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纪无双

10220浏览    78参与
死了

终于画了心心念念的跨棚同框...附赠很多张俏来

终于画了心心念念的跨棚同框...附赠很多张俏来

无衣舜华Eleniel

飘落狂歌红尘笑,雪随寂寥任飘渺。无见暮霭沉云海,双飞梦蝶何了时。

飘雪无双(。・∀・)ノ゛可惜新世纪凉了不然多好啊这对😂

飘落狂歌红尘笑,雪随寂寥任飘渺。无见暮霭沉云海,双飞梦蝶何了时。

飘雪无双(。・∀・)ノ゛可惜新世纪凉了不然多好啊这对😂

并不世

这个站位是要笑死我😂😂😂

这个站位是要笑死我😂😂😂

山靘

【新世纪布袋戏 | 纪阅】若梦 | 往事流转在你眼眸

给好友的

【新世纪布袋戏 | 纪阅】若梦 | 往事流转在你眼眸

给好友的

花上露犹泫。

【0:00|双纪】间章·小红帽

-参加了一个冷圈七夕活动,自割块小腿肉

-好久没写文了,都不会写文了

-原本想写个符合七夕的爱情故事,结果卡得要死

-上班也令人想死

-写个童话故事快乐下吧


纪无双和他的养母玉兔娘娘生活在大森林一边的小城镇里,他的外祖母圣灵尊者生活在森林深处。纪无双性格内向,于是圣灵尊者在他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送了他一顶红斗篷,斗篷带着帽子,他日常出门时都会拉起帽子,久而久之,小镇的人开始叫他小红帽。

这一天,小红帽纪无双刚从森林边缘摘果子回来,他的养母玉兔娘娘拿来一个篮子,里面放着肉和果酒。

玉兔娘娘说:“无双,这里有肉和果酒,快给尊者送去,尊者这两天不知为什么身...

-参加了一个冷圈七夕活动,自割块小腿肉

-好久没写文了,都不会写文了

-原本想写个符合七夕的爱情故事,结果卡得要死

-上班也令人想死

-写个童话故事快乐下吧

 

 

纪无双和他的养母玉兔娘娘生活在大森林一边的小城镇里,他的外祖母圣灵尊者生活在森林深处。纪无双性格内向,于是圣灵尊者在他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送了他一顶红斗篷,斗篷带着帽子,他日常出门时都会拉起帽子,久而久之,小镇的人开始叫他小红帽。

这一天,小红帽纪无双刚从森林边缘摘果子回来,他的养母玉兔娘娘拿来一个篮子,里面放着肉和果酒。

玉兔娘娘说:“无双,这里有肉和果酒,快给尊者送去,尊者这两天不知为什么身体虚弱,吃了这些就会好一点的。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赶紧动身吧。”

纪无双:“好的,玉兔娘娘。”

纪无双拎上了篮子,走进了森林里。

他平时都是在森林的边缘采摘果子,都不曾进过森林的内部。而平时这给尊者送东西的事也都是玉兔亲力亲为,今天也是因为玉兔有事需要忙,才会让他去给尊者送东西。

小红帽戴上了他标志性的帽子,独自一人走在森林里。

走着走着,从旁边的草丛窜出了一位狼人先生。他的突然出现吓了小红帽一跳,小红帽的帽子都会狼先生吓掉了。

“下午好啊,小红帽。”狼先生这么和纪无双打着招呼。

纪无双将帽子戴好,才向狼先生点头示意,“下午好,狼先生。”

狼先生看了看天空,说:“你这是去哪,天可快要黑了。”

“去我的外祖母,圣灵尊者家中。”

“你这提着的篮子是给尊者的吧?都有些什么?”狼先生继续问道。

小红帽没感到任何的奇怪,他以前没来过森林里,不知道狼有多可怕,他回答:“是玉兔娘娘准备的肉和果酒。她说尊者这几天比较虚弱,吃了这些会好很多。”

狼先生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他说:“我知道了,小红帽,你可要快点走了,不然天就要黑了。”

“谢谢你,狼先生,再见。”小红帽和狼先生道别,接着向森林深处走着。

 

