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约铠

312.6万浏览    3742参与
悦子子子子岄

  占tag致歉!!!

  想找个作者…文是在海棠上看到的,作者名字叫“我名字真tm中二”,文的名字是《带我去教堂》

  真的好喜欢这篇文😢😢不知道原作者在lof上有无账号

  占tag致歉!!!

  想找个作者…文是在海棠上看到的,作者名字叫“我名字真tm中二”,文的名字是《带我去教堂》

  真的好喜欢这篇文😢😢不知道原作者在lof上有无账号

食人花🌸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百里守约从来没听到过铠的歌声。

  铠表示自己并不会唱歌。

  百里玄策就是在如此不合时宜的情况下出现了,捏着兰花指以一种刁钻的姿势闪身进了厨房,一手端起刚炒好的番茄炒青椒(别看它有点黑暗,但是真的好吃,墙裂推荐)一手作枪状朝着百里守约的方向从太阳穴边挥出去。他还自带BGM:“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铠和百里守约陷入静止状态,直到锅里的油开始噼里啪啦的跳起舞来。

  将蒜末和辣椒爆香,放入青菜,翻炒一会儿加点儿白兰地增香,变色后加盐装盘。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百里守约没有再缠着铠亲这亲那的,铠给他递了盘子。

  百里守约接过盘子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这人一撅屁......

  百里守约从来没听到过铠的歌声。

  铠表示自己并不会唱歌。

  百里玄策就是在如此不合时宜的情况下出现了,捏着兰花指以一种刁钻的姿势闪身进了厨房,一手端起刚炒好的番茄炒青椒(别看它有点黑暗,但是真的好吃,墙裂推荐)一手作枪状朝着百里守约的方向从太阳穴边挥出去。他还自带BGM:“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铠和百里守约陷入静止状态,直到锅里的油开始噼里啪啦的跳起舞来。

  将蒜末和辣椒爆香,放入青菜,翻炒一会儿加点儿白兰地增香,变色后加盐装盘。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百里守约没有再缠着铠亲这亲那的,铠给他递了盘子。

  百里守约接过盘子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这人一撅屁股铠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没等他开口便道:“不行。”

  百里守约也不恼,捏了一根菜心递到他唇边:“那我唱。”

  铠觉得无语极了,百里玄策没进来之前还好好的在唱《千灯之约》,这是百里守约晚上哄他睡觉经常会唱的歌。他在唱这歌的时候,甘他会温柔点,说话也会低沉些,像航船边魅惑人心的海妖。可惜这海妖力气大,轻易挣脱不开,轻重缓急全凭自己心情,把铠欺负得够呛。

  百里守约的歌声混合着烟火和饭菜的香味,铠在旁边洗菜听得昏昏欲睡,百里玄策出场自带音响把他这辈子的瞌睡虫都吓没了。

  铠张嘴嚼了嚼嘴边的菜叶子,为难道:“还是别了吧……”

  百里守约瞅着他乖乖吃着菜心的样儿心里痒痒,像只兔子似的,他看得眼热,把剩下的那一半塞进了自己嘴里。

  铠试图偷走旁边盘子里的一块肉,百里守约端到一边,十分期待地盯着他,笑容可掬。

  铠忍着羞耻视死如归,磕磕巴巴地念道:“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可以!”百里守约说完便凑过去亲他的唇。

  

  

  

  

  这广告好上头,希望不要在我考试的时候自动播放,不能只有我听到这首歌

  

韩子笙

姐妹们帮忙找个文

  是青龙朱雀皮的文,昭君李白守约是姐弟,守约在铠小时候把它从龙族偷了出来。

  是青龙朱雀皮的文,昭君李白守约是姐弟,守约在铠小时候把它从龙族偷了出来。

辣椒面面
  这是铠受伤那篇文的后续  ...

