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翰·h·华生

95浏览    7参与
乌尔比诺

【福华】Forever(慎)

  角色设定不变,私设故事背景。

  相爱终老的小片段,

  去世设定两人90岁+

   ooc属于我。  垃圾文笔(别骂我ww)

  

  

  

  正文:


  纳德比镇的冬天总是安详静好,尤其是下雪之后。


  厚重的冰雪积​在屋檐,让棱棱角角的木屋轮廓柔和起来。屋内火炉的暖光像是在雪中撒了一把金子,给这个蓝灰色调的夜晚填上一抹暖黄。


  年迈的Sherlock倚在壁炉旁的​木摇椅扶手上,羊毛地毯抚着脚心,有些痒。他不理会,只是轻轻推着摇椅里躺着...

  角色设定不变,私设故事背景。

  相爱终老的小片段,

  去世设定两人90岁+

   ooc属于我。  垃圾文笔(别骂我ww)

  

  

  

  正文:



  纳德比镇的冬天总是安详静好,尤其是下雪之后。


  厚重的冰雪积​在屋檐,让棱棱角角的木屋轮廓柔和起来。屋内火炉的暖光像是在雪中撒了一把金子,给这个蓝灰色调的夜晚填上一抹暖黄。


  年迈的Sherlock倚在壁炉旁的​木摇椅扶手上,羊毛地毯抚着脚心,有些痒。他不理会,只是轻轻推着摇椅里躺着的老人。


  老人闭着眼,嘴角微微勾着,享受​着和爱人共处冬日的美好时光。


  “Sherlock,你还记得我们的初遇吗?那简直如梦一般,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当然了,John。六十年前你我相遇在午夜钟声里。


  “那是在我的同窗彼得的舞会上,我当时只是个被迫受邀前去充当小提琴手的无名侦探,年轻的我厌恶一切稍有名气便造作矫揉的人,很不巧彼得就是其中一个。我躲着远离了纸醉金迷,却不幸的在彼得的画廊里迷失了方向,兜兜转转,最后出路没找到,转个弯,竟然在一副保罗·高更的仿品下遇见了你。”


  “Sherlock……仿品。”John笑出了声,年龄近百,他的声音已然不似壮年时有力,取而代之的是沙哑和几分磕绊。


  “当然是仿品,我一眼就看出来了。”Sherlock很喜欢看到John笑,自己的语气中也带上了欢悦。


  “当时我的确呆了几秒,不过也就几秒而已。那一瞬间我还以为看见了太阳。不得不说,你的金发太耀眼了。看见冒失的我你一定吃惊极了。

  “当你转过身来,我看见了你的眼睛——简直比大厅的水晶灯还要美上几分。你和那些人怎么可能一样?”


  “你年轻时可不会跟我说这些,不过我现在倒是有点太老了。”John已经发灰的眼眸里依然满是笑意,只是抬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圣诞节配色的毛线帽子——爱人口中的金发早已黯淡无光,甚至已经稀疏到不能梳理。


  Sherlock向上拉了拉盖着John腿的毛毯,紧握住他触感粗糙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你不曾老过,至少在我这里不曾。”


  John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热和那不能再熟悉的泵动,满眼爱意地看着这个守在自己身侧一脸忠诚的老头子。


  “你当时只裹了张床单,我当然吃惊。”

  “那只是一种反抗手段。”Sherlock眨眨眼睛解释道。


  “我太想跟你跳段舞了,即使白床单比那些贵族的锦绸美上一百倍,我只能换掉它并找来件侍从的衣服穿上,这样才能正式邀请你。


  “只不过我发誓,我当时绝不知道你的舞跳的那么烂,饭也做的难吃,性格还很差,不过退伍军医的医术的确不错,还差点就治好了我多年的烟瘾。你的小毛病简直一大堆,但看在你人的份上都不重要了。”


  “那白床单也美得震撼。”John耸耸眉毛,闭了眼,像是准备小憩一会儿。Sherlock摇椅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继续讲着。


  “我们一起生活了六十年,是我们相遇时年龄的两倍,我爱城市的喧闹和错综复杂,可你已经不能再被嘈杂打扰了,我调动了手下整个流浪汉信息网,终于找到这个安静的地方。”