纪无双又走了一会,遇到了一位拿着猎枪的猎人。

猎人和小红帽打招呼:“下午好,你怎么一个人在森林里。”

纪无双再次说明自己出现在森林的缘由。

“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不安全。”猎人这么说道。

“好的,感谢猎人先生。”小红帽道谢。

由于已经是同行的伙伴了,小红帽和猎人互通了姓名。猎人名叫纪凤鸣,今日是为了追一匹狡猾的狼才在这个时间进入到森林的深处,平时他都是早早打完猎回到家中了。

纪无双疑惑,“狼,我刚刚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狼先生。”

“他问了我去哪,还问了我篮子里装了什么。”纪无双将先前自己和狼先生的对话告诉了纪凤鸣。

纪凤鸣微眯起眼,想了一会,才说:“他大概去圣灵尊者那里等着你来了。”

纪无双虽然内向单纯,但也不是什么蠢笨的人,细细一想也想出了问题,“如果是这样,那我可不能让尊者出事。”

猎人纪凤鸣抬了抬枪,应声,“当然如此,这样狡猾的狼可不能让他活久了。”

 

狼人洛宁非已经抄小道走到了圣灵尊者的家附近,找了好位置,埋伏了起来。

他原本是想先冲进去吃了那个圣灵尊者,补一补力气再来吃小红帽的。但是他先前被猎人纪凤鸣追着在森林里转了好几圈,已经筋疲力尽了。于是他决定先在这里埋伏,等小红帽带着食物来,他先抢了小红帽的食物,补充了力气再去把小红帽和老太太都吃了。

可惜狼先生的算盘打得虽好,却被现实击溃了。

小红帽纪无双是跟着猎人纪凤鸣来的。

狼先生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计划出现了纰漏,狼先生极速转动起脑子,想再想一个万全之策。

想来想去都想不出自己要怎么逃过猎人的猎枪。

算了吧,毁灭吧。

狼先生把自己躺平在草地上,沮丧地想。

“啊,狼先生,你在这啊。”突然,狼先生蔚蓝色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只小红帽。

狼先生眯起眼,往旁边一看。

啊,是熟悉的纪凤鸣。

打扰了。

狼先生一溜烟地跑了。

这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呢。

 

“卡!”一声喊,让舞台上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啪啪啪——”毫无感情的鼓掌声从观众席上传来。

纪无双一扭头,就看到面无表情的素还真和史艳文在观众席上做个莫得感情的鼓掌工具人。

“感谢纪姑娘!凤鸣哥!还有我们可怜的狼人先生。”话剧社的社长来向他们仨道谢。

纪凤鸣脱下戏服,拉过纪无双,给他把那顶红斗篷摘了下来。

“就不能给我写点帅气的剧情吗,我不配吗?”洛宁非无语大喊。

“哎呀,演狼需要什么帅气的剧情,帅气的当然是我们的猎人先生。”小红帽的编剧眼睛冒星星捧着剧本说。

“谢邀,只是试戏,拜拜。”纪凤鸣拉起纪无双,就走下舞台,和素还真史艳文汇合。

“吃饭?”素还真问。

“我要吃小龙虾!”纪无双举手。

“麻小驳回,你才生完病,吃清淡。”素还真蹬他。

“呜……那随便吧。”纪姑娘哭哭。

纪凤鸣和史艳文相视一笑。

 

啊,真是一个大团圆的完美结局呢。

瑶山出月
纪姑娘好水好软啦。

纪姑娘好水好软啦。

纪姑娘好水好软啦。

梦年华

无瑕遇无双2

【排雷:

霁无瑕与纪无双拉郎配!

不喜勿入哦!

ooc我的锅!

文笔不咋地!】


解决完寒山老径的贼匪,纪无双就带着霁无瑕寻找客栈安置下来,倒也没有问霁无瑕为何孤身一人出现在荒郊野外。

客栈中

霁无瑕盘腿而坐,五心向天,聚精凝神,细细梳理体内流窜的力量,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体内那道霸道至极的力量,是与自己所主修功体不同的力量,但又是自己化形速度很快的功臣。暂时记不起来是怎么来的,只能先运用自己的功体将它先压制起来,日后再说。

【女琊!】

意识中突然连接入另一人的意识,霁无瑕大惊,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女琊,你终于是恢复了,吾等你等的好苦啊!】

“…迷达!”你居然还在,...

