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纯对话

267浏览    108参与
雪糕甜度

我的白毛狐狸师尊(齐司礼)

“过来。”

“好的师尊。”

“伸手,握紧,只带你一次。”

“嗯……太快了师尊!”

“现在自己试试。”

“嗯?嗯……这样吗?”

“这点力气是没吃饭吗?”

“我紧张!太用力的话我怕……”

“用全力,你还不至于会伤到我。”

“师尊,我主要是怕你伤到我。”

“……我有分寸。”

“那师尊你轻点啊,我很脆弱的。”

“好。”

“师尊看剑!咦啊啊啊啊哇我的天妈呀救命啊!”

“手不稳,怎么脚也不稳?”

“师尊你的剑太重了!我都用十成功力了,没想到师尊那么轻松躲开还把剑打飞了!师尊真是英明神武,举世无双!”

“不用说奉承话。”

“师尊,你身上好香啊!”

“你还不起来?”

“我...

“过来。”

“好的师尊。”

“伸手,握紧,只带你一次。”

“嗯……太快了师尊!”

“现在自己试试。”

“嗯?嗯……这样吗?”

“这点力气是没吃饭吗?”

“我紧张!太用力的话我怕……”

“用全力,你还不至于会伤到我。”

“师尊,我主要是怕你伤到我。”

“……我有分寸。”

“那师尊你轻点啊,我很脆弱的。”

“好。”

“师尊看剑!咦啊啊啊啊哇我的天妈呀救命啊!”

“手不稳,怎么脚也不稳?”

“师尊你的剑太重了!我都用十成功力了,没想到师尊那么轻松躲开还把剑打飞了!师尊真是英明神武,举世无双!”

“不用说奉承话。”

“师尊,你身上好香啊!”

“你还不起来?”

“我被师尊打倒了,我头晕眼花,起不来了。”

“那我放手了。”

“别别别,啊好难受好难受,再靠一下嘛。”

“……”

“师尊。”

“嗯。”

“那个,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

“你都还没听我想干什么!”

“不用听也知道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不是打什么歪主意,是打你的主意!嘻嘻。”

“……”

“诶诶诶师尊你干什么?你要抱我去哪?”

“练功。”

“可是你的剑还没捡!”

“不需要剑。”

雪糕甜度

这算不算酒驾?(短打小甜饼)

萧逸!这么冷的天还骑机车来接我啊?

嗯,是有点降温了,我下次见你换车,可不能冻坏了我家小五。

不用不用,不用专程换,你想用什么车就用什么车!我穿得很暖和,不冷,只是觉得你可能会冷。

这么关心我?放心,我不怕冷。

可是我怕你冷啊!所以这个给你。

原来还藏了一条围巾啊,给我的?这么红?

别动,我给你戴好。因为你天天穿很黑,都快跟夜色融为一体了!我就想给你加点红色点缀一下!

也不用捂这么紧……

捂紧点暖和!好,戴好啦,暖暖的温度,加红红的色彩,有过节的氛围了,你看起来好可爱啊!

我觉得可爱这个词还是更适合我们家小五,是不是啊?

………你别离这么近。

躲什么?

唔……

好,留...

萧逸!这么冷的天还骑机车来接我啊?

嗯,是有点降温了,我下次见你换车,可不能冻坏了我家小五。

不用不用,不用专程换,你想用什么车就用什么车!我穿得很暖和,不冷,只是觉得你可能会冷。

这么关心我?放心,我不怕冷。

可是我怕你冷啊!所以这个给你。

原来还藏了一条围巾啊,给我的?这么红?

别动,我给你戴好。因为你天天穿很黑,都快跟夜色融为一体了!我就想给你加点红色点缀一下!

也不用捂这么紧……

捂紧点暖和!好,戴好啦,暖暖的温度,加红红的色彩,有过节的氛围了,你看起来好可爱啊!

我觉得可爱这个词还是更适合我们家小五,是不是啊?

………你别离这么近。

躲什么?

唔……

好,留着等会儿再继续,先上车。脸这么红啊,怎么?害羞了?

我……我刚刚聚餐的时候喝过一点点点酒。

嗯,感觉到了。

那……会不会对你有影响?

什么影响?

会不会说你酒驾……就是……开酒不喝车,不是……是喝车不开酒……啊就是就是,你这样算不算喝过酒……?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家小五真是越来越幽默了。别紧张,不会的,酒驾具体以抽血检测为准。

你又笑我!我不知道嘛,主要是我觉得不能喝了酒还在外面开车。

外面不可以开,我们回家继续开。 

         


Ringo

﹡『98』D&X 卧室

“呼啊——真累啊,这两天去了好多地方。

“先是去墓园转了一圈,再是去安排我爸,光是走程序就走了好久,好不容易接到了人,还要再动手帮他收拾一下房间。”


“不过看样子,你爸真的很欣慰,这也算是值了吧,好歹你有个亲人在身边了。”


“他也是你的亲人了啊,X。虽说比起你壮烈牺牲的警察父母,我这个杀人犯父亲实在差得太多,但好歹也是个本质不坏的人。”


“……你怎么会知道?他们明明答应我保密了。”


“不用怀疑他们,X,我能够借助的帮手有很多,比起仅根据你的口述记录而成的档案,很显然让M先生派人帮我调查获取的资料更全面。

“私自打探你的过去,我很抱...

﹡『98』D&X 卧室

“呼啊——真累啊,这两天去了好多地方。

“先是去墓园转了一圈,再是去安排我爸,光是走程序就走了好久,好不容易接到了人,还要再动手帮他收拾一下房间。”


“不过看样子,你爸真的很欣慰,这也算是值了吧,好歹你有个亲人在身边了。”


“他也是你的亲人了啊,X。虽说比起你壮烈牺牲的警察父母,我这个杀人犯父亲实在差得太多,但好歹也是个本质不坏的人。”


“……你怎么会知道?他们明明答应我保密了。”


“不用怀疑他们,X,我能够借助的帮手有很多,比起仅根据你的口述记录而成的档案,很显然让M先生派人帮我调查获取的资料更全面。

“私自打探你的过去,我很抱歉,但作为你的恋人及搭档,我实在难以无视这一块与你有关的信息空白。

“虽然你暂时还不愿意在那些事上和我坦诚相待,但我会做好准备,我会等你亲口告诉我的那一天。

“你的经历,你的感受,你的一切……我都会听。”


“‘D……’”


“唔——我们先去浴室好吗,X?”