  “你或许已知自己时日无多,却一丁点也不肯透露给我。你就这么不信我?追求刺激的一生你我都得服服老了长官……”Sherlock说着说着,摇摇头,撇嘴嘟囔了句:

  “真不知道服老这种话是怎么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你也太傻了,我怎么可能与我的挚爱分开。”

  “唉,可能是我太老了吧,今天怎么这么絮叨。”Sherlock如抚摸天鹅绒般轻轻将John挂在眼角的泪珠拂去,看着他安详的睡颜,Sherlock也不禁笑了。


  屋子里只剩下一人心跳作伴壁炉里的干柴噼啪响,老人无羁一世的眉眼终于垮下来,他柔声问道:“你看,我这不还是跟你在一起吗?这有什么难的……”


  纳德比这个北方的小镇雪总是很勤,遮掩了松柏的翠绿,遮掩了大地的熟褐……雪将万物都覆上自己的颜色,却被那温暖的火光照耀成金黄,被小屋染上压抑在心底的悲伤。


  Sherlock无比虔诚地吻了吻爱人的额头,手紧握着从没松开过。


  “我早就联系了镇边的德苏里,他儿子被栽赃枪杀的案子还是我解决的。”

  “我留给他足够的钱,请他把我们葬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没有葬礼,没有鲜花,也不会有人打扰你我的安眠……”


  “稍等一会,我这就与你团聚。”


  Sherlock与John相遇相知六十年的爱意倾吐最终变成了Sherlock一人于世的喃喃自语。


  午夜的钟声也不会打断这对爱人的酣梦,他们将在另一个世界永恒。


  六十年后的午夜,你我将再次相遇。




灵感源于歌曲:《One Last Dance》

ps.我超喜欢大家评论的|ω•`)

  

  

  

  ​

乌尔比诺

【福华】明光

    单向暗恋福设定,华生结婚前夜,接原剧。

(文笔渣,求轻喷。)

   正文:


      夜晚的秋瑟瑟吹响贝克街​221b号二楼的窗户,带着无处居所的尘土,落在红木窗棂上,从厚重的丝绸窗帘里,透出暖暖的,温和的光。

  “哦John,你的身体简直比你的大脑还要迟钝。”​在Watson第十一次踩到Sherlock脚时,他面无表情地再次发表感叹。

  “闭嘴,Sherlock。是你非要教我的。”​Watson扶着Sherlock腰,抬头恶狠狠地盯...

    单向暗恋福设定,华生结婚前夜,接原剧。

(文笔渣,求轻喷。)

   正文:



      夜晚的秋瑟瑟吹响贝克街​221b号二楼的窗户,带着无处居所的尘土,落在红木窗棂上,从厚重的丝绸窗帘里,透出暖暖的,温和的光。

  “哦John,你的身体简直比你的大脑还要迟钝。”​在Watson第十一次踩到Sherlock脚时,他面无表情地再次发表感叹。

  “闭嘴,Sherlock。是你非要教我的。”​Watson扶着Sherlock腰,抬头恶狠狠地盯着面前这个高鼻梁的男人。

  Watson比Sherlock矮近二十公分,此刻却是Sherlock跳女步,他跳着男步,再加上他一次次踩到“女伴”的脚,不由得被这该死的窘迫弄得有些不耐烦。

  他可是曾服役于前诺桑伯兰第五明火军团的退伍军医,怎么可能会把时间花费在研究跳舞上。

  “作为明天就要当新郎的人,你居然连华尔兹都不会。”​Sherlock皱皱眉头。

  “你从哪儿听说的?”​Watson莫名其妙地问道。

  “维基百科。”​

  我就知道!

  暖黄色的烛火流淌在面前人金黄色的短发上,让Sherlock想起儿时玩耍的那片金色麦田。华尔兹舞步的两人离得并不近,但他微微低头,甚至能把华生脸颊上的细小雀斑数清楚……哦,他鼻翼上还长了颗小小的​痘,可能是最近准备婚礼太忙碌了吧?

