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纪录片

50464浏览    4892参与
猛犸君侯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86。挪威大山崩造成的海啸使英国的地理形状彻底定型。

86。挪威大山崩造成的海啸使英国的地理形状彻底定型。

君士坦丁堡de月色

84。The tide goes out very quickly,and the next thing

84。The tide goes out very quickly,and the next thing

。。。。。

可以求大佬给推荐点纪录片吗?什么类型的都好。

可以求大佬给推荐点纪录片吗?什么类型的都好。


徐若风

年度必看的国产纪录片,以成年童话对抗记忆的消逝

《时光机》是今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和FIRST青年影展都备受好评的国产纪录片,还入选了国际纪录片协会的年度TOP30。而在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GZDOC上,它也同样打动了不少观众。

如果你有一架时光机,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影片的主人公是一对艺术家父子。父亲马科是一位作品颇丰的中国戏曲导演,自1958年起,他在上海京剧院执导了80多部戏曲作品。儿子马良是一位影像与装置艺术家,长期从事摄影和装置艺术创作。


当马良意识到父亲患上阿尔茨海默症时,他启动了创作以来最具雄心的项目,用机械木偶演绎的自传式科幻木偶剧——“爸爸的时光机”,讲述一位飞行家父亲与科学家儿子通过重返过去而重获记忆的...

《时光机》是今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和FIRST青年影展都备受好评的国产纪录片,还入选了国际纪录片协会的年度TOP30。而在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GZDOC上,它也同样打动了不少观众。

如果你有一架时光机,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影片的主人公是一对艺术家父子。父亲马科是一位作品颇丰的中国戏曲导演,自1958年起,他在上海京剧院执导了80多部戏曲作品。儿子马良是一位影像与装置艺术家,长期从事摄影和装置艺术创作。

当马良意识到父亲患上阿尔茨海默症时,他启动了创作以来最具雄心的项目,用机械木偶演绎的自传式科幻木偶剧——“爸爸的时光机”,讲述一位飞行家父亲与科学家儿子通过重返过去而重获记忆的故事。

马良此前从未涉足过舞台剧创作,从零开始,他耗时两年多制作出数个由1000多枚零部件构成的真人等比例大型木偶,接着正式开始了排演。父与子在创作这部戏剧的过程中,必须面对记忆消逝的挑战。在父亲生命结束和永远丧失记忆前,他们会如何调和彼此的关系?

《时光机》这部纪录片分两条线索进行呈现,一条是马良筹备、创作木偶剧的艰难过程,另一条则是父母相对独立的生活、父亲病情恶化后对家庭的影响。艺术创作与家庭生活的互文乃至交融,为观众传达了动人的情感。

风影电影在本次GZDOC上采访了《时光机》的导演孙扬、大象点映CEO吴飞跃,从创作与发行两种方向上,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部纪录片的出色与遗憾之处。

F:风影电影

S:《时光机》导演 孙扬


F:是什么契机,让你选择拍《时光机》这部纪录片?

S:一开始,就是听马良讲了片中那段“游泳池的故事”,当时我就想为这个场景拍一部电影,即便短的也行。后来我就主动找马良,进入到正式的拍摄。于我而言,在毕业之后,就是要进入人生的新阶段。虽然起初没有什么信心,但当这个故事过来的时候,在打动我之余,也正好是我的疑惑——“我要用我之后的生命去做创作”这件事,它真的值吗?它能改变多少?它能有什么用呢?我跟着马良拍摄这部作品,其实也是看着他用想象去对抗现实的过程。我在拍摄时希望会收获一些答案,但最终其实是没有的。但我在潜意识里更有信心了,我会再继续创作下去。


F:《时光机》有两个导演,另外一位是好莱坞的江松长(S.Leo Chiang)。他今天不在场,我们可以先从他聊起,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S:2015年3月,我开拍了《时光机》的第1个镜头,10月份去了台北,遇到了Leo,他看到这片子就很喜欢,之后也为这部作品付出了很多。这是我的第一部长片,没什么经验,我更希望它是一个大家的作品。Leo一直在传授我经验,包括后期的结构,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一个作品。首先是我们俩的创作的意图都很一致,也一直保持着互相帮助的创作关系。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本片的主人公马良现在47岁,Leo也在这个岁数,他的父亲也快90了,这是很重要的一种共情;而对于“艺术的中年危机”这个主题,他也能很好地补足我在想象力上的缺失,因为我比马良实在是年轻太多了。

F:《时光机》在摄制、叙事上,显得很“美式”。这是否也与你的教育环境,以及Leo的加入,是息息相关的?