“好。”


“哄了你这么一下,你好像就温顺了很多呢,X。”


“……再说不该说的话,别说温顺了,我能咬死你。”


“好好好,我不说了。

“但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X,让我咬一口,可以吗?”

Ringo

﹡『97』E&Z 通话

“这是还有什么事吗,Z?”


“也没什么,只是在等A跟K叙旧的时候,突然想起你来,就想再确认一下,还能不能再拨通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你当然随时都可以拨通。”


“嗯?你不是说,想离开后就结束跟我的事吗?”


“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说,我应该只是说,我想结束这一段故事而已,毕竟这段经历、这个结局对我来说实在很不友好。

“但如果你哪天终于发现A就是个不争气没本事下流卑鄙的死宅甚至是渣男,前男友的手机号随时欢迎你拨打。”


“……谢谢啊,我暂时还不需要。”


“唉,真可惜——啊,我是指这个纪念品正好被我前一位买走了很可惜。”...


﹡『97』E&Z 通话

“这是还有什么事吗,Z?”


“也没什么,只是在等A跟K叙旧的时候,突然想起你来,就想再确认一下,还能不能再拨通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你当然随时都可以拨通。”


“嗯?你不是说,想离开后就结束跟我的事吗?”


“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说,我应该只是说,我想结束这一段故事而已,毕竟这段经历、这个结局对我来说实在很不友好。

“但如果你哪天终于发现A就是个不争气没本事下流卑鄙的死宅甚至是渣男,前男友的手机号随时欢迎你拨打。”


“……谢谢啊,我暂时还不需要。”


“唉,真可惜——啊,我是指这个纪念品正好被我前一位买走了很可惜。”


“纪念品?你还真在旅游吗?”


“当然,我没有跟你说过吗?我加入各种组织,开设各种企业,就是为了赚取旅游的费用,虽说找各种下属替身来帮我忙活很麻烦,但这种乘着豪华巨轮自由自在四处漂泊的日子实在很舒服。”


“……听上去你过得真不错啊,那祝你旅游愉快吧,再见。”


“等等等等,Z,我还有一点话要说。

“对于当初我经常突然失踪,我深感抱歉,但那真的跟旅游无关,我希望你至少能在这一点上相信我。”


“当然,我相信你。当初我会离开你,只是因为不太能接受太不安稳的生活。

“你总像是在大自然飞久了的鹰,而我是被关在笼中太久,连飞行都要遗忘了的可怜鸟雀。

“我不喜欢为别人委屈自己,为感情也好,为成长也罢,那些于我而言都不够重要。

“所以说,我们只是实在不适合而已,放下吧,E。

“我以后大概率不会联系你了,你的手机,你随意处置。

“我们各自还有很长的未来,以后就尽量,不要再相交了吧。

“祝你好运,告辞,E。”

Ringo

﹡『96』A 墓地

“嗨嗨,我又来看你了,K。


“站在远处那个,你看到没有?是我男朋友喔!我追到Z了,虽然他有时候会很凶……但我跟他确实相处得不错。


“我们现在还是搭档了,昨天冬至,我还带他回了故乡,我父母都对他很满意——不,岂止是满意,仿佛他才是他们亲儿子……


“喔,听说昨天D他们来看过你了,不知道你有没有难受……


“虽说你确实死板又无聊,大家当初就很不赞成你和D在一起,但是K,人生不可能尽善尽美,总有些东西,我们是得不到的。


“就比如说,你看我现在多风光多快乐,我也没有一份干净的过去。


“反正你都躺在这里了,就还是好好安息着吧。


“说起...

﹡『96』A 墓地

“嗨嗨,我又来看你了,K。


“站在远处那个,你看到没有?是我男朋友喔!我追到Z了,虽然他有时候会很凶……但我跟他确实相处得不错。


“我们现在还是搭档了,昨天冬至,我还带他回了故乡,我父母都对他很满意——不,岂止是满意,仿佛他才是他们亲儿子……


“喔,听说昨天D他们来看过你了,不知道你有没有难受……


“虽说你确实死板又无聊,大家当初就很不赞成你和D在一起,但是K,人生不可能尽善尽美,总有些东西,我们是得不到的。


“就比如说,你看我现在多风光多快乐,我也没有一份干净的过去。


“反正你都躺在这里了,就还是好好安息着吧。


“说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谁向你解释那件事——你保护的那份所谓的机密文件,其实是U设计给D的考验,D本来也是没打算杀你的,但当时有Night的人在看着他。


“大家都说,你实在太感情用事了,因此丢了性命,让我要吸取教训……


“确实,在这件事上我还没法做得比你好到哪里去,但现在Z在我身边了,我希望至少能抓紧他、保护好他,我会为此拼尽全力。


“如果你听得到,就祝福我一下吧。


“也祝你睡得好,如果有下辈子,还是别谈恋爱了。”

Ringo

﹡『95』A&Z 轿车

“很好笑吧,哈哈!这可是C那家伙的黑历史了,我们听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真的完全没有想到。

“笑死我了,对着老榕树大声喊出梦想什么的,22岁的他居然能做得出来。”


“是挺让人意外的,不过你能不能等下车了再笑这件事?”


“Z君,你笑点也太高了吧?这么严肃可不好玩。

“至于下车再笑的提议,鉴于我们是要去墓园,我否决这个提议。”


“但是很显然,停车场在墓园外,下车再笑是不会冒犯到的。

“以及,你怎么又用那种奇怪的称呼叫我了?”


“不可以叫Z君吗?我觉得这个称呼很不错啊。

“比起纠结我什么时候笑和我的称呼方式,Z不如先纠正一下自己常年冷...

