念是自己亲姐姐(估计找冼小小也是这么个缘故)。

七号,“选择者”薛叔。薛叔是逆十字当之无愧的良心担当,一己之力拉高了整个组织的上限,在最后也是以一己之力牵制住子临,尽管其代价是自己的生命。薛叔的想法很简单,牺牲少数人,拯救多数人,就像是“正义的伙伴”(不了解的可以去看看《fate zero》),在第五卷就可以看出。那么对于他来说,在最后牺牲自己,杀死子临(也是子栖)以拯救天下,也是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他就遵循着自己的原则,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薛叔的道德是一个十分模糊的界限,你不能说他是好人,但他也确实一心一意都是为了拯救,秉持着不切实际的正义,却甘愿为不切实际而献身。

八号,虽说当时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是子临,但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给莉莉娅的,所以我也在这里先谈谈莉莉娅。说到莉莉娅,那真的是不得不提“硬核女权”。硬核女权在赢得读者一片黑人问号和一片点赞的同时,也感(wu)染了文中几乎所有女性角色,这种独特的观念我是第一次看到(不管是在现实还是在小说),也着实令人大开眼界。三渣关于性别之差的认识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且深刻了,从当年天一和克劳泽“论英雄”时的对话(旧版)就可见一斑,没有看过这段的小伙伴可以自己去百度盗版书看看(因为正版改了),我不多赘述。莉莉娅的能力“无”,也是本作bug级别的能力之一,同封不觉的真理之谬一样,皆是在纸级就拥有了一些神级的特性。而“无”也是子临一系列计划中的关键,他利用无摧毁九狱,从冥界带回茶仙;利用无完成联邦最后的审判;利用无以完成自己退出世人视线的最后步骤。莉莉娅的变化是非常明显的,出场时她不了解能力者的世界,凭借自己纸级的身体素质在普通人里横行,直到撞上来自阶级的压迫,被莫名其妙的送入监狱,也是在这时,子临成为了她内心唯一的寄托。她对子临百依百顺,把自己小女生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她开始在一步步了解能力者,了解自己的异能,而同时,她也开始一步步摆脱子临对她的影响,甚至是利用。直到最后,她不再为别人而使用能力,有了自己的思考,有了自己的愿景,有了自己对这个世界未来的一份期待。她知道子临的痛苦,但她也知道只有在子临的领导下才能让世界步入正轨,所以她也是为了所谓的“大义”而离开,以自己的意志和决心去断绝子临最后的退路。

九号,“穷奇”方相奇。作为本届逆十字的正太担当(bushi),方相奇属于我在最开头说的那种坑,身上有太多未解之谜,比如遭遇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自己容易失控,遭遇过什么事情让自己的外表年龄倒退,以及知道“传述者”之称的四凶和第二王国究竟有什么关系……以上等等就只能等三渣来解答了。

十号,“博士”富兰克林。虽然性质不同,但他的遭遇与上一届的元帅极为相似。他们都在机械方面有着超越常人的知识,却也有个不定时炸弹般的身体,受到统治者的利用和虐待,也最终成为了反抗的一员。不同的是,元帅到最后也没能亲手了却当年的仇怨,而博士却得以手刃仇敌,哪怕是与对方同归于尽。

十二号,“老兵”索利德 威尔森。这是我觉得明明戏份不少但存在感莫名很低的一个人,我认为其原因很大一点是因为老兵的特点过于简单——就只是单纯的军人。严苛果决,一丝不苟(虽然在逆十字里好像被带偏了),行为做事干脆利落,对自己也狠的下手。

十三号,“祸榊”榊无幻。当之无愧的亲儿子,连名字都让在打字的我翻了好久才找到正确的字。只有天一敢动的“祸榊”能力bug到了什么程度可想而知。榊虽然全程跳过海,被某人差点一枪打死,但那些对他动手的一个好下场都没有啊!人家最后就算是离开,皇帝陛下还得派一名猛将全程护卫,往后自己抱得美人,一个月就工作那么几天,还能赚到数目不菲的钱,简直人生赢家啊!三渣的主角都没这么好待遇啊!话说回来,榊加上幸运buff应该是三渣书里目前赌术最好的了(大概由大到小是榊,王诩,赌蛇,封不觉)。

陪审团成员暂时到此为止,至于其他角色,我只想大声喊出:“天一!史三问是不是因为顾问那个举例被你创造出来的!!!”

咳咳……

言归正传,想必到现在,我在前文所说的那些值得多谈的角色也十分明了了。

二号,“判官”詹姆斯 兰斯,或是说——古凊。兰斯承包了全书发狗粮的重要任务,兰卡cp处处针锋相对又随时能嗅到打情骂俏的气息,我就是一个被糖甜到无数次的典型案例。也许纣临结局能给我的唯一安慰急救室兰卡并没有BE,虽然在另一个世界二人有了不同的身份和样貌,但有趣的灵魂终究是不会变的,事到如今也估计没有人敢否认小灵她娘就是卡门了(其实这样从某种角度来算,小灵算是茶仙的后代???)