S:对,我首先就喜欢这种纪录片的讲法,我觉得纪录片是要“变着花”拍的。拍纪录片从来不应当去遵守任何风格。所以我一旦想到什么视觉上呈现的手段,就会去尝试。我与Leo都认为纪录片的剧情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就按照剧情片的方式剪辑,而这部片子也非常适合这种风格。

当看到一个题材的时候,你必须用自己的审美去判断它和它的讲法,题材的力量才能彰显出来。我随时准备好在作品里实验,如果作品本身不适合,那么我们绝对不做;一旦它适合,那么我们就做到极致。


F:你和Leo的合作模式、创作关系,在国内青年纪录片作者的创作中还蛮少见的。

S:是的。在具体分工上,我可以算是在中国前线“打仗拍摄”的那个人,而他则是在美国后方“补充弹药”的那个人。他一直在解决我在拍摄上的疑惑,并且指导故事的走向。此外,他在美国找到了很多投资,也找了很多奥斯卡得奖的制作人、导演、剪辑师提出意见,这些都提供了莫大的支持,影片的素材也拥有了更好的组织方式。

这种合作关系本身其实就很有趣。因为在国内创作纪录片处女作,对于一个青年的纪录片作者,是一个很理想化、很难达成的事。而我则是通过与Leo的合作,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促成了《时光机》的完成。这种模式在国内可能并不多见,但也有其意义,是可以被效仿的。

在创作第一步做选择的时候,不固步自封,才能打开自己的创作思路,让很多人一起帮助到自己。特别是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可以给予信任、创作方向一致的伙伴。这种方式能让作品最终比我自己独立做要“好上几个台阶”。包括跨国的合作契机,能帮我找到自己难以找到的另一种叙事思路。

F:家中老人患上阿尔兹海默症,《时光机》对此选择了温情的讲述方式,并没有把生活中残酷的、撕扯的一面表现出来。相较于人物塑造,本片选择了更偏事件性的叙事面向。你分了两条线,而这两条线“时开时合”,在开的时候会把我引向事件,在合的时候又把我拉向人物。所以你与剪辑师合作的时候,是如何有倾向性地处理素材的?

S:非常难,剪了两年。明摆着大家都觉得这部作品应该是分这两条线走,他俩应该要合的时候更多,但这需要做无数的工作。与传统的“家庭私影像”不一样的是,《时光机》里有很多元素,比如很大一部分就是木偶剧、艺术想象的这方面,它不是一个纯父子的故事,而是承担了艺术家的创作历程以及许多的趣味性。而到了中段,又必须得加深两条线各自的深度,需要如何将艺术创作与它的现实投射进行勾连,包括马良在创作里的反应和他与父亲之间的关系紧密地编织在一起。
纪录片依赖于关键的场,编织碎片还不够,关键的那几场要放在最关键的地方。但其实我们根本无法拍到很多的“关键场”,还是得靠剪辑进行处理。尤其是本片中对于父母的拍摄,其实能拍到真的不多。


F:影片收尾时,父亲马科说他“记不得了”和儿子马良说“每十分钟告诉他一遍”这两段,是本片的“关键场”,也是我很感动的地方。但我在看的时候会想,如果多做几场父子的交流,再多几分钟人物细节,可能效果会更好。

S:对,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那两场,结尾是再加的。但就是那两场,令这部作品更加成立。

其实我很喜欢拍摄马父的脸,我会被吸进去,因为我的隔代亲人很早就都去世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所以我很喜欢跟他待在一起,让我产生那种弥补缺失的感觉。那场戏就完全是我在对着父亲的脸、近景在拍,然后我们刚好就聊到“他不记得了”。很多人可能会觉得那有点残酷,如今我回头看,也觉得那场真的很强烈。

而马良结尾的那场也很意外。我一直在找结尾,每天如坐针毡、睡不着觉。有一天我看他发了一段微博,就准备找他去录。那时候其实已经半年没联系了,然后我去找他,那是他最新的体验。我觉得如果还像之前一样,天天泡在一起,可能他讲的东西不见得会有意思。而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白之后,他突然跟我讲了那段令我毫无防备的话,他很会收集生活里的这些小情节。于是,在不知道如何结尾的时候,我就用上了这一场。

F:影片收尾的方式给我一种“倒推”的感觉。在观看时,我一度不能理解马良。他为什么在他父亲记忆消逝的这段时光,没有太多地陪在父亲身边,而是把自己的精力全都花在创作木偶剧上。这个创作虽然是他对父亲的一个回应,但他在上面耗费了太多时间。而最后那两场,其实构成了一种解答。你在拍的时候会不会对此有疑惑?