﹡『95』A&Z 轿车

“很好笑吧,哈哈!这可是C那家伙的黑历史了,我们听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真的完全没有想到。

“笑死我了,对着老榕树大声喊出梦想什么的,22岁的他居然能做得出来。”


“是挺让人意外的,不过你能不能等下车了再笑这件事?”


“Z君,你笑点也太高了吧?这么严肃可不好玩。

“至于下车再笑的提议,鉴于我们是要去墓园,我否决这个提议。”


“但是很显然,停车场在墓园外,下车再笑是不会冒犯到的。

“以及,你怎么又用那种奇怪的称呼叫我了?”


“不可以叫Z君吗?我觉得这个称呼很不错啊。

“比起纠结我什么时候笑和我的称呼方式,Z不如先纠正一下自己常年冷着的脸。”


“有必要纠正吗?我觉得还挺好的。”


“一点都不好!每次想跟你分享快乐,你笑也不笑一下,真的很令人受挫。Z君难道是天生不会笑吗?”


“我还是有会忍不住开心地笑出来的时候的。”


“我怎么好像没见过。比如?”


“你没见过只是因为那时候我们都关着灯,下次你想看的话我们可以开着灯,或者在白天拉开窗帘也行……”


“Z!要不然你来开这车吧!”

Ringo

﹡『94』C&B 老宅

“来了啊,B。”


“嗯,还是这么准时啊,C。”


“你也不差啊,B,这么多年能完全不会迟于我的时间要求,也就你一个了。

“唉,相比之下,A本来就经常做事拖拖拉拉,谈恋爱后更是把早起时间往后调到了九点!虽说我已经不是他搭档了,但还是看到就恼火啊。”


“毕竟自律是件难事,有些人实在不能在这种事上强求,不耽误任务也就合格了。”


“好吧,不讲那些事了。

“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回这里了?虽说冬至大如年,但也不至于把我也找来吧?”


“……只是这几天没什么工作,趁着机会难得,就回这里一趟打扫打扫。又听说你也有空,多个人帮忙好一点。”


“也...

﹡『94』C&B 老宅

“来了啊,B。”


“嗯,还是这么准时啊,C。”


“你也不差啊,B,这么多年能完全不会迟于我的时间要求,也就你一个了。

“唉,相比之下,A本来就经常做事拖拖拉拉,谈恋爱后更是把早起时间往后调到了九点!虽说我已经不是他搭档了,但还是看到就恼火啊。”


“毕竟自律是件难事,有些人实在不能在这种事上强求,不耽误任务也就合格了。”


“好吧,不讲那些事了。

“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回这里了?虽说冬至大如年,但也不至于把我也找来吧?”


“……只是这几天没什么工作,趁着机会难得,就回这里一趟打扫打扫。又听说你也有空,多个人帮忙好一点。”


“也是,这宅子荒了这么久没人住,有机会了是该打扫一下。

“不过你也可以找你那几个同伴吧?他们都有事要忙?”


“嗯,G回家了,P要趁着冬至在店里卖些相关的东西赚一笔,O说要去健身房住几天……虽然应该只是夸张的说法,但我确实是被婉拒了。”


“啊?那确实是……没办法……”


“嗯,本来也以为你也要忙工作或者回家一趟的,不回去看叔叔阿姨他们吗?”


“回啊,搭今天傍晚的车也能赶得上晚饭的。

“正好,反正这么大个院子,就你一个人要在这过夜也无聊,要不要跟我去我老家那边住一晚?”


“啊?可……可以吗?”


“可以啊,当初上大学时,我爸妈就挺想见你的,可惜一毕业后我们俩就忙起来了,甚至没什么机会见面。

“要是担心的话,我发条短信过去问一下。”


“啊,那,打扰了……”


“没必要这么客气的,我们也挺熟的了。

“啊,有人在放烟花啊,农村就是自在啊,能这么多筒一起放。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窗外那个烟花,人家就敢放了那么几个。”


“嗯,不过都很幸运,我们都看到了。”


“这倒是……”


……


“烟花真美。”


“啊?嗯……很美。”

Ringo

﹡『93』X&D 监狱

“你父亲真的在这里吗?这环境真恶劣啊,以他的年纪,真的受得了吗?”


“毕竟他犯下的案子在当时引起的恐慌民愤不小,好在他态度不错,又到了这把年纪,转移到Light这边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过真惊讶啊,居然能有人查到他还活着,而且特意来转告我。

“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毕竟当年要求判他死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看来当时的法庭还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怖。”


“不被民意裹挟的法庭啊……确实在当时很难得,也不知道现在又如何。”


“X如果感兴趣的话,有空时我们可以去申请旁听试一试喔,虽然杀人大案是不太可能让我们旁听了,但有些民事案件还是很有意思的。

“啊,...

﹡『93』X&D 监狱

“你父亲真的在这里吗?这环境真恶劣啊,以他的年纪,真的受得了吗?”


“毕竟他犯下的案子在当时引起的恐慌民愤不小,好在他态度不错,又到了这把年纪,转移到Light这边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过真惊讶啊,居然能有人查到他还活着,而且特意来转告我。

“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毕竟当年要求判他死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看来当时的法庭还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怖。”


“不被民意裹挟的法庭啊……确实在当时很难得,也不知道现在又如何。”


“X如果感兴趣的话,有空时我们可以去申请旁听试一试喔,虽然杀人大案是不太可能让我们旁听了,但有些民事案件还是很有意思的。

“啊,再往前走一段应该就能看到我爸了,X,准备好面对他了吗?”


“……老实说我不知道要准备什么,我都不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哈哈,我也很多年没有见他了,不好说他住了监狱这么多年,是不是还和当年一个心性。

“虽说一时冲动就能杀了人,然后分尸处理,这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出来的事呢。

“就随机应变好了吧,他不接受我们也没办法,反正他怎么看待我们,也都不会改变我今晚能跟X亲密交流的事实。”


“……那种事情晚上再说,管好你的嘴。”


“我只是在说上次没讨论完的书啦,是书啦。

“哈哈,X是想到什么了?还脸红了,真可爱啊。”


“……闭嘴。”

Ringo

﹡『92』D&X 墓地

“S居然也能有墓碑啊,Light还真是善良,搞得我都有点小感动了呢,哈哈。”


“你这感动的水分可真大啊,D。”


“怎么能这么冷嘲热讽呢,X?到了墓地就礼貌点嘛,说两句好话行不行?”


