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纪事

1068浏览    680参与
我爱上学校

大一军训

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军训一共七天,刚开始我是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的。俗话说得好,军训磨炼的是人的意志,这不难理解,但这次确实让我掌握不少基本技能与新的知识,要知道,我的身体素质一向不怎么好,军训的前一周我仍受病症折磨,那时也是年轻,小孩子秉性,不愿向学校提供自己身体素质不好,就跟着大家坚持了下来,这七天学了军姿、走步与正步走等等……虽然同小初高练的东西不尽相同,但高三毕业后松松垮垮的神经竞也有一丝丝活跃的趋势。

和大家相比之下的军训既幸运又显的不那么幸运,按当时来讲,我是七营三连的一名小士兵,我们的教官对我们并不是特别上心,总是和别的教官换队伍换来换去,仍至最后脸盲的我并末记住他,之后的几天(大...

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军训一共七天,刚开始我是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的。俗话说得好,军训磨炼的是人的意志,这不难理解,但这次确实让我掌握不少基本技能与新的知识,要知道,我的身体素质一向不怎么好,军训的前一周我仍受病症折磨,那时也是年轻,小孩子秉性,不愿向学校提供自己身体素质不好,就跟着大家坚持了下来,这七天学了军姿、走步与正步走等等……虽然同小初高练的东西不尽相同,但高三毕业后松松垮垮的神经竞也有一丝丝活跃的趋势。

和大家相比之下的军训既幸运又显的不那么幸运,按当时来讲,我是七营三连的一名小士兵,我们的教官对我们并不是特别上心,总是和别的教官换队伍换来换去,仍至最后脸盲的我并末记住他,之后的几天(大概四还是五天,我记不太清了)我们连被选上当了优秀方队,我们是幸运的,哪怕教官记不住我的相貌或我的名字,能在主席台上露面也不是坏事,但后来因为我们因为个子矮小,新来的教官把我一个人整出了队伍,当我听到一个人时,是比较难过的,后来想想也没什么了,无非自己一个人跟着别的班级与队伍训练罢了,也不知怎的,我好像不太受欢迎的样子,先后我走遍了人文的所有连(除男连),最后二连免强收留了我。也不是先糟糕罢了。

哦,差点忘了,我们第四天还军歌比赛了,前几天冒着雨出来练歌好不痛快,惹的大家开心极了,但这开心也是要加上双引号的哦。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再说也只是发发牢骚,不过人生的最后一次军训,我还是无比怀念的

但是真的累到沾枕就着的状态,太累

krntl

krntl 32:  “旧时代的泡沫”

krntl 32:  “旧时代的泡沫”

李嘉图

死是生的留白

死亡大概就是——

我偶尔怀念你的过往

你再看不见我的将来

死亡大概就是——

我偶尔怀念你的过往

你再看不见我的将来

十二冬肆一

傅悦篇09

 不可说(下)

       作为一个在传统的BG观念中出现的“异类”,唐宋没少因为他的xing取向而遭受这个世界的恶意。


  他曾在与我交谈的过程中毫不掩饰地表露出对自己初中班上那些男生的厌恶,还有他那个阴阳怪气的班主任。


  那个年龄的男生大概都见不惯和女生关系很好的同性,集体孤立他,后来知道他是个同以后这种情况愈发明显,包括班主任也在课上挖苦他,抽他回答问题时冷嘲热讽。


  这些他从没有告诉过父母。


  升入高中后,唐宋无意中知晓母亲曾找过初中班主任,让她多多关照他。唐宋回想起来,那...

 不可说(下)

       作为一个在传统的BG观念中出现的“异类”,唐宋没少因为他的xing取向而遭受这个世界的恶意。


  他曾在与我交谈的过程中毫不掩饰地表露出对自己初中班上那些男生的厌恶,还有他那个阴阳怪气的班主任。


  那个年龄的男生大概都见不惯和女生关系很好的同性,集体孤立他,后来知道他是个同以后这种情况愈发明显,包括班主任也在课上挖苦他,抽他回答问题时冷嘲热讽。


  这些他从没有告诉过父母。


  升入高中后,唐宋无意中知晓母亲曾找过初中班主任,让她多多关照他。唐宋回想起来,那段时间里班主任似乎确实不再对他那么苛刻。


  在几乎所有人都疏远唐宋的情况下,有个男孩子给了他温暖。在某次郊游选择搭档的时候,那个男生跑过去问唐宋愿不愿意和自己搭档,得到唐宋的点头后开心得绕教室跑了一圈。


  “他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灰暗的世界。”


  自那以后,唐宋就一直暗恋着他。


  暗恋这种事情挺煎熬的,你要压抑住自己的满心欢喜,小心翼翼地去试探对方是否也和你有同样的感受,对他关怀备至。


  他难过时你的心情大概也会跟着低落,他开心时你也会扬起嘴角,直到那个人有了喜欢的人,你可能仍然会继续暗恋ta一段时间。如果你发现自己对ta的喜欢开始褪去最初的热情,那大概率就是慢慢放弃喜欢ta了吧。


  唐宋喜欢男孩子的事情他父母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有他姐姐知道,姐姐偶尔还会问问他的进展。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唐宋说也许这个事儿也瞒不了多久了,他迟早要告诉父母的。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可能以为自己把对他的情感隐藏得很好,可是喜欢是会从身体的每个部位表现出来的,你的眼睛,你跟随他的每一个脚步,都在无声地告诉别人我喜欢他。


  所以唐宋喜欢“锡纸烫”,简直不要太明显。有姑娘悄悄问过他是不是喜欢“锡纸烫”,他坦然承认,问对方怎么看出来的,对方笑着说因为他一直跟着“锡纸烫”啊,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像我这种三分钟热度的人,其实还蛮佩服唐宋这样长久喜欢一个人的。也许喜欢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吧。


  说了那么长篇幅唐宋的情感故事,该说说其它的了。


  写生晚会表演的时候,唐宋本来不上场的,但因为节目太少时长不够而被迫上台唱了一首《春娇与志明》。


  女声里的几句歌词像极了他的独白:


  “重新出发吗  更渴望未来


  以往这少年懂爱吗  仿佛不够


  成长会进化吗  也信念自由


  我爱这少年讽刺吗


  这花开吗”


  这是一首粤语歌,我回画室以后对他夸赞了好久,结果他一句话给我整无语了:


  “本来我是想着拉你跟我一起表演的,但没来得及。”


  wtf???你居然存有这种思想?那我是应该暗自庆幸你是独自上场的。


  说真的,唐宋的声音像吴青峰。对,就是唱《无与伦比的美丽》的那个吴青峰。


  我是头一次发现这么喜欢唱歌的人,画画的时候跟着耳机里的音乐唱,看范画时也会哼几句。对我来说没什么,但对他其他的朋友来说可就是打扰了,他相熟的那个女生没少说他。


  他听过我唱歌后问我怎么没去学声乐,我翻了个白眼回他因为家里没那么多钱啊。


  说白了,画室里的很多人都是冲着学画画可以走入一所好点的本科院校为目的来学的,没那么热爱画画。


  学艺体的同龄人谁不想走捷径呢?学音乐太烧钱,学舞蹈又没有先天条件,去了就是活遭罪,学播音嗓音也不行啊,学体育?算了吧,天天训练,太累了。


  于是很多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美术,因为和其它艺术科目比起来,美术既不看脸也不看身体素质,看起来最轻松,每天坐那儿动动笔就可以了。


  诶,扯远了。


  之前说过,唐宋的温柔是有锋芒的,他不像方林那样对每个女生都好,遇到讨厌的女生他也会保持冷漠,不想做的事情也明确拒绝。


  我们能成为朋友,很大程度上是他的友善和温柔吸引了我,然后是因为我们都有共同的讨厌对象,绿茶女孩。


  综前所述,我还是要说,唐宋真的是超级温柔的男孩子啊。


  这样好的男孩子,以后肯定会有另一个懂得珍惜他温柔的男孩子出现的吧。


  希望你早点出现在唐宋身边啊,提前祝你们久久咯。

阿荇

p1. 2. ,—— 我以为,这才是他的眼睛,这才是属于他的带着忧郁的眼神 .......   

p3. ~ p6. ,这个抬眸简直了~  Orz   

p1. 2. ,—— 我以为,这才是他的眼睛,这才是属于他的带着忧郁的眼神 .......   

p3. ~ p6. ,这个抬眸简直了~  Orz   

对灯情

清明

“存款与楼房,挣扎与渴望,收场。”——五月天《转眼》


清明的江汉路就算飘着小雨也依旧很热闹,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大都举着伞。商贸边上靠卖些织物谋生的老奶奶还在,一把小伞全罩在用塑料袋装好的织物上,蹲着,大半个身体露在伞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为烧伤的孙女存够整容的钱。他路过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瞥向了老太太伞下的摊子,几年前还是“爆款”的织物向日葵,如今被摆在摊子的最边上,风靡一时的植物大战僵尸也熬不住花期,被不可抗的引力拽下枝头,就像人易逝的生命一样。


三两结伴的年轻人谈笑间路过,芝士棒散发的油脂的香味混着空气中雨水洗刷泥土后的味道,女孩子们口中的清明的樱花与悄悄从他眼睫滑下的雨滴,都从他...

“存款与楼房,挣扎与渴望,收场。”——五月天《转眼》


清明的江汉路就算飘着小雨也依旧很热闹,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大都举着伞。商贸边上靠卖些织物谋生的老奶奶还在,一把小伞全罩在用塑料袋装好的织物上,蹲着,大半个身体露在伞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为烧伤的孙女存够整容的钱。他路过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瞥向了老太太伞下的摊子,几年前还是“爆款”的织物向日葵,如今被摆在摊子的最边上,风靡一时的植物大战僵尸也熬不住花期,被不可抗的引力拽下枝头,就像人易逝的生命一样。


三两结伴的年轻人谈笑间路过,芝士棒散发的油脂的香味混着空气中雨水洗刷泥土后的味道,女孩子们口中的清明的樱花与悄悄从他眼睫滑下的雨滴,都从他鼻尖、耳畔、眼前掠过。他也曾经和妻儿在这片广场分享一根冒着热气的芝士棒,也在女儿的撒娇中花五十块钱买了一个向日葵即使他知道老太太的话多半不是真的,也曾经和父母去江滩赏樱……雨水洗刷泥土后的味道还和那时候一样,说不上难闻却也和好闻搭不上边,时间久了倒成了清明节的特色。


只是这一次,雨水不会再打湿他的肩膀了,他只是携着自己的磁场,屏蔽了这个星球上所有有关生命的或简单或平凡或复杂的一切,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自去年十月到现在已经半年了,这半年来,白天他就以这样游魂的形态游离在他熟悉的街道,看他生前不曾好好看过的野花,夜里他就囿在后湖的某个小区内,爱他生前还未来得及爱的人。他尚且年幼的女儿,有没有长高一点,头发有没有如愿地长到腰,有没有好好长大,有没有想他;他还年轻的妻子,有没有从伤痛中走出,想买的裙子买了吗,想去玩的地方去了吗,有没有忘了他;他已经年迈的父母,是不是还在为他伤心,夜里还是睡不着吗,枕头还湿着吗.....


他不禁又想起了那天,半年前的对于许多人毫不起眼的一天,他照例在店里工作,突如其来的剧痛在他脑中炸开,火山熔岩翻滚般的剧烈让他直不起腰,他趴在工作台上,捏着眉心,对还在店里挑选的顾客说:“赶紧打120”。那之后的事情他便记不大清了,只记得女顾客模糊的身影时不时向店外探去,焦虑地等待救护车,只记得耳边救护车尖锐的轰鸣.....


