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翰

9148浏览    261参与
纵酒行川

我哭了,明明什么都没有

这年头连草稿都不放过吗


我哭了,明明什么都没有

这年头连草稿都不放过吗


隐鸩

嗐,烟瘾很大这个设定是无法避免的hhh

艾娃这个妆真的绝了

低配版唐家庄可还行hhh

现在是网红版扎里和渣康是一对儿,技术版扎里和铁子是一对儿吗hhh完全复制了一份,太强了太强了

嗐,烟瘾很大这个设定是无法避免的hhh

艾娃这个妆真的绝了

低配版唐家庄可还行hhh

现在是网红版扎里和渣康是一对儿,技术版扎里和铁子是一对儿吗hhh完全复制了一份,太强了太强了

潮汐锁定
最近朋友们点的解压大头! 换了...

最近朋友们点的解压大头!

换了上色顺序和思路 画得更快也更随便了(草


最近朋友们点的解压大头!

换了上色顺序和思路 画得更快也更随便了(草


狸奴忖度

【奥约】crush

  • NC17
  • 例行ooc
  • 也不知道是什么背景,原作加上溢出的私设这样
  • 3000+

*速撸产品,bug多,(试着写个普通流程的cece

*是比上次的PWP还要PWP的短小PWP( 绕 口 令 )

*英语课是最好的梗来源(盲目)

----------------------------------------------------------------------------

Summary:crush=a strong feeling of love,that usually does not last very long,...

  • NC17
  • 例行ooc
  • 也不知道是什么背景,原作加上溢出的私设这样
  • 3000+

*速撸产品,bug多,(试着写个普通流程的cece

*是比上次的PWP还要PWP的短小PWP( 绕 口 令 )

*英语课是最好的梗来源(盲目)

----------------------------------------------------------------------------

Summary:crush=a strong feeling of love,that usually does not last very long,that a young person has for sb. older


“我想抱你。”


四聲.

大胆狂徒.

 


01.


 


杨超越是个初出茅庐的除妖师。


还是个争议颇大的除妖师。每个除妖师的入世都要经过极为严苟的考验,杨超越本人对使用符咒的熟悉程度让大伙总产生“是不是靠脸混过去”的疑惑,但对上精神力时大家就都没了声音。


别问,问就全面压制。连最老道的除妖师对上都会为之震撼。无论如何,杨小除妖师接到了入世以来的第一个单子。


自幼与她一起长大的好友傅菁同她下山。傅菁道:“芜湖,都21世纪了,怎的还会有妖。”


杨超越故作玄虚的摇了摇头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是没妖咱不就失业了么,连打工都没得打了。”


傅菁闻之赞同的点点头,道:“杨老师说得...

 


01.


 


杨超越是个初出茅庐的除妖师。


还是个争议颇大的除妖师。每个除妖师的入世都要经过极为严苟的考验,杨超越本人对使用符咒的熟悉程度让大伙总产生“是不是靠脸混过去”的疑惑,但对上精神力时大家就都没了声音。


别问,问就全面压制。连最老道的除妖师对上都会为之震撼。无论如何,杨小除妖师接到了入世以来的第一个单子。


自幼与她一起长大的好友傅菁同她下山。傅菁道:“芜湖,都21世纪了,怎的还会有妖。”


杨超越故作玄虚的摇了摇头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是没妖咱不就失业了么,连打工都没得打了。”


傅菁闻之赞同的点点头,道:“杨老师说得对。”


一路打打闹闹到了将分别的当口,便祝好而后各奔前程去。


 


杨超越打的去的单主家,又向保安解释了半天最后打了电话才给放行。她伫立在空空的电梯里看着楼层数字不断跳动。


二……四……七。


叮咚。电梯门开了。


她跨出电梯门探头看了看,好在单主有钱的很,一层楼就她一个住户,省了杨超越一个一个敲门。杨超越正欲敲门,门猝不及防的开了,她没防备,跟人撞了个正着。来人啊了声抬头看她,一双眼睛微微弯着,眸光闪闪,道:“啊,你就是『顶天立地杨超越』么?”杨超越眼角一跳,道:“嗯,可以叫我小羊。”顿了顿,又说:“你就是『玛莎拉蒂爱菲儿』吗?”杨超越看见对方眼角也跳了跳,道:“是的....我叫陈意涵,叫我意涵就好。”


陈意涵错身将门拉开,杨超越歪了歪头问道:“所以,嗯,找我是有什么类型的困扰呢?”她看见陈意涵眉头微微拧起,但过一眼又舒展开,像雨滴入水面,马上没了痕迹。陈意涵弯了弯眼睛,眼皮皱褶堆叠出一个温柔的弧度,轻声道:“这个嘛。”她指了指眼下,那里有道颇为明显的抓痕,“家里最近闹得慌。”杨超越唔了声,“有请人验过么?”