我曾在本章说里看到一个评论。说古凊作为一个被天一带大的猫爷儿子,性格得恶劣到什么地步?当时是笑的合不拢嘴,嗯,不愧是出身差点把自己亲爹血祭的娃儿。而当你知道古凊真实身份后再去看前面的剧情时,会惊觉“古凊不愧是古尘亲生的。”荤段子飙起来那叫一个开心,一如当年的冬名山车神。不禁让我回想起当知道封不觉身份再看顾问时的奇妙感觉。

当然,古凊的身份也注定了他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鬼喊宇宙中,世界是和平的,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个多国并列的多极化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大面积战争,虽有局部摩擦,但总体上是和平的,而中国是一个更加和平的地方,更没有阶级压迫之说。有的只是狩鬼者之间的争斗,人界和阴阳界的纠葛,和一群是不是捣乱的恶魔或天使……这似乎骇人听闻,但在人类自己掀起的世界大战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召魔阵计划牺牲十万人尚未成功,而已经成功实施的铁幕之炎,死者又何止十万之数?对于古凊来讲,他终究是属于那个和平的世界的,他可能失去了一个可以复活的身体,但他有自己的家人,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能力,有一个自己喜欢也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去追求的女孩。想必这样的古凊,与纣临中被认为是“变/态杀/人狂”的兰斯,也会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五号,车戊辰。

是的,我们又来到了车探员的回合。抛开“道别”,他本就是我十分喜欢的一个角色。作为第一卷的主角之一,车探员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后来到第四卷,前后线索一下子串联上时,再看第一卷就又有了一些新的感受。

“车戊辰”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探究的名字,“戊”是天干第五,“辰”是地支第五,所以也有读者亲切(?)的称其为“车二五”,与其卧底的身份完美契合,鼓掌鼓掌。

在这一代的成员中,车探员的身世算是交代的比较清楚的,他的身世就像是小说主角的标配,命运多舛,苦大仇深,有明确的仇人,有逆天的能力,只可惜他并不存在于一本套路小说之中,也并不是真正的主角。他把自己的疯狂掩饰在冷静之下,把自己对未来的认知放置于“玩笑”之中。孩童时期的他也被黑暗所眷顾,而少年时期他用自己的身体亲自感受了黑暗。于是他不再信任任何人,也不再期待任何人信任自己。在网戒中心的经历不仅使他获得了能力,更使他学会了掩盖,学会了虚伪,学会了隐忍。不管是伪装车祸杀死自己的人渣养父母,还是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队友开枪,这一切都在昭示着他常年来所获得的生存经验。(只可惜他开枪打的那货是榊)

接下来我想说一些自己的理解,也是猜测。

车戊辰是一个很明确自己未来的人,我认为他可能就是因为想要杀死汤久诚才进入的FCPS。而可能也是他在加入FCPS后,才发现网戒中心背后的一长串产业链,水深到以联邦巡查员的身份也没办法从正面下手。于是纣临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机会。在那之后,他加入FCPS的目的已经完成,便没有理由再留在FCPS了,不如顺水推舟加入逆十字,去见证滋生如此产业链的制度的灭亡。当陪审员们的身份被一个个揭露,逆十字的目的浮出水面时,车戊辰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注定的结局,所以 才会在九狱中说出那句“我只希望不是一次性筷子”,而他此时也已经无路可退。

看到杰克时,他立刻意识到了其目的,知道自己暴露在狙击枪下时,他平静如常,在死亡逼近时,他的选择是默然接受,甚至没有反击和逃跑。这是他的一生,从懵懂到绝望,从绝望到疯狂,从疯狂走向释然,走向死亡。

或许帝国的建国史上还会出现他的身影,说这曾是第六帝国建国前的特工之王,是为帝国牺牲自己的英雄。

十一号,“祭者”厉小帆。

厉小帆并不是一个描写笔墨很多的角色,在守法公民卷之前,他绝对是主角团出场最少的人之一。而在守法公民卷,我们用五章、不到两万字的篇幅,伴随厉小帆走完了他第一个人生的历程,也让这个人物,在短短时间内迅速丰满了起来。

如果让我形容对于祭者之章的感受,一是震撼,二是折服,不仅是因为剧情的深刻,更是为厉小帆的人格所深深折服,厉小帆的经历绝对是所有角色中最完善的。家道中落,勤工俭学,曾想通过正经学习走出一条通路,有努力的心,却没有应试学习的能力。但他是一个擅于发现自己才能的人,且是一个聪明的人。我曾听过“智商不等于智慧”,厉小帆绝对属于有智慧的人。他以自己的方法从社会底层一步步爬到一个可观的位置,其手段或许是有不光彩的地方,但饶是如此,又有几人能做到如他一般的事呢?