他就这么死了,在医学上,被判为脑死亡;在父母眼中,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在妻儿心里,是痛失所爱的伤痕;在或疏或近的亲戚嘴唇一开一合中,化作一声叹息,眼睛的一睁一闭中,化作一滴划过脸颊的泪。


他自虐般地回想生前无数次的熬夜,深夜的烧烤和泡面,不曾戒断的烟酒,买回家还没使用过的跑步机,他一遍一遍地数,到底是哪一次,彻底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就像随手扯下路边野花那样容易。只是无论他怎么数,他都再也无法在清明节留下一个混着雨水沾着泥土的脚印了。


存款与楼房,挣扎与渴望,就在一个随随便便的下午收场了。

sweet-云潇兮

【大无语子世界】序.世间尽是荒唐言

有些偏激,全部来自于真实生活  

抄袭biss,你杠你对



你见过一节语文课

光是语气词“啊”

都能说125个的老师吗?

你别问我怎么知道

从前702的课桌上

那方向各异,大小不同的正字

早已说明了一切

就是这样的人

说出了

“语言不够精炼”

这种奇怪的话语

原来上课时

夹杂着一大堆

“啊,这个...啊...嘶...这个开头是什么啊...风烟...不对”的

一个诗文填空足足讲了两分钟的语言

才称得上是“精炼”

学生一定不掉队

在您的带领下

考出优异的成绩

让您不用因为实力太差没有生源

而断送了退休后的谋生之路

我们怎...

有些偏激,全部来自于真实生活  

抄袭biss,你杠你对



你见过一节语文课

光是语气词“啊”

都能说125个的老师吗?

你别问我怎么知道

从前702的课桌上

那方向各异,大小不同的正字

早已说明了一切

就是这样的人

说出了

“语言不够精炼”

这种奇怪的话语

原来上课时

夹杂着一大堆

“啊,这个...啊...嘶...这个开头是什么啊...风烟...不对”的

一个诗文填空足足讲了两分钟的语言

才称得上是“精炼”

学生一定不掉队

在您的带领下

考出优异的成绩

让您不用因为实力太差没有生源

而断送了退休后的谋生之路

我们怎么会呢?

您对我们付出了真心

我们必当回报


“我建议你们去耳鼻喉科看看医生”

这就是一个语文老师

一位杰出的省级优秀教师

所给予学生的劝世良言

我悟了

原来心中有妄想症就可以恣意妄为吗?

对对对

千错万错都是我们学生的错

是我们跟在您身后学习一年半

仍读不懂您殷切的苦心

上面的话可真是我该死

怎么能对尊敬的老师说出这等无力下贱的语言

是啊

那天在教室里

您用脑电波把更改后的作业

传达给了我们在坐的每一个人

是我们不识好歹,没有接受

是我们浪费珍贵的学习资源

是我们没有像舔狗一样紧随在您身后

我伟大而圣洁的小口天

请允许我

以最高的礼节

亲吻您的右脚

我们会指通豫南,达于汉阴

像愚公移山那样

不懈地向教育部反应

簿本上学生一栏在老师一栏上方的问题

会为您争取到无限的尊严

“把老师的名字写在学生名字的下面本来就是有问题的”

错的不是你,而是整个世界

我们会为正义而战的!


“啊?没讲完呢。怎么可能呢?下节课继续吧”

短短的四十五分钟

的确不足以您说完您那充实有趣的课程

看啊

讲台下哈欠连天,甚至依稀有呼噜声

这就是我们对您有声地支持

即使再累再困

也会咬牙坚持上完您的课

“我只能每天不厌其烦地在群里公布名单,你们胡弄到最后在糊谁呢?”

我们承认

我们的学习态度有问题

我在这里

以班长的名义代全体同学向您致歉

上课只朗读课文有助于学生理解

上课不挑重点讲有利于学生思考

上课绝不拖堂早到是尊重规则

您以身作则的优良表现我们都牢记在心

甚至每周学校检查教师是否有早退迟到的情况时

我都会险些忘我地将无错写成吴

我深知这一举动玷污了

您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姓氏

我在这里

以三鞠躬的形式向您再次致歉


“市里头改卷肯定给全分。我们学校改卷肯定就给两分”

这是多么不懂事的行为啊

“我怎么听出了一股讽刺的意味”

怎么会呢?

他只是学识疏浅

不及您普通话评测员的渊博学识

您大人有大量

务必不要加怪于他

他还是个孩子啊

您也身为人母

必然懂得这个道理的

哦,抱歉,我有说远了

众所周知

我们学校的评分

是最公平公正公开的

绝不造假,绝不放水,绝不过分严苛

别人的82.5是只得到了班级B3的烂成绩

而我们哪怕只是81分

也获得了年级A1的殊荣

这是何等的荣幸

我不禁喜极而泣了


余下的

我便不多说了

您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您的事迹值得在全世界弘扬

下辈子

我只能否以祖坟爆炸

换去与您的

师徒缘分




全篇写完只用了20分钟

以上这些文字全是本人的真实感悟

再次申明,全文都是真实事件

我引用的每一句话,它或我的同学都说过

(激动得现在都手抖,错字见谅)

文中提及的事件

以后我会一一道来

最后,在这个它绝不会见到的地方默默为2班所有学生发声:

我们上辈子不欠你的

谁糊弄谁,要是自己心里没有点数

我们乐意一一奉上

以及

想欺负学生也要看看人吧

当我们是软柿子想捏就捏,还可以蓄意报复吗?

第三次抱歉,你要搞我们

我们分分钟让你西北风都没得喝

有心思烫个跟蛔虫生殖器一样形状

便便一样颜色的头发

没心思认真备课?

爱了爱了

上课认真记笔记👇

露和云芽

神鬼纪事1

各位记不记得qq看点、抖音、微博等软件上经常出现的那种放一篇悬疑神秘故事,然后在关键时刻突然截断,引诱你去下载一些看书软件的广告?

是的没错我今天就要讲一个那样的故事!