“还没有。”陈意涵唇角翘起,眼底弧光闪了闪,“你是第一个呢。”


杨超越闻言弯了弯眼睛,掏出符纸有点小紧张的默念咒语,好在磕磕绊绊也总算念了完整。半晌,符纸亮起,像白炽灯似的。杨超越眉勾起来,“……妖气还挺盛的。”她回头望去,只见陈意涵眼底流光闪烁,像盛着一船星河,启唇轻声说:“那麻烦你啦...超越。”


 


她同陈意涵讲布阵引出妖怪尚要点时间,陈意涵欣然应允她在此暂住一天的请求,一来二去暮色已至,陈意涵提议一同去购买晚餐食材。


秋色已浓,到了傍晚便起风了。杨超越正想披上她那件颇能唬人的黑色长袍,陈意涵扫了她一眼,那一眼很短,但杨超越察出内含笑意。陈意涵取了件驼色外套,说:“穿这个好了。”


杨超越披上外套,嗅到点橙花的甜香,。她低垂着眉眼思索了一会儿想起陈意涵身上也是这味道。


……这不能怪她,她们靠的太近了。


街道灯火通明,她们拐进超市,杨超越很自然的去取推车。陈意涵在不远处歪着头眼睛弯弯看她。她推了车过去,陈意涵抬手覆上小推车车把,不小心碰到她手背。陈意涵轻轻啊了声,手触电似的收回去。杨超越偏头看陈意涵,说:“你手好凉。”陈意涵回说:“嗯,我是从小身体不太好。”又说:“吃火锅好么?”杨超越说好,便去买了汤底与配料。


走着走着陈意涵又唔了声,叫:“超越。”


杨超越侧目,“嗯?”


“你能喝酒么。”


“不能的。”杨超越摇了摇头,“有规矩,二十五岁之前不能喝酒。”


陈意涵眼睛弯了弯,“那买橙汁好么?”


杨超越点头。


食材购置完毕后便结账回家。


 


晚餐时吃的尽兴,杨超越捧着玻璃杯啜了口橙汁,只见陈意涵唇色红的润泽,眼儿弯成月牙,水水的像盛了一汪泉,动人的很。她便如实夸赞道:“你眼睛真好看。”陈意涵唇角翘起,“谢谢你呀。”


 


半夜杨超越毫无预兆的醒来,她寻思着大概是晚上盐分摄入太多了,口干舌燥。她又翻下床摸黑翻找背包,终于找到了矿泉水解了渴,又想去吹吹风――虽然有感冒的风险,但她行事向来任性。趿拉着拖鞋走去,出乎意料的看见的点火光。


陈意涵听见声响转过来看杨超越,她低垂着睫毛,烟搁在她唇边,烟雾升腾起来,像云似的。陈意涵是云后边的月亮,暖色火光映她脸颊莹润,长睫阴影落下,又显出点冷郁。杨超越过去摘她烟,手停在陈意涵下颚处,陈意涵手攀上她肩,便拥向前来吻她,她只见陈意涵鸦睫湿润,眼周飘红,唇色也是鲜艳的红。滑过她指尖发有些潮,那根烟从她指缝间滑落掉在大理石地板上,不见声响。尼古丁顺着撞进杨超越喉管内,缱绻而温柔。


这吻似覆水。


 


 


杨超越再醒来时是被闹钟吵醒的,她抬起手覆上眼睛,哼哼两声打算赖床,又突然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她耳朵支棱起来,有点点警觉,下一秒额前的发被人顺了下,“超超越越...醒了吗。”杨超越摊开手眯着眼看去,见陈意涵眼尾弯弯,不由得也跟着弯了眼睛,“早...”


