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殓

17239浏览    78参与
無歿躺棺材

#塗鴉w

半夜在車車邊緣試探

p1是自己的人設,我得想辦法去別他和伊索,髮型太像了(思考)

#塗鴉w

半夜在車車邊緣試探

p1是自己的人設,我得想辦法去別他和伊索,髮型太像了(思考)

婷儿超A的!
元旦快乐亲爱的们! 真的非常感...

元旦快乐亲爱的们!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对我整整一年的关注!

2020年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婷儿也会更加努力的!

元旦快乐亲爱的们!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对我整整一年的关注!

2020年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婷儿也会更加努力的!

skysea三岁鸭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八集
摄殓有进展了~(同学提的建议,毕竟瓶颈王怎么想的出这个)
真·平地摔(主要是不想画鞋子)公主抱多难画心里没点B数……
(弱弱的说一句:微勘杂)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八集
摄殓有进展了~(同学提的建议,毕竟瓶颈王怎么想的出这个)
真·平地摔(主要是不想画鞋子)公主抱多难画心里没点B数……
(弱弱的说一句:微勘杂)

無歿躺棺材

努力更新……(被揍)
我真的有在更新,可是最近有個漫畫比賽,要先把故事設定弄好_(:з」∠)_
P2血腥注意,是漫畫比賽的男主,似乎是個病嬌wo(?)

努力更新……(被揍)
我真的有在更新,可是最近有個漫畫比賽,要先把故事設定弄好_(:з」∠)_
P2血腥注意,是漫畫比賽的男主,似乎是個病嬌wo(?)

skysea三岁鸭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七集
瓶颈之王在线画画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七集
瓶颈之王在线画画

喵久今天也很开心
监花约美人 下次画卡尔吧 突然...

监花约美人

下次画卡尔吧

突然发现好多监管都是左撇子

监花约美人

下次画卡尔吧

突然发现好多监管都是左撇子

水坑尾街
求生者的玩意 拿手机画出来了_...

求生者的玩意

拿手机画出来了_(:_」∠)_


从今往后,南墙我不撞了!手绘我不画了!画了也没有用!倒不如,画一个,水一个,水一个,是一个!(土嗨音乐

求生者的玩意

拿手机画出来了_(:_」∠)_


从今往后,南墙我不撞了!手绘我不画了!画了也没有用!倒不如,画一个,水一个,水一个,是一个!(土嗨音乐

水坑尾街

摄殓同人(催眠医师x罗夏)

超大脑洞


【正文】


我.....这是在哪?


好刺鼻的药水味......


我刚刚在参加庄园游戏,现在是游戏结束了吗?


伊索缓缓坐起来。自己躺在大厅中间的床上,屏风围着自己,这里似乎是医院,看上去破旧不堪。


门外的走廊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谁?”伊索问道。


“你醒了宝贝……”门外的人走进来,银白的头发,湛蓝的眼睛,“我叫约瑟夫,是你的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我生病了吗?


伊索走下床,站在原地望着门口的男人。约瑟夫缓缓向他走来。


他走向旁边的桌子,一边清理桌面一边说道:“这里是圣心医院,我是你的心理医师。”


“心理......








超大脑洞


【正文】


我.....这是在哪?


好刺鼻的药水味......


我刚刚在参加庄园游戏,现在是游戏结束了吗?


伊索缓缓坐起来。自己躺在大厅中间的床上,屏风围着自己,这里似乎是医院,看上去破旧不堪。


门外的走廊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谁?”伊索问道。


“你醒了宝贝……”门外的人走进来,银白的头发,湛蓝的眼睛,“我叫约瑟夫,是你的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我生病了吗?