当然,厉小帆也有一个梦想,一个不那么利己的梦想,一个也许很多人有过,但不曾付出过实践的梦想。但对于厉小帆而言,他会为这个“正义”的梦想,不择手段,哪怕那是卑鄙的正义,因为那样同样是正义。

“如果说卑鄙是我的通行证,只愿那无耻的形骸,化为我脚下的阶梯。”厉小帆贯彻了他的正义,他用卑鄙的手段,将一个个逃离制裁的罪人,以另一种方式送上了断头台。这合乎社会的规则吗?当然不;那么这是正义吗?从结果来看,这是的。

而厉小帆作为献上祭品的“祭者”,也同样将自己作为祭品完成了落幕时的升华。

厉小帆死前所做的一切在哪个世界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已经无法得知了。但我们也可以大胆想象,这引起的必然是全社会的轰动,是对法律体系的一次冲击,也会促进法律体系更进一步完善,是一个更加规则、更加正义的社会的来临。只是,他已经看不见了。

当然,有趣的灵魂并没有到此结束。在另一个世界重生的他,依旧拾起了自己的正义,而在这个社会阶级矛盾更加尖锐的世界中,祭者所发挥的作用也愈发强大。审判秀把这位小朋友带上逆十字的贼船,把他带上一个实现梦想的更大舞台。他主导的联邦审判将这个腐朽的政权彻底推翻,并在第六帝国的建国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厉小帆的一生是坎坷的,好在他拥有了一个美满的结局,这也是他应得的,也是像我这样的读者所期待与欣慰的。在逆十字众多奇珍异兽中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但即使普通,他也用自己的所有人生贯彻信念,贯彻正义,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最后,让我们把目光放回真正的主角身上。

子临,正如我前文所说,是三渣笔下一个与众不同的主角。从表面上看,他乖张诡谲,自命不凡,但当他收起这些表演的外在时,内里的他并不疯狂,也并不出彩,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叫平庸。

他渴望平庸,渴望成为一个普通人,但他的命运注定了他无法得到这些。他曾接受过自己的命运,但当莉莉娅出现时他看到了逃离命运的希望,于是他开始反抗,但命运却给他带来了更加绝望的结局。举个例子,正常主角是大喊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然后去硬抗天雷,最终战胜自己的命运;而子临,是大喊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然后做好了十分完备的措施去与天雷斗争,却被天雷按在地上摩擦,而这天雷的意志还偏偏是不让他死……看完纣临,我也算是更深层次的理解了为什么把天一叫成“自然灾害”,因为你真的明知道他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根本无法恨他,甚至连埋怨都做不到,就仿佛这一切的安排都是自然规律,按部就班,也无法更改。

第一卷的“罪徒”中,子临说:“平庸,是一项伟大的品质。”我第一次看这儿时,从中看出的是狂妄不羁的对普通人的嘲讽;第十三卷的“罪徒”中,子临说:“平庸,是一项伟大的品质。”我从中看出的依旧是嘲讽,却是对自己的嘲讽,只能顾影自怜的悲哀。

“平庸,是一项伟大的品质。”

“平庸,是一项伟大的品质。”

“做一个普通人,真的很累。”

“而做一个普通人,真的很轻松。”

两章“罪徒”所间隔的是一个朝代的更替,是两年不到的时间,是一本书,是九十四万字,是一个少年,从一无所有,重新变成一无所有。他曾能不屑一顾的去看待平庸者;曾能将自己命为高标卓识的超凡者;他曾能骄傲的称自己为变革者;却在变革过后自嘲为碌碌无为的平庸者。他从当时那个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反抗组织首领,变成了现在这个只想向世界索取一些慰藉以忘却命运沉重的君王。

如果能重来,他或许会选择不让子栖去大西洋城;如果能重来,他或许会选择从一开始就反抗到底;如果能重来,他或许会选择抛下那些责任与使命;如果能重来,他或许会选择在北冰洋的海面上永远沉眠。

可惜,时间不会重来。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选择的权力。

死亡是他反抗的最后手段,而哪怕是带来死亡的杀神也拒绝达成他的心愿。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主角,我才会说纣临是不折不扣的悲剧。命运给他希望让他发觉自己身处泥淖之中,而当他抓住这份希望向外逃脱时,命运又硬生生将希望夺走,让他堕入更加万劫不复的深渊。

时代的脉搏依旧会跳动,子临或将成为贤王,或会成为暴君。但他终究会是伟人,一位平庸的伟人。

 

而《纣临》,就只是个关于一名平庸的、普通人的故事。就只是这样一群平庸的人,用平庸成就的伟大。


芒果慕斯
“咦呃……” an…我流兰斯

“咦呃……”


an…我流兰斯

“咦呃……”



an…我流兰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