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29560浏览    1326参与
幻望

不知道算不算刀

總之拍照嘛,撞了宿醉w

然後兩個都換成了不同的衣裝,這時動作就很巧是面對面,所以我們都用了傷腦筋然後暫停,看起來就像是在擁抱對方(*˘︶˘*).。*♡

後來也是加了好友好耶(人*´∀`)。*゚+

「克勞德,在這乏味的、暫停的世界裡,我終於又一次擁抱了過去,就像是你還在我身邊的時光。」

不知道算不算刀

總之拍照嘛,撞了宿醉w

然後兩個都換成了不同的衣裝,這時動作就很巧是面對面,所以我們都用了傷腦筋然後暫停,看起來就像是在擁抱對方(*˘︶˘*).。*♡

後來也是加了好友好耶(人*´∀`)。*゚+

「克勞德,在這乏味的、暫停的世界裡,我終於又一次擁抱了過去,就像是你還在我身邊的時光。」

沐挽泠

血色玫瑰11

        “我回来了!”真相小姐一蹦一跳地推开了侦探事务所的大门,“推理,我这里有重大好消息!”


        “难得你出去一趟能带来好消息啊。”


        “你就可劲损我吧,是‘那位大人’寄来的,点名道姓要你看。”


        “……那还是你......

        “我回来了!”真相小姐一蹦一跳地推开了侦探事务所的大门,“推理,我这里有重大好消息!”


        “难得你出去一趟能带来好消息啊。”


        “你就可劲损我吧,是‘那位大人’寄来的,点名道姓要你看。”


        “……那还是你替我看了吧。”听到委托人的身份后,推理立刻拉下了脸,“我说了我和他不熟。”


        “推理,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信的内容是关于她的。”


        “她?”


        “关于……


         尼德霍格小姐……”

——————————————————

        隔天,薇拉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到血宴将其他血族族人召集了起来,而DM也在旁边,似乎在讨论些什么。


        远远看到薇拉出来了,血宴便将所有人遣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薇拉。


        “哟,薇拉,难得起那么早?”


        “血宴,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一些,你不该知道的东西而已。”


        “哎!血宴你!”


        “反正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如果你想从梅洛笛伯爵大人口中知道的话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为什么血宴对这个人类伯爵那么恭恭敬敬的?明明她是很注重自己身份的。


        “因为你很单纯呢。”DM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薇拉身后,“对吗猩红?”


        “你!为什么血宴连这个都告诉你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你可以自己慢慢去发现,但现阶段,你还是保持沉默吧,猩红。”血宴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说着。


        这两个人呐……


        于是到了傍晚,薇拉故意和血宴赌气借此走出古堡到地上散步,顺便放松放松心情。血宴也拗不过他,毕竟在她眼里,猩红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就和当年亲王大人把她带回来的时候一样。”血宴对此做出这样的评价。


        但她可能不知道,经历了那些痛苦与煎熬换来的永生比薇拉想象中的好很多,但永生也给她带来了无边的寂寞。薇拉毕竟曾经是人类,无边际的永生带来的寂寞也让她再一次渴望拥有人类的幸福。


        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呢。


        夕阳西下的傍晚在一片盔甲的碰撞声中归于平静,地下也依旧沉浸在平静之中。

————————————————

        好疼……我这是……怎么了……     


        薇拉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牢房之中,走廊上的一排排火把发出瘆人的光芒,手腕和脚腕处的银链给她带来阵阵灼烧感。


        “你好啊,吸血鬼小姐。”一个有着米色马尾,身穿黑色西服,胸前戴着一枚闪着火光的勋章的女人出现在薇拉面前。


        薇拉看清了那个女人衣服上的花纹,那是一条黑龙。


        “黑龙!你是……尼德霍格?”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薇拉·奈尔。”


        在很久之前教会与血族的战役中,血族与这位代号“尼德霍格”的女人交过手。她是教会的首席执行官,也是教会不到关键时刻不会放出的王牌。


        那条黑龙对他们来说已经太熟悉了。


        “教皇大人对你倒没什么兴趣,反正你们血族迟早都是要被处死的。不过……他对梅洛笛大人可是怀恨在心呢……”


        “梅洛笛……”

   

        话音未落,牢房外的大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来者正是教皇奥德尔。


        “尼德霍格,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退下吧。”

   

        尼德霍格走后,教皇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薇拉的脖子。他的手上已经浸过了圣水,薇拉能感觉到全身仿佛被火焰灼烧,加之奥德尔越来越用力,牢房里回响着她痛苦的呻吟。


        许久之后奥德尔才松手,缓缓说道:“真是有意思,DM居然会找一个吸血鬼做情妇。”


        “情……妇?”