杨超越起床来洗漱,出来时陈意涵已不见人影,饭桌上留了张纸条,原来是有事出去。杨超越唔了声吃完早饭也布阵去了。她忙活完发现已经晚上了。杨超越近视蛮严重,眯着眼睛到处找灯的开关。倒也正好陈意涵到家,开门就见杨超越伸着脖子到处晃荡,不由得唇角翘起道:“你在干嘛呀...”杨超越回头看到个模糊的人影,眨了眨眼道:“在开灯。”说着啪嗒一声灯亮了。陈意涵笼在昏黄的灯光下,衬的神色愈发温柔。


陈意涵走向前去拉开落地窗的窗帘,钢琴藏在帘子后杨超越一直没发现。杨超越说:“你家还有钢琴啊。”陈意涵噢了声说:“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弹钢琴什么的。”又回头看她,问:“你会弹钢琴么?”杨超越唔了声,走近了些,微微弯下腰手指在琴键上戳,“我会弹一点点小星星。”陈意涵拉着她坐下,牵着她手弹完了一整首小星星,唇角翘起,一双笑眼好像月牙。


房子里突然变得很寂静,只有小星星的余声在杨超越脑内回响。她今天穿了件鹅黄色的背心,陈意涵指尖勾她吊带,凑向前亲她下巴。于是她低头吻陈意涵唇角,手至陈意涵后颈,轻轻的在她脖颈处划了圈儿。


“...抓到你了。”杨超越轻声说,“小狐狸精。”


她手抓着空气往后一扯,陈意涵便被她拎开了。“给精神系除妖师下惑术...”杨超越眼尾弯了弯,“你也真是...大胆狂徒。”


陈意涵呜了一声,眼圈红红的看她,颈部系着条红色的线。杨超越眉勾起,托起陈意涵双腿抱她坐上钢琴,钢琴声刺耳。


“想要么?”


[过程有兴趣可以私信找我嗯嗯]


杨超越抽出手,俯下身欲给她口,陈意涵小腿抵住她肩胛骨,睫毛颤动着,轻声问:“你当真没有一点动心么。”


杨超越手握着她脚踝,闻言抬眼看她,半晌轻轻叹了口气,说:“……出师不利,算我倒霉。”


四聲.

小满

01.


 


陈意涵在两点多的时候毫无预兆的醒过来,她直直的望着天花板,又口干舌燥。在被窝里磨半天慢吞吞的起床,摸着黑在客厅胡乱按了几个开关把灯给开了,又被亮的好半天才睁开眼。


她坐在沙发上等水烧开,想一些有的没的。整个屋子安安静静的,只有烧着的水咕噜咕噜作响。


水开了。


她站起来不紧不慢的倒水喝,然后她突然听见细细小小的金属碰撞声,再然后门开了。


来人杵在门口,站得很直,手里还握着一串钥匙。许是没想到她还没睡,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啊...还没睡啊。”陈意涵说:“嗯。突然醒了,就想着倒点水喝。”


陈意涵等了一会儿见对方不动作,抬眼叫了声超越,...

01.


 


陈意涵在两点多的时候毫无预兆的醒过来,她直直的望着天花板,又口干舌燥。在被窝里磨半天慢吞吞的起床,摸着黑在客厅胡乱按了几个开关把灯给开了,又被亮的好半天才睁开眼。


她坐在沙发上等水烧开,想一些有的没的。整个屋子安安静静的,只有烧着的水咕噜咕噜作响。


水开了。


她站起来不紧不慢的倒水喝,然后她突然听见细细小小的金属碰撞声,再然后门开了。


来人杵在门口,站得很直,手里还握着一串钥匙。许是没想到她还没睡,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啊...还没睡啊。”陈意涵说:“嗯。突然醒了,就想着倒点水喝。”


陈意涵等了一会儿见对方不动作,抬眼叫了声超越,她啜了口水又说:“超越,把门关上。”杨超越闻言噢一声,钥匙丁零当朗的响。


 


杨超越离她近了些,陈意涵就发现她外套上落了点灰,妆也微微花了,显出些楚楚可怜的狼狈。杨超越脱了脏兮兮的小西装,露出相对熨贴的衬衫来。她轻轻说了句:“那我去洗澡咯。”,陈意涵就应说好。杨超越向浴室走去,陈意涵歪着脑袋看她,杨超越脊背挺的很直,跟几年前比是大相径庭。杨超越绑着高马尾,发丝一荡一荡的,悄悄露出细长脖颈,她头发生的密而浓,就越发衬的颈儿的白。


杨超越忽然回过头来,啊了一声说:“你等我一下呀。”杨超越眼睛很亮,像火灯似的,鸦睫簇着那双清清亮亮的眼。


 


陈意涵点点头捧着水杯发呆,等淅淅沥沥的水声停了,陈意涵才猛地回过神来。她躺回床上,眯着眼看天花板,杨超越这时带着水汽钻了进来,发尾不经意打在陈意涵肩上,湿漉漉的。


“……没吹头发么?”


