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纯属虚构

1286浏览    62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8 17:01
七袋白砂糖

第八章    唇膏

第八章    唇膏

     佐藤健华丽丽的失眠了。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右小棠的一颦一笑。


     佐藤健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一种名叫右小棠的毒。


     终于快到天亮的时候佐藤健才勉强入睡。定的闹铃也没听到。...


第八章    唇膏

     佐藤健华丽丽的失眠了。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右小棠的一颦一笑。

  

     佐藤健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一种名叫右小棠的毒。

     

     终于快到天亮的时候佐藤健才勉强入睡。定的闹铃也没听到。

      

     醒来之后一看都下午两点了,连忙起床洗漱,固定好手机给粉丝打电话。

    

     果然,粉丝很好奇他怎么迟到这么久,他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是自己睡过头了。

 

    直播期间手里一直拿着一支Q家的润唇膏在手里把玩着。

      

     “诶?从没有看到过你这支唇膏诶?”

      

     粉丝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个唇膏呢!这哥一直拿在手里把玩着,他的脸在哪里,唇膏就在哪里。

     

     看得到神颜,就看得到唇膏。

     

     “啊!这个是一个朋友送的。”

 

     恰好,右小棠也在用平板看佐藤健打电话。

 

     看到屏幕里的男人手里拿着自己送他的唇膏,右小棠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手机电话铃打断了右小棠的思绪。

 

      右小棠吓得差点把自己手机的手机扔出去了。

 

       “悠悠!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啥?我咋吓你了?”

 

      “唉!算了,不讲了。”

 

      “什么呀!”

 

      “悠悠....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佐藤健了。”

 

      “你不是一直喜欢他嘛?”

 

      “不是偶像那种崇拜啦!”

 

      右小棠长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扣自己的手指。

 

     “喜欢就追啊!”

 

    右小棠又长叹一口气:“我怕他拒绝我,到时候连朋友都做不了。”

 

     “我认识的右小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喜欢就去表白,拒绝了再另说。”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试都不试怎么知道会失败呢?”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这让右小棠很疑惑。

 

   右小棠看了一眼平板,佐藤健正在打电话,不可能会来按自己的门铃啊。

 

   右小棠对电话那头的悠悠说:“你等一下吼!不知道谁突然按我门铃,我去看看。”

 

    “这么快就到了吗?”

 

    右小棠很疑惑:“什么?”

 

    “为了庆贺你升官了!我送了你个礼物!你快去看看,我挂电话了!”

 

    “搞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右小棠被咋咋唬唬的好友逗笑了。

 

    门一打开,就看到穿着宅急便服装的男性一脸微笑的站在自己面前。

 

    看到门开了就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右小棠。并礼貌离开。

 

     关上门右小棠才看清楚手里的东西,一个太空包里装着一只猫咪。还有一些猫咪用的东西。

 

     右小棠喊难想象到自己好友会送个活物给自己当礼物!

 

     随即就打电话去问,可能右小棠的怒火已经越过电话线传到了好友那里。

 

     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挂断了。

 

     随后就有一条微信来了“亲爱的,送了你最喜欢的矮脚。你要太感动哦!祝愿你表白成功!最近几天咱们还是不要联系了!”

 

     右小棠又气又无奈,没办法,猫只能养着了。

 

     右小棠自己也很喜欢猫,但之前在英国的时候太忙了,有时候忙起来几天都不睡觉,更别说养宠物了。

 

     现在来到日本后,工作也不是很多,起码每天能准时下班。

 

    右小棠把猫从太空包里放出来,一人一猫就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喵!”猫先败下阵来,迈着小短腿蹒跚的朝右小棠走来。

 

     右小棠对这只一点都不怕生的猫喜欢的很。

 

     看着它蠢萌的样子,之前的怒火里吗烟消云散。一脸慈祥老母的微笑看着自家儿砸朝自己走来。

 

     猫咪走到右小棠脚底下后就被右小棠一把捞进怀里。

 

      “哎呀!小宝贝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就这样,右小棠一边团猫,一边看佐藤健打电话。

 

      这哥不准时上播,但很准时下播。时间一到立马走人。

 

      右小棠还在对盛世美颜意犹未尽的时候,门铃又响了。

 

    右小棠抱着怀里的猫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还穿着打电话的那套衣服,明显是刚下播,但他来找自己干嘛呢?