【排雷:

霁无瑕与纪无双拉郎配!

不喜勿入哦!

ooc我的锅!

文笔不咋地!】


解决完寒山老径的贼匪,纪无双就带着霁无瑕寻找客栈安置下来,倒也没有问霁无瑕为何孤身一人出现在荒郊野外。

客栈中

霁无瑕盘腿而坐,五心向天,聚精凝神,细细梳理体内流窜的力量,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体内那道霸道至极的力量,是与自己所主修功体不同的力量,但又是自己化形速度很快的功臣。暂时记不起来是怎么来的,只能先运用自己的功体将它先压制起来,日后再说。

【女琊!】

意识中突然连接入另一人的意识,霁无瑕大惊,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女琊,你终于是恢复了,吾等你等的好苦啊!】

“…迷达!”你居然还在,那是不是阎达也在!

【我们都在。女琊,我们三体一心,你在,我们便在。至于阎达,我觉得他需要冷静下,就让他先自己忙其他的事了,待他冷静了,他会找你的。】

“我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还在,我以为,魔佛波旬天命已尽,你们也该消失了。”霁无瑕此刻神情阴郁,平时清澈明亮的冰蓝色双眸此刻却暗的像是天雨欲来的幽蓝之色。

另一边与霁无瑕意识相连的迷达清楚感受到了霁无瑕不美好的心情,却是带着嘲讽的笑了起来。

【哈……消失,为何要消失啊!因为我们是你霁无瑕为了逃避魔佛造杀天命才塑造出来的替身吗!但你真觉得这样你霁无瑕双手就干净了吗!】

“迷达,你不用激怒我。既然知道我是霁无瑕,就不要再叫女琊这个名字。”

霁无瑕神情冷漠。

“魔佛的罪孽,霁无瑕不会逃避。但你们,不要尝试挑战我的底线。”

【哈,放心,你是创造我们的主体,迷达不是那般不智之人,不会失智的挑战自己的权威。】

“找我何事。”

【自是关心你这个主体,你沉睡化形的岁月何其漫长,于你可能只是睡了一觉,我们是你的部分意识,不受拘束,我以意识游走在这中域,却是等你很久了。吾对你之心意,可真是让人感动。】

迷达故作温柔感慨的话语让霁无瑕皱眉,“省下你的甜言蜜语,直说来意。”

【哼…你刚醒来,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过空白,我来给你送情报,望你行事小心,爱惜自身,我们不想再跟着你同亡了。】

“多谢,至于你的要求,只要你们不越过我的底线,我不会干涉你们。”

【我会转告阎达,也会盯着他,只要你说到做到,迷达也会守信于你。记忆给你,我走了。】

迷达分享过来的记忆挺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霁无瑕忍着头晕将记忆捡着查看,有点多的信息量,在霁无瑕看来迷达阎达他们在她沉睡期间,还真没闲着。

「无限宇宙初成,一片混沌未分。

应溟寰九规之数而生的炼天神石,蕴藏著创生之力,千年一度能量将达满盈,行迹布於虚空的两大神灵,宇宙天尊与三古奇皇,意欲创世。

宇宙天尊认为万物自然,合於天道,顺应大同而运行,乃至真无暇之成长方式。 三古奇皇却认为唯有透过竞争、干戈,方能使世界更为进步,背道而驰的理念,促成两大神灵为抢夺炼天神石的对决。

关键一役,三古奇皇败於宇宙天尊之手,被打入尘寰地脉深处,天尊趁势以炼天神石之能,幻化四大神器,藉神器之威划出四域界线,再以神器圣气形成封印,困锁三古奇皇於地脉深处,禁绝天日。