S:他们的父子关系其实在这些历程中没什么变化。真正转变的历程是发生在马良自己心里的。他投入的木偶戏,某种意义上是为了逃入自己的想象里。他很少去见父亲,说明他也不想面对这个现实。我们想做父子关系的变化,但影片最终其实并没有,我们最后选择把重心转到马良的内心。一开始,他是一个工作狂,对艺术有浪漫的想法,想做木偶剧,就花了三年时间做了。但随之而来的一切,将他逐渐“摧毁”了,但他也在其中收获了妻子与女儿,“下一个家庭”挽救了他。


F:你在映后时有谈到,你当着马良的面都喊他“马老师”,这蛮有趣的。在拍摄过程中,你是如何构建与拍摄对象的信任关系?

S:这花了我4年。拍摄本身其实挺简单的,但让对方能信任你,以及挖掘出他浓烈的私人感情,挑战其实很大。艺术家通常是敏感的人。“马老师”其实是一种很舒服,且渐渐变得亲昵的称谓。你要对你的人物找到合适、舒服的方式,既不会太过冒犯,又不会太距离太大。


F:这个点还挺微妙的,因为你的拍摄对象是艺术家,但很多拍摄艺术家的纪录片会更倾向于他的创作,更倾向于创作历程中的挣扎。但《时光机》有点像把两种题材进行杂糅。

S: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很多拍艺术家的片子其实都没有拍到心里去。马良是一个很好的人,无端地就很信任我,然后我也花了很多时间与他相处。“艺术家纪录片”的创作通常没有亲近的时间,拍摄对象也不会非常信任你。我们不选去拍摄一种“艺术家纪录片”,是因为我们想讲一个“生命的故事”,那是我们想讨论的主题,所以我们必须要变得跟他无比亲近,跟他的家人们无比亲近。

实际上,我与马良的岁数差得挺多,我没办法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那种“知心朋友”。也许,如果这部作品交给一个40多岁的导演拍,会拍得更好。此外,摄影机的在场,无论如何都会膈应人,这个在处理上也有一定的难度。

F:所以,《时光机》在最终成片的时候有什么遗憾的地方?

S:其实有不少遗憾的地方。因为我主管前期的拍摄,而后期的剪辑做了很多的努力,弥补了前期的部分不足。此外,我觉得摄影风格应该更统一,每一个场景适合什么样的感觉,需要更完美的契合。然后父子的关系,我们还是想拍到更多、更好的场。虽然这不太好拍,尤其是中国式的父子关系,这个也是一种“必然的遗憾”吧。还是想拍到更多父子相处的场景、会有更多有趣的细节呈现。


F:最后,能谈谈你平时喜欢的纪录片吗?比如今年的这批新作里,最喜欢哪几部?

S:我更喜欢非传统的、与剧情片在形式上交融的纪录片,比如《蜂蜜之地》(Honeyland)、《为了萨玛》(For Sama)是我今年纪录片的TOP2。《蜂蜜之地》大家都很熟悉了,《为了萨玛》则是一个叙利亚的纪录片——在战争的大背景下,一个怀孕的母亲拿起摄影机进行拍摄,真是拿命换的片子,太棒了。

F:这类偏剧情片拍法和剪法的纪录片,今年令我印象很深的也是《蜂蜜之地》,以及还有一部叫《狩与猎之间》(When Lambs Become Lions)。

S:现在的趋势是这样的,而且会越来越极致、拍得越来越好,反而是剧情片也许是越来越没有想象力了。纪录片不仅要求是真实发生,而且讲故事的方式越来越精,如今拍法的趋势就是“没有依据采访、就是真实发生”,叙事线索处理得特别好,摄影的水准也很高。比如《蜂蜜之地》的摄影就好在其镜头语言准确、画面构图出色。