  这是铠受伤那篇文的后续

  文笔很水,写得很糙,将就将就吧😂

  ooc我的,约铠大家的

  这是铠受伤那篇文的后续

  文笔很水,写得很糙,将就将就吧😂

  ooc我的,约铠大家的

食人花🌸

百里守约的ID

  “扯铠苦茶子”,是的,这是百里守约的游戏ID。

  扯人苦茶子,匹配到本尊多少要抠个三室一厅出来的,但百里守约不会——他甚至可以实践。

  对比之下,铠的ID就浪漫多了——“在你的身边”,没想吧,百里守约改的。

  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两个ID出自同一个人,再加上百里守约经常要求换号玩儿,铠认为自己已经沉默得不能再沉默了,羞耻感与日俱增的他不得不打开了局内ID不可见。

  百里守约上号又会把他的设置改回来,所以铠上线第一件事就是隐藏ID。

  这样反反复复,铠终于受不了。

  “守约,”铠斟酌了一下语气:“你要不要换个ID?”

  百里守约正架狙瞄人呢,用尾巴将他围住,一个眼......

  “扯铠苦茶子”,是的,这是百里守约的游戏ID。

  扯人苦茶子,匹配到本尊多少要抠个三室一厅出来的,但百里守约不会——他甚至可以实践。

  对比之下,铠的ID就浪漫多了——“在你的身边”,没想吧,百里守约改的。

  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两个ID出自同一个人,再加上百里守约经常要求换号玩儿,铠认为自己已经沉默得不能再沉默了,羞耻感与日俱增的他不得不打开了局内ID不可见。

  百里守约上号又会把他的设置改回来,所以铠上线第一件事就是隐藏ID。

  这样反反复复,铠终于受不了。

  “守约,”铠斟酌了一下语气:“你要不要换个ID?”

  百里守约正架狙瞄人呢,用尾巴将他围住,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我不。”

  铠的眼皮抽搐:“换。”

  “我不,多好听。”

  “……”

  争执无果,铠放弃挣扎,百里守约开始扯他苦茶子。

  铠:“?排位呢……松手!”

  百里守约不知什么时候解了他的发带,把他的双手举过头顶,不紧不慢的在确保不会弄疼他的程度将他的手绑好。

  铠气急,又不想被人发现,十分克制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百里守约充耳不闻,嘴里念念有词:“阿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今天一定要艹到你……”

  铠崩溃地抓住了手边的草:“不改了不改了,不改了行不行?……你别动了!”

  “我不!”

  

  

  

  

  懒癌犯了,亲们脑补一下嗷,哥要睡了

柚不会吃你

只不过吸溜~老婆的腰真的好细呀

还有高跟鞋,提米真会做👍

只不过吸溜~老婆的腰真的好细呀

还有高跟鞋,提米真会做👍

会飞的白猫

看,这里有个龙傲天2

修真,约铠


在龙洞里躺了一年的铠,勉勉强强恢复了八成。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蹭了下遍地的亮晶晶的金银珠宝,想着是否出去溜达,看着眼前拳头大且亮闪闪的宝石,算了出去有什么好的呢?再躺会,反正没人来自己领地霍霍。铠美美地躺了回去,一口炫掉瑟瑟发抖的十只羚羊,在眯会,美滋滋。


百里守约呢?百里守约也躺了一年,而后不得不凭借关系到清宗的一座峰里的灵气宝地修养了一年。那峰的峰主那是他之前随手救下的,峰主为了报答,给了守约随意进出清宗非禁地的几乎所有地方的权力。清宗,三大修真宗门之首,可谓让人趋之若鹜的修真圣地。


百里守约出关时,恰好遇上宗门大比,原本想一走了之的他无意间瞥见那似曾相...


修真,约铠



在龙洞里躺了一年的铠,勉勉强强恢复了八成。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蹭了下遍地的亮晶晶的金银珠宝,想着是否出去溜达,看着眼前拳头大且亮闪闪的宝石,算了出去有什么好的呢?再躺会,反正没人来自己领地霍霍。铠美美地躺了回去,一口炫掉瑟瑟发抖的十只羚羊,在眯会,美滋滋。


百里守约呢?百里守约也躺了一年,而后不得不凭借关系到清宗的一座峰里的灵气宝地修养了一年。那峰的峰主那是他之前随手救下的,峰主为了报答,给了守约随意进出清宗非禁地的几乎所有地方的权力。清宗,三大修真宗门之首,可谓让人趋之若鹜的修真圣地。