伊索走下床,站在原地望着门口的男人。约瑟夫缓缓向他走来。


他走向旁边的桌子,一边清理桌面一边说道:“这里是圣心医院,我是你的心理医师。”


“心理......?”伊索疑惑道,“我不是在庄园.....这是怎么回事?我在被一个人追杀,他杀了我的朋友们.....”他陷入痛苦的回忆。


“那只是你的幻想罢了,伊索”约瑟夫安慰道,“那是你分裂的人格搞得鬼,你从一开始起就在圣心医院接受治疗。”


“是吗……这样啊……”伊索拍拍脑袋,这真是让他有些迷糊,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


“啊.....镇定剂又没有了,我去地下室取。”约瑟夫说着,走来给伊索戴上了手铐。


“你干什么?!”伊索挣扎起来试图脱下手铐,奈何这手铐紧的仿佛都要陷进肉里了,越挣扎手腕越是火辣辣的疼。


“在这里等我,乖,我很快就回来,这么做只是为了防止在我不在的期间,你的第二人格不会做出什么事情。”约瑟夫这么说,伊索才停止挣扎,乖乖坐在床上。


约瑟夫满意地点点头,走出门,他拉上两道铁门,将它们上了锁,才走向楼下。


“我的第二人格杀伤力有这么大么……”伊索嘟囔道。他站起来仔细端详这间病房。


它大的出奇,也空荡荡的,除了这张床和旁边的桌子,这间房间里就剩下些乱七八糟的杂物。这些杂物被一块黑布盖着,其中一个四方四正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箱子吗?


他想着,走向杂物堆,他艰难地扯开黑布。杂物堆里真是什么都有,破破烂烂的轮椅,用过的医药箱,病床拆下来的零散部件,和......


伊索使劲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那个方向。


这是......庄园的密码机?!


不会错的,还有破旧的电杆被拆下来扔在角落。


那个男人骗我!


我确实参加了庄园的游戏,那我的朋友呢……这里又是哪?


伊索搞不清眼前的状况,又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他用双手握住黑布,盖在杂物堆上。


“你在干什么,伊索?”约瑟夫站在门口,透过铁门看向里面。


“我对这个地方没什么印象了,在房间里到处转转。”尽管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发抖,伊索还是强颜欢笑。


约瑟夫拉开铁门,把锁挂在一边:“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翻了杂物堆呢。”


伊索心里一紧,整个人都要僵住了:“那......杂物堆里,有什么吗?”他强装镇定地问道。


“没什么。”约瑟夫笑了笑,“一些废弃的医疗设备罢了”约瑟夫把取来的镇静剂放在一边。


“我可以在医院里转转吗约瑟夫先生”伊索问道,他想在医院里找到更多线索。


“可以,不过我得跟着你”约瑟夫笑道。


伊索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走下楼,约瑟夫不紧不慢地跟在后边。


这真是个破旧的医院......伊索想。连二楼的诊室地面都被凿了个洞,走廊边的墙也有个洞,在那可以看到门外的景色。不过也没什么景色可看,一片废墟罢了。


他走下楼,一楼因为阴暗潮湿充斥着霉味,墙上也都是涂鸦。一个楼道口引起了伊索的注意,应该是通向负一楼的楼梯,不知道为什么被木板封上还用铁栏杆围住了。


“那个楼梯口是废弃的,所以我把他封上了。”约瑟夫突然说道。


伊索点点头,透过缝隙他能看到里面似乎有些微弱的光。


下面一定有什么!他到底在隐瞒什么?


伊索没有表现出怀疑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前面是一个突出的半圆形阳台。


“这里本来可以看到外面的美景”约瑟夫似乎是有些感慨。


“那为什么,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了呢?”伊索追问道,或许能问出些什么。


“啊......很多人觉得这里偏远又落后,纷纷离开了这,现在就剩下你和我了……”约瑟夫回答道。


“约瑟夫先生,我可以去上个厕所吗?”伊索问道。


“就在那”约瑟夫指着远处那个小门。


“那个,您就不用跟过来了,我一会就来”伊索委婉地笑了一下。


“那好吧,我就在这等你。”约瑟夫叉着腰,点了点头。


伊索跑向厕所,赶紧把门锁上。


什么都没找到......什么都没发现......


伊索蹲在地上抱住头。


他站起来观察厕所,墙角都上了霉,墙上也有涂鸦。他不禁好奇,约瑟夫先生在这样的地方也能......他甩甩脑袋,打消这奇怪的念头。


不知道为什么厕所墙上会有壁画。他缓缓取下壁画,不出所料,墙上有个半人高的洞。


伊索艰难地爬进洞里,继续向里爬去。


得快点,不然约瑟夫就发现了。


他爬到洞的尽头,缓缓从洞里出来,下面是通向楼下的一个楼梯。


这会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吗……


他走下去,药水的气味越来越浓。前方终于有些光亮,这里应该是刚刚那个楼梯口通往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有四把椅子分别放在四角,正前方还有个竖立的棺材,左手边是一个巨大的囚笼,笼子后边似乎还有个坏掉的电梯。


“救.....救命......”椅子后边传来一阵呼救。


伊索快步跑过去,椅子后面蹲的是......