 

    佐藤健看着面前呆楞的女孩,不禁笑了起来,真的很难想象,这么迷糊的女孩是这么在工作时那么严肃的。

 

     “我是来画画的,你忘记了吗?”

 

     “啊对!不好意思!我给忘记了!”

     

     佐藤健注意到女孩怀一团“毛线”探出了个脑袋,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

 

      佐藤健瞬间被萌翻了:“这是你的猫吗?”

 

     “是的,我朋友送的,今天刚来。”右小棠解释道,“请进吧。”

 

    说完侧身示意佐藤健进来,又把猫咪放到沙发上,去厨房倒水给佐藤健。

 

     佐藤健看到沙发上毫无攻击力的猫咪,忍不住上去团它。

 

     猫咪也很温柔的配合,还用一双湿漉漉的眸子看着佐藤健 。

 

     看着眼前这双蕴含着雾气的眸子,就忍不住想到了它的主人。

 

     没想到宠物和主人都是一样的软萌。

     想到这里佐藤健又无声的笑了起来。

 

     “对了,这个猫咪叫什么啊?”佐藤健超厨房方向问去。

 

     “还没起名字。你有什么建议吗?”

 

     “你的中文名叫什么啊?”佐藤健没回答右小棠的问题,反倒反问了右小棠一个问题。

 

     “右 小 棠。”右小棠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佐藤健听。

 

     “右小棠。”佐藤健小声的念了几遍,“那就叫“tangtang怎么样?”

 

    “棠棠?”右小棠很疑惑的看向佐藤健,“我的小名叫棠棠。”

 

    “糖果的糖。”

 

    “不行,发音太像了。”

 

    “为什么?”

 

    “我会以为你在喊我的。”

 

    “那我以后就喊你棠棠好了!”

 

    右小棠实在无法想象到,为什么面前的男人思维能这么跳跃。

    

   “棠棠!你说这猫该叫什么名字呢?”

 

   右小棠:“......”

   “啊!我喜欢吃咖喱!就叫咖喱!”

 

   “咖喱?”

 

   “那寿司?”

 

   “我喜欢火锅!叫火锅!”

 

   “火锅?中国料理吗?”

 

   “对!特别好吃!”

 

   “那我们今天晚上吃火锅吧!”

 

   “好呀!你喜欢吃什么配菜?”

 

   “嗯……我不要了解,你喜欢吃什么?”佐藤健一脸新奇的看着右小棠:“不对!我们怎么讨论吃什么了!名字!我们在讨论名字!”

 

    右小棠也意识到俩人话题跑偏了,但现在也没什么好的想法,俩人决定先吃火锅,再慢慢想名字。

    

 

PS:唇膏是参考上次电话的啦!电话中佐藤健的唇膏是香奈儿男士唇膏。砂糖说是朋友送的生日礼物!

还有!我的《想健泥》难道不好看吗!为什么阅读量、点赞量远没有其他的高(哭泣)

 

崽崽

【罗伯斯庇尔X路易十六】历史向,虐向,ooc警告⚠️,私设如山

第二章 断头台

  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被狱卒给压上了断头台。

   即使是身处这样的困境,路易十六依然面带微笑,风轻云淡的走上了断头台。如果不是看到他穿着沾满灰和血迹的囚服以及他身上一道道血液已凝固的伤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正在前往一场盛大的舞会呢。

   “路易,我好害怕。”玛丽颤抖着说道,泪水在眼中打转。

   路易十六笑了笑,没说什么安慰她的话。再说了,这时候说再多安慰的话也都无济于事了。

   看到路易十六和玛丽·...

第二章 断头台

  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被狱卒给压上了断头台。

   即使是身处这样的困境,路易十六依然面带微笑,风轻云淡的走上了断头台。如果不是看到他穿着沾满灰和血迹的囚服以及他身上一道道血液已凝固的伤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正在前往一场盛大的舞会呢。

   “路易,我好害怕。”玛丽颤抖着说道,泪水在眼中打转。

   路易十六笑了笑,没说什么安慰她的话。再说了,这时候说再多安慰的话也都无济于事了。

   看到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已经走上了断头台,罗伯斯庇尔眯了眯眼睛,内心闪过一丝快感。他朝圣鞠斯特挥了一下手,“行刑吧!”