“啊,吹了的。”杨超越顺势撩了撩头发,“没吹仔细。”陈意涵唔了声,杨超越躺下来,垂着眼儿不知道盯哪里看。陈意涵四季都手脚冰凉,杨超越便横腰抱着她,头埋在她颈窝里。


半响,杨超越又抬起手指摸她眉骨,说:“你眼睛真漂亮。”陈意涵闻言弯了弯眼尾,带着点儿笑问她:“哪里漂亮了?”


杨超越嗯了一声,好一会儿才轻飘飘的开口说:“都好漂亮的,笑起来最好看了,眼睛像月牙儿,弯弯的,水水的,好温柔好温柔的呀。”她手肘撑着身子起来看陈意涵,“今天看微博有个话题叫春天在哪里,啊,当时我就想,在你眼睛里呀。”


陈意涵只是不置可否的笑,说:“做吗,


。做吧。”她坐直身子,杨超越就噢了声,然后凑过来吻她。她手指细细长长,利落的脱了陈意涵睡衣。她们睡过很多次,轻车就熟的很,身下很快泛滥了。杨超越又低头亲亲陈意涵腰腹间,欲埋下头去。陈意涵眼尾飘红,手摸索到杨超越发顶,又顺下到她耳廓到下颚处,说:“用力些吧。”


 


性事猛烈过头了便会痛,痛也好,最少让她知道她还活着。杨超越嗯了声,声音像蒙着雾。陈意涵垂眼看去,杨超越眼周因情欲而泛着红,她眉眼舒展着,显出点漫不经心的冷淡来。没有开灯,杨超越神色也像蒙了层雾似的,陈意涵又突兀的从雾里窥出点悲色来,想细看时那点儿悲色又消失的一干二净,倒像是她恍惚了。


是恍惚吧。


有什么可以悲伤的呢。






占个坑。

且听凤鸣播了再写


纵酒行川

约翰:“苍了个天,现在都八点了!!我要迟到了!”

奥卡索:“不急……不是还有半小时吗……再给我抱会儿……”

约翰:“你是什么品种的恶魔,居然还会赖床!快点放开我,怎么搞得昨晚是我胡作非为一样!快点!”


这是上一条草稿的事/后


好久不见啊啊啊啊啊大家

我终于有假了

约翰:“苍了个天,现在都八点了!!我要迟到了!”

奥卡索:“不急……不是还有半小时吗……再给我抱会儿……”

约翰:“你是什么品种的恶魔,居然还会赖床!快点放开我,怎么搞得昨晚是我胡作非为一样!快点!”


这是上一条草稿的事/后


好久不见啊啊啊啊啊大家

我终于有假了

火蛇

今夜你被赦免了

時間接結局之後


天馬坐在副駕使座上,車子在紅燈前停下來時,他能在沉靜的車廂中聽到兩個人很輕微的呼吸聲。

他,和約翰。


天馬回到德國時沒有通知任何人。萊希瓦醫生,迪達,妮娜也不知道他要回來。他只是在慕尼黑參與一個學術研討會,四天後就要離開,然後趕往尼泊爾進行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行程很緊迫,他沒有安排時間跟朋友見面。可是在慕尼黑機場走出來時,卻見到了這個意料之外的人——金髮,白瓷般的膚色和美麗的五官,這些特徵令他在人流之中極具識別性。


約翰邀請他上車。他大概是用自己的方法知道了天馬的行程。如果能選擇,天馬不會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跟約翰見面。他用餘光看着駕駛座上的...