  创世四域分别为:空域修灵境、沉域魔流境、中域寂灭境、迷域不知境。

  为了避免四域发展脱离常轨,天尊再指派护域尊者,各自镇守。

然,常数有变,天意难测,在天尊与奇皇激烈决战时,双方散逸出之神能,竟意外凝聚成两股旷古绝今的力量,形成流星,坠入凡尘。 

两大异数的降临,势必会牵动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

霁无瑕整理好脑中记忆后,从冥想中醒过来,窗外天色已经慢慢明亮起来。修行者一夜未休息并无什么影响,霁无瑕却觉得从心灵到身体都很疲累。

作为魔佛波旬的过去,始终压在她心头上,当初她自私不愿自己承受杀戮的恶事而造出魔佛三体,自己躲着,到头来,其实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魔佛三体不就是她吗!

霁无瑕只是一场虚幻的美梦,看似美好纯净的冰雪美景下,掩盖的是残酷的现实。如今冰雪消融,霁无瑕也必须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祸棺祭断魔佛继续造杀恶业,霁无瑕一命改变不了过往满手鲜血,所以,霁无瑕会活着走在这条遥远的赎罪之路,这也是霁无瑕寻求自我救赎的道路。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霁无瑕愁思。

“是谁?”清冷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

门外的小二恭敬地回答:“大人,小人是客栈的小二,有位贵客让小的给大人送些合身的衣物。”

霁无瑕打开门看到店小二就知道这是迷达的手下,欲界的气息太熟悉。

“替我谢过那位贵客吧。”

“是,小人会为大人传达到。”小二恭敬地低着头:“另外,那位贵客还让小的为大人带话,若要拿回称手兵器,可往圣剑亭,详细资料与路观图在此奉上。”

霁无瑕眉头微动,心中实在烦闷,接过东西就让小二下去,自己回到房中。

‘又是资料,不过,也确实需要兵器,至于什么兵器,除了泰若山剑不作他想。看来随我而来的物品都落在迷达手中,还真是麻烦他让他给我送过来,估计心中也不怎么甘愿,居然将泰若山剑插在寰洗圣剑的旁边,想给我找麻烦!啧。天亮便去吧。’

“霁姑娘可醒了?”

是纪无双的声音。

“已经醒了的。”

门打开,纪无双就看到了已经收拾妥善的霁无瑕,身上是水蓝披风里面是收腰的衣裙,肤色依旧雪白,嘴唇不再是昨晚泛白色的样子,粉若桃花染色,银白的长发用几枝银色的坠粉色琉璃珠的发钗挽起,纵是昨晚已知道无瑕姑娘容姿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绝色,今日再见依旧觉得无瑕姑娘不仅容貌惊艳世人,身上气度亦是不凡,纪无双不知自己的眼神中悄悄多了很多东西,只是他不知道,被他看着的霁无瑕也没发现什么。

霁无瑕开门就见纪无双端着一盘早食等在门外,还有些出神,不知等了多久,实在没想到纪无双居然帮她将早膳带到了楼上。

“纪少侠可是还没有用过早膳!”

“啊,尚未…”纪无双才回神来,羞愧于自己居然又看着无瑕姑娘出神了,一时言语无措。

“在下想霁姑娘昨晚至现在没有用过什么吃食,想着霁姑娘应该会饿,就叫了些清淡的早膳给姑娘送了上来。”

“真是麻烦纪少侠了,既然纪少侠也未用早膳,不如进来我们一起吃吧,少侠带的这些分量够我们二人填肚子了。”

“那就打扰霁姑娘了。”

早膳用完,无瑕与无双两人对面而坐,叫来热茶润口。

还别说,迷达手底下的店,这吃食居然意外的不错。

“霁姑娘身体可是恢复了?”纪无双关切询问。

“是,昨晚真是麻烦纪少侠了。”

“那便好。不知姑娘接下来可有何打算?”