   圣鞠斯特向执行的人做了一个手势,路易十六立刻被按在了断头台上。说来也是一件趣事,这个断头台可是路易十六亲手改造的呢,哪曾想第一个试用的是他自己。

    路易十六不怕死,他早就活够了。他从出生起就被路易十五要求着做一个合格的王储,哪怕他并不想做也仍然被逼迫着不得不接受;在即位后也仍然是一个傀儡皇帝,被议会和贵族控制,很多事都无法自己做出决定。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只是,他唯独舍弃不下的,是那个人,那个在他黑暗的岁月中带来一丝阳光的人。

    路易十六抬头仰望那坐在高台上的那个人,眼神中带有一丝凄切,但从那个人的的眼中他只看到一丝轻蔑,呵,是了,我们本来就是敌人,他又怎会对我温情。

  路易十六闭了闭眼睛,将泪水埋藏到心里。他有属于自己的尊严,不会轻易落泪。

  断头台两边的人放下了绳子,锋利的大刀迅速的落了下来,砍向路易十六的脖子。

   血水喷洒开来,染红了断头台。一颗头颅咕噜咕噜的在台上滚动了一会儿才停下,虽然面部都是血,但仔细看仍能看出头颅上的嘴角是微扬的。

   哇,人群轰然爆发出欢呼声,人们都在为路易十六的死亡而高兴喝彩。

  “先生,死刑已执行完毕,路易十六确认死亡。”圣鞠斯特激动地向罗伯斯庇尔报告道。

   罗伯斯庇尔看了眼地上的头颅,语气淡淡的“嗯”了一声。

   “走了,小圣。”看完想看的画面后,罗伯斯庇尔从看台上站了起来,向群众们挥手告别后大跨步的走回了房间,“小圣,明天还要搜查凡尔赛宫,记得做好准备。”

   圣鞠斯特跟随在他的身后,认真记下了他说的任务。

限定991

爱的被告

9.

虽说刚刚的见面因为李艺彤的加入显得格外的尬,但是冯薪朵心里没有介意万丽娜大大咧咧的闯进来,这种爱笑的女生好似自带太阳光环。

而万丽娜就像是属于自己的小太阳一样。

她对她真的很好,活泼可爱的娜娜一进班里就受到大家的喜爱和欢迎,出乎意料的是,她把自己受到的美好全部都给了冯薪朵,知道冯薪朵的性格,万丽娜并不是喜欢窥探别人秘密的人。

她待冯薪朵的方式很多,都是好的。

比如分分零食,在冯薪朵耳边哼着几首日语小调,在冯薪朵上课打瞌睡的时候,又毫不畏惧给她一拳,毕竟是学霸嘛。

这种模式相处下来,三天不到,冯薪朵也愿意同她讲话了,有时候还叫她娜姐,礼尚往来,冯薪朵却荣获二狗这个憨憨称呼,就连...

9.

虽说刚刚的见面因为李艺彤的加入显得格外的尬,但是冯薪朵心里没有介意万丽娜大大咧咧的闯进来,这种爱笑的女生好似自带太阳光环。

而万丽娜就像是属于自己的小太阳一样。

她对她真的很好,活泼可爱的娜娜一进班里就受到大家的喜爱和欢迎,出乎意料的是,她把自己受到的美好全部都给了冯薪朵,知道冯薪朵的性格,万丽娜并不是喜欢窥探别人秘密的人。

她待冯薪朵的方式很多,都是好的。

比如分分零食,在冯薪朵耳边哼着几首日语小调,在冯薪朵上课打瞌睡的时候,又毫不畏惧给她一拳,毕竟是学霸嘛。

这种模式相处下来,三天不到,冯薪朵也愿意同她讲话了,有时候还叫她娜姐,礼尚往来,冯薪朵却荣获二狗这个憨憨称呼,就连李艺彤都拍手叫好,可是有个问题,个子不高的万丽娜看上去怎么都不像姐。

隔壁李艺彤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遭受了一拳丽娜的伤害,最后也不得不叫姐。

有时候陆婷经过她们班,看冯薪朵笑的那么可爱,都快忘记她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了。

或许有朋友真的是件好事,陆婷在心里就发誓,她一定要救回冯薪朵。

听着三个小孩咯咯的笑声,陆婷顿时觉得今天天气还不错呢。

 

上午叮叮叮的下课铃声很大,吵得冯薪朵作业也看不进去,一篇语文试卷上全是红叉,明明她和万丽娜的答案差不多,怎么这个语文老师偏就给她划叉。

“嘿,二狗!娜娜呢?”