F:这也是中国的纪录片里比较稀缺的一类作品。

S:中国的纪录片的年轻的创作者们很好,但市场的压迫太强了,才华随之消失。当然,现在也慢慢好转,从《归途列车》出了之后,大家都知道纪录片作者不用在“下水道”里创作了,可以出来做很好的作品。外国有很多此类风格的纪录片,已经形成脉络,而中国的纪录片作者也在慢慢出头。


F:《时光机》在创作观念上与你的喜好与审美是非常惯通的。

S:对,当然,我也喜欢很多中国的纪录片作者,比如张以庆(《幼儿园》),影响了我很多。于我而言,如今的剧情片已经越来越缺乏想象力,而纪录片却没有丢失这份想象力。

F:风影电影

W:大象点映CEO 吴飞跃


F:《时光机》在上海电影节和FIRST青年影展都做了放映,口碑不错,那么之后上院线的计划是什么呢?

W:我们之前的纪录片《零零后》采用了点映+全艺联的发行方式,合作的效果挺不错的,两种模式可以互补,做到持续放映与高上座率。我们希望把这个经验用到《时光机》上来。初步计划明年上半年上映。


F:大象点映合作的《我只认识你》和《时光机》都关于“阿尔兹海默症”,不过这两部作品都选择把残酷的一面抹掉,予人温情脉脉的部分。你是如何看待这两部作品对于受众的意义呢?

W:很多人的家庭里都会碰上老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情形,在病情发生的时候,家人是挺痛苦的,而《时光机》这部作品能够起到的一个作用是“治愈”。这可能也是东方人比较习惯与喜欢的那种处理方式,把一件表面上比较残酷的事情拍出它温情的一面,对共同遭遇的人都是能有所治愈与释怀的。

当马良最后说起“父亲不认识他”的时候,仿佛开玩笑一般,但事实上他的内心肯定也经历过很痛苦的阶段,但直到最后他才把这些东西放下了。

F:发行方面,主打“父子情”是绕不开的,但会不会担心作品中一些“复杂面向”会引发争议?比如马良把自己的精力花在创作木偶剧上,与创作初衷有一定的矛盾,而这也是他自己谈到“二选一”时的迷茫。

W:马良的这种矛盾源于他的艺术家身份。他的艺术创作是有鲜明的私人色彩和强烈的表达欲望。他会做这样的一个选择,我很理解。这些地方也是纪录片有趣的地方,里面的矛盾与困境,不会像好莱坞公路亲情片一般,得到圆满的解决方案。


风影纪录片分队-《时光机》评分


奥特小曼

7.5分

极好的纪录片,从开头到结尾仿佛一个循环,讲述了一段感人的父子情与艺术的传承,十分煽情。影片的叙事像剧情片一样有着明显的结构,有开端发展和高潮,很吸引人,讲述得很清晰。作者很会捕捉生活中的细节,很多剪辑可以看到灵气之处,结尾处关于父亲的一段特写镜头简直是神来之笔。如果把这部影片献给出生的孩子来看,将会是一个厚重的成人礼。

徐若风

7分

今年国产纪录片中必看的一部。摄制强,最后两场非常打动人,落位很漂亮。将自然的生活痕迹进行精确的编排与剪辑,从而达成带有双面性的纪录片叙事,对于处女作纪录片而言是出彩的。稍显可惜的是,双线之间的交互做得不足,导致交杂在一起后的戏剧张力有所缺失。


孟浪

6分

接近而立之年的我原以为自己早就过了那个被煽动的年龄,没想到看这个片子时居然在影院哭得一塌糊涂。影片在情感落点的塑造上绝对是胜过《四个春天》的,整个剧情的发展也有着清晰的起承转合,当然也可以说是充满了设计感——从事件建置(父子合作)到核心矛盾(剧团前景与家庭关系陷入双重困境)再到危机解除,都很有逻辑性。但必须要说的是,导演的视点是有爱的、是关怀的,尤其是对父亲失忆前后的数次关键点捕捉都埋了伏笔。当影片结尾,父亲对着镜头询问导演自己究竟“有没有看过儿子的木偶剧”时,那种无奈感造成的冲击力,足以让人动容落泪。


棍子(晓兵摄影)

分享我拍摄的东洞庭湖采风之旅小视频

分享我拍摄的东洞庭湖采风之旅小视频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527」《Joshua.Teenager.vs.Superpower》 