  想到这儿,一股奇怪的热流涌上Sherlock​心口,这种感觉仿佛时刻与他形影不离,但又潜伏在心底若隐若现……

  明天,是他的婚礼。

  他不会住在221b了吧。他和Mary将会一同住在一个更加温馨的屋子里,这件屋子最好只有两层,因为Watson的腿尽管是心理障碍也有可能复发,等以后老了,楼梯太多他一定吃不消。

  到了万圣节领居家的孩子们会敲开他们的门,笑得一脸灿烂只是为了无聊地讨要那些让他们蛀牙的糖果,不过他们两人在一起,无论多无聊也会相视一笑抓给孩子们​一大把巧克力……接着,接着他们就会有自己的孩子,虽然孩子是世上最无理取闹的家伙之一,但他们会很快乐……

  对了,Watson的咖啡不能加糖,他喝咖啡从不加糖……Mary大概早已经知道了。

  或许,他们还会在​圣诞节回来221b和他缅怀过去一起探案的时光,哈德森太太会涂着和她那条红色毛呢连衣裙相同颜色的口红,边喝茶边感叹过去的事,红色口红会粘的满杯子都是。然后Watson会坐在那张“他的椅子”上笑着拍手赞美道:他,Sherlock,真是太精彩了!

  明天,他就是一个丈夫了​……

  等等,为何要考虑这么多?

  仅仅是一瞬间,他仿佛要把今后的一切考虑个遍。

  “哦!Sherlock,这次是你踩我脚。”​

  Watson忍着痛,抬头却看见他皱着眉呆滞的样子,打趣的话顿时又咽了回去。​

  “怎么了?莱纳街那起案子有进展了?”

  Sherlock摇摇头,不语。他放开Watson的肩头,转身靠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点着下巴。​

  是他那经典的思考姿势。​

  好吧。Watson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眨着眼睛​,心想这是常事,怕打扰到他。

  “那,我去找哈德森太太泡些红茶。”​

  Sherlock的视线跟着Watson下楼。

  世上独一无二的顾问侦探Sherlock第一次准备让自己设身处地地考虑另一个人的想法:他,John,是怎么想的?

  试了几秒他果断放弃——凡人的感情,太傻了。

  为什么不问问他呢?心底的声音冲上前,揪住他的耳朵逼迫道。

  问他的想法!Sherlock·Holmes!

  “Shut Up!”Sherlock情绪激烈地点着太阳穴,一瞥却看见Watson正满脸疑惑地端着茶站在门口。

  “en…你还好吧?”Watson歪着头看他。

  “我很好。”他转过身去不看这个让他如此失态的男人。

  “好吧。”Watson将茶放在茶几上,避免尴尬似的清了清嗓子,在沙发上坐下开始翻看报纸。

  沉默。

  几乎没人会在晚上大风天出门,贝克街道上只有风在不知疲倦地奔走着,它无形无色,恰如Sherlock的感情一般无处不在,如影随形,却不可捉摸——可它们都被那紧拉的窗帘挡了个严严实实。

  “你怎么看结婚这件事?”Sherlock轻轻的声音传过来,烛台的火苗仿佛随之跃动。

  “啊?”Watson闻声抬头,却只看见Sherlock蜷在椅子里的背脊。

  “好吧。嗯…我想结婚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在法律下要为对方负责了吧,这样他们就可以组一个家庭了。”

  “所以说,结婚对相爱的人来说就是种法律保障吗?”

  “也不能这么说吧……Sherlock,你在考虑这些吗?”

  “不不,我对结婚没兴趣。”

  Watson摇摇头,笑了,“You are my best friend,anyway.Sherlock.”

  Sherlock扭头看了一眼那笑容,被一抹明黄色恍到了眼睛。高功能性反社会人格的他大胆的想通了。

       他知道那不是烛光,他知道了,从相遇开始,那抹光都在将他救赎。

       他抬手将小提琴拎过来,翻身站到窗边,用琴弓将窗帘整个拨开,路灯点点驳驳映在他浅色的眸子上。

     Sherlock满脸笑意地架起小提琴,背对着沙发上的Watson,轻轻奏起一曲——《爱的礼赞》

     风在为他和声。




  我想我不需要结婚,John·H·Watson


  我的爱对你不需要保障


       End.

  ​

百身莫代

[神夏]当Sherlock说他要给我的女儿找一个保姆的时候

属于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的东西

大概就是脑子里想着手上就动了的流水账

John视角

其实我想写麦夏麦

这个John肯定是OOC的

发出了爱哥哥的声音

关于房东太太叫啥我才不说我给忘了就记得有个哈。

————————————————————

       当Sherlock说他要考虑找一个保姆来照顾我可爱的女儿的时候,我回应了他不可置信的目光。

       “噢John,别用你那双充满着茫然的金鱼眼睛看着我,毕竟房东太太跟她新认...