“我现在只想堵你的嘴,D,这么久了这说话腔调居然还是改不了,我要考虑是不是该换个方法治你这毛病了。”


“没必要啊,X,大家都挺喜欢我这样的。至于换方法吗?也不是不可以,比如用一些奖励诱惑之类的……”


“想都不要想!”


“X真无情啊,没办法,看来还是只能我自己争取了。

“话说,比起我的说话风格,X这冷傲的脾气可能更该治一下呢。我真的很想念你还是...

﹡『92』D&X 墓地

“S居然也能有墓碑啊,Light还真是善良,搞得我都有点小感动了呢,哈哈。”


“你这感动的水分可真大啊,D。”


“怎么能这么冷嘲热讽呢,X?到了墓地就礼貌点嘛,说两句好话行不行?”


“我现在只想堵你的嘴,D,这么久了这说话腔调居然还是改不了,我要考虑是不是该换个方法治你这毛病了。”


“没必要啊,X,大家都挺喜欢我这样的。至于换方法吗?也不是不可以,比如用一些奖励诱惑之类的……”


“想都不要想!”


“X真无情啊,没办法,看来还是只能我自己争取了。

“话说,比起我的说话风格,X这冷傲的脾气可能更该治一下呢。我真的很想念你还是‘H’时的温顺啊,X。”


“……那你就还是别喜欢我了,喜欢那个假的H去吧。”


“哈哈,不要这样子啊,X。

“哎,这是U的墓啊,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不觉得他是真的死了。”


“话题转移得真灵活……

“不过我有同感,毕竟是那么大一个组织的前任首领,就这么死了,有点不可思议吧?”


“嗯,虽然也可以勉强说是他年纪大了无所谓……但我更倾向于,说不好,他其实现在还在哪里继续快活呢。

“嘛,他就算还活着,年迈又无依无靠的,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顶多也就在养老院里躺几年,也不用太担心。”


“说起来,你那天回来之前,他有对我说过一些话,煽情得挺生硬,我感觉有点假,但也不好说那些是不是真心话。”


“嗯?他说什么了?”


“就……什么拜托照顾好你,替你背负罪孽什么的。


“听着是有些怪,不过算了,人都被确认死亡了,我们没必要在乎这种小事了。

“喔喔!这里还有K的墓,H也下葬在旁边了,真不错啊,虽然我们俩不方便参加葬礼,但看到还是会有种放心了的感觉。”


“是啊,真关心前男友和他弟弟呢。”


“喂,你不会还在生气吧,X?我都说过只是对脸感兴趣了,只是对脸!”


……


“啊……替我背负罪孽吗?反正你都已经躺在这里说不出话了,又有谁知道你那话究竟是做戏,还是出自真心呢?


“不过都无所谓了,如果还为死人不分真假的话语纠结,那余生岂不是要更累?


“既然都离开我了,那就还是放过我吧,你们这些已经沉默在我的人生里的家伙啊。”

Ringo

﹡『91』Z&R 墓地

“果然还是舍不得吗,R先生?”


“毕竟葬礼上不只有T一人,想听他单独同我说话,就只能这个时候了。

“仅此一次了,就算作最后一次告别吧。”


“R先生,如果你需要的话,P先生他们还是可以帮你多关注T先生的,就这么远远看着,他也不会真发现是你。”


“不用,他也有放下我的觉悟了,我当然也不能比他差。

“再说,我既然都答应了走这条路,还是以防万一的好,要是没多久就丢了这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让他知道了肯定又要伤心一次。


“说起来,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盒子里那些东西,我也完不成这场假死戏,喔,还要感谢N没有直接崩我的脑壳,那我可就真没命了。...

﹡『91』Z&R 墓地

“果然还是舍不得吗,R先生?”


“毕竟葬礼上不只有T一人,想听他单独同我说话,就只能这个时候了。

“仅此一次了,就算作最后一次告别吧。”


“R先生,如果你需要的话,P先生他们还是可以帮你多关注T先生的,就这么远远看着,他也不会真发现是你。”


“不用,他也有放下我的觉悟了,我当然也不能比他差。

“再说,我既然都答应了走这条路,还是以防万一的好,要是没多久就丢了这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让他知道了肯定又要伤心一次。


“说起来,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盒子里那些东西,我也完不成这场假死戏,喔,还要感谢N没有直接崩我的脑壳,那我可就真没命了。

“不过在救护车上还是疼啊,我当时是真的有以为我要死了来着……”


“真是辛苦了,R先生。

“我的电话响了,要告辞了。

“那么,祝您今后好运吧。”


“也祝您今后好运,Z先生。”

Ringo

﹡『90』T 墓地

“难得你这么久不在我身边,真不习惯啊,R。


“今天正式接了一次任务,是个小事件,而且我是技术人员,不用离开基地。


“挺不错的,是吧?毕竟是你拿命换给我的生活……


“D跟X过得也很好,我们居然都能被重用,Light确实比从前传言中的样子友好很多。


“要是我们当初早点儿过来……算了,想必你也会说‘没那么多如果’之类的话吧?


“你这家伙,明明很努力,却还是信命,信因果报应,信有些事情躲不掉。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我们从孤儿院逃出来,流落街头,乞讨没人敢给钱,打工未成年没人敢要,饿得要命去偷店铺里的东西,目睹一场凶杀案。...


﹡『90』T 墓地

“难得你这么久不在我身边,真不习惯啊,R。


“今天正式接了一次任务,是个小事件,而且我是技术人员,不用离开基地。


“挺不错的,是吧?毕竟是你拿命换给我的生活……


“D跟X过得也很好,我们居然都能被重用,Light确实比从前传言中的样子友好很多。


“要是我们当初早点儿过来……算了,想必你也会说‘没那么多如果’之类的话吧?