当然不会有太多的怪力乱神之事,因为我下面讲的是完全真实的事件,但是这事儿之中有一些神秘的成分,按俺们这儿的土话来讲,就是有点儿迷信的事儿,各位相信科学的小伙伴儿们请不要太当真,就当流水账看吧。


我妈妈有姐妹三个,她是最小的那个妹妹,而我姥姥兄妹六人,三男三女,姥姥排行第二。

我们这个地界儿,人大多是从别的省市迁移过来的,因而没什么根基,大多都穷得很,但是到了妈妈小时候还是能吃得饱穿的暖的,其中也有我姥姥...

各位记不记得qq看点、抖音、微博等软件上经常出现的那种放一篇悬疑神秘故事,然后在关键时刻突然截断,引诱你去下载一些看书软件的广告?

是的没错我今天就要讲一个那样的故事!

当然不会有太多的怪力乱神之事,因为我下面讲的是完全真实的事件,但是这事儿之中有一些神秘的成分,按俺们这儿的土话来讲,就是有点儿迷信的事儿,各位相信科学的小伙伴儿们请不要太当真,就当流水账看吧。

 

我妈妈有姐妹三个,她是最小的那个妹妹,而我姥姥兄妹六人,三男三女,姥姥排行第二。

我们这个地界儿,人大多是从别的省市迁移过来的,因而没什么根基,大多都穷得很,但是到了妈妈小时候还是能吃得饱穿的暖的,其中也有我姥姥兄弟姐妹多,大家互相帮扶的缘故。

 

虽说是穷人,但是有一点儿好,那就是家里头的人寿命比较长,我姥姥的母亲,也就是我唤她老姥姥的人,如今还康健的活着,已经是九十五岁往上的年纪,再过两年便是百岁老人,她爱喝酒,每天都要来上一小杯白的,抽烟,但是这几年听医生的没有再抽,裹过脚,如今是半大脚,平常不太好买鞋子,一般是定做,耳朵已经很背了,需要在她耳边大声喊才能交流,一头白发蛮浓密的,别看裹了脚,但是腿没啥毛病,走起路来比我姥姥快的多,早几年眼睛要比现在好一些,就纳鞋垫子,一年能纳上个好几十双,她六个儿女家里的人几乎一人一双,还有多的。

 

讲了这么多,终于要讲到正点子上了,我老姥姥夏天有一段时间是住在我姥姥这里的,而我姥姥住的地方离我家蛮近,暑假的时候我就经常去那边陪老姥姥打麻将,有时候老姥姥和姥姥会讲点儿他们那时候的事儿,今天真正要讲的,就是这其中的一件事儿。

 

这位前辈是我老姥姥亲姐妹的孩子,我姥姥的表哥,我妈妈叫他一声舅舅,我叫他舅姥爷。这位舅姥爷如今还健健康康快快活活的过活,他前半辈子出了点儿事儿,后来就没有再结过婚,但是似乎魅力很大,一直有女的要来和他过日子的,如今我还晓得有一个特意和他住隔壁,照顾他生活,当然了,两人都是同年龄段儿的人。

 

他年轻的时候,大约二十来岁快三十的时候,我们这儿的河决口,发洪水,很是有一部分人流离失所,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借宿在了他家里,住了大约两个月。

那个人是有点儿神道的,是个有点儿名气的算命先生,后来在邻村置办了住的地方,走的时候和我舅姥爷说:“九月份儿的时候,在家看着你媳妇儿,呆满一个月,就没有事儿了。”临走前又叮嘱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就来邻村找他。

 

我舅姥爷其实本是不太信这话,但是既然人家都那么说了,照做也没什么坏处,于是乎,他就在家里呆了29天,一直和和美美的,相安无事。到最后一天的时候,有人家结婚,来屋头叫他去帮忙,他就想啊,这29天都过去了,最后一天总不能出什么事儿吧?

 

临出家门儿的时候,他媳妇儿还和他讲,说我在家做好饭等着你回来吃呀,站在屋口和他挥手,怎么看都是正正常常的模样。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谁也不知道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么,舅姥爷才在人家家帮忙没一个时辰,就有人来喊他,说他媳妇儿在河边死了!

 

舅姥爷自然是悲痛万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咋就好好的还说要做好饭等他回去吃的媳妇儿,转眼之间就没了呢?家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男娃,等到警察来了,一调查,是他媳妇儿自己跑到河边去喝了一瓶农药,就那么去了,他更是无法理解这件事。

于是我舅姥爷就去了邻村,邻村那个算命先生听他讲了这件事,气的拍着大腿痛心疾首,道他咋就不听他的话,就偏偏最后一天出了家门儿。

 

但是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人死不能复生,舅姥爷家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一个人拉扯不过来啊!那位算命先生又说,你不用担心,今年十一月,就会有人来和你过日子,你不会一个人过年,但是以后你的生活会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真是流水账,下节继续吧,我今天手指敲了太长时间键盘,真的好痛……

话说,算命这回事儿,我那位舅姥爷也说了,不能全信,你问,人家多少会说一点儿,但是你信不信,要信多少,人家管不着,也不是人家能管的事儿。

有人能长命百岁,人运气摆在那里了,而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就是基因导致的,老得慢,不容易得什么大病,五脏六腑也扛得住。

有人年纪轻轻就没了,有的是意外,有的只是因为身体不好,当科学无法拯救,也无法解释的时候,我们就会管这叫命。

 


张小楷

有时可以走得慢些,别错过这世界的美好。

有时可以走得慢些,别错过这世界的美好。

白鱼登舟

2020 春节小记

原计划今年是要出门去耍的,比如和弟弟妹妹的例行KTV嗨歌之旅,还有市中心自驾游啥的。反正肯定不是关在家里。

但我还没回家的时候新冠就开始发酵了,放假前一天,弟弟妹妹还驱车到火山岛-厦门两日游,当时听到我真是白眼都快要翻到天灵盖的位置了。她们是知道这事儿的,但是却和大多数人一样不放在心上。我叮嘱了他们一番,才知道要去买口罩,那个时候岛内已经到处买不到了。

回家以后和大人传达了事态的严重性,并做了一番询问。那天家里人简直不要太多,因为年初二的娘家日,是家族式的大宴席,少少也有一两百人,他们还在商量哪家要订桌、订多少桌的事。当时即便说了大人们都还不以为然,总觉得我们小孩子小题大做,然后姑姑就把我...