百里守约出关时,恰好遇上宗门大比,原本想一走了之的他无意间瞥见那似曾相识的背影。


那火红的头发、毛绒的狼耳和那魂牵梦绕的声音,百里守约飞身向离大比台的最近的观众台下,目光搜寻着之前无意间看到的那人,锁定目标,紧紧跟随。那不羁又调皮的神情,勇于挑事的性格,火红的头发中夹杂着一缕白,象征种族身份的狼耳,百里守约有九成的把握——此人便是自己苦苦寻找十几年之久的弟弟,还有一成便是不知那人是否愿意与之相认。目光从那人的脸上移向那人全身,一身清宗内门弟子统一的暗纹青松的青白衣袍,手握金索钩镰,身姿挺拔。几乎从未落泪的百里守约差一点泪飙当场,虽然没有看到自己小时候刻给他的木牌,但那血脉相连的感觉绝不会出错,“玄策……”


没有听到百里守约的低语,百里玄策目光盯着同自己打擂台的对手,礼拜之后便是毫不留情的攻击,侧身躲过对方的利剑,百里玄策甩动钩镰勾住对方的利剑,见对方想要抽回剑,玄策手一甩,钩镰的另一端袭向那人的下盘,对方狼狈避开,哈,好戏才刚刚开始……


台下,一身黑色猎装的百里守约站在青白衣袍的清宗众人之间很是显眼,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身影交错的打斗,与其说打斗,不如说是玄策单方面戏弄对手,这性子和小时候一样可爱呢。


失去兴趣和玄策,钩镰击飞对方,比赛结束,玄策扶起同门,作揖之后便站在台上等待着下一个挑战者。猩红的双眼随意看向台下,对上师尊满意的目光,玄策傲娇地抖了抖耳朵,再一看,看到了一片青白中的一点黑,对上那人复杂中带着慈爱的目光。那是一双和自己一样猩红的双眼,那人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狼耳,白发中带着一缕红,百里玄策呼吸一滞,那人的面容和久远记忆中的哥哥逐渐重合,记忆与现实交错,真实而又虚幻,惊喜过后便是无边的愤怒,既然抛弃自己为何又在这里惺惺作态!怒火中烧的百里玄策,被师尊的传音惊醒,‘收一下情绪,准备开始了’,他尽力压下那磅礴的愤怒和微弱的惊喜,与同门礼过后先发制人,飞镰带着主人的愤怒击向对方。


只见对方淡定的挽了个剑花,云淡风轻的挡住了玄策的攻击,飞镰回到主人手中,玄策看向对方,原来是直系大师兄,怪不得不同之前的无趣。玄策舔了舔尖牙,真好,不用收着力了,大师兄必然可以与自己全力一战的,现在他需要发泄下情绪。


云鹤挑了下眉,小师弟这是打算全力以赴呢,为什么呢?因为面对自己吗?不像。小师弟虽为人桀骜不羁、好胜心强,但待人还是有分寸的,不会随意发脾气得罪人,而且平时也是很喜欢黏着自己和师尊的,今日这是怎么了?而且不像平时单挑的冷静,小师弟现在可谓愤怒又疯狂的打法。云鹤想不通。一边认真对待玄策不要命般的疯狂打法,小心不让自己受伤的同时注意力道不伤着玄策——他可不想挨师尊的眼刀子,宗内谁人不知自己这个小师弟是个团宠,小师弟要是受了一点伤,他们可是要挨一天的眼刀子和加倍的训练;一边感受和猜测着玄策的情绪,愤怒和……委屈?嗯?谁敢让自家可爱傲娇毛茸茸的小师弟委屈了?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挨他们兰陵峰的团揍和师尊高长恭的致命冷刃吗?咦,半夜里师尊的冷刃可谓惊悚老六操作,何况还不止在半夜里出现。


扶起委屈巴巴的玄策,云鹤慈爱地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头发和狼耳,无视玄策羞恼又嫌弃的眼刀,“玄策最棒了,去师尊那边坐会,看师兄揍人。”玄策翻了个白眼,谁要看你揍人啊?拍开云鹤在他头上为非作歹的手,带着不多数的委屈走向高长恭。