時間接結局之後





天馬坐在副駕使座上,車子在紅燈前停下來時,他能在沉靜的車廂中聽到兩個人很輕微的呼吸聲。

他,和約翰。


天馬回到德國時沒有通知任何人。萊希瓦醫生,迪達,妮娜也不知道他要回來。他只是在慕尼黑參與一個學術研討會,四天後就要離開,然後趕往尼泊爾進行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行程很緊迫,他沒有安排時間跟朋友見面。可是在慕尼黑機場走出來時,卻見到了這個意料之外的人——金髮,白瓷般的膚色和美麗的五官,這些特徵令他在人流之中極具識別性。


約翰邀請他上車。他大概是用自己的方法知道了天馬的行程。如果能選擇,天馬不會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跟約翰見面。他用餘光看着駕駛座上的約翰,午後的太陽透過車窗斜照他平靜的側臉,暖光流過他金色的睫毛,鼻樑和唇端。


紅燈持續嘀、嘀、嘀。約翰轉過臉來。


深邃的眉目直直撞向天馬的視線。天馬腦中的神經本能地繃緊,他強忍住躲開視線的念頭,他知道他應該把約翰當成一個普通人對待。


約翰臉上帶着一貫的柔和含蓄的笑意,而眼睛是冰冷的,「我猜你目前都不想見到我,天馬醫生。」


的確沒錯,如果可以,天馬十年內都不想見到這個曾令他噩夢不斷的人,也許他會打聽約翰的去向,但他絕不會跟他這樣面對面說話。


說來慚愧,其實除了對着昏睡在病床上的約翰說話那兩次,天馬平心静氣地面對約翰的時候就只有現在。追查了約翰三年,知曉了他經歷了什麼,了解他是如何成長,曾經想殺了他,但也救了他。天馬現在想知道他的心結怎樣解開,他如何融入社會,他有沒有在經過的地方留下痕迹。也許他的心仍然徘徊在最後的風景,那片萬物凋零的荒原,狂風刮走呼吸的時候,他身邊是否有人呼叫他的名字。


「你這次離開之後,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了吧,尼泊爾的內戰持續着。」約翰說,「我只是想見你一面。把你載到旅館之後我就會離開。」


天馬看着他。約翰臉上柔和平靜的笑容與葛利馬是相似的,親和、嫻熟、不真切,從511裡走出來的人都習慣帶着這樣的笑容。他笑的時候藍色眼睛卻長年冰封,陽光傾射進去,卻折射出裂冰般破碎的光。


天馬道:「約翰,你回來吧。」


嘀、嘀、嘀,紅燈轉成綠燈。約翰回過頭,踩下油門。


呼嘯而過的風聲和雜音把兩人的呼吸聲掩蓋過。回去哪裡,從哪裡回來,天馬沒有說出口,約翰也沒有回答。他知道約翰的心埋沒在陽光無法照射的地方,永遠的冬天,永遠的夜晚。在城市中行駛的車廂內,天馬閉上眼睛,腦海回想着那片荒原,無人之境,沒有盡頭,世界的伊始與最後之地。


連日的奔波和時差使他沉沉睡去。





當天馬再次睜開眼睛時,首先感覺到的是微晃的離心力。他以為自己仍在夢中。


抬頭望向車窗,外面是一片無边無際的墨藍色大海,與傍晚即將歸於黑暗的天空幾近融為一體。天馬突然意識到他所身處的車被海水包圍着,海浪一層一層地拍打着車窗,車還在海濱上慢慢前進,往大海那黑暗的中心駛去。


天馬驚疑地望向左側。約翰一隻手搭在方向盤上,臉無表情地平視着前方起伏的海浪。


「約翰?」天馬叫道,「怎麼開到海裡去了?」


約翰很緩慢地眨了一下眼,視線逐漸找回焦點,某種思緒從中消散而去。


「我想了很久,天馬醫生,」約翰說,「我必須跟你告别,因為我的生命是你救回來的。」


冰冷的側臉如同精雕細琢的大理石雕像,約翰的眼梢和嘴角沒有了弧度,顯得非常冷漠。那種冷漠不是一種表情,而是他放任自己卸下了笑容,所有微表情都消失,整個人的温度立即降到冰點,眼睛裡仿佛一無所有,如同窗外漆黑的大海。


約翰說:「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你可以用你的手機向警察求救,讓他們拘捕我。或者你可以找找你座位旁邊的隙縫,那裡有一把手槍。」


約翰抬眼,天馬也跟着他的眼線望去,看到窗外浮動着的水平線不斷升高,海水已沒過整輛車的三分之二。天馬扣下車門的手把,水的阻力令車門無法打開。


「我在試圖謀殺你,天馬醫生,我想跟你一起死在大海裡。你可以向警察控訴我,或者開槍殺死我。」


天馬看着他:「為什麼?」


藍色的眼珠轉了過來,他的唇角揚了揚,眼神也隨之而變得柔和,但並不是笑的表情,「如果死亡之後所有靈魂都得到公平的價值,我真的很想把你也帶過去。」


「我不是問這個。」天馬說。他撐住椅背側身靠近約翰,把他扶着方向盤的手撥開,然後踩下刹車制和嘗試後退,但沒有用,車輛已經駛離了海濱的位置,被困在水的阻力中,隨着波浪搖晃和下沉。