        “看来你是真的很天真。”说罢,奥德尔拍了拍手,进来了一个贵族打扮的女人。

 

        “又见面了,薇拉小姐。”


        “女爵大人?”


        “既然已经见过面了,那可就好办多了,玛丽,交给你了。”奥德尔转身离开了。


        “女爵大人,您是教皇的人?”


        “很可惜,我并不隶属于教会。”


        “那为什么……”


        “我只是想亲手了结那个禽兽,给她报仇……”宝钻女爵看向了薇拉,伸手抚摸了她的脸,“我不想你也步我妹妹的后尘。”


        “还有……整个伦敦所有被DM糟蹋过的女人。”

溯洄从枝
D5 ……怎么会有人两个星期画...

D5

……怎么会有人两个星期画风瞎变啊——

那两黑眼底dm是俺厚涂尝试,战线崩溃。

D5

……怎么会有人两个星期画风瞎变啊——

那两黑眼底dm是俺厚涂尝试,战线崩溃。

勘殓难产中
🐟。加了点滤镜,是俺情皮鸢尾...

🐟。加了点滤镜,是俺情皮鸢尾捏

🐟。加了点滤镜,是俺情皮鸢尾捏

Miss.恩🥐

摄殓——再见黑历史👊🏻

*关于我老婆看见了我的黑历史这件事

*永远不正经の文风,全程ooc

🍬

正文:


伊索·卡尔最近有点反常。


据当事人的爱人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所说,伊索·卡尔是一名入殓师,但最近他总是捧着手机,脸上洋溢着“动人的”微笑。


“我怀疑伊索他被尸体搞得有点精神失常。我只希望我的爱人对我也能露出那样变态甜美的笑。”...


*关于我老婆看见了我的黑历史这件事

*永远不正经の文风,全程ooc

🍬

正文:


伊索·卡尔最近有点反常。


据当事人的爱人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所说,伊索·卡尔是一名入殓师,但最近他总是捧着手机,脸上洋溢着“动人的”微笑。


“我怀疑伊索他被尸体搞得有点精神失常。我只希望我的爱人对我也能露出那样变态甜美的笑。”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的采访发言。


“伊索…”

“起开。”


“你就不能对我笑一下吗?!我真的会伤心OK?”约瑟夫终于受不了这样没有情趣的生活了。他委屈巴巴地抱着伊索的腰,试图诱导未成年入殓师go to the bed.


“我有事呢。你能不能像个正常人。”伊索嘴上说着嫌弃至极的话,却吻了吻爱人的脸颊。


“你这几天为什么老不理我,真令人难过。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伊索·卡尔?!”约瑟夫故作生气。他决定调查一下自家老婆这几天到底在干嘛。


“你快闭嘴吧。爷的心里只有你,OK?”

(庄园战神风范)





结果令他大跌眼镜。


“?你怎么能看我小时候照片啊?”约瑟夫欲哭无泪,只能双手捂脸呈社死状。


被发现的伊索一时语塞,“…对、对不起嘛。可你小时候真的好娇!”


“你怎么用这个词形容我…”约瑟夫一脸难过。





“你看这个高脚杯,啧啧啧。还有湿了一片的红酒,再加上先生的头发!好漂亮……”伊索沉浸在四十多年前的照片中不能自拔。


“现在呢。”约瑟夫站起身来,神色温和,却像藏着一头野兽。“漂亮吗?”


伊索猛地抬头,对上那束犀利的眼神,“先生,你别这样看着我……好别扭。”他慢慢后退,目光中带着一丝闪躲,约瑟夫的强势压的他喘不过气。


“伊索,你应该设身处地想一想。”


“我、我…”


“作为一个六十岁老年人,被别人扒出黑历史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约瑟夫含泪大喊,“我真的really sad!”(?你TM不是法国人吗?)