艾米丽?!


“你怎么在这艾米丽?!”伊索过去想把她扶起来。


“看来还是被你发现了......”楼梯口传来脚步声,约瑟夫缓缓走下来。


“她的时间到了”约瑟夫啪得打了一个响指。


“啊啊啊啊啊啊.......”艾米丽脚下生出黑色的泥潭,泥潭中的藤蔓把艾米丽卷下去。


还没等伊索反应过来,艾米丽已经陷进泥潭,眨眼睛,泥潭也消失不见。


“她人呢?!”伊索转过头问道。


“你要是没发现......该多好......我们就可以一直在医院里生活下去了……”约瑟夫的话语中透出一丝伤感。


“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陪我一起参加游戏的朋友们呢?他们都在哪?!你到底又是什么人!”伊索被眼前的情形弄的十分崩溃。


“他们......都死在这里了啊……”


约瑟夫冷不丁冒了一句。


伊索的瞳孔猛地收缩,这才发现椅子边都留着他们的随身物品。镇静剂、门之匙、手电筒......自己的化妆包是否也会成为这里的一部分……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庄园游戏......”约瑟夫突然冒出一句话,伊索疑惑地看着他。


“我......也是你啊,伊索”


“什么意思?”


“我们......都是你的人格啊……”


什么?人格?我?


“你有人格分裂症,我没有撒谎”约瑟夫解释道,“不过罕见的是,你有五个人格,在这里,只能留下一个......”


“我......”伊索噎住了


“我其实早就能把你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舍不得......同一个人的不同人格相爱,是不是很可笑?”约瑟夫无奈地说,“我觉得,是时候让你回到你的世界了”


伊索跪在地上,巨大的打击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


“我知道了……”伊索缓缓说道。


黑色的泥潭在他脚下形成,干枯的藤蔓再一次从泥沼中生长出来,慢慢缠住伊索。


“等一下!你干什么?!”约瑟夫扑过来拉扯藤蔓,不知道为什么藤蔓缠的紧得惊人。


“谢谢你,约瑟夫”伊索缓缓陷进泥潭里,直至泥沼淹到他的面部,他也没有丝毫反抗。


在约瑟夫的注视下,他如同那群人一样,消失在地里。


“啊......伊索......”


他猛地惊醒,跳下床,朝着门跑去。路过镜子,他停了下来。


镜子前的人十分瘦小,银灰色的头发,后面扎着一个小辫子。


这......不是我的身体......这是......伊索


他盯着镜子,不知所措。


他慢悠悠地倒在床上,再一次昏睡过去。


他缓缓睁开眼,这里是......圣心医院?!他飞一般地冲向地下室,灰色的棺材立在地下室的尽头。他放了心一般慢慢走过去,坐在棺材的陪伴。


幸好.....你还没消失

水坑尾街
发文又被屏蔽了🙂🙂 快寄刀...

发文又被屏蔽了🙂🙂

快寄刀片最近家里有小屁孩

不方便去厨房拿菜刀

如果可以顺便给我寄面包糠谢谢

发文又被屏蔽了🙂🙂

快寄刀片最近家里有小屁孩

不方便去厨房拿菜刀

如果可以顺便给我寄面包糠谢谢

水坑尾街

一晚上啊啊啊啊

手欠了没洗笔我***

看不出来......(这尼玛贼明显好吗)

一晚上啊啊啊啊

手欠了没洗笔我***

看不出来......(这尼玛贼明显好吗)

婷儿超A的!