天馬道:「為什麼想死?」


車廂的空氣開始混濁潮濕。他在極近的距離下跟約翰對視,看到那些金色的睫毛半垂在眼池之上,隨着呼吸微細地輕顫。約翰頭靠着椅背,下巴微昂,尖削的下腭與温白的頸項蜿蜒相接,他的膚色異於常人地白,在這個幾乎失去光源的車廂內白得晃人。


「我回不去了,天馬醫生。」


天馬在醫院裡見過被痛苦折磨的人,他們的眼神遲緩,沉默,沒有温度。他看着約翰的眼睛,只覺得心臟在下沉。


「我甚至無法成為一個人。」約翰道。


海水完全沒過了車頂,最後一絲光線被徹底隔離開,所有聲音都離他們而去。黑暗籠罩着他們,舉目所見都失去了焦點,車廂成為了海洋裡面的一個孤獨寂靜的密封空間。


天馬坐回座位上。他伸手到座椅旁的隙縫,果然摸到了一把手槍。他在一片靜默的黑暗中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以為自己再也不會碰到這東西。只要一碰到槍,他就會回憶起那些折磨和罪咎的痛苦感受。


吸了一口氣,天馬對着前方車窗開了一槍。


「砰」一聲的巨響打破了這個靜寂的密室,子彈穿過窗户,迅速鑽進海水深處消失不見。裂紋瞬間從彈孔蔓延至整片擋風玻璃。玻璃很快被水壓推破,冰冷的海水灌了進來。


天馬脫下外套披到約翰和自己的頭和頸脖上,阻擋破碎的玻璃片。湧進來的海水不斷沖刷他們的身體,然後在腳下滙聚,過不了幾分鐘車廂便會灌滿海水,下沉到海底去。天馬拉着約翰的手從裂口離開車廂,伴隨着水花和泡沫破滅的聲音,兩人一同進入窒息的大海裡。


車輛下沉的位置並沒有很深,距離水面大約六七米,但非常黑,也許上面已經是夜晚,海裡一點光源都沒有,仿佛沒有邊界的深淵。天馬將手槍和外套都丢掉,讓它們沉下海底,再蹬掉鞋子,減輕自己的重量,令身體更易地浮升。


然後他感到手心握住的温度流走了,另一個人的重量突然消失。天馬向後望,這一望,卻令他心身俱顫。


約翰閉着眼睛,任由自己的身體墮入深海。


他說他今天只是來見天馬一面。他說他是來告别的。


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死的,是聽見天馬叫他「回來」的時候?他身體裡的怪物離開了,他從一個很長很長的夢裡蘇醒,而他不知如何重新成為一個人。這令他想死嗎?還是在更以前,在十歲的某個夜晚,他讓妹妹對着他的額頭開槍,他那時是否已經死了,天馬救回來的,只是他靈魂的碎片。


無數人被天馬所救,但他唯獨救不了約翰。他為約翰執起手術刀,或者以槍口對着他,都無法令約翰得到救贖。因為他的內心永不超生。他終其一生都走不出那片荒原。也許讓他從此沉睡,才能讓他得到安寧。


不過天馬很快清醒過來。他認為延續永遠是生命最好的結果,並一直如此堅信,他不能讓約翰就此沉沒在太陽無法傾照的深海裡。


天馬潛下去拉住約翰,將約翰身上沉重的大衣脫掉,然後把他圈進自己懷裡。兩人一起向上浮升,水的壓力和負荷逐一從身體上剝離,上方漸漸出現一團微弱清冷的光斑,那是照到海面上的月亮。