原计划今年是要出门去耍的,比如和弟弟妹妹的例行KTV嗨歌之旅,还有市中心自驾游啥的。反正肯定不是关在家里。

但我还没回家的时候新冠就开始发酵了,放假前一天,弟弟妹妹还驱车到火山岛-厦门两日游,当时听到我真是白眼都快要翻到天灵盖的位置了。她们是知道这事儿的,但是却和大多数人一样不放在心上。我叮嘱了他们一番,才知道要去买口罩,那个时候岛内已经到处买不到了。

回家以后和大人传达了事态的严重性,并做了一番询问。那天家里人简直不要太多,因为年初二的娘家日,是家族式的大宴席,少少也有一两百人,他们还在商量哪家要订桌、订多少桌的事。当时即便说了大人们都还不以为然,总觉得我们小孩子小题大做,然后姑姑就把我们一群孩子辈的都叫到她家里去了。

当然,他们觉悟过来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年三十那天,娘家日活动就决定取消了。

但是因为家里的麻将局是他们仅剩的乐趣,所以我们就分成了两个阵地,我家里是父母辈的人住着,孩子辈的则全部都关在大姑家。为了我们不外出觅食,姑姑买了四箱速食放在家里,什么酸辣粉、麻辣烫、厦门泡面还有老坛,另外还有一堆零食、饮料。

当时群聚在姑姑家的小孩人头加我在内有7个,后来二叔她们回来,就又加了两个弟弟妹妹进来。大姑说,你们哪儿也不要去,就待在上面。

我心想回来过年自己家里一天没住都住上面不太好吧,虽然从大姑家走到我家就是三四百米左右的路程。按照往年,我爸妈估计早把我怼回家里了,但是今年估计也是考虑到新冠的关系,我的父亲母亲居然真的就把我丢在大姑家也不叫我回家了。

于是从大年三十开始,我和弟弟妹妹们就过上了被禁足的生活——每每回想起这个part我都觉得不太对劲,明明易感染人群是他们,怎么成了我们被禁足。

才回家的那天晚上,就开始了疯狂熬夜的日子。第一天一两点睡,睡到十一点左右起,第二天直接变成两三点,然后隔天十二点左右起……不出三四天,变成四点睡,下午两三点左右起……生物钟完全进化成时差党。

我们每天都要下去大房子吃晚餐,所以带回来的衣服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然鹅,规规矩矩出门(从姑姑家到我家)就换衣服的好习惯没有坚持太久,延长假期的第二周开始,我们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睡衣党,穿着睡衣在同一条村路来回走,还直接穿去三姑家吃蒸海鲜。

这样的日子里,宵夜和游戏成了我们每天唯一的乐趣,玩什么的都有,吃鸡、王者、QQ飞车、香肠派对,我还象征性地挂了几天阴阳师……后来switch也出来了。三台iPad在不同的人手里流淌过,追剧成瘾的大有人在。后面,大家开始腻了。

玩不能行了那就还可以吃,毕竟吃饭皇帝大。我们吃了好几种不同调料配方的面,面的种类也十分丰富。从成都回来的妹妹专门淘了不少火锅底料还有辣椒油辣椒粉回来,这些美味加成品都没有活过一个礼拜,就全部跟我们3166了。

期间,我带着“司机”弟弟去超市淘过一些料回家,大概是一百多个饺子,买了韭黄和韭菜,还有二十来包辣条。不瞒大家说,那辣条我一口都没吃过,就全部没了。100多个饺子大姑给包了莲藕馅儿和韭黄的,还剩下几个皮,被我妹拿来做了奇奇怪怪又还挺好吃的韭菜煎饺。

除了面食,还get了网红饮料、面皮汤、失败的糖葫芦等等,速冻水饺吃掉了十来包,自己包的除了我买的那百来个,后来三姑还去买了两百来个皮,我们真的吃了很多面食。那四箱速食存活时间不超过一周,就全部只剩下箱子了,然后大姑又买了四箱厦门泡面。

我们就这样过了三四周猪一般的生活。

后来有一天去三姑家吃饭,她家有个小米的电子秤,不怕被窥的都站上去了,我弟直接胖了10斤,大姑3斤,姑丈5斤,我和某个妹妹没有任何动静。说出来不是要拉仇恨,因为这事儿,我又被家里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女性长辈们就又开始盘算着要杀两只鸭来补补。

得到消息的我回家狠狠地拒绝了我的母亲。整个过年,家里杀了8只鸭和一只火鸡,吃火鸡的那天,所有人全部因为补过头出现了短时的发烧。就是那种一瞬间耳朵、脸颊、额头和身体全部在发热。当时还没意识过来的时候都怕怕的不敢说,后来不知道谁先捅破了说觉得有点烫,兄弟姐妹们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啊~原来你也烫啊。而后不出一两个小时大家就又都退热了。想来再补下去,鼻血会直接喷出来吧。

在家的每一天熬夜都是快乐的,这个快乐可以从我的肤况得出判断。我们最后几天疯到可以早上六七点睡,下午三四点起。完全日夜颠倒,可是除了姨妈来之前爆了两颗痘,我的脸上完全没有上班时稍微一熬就爆一脸的情况,可见压力熬夜对身体有多不好,当然我也不是要说非压力熬夜就好,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对比。

回家的日子想化妆的时候还是会给自己补上两笔的,然后到晚上要卸妆的时候就开始苦哈哈。并没有真的好几天不洗头,基本上隔一天还是会洗一次,这些方面倒还是挺规律。

万万没想到一个工作以后还能过上“寒假”,快乐是真的快乐,但是因为在老家待太久,回来工作地居然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肠胃各种不适。虽然没有往年那么想家,但是不想上班的心情比往年更甚啊!

张小楷

夜晚乡村饭店后厨,通往卫生间的路上,来感受一下,我手机的噪点终于排上了用场。

夜晚乡村饭店后厨,通往卫生间的路上,来感受一下,我手机的噪点终于排上了用场。

培
这段少年时间 既然昂贵 出镜@...