“这…我之前丢失了兵器,得到消息说我的兵器在圣剑亭,所以我准备前去一探。”

“圣剑亭?”纪无双不过神曲星初入人世,对这中域诸事尚不了解。

“嗯,详情听说…”这些消息并无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是以霁无瑕对纪无双的疑惑有问必答,毫无保留。

“说到兵器,我看纪少侠似乎也没有一件合适的兵器,不如我们一同前去圣剑亭,一试圣剑锋芒。”

“好,在下正想前去一探之前试剑者失智之谜。”

“嗯,拔剑者失智关键必是与圣剑本身有关,若纪少侠取得圣剑,或许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不仅纪少侠可以得到称手兵器,也能解救那些因圣剑失智之人。”

霁无瑕想到迷达给她的情报,大概也猜到了圣剑之事的其中蹊跷,必是上面的神灵为神曲星所准备。而这神曲星,必是自己面前的纪无双了。

既然已知前因后果,不如就顺手推舟,带纪无双前去取了圣剑,解救了那些失智之人,大善之事,何乐不为!

“我相信,若是纪少侠你,一定可以的。”

霁无瑕一句真诚赞赏,让纪无双从没有想过,只不过一句夸赞,就能让他觉得浑身都像在烧一样,心动不已。

极力稳住自己情绪,纪无双羞涩浅笑,自谦道:“承霁姑娘称赞,若能解救受害失智的众人,纪无双必当尽力一试。”

“那我们现在便动身吧!”

“嗯!请!”

一日之晨,前往圣剑亭的路上并未见到太多的人,靠近圣剑亭,就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不对劲的太明显了!

纪无双停下了脚步,与同样停下的霁无瑕对视一眼。

“霁姑娘也察觉到了。”

“…嗯…太明显了。”霁无瑕艰难点头。

如何能不明显,周围的隐匿的这群人根本就没有对她隐瞒气息,一个一个的,欲界的气息对她来说不要太明显,霁无瑕真的搞不懂迷达到底想要搞些什么,新想出来膈应她的办法吗?让欲界出现在她眼前,时时刻刻提醒吗?

“不过,没有杀意,隐而不发,估计是哪个对圣剑比较在意的势力派来蹲守的。他们不动,我们也不用理会。继续去圣剑亭吧!”

“听霁姑娘的。”

纪无双注意到霁无瑕将嘴唇抿的紧紧地,神情也不好看,便不再问什么,而是继续与霁无瑕同行。

不远的距离,他们已经看到了圣剑亭所在。

梦年华

无瑕遇无双1

【排雷:

霁无瑕与纪无双拉郎配!

不喜勿入哦!

ooc我的锅!

文笔不咋地!】


霁无瑕在这苦境最后的天命就是自愿牺牲自己,成全祸棺祭,为苍生了结魔佛波旬之祸!

这是她很早就知道的结局,从得到生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在等待这一天了!因为这是她和天道的交易。

她只是一团被法则紧固的永远不可能化成人形的虚无缥缈,无形无体的气。而苦境天道与她交易,作为魔佛波旬诞生、造劫和消失,而天道帮她打破法则束缚。

她答应了!

所以,这条向死之路,一步,是为成全霁无瑕的侠心无悔;一步,是为善恶因果,天理循环,终有定局。

是女琊,是无瑕,若得人问起,一片冰心在玉壶。

魔佛波旬是她自己背负的罪孽,...

【排雷:

霁无瑕与纪无双拉郎配!

不喜勿入哦!

ooc我的锅!

文笔不咋地!】


霁无瑕在这苦境最后的天命就是自愿牺牲自己,成全祸棺祭,为苍生了结魔佛波旬之祸!

这是她很早就知道的结局,从得到生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在等待这一天了!因为这是她和天道的交易。

她只是一团被法则紧固的永远不可能化成人形的虚无缥缈,无形无体的气。而苦境天道与她交易,作为魔佛波旬诞生、造劫和消失,而天道帮她打破法则束缚。

她答应了!

所以,这条向死之路,一步,是为成全霁无瑕的侠心无悔;一步,是为善恶因果,天理循环,终有定局。

是女琊,是无瑕,若得人问起,一片冰心在玉壶。

魔佛波旬是她自己背负的罪孽,而霁无瑕却是她这一生最美好的梦!

