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纪瑾朱彦霖

27浏览    1参与
霜沐玉

纪教官的那只朱

第三章:心动不自知


   “咦?昨晚撞那么凶…可是…好像不怎么疼。居然也没起包?”一大清早,纪瑾还没完全清醒过来,耳边已经萦绕着房间里某人数遍的难以置信。

   被吵着实在是难以再睡下去的某人,瞪着眼看着头顶吊在半空的风扇,沉默半响,最后还是在自我纠结中,选择对昨晚的事情闭口不谈。

   ——算了,让那小子知道是我给他上药,又该犯懵撞墙了!

   ——而且,那药膏还蛮贵的,还是别说的好。

   要让君山知道,为了找这条又贵又稀少的药...

第三章:心动不自知


   “咦?昨晚撞那么凶…可是…好像不怎么疼。居然也没起包?”一大清早,纪瑾还没完全清醒过来,耳边已经萦绕着房间里某人数遍的难以置信。

   被吵着实在是难以再睡下去的某人,瞪着眼看着头顶吊在半空的风扇,沉默半响,最后还是在自我纠结中,选择对昨晚的事情闭口不谈。

   ——算了,让那小子知道是我给他上药,又该犯懵撞墙了!

   ——而且,那药膏还蛮贵的,还是别说的好。

   要让君山知道,为了找这条又贵又稀少的药膏,我在他房间翻这翻那的,差点给弄成猪窝。

   仅仅只是为了给朱彦霖这家伙消除肿包——不得暴揍我一顿!!

   ——WTF!

   还是算了,保命要紧…

   “我说,朱彦霖。你要嫌包不够大。我给你加几个也行。”心口不一的纪瑾坐起身,眼睑半眯着,一手握拳,一手摊开罩住,掌心摩挲着拳头,作势要给他再揍一次。

   要换做以前的朱彦霖,一定会毫不犹豫扑上去和他闹一顿。

   但,现在——看着仍旧出彩的那张脸,他突然没了勇气,有些心虚的撇开目光,拎着军装又窜进了浴室。

   再一次目睹从自己面前闪人的纪瑾顿时一脸懵逼;安静了数秒才想起什么,冲着浴室里大喊道。

  “…诶!不是朱彦霖!就把衣服穿上而已,你怎么还需要去浴室里穿啊!衣服很容易湿掉啊!”

   浴室里呼呼套衣服的声响蓦然停了下来,半响后,才听见某人恼羞成怒回敬他的声音:“你管我啊!我就喜欢这么做!”

   “…”纪瑾一时被他这么气急败坏的声音噎住了,坐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纪瑾,你们两个说话声音小点。外头听的很清楚!”

    沈君山低沉的嗓音在一门之外听得很明白,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种极其尴尬的死寂…

    ——卧槽!所以我们刚刚是在现场直播吗!

    早知道就不说了!

    真是给自己挖坑跳!

  【还是不要太管朱彦霖的事情了! 越管事情越多…】

    想是这么想没错。但…纪瑾发现,他好像也控制不住自己。

    只要某人一出现在视线内,目光就会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有时候没水的时候,自己的脚就不由自主地向他走了过去;手里还拎着他正需要的东西。

 “啊…我真是着了魔了…”再一次给某人拿完水,回到区域点站着的纪瑾,趁着学员们都在努力练习没人注意,一把捂着头蹲下来,蒙着脸无所适从。

   [朱彦霖这家伙,真是越看越让人移不开眼…当初就不应该嘴快说要住一间宿舍…]

   现在可好,连日常相处都脱了轨…

 “纪瑾!你就是再矮点,我也一样能看见你偷懒!”纪瑾还在自己反思,头顶上空总教官的位置上,沈君山毫不留情地批判直接砸在了他背上。

  “啊~是君山啊!吓死我了!”乍一下还以为是朱彦霖上来了,他背脊顿时一僵,随后听见竹马低沉的声音后,才知道自己想多了;堵在胸口的那口气顿时就松下来了。

   被领导指教后的纪瑾乖乖的站起身,一脸严肃认真的紧盯着底下移动的人影。也不好意思在工作的时候胡思乱想私事。

  【训练告一段落,三位教官在一桌吃饭。】

   沈君山突然想起他有事要说:“顾燕帧来了电话,说明日午时会和谢襄回来一趟,让我们去车站接他们。”

    他的话无疑是个很不错的消息,坐在对面的二人闻言抬起头来,朱彦霖显然要更热情一些:“真的。那我待会去和别的教官说一下,交一下班,明天正好一起出去吃一顿吧。我们五个也好久没见了。怪想他们的。”

   本来听着连连附和点头的纪瑾在触及到最后那五个字的时候,眉头顿时蹙紧,放下手中的勺子,侧过头看他:“咋的。听着这语气,在这过得不舒坦啊!瞅瞅这迫不及待的神情。这要见着他们两个,我估计你都能直接扑上去!”