这段少年时间 既然昂贵

出镜@Z.

这段少年时间 既然昂贵

出镜@Z.

FromXin
风月有情时,总是相思处

风月有情时,总是相思处

风月有情时,总是相思处

一梦千愁

玉露·纪事 日常十二

日常十二  自食醉果





​邝露不知道为什么,她饮小杯酒会比喝大碗酒的润玉醉的更快。

初始并未察觉,直到一杯又一杯,越喝越晕,这熟悉的醉意上了头……

直到润玉叫来小二结账,邝露还晕乎乎撑着头,手里后知后觉拿着酒杯没撒手。

整个人沉浸在醉意酒香中……

她觉着,自己约莫是醉了。

“奇了怪了……这人界的酒……怎么比天界的酒还厉害呢?”她盯着酒杯喃喃,“喝了也是会醉的……”

“这位是怎么了?”小二一脸疑惑。

“她醉了。”润玉起身来到邝露身边,伸手将人拉入怀里。

“是啊,我醉了……可是你怎么没醉呢?”邝露身子不稳靠在他身上,又睁大了眼睛将润玉瞧着,随后气鼓鼓,“你说……你是不是偷偷使用仙法了?”

闻言,店家小二忍...

日常十二  自食醉果





​邝露不知道为什么,她饮小杯酒会比喝大碗酒的润玉醉的更快。

初始并未察觉,直到一杯又一杯,越喝越晕,这熟悉的醉意上了头……

直到润玉叫来小二结账,邝露还晕乎乎撑着头,手里后知后觉拿着酒杯没撒手。

整个人沉浸在醉意酒香中……

她觉着,自己约莫是醉了。

“奇了怪了……这人界的酒……怎么比天界的酒还厉害呢?”她盯着酒杯喃喃,“喝了也是会醉的……”

“这位是怎么了?”小二一脸疑惑。

“她醉了。”润玉起身来到邝露身边,伸手将人拉入怀里。

“是啊,我醉了……可是你怎么没醉呢?”邝露身子不稳靠在他身上,又睁大了眼睛将润玉瞧着,随后气鼓鼓,“你说……你是不是偷偷使用仙法了?”

闻言,店家小二忍不住笑出了声。

邝露眯了眯眼,随后看向小二,“你……笑什么?”

很不开心,她以为醉的那个会是润玉,没想到……

这该死的醉意,让她无法控制自己。

小二连忙摆手,“没,只是觉得姑娘当真醉得可爱……”

还真像是天上来的仙女。

“你,很有眼光……”

邝露晃着身子想伸手赞同的拍拍小二的肩膀,被润玉勾着腰拉了回去。

“你消停会儿。”

将人禁锢在怀里,话语中几分无奈,一双眸却是微微不悦的看向店家小二。

小二身子一抖,连忙退下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

“邝露,你醉了。”

“……你为什么不醉……好没道理……”

“我也醉了,但没有似你这般醉的厉害。”

“我知道,你偷偷用了仙法……”

“我没有。”

“你有……”

“没有。”

“有……”



两人一来一往拌着嘴离开,一旁的酒楼上,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将他们看着。

“道长,可看出他们是什么来路?”

“放心,不管是仙是妖,贫道都会替你家公子出这口气。”

黑衣的道长眸光如炬,暗藏老谋深算和势在必得。

这次倒是有意外收获,寻到了上乘的炼丹原料,这两个小仙一定能大大提升他的修为。

至于他们是仙是妖,他说他们是妖,他们就是妖。





邝露觉得有些难受,不想说话,不想动,只想安静的待着。

以至于她途经一棵树,任润玉威逼利诱就是抱着不撒手。

还将小脸贴在树上,就是不看润玉。

已然酒劲上头,醉酒醉到自闭。

见她这醉酒执拗的劲儿,润玉又气又想笑,索性靠在一边与她商量。

“你抱树,还不如来抱我。”

“你又不是树……”

“你不来抱我,我可就来抱你了。”

“登徒子……”

“……”





待完♥






一梦千愁

玉露·纪事 日常十一

日常十一  套路

​大龙有小情绪,竟然叫我登徒子,╯^╰

露珠有小疑问,这个陛下奇奇怪怪(°ο°)

就是说嘛,大龙你不说清楚,露珠怎么能懂呢!毕竟是被你曾经怼得不敢再有他想​的小露珠啊(;`O´)o

“陛下怎么来凡界了?”​

“你来得,我来不得?”​

“……”​这人真是奇奇怪怪,说话带刺的。

邝露自觉一头雾水,转念一想,难不成是还在记仇那晚她醉酒失言失仪之事!

如此,邝露小心翼翼的看了过去。

润玉自知自己的反常,便暗自调整情绪,随后道,“这里不是天界,却不必唤我陛下。”

“那唤你什么,公子?少爷?主子?”

怎么...

日常十一  套路

​大龙有小情绪,竟然叫我登徒子,╯^╰

露珠有小疑问,这个陛下奇奇怪怪(°ο°)

就是说嘛,大龙你不说清楚,露珠怎么能懂呢!毕竟是被你曾经怼得不敢再有他想​的小露珠啊(;`O´)o

“陛下怎么来凡界了?”​

“你来得,我来不得?”​

“……”​这人真是奇奇怪怪,说话带刺的。

邝露自觉一头雾水,转念一想,难不成是还在记仇那晚她醉酒失言失仪之事!

如此,邝露小心翼翼的看了过去。

润玉自知自己的反常,便暗自调整情绪,随后道,“这里不是天界,却不必唤我陛下。”

“那唤你什么,公子?少爷?主子?”

怎么听来都是她比较吃亏。

但没办法,谁让陛下是她上司呢,这般称呼倒也合情合理。

公子少爷主子?

润玉听得直蹙眉,面上有些纠结,还是道,“叫我的名字就好。”

这位天帝陛下陛下今日未免太过反常。

“润……润玉……”

“嗯。”

“总感觉怪怪的,润玉……润玉君。”邝露开始自言自语,“润玉君?嗯,润玉君,感觉好多了……”

润玉君?

