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纪朱cp

37浏览    1参与
月懒的本玊

纪教官的那只朱

第五章:纪教官吃醋了


“哥哥,你手没事吧。”一大一小正安静得洗着碗,面色平淡的小圭,皱起眉头侧过身来看着自家哥哥的手臂。

  

 水臣一手执抹布,握着盘子轻轻擦拭着,听见老幺的话,侧过头来一脸疑惑。 

  

 随即在他怨念的小眼神中,了然地啊了声:“没事。别担心。都是老毛病了!”

  

 自家老幺心思细腻,一个话题聊太久容易被看出端倪,水臣连忙换了个不搭边的问题:“小圭这几天有惹木木生气吗?”

  

 “有。但是木木很好哄的;也不像你。他一直都是有话说话,不藏着掖着,疼了就喊,生气就哄,困了就睡。比你活得轻松多了。”

  

 小圭实诚地回答着,说着说着,不知怎么的又把...

第五章:纪教官吃醋了


“哥哥,你手没事吧。”一大一小正安静得洗着碗,面色平淡的小圭,皱起眉头侧过身来看着自家哥哥的手臂。

  

 水臣一手执抹布,握着盘子轻轻擦拭着,听见老幺的话,侧过头来一脸疑惑。 

  

 随即在他怨念的小眼神中,了然地啊了声:“没事。别担心。都是老毛病了!”

  

 自家老幺心思细腻,一个话题聊太久容易被看出端倪,水臣连忙换了个不搭边的问题:“小圭这几天有惹木木生气吗?”

  

 “有。但是木木很好哄的;也不像你。他一直都是有话说话,不藏着掖着,疼了就喊,生气就哄,困了就睡。比你活得轻松多了。”

  

 小圭实诚地回答着,说着说着,不知怎么的又把他拉上了,水臣耳里听着这跨不过的坎,顿时有些懊恼。

  

    自己真是作死,干嘛要在小圭面前和燕祯哥比试。

  

 这下好了,被逮住了是躲不开一顿唐僧念经了。

  

 “是是是。哥哥脾气犟,十头牛都拉不动。我的小祖宗,你就发发慈悲,放过哥哥我可怜的耳朵吧。”

  

 把碗筷放回橱柜里,水臣拿过一边干净的布给小鬼头擦擦手,顺手将他往上一搂,抱进怀里。

  

 ————

  

 客厅里。

  

 四大一小面面相觑地端坐在桌前,一片沉默。

  

 水臣抱着弟弟出来时,便看到了他们这般尴尬的场面,一时间竟不知道要不要过去了…

  

 “哥!你终于来了!”

  

 木木余光正好瞥见自家哥哥的身影,眼前顿时一亮,像看见了救星一般噌的站了起来,噔噔噔地跑到了他身边,欣喜地接过小圭。

  

 “你悠着点,别总这么马虎!小圭还小,别吓着他!”水臣见他抱孩子的动作相当松散,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会放手的感觉。

  

 没忍住,皱了皱眉头同他说教。

  

 木木动作一顿,随即尴尬一笑,顺势调整抱姿,头往前一探,让小小个子的圭抱住他的脖子,双手平撑在他的臀部下垫着。 

 

 “这个时辰已经不早了。你们不回去是准备要留宿?”水臣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弟弟给他留的位置上。

  

 顾燕祯本身一直想搞事情把他扔进烈火军校。被他这么直白一问,顿时有些心虚,张着嘴半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一旁的沈君山见状,率先起身。

  

 “不了,我们还得回军校。就不打扰了。”

  

 可能是出于下午误伤年轻人的愧疚感,他说话的语气完全没有平常的冷硬,轻声温柔地让认识最久的纪瑾听地一阵恶寒。

  

 差点以为他被人冒名顶替了…

  

 

 “你的朋友们要回去了,你呢?顾燕祯!我这可没有额外的床铺给你住!”