“你这家伙,明明很努力,却还是信命,信因果报应,信有些事情躲不掉。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我们从孤儿院逃出来,流落街头,乞讨没人敢给钱,打工未成年没人敢要,饿得要命去偷店铺里的东西,目睹一场凶杀案。


“后来你说那就是命,命在我们正好那时候饿得不行,在那条街上正好只剩那一家卖吃的开着门,在那个凶手正好挑那时候动手……


“我不知道是不是命定的,对这东西我一向半信半疑,但对于你的离开,我选择相信是人定的,比起仅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命定’就决定了你的一生如此,我更情愿相信是人们的恶意所害。


“如果这个世界可以更包容更友善,面对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治疗纠正而非攻击报复……


“对不起,风有点大,眼睛好像进了点尘沙。


“以后我可能会很少来看你,因为我怕我会永远离不开你,你会介意吗?


“想也知道不会吧,你一直那么要强,我要是一个人时还不勇敢一点,肯定要被你骂。


“啊,现在也不能说是一个人了……I他们跟我相处得挺好,也许再久一点,我真能习惯没有你在身边吧。


“所以不用担心我,好好睡吧,晚安,R。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搭档。”

Ringo

『89』A 档案室

“那么,这就是我整理出的所有关于这起事件的材料内容了。


“关于后续嘛……

“D今天已经完全康复,X也已经坦诚交代了一切,不过这部分不是我负责的,详情我并不清楚,但L已经决定重用他们,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

“R顺利下葬了好一阵子,T跟I进行了技术交流也很开心,相信他在我们这里能很快走出来。

“C最近有跟B先生他们联系过几次,那边虽然工作量有点大,但至少没有原来那么头疼。


“Z……你知道的,他还要考研。

“至于他的心病情况如何,就只有他的心理医生清楚了,我只是个负责免费提供药物的。

“啊,说起来,我还挺想让他跟我一起经营药店的,但他说他对药几乎...

『89』A 档案室

“那么,这就是我整理出的所有关于这起事件的材料内容了。


“关于后续嘛……

“D今天已经完全康复,X也已经坦诚交代了一切,不过这部分不是我负责的,详情我并不清楚,但L已经决定重用他们,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

“R顺利下葬了好一阵子,T跟I进行了技术交流也很开心,相信他在我们这里能很快走出来。

“C最近有跟B先生他们联系过几次,那边虽然工作量有点大,但至少没有原来那么头疼。


“Z……你知道的,他还要考研。

“至于他的心病情况如何,就只有他的心理医生清楚了,我只是个负责免费提供药物的。

“啊,说起来,我还挺想让他跟我一起经营药店的,但他说他对药几乎一无所知,然后就回他那个小区了。

“让我从药店往他小区来回跑很麻烦哎,这家伙……


“总之,事件基本顺利地结束了,还是值得高兴的。

“希望在日后的工作里,我们能做得更完美吧。

“我是本次的记录者A,大家,有缘再见。”

Ringo

『88』P&B 杂货店

“怎么回来得这么迟啊,B?跟C先生就有那么多话要聊?”


“你可别再取笑我了,P,我只是回来路上遇到了点堵车而已。

“你们已经把饭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啊……真感谢你们还勉强留给了我最后一份。”


“哈哈,你要怪,就怪O吧,他一直很贪嘴,你知道的。

“你看,才吃完没多久,就开始小憩了,就是因为这样,体重才会不断增长降不下来的。”


“嘘,要是让O听到你这话,肯定又要被说了。”


“好吧,真没办法啊。

“话说,D先生还好吧?”


“都出院了,当然挺好,Light最近也还没什么事,他应该能好好再躺一阵子。

“不过相比之下,我们就没那么轻松了...

『88』P&B 杂货店

“怎么回来得这么迟啊,B?跟C先生就有那么多话要聊?”


“你可别再取笑我了,P,我只是回来路上遇到了点堵车而已。

“你们已经把饭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啊……真感谢你们还勉强留给了我最后一份。”


“哈哈,你要怪,就怪O吧,他一直很贪嘴,你知道的。

“你看,才吃完没多久,就开始小憩了,就是因为这样,体重才会不断增长降不下来的。”


“嘘,要是让O听到你这话,肯定又要被说了。”


“好吧,真没办法啊。

“话说,D先生还好吧?”


“都出院了,当然挺好,Light最近也还没什么事,他应该能好好再躺一阵子。

“不过相比之下,我们就没那么轻松了。”


“是啊,等松完这口气,就要迎接少了N先生之后大量没人能做的活儿了……”


“是啊,也就更没有机会见到C先生了。”


“都说了,P,不要再调侃我和C了,我们俩现在就是普通朋友——不,还要更淡一些的关系。”


“嗯?我没有怀疑你们不止是普通朋友啊,难道……你果然有意吗?

“也是,拉着大学舍友回自己故乡祖宅同居了一个月,在院子里的老榕树下许愿什么的,这可不是普通朋友——不,还要更淡一些的关系,能做得出来的啊。”


“……反正现在没可能,不许再提了,P。”


“哈哈,好吧好吧,我一个至今都没谈过恋爱没喜欢过人的单身汉,也不该掺和这种事呢。”


“P!”


“好了好了,不提就不提……

“啊,O醒过来了呢。”

Ringo

『87』G&Z 宴会

“喔,Z先生,来了啊,要不要来我们这桌?我今天特意做了上次说过的虾仁伊府面,来尝尝?”


“啊,居然真能有我的份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说A先生呢?他没跟您一起?”


“他刚进门就被同事们拽去灌酒了,本来还想拉上我一起,但我说不太能喝酒,他们就放过我了。我就想在这里转一转。”


“您想在这里转转?”


“嗯,因为我就跟A和D熟悉一些,现在在这里我还有点局外人的感觉……”


“不要紧的,Z先生,您现在也算是Light的一员了,能慢慢跟大家熟悉的。

“当然,如果您愿意来我们这边,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也很喜欢您。”


“我可没那本事...

『87』G&Z 宴会

“喔,Z先生,来了啊,要不要来我们这桌?我今天特意做了上次说过的虾仁伊府面,来尝尝?”


“啊,居然真能有我的份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说A先生呢?他没跟您一起?”