彦佑君,蔺沂君,润玉君……

他觉得一点都不好。

某天帝陛下面无表情,略带傲娇,“叫我润玉即可,不必加那些无所谓的称谓。”

“润玉君又如何不妥了?温润如玉的君子,不就是润玉君……”邝露表示势在必行,“陛下不必谦虚,这个称呼只有你使得。似彦佑~君那样的称谓,才是无所谓的称谓呢。”

“……”

润玉无法反驳,甚至心里染上愉悦,嘴角勾起浅笑。

夜风微凉,吹啊吹,一树白花红花尽数飞舞,行走间,尽是花雨纷纷。

邝露伸出手,手心接到两三花瓣,又以气息将其吹散了去。

她这般灵动自得的模样,很少见。

脸上不知何时已露出浅笑,手已伸出捻下她发上沾染的花瓣……

他为何而来,心中已有几分确定。

不过是为着这份心安,这份难以割舍……

邝露微微侧头,见他失神的模样,心下不由一动。

她连忙别过头,虽不知他为何来到凡界,总不见得是为她来的吧。

一定不是……

终于找着一家不错的用膳之店,两人落座,店小二热情招待——

“两位客官要吃些什么?小店新出的桃花醇酿,味道极好,可要尝尝……”

酒?

听到酒邝露小心脏一颤,“不用了,来些招牌菜就好。”

酒乃万恶之源,喝酒误事,她深有体会。

润玉一笑,话中几分疑惑,“我以为你一向大胆,却连酒都不敢喝?”

邝露却从他话语中听出来挑衅。

暗指她胆小呢,遇着他,酒都不敢碰了。

岂有此理!

“怎么会呢?今日与润玉君高兴,便来一壶吧。”脸上笑眯眯,心里恶狠狠。

看她今天不灌醉他……

到店小二上了酒,润玉见那拇指大小的酒杯却摇摇头,“既然今天高兴,就该大碗饮酒,邝露你说呢?”

“……这……”她有点顶不住。

“不敢吗?”

“小二,拿大碗来!最大的碗!”

最大的碗,一壶酒见了底,才将其倒满。

邝露将满满一碗酒小心放在润玉面前,自己却端起了一旁拇指大小的酒杯。

“润玉君请。”

“这是何道理?”

润玉自是不依。

邝露有些为难,有些惭愧,“大碗饮酒我自是不敢的……但润玉君豪气云天酒量盖世,区区一碗酒不足挂齿吧……”

润玉不怒反笑。“这是一碗酒?”

一壶酒都在这碗里。

“我知道,一壶酒的确喝不尽兴。”邝露一副了然,随后与小二道,“再来两坛酒!要那种最烈最醇的酒!”

“……”

“润玉君,我先干了,你随意。”

“……”

狡猾的露珠哟~

但大龙会善罢甘休嘛~

记住,都是套路~

待完♥








一梦千愁

玉露·纪事 其十

日常其十  调戏





哈哈,没想到吧,露珠直接跑路了(ΦωΦ)

还有,我们露珠是绝对不会再表白的!

要么大龙主动出击,要么僵持不下。

嗯,flag先立起来~然后事情搞起来(;`O´)o





​邝露来到人界已有数日,登浮云下的青山,走清泉流过的绿田,又有花雨满天,正是逍遥自在。

但她心里,终归是缺了一块。

这日下雨,邝露坐在茶楼窗边,听雨落青瓦,有些出神,却不知她本人在旁人眼中已是美妙绝伦的风景。

身旁几束红花斜生入窗,娇花配美人,更显清丽脱俗,似仙人,引得郎君频频观望。

更有大胆的,前来搭讪。

内容不外乎如下——

“姑娘可是一个人?”

“不知在下可否有幸与姑娘相识?”

邝露起初一个个微笑婉拒,偏生...

日常其十  调戏





哈哈,没想到吧,露珠直接跑路了(ΦωΦ)

还有,我们露珠是绝对不会再表白的!

要么大龙主动出击,要么僵持不下。

嗯,flag先立起来~然后事情搞起来(;`O´)o





​邝露来到人界已有数日,登浮云下的青山,走清泉流过的绿田,又有花雨满天,正是逍遥自在。

但她心里,终归是缺了一块。

这日下雨,邝露坐在茶楼窗边,听雨落青瓦,有些出神,却不知她本人在旁人眼中已是美妙绝伦的风景。

身旁几束红花斜生入窗,娇花配美人,更显清丽脱俗,似仙人,引得郎君频频观望。

更有大胆的,前来搭讪。

内容不外乎如下——

“姑娘可是一个人?”

“不知在下可否有幸与姑娘相识?”

邝露起初一个个微笑婉拒,偏生遇到一个不识趣儿的,十分难缠。

“在下见姑娘一个人在这儿坐了多时,相遇是缘,姑娘何必如此冷漠?”

“不知公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姑娘请讲。”

“相识不如不相遇。我只管自己在这儿坐赏风景,又与你何干?”

邝露虽说话带笑,但神色姿态无一不显得冷漠疏离。

“大胆!敢这么和我们公子说话!”

“退下,别吓坏美人。”

很显然,他们人多势众。

而他们的公子依旧对邝露势在必得,还有得寸进尺之势。

“美人,我不妨直言不讳,你若是不从我,今日怕是不行……”

邝露想,她这是遇到强人所难的登徒子了!

又眼睁睁看着那人伸手想触碰她,她没料到这凡人行径如此大胆,一时愣住了。

就在那人即将得逞之际,一道寒气突然而至,一个无形的掌击中那人,那人飞扑了出去,重重撞墙上,重重跌落……

一个大写的惨!

而出手的蓝衣俊美公子,正挡在邝露身前,手腕上露出一串碧润的人鱼泪。

“平日在我面前伶俐得很,方才怎么不知道避开?”





陛下怎么来人界了?

这丰神俊逸的公子,不就是她正躲着的天帝陛下吗!还真是躲什么来什么!