伊索抬起头,瞬间笑了出来。“没想到先生…这么傲娇。”当然,最后一句话说的很小声。他揽住人的脖子,“既然这样,为了弥补您…”


(请自行脑补约瑟夫两眼发光并像一只毛毛虫扒在在伊索身上阴暗地扭曲)


“我们去吃烛光晚餐吧!红酒高脚杯怎么样?”伊索突然向约瑟夫忽闪着眼睛,一脸真诚。


“?伊索·卡尔你存心针对我!还有不要用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约瑟夫又失望地躺在地毯上摆成一个大字,仰天长啸。“我不会还要散发吧!?”


“如果先生愿意的话,再好不过了。”约瑟夫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家爱人这句话中的恶趣味。


当然,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约瑟夫还是被迫打扮的和四十年前一样,但此时的他生无可恋。“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伊索·卡尔,很吵。”


而被红酒灌醉的伊索正摆弄着爱人的相机,一边大声嚷嚷,“这些照片,等四十年后再来笑话你。嘿嘿嘿……嘿嘿。”


“果然,酒精会麻痹你的大脑皮层。”约瑟夫摇摇头,拿出手机,一脸邪恶极不情愿地记录这个伊索突发恶疾美好瞬间。







“嗯,就这样,慢慢来。”


“你、你走开。这样好难受啊…唔”


“你喝多了,应该学会妥协。别着急。”


“不要,你…你,我才不…”


“那这样吧,给你一个选项。我做俯卧撑,还是你做深蹲?❤️”


当然了,我们亲爱的伊索两天都不能下床,或许是出于被翻了黑历史的惩罚,也有可能是醉醺醺的伊索没有伺候好他。



——END


勇敢卡尔干屠屠

《卡尔的现在生活指南》1

全篇草稿流,若有雷同,请注意避雷,不喜勿喷

ooc警告

摄殓,摄殓,摄殓(重要的事说三遍)


至于人设嘛,你们都当成私设就好了,绝不是我懒得写


《卡尔的现在生活指南》1

全篇草稿流,若有雷同,请注意避雷,不喜勿喷

ooc警告

摄殓,摄殓,摄殓(重要的事说三遍)


至于人设嘛,你们都当成私设就好了,绝不是我懒得写


嘎嘎恰米咻
遇到佛系约约了!开森,摸个图纪...

遇到佛系约约了!开森,摸个图纪念一下

遇到佛系约约了!开森,摸个图纪念一下

糯米啾wine

【摄殓】洋娃娃也会说话的吗?

小心你的洋娃娃也会说话哦。

一点点童话+一点点密室

洋娃娃公主约瑟夫×大学生王子伊索


        伊索不是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醒的时候眼前是粉红的帷幔,身下的公主床柔软舒适。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大脑短暂停滞了两秒,打量起了这个房间。


  毫无疑问,这应该是个小姑娘的房间,连墙壁都是粉红的,壁柜上摆满了各式的洋娃娃,伊索的目光瞬间被放在第一个的娃娃所吸引,银色的长发,湛蓝的眼睛,得体的笑容以及精致的礼服,不过可以明显看出,这是个男娃娃......

小心你的洋娃娃也会说话哦。

一点点童话+一点点密室

洋娃娃公主约瑟夫×大学生王子伊索




        伊索不是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醒的时候眼前是粉红的帷幔,身下的公主床柔软舒适。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大脑短暂停滞了两秒,打量起了这个房间。


  毫无疑问,这应该是个小姑娘的房间,连墙壁都是粉红的,壁柜上摆满了各式的洋娃娃,伊索的目光瞬间被放在第一个的娃娃所吸引,银色的长发,湛蓝的眼睛,得体的笑容以及精致的礼服,不过可以明显看出,这是个男娃娃。尤其和他后面摆的穿着各种小裙子的的洋娃娃形成鲜明对比。最重要的是,这个娃娃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环顾四周,除了一扇锁上的门连个窗子都没有。床边摆着几个相框,背面依次写着“爷爷”“?”“爸爸”“叔叔”“妈妈”“哥哥”“珍妮”“妹妹”,笔迹稚嫩,应该是房间主人珍妮小姑娘写的。有意思的是,挨着爷爷的相框的背面是个鲜红的问号,照片也不翼而飞。