“他刚进门就被同事们拽去灌酒了,本来还想拉上我一起,但我说不太能喝酒,他们就放过我了。我就想在这里转一转。”


“您想在这里转转?”


“嗯,因为我就跟A和D熟悉一些,现在在这里我还有点局外人的感觉……”


“不要紧的,Z先生,您现在也算是Light的一员了,能慢慢跟大家熟悉的。

“当然,如果您愿意来我们这边,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也很喜欢您。”


“我可没那本事,感觉你们一直很神秘,权力很大的样子……”


“嗯,我们这里的氛围是不如Light轻松,我只是提供一个选择而已。

“盛好了,这是您的面,Z先生。”


“谢谢,真是麻烦了,以及在这种宴会上吃伊面还真有点奇妙呢……”


“不麻烦的,Z先生,这次实在太感谢您和D先生了,还有R先生……

“让我们头疼已久的两个大问题如今都除掉了,真的感觉骤然轻松了很多。”


“你们也帮了我和D,互利共赢的事情,实在没必要谢这么多。

“这伊面果然很不错!说起来,明天我们还要去接D出院,不知道您还可不可以……”


“当然没问题!到时候B也会过去的,让他顺便带上一份就好。

“喔,Z先生,外面开始放烟花了啊。”


“嗯,是啊,真漂亮啊……

“这就算是,一个还不错的结局了吧?”

Ringo

『86』Z&A 换衣间

“还没换好吗,A?C他们都换好了,就剩下你和Q了。”


“快了快了,真的快了。”


“这话你都说了几遍了,不会是把西装弄出了什么问题,在里面着急又不敢出来吧?”


“我又不是没穿过西装,有什么——啊!Z,你进来干什么!”


“你慌什么?该看的不该看的都早就看过了。

“让我看看,领带打得乱七八糟……不会系就问一句,不穿这一套西装也可以啊。”


“因为还有P先生他们来啊,你们都穿了西装,我例外不好吧?”


“我不是说西装,我的意思是,换套配领结的也可以。”


“喔,我是觉得这套的颜色跟你这一套最配……”


“无聊还死要面子……”...

『86』Z&A 换衣间

“还没换好吗,A?C他们都换好了,就剩下你和Q了。”


“快了快了,真的快了。”


“这话你都说了几遍了,不会是把西装弄出了什么问题,在里面着急又不敢出来吧?”


“我又不是没穿过西装,有什么——啊!Z,你进来干什么!”


“你慌什么?该看的不该看的都早就看过了。

“让我看看,领带打得乱七八糟……不会系就问一句,不穿这一套西装也可以啊。”


“因为还有P先生他们来啊,你们都穿了西装,我例外不好吧?”


“我不是说西装,我的意思是,换套配领结的也可以。”


“喔,我是觉得这套的颜色跟你这一套最配……”


“无聊还死要面子……”


“才不无聊……”


“系好了,没有别的问题了吧?没有我们就出去了。”


“有一个。”


“什么?”


啵。


“……无聊。”


“才不无聊!就因为你在外面催,我穿衣服时满脑子都是你……”


“谁让你胡思乱想,那种事……等回来有空了再说。”


“等回来了……可以吗?”


“……啰嗦,走了。”

Ringo

『85』X&D 医院病房

“……D,你这是……中了一枪,睡了一觉,就分不清我和X了吗?”


“啊啊,X,你装蒜的样子真的很令人头疼呢。

“演戏有这么好玩吗?我可是一直觉得很累的啊,明明背着你却是还要假装真的以为你是H的样子。

“嘛,这样是很有演员的专业素养啦,但现在也是时候摘下面具了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D,我是H。难道说你一直都还是把我当成X?”


“看样子,你还是不肯承认呢,X。

“难道你真觉得,我从大学起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你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认不出来?


“确实,你和H太相像了,长相、声音都几乎一模一样,熟悉了性格和行为模式后就可以以假乱真。...

『85』X&D 医院病房

“……D,你这是……中了一枪,睡了一觉,就分不清我和X了吗?”


“啊啊,X,你装蒜的样子真的很令人头疼呢。

“演戏有这么好玩吗?我可是一直觉得很累的啊,明明背着你却是还要假装真的以为你是H的样子。

“嘛,这样是很有演员的专业素养啦,但现在也是时候摘下面具了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D,我是H。难道说你一直都还是把我当成X?”


“看样子,你还是不肯承认呢,X。

“难道你真觉得,我从大学起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你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认不出来?


“确实,你和H太相像了,长相、声音都几乎一模一样,熟悉了性格和行为模式后就可以以假乱真。

“我主要还是依靠幸运,才能确认了你不是H这一点,而这还要感谢你那‘哥哥’K,是他告诉了我,他的双胞胎弟弟H有一个关键的特征,那就是背上有留下一道伤疤。

“而我刻意看过了你的后背,非常干净。”


“为什么不能是之后被我消掉了?”


“类似的问题我当然也有问,回答是:那是H第一次救人留下的伤疤,他觉得那是一份荣耀的象征,没必要抹去。

“虽然经过治疗,以及时间的推移,那道疤痕已经不那么明显,但也不至于完全看不出来。

“我想你当时是因为时间紧迫之类的原因,才没有能好好检查吧?反正H最后的亲人K已经被我杀了,H身上有什么胎记疤痕,再没什么人知道。


“当然,后背上缺少的疤痕只是根据之一,也有可能H真的会去消疤,或者时间久了完全消掉。

“另有问题的一处戏码是,你扮演着一个为兄报仇不惜只深入虎穴的莽撞人物,却这么短短几天,就心软、信任和原谅了仇人。”


“我说过,那是因为——”


“因为Y的事件,你所提出的理由是这样。

“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知道Y,也许是H本人跟你讲述,也许是你看过那起事件的档案,但可以肯定,你没有亲身经历那件事。

“但你需要一个理由来解释你不杀我,而H在离开Light前毫无疑问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所以你选择Y坠楼的事件,编造了部分细节,圆上了你的逻辑。


“说来我会识破这一点,也是因为另一种不幸中的幸运——那位Y女士的丈夫W,正好是我和我的合作者Z共同的仇人。

“我向你讲过吧?我的母亲因为出轨被我父亲发现并杀害,这个故事除去我父母还有第三个角色,那就是W,引诱我母亲出轨的人。

“所以当Z身在Light基地的时候,我顺便拜托他帮忙查了这件事,看看关于Y的坠楼事件是否有什么问题,而他给我的答案是肯定。

“因为其中有一个巨大的破绽,你猜是什么?