在接近水面的時候,天馬看了一眼約翰,發現他張開了眼,隔住兩人飄浮着糾纏的髮絲,那雙藍色的眼睛凝視着天馬。




天馬坐在海灘的一塊石頭上,從海裡潛上來消耗了很多體力,也許是年紀大了,他覺得有點脫力。他脫掉上身濕透的衣服,把海水擰出來。


「你回來吧。」天馬說,「你要成為一個人。那將會很痛苦,也許會生不如死,但我不會讓你就此死掉。這是你應該承受的。」


溫度隔着濕冷的衣物傳遞過來。約翰的額頭靠在天馬的頸窩。微涼的手放在天馬的肩膀上,續又上移到天馬的臉額。


約翰抬頭,金色的髮絲貼在他的額頭和臉側,水珠從他額前的濕髮滴落到天馬的臉上。他的眉和睫毛都掛着海水,眼皮和鼻尖透着水光,藍色的眼睛又濕又涼。


天馬感覺到他的唇很冰涼。但他的呼吸是温熱的。

DCR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最终的我还...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最终的我还是搞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最终的我还是搞了

王·wang
标记 ABO要素有ε٩(๑ ₃...

标记

ABO要素有ε٩(๑> ₃ <)۶ з

标记

ABO要素有ε٩(๑> ₃ <)۶ з

纵酒行川

恶龙膝上的公主


是软头毛笔粗糙草稿

啊双马尾和黑天鹅蓬蓬裙

恶龙膝上的公主


是软头毛笔粗糙草稿

啊双马尾和黑天鹅蓬蓬裙

URTROUVAILLE
月亮是弯的,我也是

月亮是弯的,我也是

月亮是弯的,我也是

桑葚尾

【宇航员x特工】cp向

其实是一个逗比欢乐向??

我的天在剪的过程中真的吃到了好多细节糖!

比如宇航员手里拿着的是两个饮料!另一个一定是给特工的!!

(还有特别想说在特工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有宇航员来(尝试)安慰了啊喂!)(特工还是要顺毛撸的嘛)


【宇航员x特工】cp向

其实是一个逗比欢乐向??

我的天在剪的过程中真的吃到了好多细节糖!

比如宇航员手里拿着的是两个饮料!另一个一定是给特工的!!

(还有特别想说在特工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有宇航员来(尝试)安慰了啊喂!)(特工还是要顺毛撸的嘛)


桑葚尾

我的妈我自制力真是差

刚刚打算控制住自己写文的手,控制住画画的心,然后转头走上剪辑的路???

好吧,这是那个约翰特工个人向剪辑(一边花痴一边剪完的

再次感叹:特工太辣了!!

我的妈我自制力真是差

刚刚打算控制住自己写文的手,控制住画画的心,然后转头走上剪辑的路???

好吧,这是那个约翰特工个人向剪辑(一边花痴一边剪完的

再次感叹:特工太辣了!!

谢宁

萧山的限定记忆

接上篇


自从超越住院观察后,陈意涵就整天魂不守舍的,脸上的标志性笑容不见了,反倒多了几分憔悴。


傅菁和吴宣仪则是整天在各地奔波,寻找可以治疗超越的办法。


在上海的一家医院中,她们听医生说,有一个办法,但是有一半要看天意,另一半则是看患者自身的抵抗力。


宣仪听见有了治疗的办法后,立刻说: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医生没有说话,而是请了一支医疗队和宣仪她们一起回了北京。


超越再次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门外的宣仪和傅菁打算打电话联系一下意涵,却发现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两个人只能让彩虹先去找一找意涵。


经过一个下...

接上篇








自从超越住院观察后,陈意涵就整天魂不守舍的,脸上的标志性笑容不见了,反倒多了几分憔悴。



傅菁和吴宣仪则是整天在各地奔波,寻找可以治疗超越的办法。



在上海的一家医院中,她们听医生说,有一个办法,但是有一半要看天意,另一半则是看患者自身的抵抗力。



宣仪听见有了治疗的办法后,立刻说: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医生没有说话,而是请了一支医疗队和宣仪她们一起回了北京。


超越再次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门外的宣仪和傅菁打算打电话联系一下意涵,却发现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两个人只能让彩虹先去找一找意涵。


经过一个下午的奋战,超越被医生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傅菁立马上前:"醒了吗?醒了吗?"


"患者已经过了第一关,就是她自身的抵抗力,她的心脏已经恢复了正常跳动。但是下一关,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唤醒她的人。"


"意涵!快去找意涵!"宣仪朝傅菁说。


傅菁有些疑惑的看着宣仪,但还是帮助宣仪把超越放在轮椅上。


跟在宣仪后面上了车。


上车后,傅菁问的:"宣仪,你为什么就那么笃定是意涵呢?"