好久没画旅行回来赶紧画一下~
草稿流注意~

好久没画旅行回来赶紧画一下~
草稿流注意~

水坑尾街

约殓囚禁肉文

久违地更新了,废话不多评论走链接,看不起来微博搜我“约老爷子爱卡尔”或者加我主页的群,欢迎进群呐(粉丝都催到群里了嗝叽)

久违地更新了,废话不多评论走链接,看不起来微博搜我“约老爷子爱卡尔”或者加我主页的群,欢迎进群呐(粉丝都催到群里了嗝叽)

水坑尾街

七夕也不忘敷衍一下

(主要是再不更要掉粉了)

七夕也不忘敷衍一下

(主要是再不更要掉粉了)

水坑尾街

昂我画完了全员女装

讲道理裙子我画不出人家lo和软妹的感觉【不会上色不是我的错¯\_(ツ)_/¯】


昂我画完了全员女装

讲道理裙子我画不出人家lo和软妹的感觉【不会上色不是我的错¯\_(ツ)_/¯】


水坑尾街
讲道理杰克那件我已经失去耐心...

讲道理杰克那件我已经失去耐心

还有两个

讲道理杰克那件我已经失去耐心

还有两个

水坑尾街

全员女装

我肝了一个小时的画

讲道理真的不行了

连设计带草稿描边,啊我真的快死了

其实P1我没定位P2我定了🌚🌝

P3是P2的泳装

上色什么的明天再讲吧

睡觉睡觉狗命要紧

全员女装

我肝了一个小时的画

讲道理真的不行了

连设计带草稿描边,啊我真的快死了

其实P1我没定位P2我定了🌚🌝

P3是P2的泳装

上色什么的明天再讲吧

睡觉睡觉狗命要紧

水坑尾街

约殓同人(肝文不易,点个赞吧)

我在某位小粉丝的催更下终于肝完了这篇约殓。

之前写到一半因为太困了所以第二天看不懂自己在写什么,然后重写。

肝文不易,跪求素质三连

有点虐【还是很甜的】,因为是驱魔人这个皮的故事所以比较魔幻(中二)。

有肉有肉有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ᴗ⁍̴̛⁎)

废话不多说,链接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97747200458866

我在某位小粉丝的催更下终于肝完了这篇约殓。

之前写到一半因为太困了所以第二天看不懂自己在写什么,然后重写。

肝文不易,跪求素质三连

有点虐【还是很甜的】,因为是驱魔人这个皮的故事所以比较魔幻(中二)。

有肉有肉有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ᴗ⁍̴̛⁎)

废话不多说,链接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97747200458866

水坑尾街

约殓同人

【嗯mmmmm这个呢是我这个渣渣第一次写的同人经过修改的,杰佣和黑白的还在赶,这个有肉有虐的先凑活看啦】

 黄昏时分,落日的余晖洒在一座城堡上,几缕光流进窗户在房间的地上留下一片光亮。窗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手摇高脚杯,银白色的长发被金丝带扎得低低的,散落的几丝头发挡住额头,合着眼帘,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皮上,他张开狭长的眼睛,天蓝色眼睛映射着房间里的一切。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人已经到了,老爷”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嗯”约瑟夫不紧不慢地回答道“让他进来”。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年轻人,灰色的头发,带着口罩,衣服也是深灰的,深色的眼睛仿佛没有高亮。

这双眼睛真...

【嗯mmmmm这个呢是我这个渣渣第一次写的同人经过修改的,杰佣和黑白的还在赶,这个有肉有虐的先凑活看啦】

 黄昏时分,落日的余晖洒在一座城堡上,几缕光流进窗户在房间的地上留下一片光亮。窗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手摇高脚杯,银白色的长发被金丝带扎得低低的,散落的几丝头发挡住额头,合着眼帘,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皮上,他张开狭长的眼睛,天蓝色眼睛映射着房间里的一切。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人已经到了,老爷”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嗯”约瑟夫不紧不慢地回答道“让他进来”。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年轻人,灰色的头发,带着口罩,衣服也是深灰的,深色的眼睛仿佛没有高亮。

这双眼睛真是丑陋无神,约瑟夫想,不过也是,为死人工作的能怎么光彩耀眼?少年走近约瑟夫,鞠了一个躬。

“你就是我请来的入殓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约瑟夫面露一丝怀疑。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出生在一个大家族,家族根深蒂固,家族繁荣。前不久家里的老爷刚去世,作为家里第三个儿子的约瑟夫继承了父亲留下来的位置,作为家族第八代继承人,理应给父亲一个体面的葬礼,于是找来了口碑最好的入殓师——伊索·卡尔为父亲入殓。早有耳闻伊索的家族,也曾富裕,小有名声,后来不知为何家里惨遭灭门,只留下卡尔和他那弱不禁风的母亲,为了谋求生路,卡尔从一位老先生那里学了一套给死人入殓的手艺,没想到他资质不错,一时间赚了不少钱,渐渐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他。