从另一个角度甚至说另一个立场了解了Joshua这个人,他所创立的这个组织,以及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和细节。即便只是针对这部纪录片,观看和讨论在当下也是颇受外界压力,其他的不提,只想要一个选择的的权利。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2019·vol.527」《Joshua.Teenager.vs.Superpower》 

从另一个角度甚至说另一个立场了解了Joshua这个人,他所创立的这个组织,以及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和细节。即便只是针对这部纪录片,观看和讨论在当下也是颇受外界压力,其他的不提,只想要一个选择的的权利。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526」《世纪疑案:恐怖伊凡》 (8.5分/满10分)

Netlix在罪案纪录片剧集上的水准一直稳中求进,事无巨细的剖析大案、悬案和奇案。

这次的“伊凡雷帝”案更多的是“悬”和“奇”,这位居住在美国的老人究竟是不是“二战”时期屠杀犹太人的“刽子手”?

结局的审判结果给出了所谓的“真相”,但其中之复杂远不止“是与不是”这么简单。而纪录片真正要表达的并不仅仅是这个案件,而是要揭穿美府在大量战犯生活在美国这一现实情况中所充当的角色和不作为行径。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

「2019·vol.526」《世纪疑案:恐怖伊凡》 (8.5分/满10分)

Netlix在罪案纪录片剧集上的水准一直稳中求进,事无巨细的剖析大案、悬案和奇案。

这次的“伊凡雷帝”案更多的是“悬”和“奇”,这位居住在美国的老人究竟是不是“二战”时期屠杀犹太人的“刽子手”?

结局的审判结果给出了所谓的“真相”,但其中之复杂远不止“是与不是”这么简单。而纪录片真正要表达的并不仅仅是这个案件,而是要揭穿美府在大量战犯生活在美国这一现实情况中所充当的角色和不作为行径。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523」《帕瓦罗蒂》 (8分/满10分)

《游侠索罗》导演朗·霍华德执导的这部纪念帕瓦罗蒂逝世十周年官方纪录片收录大量帕瓦罗蒂早期采访和表演片段,以时间顺序概述了他不凡的一生。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纯真又率性的性格,完全是一个不被世俗浸染的天才艺术家。他犯过错误,也不是一个圣人,但他永远在做自己。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2019·vol.523」《帕瓦罗蒂》 (8分/满10分)

《游侠索罗》导演朗·霍华德执导的这部纪念帕瓦罗蒂逝世十周年官方纪录片收录大量帕瓦罗蒂早期采访和表演片段,以时间顺序概述了他不凡的一生。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纯真又率性的性格,完全是一个不被世俗浸染的天才艺术家。他犯过错误,也不是一个圣人,但他永远在做自己。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猛犸君侯
柒山风

向过去的碎片问好

                                          ——《夫妻不是同林鸟》
      ...

向过去的碎片问好

                                          ——《夫妻不是同林鸟》
               

“离婚不是世界末日,不适合的话没必要将就,勉强在一起可能会受到更多伤害,初次婚姻的时候人都比较年轻,对爱情和家庭懵懵懂懂,实际上二次婚姻依旧可以拥有幸福。”
                                                              ——谭振邦

生活总是千姿百态的,没有一尘不变的永远。

我们可能会有失败的爱情和婚姻,但这不注定我们的失败,也不注定单亲家庭里孩子的失败。
婚姻不是一定要多么好的物质条件,更需要的是人的精神契合,我们可能不一定能第一次就找到可以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伴侣,二次婚姻也依然可以拥有幸福。

在现场有一位单亲妈妈,她说她看着看着哭了,她也是一个单亲妈妈,她很害怕自己的孩子会因为单亲收到不好的影响,也担心她的孩子会在社会上受到歧视。我虽然不赞同她那种单亲家庭的孩子会受到歧视的想法,但是我很理解她对孩子未来的担忧。她对孩子有很深的愧疚,觉得自己没有经营好自己的婚姻,但是错不在她,丈夫出轨造成了婚姻的破裂。而我觉得确实也不该委曲求全。这样僵持的婚姻才是对家里最大的伤害。