 

 水臣默然,侧过头俯睨着还端坐在椅子上的‘哥哥’,好心建议道。

  

 “要休息,出了门左拐直走到底,路的尽头有家旅馆,大床房,两张单人床的应有尽有。” 

  

 他的话是无心的,但心中有意的某人却自我感觉到了其中的内涵,眼睛放光,拉起一旁的谢襄转头便走。

  

 “哥哥我就先走了。明天聊。”头也不回地挥舞着手臂。

  

 谢襄被他环着肩膀,茫然地跟着挪动脚步。

  

 朱彦霖三人也是一头雾水。

  

 但见着外面的天已经全黑,时候也不早了,也不好再别人家耗下去,只好起身离开。

 

 水臣三兄弟送他们到门口,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化为一抹圆点融入黑夜。

  

 这才回了家里锁门。

  

 烈火军校,纪朱二人的宿舍。

  

 三人相对无言。

  

 对于让顾燕祯走后门送水臣进来的意见不一,各持己见,斟酌了许久也没有定夺。

    作为私心来说,朱彦霖是持赞同票的。

   “我觉得可以。他的武力,如果能进军校为国家所用。那也是一大好事不是?”

   沈君山却不似往常那般坚定,反而有些犹豫:“这话说着是不错。但招生时间已经过了,这时不参与任何试炼直接进去就等于走后台;这会让他在学员里不好过。”

  

 二人完全是相反的想法,但其中的意味至少是同个线路的。但有这么一个人却全然不走寻常路。

  

 纪瑾撇着嘴,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了朱彦霖好一会儿;半响,语气悠悠,带着股哀怨的怪味。

  

    “朱彦霖,你对那小朋友很关心嘛!之前怎么没见你对谁这么上心过。区别待遇啊这是。”

  

 “……”这酸溜溜的语气是不小心泡醋缸了吗?

  

 朱彦霖一脸震惊地看着仿佛在吃小朋友醋的纪瑾。

 满目复杂,表情相当的别有深意。

  

 看着面前人那晦暗不明的眼神,纪瑾到嘴边的话不经大脑反应便脱口而出后,登时就后悔了。

  

 特别是当旁观者的沈君山饱含戏谑的视线也投来时,纪瑾更是连抬起头来的勇气都没了。

  

 他想:自己刚刚可能是拿醋漱的口,现在说出来的话基本都是浓浓的酸味。

 任谁随便一听,都能明明白白的看穿。

  

 半响,在一阵诡异的沉默中,朱彦霖明亮的嗓音势如破空,穿梭而入他的心房。

  

 “嗯?是啊。我很喜欢他!长得好看功夫又好。很想跟他交个朋友。如果他能来军校就好了。”

  

 纪瑾顿时一怔,猛地抬眸,看着一脸坦然,真诚实事点了点头的朱彦霖,猝然语塞。

  

 “……”好个P!

  

 奶奶的兔崽子,我这还在想着怎么帮顾燕祯!

 

 你竟然在准备勾搭小鬼头!

 特么这不是再给自己找情敌嘛!我蠢啊我!

  

 二人视线流转,纪瑾的目光骤然火花四溅。

  

 沈君山观望良久,看这形势不太乐观,识趣地自动下线退出了战局。

  

 还顺带地替他们掩上了门。

  

 “纪瑾你小子干嘛啊!怎么突然就生气了。”朱彦霖顿时语塞,不明所以地看着纪瑾陡然沉下来的脸色。

  

 他完全是有话说话的性子,喜欢水臣也只是出于欣赏弟弟的才能。谁知道随口回答的答案竟然让某个就爱欺负他的家伙真生气了。

  

 心情顿时五味杂陈,又觉得好笑又有些无措。

  

 他和纪瑾相处这么久了,还不曾因为什么事情有过不一样的意见而变脸呢!

 更别提某人这么突然就来的不悦神色,对比原因更是二丈摸不着头脑。

  

 纪瑾沉默地盯着他看,目光晦暗不明,看得朱彦霖头皮发麻,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目光。 

  

 正想说点什么打破尴尬,却见纪瑾突然转过身,一声不吭地往床铺走。

 他急躁的脾气登时也上来了,掌心按在他的肩膀,手上用劲想给人转过来。

  

 “诶不是你干嘛啊!也不回我话!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行嘛!”

  

 谁知在前面走着的人却猛地侧过头来,一把拧住他的手腕往下一扯。

  

 眼前突然便一阵天旋地转,朱彦霖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张开嘴爆出惊呼:“我去!你干嘛突然转过身!!”