祸棺祭的炼化,很疼,灵魂在被快速的炼化消泯,回归虚无,但她却感觉到冥冥之中束缚在她身上的法则枷锁,在随着魔佛波旬的天命终结而消失了。

法则不再束缚,她自由了。

炼化的痛楚散去,意识有一瞬的恍惚,霁无瑕感受到了久违的无形无体时的轻盈缥缈感,真正的自由自在的感觉。

冥冥之中的天道意识在魔佛波旬最后一丝气息彻底消失后,就将霁无瑕排斥出了苦境,她现在已经重新变回了最初的样子,一团虚无缥缈的气,在世界与世界中随缘而动,去处随心。

魔佛波旬随祸棺祭消失,对她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此刻意识困倦疲乏,可能她需要好好地睡上一觉,等醒过来后,快雪时晴·霁无瑕就能够得到重生,再回人间,重新走上她理想的行走江湖,快意任侠的人生之路了!

[寒山老径]

夜幕降临,星光稀微,唯有一轮残月,向大地投下冷冷的光芒。

荒郊野外,枯木野草,寒风彻骨,了无人烟……

这种偏僻野外,没有生活在这里的平民百姓,只有打劫过路人的亡命之徒,而这寒山老径,是前往人烟繁华处的必经路,所以就常年流窜着很多截杀路人,强绑妇女的恶徒匪寇……

“老大老大,盯梢的发现道上有人过来了。”

“有几人啊?”

“两人,一左一右,不过这两人看着就绝对是美人,左边来的那个看着就有钱,今晚,我们有福了!”

“真的!嘿,大哥,那今晚我们可就是财色双收啊。”

几个人议论纷纷,而他们说的大哥坐在虎皮上,一口干完大碗中的酒,脸上一块烧伤让这个男人看着格外的凶恶。

“刘二,让四个人去左边,四个人去右边,去把我们的美人们请回来,千万记得,可别伤了我们的大美人啊!”

“明白,老大,您就在这等我们的好消息了!”

“弟兄们,走喽!”

“老六,你盯着的美人呢?”过来的四个人来到蹲在山坡边的盯梢人旁边,放低了声音。

“三哥,就在那呢,估计是落了难的大小姐,身体不怎么好,走得慢。”

“我看看。”

只见幽幽冷月照亮的雪路上,一位身姿曼妙的蓝衣佳人身影,步履蹒跚的走在这冰天雪地中,不知要前往何方。

“嘿嘿,这身段,没得说,绝对是个大美人。走,赶快去请美人跟我们回寨子里暖被窝去!”

“对对对,回寨子里暖被窝!”

一伙人大咧咧的提着带着黑沉血迹的大刀,从山坡上下来,快步走到美人的前面,挡住了前走的路,几个人把她团团围住,张嘴就是污言秽语的调戏。

“美人,这冰天雪地的要去哪啊,不如跟我们回去,有酒有肉还有暖乎乎的被窝躺呢!”

“对啊对啊,这荒山野岭的,这么晚了,也不安全,跟我们回去,保证你今晚特别安全。”

“美人你这么美,我们老大可是这里武力最强的高手了,绝对能保护好美人!”

“嘶溜~这凑近一看,美人更美了,我跟着老大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天仙啊!”

他们越凑越近,霁无瑕都能闻到这几个人身上臭腥味,血都臭了,也不知道害了多少条人命,罪该万死。

她这运气可真不好,意识苏醒时已经穿过了界域屏障,已经在慢慢吸收能量准备化形人身,只是降落时好像出了点意外,似乎是撞上了几块石头,直到落在地面上,刚化形的身体使不上劲,脑袋也晕乎乎的!

眼见四周都是冰天雪地的荒地,身上衣物只是应急用仅有的一点神力取雪晶变化而出的,全新的肉身还很娇贵,功体也需重修,深夜雪寒,身上法衣虽能挡外界风霜严寒,却阻止不了从体内散发的寒意,从灵魂渗透的冷意,让她此时感到从未有过的虚弱,这种虚弱无力的状态让她不得心安……

偏偏此时此刻,上天听不到她的愿望,让她遇到这些江湖败类来扰她安静……

但……她霁无瑕还没虚弱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地步……

大不了牺牲点,费点力,反正自己送上门来的伤天害理之徒,她霁无瑕绝不放过,天雪有点冷,热热身也好!