本以为会令人大吃一惊,没想到是个毛头小子。

“请老爷放心,我会办好您交代的事”卡尔开了口。“鄙人伊索·卡尔,请老爷吩咐”卡尔说道。

约瑟夫整理衣襟,站了起来。“跟我来”约瑟夫径直走向门口。“现在就去?”卡尔问道。“我花重金是请你来办事的”约瑟夫头也不回地走向走廊,卡尔快步跟了上去。

走廊里回荡着高跟皮鞋的哒哒声,约瑟夫带着卡尔来到城堡地下室。大门一看,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地下室实在太大,所以终年凉爽。打开前面几道门,一个台子上赫然躺着一个人,周围鲜花锦簇,点着蜡烛,十分庄重。

大概是第七任老爷吧?卡尔想道。

“这就是我过世的父亲”约瑟夫指着远处说到,“没什么毁容的大问题,只希望你能把他打理的端庄些,其他的,没什么要求。”

卡尔走了过去,对着尸体看了半天,慢慢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腰部的一条刀痕清晰可见。

“敢问您的父亲是......”卡尔还没说完

“是我杀的,他掌管权利太久了,以至于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这个位子,该换人了”

......

黑暗的长廊中回荡着这句话,使周围的温度似乎更降一度,卡尔心里一紧,亲手杀死自己父亲的人居然是当下德拉索恩斯家族的老爷,真是荒唐,不是还有两个哥哥吗?怎么会让如此冷血残酷的人做老爷?!家族里没有人知道这个事吗?!

卡尔冷静下来,回头看去,昏暗的烛光照在约瑟夫的脸上,额头的银发挡住光线,深蓝色的眼睛处在被挡住光线的昏暗处,发出幽幽的蓝光,看的卡尔一身冷汗。如今自己与弑父的杀人犯呆在一起,心里直发毛,刚想开口,约瑟夫又继续说道。

“我的那两个哥哥,一个是个瘸腿残废,另一个,给我弄成了瘸腿残废”他似乎丝毫不怕卡尔把他告上法管那里。

真是个疯子!

约瑟夫朝着卡尔走去,从后面搂住卡尔的腰,另一只手挑起卡尔的下巴,纤细冰冷的手指以及长长的指甲划过卡尔的脸庞,即使有一层口罩隔着,这种感觉也分外清晰。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今天已经很晚,我会安排房间给你的,住一个晚上,我相信你......不会,也不敢拒绝”约瑟夫松开抱着卡尔的手,朝着卡尔笑了笑,离开长廊。

“管家,把那间房间安排给他”约瑟夫吩咐管家,嘴角露出一个不经意的笑。

晚上,管家给了卡尔房间钥匙,卡尔便自己寻找房间。用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是一间略显豪华的欧式风格的房间。

什么都挺好,就是离得太远,差不多走了近十分钟才走到这件房间,周围房间也是废弃无用的,这条走廊只有卡尔一人占用了一个房间。卡尔倒是显得无所谓,把梳妆盒放在一边,去浴室淋浴。

当他出来的时候,顿时呆住了。约瑟夫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甩着一串钥匙。

“老爷?你怎么会在这!”卡尔不自觉裹紧了身上的浴衣。

“噗,我特地把你安排得这么远,你居然一点都不怀疑?”约瑟夫笑了出来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卡尔顿时羞红了脸

“别说你这间了,整座城堡的房间钥匙我都有,不如喊管家拿过来给你观赏观赏?”约瑟夫看着害羞的卡尔,一下子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格外有意思

“你!.......”卡尔气的说不出话来,径直走向床,“那你爱在哪在哪,我要休息了……”