  伊索很想骂人,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学生罢了,他前一天还在忙着改被打回四遍的毕业论文,但与出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鬼地方相比,他更愿意回去改自己的毕业论文。


  他麻木地掐了下自己,很好,是做梦,于是他决定继续躺回去睡觉。可能是毕业论文带给他的阴影太大才梦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然后伊索就真的躺了回去。


  伊索觉得的似曾相识的“洋娃娃”笑容僵了一瞬,随即叹了口气,认命地对某个角落挥了挥手,开始启用方案 b。于是伊索就听到了一段“舒缓”的音乐,他不得不重新睁开眼睛,很好,眼前的一切还是老样子,证明并不是之前他的睁眼方式不对。音乐放完,他听到了一个娇憨的小姑娘的声音,她正在抱怨自己的日记本找不到了。伊索无语,他从那个有着粉红蝴蝶结丝带的枕头下拿出日记。 


  他动摇了,他觉得可能不是毕业论文的锅,可能是他自己有病才做到这种梦的。日记本半本露着枕头外面,只要不瞎……就算瞎,也很容易就能摸到日记本。


  伊索将日记本拿在手上,他没有随便翻看别人日记的习惯,压根没有要翻开的意思。然而,一张日记纸直接从本里飘出,恰好落在伊索手上。碰瓷的水平一流。伊索面无表情地拿了起来,上面用彩笔歪歪扭扭地写了几段字:

  

  今天是万圣节,真讨厌,爸爸妈妈说着最爱我了,还不是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还好有洋娃娃陪着我。

  咦?这里怎么有一扇门?里面会有爸爸妈妈给我的万圣节礼物吗?我要进去看一看。  

                                                                              珍妮

 

  ……


  伊索看完更无语了,他看了眼自己的短袖短裤 ,又看了眼上面花里胡哨的万圣节三个字,内心有一群乌鸦飞过。


  看起来他做的这个梦不是偶然,更像是有人刻意布下的圈套。可能这就是伊莱上次预言的他会遇到的奇怪的事吧。他当时还以为伊莱只是在开玩笑。当然,他象征性地遗忘了伊莱的后半句话,他最近会有桃花运。


  思考完后伊索重新看向那个锁上的门,毫无疑问,这就是珍妮日记中提到的那扇门。伊索站着门前,摩挲着门上的锁,冰冷的触感激得人心底发凉。伊索面不改色地收回了手,不管怎样,这个梦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了,他甚至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背后注视着他。他转身,却只看到了满柜的娃娃。那个特殊的娃娃带给他的熟悉感又漫上心头。


  伊索凑近娃娃,发现连他身上的布料都要比其他娃娃名贵。伊索将娃娃取下来,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娃娃给他的古怪感觉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他就这样和手里的娃娃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半天,就在他决定放弃时,耳边响起了一道含笑的男声:“你好。”


  伊索拿娃娃的手僵住了,他看了眼周围,确认了声音确实是从娃娃嘴里发出来的后,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离奇古怪的梦。当然,最离奇的还莫过于这个洋娃娃自称是德拉索恩斯家族的公主,受到了女巫的诅咒,只有真正的王子能救他。


  伊索·真正的·赶鸭子上架·什么都不知道·王子·卡尔不想说话,他不死心地问道:“那,真正的王子是……?”

  

        约瑟夫上了得体的公主标准微笑,他用小短手捞起礼服对伊索行了个公主礼,打破了伊索的幻想:“没错,你就是我命定的王子。”


  伊索试探性的问道:“那我要怎样救你呢?”约瑟夫则用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他,理所当然的答道:“你没有看过童话吗?当然是用真爱之吻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没有哦。”


  这只是个会说话的洋娃娃,伊索自我催眠。他嘴唇飞快的在娃娃的额头上碰了一下。


  诅咒解除 约瑟夫“公主”出现在伊索面前,当然,这个公主比王子高了半头。伊索沉默,他不想再多费口舌了。他破罐破摔直接问约瑟夫:“我要怎样才能醒来呢?”