我想,婚姻里面夫妻二人才是主体,孩子其实是婚姻的派生物。(个人观点,不喜勿喷)可是现在的许多婚姻是围着孩子转的,许多人虽然爱情破裂了,也会因为孩子委曲求全,勉强生活着。我的家庭也是这样,妈妈为了不让我的成长阶段缺少父爱,放弃工作带着我到父亲当兵的地方住着。两个人价值观不同,追求不同,没少吵架哦。后来我住到婆婆爷爷家,他们住一起,再后来,妈妈回到婆婆爷爷家,和我一起住。那边的房子留给我爸住,分居了,到现在也近十年了。如果说单亲家庭的生活对我完全没有影响也不可能,但是也没有那些人说的那样心理扭曲,谁心里还没点事,不过有的轻,有的重罢了。单亲家庭的孩子也可以很开朗,乐观。不同的教育方式,不同的原生家庭都会给人们带来不同。不同单亲家庭的孩子也会有着不同的性格。

人性也是这样,有人为恶,是怨身边的一切,可有的人处在同样环境却可以善其身。当然,每个人都有苦衷,都有许多不同的难处。只是选择不同,路不同。

这部影片像是一个和解也是一个告别。谭父谭母有了不同的生活。或许对他们来说,离婚是向破裂的婚姻告别,二次婚姻是向过去的一切的告别。而谭导拍出的片子是他自己向父亲母亲的和解,或许曾经他也有对父亲的不解甚至怨恨,但是现在他和父亲有了深度的沟通,父子关系有了一定缓解,这也是这部片子对导演本身的影响。

或许我们都应该有个和解,无论是与亲情,爱情,友情。

可能坎坷会把人重重得摔向冰冷坚硬的地面,可能还会有厄运将人狠狠地碾碎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可能历经千辛万苦爬起来却不能把心里那根扎人的刺拔出来,但是我们不都是这样磕磕碰碰地走着吗。
  
既然我们没有弥补起过去的碎片的可能,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选择扫扫碎片,重新开始呢。我们都有后悔的权利,但是一生那么多事,后悔也无法弥补。就用谭父的观念,世上没有后悔的可能,但是谈起,也会流泪。曾经争吵不休,现在也过得很好。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猞猁没有尾巴

Netflix(中文名:网飞)

新纪录片《Our Planet》

每一帧都如画,而且内容质量很高,强烈安利w

tips:建议横屏浏览图片哦



Netflix(中文名:网飞)

新纪录片《Our Planet》

每一帧都如画,而且内容质量很高,强烈安利w

tips:建议横屏浏览图片哦



番斗

b站纪录片《中国喜事》,目前更新到传承。

b站纪录片《中国喜事》,目前更新到传承。

EricaW

听到终曲要在大陆上映的消息我真的太激动了,我的耳边响起了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干净的落音,响起了美貌の青空回旋缠绕的提琴与钢琴声,响起了Rain急切的敲打,响起了opus渐入佳境的反复和弦。他好像一片荒原中的雪,落的纯粹干净,但荒原很静,所以我听得到他内心的回响。

教授的这部纪录片虽然取名叫终曲,但是曲终未完,教授一直说想活久一点,想创作出更好的音乐。

我很喜欢他片子里用手指轻轻抚着自己书里喜欢的章节,然后用心底最珍贵的声音念出来:



“死亡永远在路上,但在它悄然降临夺去生命的有限性之前,你不会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我们憎恨的正是这可怕的...

听到终曲要在大陆上映的消息我真的太激动了,我的耳边响起了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干净的落音,响起了美貌の青空回旋缠绕的提琴与钢琴声,响起了Rain急切的敲打,响起了opus渐入佳境的反复和弦。他好像一片荒原中的雪,落的纯粹干净,但荒原很静,所以我听得到他内心的回响。

教授的这部纪录片虽然取名叫终曲,但是曲终未完,教授一直说想活久一点,想创作出更好的音乐。


我很喜欢他片子里用手指轻轻抚着自己书里喜欢的章节,然后用心底最珍贵的声音念出来:




“死亡永远在路上,但在它悄然降临夺去生命的有限性之前,你不会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我们憎恨的正是这可怕的精准,可是正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才会以为生命是一口永不干涸的井。然而每件事情都只会发生一个特定的次数,一个很少的次数,真的。你还会想起多少次童年的那个特定的下午,那个已经深深成为你生命一部分、没有它你便无法想象自己人生的下午?也许还有四五次。也许更少。你还会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也许二十次。然而我们却总觉得这些都是无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