属于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的东西

大概就是脑子里想着手上就动了的流水账

John视角

其实我想写麦夏麦

这个John肯定是OOC的

发出了爱哥哥的声音

关于房东太太叫啥我才不说我给忘了就记得有个哈。

————————————————————

       当Sherlock说他要考虑找一个保姆来照顾我可爱的女儿的时候,我回应了他不可置信的目光。

       “噢John,别用你那双充满着茫然的金鱼眼睛看着我,毕竟房东太太跟她新认识的相好出去度假了——而我并不能带她去任何案发现场。”Sherlock将自己扔进了他那富有弹性的单人沙发里,合并着双手竖在嘴中间的位置,就像他平日里思考时那样。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非常的惊讶,毕竟Sherlock对于房东太太收拾他餐桌上的化学仪器都要喋喋不休用他那非常人的语速说上十五到二十分钟的情况下——居然会想找一个素未谋面不识底细的保姆?

      “emmm…Sherlock。”我来回走了几步,最后坐在了自己的沙发里。“那你对于未来的保姆,有什么规定吗?”

       我觉得我可以在博客里更新一下了,我摸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笔,记录下Sherlock对于保姆的应聘要求,我甚至连题目都想好了,就叫《当名侦探要求的保姆难度多大》。

       然而当我在Sherlock说到一半的时候忍不住打断了他。

     “等一下,Sherlock。”我看着本子上记录的一条条规定,沉默了一下。“你说的这些…恕我直言,我觉得你在说Mycroft。”我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位被Sherlock称为[大英政府]的人有没有在看着监控器,不过显然再过不久我很有可能在出门的时候‘偶遇’到一辆黑色的轿车,然后就是在奇怪的地方遇到一个穿着三件套拄着黑伞的男人。

      “John?”我听见Sherlock的声音隐含着怒气,当然,这是正常的,毕竟不久前他才和Mycroft大吵一架——关于一些对他们来说微不足道的事。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记录下来的一条条规定。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Sherlock说的这些,我只能想到Mycroft了。

       “well,Sherlock。”我举起双手做投降的姿势,同时将笔记本合上放到了上衣口袋里,直觉告诉我现在不出门很有可能要被Sherlock嘲讽一顿“或许你的规定可以再降低一些,毕竟我觉得短时间内可以拜托一下Hope小姐,等招到人了再把我的女儿抱回来。”

        说完这句话我就出了门。

        不过很显然,某一辆黑色轿车已经等候多时了,从那位黑莓小姐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

       “好吧,我知道Mycroft要找我大概是什么事情了。”我耸耸肩,与黑莓小姐点点头坐进了轿车的后座。

       相比于第一次来第欧根尼俱乐部时候的不懂规矩,此时此刻我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指引人的手语除外,那是我在来第欧根尼俱乐部屈指可数的次数里绝对学不会的东西。

       所以当我打开那扇门,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拿着手机的Mycroft的时候,我也是非常淡定的。

      “很高兴今天还能见到你,Dr.Watson。”Holmes家的长子扬起了充满标志性的政治假笑。“鄙人本来都快认为今天恐怕没办法让司机送鄙人回家了。”

      “我该为此感到抱歉吗?”我毫不客气的回敬他一句,虽然出口的一瞬间有那么一点后悔,毕竟原因在那里。

       Mycroft将手机转了个方向,冲着我。“那么鄙人就接受了。”

     “Sherlock给我看过你的女儿的照片。”

     “哇哦,是吗?”我对此保持惊讶,毕竟Sherlock没跟我说过这件事,我也没想到他会告诉Mycroft,此时此刻很明显我非常期待这位大英政府对于我那可爱的女儿的评价。

       于是我搓了搓手,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又看了看Mycroft。

      “你觉得她怎么样?”

      “emm…”Mycroft看着那张照片陷入沉默了五秒钟。“她非常的…sound(健全)。”

      “……”我面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他片刻“en…我知道她很健全,我的意思是说,她给你的初步印象怎么样?可爱之类的?”

      “噢,抱歉,医生,我想Sherlock在跟你说我的坏话的时候绝对没有跟你说——我不太擅长跟他们打交道。”

      “他们?”

      “humans(人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