这时候是大课间活动,从下课她也没看见万丽娜了。

“上厕所了吧。”

“那你去帮我找她回来,这语文题太变态,我要凉凉了!”

看看自己的大红叉,冯薪朵起身回了一个好。

看着被趋势人的背影,李艺彤不怀好意的笑着,每天日子过过,李艺彤发现冯薪朵的本质完全就是一只小兽,不是什么高冷女神,也不是什么黑社会,真的与她交心之后,就算是把她驯服一半了。

而那个吻…她不敢在想。

因为厕所在办公室的一边,冯薪朵经过的时候自然就看见陆婷手里转着笔,指着教案与一群老师们侃侃而谈的样子,微露的衬衫领口配着黑丝眼镜,她的风格总是多变的,今天禁欲的很。

感受到那多余的视线,陆婷突然的转头让她猝不及防,冯薪朵画风瞬间变成小呆瓜,陆婷嘴角还留有笑意,清秀的眉尾往上一挑,手里的笔转的飞快。

暴露无疑的冯薪朵连忙转身离开了,刚刚是陆婷在问她有事吗。

臆,过呼吸了。

 

“娜姐?”

进了厕所冯薪朵就看见面前有几个女生站在一排背对着她。

“二狗!”

像是听见神的呼唤,冯薪朵一脸懵逼的接住从人群中窜出的万丽娜,面前的女生全都回过头看着这两。

一个两个都凶神恶煞的,冯薪朵扶好万丽娜感觉到眼前形式不妙。

“喂,你是和这个死丫头一起的吗?”

听着对方的喊话,冯薪朵转头看着万丽娜,眉毛皱在一起。

“其实就是我刚刚…”见瞒不过,万丽娜不好意思的告诉了冯薪朵刚刚发生的事。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死丫头欠揍,如果你不是和她一伙的就闪远点!”

对面的大姐头看不下这两人耳语,又怕时间长了万丽娜会得救,朝身边姐妹使了个眼神。

一群女生撸起袖子就朝她们走过去。

“朵朵,救我!”害怕的万丽娜抱住冯薪朵就不撒手。

一个白眼翻过去,冯薪朵嘴角浮起笑容:“你的一拳丽娜呢?”

面前人步步紧逼,两个人退在了墙角,万丽娜又把身前的冯薪朵抱紧了些:“那是你和李艺彤好欺负!”

 

“你…你是冯薪朵?”

本来准备自己把一群人推开让万丽娜离开的,对面人突然就问到自己。

“是啊。”

 

“姐姐姐!她不就是那个怪物吗,连自己都能下手的那个”

“对对,我还听说,那个陆婷是她的什么……咱们会不会被她杀死啊?”

 

万丽娜尴尬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冯薪朵,没想到这几个人这么不识趣,嘀嘀咕咕还在本人面前。

“朵朵,别听她们乱说,你赶紧跑吧,我没事的。”

“没事。”

看着那几个人边嘀咕还是面色凝重,没想到她冯薪朵的名字还能镇住妖魔鬼怪。

 

“诶!朵朵!”

万丽娜抱住一边门槛,拉不住往前的冯薪朵,不知道她想干嘛。看见冯薪朵居然朝自己走来,几个女生瞬间保成一团,害怕都摆在脸上。

 

“知道我是冯薪朵还不快跑,等会我把你们一个一个割喉之后,你们就只能盼人来收尸了!”原本温顺的眸子变得戾气,冯薪朵刻意压低了割喉二字的分贝。

 

“你你你你…你,我们会怕你…一个人吗?”看到这些人口是心非的样子,万丽娜好想拿照相机给她们拍下来,一个一个吓的腿的软了还嘴硬呢。

慢条斯理的摘下自己的眼镜,眼里戾气又让她们看清了几分,小脸上怒气满满,冯薪朵大声吼了一句滚,万丽娜就以上帝的视角观赏到这场反败为胜的比赛,她还伸腿踹了一脚跑的慢的女生。

“有本事别跑!”