内息调动,漫天的雪下得更大的,风雪中的人更似冰雪雕成,清冷似雪中仙子,这般冰清玉洁,不可亵渎的美色在这些下流之辈眼中,却是让他们色心更甚,向霁无瑕步步靠近……

掌中有雪花飞舞,寒气汇聚一掌,而就在霁无瑕准备出掌之时,却是一道银光迅疾而来,直接打落这群歹人手中兵器,并制止住他们的行动。

而后在一片银辉中一位白衣银发的皎皎如月的年轻少侠在月色笼罩中翩然现身人前……

霁无瑕看着那气质不俗,不像歹人的少侠,掌中寒力凝聚慢了下来,凝而不散,下一刻一股清雅香气袭来,有人带她远离了那些恶人,寒冷的身体被一件尚带温热的银白披风包裹,阻拦了寒风,不由自主的攥紧了衣服领襟,同时也让霁无瑕心中的烦躁渐渐消散。

“冒犯姑娘了,夜雪寒意渗骨,还请注意身体啊!”

这是一个很体贴的人!

霁无瑕抬头看去,只见这位少侠外表俊逸,一身白衣风采俊朗,器宇不凡,在将披风搭到霁无瑕肩上后,便后退几步,又护在霁无瑕身前,阻挡那群贼人不让靠近,真是位正人君子。

这少侠是注意到了霁无瑕在看他,来人似乎有些担心她,微微侧头看向了她,正好双目相对之时,他眼中有一瞬恍然,下一秒就红了一张脸,张嘴却又不知要说些什么的好。

霁无瑕对他笑了笑,开口感谢道:“多谢少侠援手之恩,霁无瑕感激不尽。”

“在下,纪无双。霁……霁姑娘不必在意,纪某举手之劳而已。”

他救下的姑娘有着雪一样无暇的绝色容颜,清冷缥缈,一双细眉微挑:眉眼间带着不输男子的英气,只是纪无双却敏锐地察觉到了霁无瑕平静明澈的双眼中藏着的一丝忧苦!

纪无双心思耿直单纯,不会是会为美人美色迷惑的人,但他看着霁无瑕的眼睛很专注,清澈又明亮,看着那双眼睛,霁无瑕觉得他的眼睛可真好看,能将天上冰冷的月光化成明珠般柔和温润的光芒。

那眼睛明亮的像镜子,她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到自己的样子,白发散落,面色苍白,还有他银白色披风。衣冠不整得狼狈模样,让霁无瑕突然觉得不好意思的很。

轻咳一声,“感谢少侠相助之恩,少侠恩情无瑕日后必当涌泉相报。只是这帮恶人罪业累累,心狠手辣,歹毒非常,纪少侠要多加注意才是。”

纪无双闻声才恍然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居然盯着人家姑娘出了神,再看到眼前姑娘的笑颜,脸皮是更热了几分,“霁姑娘无事便是最好的。姑娘好意无双会放在心上,还请姑娘放心。”

霁无瑕展颜,散去掌中寒流,让盘旋的雪花随风飘去,抬手撩了撩眼前散落的头发,对纪无双微微一笑,“那就有劳纪少侠援手了。”

纪无双难得不知所措,脸皮还是太薄,薄的脸红红的可真明显,本来心里也觉得热热的,但总是有人破坏这美好的气氛,被纪无双定住身形的这群人,不能动弹却依旧嚣张狂妄,口中尽是不堪入耳之话,纵是纪无双为人再仁慈宽厚,也觉得听不下去了。

“你……你们两个给脸不要脸的,给我们等着,别以为有两下子就跟了不起了。”

“对,等老大来了,看我们老大怎么教训你们。”

“就你们一个小白脸和一个女人,我们老大轻轻松松就能收拾了你们。”

这几个人污言秽语不断,纪无双与霁无瑕却是听到了其他的声音,破空而来的凶厉刀气,直击纪无双而来,意图取对手项上人头。

只见纪无双将霁无瑕挡在身后,抬手运气,便打散了那看似气势汹汹的取命刀气。

看向攻击袭来的方向,那一伙人吵吵闹闹的,放大话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和被定住的这群人是一伙的。

果然,这些人看到他们被制住的兄弟,立马上前为他们解开了穴道,两伙人凑到了一起。其中武息最强的那个应该就是他们的首领了,同时也是身上杀戮最多的一个。

“咦!”