看完宗门大比,守约不自主地跟着玄策、云鹤鹤高长恭走,偷偷摸摸的,想上去却又不敢上前。“阁下可以现身了吧?跟踪可不是君子所为”,高长恭暗含讽刺的话语带着内力击向守约。


挡下攻击的守约显出身形,看向不知何时返回来的师徒三人。有点尴尬,在人家地盘上跟踪还被人家抓包了,守约没有说什么,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往日舌战群雄的他现在哑口无言,因为看到自己苦苦寻找了十几年的弟弟不愿看自己一眼,看来他是不愿意认自己这个不合格的哥哥,守约黯然。


打量之前留意到的怪人,云鹤清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暗中思考:此人似乎和玄策有些非同寻常的关系,似乎是亲人?或者族人?之前玄策愤怒又委屈应该是因为此人吧?不过这人怎么有点眼熟,黑色劲装……工会?嗯……红眸白发黑衣……等等,好像是那个因天资出众、狡猾毒舌而小有名气的绝影?咦,有意思。看了眼自家师尊护崽的模样和别过脸不看绝影的玄策,绝影想带走玄策,难啊。云鹤私心也不愿守约带走玄策的,毕竟自家小师弟这么可爱好玩,带走了谁赔他们一个这么有趣可爱的小师弟?


“玄策……”守约轻声唤着,看着低头抓着高长恭衣袍角的弟弟,舔了舔因紧张而有些干裂的唇,想说些什么,但好像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对不起,哥哥有一直在找你,但总是找不到你……”


玄策抖了一下,没有说话。云鹤摸了摸玄策的头。


“我不会再失约了,玄策”


…………


守约没有再说些什么,他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玄策眼下不会和自己相认的,应该还是在怨自己当初没找到他,向云鹤和高长恭行礼致谢后,守约看了一会玄策便离开了。没关系,暗中保护弟弟就好了,即便弟弟不想看到自己。


高长恭摸摸玄策的头,低头看到玄策飞快抹掉眼泪、假装无动于衷的模样,揉了一下玄策的耳朵,“想见他随时和你师兄说,让他带你去”。“要是你哥哥欺负你,师尊帮你揍他”云鹤接过师尊的话。“他才不是我哥哥!”,玄策小声骂道。


…………


嘈杂的街道上,人声鼎沸,人群之中先后行走的一男一女并不显眼,走在前头的男子脸上满脸苦色,走在后头的女子气质冰冷,光明正大的跟踪被她一脸严肃搞得像调查危险人物。满脸苦色的男子正是龙傲天,他莫名其妙地被人跟着,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摆脱掉,整整7天了,问她为什么跟着自己,她说‘与你何干’,喵的,被跟的是他,当然与他有关啊!虽然被一个美女跟着很有面子,但是这个美女实力远超自己,谁知道她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切成丝啊,龙傲天心里又苦又得意于自己的魅力——虽然,美人跟着龙傲天是抱有其他目的,但不妨碍龙傲天自信于自己的魅力。龙傲天走在前头琢磨着怎么泡妹,变仇为爱,一个冷若冰山的美人只为自己绽放笑容甚至露出那种神情,想想就刺激。


冰山美人不是别人,正是龙域领主许久未见的妹妹,露娜,她来自另一片大陆,来此大陆是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哥哥凯因。


百年前龙族因过于强大而遭受人魔两族的围攻,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甚至可以说轻轻松松可以解除的局面却因龙族族长的轻信他人而变得艰难,更可恨的是贪婪的狐族为了领导者的地位、伙同其他妖族给龙族背刺一刀,龙族内部叛变、领导者的轻信、外部强敌的围攻,让不可一世的龙族落得个几乎惨遭灭族的下场。凯因和露娜作为最有潜力得道的龙族天才,被龙族拼尽全力保护着逃离,他们是龙族复兴的希望,不能一同被毁灭,龙族的荣光不能葬送。凯因和露娜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走散了。露娜留在了那里,苟且偷生、四处流浪,满心仇恨的她拼命提升修为。