    朱彦霖一边瞅着,一边听他数落,难得没半路打断揍他一顿,等他说的满意停下了,才似笑非笑地磨着后槽牙:“扑上去又咋地!你能耐我何,纪小个子~”

    两人在一个宿舍住久了,免不了会给对方起个外号。

    朱彦霖觉得他的宿友一贯温和、雷打不见情绪翻腾过,除了身高这问题以外。有一次因为这个惹恼他后,就开始给他起了小个子的称号。

    ——往后只要他说,每听一次纪瑾就会跟他闹。没有过例外!

  “都跟你说了别叫这个称呼。你又皮痒了欠收拾是吧——猪崽崽”    纪瑾果真被刺激到了,对于食堂还有其他人,甚至对面还坐着一个也不管不顾,一把勾过他的脖颈将调笑的某人困在胸前,一顿摩挲,致力于给他把弄好的头发整乱了。

  “呀!纪瑾别弄我头发;有本事打一场。每次都弄坏我发型!故意的吧你!”朱彦霖躲躲闪闪的,生怕他的发型又塌掉了。

    虽然在身形相比较高大,但实际上纪瑾的力气非常大,加上被他锁住脖子,整个身子半躺在他腿上,压根没有挣脱的力气;只能握住他的手指,尽可能堵住他接下来的恶行。

   “是故意的你又能咋滴!你还能咬我不成?”纪瑾笑嘻嘻地将他困着,气定神闲看他无力挣扎,心里莫名有种成就感。

   总归在力气这里夺回了点尊严。要不然朱彦霖这小子,老爱拿身高刺激他!

  “我靠!去你的。你别让我逮着机会,不仅咬你还给你留个印记!混蛋纪小个子,快点松开啊!饭都冷了!”动静闹得不小,其他人眼睛一直往这边看,被沈君山瞪了回去。

   “那就别吃了。”

   两人一直闹腾没完,沈君山听在耳里,吃着饭都觉得甜腻腻地难以下咽;见他们没完,自己便先拿着食物走了;人影走走散散,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还没吃完饭。

     ——未见其人面容,先见其身姿…

 【隔天中午,按照约定来到火车站附近接顾燕帧两人;结果,人还没见着脸呢,先看到了他和一个男生打架的场景了。】

    纪瑾等人来到约定点的时候,正巧看见这场体型悬殊,武力势均力敌的打斗。旁边还有更小的两个小朋友、而谢襄一身男装站在一旁纯粹围观。

   “愣着干嘛!还不帮忙?”谢襄大老远地就看见他们站在那本来指望着三个人能上来拉架;把二人分开。谁知道居然就愣在那看戏,顿时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叫唤道。

    朱彦霖几人连忙上前,但奈何战局实在是胶着了些;那小一点的男生武力值也不算低,他们一上前差点被拳头挥到;只好后退看着形势。

  “就是现在!”顾燕帧突然一叫,沈君山猛地跃步上前,一手握住男生的手腕反手一剪压在背后。

   “我去!你小子真是越来越凶猛了!”顾燕帧本来就在车上睡了一路腿脚发麻,偏生这孩子一上来就直接打招呼,差点招架不住。

 ——要不是他们及时拉开,指不定再来两拳两脚真得躺下休息了。

     他一动,沈君山拽进他的力度就更深,本来之前就有位置相差无几的伤口还没痊愈,被这么一扯顿时更难受了,疼的他脸色一白,猛地倒吸一口气,差点给跪下了。

   他扭动着身躯挣脱起来,伤口的痛处难以忍受,声音不由自主地拉高了声调:“放手,很痛诶。”

   沈君山不动,人轻轻一拉直接拽回自己怀里了,微扬的头部整个靠在了他肩上,那张英气俊秀的脸顿时映入眼帘。

   看着那张眉头蹙紧,脸色苍白的脸,他用劲的动作一顿,鬼使神差地松开了手:“…抱歉。”