纪无双一声惊讶,看到那些人时,脸色有些惊讶,似乎还有一些微僵。

“纪少侠是也被那些人拦过?”

这荒郊野外除了那些恶徒也就只有她与纪少侠,看那些手下明显被人揍过,打不过找来老大找场子的样子,看来就是纪少侠动的手,只是一些皮外伤,少侠对这些亡命之徒太仁慈了。

“老大老大,就是他们两个,不知好歹,咱们好心邀请,他们居然动手打人。”

“对,老大,打我们的就是那个小白脸。”

“一群废物,闭嘴!”那个老大眼神凶恶,看着自己的手下很是不满,眼带狠厉。手中的刀也是血痕累累。

“果然是美人,就算是男的倒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啊!老子是这寒山死径的老大,血刀薛坤,识相点,乖乖跟我走,不然,我这刀可不会怜香惜玉,伤了美人,我可是会心疼的。”

“没错,我们老大那可是打遍方圆百里无敌手,就没一个能比得上我大哥的。”

“对,劝你们还是识相点,乖乖认输,不然我们大哥刀下,从来没有留过活人!”

“还请诸位口上留德!”

纪无双神曲仁心,初入凡世,就遇到这等肮脏龌龊之人,满脸悲意,为那些在这荒郊野外埋骨的无辜之人悲伤,霁无瑕注意到他神情不对,便从他身后走出……

“一群恶贯满盈的臭虫,取人性命做玩笑,当做炫耀的资本,实在是令人厌恶,不配!”霁无瑕向来嫉恶如仇,此时已动杀心!

疾风卷雪,就像霁无瑕的怒火般,吹割着人的寸寸皮肤……

“呦,美人还想替天行道不成,之前那些替天行道的人,骨头都还在你们脚底下埋着呢!”

“霁姑娘有伤在身,不宜动武,交给在下吧!”

“霁无瑕看的出纪公子仁义无双,不是喜欢夺人性命的人,可对这些恶贯满盈的败类,他们并不值得饶恕,让他们下地狱去赎罪,是最好的结局。”

就如以前的霁无瑕一样!

“哼,哈哈哈,娘们倒是有胆量,你薛爷爷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两个怎么来取我们性命。可别以为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就对付的了我。”血刀薛坤目光猥琐的看着衣着单薄的霁无瑕,眼中,淫,秽,令人厌恶。

纪无双实在不喜欢他看着霁无瑕的眼睛,上前一步,挡住他的视线,对霁无瑕温声道:“霁姑娘,无双确实不喜伤人性命,但无双也能分得清善恶,这些人不用脏了姑娘的手。”

霁无瑕忍不住笑了笑:“纪公子心中明白就好,而霁无瑕的双手无所谓脏不脏的,行走江湖,虽只为行侠仗义,但这双手也没有多干净的。”

往事不堪,霁无瑕也无意多言:“霁无瑕并非柔弱女子,我们一起动手便是!”

下一瞬,霁无瑕先纪无双一步出手,只见她踏雪无痕,漫天风雪都在为她舞动,所过之处,有寒冰蔓延,一掌出,极寒入体,只留他们一声惊叫,他们的一生就在此刻冻结!

纪无双未曾料到霁姑娘动作这般快速,刚说就动了,风雪乱舞,遮挡了他的视线,待风雪休止,一片寂静……

“霁姑娘……”

那薛坤的刀还是不够快的,在他扬起刀时,已被寒气侵袭,一切都结束了!

霁无瑕收掌转身,看向了纪无双……

霁无瑕到底是没让他出手!

北冥游

(恨莲/纪葬)莫如故(三)【补档】

[图片]
[图片]
[图片]                

莫如故(四),点我回去



                

莫如故(四),点我回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