  

 “咯吱。”单人床铺上因为两人的重压,一阵晃动。

  

 二人刚洗好澡,近在咫尺的距离鼻息相融,萦绕着彼此间还未散去的沐浴露香味。

  

 淡淡的清香,清爽而旖旎。

  

 唇上的触感湿润且温热,朱彦霖惊慌失措地撑着他的胸口就要起身,手肘被突如其来的力道一压,整个人顿时又扑了回去。

  

 “唔!”双唇又重新触碰到一起。

  

 大好的进一步机会就在眼前,纪瑾没有理由任由他逃跑,揽住他的腰换了个上下的位置;眼明手疾地按住他挣扎的双手压制在身侧。

  

 一触即离。

  

 “你干嘛!我。”朱彦霖瞪目结舌,一声惊呼刚落下,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尽数被吞入口中:“唔!” 

  

 纪瑾再一次俯身靠近,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唇瓣,温柔地吸吮;辗转流连,缠绵着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吻技颇为熟练且招式多,朱彦霖被他吻的意乱情迷,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钻进口腔内一番肆意搅动。

  

 舔舐贝齿,唇齿交融着彼此的唾液,黏糊的津液多的吞咽不下,悄悄然地从嘴角处慢慢溢了出来。

  

 “嗯~唔!”随着时间的加长,口腔里的空气逐渐流失,朱彦霖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而狭窄;眼前像蒙上了一层水雾,朦胧的眼波流转迷离,衬着微红喘息的俊脸看起来性感极了。

  

 怀里的人从一开始的推手到现在的握拳捶肩,虽然力气像棉花打在身上一般软绵无力,但纪瑾像是意识到了他的失力感,不舍地看着眼神晃散、已然渐入情境的人儿,慢慢的松开了手,退开了他的身边。

  

 虽然朱彦霖总是咋咋呼呼地,但其实这还是他第一次接吻,还是跟一个男的。

 不仅如此,他还是被压着亲的那个…

  

 迟来的羞臊令他心乱如麻。

  

 他慌乱地抹掉嘴角残留的水渍,划过脸颊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眼睛睁得老大,死死地瞪着只有一臂之距的纪瑾。

  

 “…你!”嘴上却笨的紧,你了数秒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纪瑾的眼神淡然不讳,毫不心虚的坦荡目光看得明明才是受害者的他反倒不自在起来,羞愤难当地差点没就地挖个洞给自己埋进去。

  

 “我,我要睡了。你离我床铺远点。”末了,朱彦霖还是找不出指责他的话,讪讪的钻进自己的被子里,就给纪瑾一个羞愤且倔强的背影。

  

 闭上眼,周围的一切算暗了下来,只有身边萦萦环绕、此起彼伏,截然不同的呼吸声。

 半响,背后传来呲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又是好几声刻意压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房里的灯光啪的一声被人关掉,一阵窸窣的掀被声响起后,周围再一次陷入了黑暗的寂静中。

  

 听着熟悉均匀的呼吸声缓缓入耳,朱彦霖焦躁不安的心这才慢慢地舒缓平静了下来。

  

 他的手轻轻地放在后腰处,有种异样的酥麻瞬间蔓延而至。

 即便情绪已经镇定下来,但朱彦霖还能感受到刚刚那只有力的手臂,穿过他腰侧时隔着衣服皮肤接触所留下的灼热感。

  

 带着羞愤的意味晃了神,他的俊脸顿时如同火烧,红的更加通透了。

  

 兀自的一番天马行空,朱彦霖眨了眨巴眼,迟迟才赶到的困意悄然而至,眼皮顿时有些沉重,他轻抬了下眼睑,而后缓缓地闭上了眼。

  

 不消片刻,平稳的呼吸声也徐徐传来。

  

 隔壁床铺本来已经睡着的纪瑾却在这时悄悄然地睁开了眼。

 

 满目清明的直视着前方。

 半响,从枕头下掏出一条东西来。

  

 动作轻捷、小心翼翼地下了地,往朱彦霖的位置走去。 

  

 【真是个小傻瓜!这么会有你这么天真的人啊!】

  

   轻声细语,纪瑾俯身在他额上轻啄了下。

  

 晚安!好梦!我的小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