“是Y女士,她有严重的恐高症,当然,是遗传所致。


“她如果是为了解郁登上楼台,看到孩子打闹想起了Z而动了手,这些都还能解释。

“但她绝不可能自己爬上围墙,因为她毫无疑问会在上面紧张恐惧,甚至因此不慎跌落。

“所以你所说的她爬上围墙威胁你们并不成立,只能是有人把她推下去。


“Light对于这起事件的档案内容显示,截至Y坠楼时,在场的只有两个清醒的人,都是Light的成员,其中一人就是H,而另一人已经在那起事件不久后牺牲。

“档案记录的内容与你所述的完全一样,然而并非真相,我想是那位成员为了袒护H而说了些谎话吧。

“H已经离开,再没有其他知情者,他一人之词就能定论整个事件。


“我想你是在H离开Light之后遇到他的吧?我不知道详情如何,我只能说我倾向于H已死。

“你舍弃了你原本的名字,用起了H的身份,并不断模仿他的行为模式,时间很长,足够你适应并习惯这一身份,甚至在我们重逢前的那一通电话中不露破绽。

“毕竟我没有见过H,很难说H和你会不会真的像到这个地步,我一开始也确实以为你是H。

“所以你顺着我的计划抢走了J的物品,按照H的行为模式放过了J并趁我独自一人时动手,声称要为K报仇。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你,但你很肯定我不会杀你,而且很可能会留下你作我的情人。

“只要假装时间长了被我打动,你就能在我,Night现任首领身边占下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但我想借你的手杀我,这应该在你的预料之外。

“剧本与现实冲突,你着急了,于是大大缩短了戏中喜欢上我所用的时间,并用Y事件作理由。


“然而你失策的地方不仅如此,还有之后才明白的我要除掉整个Night的计划。

“你口上说着想和我一起去Light,其实你非常紧张吧?因为一旦进入Light,见到H曾经的同事们,就很容易暴露出你不是真正的H。

“虽然你原本的身份干干净净,毕竟没人会想到当年风光的优等生X,在几年之后竟成为了一个出色的无名氏杀手,但你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你要用H的身份。

“我不知道你是经历了什么,有什么缘由,才陷落到这片黑暗,但如果趁现在还不离开的话,等到Z他们回来,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喔。

“不过,为了解释你喜欢我却选择了离开,我也有可能说出真相喔。到时候,X这个身份应该也没法用了吧?

“那么,现在,你要怎么做呢,X?


“怎么?这是要杀我灭口吗?那可真是求之——唔唔……


“哈——对一个才醒来的病人吻得这么凶,不合适吧,X?”


“因为你真的很不会说话,D,想死大可以自我了结,别来哄骗我对你动手。

“再说,你连我是X都看出来了,难道看不出我是真不打算杀你?

“别误会,我可没说我喜欢你。

“一个大型犯罪组织的首领,莫名其妙调查了我,讲了一堆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还突然就自己把组织端了弃暗投明,把我逼到这个地步……

“谁会喜欢这种家伙?我只是和U他们一样不想你如愿。

“你也就在床上的时候还算——唔——”


“唇明明这么软乎,却这么坚持不愿意说真话啊,X。

“我当然看得出来你喜欢我了,虽然原因很难搞明白,但眼神和动作里的欲拒还迎和恋恋不舍还是很明显的。

“不过嘛,不会交代你的事什么的,确实只是一时嘴上说说啦,我早就把我的看法都通过邮件传给Z了,估计现在全Light差不多都知道了吧?”


“什么?你——”


“别生气,也不用紧张,X,还不明白吗?他们是刻意留下了你一个人陪着我,大家都在期待你自己交代清楚。

“我也知道那个世界有多累人多危险,想必你也不愿意回去,那么为什么不留下呢?

“当然你还是更愿意回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我大不了就自己找个地方咽气啦。


“哎,别吻了,X,要发火也要等我恢复好了再说嘛。

“到时候,别说是吻,要多少……我都能满足你。”


“混蛋D……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家伙?”


“嗯哼?不知道呢,也许是因为你当年在大学图书馆撞掉了我的书,道起歉来还高傲冷漠很令人不爽,才欠了我的吧?”

Ringo

『84』D&? 医院病房

“啊……

“怎么回事?不会吧?天堂跟医院这么像?”


“什么天堂啊?你让人担心死了好吗?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加上治疗及时,不然你就真上天堂了!”


“没有伤到要害?啊,可恶,一定是那个老家伙故意的,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想我死……”


“你有没有在听我的话?不许再说这种话了,D!你明明答应过我,要努力活下来的,不能出尔反尔!”


“我原来有答应过吗?喔——好像有,但是啊,我当时明显只是在敷衍应付吧……”


“你还敢说!”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都活下来了吗?别再生气了。

“话说,我睡了多久?现在情况如何?”


“你睡了一天了,Z和...

『84』D&? 医院病房

“啊……

“怎么回事?不会吧?天堂跟医院这么像?”


“什么天堂啊?你让人担心死了好吗?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加上治疗及时,不然你就真上天堂了!”


“没有伤到要害?啊,可恶,一定是那个老家伙故意的,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想我死……”


“你有没有在听我的话?不许再说这种话了,D!你明明答应过我,要努力活下来的,不能出尔反尔!”


“我原来有答应过吗?喔——好像有,但是啊,我当时明显只是在敷衍应付吧……”


“你还敢说!”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都活下来了吗?别再生气了。

“话说,我睡了多久?现在情况如何?”


“你睡了一天了,Z和Light按照你的计划,和G先生他们里应外合,攻入了Night,一切都很顺利,现在他们都在忙着清扫战场。

“基本都结束了,Light的首领L也说可以接纳我们,只要你愿意……”


“那还挺不错的,虽说不是我最想要的结局,但是也可以了,算是皆大欢喜了吧?”