“你还说。”冯薪朵实在没想到小太阳居然会挑衅别人成绩不如她,这那是太阳啊,这是炸弹吧!

 

“你刚刚为什么不教训一下她们就算了啊。”

万丽娜还有点小傲娇,记着自己被堵厕所墙角的仇,还有她要干的正事—上厕所。

万丽娜上完厕所,两人从慢吞吞走回去。

刚才的一幕有点凶险,假设着万一又闯祸了,冯薪朵杀自己的心都有。

“其实我打不过人家。”这个理论是这样的,冯薪朵之所以让别人害怕多半是因为某一个人引起的失控行为,“你不要再去找人家,安分点。”

“知道啦。”

果然,小太阳什么的都是假的,调皮捣蛋冯薪朵今天是见识到了。

 

上午的话的还没冷,下午三个人一起出校门时候,那几个女生又堵在了哪里,万丽娜数了数,这次还多了几个。

早知道,就在心里说那话就好了。

“二狗,咱们怎么办?”

本来应该在的陆婷有事还没下来,而这里明显上次多了那么多人,就算冯薪朵打的过,怕也是不愿给陆婷惹祸的。

冯薪朵心不在焉的摇摇头,她是在找陆婷的车。

“你们在说什么,她们又是谁”

对了,旁边还站了一个李艺彤,啥也不知道。

“你们…啊!”还没转过身,可怜的小李同学就被某人当人肉推土机无情抛弃。

“走,咱们快跑。”

一阵天旋地转,李艺彤抬头就进入了别人的怀抱,那两个人跑的影的没了。

“嘿嘿,朋友,有话好好说,不要动…啊啊啊啊”

 

几个女生推推搡搡的,李艺彤觉得自己快吐了,突然伸出的手把她推撞在墙上,骨头的都快裂,虽然她李某人高大威猛,也不用这么自信她们1v多吧,打个游戏还有队友呢。

“…姐姐们姐姐们,咱能别推我了行不,我不认识刚刚两个人。”

李艺彤眨着大大的眼睛尽量显的自己真诚,要是没点东西,怎么可能俘获黄婷婷这种女人。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和黄婷婷和好,今天又要丢命了。

李艺彤抱着头,其中有一个大姐好像不吃她卖萌这一套,一张脸上写满了鄙视,上天啊,如果黄婷婷现在能从天而降的话,她一定…

“发卡!”

臆,见鬼了。

透过人肉逢里,李艺彤看见了黄婷婷,妈呀。

“你们在做什么?在不走,我报警了!”

黄婷婷脸上的笑容僵硬,她很凌乱,为啥这么大的人呢还能被人霸凌,这个人可靠吗?

听到警告,那几个女生不想惹麻烦就洋洋洒洒的走了。

李可怜感动的眼中带泪。

“呜呜呜,婷婷桑,你终于肯来找我了。”

黄婷婷无奈的看着怀里扑过来的肉团,伸手拍拍她身上的灰。

“先上车。”

 

换下脏的校服,李艺彤开了瓶水,喝了一口自然的递给黄婷婷,黄婷婷扶着方向盘伸手接水的时候又碰到她的手,下一秒就被李艺彤强行十指相扣。

“不生气了好不好?”

“开车呢。”

黄婷婷难得娇嗔一次,看样子她心情不错,本来李艺彤也是有打算去找她的,既然她愿意来,多半还是有戏,发挥李同学人格魅力的时候了。

“我们去你家!”

李艺彤坐在副驾驶好不悠闲看着黄婷婷明显心跳快了一拍,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她还记得,在某天干柴烈火后,李艺彤满头汗水的躺在她旁边,评价说黄婷婷家隔音好又安静,活像一个醉春楼,而里面住着让李艺彤倾心的花魁,让她好不快活。

拉回思绪,不甘示弱的,黄婷婷浅笑道:“去就去,谁怕谁?”