  约瑟夫那双蓝眼睛充满了忧郁,他有些伤心的问道:“你不愿意留下来陪我吗?”随后又自问自答,“好吧,不过我们得找到房间的出口才行。”


  伊索无语的指着那扇唯一的门,他问约瑟夫,你能找到钥匙吗?约瑟夫苦恼地说着:“这也是女巫的杰作,我们得破解这个房间的秘密才能离开。”


  为什么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啊喂?你这样真的很容易被怀疑耶。伊索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在尖叫。然后,他就听到约瑟夫说:“这都是女巫告诉我的,坏人把自己的目的和秘密说出来,不是童话里的基本操作吗?”


  伊索想到自己的毕业论文,突然也不是很想努力了,他坐回床上,对约瑟夫腼腆地笑了笑, 说:“公主还是自己找线索吧,我突然有点累。”说完就闭上眼睛,往后一躺,睡了过去!??


  朦胧间,伊索听到约瑟夫无奈地叹了口气,等他再睁眼时,门已经开了。或者说,门……倒下了?当然,壁柜上的洋娃娃不翼而飞。


  伊索不是很想知道原因,然而约瑟夫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洋娃娃听了你的话后就都跑到门那里了,就把门挤开了。”


  话说完约瑟夫就直接拉起了他的手,“走吧” ,洋娃娃的时候居然也是有温度的吗?总之在洋娃娃大军的攻势下,他们两个人所向披靡。


  伊索难得是顺便了解了下珍妮小姑娘的故事,大概就是她误入阴间,遇到了多年前被赶出家门的奶奶,要帮奶奶将照片带回阳间,并在爷爷的帮助下成功回到阳间。



  和公主王子完全不是一个纬度的啊。


  当然,伊索醒了,果然是梦,然而他还要继续改自己的毕业论文。现在他自己住在租的房子,下一秒,有人敲门。


  伊索认命地打开门。

  “你好。”熟悉的开场白,熟悉的人。

  “我来找我的王子。请问你见过他吗?”

  毕竟童话的最后,是公主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诶。

         不过,值得开心的是,这个公主会帮他改毕业论文诶。

 

  

————————————————————————————


前几天和同学一起玩密室,她们叫的好大声,而我笑的好大声。(其实一点也不恐怖)那时候的灵感。

有玩过这个密室的吗?

大声哔哔:我毕业啦!

  

十三州府

最近很喜欢的一对cp,磕角色不上升真人!平井老师的伊索太好看了我原地去世【安详ing】

最近很喜欢的一对cp,磕角色不上升真人!平井老师的伊索太好看了我原地去世【安详ing】

清蝉Qsemi
一套宿醉皮 原地炸回坑 约美人...

一套宿醉皮

原地炸回坑

约美人还是约美人

摸一些万分之一的盛世美颜

麦外敷麦外敷

一套宿醉皮

原地炸回坑

约美人还是约美人

摸一些万分之一的盛世美颜

麦外敷麦外敷

Lan澜

忘爱综合征

*小刀注意

“叮—咚——”

今天是情人节,伊索用攒了好久的钱给约瑟夫买了一个他眼馋好久的相机。

他会开心吗?伊索双眸中满是掩藏不住的爱意。

“啪—”

“你是?”

门后的约瑟夫眉头紧蹙,问道。

“诶?你不记得我了?”

伊索诧异。

约瑟夫摇了摇头。

“我可是你的伴侣诶,你怎么能忘了我。好了,别开玩笑了,今天是情人节,你过来看看这个相机,就是你喜欢很久的Yellow rose。”伊索笑着说,如同一个邀功的孩子。

“我的伴侣?男生?”约瑟夫轻蔑地看着他,深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不屑。“啧,真令人作呕。”

“你……约瑟夫……你在说什么……我是伊索……”

伊索一脸不可置信地看...

*小刀注意

“叮—咚——”

今天是情人节,伊索用攒了好久的钱给约瑟夫买了一个他眼馋好久的相机。

他会开心吗?伊索双眸中满是掩藏不住的爱意。

“啪—”

“你是?”