“嗯,基本是吧……会这么顺利,你是头等功了,D。”


“哈哈,比起我杀过的人,这点功劳实在不算什么,要是能壮烈牺牲的话就——

“开玩笑的,不要这样凶一个刚刚清醒的病人啊。


“话说真冷清啊,他们真的忙到都没有一个人来探望之类的吗?这里现在是只有你在?”


“嗯,本来我作为Light曾经的员工,也该去帮忙,但毕竟你至少需要一个人照顾……”


“这样啊,那你真是辛苦了啊。”


“没什么辛苦的,只要你还能醒来,我就——”


“不,我不只是这个意思,我主要的意思是——

“都没有其他人在这里了,还要对着我演戏,真是辛苦了啊。”


“……D,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有演——”


“演技还是挺不错的嘛,不过比起我还是差了很多。

“反正都到尾声了,这里也没有别人,你也知道,我不会跟别人交代你的,那又何必继续对着我演呢,你说是吧?——

“X。”

Ringo

﹡「85」H 墓地

“听得到我说话吗,D?


“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知道吗?你睡了很久了,我特别难受,你还能再醒来吗?


“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你睡着的这段时间,他们按照你的计划行动,很顺利,很成功,都是你的功劳,你赎罪得很好。


“知不知道?R中枪牺牲了,T现在得背着他那一份活下去,你们的赎罪都合格了,大家都原谅你们两个了。


“但是合格跟满分还差得远呢,所以你们能不能醒过来?你们杀了那么多人,必须赎满了才行啊。


“所以你能不能醒过来,自己欠的自己偿,别光让我们这些在乎你们的人受罪。


“而且除了赎罪,你还有欠我的呢,你答...

﹡「85」H 墓地

“听得到我说话吗,D?


“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知道吗?你睡了很久了,我特别难受,你还能再醒来吗?


“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你睡着的这段时间,他们按照你的计划行动,很顺利,很成功,都是你的功劳,你赎罪得很好。


“知不知道?R中枪牺牲了,T现在得背着他那一份活下去,你们的赎罪都合格了,大家都原谅你们两个了。


“但是合格跟满分还差得远呢,所以你们能不能醒过来?你们杀了那么多人,必须赎满了才行啊。


“所以你能不能醒过来,自己欠的自己偿,别光让我们这些在乎你们的人受罪。


“而且除了赎罪,你还有欠我的呢,你答应了我要努力活下去,不能还当说话不算数的骗子。


“我还想跟你再去看日出,还想和你一起回到Light,和你活在阳光里……


“所以,你能不能醒过来?


“我知道,你可以的,快睁眼吧。


“你的“美梦”,不能这么继续做下去了。


“该醒来了,D。”

Ringo

『83』B&T 医院

“还好吗,T先生?”


“……还好,谢谢您,B先生。”


“会闹成这个结果,我难辞其咎,如果我早点开枪解决N的话——”


“不,这不是您的错,谁都没办法预料到这个局面。

“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结束了,再去追究责任对错都没有意义,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事,R更希望我替他好好活下去。”


“那您——”


“B先生,能帮我和Light沟通一下吗?

“我没有亲手杀过人,也就在情报技术上有点本事,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接纳我。

“我想带着R的那一份,活在阳光下。”


“……好,我一定会帮您。

“您可以放心,对于R先生的牺牲,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对此...

『83』B&T 医院

“还好吗,T先生?”


“……还好,谢谢您,B先生。”


“会闹成这个结果,我难辞其咎,如果我早点开枪解决N的话——”


“不,这不是您的错,谁都没办法预料到这个局面。

“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结束了,再去追究责任对错都没有意义,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事,R更希望我替他好好活下去。”


“那您——”


“B先生,能帮我和Light沟通一下吗?

“我没有亲手杀过人,也就在情报技术上有点本事,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接纳我。

“我想带着R的那一份,活在阳光下。”


“……好,我一定会帮您。

“您可以放心,对于R先生的牺牲,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对此深有感触,并牢记于心。

“在泥潭陷得再深的人,也终究还是人啊……”

Ringo

『82』T&R 救护车

“R,还好吗?还能说话吗?你撑着点,你看看我,我没事了……”


“T……没事了啊,没事就好……”


“你还好吗?实在困难的话就别说话了,R。”


“但是,感觉再不说点什么,就没机会说了……”


“别胡说!你还没能跟我一起偿罪,你——”


“偿罪那种破事,估计老天也会直接给我判死刑,无所谓,反正活到这里也足够了,用我的命换你的话,也不算亏……

“别费劲了,T,这结局我还挺能接受的,就是有点不甘心——

“我——我好难受,我不甘心,T……


“是,我为了自己和你的两条命,杀过很多人,浑身都是血,枪毙八百回也活该,但是——

“但是我也想...

『82』T&R 救护车

“R,还好吗?还能说话吗?你撑着点,你看看我,我没事了……”


“T……没事了啊,没事就好……”


“你还好吗?实在困难的话就别说话了,R。”


“但是,感觉再不说点什么,就没机会说了……”


“别胡说!你还没能跟我一起偿罪,你——”


“偿罪那种破事,估计老天也会直接给我判死刑,无所谓,反正活到这里也足够了,用我的命换你的话,也不算亏……

“别费劲了,T,这结局我还挺能接受的,就是有点不甘心——

“我——我好难受,我不甘心,T……


“是,我为了自己和你的两条命,杀过很多人,浑身都是血,枪毙八百回也活该,但是——

“但是我也想过放弃,也想过赎罪,也想过当个普通人……

“可是我有机会吗?这么多年,有人给过我退路吗?我后退就是死路一条,还会多搭上你陪我一起死。

“是,我是杀手,是杀人犯,但老子也是人啊!为什么,就这么没机会了……”


“别哭了,R,别费这个力气,医院就快到了——”


“来不及了,T。

“最后答应我一件事吧:带上我这一份,活下去,赎罪,能赎多少赎多少,像个普通人一点,活在阳光下面……”


“R?R你撑着点,别合眼,你别睡……

“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