李艺彤盯着她眉眼都是笑意,车载音乐被开的老大了。

 

 

黄婷婷家是正式小区,因为楼层在9,所以走过客厅中间能临窗观赏外面车水马龙的城市,只不过现在是晚上,只不过诺大的房间被十几根蜡烛照亮,只不过是李艺彤很有情趣而已。

“嗯~哈啊…嗯啊…”

纯白大床上,两人女人赤shenluo 体,李艺彤低头吻着身下这个小妖精,她的所有都让李艺彤欲罢不能,特别是略带理智像去控制的低chaun,听在耳边,像极了对恋人轻轻耳语,潜意识就是在爱我一点。

黄婷婷浑身都好烫,李艺彤吻在她两个圆/润上,恨不得立刻把他们吞噬下腹,偏偏某人又红着眼睛求饶喊不要。

“那我退出来。”

“不要不要,不要这样…”黄婷婷哑着嗓子伸手捉住那只打湿的手,不晓得李艺彤跟哪里学坏,居然知道在chuang/上占她便宜。

“婷婷不哭,我不逗你了。”感受下面在极速抽//cha黄婷婷生理泪水流个不停,说到技术这方面,她还是很骄傲的,李艺彤完全是自学成才,所以她也不会忘记chu/夜那天,当时的黄婷婷痛的满头的汗,这个人就不知所措的tian/弄这初经人事的花瓣,因为她能感觉黄婷婷真的很痛。

就是李艺彤那突如其来的温柔,让黄婷婷相信女生也是可以依赖,也可以做另一半的。

“你出神了!”

李艺彤磁性嗓音的警告,黄婷婷回过神望着她笑的很美。

好像眼里最美的花朵绽放,李艺彤俯下身吻住她含苞待放的那一朵花,不断渗出的花/蜜让李艺彤都能知道这个主人有多么兴奋。

“嗯…哈啊,嗯嗯,快…到…”

就这么厮磨了几个小时,一边的蜡烛孜孜不倦燃着,黄婷婷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送上gao//chao,整个人在最后一刻脱力,李艺彤喘着粗气,轻轻吻住她,起身便看见锁骨以下的片片乌红。

替黄婷婷做好清/理,李艺彤摸到后背的抓痕,她就是这样嘴硬心软,哪怕向人服软也要先张牙舞爪一番,活生生的没安全感。

夜过三更,李艺彤搂着怀里沉睡的人儿闭眼,这一幕幕画面,那还能想到两人一个是学生一个是心理医生的身份。

 

下午送万丽娜回家,陆婷难的有时间,毫不犹豫的带着冯薪朵到处去逛逛,买了一些东西,在巨大的超市里二人游,然而一向恐惧外人的小冯同学像个小孩子拉着陆婷的衣袖不松,全场话不多,陆婷一边拿东西还要逗逗这个人,结完账,两人手拉手的又去饱餐一顿。

折腾到现在,抬头一看,已经快10点了,冯薪朵想,和陆婷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

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冯薪朵又是在床上硬撑等陆婷,一会,那个人像只大猴子一样钻进来了。

“明天星期六,我有点事要出去,你自己在家里玩哦。”

突然的一句话整的冯薪朵没了睡意。

“不行,我要跟着你。”

陆婷笑的没心没肺的,耐心的解释自己是因为工作的事。

陆婷老早都打算了,在之前,因为冯薪朵的病她才放下了自己的公司,让孔肖吟他们帮忙管,自己想尽办法去做了冯薪朵班上的班主任,而现在,冯薪朵快到高三下册,体育课是没了,而她这个班主任也要辞职了。

陆婷大概是唯一一个教师年龄只有一两年的了,在心里,陆婷也是蛮愧疚的,可是比起冯薪朵,她宁愿用自己愧疚去换一个健康的她。

“我明天去收集一些logo,公司要换一个新logo。

XY集团的庆典早就准备着,上次陆婷去看孔肖吟的时候,她也说过这事,陆婷自荐包揽这件事,她真的不敢看孔肖吟那肿的老高的脚背。

现在算是一步一步的交接工作了。

陆老师很快就是陆总了。

“所以,你要回去和孔肖吟一起工作!”冯薪朵只觉得没由的烦躁。

“嗯,一切都在准备,快了。”

“快了。”掀开被子冯薪朵一屁股坐起来,陆婷才反应这个人反常的很,知道她讨厌孔肖吟,可是自己之前不也是和她在一起工作的嘛。

“笨笨,躺下睡觉不要闹!”陆婷小声的说,在原地愣了一会,冯薪朵自嘲的笑了一下,明亮的眸子有些空洞,好像并没有在乎陆婷听没听到,冯薪朵轻飘飘的说:“如果你一定要回去,那你就要了我。”