“什么人!竟敢对我们公子动手!”

“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子是什么身份……”

话音未落,那些人已突然不见了踪影。

“陛下把他们弄到哪儿去了?”

“你很担心。”

润玉这才转过身,看向她。

邝露默默拿起茶杯,掩饰不敢直视他的心虚。

“我觉得,他们不过凡人,不必与他们计较……”

“是吗?那凡人险些冒犯你,你倒是心胸开阔。”

他觉得有点生气。

邝露也觉察些不对劲来。

“是是。好在陛下及时出手,臣在此谢过。”

“敷衍。”润玉眸光灼灼。

邝露这才抬眸,“其实也说不上冒犯。凡人不过区区百年,转瞬即逝。而且我觉得他算是‘坦诚’的登徒子……”

润玉听罢,突然一笑,不知是被她气笑了还是怎么的,竟有几分邪气的魅惑,说不出的迷人。

原来陛下还有这样一面,倒是第一次见。

邝露失神,他的手却已挑起她的下巴,“这就是你所说的坦诚?”

“!”邝露睁大了眼睛,迎着他轻佻的眸光,“登……登徒子!”

“……”

润玉收回手,手蜷着放嘴边,干巴巴的轻咳两声,竟有些慌乱无措。

邝露眨着眼疑惑望着他,他略有躲闪。

害……害羞了?

她没记错的话,被调戏的那个好像是她吧!



。待完♥












一梦千愁

玉露·纪事

日常其九  吻

不得不说,“亲完就倒,醒来就忘”,总结很到位。

似大龙这样的木头桩子,露珠必须主动撩!

撩完之后,大龙是不是得反客为主呢٩(๑`^´๑)۶

“抱也抱了,不介意再亲一下吧……”​

她抱着他,仰着头,眸中有莹莹的光,期待着等待着,嘴角是撒娇的可爱弧度。​

润玉被她的双眸所吸引,望进去,都是他。

“你不说话,就当你是默许了。”

这幻觉的陛下,如此真实,她觉得欢喜。

她笑着,一手攀着他的肩,踮起脚,唇勉强吻在他嘴角……

只一下,她笑着退下,如偷腥得逞的猫儿。

见她笑,润玉的双眼眯了眯,危险的,狡猾的。

邝露刚刚退下,...

日常其九  吻

不得不说,“亲完就倒,醒来就忘”,总结很到位。

似大龙这样的木头桩子,露珠必须主动撩!

撩完之后,大龙是不是得反客为主呢٩(๑`^´๑)۶

“抱也抱了,不介意再亲一下吧……”​

她抱着他,仰着头,眸中有莹莹的光,期待着等待着,嘴角是撒娇的可爱弧度。​

润玉被她的双眸所吸引,望进去,都是他。

“你不说话,就当你是默许了。”

这幻觉的陛下,如此真实,她觉得欢喜。

她笑着,一手攀着他的肩,踮起脚,唇勉强吻在他嘴角……

只一下,她笑着退下,如偷腥得逞的猫儿。

见她笑,润玉的双眼眯了眯,危险的,狡猾的。

邝露刚刚退下,他便劈头盖脸的吻上,准确无误落在红唇,索取。

邝露头脑混沌,眸中尽数茫然。

他便以牙还之。

“嘶!”

他怎么还咬人?

邝露蹙眉,不满的看向面前的白衣仙人。

看着看着,她觉出不对劲儿来。

若这是幻觉,是梦,她怎么会觉得痛?!

细思极恐,脑中的混沌醉意被吓得烟消云散,仿佛拨开云雾,一切清晰明了起来。

“陛……陛下……”

邝露抚着唇上的一点咬痕,惊得结结巴巴,魂飞魄散。

“酒……可醒了?”

“臣……臣……”

“陛下,我喜欢你啊……”

“……喜欢得要命……”

“……不介意再亲一下吧……”

真是要命!

这些话竟皆出自她之口!

今晚她可真是酒后怂人胆,毫无女儿矜持……

如此大逆不道,胆大包天,诸多不敬,死两回也不算冤枉!

她抚着唇,眼帘低垂,心虚得不敢与面前的白衣仙人对视。

“嗯?你有何话辩解?”

面前的润玉步步逼近,似乎很喜欢看她这副窘迫模样。

邝露不得不后退两步。

“陛……陛下,这都是误会……”

“你说什么?”

润玉神色一顿,心下一缩,竟因着她的话有些泛疼。

她说都是误会。

是他误了什么。

“我以为您不是您……”

“说清楚!”

润玉一字一顿道,语中威严,略带怒气,有些吓人。

邝露一哆嗦,随后视死如归,全盘托出,“就是……我以为您是我幻想出来的……臣深知陛下千年来冰清玉洁守身如玉不近女色,臣万万不敢对您有所亵渎!”

“……”

润玉心下一松,脸上露出无奈又温柔笑意。

原是这样。

又听邝露继续道,“今日之举,实属臣喝酒误事,酿下大祸……”

润玉饶有兴致听着,若有所思,“那你说,我该如何罚你。”

“臣自知罪大恶极,陛下……”邝露说的从善如流,但很快回过味儿来,“诶~不对啊!陛下您咬我来着,又该怎么算?”

她蓦地抬起头,正好望进他的温柔。

一时间,呆了,迷了……

“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说说,想怎么算?”

面对如此和善温柔好说话的陛下,邝露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臣以为……不如一笔勾销。”

“……”润玉听完失笑,“你怎么还是这么没长进。”

如何能一笔勾销?怎么一笔勾销?

邝露却另有盘算,今晚她说了不该说的话,是不能在天界呆着了。

怎么着也要过三五十年,等陛下将今晚之事淡忘了,她也将这事深埋了……

如此,才能继续做一个臣下。

翌日,邝露就上了文折,自请去六界云游修行。

她跑的挺快,润玉找来时,人去楼空,不知去向。

“好,好的很。”

撩完就跑,可不是好的很。

大龙的追爱之旅,就此展开。

待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