  “呀!哥哥!”看戏完的两个小男孩终于想起自家哥哥来了,见他摸着之前的伤口,登时脸色聚变,小跑着过去。

  “没事吧。是不是我不小心伤着你哪儿了?”顾燕帧这边也闻声过来查看他的伤势。

   男生摇了摇头否认了,很轻的声线带着细微的沙哑:“不是的。是之前不小心被砸到的伤口碰到了。没事的。”

 “你这孩子性子怎么这么犟呢!服下软又不会少块肉。老爱自己扛着事。你自己不心疼,我们做哥哥弟弟的还心疼呢!”顾燕帧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对他有事不爱说出口,总喜欢内里自我消化的牛脾气是看得透透了!

   见他这次又打算一笑置之,被气急了直接上手捏他脸。

  “呀!顾燕帧!松手!这脸都被你扯红了!”谢襄本来不好插手他们兄弟俩的事情,但看那孩子一手捂着伤口,白净的脸都红了一大半却还是一声不吭,顿时有些心疼,忙上前去将人拉开。

    被生拉硬拽才松手的顾家少爷还有些忿忿不平:“你这孩子!真是从小到大都不讨喜!”

    本来默不作声站在身边干着急的二弟顿时急了,快步上前一脚登时踹他小腿肚上了:“你才不讨喜呢!你个脸比砖还厚的牛皮精,还敢欺负我哥哥!”

   末了,咬着牙不够解气还想动脚,被身后矮点的弟弟一把抱住。

  “啊木!不可以动手!欺负老人是不对的。”年纪最小的圭一边护着他,秀气的脸上一本正经地瞪着不能还手的顾燕帧。

  “但你可以作为晚辈,好好教教他——东西不能乱吃,话半句都不可以乱说。”

     回身又是一脚,准确无误踹在刚刚的位置上。

    被甩了一通的顾燕帧作势要去抓他们两个:“我靠!你们两个兔崽子故意的吧!先派出来一个有个子但力气小的虚张声势后,又再来个矮脚劲十足的给我补刀吗?”却被谢襄一脸嫌弃拍开了。

  “顾燕帧你可得了啊!怎么尽欺负孩子了!没完了啊!还不给小孩买点药膏抹抹脸,你看看你弄得那俩手指印。嘶!看着都疼!还搁着废话!快点去买药——”随后又一把给人推了出去,见他嘟嘟喃喃还不走,作势要再补一脚。

   见顾燕帧终于走远去买东西,谢襄来到已经坐在站点台阶上的男生面前,弯下腰与他致歉。

  “那个。你还好吗?抱歉啊,顾燕帧性子太闹,这次是他有些过了。我替他向你道歉哈!”

   那人抬起头看她,眼神平静,声音很轻很轻,让人听着很舒服:“没事。一直都这么相处的。”

   在一旁跟着晃荡都没机会插嘴的朱彦霖,这时凑了过来:“话说,你们真不是打架?”

    四目相对时,男生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不是,就是兄弟两个许久不见,试一试对方有没有退步。”

   确认只是在玩闹后,沈君山坐在一旁顿时有些心虚,尴尬地摩挲着后颈;半响,转过身来与他道歉:“抱歉,刚刚失礼了。”

  男生沉默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张了张嘴道了声:“没事”;但看他那蹙紧的眉头,明摆着只是表面话说说而已,沈君山心里莫名有种愧疚感。

  [刚刚,自己果然压得太重;估摸是伤到他了!]

   谢襄看氛围不太对,主动活跃气氛,试着给他们双方引荐下:“额。内什么?我给你们介绍下吧。这位是烈火军校现在的总教官——沈君山。”

  “这是水臣。山水的水,君臣的臣。是顾燕帧的弟弟。”名义上是嫂子发话,水臣也不好再沉默,只好转过来面向沈君山。

   “你好。我是沈君山。很高兴认识你。刚刚真的很不好意思。”沈君山轻笑,难得露出白净的牙齿。

   对方抬起比较有力的那只手握住他手指那一截:“你好,我是水臣。我真的没事。你不用那么介怀。男生没那么弱。”

   其实他并没有觉得那么疼,但是被这个第一次见的男生怀着愧疚的眼神盯着:他真的觉得很不舒服!

   ——总觉得像看个柔弱不能自理的女生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