不久前露娜在这个古怪的家伙身上发现了属于龙族的气息,激动不已的露娜想要把人抓起来问出哥哥的下落,却发现此人仇家似乎很多,好不容易找到一丝希望,露娜并不打算让此人死掉——即便要死,也要得知哥哥凯因的下落才能死,于是乎,露娜帮龙傲天隐形中解决掉一批又一批棘手致命的敌人。多次的死里逃生,龙傲天当然发现了她的存在,表达感激与以后会报恩,却不想冷面美人压根不领情,龙傲天毫不气妥,他相信这样的美人必定会喜欢上自己的,无数次献殷勤和强行英雄救美,让他看到了冷面美人更生动的不同表情,啊,美人果然对自己有意思。


露娜快气疯了,想把人弄死但因哥哥的下落而不得不忍让,她用了许多方法问哥哥的下落,却一无所获,该死的家伙嘴巴严实得很,似乎看出来自己跟着他的目的了。


龙傲天突然侧身,躲开露娜的剑,面带微笑地坐下,看着露娜淡定的收剑,叹了口气,“好吧,我告诉你我在哪里遇见的那人”,盯着露娜面无表情的脸,没看见自己想看的表情,无奈又狡猾道,“不过有一个条件,答应我就告诉你”。“你说”露娜面无表情道,心里警惕着,终于开口了,不知道是无事献殷勤还是受不了自己跟踪和时不时的一剑——意图把人打残以威逼利诱。


“条件就是——”


…………


百里守约骂骂咧咧,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疯子,说什么伤害了她的家人,他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砍死的倒霉蛋是她家人,问她的家人是何人,她又缄口不言,什么玩意!他堂堂雇佣兵绝影,拿钱杀人,杀了这么多人,谁知道是哪个。头顶着杂草躲在树上的绝影心里骂骂咧咧,不敢出声。那疯美人可难缠了,绝影要是没受伤肯定把人弄残,但之前和龙域领主的那一战,到现在伤还没好全,况且绝影又不想随便杀人,胡乱杀人容易背因果,导致现在他东躲西藏、狼狈不堪。


这疯美人有点眼熟,像谁呢?拨掉头上的杂草树叶,绝影摸着下巴,那双眼很清澈,就像…………龙域领主!绝影大腿一拍,龇牙咧嘴,嘶,好痛,这疯美人应该是龙域领主的妹妹,没想到这疯美人气息收得挺好的,完全看不出来是龙族。


轰隆隆的声音吵醒了铠,铠扭了扭身子,捂住耳朵,试图屏蔽这嘈杂的声音。那声音见不能把他吵醒,更大声了,‘轰隆隆’,‘砰’‘莎莎’。喵的,铠愤怒的抬起头,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在他龙域领主的地盘上撒野,领主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啊!一道光闪过,龙洞内没有了铠的身影。


一身铠甲的领主拿着长剑,面色阴沉的看着罪魁祸首痞里痞气的放下作恶的手。怎么又是这个家伙,铠看着面前笑得像个流氓的绝影,磨牙,“你是来讨打的吗?”


绝影吹了个口哨,“对啊,来吧”


铠无语,更生气了,“我看你是皮痒!”话音一落,长剑劈向绝影的面门。


绝影维持着脸上痞气的笑容,全神贯注地对付铠气吞山河的剑招。笑话,不认真点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天地为之色变,龙吟不断,地动山摇,方圆百里之内无人敢入,一个不留神便是魂归天地。


树木腰折,地上的花草黑一半秃一半,碎石满地。一人一龙气喘吁吁地坐着,满身狼狈。沉默了半响,绝影道了句“谢谢”,而后令龙手痒的痞气笑容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下次不开心再来找你玩”。拳头硬了,铠觉得自己想再把人揍一顿,什么叫下次不开心就再来找他?欠抽了属实是。“呵,是吗?”铠‘蹭’地拔剑。绝影夸张地抱住身旁半截子的树,“别这么凶啊领主大人”,见铠眼神在自己身上上下移动、似乎在找哪里开个洞比较好,绝影怂了,“开玩笑开玩笑,别这么认真,我错了还不行吗?”没力气打了,龙族的恢复能力真是远超常人,自己现在可没什么力气。