门后的约瑟夫眉头紧蹙,问道。

“诶?你不记得我了?”

伊索诧异。

约瑟夫摇了摇头。

“我可是你的伴侣诶,你怎么能忘了我。好了,别开玩笑了,今天是情人节,你过来看看这个相机,就是你喜欢很久的Yellow rose。”伊索笑着说,如同一个邀功的孩子。

“我的伴侣?男生?”约瑟夫轻蔑地看着他,深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不屑。“啧,真令人作呕。”

“你……约瑟夫……你在说什么……我是伊索……”

伊索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先生,如果你没什么其他事的话,就别骚扰我了。”约瑟夫看起来很不耐烦。

“骚扰……你今天怎么了?”伊索说着想上前抚摸他的脸。令他无数次着迷的光滑细腻的脸,此刻却变得如此陌生。

“你别碰我!”约瑟夫打掉了前进的手,脸上的厌恶藏都藏不住。

“我们……我们还一起……”伊索失了神,喃喃自语道。

“别恶心我。”约瑟夫对伊索的忍耐到了极致,关上了门。

“约瑟夫……”伊索用修长的手指感受着相机的冰凉,“不……这不是约瑟夫……”。

医院

艾米丽忧伤地说道“卡尔,你身上的旧伤复发了……可能……”

“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伊索毫无波澜地说。从约瑟夫遗忘他那天起,无亲无故的他已经没什么牵挂了,自然也不怕那天到来。这就是他的命,他认命了。

那天到来了。

没有想象中的恐惧、惊慌、不甘,反而他很平静。

平静……

“嘶……”约瑟夫捂住心口,该死的,怎么会这么疼。

他拿上蓝色外套,走出家门漫无目的地走着。

灰蒙蒙的,这是哪里?

墓地。

他不自觉地走进去,看见一座黄玫瑰缠绕的墓碑。上面写着这座墓碑的主人的名字——Aesop Karl.

是伊索·卡尔。

他是谁,怎么会令我如此熟悉。

约瑟夫用指腹感知着粗糙的坟墓,他的眼角慢慢变得湿润,眼眶通红。泪划过精致的脸庞。

黄玫瑰……

恍惚间,思绪被拉回一个月前。那个被他关在门外的男孩……

他想起了关于伊索的一切。

阿岚日常摆烂

我爱你

为什么喜欢摄殓?因为我爱你就像约瑟夫也会像我那样爱你一样

我所看到的是约瑟夫爱你也像我爱你一样深沉 #摄殓 仔细品,应该会有人不懂,有人会说:“那为什么不当伊索梦男呢?”因为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约瑟夫对你的爱,我也看到了他对你那无比的温柔

我相信你,约瑟夫比我还要爱他家小先生

我爱你

为什么喜欢摄殓?因为我爱你就像约瑟夫也会像我那样爱你一样

我所看到的是约瑟夫爱你也像我爱你一样深沉 #摄殓 仔细品,应该会有人不懂,有人会说:“那为什么不当伊索梦男呢?”因为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约瑟夫对你的爱,我也看到了他对你那无比的温柔

我相信你,约瑟夫比我还要爱他家小先生

缇子_PLUTO
对伊索进行的一个画。。 私心摄...

对伊索进行的一个画。。

私心摄殓有

对伊索进行的一个画。。

私心摄殓有

财大NB

观前避雷:很离谱很离谱!完全不同的世界观 可以理解另一个世界约瑟夫的身世()

克劳德死后 约瑟夫愈发痴迷于摄像机与灵魂学 可惜战争的存在无法给予约瑟夫一个平稳的研究平台 

"咳"好几支箭穿过了约瑟夫的脖子 他弓下身子 疯狂的咳嗽 希望能得到点缓解 

"咻"一支箭从头颅的中间穿到了左边的颧骨 约瑟夫被定在了原地 瞳孔微微的颤抖着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约瑟夫第一次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死亡  ......