陆婷脸色变得暗沉,没有什么否则必然,冯薪朵的招数无非就那么些,可是陆婷一个都不敢想。

“你知道那不可能!”陆婷义正严辞的拒绝她。

“那就睡觉!”冯薪朵不理陆婷翻身拉过被子闭上眼。

 

入夜好久,陆婷丝毫没有睡意,脑海里那就要了我还在,她没想到,冯薪朵现在心里还有那件事,看来冯薪朵就是冯薪朵,单单一个万丽娜是根本不能感化她的。

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冯薪朵为她表演的戏吗?



副cp的自行车骑的猝不及防…

7L

我的角(张云雷同人文)七

同人文,纯属虚构,介意者慎看。写文章的目的只为各位一乐,我们无论是作为德云男孩女孩捧德云的角还是作为任意一位明星的粉丝,我们都理智,正如一句话所说,台上捧角,台下不扰角。文笔请多多包涵,不喜勿喷。

往后文章出现人名或公司名如果纯在重名和相同事件纯属巧合,同人文纯属虚构,如果给您带来不便,我在此深表歉意。


 张云雷看了看我,丫头,千万别觉得生活没有光,无论何时,只要你想长大,就要向阳生长,阳光总会照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出了门晒到了太阳,因为一直在没有光的地方,身上格外的温暖,一切都不真实般的存在。

 张云雷叫了车,跟随他的助理,我们回到了公司。...

同人文,纯属虚构,介意者慎看。写文章的目的只为各位一乐,我们无论是作为德云男孩女孩捧德云的角还是作为任意一位明星的粉丝,我们都理智,正如一句话所说,台上捧角,台下不扰角。文笔请多多包涵,不喜勿喷。

往后文章出现人名或公司名如果纯在重名和相同事件纯属巧合,同人文纯属虚构,如果给您带来不便,我在此深表歉意。


 张云雷看了看我,丫头,千万别觉得生活没有光,无论何时,只要你想长大,就要向阳生长,阳光总会照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出了门晒到了太阳,因为一直在没有光的地方,身上格外的温暖,一切都不真实般的存在。

 张云雷叫了车,跟随他的助理,我们回到了公司。

 还没到会议室就听到里边有人在吵架,lin在会议室里气的发抖,老师回来了。整个会议室里坐着公司和合作方所有涉及到这次合作的人。老师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在编辑圈也很有权威,李总自然不敢因为lin得罪老师。

 lin也理亏,她依旧时不时地看李总,希望他出来提她解围,但是李总躲过了lin的目光。

 我一直在茶水间等着会议结束,张云雷又去赶下一个采访了。

 会议结束,老师走了出来,里边人也陆陆续续都出来了,剩下lin和李总。

 “你刚刚为什么不帮我?”lin带着哭腔。

 “我用什么身份帮你?情人?”李总用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lin。

 李总整理了一下领带,看着lin“我有老婆和孩子,别指望我能给你什么,我身边有很多你,只是名字不同,单位不同,她们从来不像你,我们所有人之间,都只有钱的关系。别想感情。”说完便走出会议室。

 lin在会议室里,会议室里很冷,灯也是关上的,没有任何一道光能照进来,李总那段话让她一直以来的幻想破灭了,她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最近还好吗,钱不够我还有好多,很快就可以给你和爸买大房子了。”

 “姑娘,家里很好啊,对自己别总是那么吝啬,别的小姑娘有的你也要有,对自己好点,别总是不吃饭,这几天爸爸没去打牌,我给他加了两个菜……”

 “那就好。”lin抑制不住想要哭出来,但是她知道不能,她叫lin,她是女强人,她不哭。在和李总相处的过程中她甚至想好了结束工作李总就和他的太太离婚,娶她入门,她就有能力让父母来北京了。

 总归是想想罢了。

 灯被打开了,一双白斩的手递过来一个杯子“姐,喝点水。”

 老师在办公室里看着我“以后有事就说,别委屈自己。”

 我点点头,老师一挥手,我走出办公室。

 路过会议室,lin也刚刚出来,她看了我一眼“两清了。”

null

非常感谢大家的阅读

如果喜欢可以点赞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