铠饶有兴趣的打量毫无形象可言的绝影,琢磨着哪里可以一击致命。百里守约感觉身上凉飕飕,讪笑一声,突然变脸,满脸愤恨地看向铠的身后。铠被百里守约的突然严肃吓得立马回头戒备,空无一人,意识到不对,再回头,原本靠在树桩子的家伙不见了,抬头看向百里之外的人影,铠无言,真是——狡猾的家伙。


TBC


感谢rua对我小破文的坚持不懈,本来打算摆烂到底的,rua小可爱的催更让我感动的同时良心不安,所以回来更文了


只想超哭铠爹
  😭😭😭😭😭😭?...

  😭😭😭😭😭😭😡😡😡😡

  😭😭😭😭😭😭😡😡😡😡

言希

去世人口掀棺而起

  忘记这个号的密码了.....本来以为这号就无了来着,但是!没想到吧!!!哥在日记本里发现了密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忘记这个号的密码了.....本来以为这号就无了来着,但是!没想到吧!!!哥在日记本里发现了密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帕洛特

  小王你别太荒谬……居然真的有小高跟,涩死谁了,涩死我了!!!

  tag私心,求求太太再多来点铠爹典藏皮的粮吧,一天不冲我难受(

  小王你别太荒谬……居然真的有小高跟,涩死谁了,涩死我了!!!

  tag私心,求求太太再多来点铠爹典藏皮的粮吧,一天不冲我难受(

平元
新年快乐!虽然都初二了 浅摸一...

新年快乐!虽然都初二了

浅摸一下

新的一年天天开心!

新年快乐!虽然都初二了

浅摸一下

新的一年天天开心!

辣椒面面

兔……兔女郎?

  6

  这都不行👿

[图片]


  6

  这都不行👿


离温抄

  魅影在曙光家里蹭吃蹭喝

  估计还想蹭人

  待续,后续之后再找时间填坑

  真没了真没了,榨干了都

  别问,问就是我的肝是批发,啊不,捡来的

  魅影在曙光家里蹭吃蹭喝

  估计还想蹭人

  待续,后续之后再找时间填坑

  真没了真没了,榨干了都

  别问,问就是我的肝是批发,啊不,捡来的

离温抄

  画了铠新皮,孩子太瘦了,多吃点吧

  画了铠新皮,孩子太瘦了,多吃点吧

我们要心心相惜

约铠

守约独自坐在办公室忙完了公物,有点累了就趴在桌子上休息,因为守约在忙公务不允许周围出现嘈杂。

  守约渐渐睡着了,梦里他回到曾经他和铠在一起的日子,守约是恶魔而铠是天使天理不容,可是他们的友情却超越了所以天使和恶魔。

  “铠过年来我家吃饭吧尝尝我刚刚做的新菜包你满意。”

  “诶嘿新菜,饭,好吃的守约做的,当然我义不容辞,你可要说到做到”

  “你看看你自己,吃货,怎么都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是不是给你好吃的就可以骗走了,像个憨憨。”

  “不不,只有守约的饭最好吃,其他人的都不想行,天下的大厨就是守约,不会被其他人骗走的。”

  “哈,这可是你说的要吃干抹净哦”

  “好的,守...

守约独自坐在办公室忙完了公物,有点累了就趴在桌子上休息,因为守约在忙公务不允许周围出现嘈杂。

  守约渐渐睡着了,梦里他回到曾经他和铠在一起的日子,守约是恶魔而铠是天使天理不容,可是他们的友情却超越了所以天使和恶魔。

  “铠过年来我家吃饭吧尝尝我刚刚做的新菜包你满意。”

  “诶嘿新菜,饭,好吃的守约做的,当然我义不容辞,你可要说到做到”

  “你看看你自己,吃货,怎么都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是不是给你好吃的就可以骗走了,像个憨憨。”

  “不不,只有守约的饭最好吃,其他人的都不想行,天下的大厨就是守约,不会被其他人骗走的。”

  “哈,这可是你说的要吃干抹净哦”

  “好的,守约的饭我会一滴都不剩”

除夕到了铠如约而至,桌子上都是佳肴,守约坐在铠旁边,可是8人的大转桌看起来空荡荡的,铠那是不记得中有个妹妹,守约的弟弟也在小时候丢了。

  “只有咱两个我做了这么多会不会吃不下。”

 “有我在没意外,我一个人也能吃诶嘿还嫌不够,哇好香我已经忍不住了,这么多菜可不能凉了。”

  “多吃点多吃点,给你一块鸭肉,可香了.”