"因为意涵是遗憾呐。"选一笑道。


"嗯?"傅菁还是一脸疑惑。


"你还记得大团综吗?mimi那期大团综,晚上的时候,超越不是说到她没有遗憾吗,但是在回酒店的车上,我分明看见超越在车窗户上暗暗地写下了"陈意涵″三个字。还有就是我那期团综,晚上的时候,你不是生病不在吗?我无意间用高脚杯喝了牛奶,超越就紧盯着我那个杯子盯了好久。我想那时候,她应该是想起意涵了。”



"哦!原来还是那小子嘴硬,宣仪你记得吗?mimi 那期团综,我不是和超越坐在一起吗?在大家都提问完关于遗憾的那个问题后,我问超越,你是真的没有遗憾吗?超越没有回答,而是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然后笑着扭头向我,没有呀!那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她在掩饰着什么。”



一路上,她们聊着意涵和超越的话题不断,没过多久就到了,她们在门口看见了彩虹,只见彩虹一脸焦急,手里拿着一张纸向她们摆手。


她们两个推着超越,向彩虹跑去,刚跑到,彩虹便焦急的说道:"不知道意涵去哪里了,这里只留下一张纸条。”



宣仪和傅菁看向那张纸条,纸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

致杨超越


这一首歌 唱给你听

我想告诉你 我喜欢你

好多好多的日子里

我一直注视你

这首歌我唱给我听

也代表我的心情

那样爱你的心情

你是否有一点 在意

这一首歌

只给你听

希望你不要忘记

都是我的真心真意

完全为你

好几年了

还没忘掉

你对我的关心

是否我该值得庆幸

因为是你

我不再是一个人走过很多夜晚

我不再是一个人看过很多星空

这些年因为有你我才觉得温暖


今晚月色好美呀!

(我喜欢你)

                            

                                                  陈意涵



是陈意涵的那首“我喜欢你”和意涵对超越说的那句"今晚月色好美呀!"这首歌果然是写给超越的。


宣仪没有再看下去,则是模糊着眼睛看向傅菁。傅菁和她一样,脸颊上早已有晶莹的眼泪。


彩虹突然间指向后面,说到:"超越刚刚动了一下。”



大家听到后,都向超越走过去,发现超越虽是紧闭着眼睛,但还是有眼泪流下来。


"超越,超越…"随着一声声的超越,超越慢慢张开眼睛,干着嘴巴,嗓子有些沙哑道:"陈意涵,我们去找陈意涵。”


对于世界而言,你可能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而言,你是她的整个世界。

--致越涵.


这不仅是一颗眼泪,还是你我的过去。

--致小陈总的钻石泪.


总想去碰撞你的眼神

可目光相觑

却让我的心跳加速了旋律

总想去寻觅你的眼神

可目光相遇

却让我的思绪出现了迷离

也许你的眼神

来自你的不经意

也许你的眼神

有着某种特殊的含义

真搞不懂你的眼神

为何有这么大威力

你的眼神

好像燃烧的火焰

光彩照人折射出绚烂的美丽

你的眼神

如同七彩般的诗

品读的结果是我爱上了你


--致傅宣.傅盯盯.选盯盯.

濑子夜。

我体验到涩大叔的美好了。

马克好磕我可以磕一辈子

p2约翰和奥利弗和马克的受图

p3马约  “白天的时候你是不是这么亲露西亚的”

你们快来磕太上头了


我体验到涩大叔的美好了。

马克好磕我可以磕一辈子

p2约翰和奥利弗和马克的受图

p3马约  “白天的时候你是不是这么亲露西亚的”

你们快来磕太上头了


Thokk
思维模式开始!(John也来尝...

思维模式开始!(John也来尝试)


INS@flavoredmagpie

思维模式开始!(John也来尝试)


INS@flavoredmagpie

Williams Kaiser
*******一如既往的潦草...

*******一如既往的潦草

jo 等 了 !

qaq我是实在没想到这张最开始的草稿是拖的最久的,久到,几乎每一格画风都不一样了【草】(>人<;)对不起!

是约翰看到奥利弗的发布会新闻,想着为什么之前见到奥卡索没有认出来?

总之还是一如既往的意识流,奥利弗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一如既往的潦草

jo 等 了 !

qaq我是实在没想到这张最开始的草稿是拖的最久的,久到,几乎每一格画风都不一样了【草】(>人<;)对不起!

是约翰看到奥利弗的发布会新闻,想着为什么之前见到奥卡索没有认出来?

总之还是一如既往的意识流,奥利弗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