观前避雷:很离谱很离谱!完全不同的世界观 可以理解另一个世界约瑟夫的身世()

克劳德死后 约瑟夫愈发痴迷于摄像机与灵魂学 可惜战争的存在无法给予约瑟夫一个平稳的研究平台 

"咳"好几支箭穿过了约瑟夫的脖子 他弓下身子 疯狂的咳嗽 希望能得到点缓解 

"咻"一支箭从头颅的中间穿到了左边的颧骨 约瑟夫被定在了原地 瞳孔微微的颤抖着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约瑟夫第一次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死亡  

"啪嗒"

头掉了下来…

头掉了下来?

头掉了下来!

 "我还没死……我还没死……"他身体一软 靠着墙体滑了下来 他将头颅拿了过来 紧紧的抱在手里 作势就要哭 

"我还没死……我还没死……我还没死"约瑟夫静静的看着自己残缺的身体  过了一会 便咧开了嘴角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没死…我还没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死!没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畅畅巍巍的起身 嘴边还在笑 他拿起老式相机 对着这虚无的皇宫拍了一张 

"笑"

他半夜来到父母的房间 父母显然也被吓到了 但在这混乱的时代 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约瑟夫拿着那个照相机 对着父母微笑了一下

 "笑"

过了很久 可能是几周 也可能是几个月 父亲和母亲消失了  约瑟夫成为了孤儿 但他丝毫不在乎 每天围着那台相机 约瑟夫看了眼相机 打开了它 克劳德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 约瑟夫楞在了原地 克劳德拍了拍他的肩 又抬头看了看在天花板上的父亲与母亲 微笑了一下 他走向梳妆台拿起头颅放在了约瑟夫的手里 一脸无奈的看向他:"头颅这种东西还是拿在手里比较好 "他又看向了那台相机 转头对约瑟夫说:"我们也拍一张吧"他打了个响指 周围被烈火包围了起来 

"最后呢最后呢!"

我深思了一下 回:"最后有人看到有一个长相俊美 但脸是半人半鬼的贵族捧着头颅消失在了烈火中"

"没了?"

我点了点头

"我真的很想见见这位法兰西贵族!"

我顿了一下 我看了一眼那台老式相机 笑着面向他们:"我们来拍一张照 纪念一下吧"

"笑"


阿江白白

【摄殓】时间神明•堕落天使 私设设定

🚫本作品包含摄殓 注意避雷

突如其来的小脑洞 养成系列🙊如果想看的话会继续更的,有想过很多内容画不画得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很久之前就有想过天使和恶魔,但是想了想设定的话我觉得伊索更像是那种堕落的天使,因为他不是白的,有点私设性格注意避雷容易ooc


摸鱼画风流(有点上头)

【摄殓】时间神明•堕落天使 私设设定

🚫本作品包含摄殓 注意避雷

突如其来的小脑洞 养成系列🙊如果想看的话会继续更的,有想过很多内容画不画得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很久之前就有想过天使和恶魔,但是想了想设定的话我觉得伊索更像是那种堕落的天使,因为他不是白的,有点私设性格注意避雷容易ooc


摸鱼画风流(有点上头)

震慑红圈还秒救的屑安德鲁

独占欲.

*来点小甜饼恋爱文学,非原作背景,有ooc与私设。大概是、瓦尔登家的独子和伯爵××。

*艾格穿着参考黄金比例,约瑟夫穿着参考有外套扎辫子的宿醉××。

*大概是互攻吧,大概吧。完整版看彩蛋。车的部分画左。


“啊呀…约瑟夫,拿张纸巾过来。”

画室中的艾格蹙眉不满手腕上流出的过多血液,画板旁静置的美术刀上留下干涸血迹——就连小少爷引以为傲的脸庞上,都沾染了星星点点的鲜血。


约瑟夫不疾不徐地走来时,看见艾格脸上不满却又意外的夹杂羞涩的神情,一瞬间觉得他的小画家…真的是可爱极了。约瑟夫扶住艾格的后脊,帮他擦拭着面上的血迹—......