  守约加了许许多多的肉给铠碗里装不下了,铠嘴里也塞的满满当当的,全程都在吃好香一个黑洞似的吃不饱

  “你慢点吃你看看你像只小仓鼠,嘴的两边塞的那么满,不你是小猪那么能吃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到时候😊”

  怎么感觉像形容女孩子,你别光看着,我也给你夹菜,尝一下这个鸡汤可好喝了,尤其你这种身体不好的人。

  “我做的饭菜我能不知道吗你也吃,等等你说谁身体不好哪里?”

  “肾虚”

  “你说谁肾虚呢,你要不要试试,试了才知道。”

  “你说打架啊,行啊反正一次没输不怕你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经常打架,打得你死我活。”

  “……,是我们以前经常打架😮‍💨”

  “怎么了是我说的不对吗,抱歉不该在除夕说这些不开心的事。”

  “没有没有,和你认识是我的幸运。”

  “嗯嗯我也是,咋俩成为好兄弟一辈子。”

  守约小声嘟囔“只是兄弟吗不甘啊”

  “你怎么了你刚说什么呢我没听清。”

  “我说你是个吃货不干饭阿。”

  “吃当然吃。”

  “你喝酒吗我自己酿的可好喝了。”

  “真的吗我以为你只会做饭没想到你还会酿酒真厉害当然和喝痛痛快快的喝。”

 “少小瞧我啦。”

  守约拿出酒杯倒了一杯,铠迫不及待尝了尝,酒香浓郁,味道也不是那些烈酒似的 淡淡的清香。

  铠接过来一杯慢慢品尝,入口润滑,在口中慢慢品尝最后咽下去。

  “你是懂酒的”

  “当然美食不仅要好吃还要会吃。”

  “就能嘴贫。”

  喝了点酒后到12.00了一声烟花爆炸的声音打断了两天人的聊天。

  “哇是烟花,快去看看,我差点忘记了。”

  “慢点又不是小孩子。”

  “烟花一次次深入漆黑无业的高空,迅速升到高空瞬间爆炸,缓缓降落

  漫天的烟花像盛开的朵朵鲜花,千姿百态,五彩缤纷

  那烟花时而像仙女撒花,时而像火焰争锋,时而像彩蝶飞舞,时而像含苞欲放

  看完了烟花铠有些醉走路也不稳往后倒,守约在后面一把抱住了他,铠是的脸红扑扑的身上有酒味但是桃花味的,酒后劲太大了

  铠说了谢谢站了起来慢慢走向洗手间。

  “你要干嘛”

  “我要睡觉我睡沙发就行了。”

  “那是洗手间啊笨蛋,是不是要睡厕所了嗯?”

  到底在哪里啊,呜好烦

  这只是一句抱怨的话却被守约认为在撒娇

  守约干脆控制住他的双手扶着进房间把他轻轻放床谁上。铠迷迷糊糊睡着了身上也比较…粉…(不敢写)守约为他盖上被子 却被他一脚踹了。

  “听话,晚上会凉到的”

  铠似乎听不见守约在第5次终于停了

  (笨蛋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喜欢你呢我不只是想成为你的朋友说完在铠额头亲一口自己打地铺睡了)

  “晚安”醒了

  守约梦醒了眼泪,脑海了出现一幅幅画面收手捂住了不在流泪“我遇到你究竟是幸还是不幸也许我们生来就是错的。我们的过去不复存在,更不会有美好未来”

  我因为骑车摔了很严重所以这几天更新不了再加上各种原因我压力很大我很迷茫内容可能不太好各位见谅真的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