还没等卡尔说完,约瑟夫一个箭步把卡尔抱到床上,卡尔想挣脱,奈何约瑟夫压在他身上,怎么都起不来。

“你到底要.......唔”卡尔还没说完,约瑟夫就吻了上去,突然,他变本加厉,他的舌头拨开卡尔的两片薄唇,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卡尔更是不敢看约瑟夫,满脸通红。

许久,约瑟夫终于停了下来,卡尔以为这结束了,没想到约瑟夫猛的扒开卡尔的上衣,白嫩的肌肤展现在眼前,约瑟夫再也忍不住,吻了上去,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块块红色的斑点和几个小巧的牙印。

“求求你,停下吧......老爷......唔”卡尔哀求道,此时他现在的模样,约瑟夫是更不可能停下了。

“哼,停下?”约瑟夫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手朝着卡尔的私密部位伸去,惹的卡尔一个激灵。

“老爷......啊......别,别这样......快停下......”卡尔就这样任别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心里难受得要死,但是似乎嘴上这么讲,心里却没有这么抗拒。当他还在纠结的时候,一阵剧痛把他神游的魂拉了回来。

“唔......约瑟夫,快.....快停下......疼.......啊......至少......至少慢一点……唔”约瑟夫按这卡尔的腰部,似乎每一次撞击都要把他顶出去。

“快停下......会.......会被看到的......唔”卡尔求道

“放心,宝贝,这边离仆人们的卧室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人都不会有的,你可以尽情地叫”约瑟夫已经无暇回答他的问题,猛的凑上去又是一个长时间的吻。

第二天早上,阳光照进屋子里,卡尔躺在约瑟夫的怀里,眼角还能看到一丝泪痕。卡尔醒了过来,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人,眼里似乎多了一份感情。什么样的感情呢?他也不知道。他静悄悄地走下床,整理了自己,提着行李走了出去。关上门前,他看着床上熟睡的那个人,眼角弯了一下,又转过头,关上了门。

当约瑟夫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床头放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

  致我敬爱的老爷:

    承蒙老爷厚爱,但是鄙人实在做不到玷污老爷这样高贵的人,实在无地自容,您父亲的妆容我已整理好,您无需给我重金,就当我赔偿您的吧

                                     ——————伊索·卡尔


约瑟夫久久为回过神来,仓促的穿上衣服,来不及找发带,虽然他记得昨天就放在那里。他匆忙地像城堡大门跑去,如果运气好,卡尔或许还没走。

当他赶到时,门口的护卫敬了个礼。

“之前那个带着口罩的人呢?他有没有出去?”约瑟夫焦急地问道。护卫们相视一眼,将一个穿着灰色大褂,带着口罩,浑身是血的人从一旁拖出来。

“回老爷,这是今天早上从城堡出去的人,我们看他行踪可疑便拦了下来,他手里似乎拿了什么但是死活不给我们看,还硬要闯出去,没办法,我们只能将其刺杀。”

约瑟夫愣在了原地,他希望这是幻觉,这不是卡尔,这一定不是......不是他,还有谁呢?他疯一般地冲过去抱起卡尔,卡尔的身体冰冷僵硬,也没有的鼻息心跳,一切,都回不来了……

似乎是不由自主的,泪水就从眼眶里下来了,这具尸体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条金色发带。一股怒意涌上心头,约瑟夫眼里布满血丝,抽出佩剑,向着那群护卫们冲去。霎时鲜血四溅,蓝色暗纹的外套染上红色。

“肮脏,脏了我的鞋.......你们的眼睛,丑陋极了,不敌那人万分之一......”约瑟夫在护卫尸体上蹭了蹭鞋子,将脏掉的外套很很扔在一边。“管家,把卡尔先生放去地下室,把我父亲下葬了吧”说完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深夜,地下室的大门缓缓打开。

“啪嗒啪嗒”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回荡

躺在中央那块巨石上的人格外安详,身边白色的花沾了些鲜红的血。约瑟夫走到卡尔的身边,慢慢跪了下来。他撩动着卡尔银灰色的头发,露出一丝笑容,又在顷刻间烟消云散,深邃的瞳孔中只剩下了绝望。

这是万年一遇的心动,覆水难收,可老天却不原谅我这个弑父的罪人,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了。

没事,睡吧……

我等你.......

【看都看完了点个赞吧嘤嘤嘤(发出壮汉的声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