*来点小甜饼恋爱文学,非原作背景,有ooc与私设。大概是、瓦尔登家的独子和伯爵××。

*艾格穿着参考黄金比例,约瑟夫穿着参考有外套扎辫子的宿醉××。

*大概是互攻吧,大概吧。完整版看彩蛋。车的部分画左。






“啊呀…约瑟夫,拿张纸巾过来。”

画室中的艾格蹙眉不满手腕上流出的过多血液,画板旁静置的美术刀上留下干涸血迹——就连小少爷引以为傲的脸庞上,都沾染了星星点点的鲜血。


约瑟夫不疾不徐地走来时,看见艾格脸上不满却又意外的夹杂羞涩的神情,一瞬间觉得他的小画家…真的是可爱极了。约瑟夫扶住艾格的后脊,帮他擦拭着面上的血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约瑟夫吻上了艾格的脸庞,上面未干涸的血迹便成为腥锈味在约瑟夫嘴中散开。直到小少爷眸中的情绪如海波般波涛时,约瑟夫才笑着调侃。

“这算不算你完全属于我了,艾格。”



“…哼,我不画了,陪我去买点东西。”

艾格干脆赌气放下画笔将未完成的画作搁置一旁,转头对约瑟夫说道。顺带随手将撇落在肩后的金色发丝束成低马尾,背后的白色纱布未掩盖住脊背,那蝴蝶骨赫然露了出来,约瑟夫的手无意间握紧…只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与欲望——他想要完全占有这样美丽、这样温柔的艾格。



“喂…!你还在磨蹭什么。”





艾格长得有些过分好看,尤其是那一头中偏短的金发,时常扎起来披在脖颈后面。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盯着人的时候更是让人觉得无处可逃,里面蕴含着深海一般的忧愁、深海一般的孤傲、深海一般的平静。



尤其是现在他的穿着,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半个黑丝,半个光腿,再加上露背装。不能说是很涩,只能说是非常涩。



于是艾格和约瑟夫走在大街上就找来了很多人的侧目,众人几乎都在讨论“他们两个人真好看啊”,约瑟夫听见了就权当一乐,对身边的女生们笑笑吸引注意力,艾格——自然是很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无意间拉着约瑟夫的手加快了脚步。



“那个…这位先生,请问可以认识一下吗……。”

如艾格所预料的那般,一位可爱的小姐顾起了勇气上前来在尝试认识他家优雅的绅士男友,心中忽有一股怒意与委屈升上来,于是就从目前一把揽住了约瑟夫。轻声提醒道:“请不要偷窥别人家的漂亮男友哦,这位美丽的小姐。”



约瑟夫听后倒是乐呵得很,将身上洁白的类似西装的外套给艾格披上以防自家的大画家着凉,调侃着。

“好浓的醋味噢——小心着凉,我的大画家。”



但是很显然在这之后,又有人里搭讪艾格了。



“我喜欢你,尝试着和我在一起吗?”

甚至是一位纹身抽烟的黑社会男子,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人。但是艾格却憋着笑,余光瞥向约瑟夫那张不满快要溢出来的脸,慢悠悠搭话。

“我是艾格·瓦尔登,不是我歧视穷人,你这样子道德败坏的人,算个什么?”



瓦尔登家、当地最有名的首富,其独子艾格·瓦尔登现任男友是德拉索恩斯伯爵——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你就没有什么点表示么,德拉索恩斯伯爵?”

艾格却看上去有些颇为不满,狠瞪了约瑟夫一眼。约瑟夫立即就嗤笑一声,将艾格搂紧怀里——艾格似乎有些娇小,能够刚好的被约瑟夫搂着。



“如你所见,艾格是我的,今晚我就要独占他。”

约瑟夫的声音很轻、很细、很柔,却又带着无法抵抗的占有欲,他是完完全全地想把艾格独占。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是约瑟夫在上,有时又是艾格在上。







“醋劲这么大?”

艾格几乎是用蛮劲把约瑟夫推倒在了床上,双手紧扣着。约瑟夫看着自家小画家这幅带有醋劲的模样倒觉得可爱,就任他动作了。



一个突如其来的吻。

浪謾的銀河艺术家

整理相册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个www

是因为穿击剑服的缘故吧,击剑约和亚总比显得好0好娇(???)

整理相册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个www

是因为穿击剑服的缘故吧,击剑约和亚总比显得好0好娇(???)

阿芩
官方发粮 哇 真甜死了硬拼棺配...

官方发粮 哇 真甜死了硬拼棺配😅

官方发粮 哇 真甜死了硬拼棺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