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纯粹容器

500浏览    12参与
自闭🐟(沉迷游戏中……)
摸鱼 前辈太太太好看了! 搞它...

摸鱼 前辈太太太好看了!

搞它!!(。)

摸鱼 前辈太太太好看了!

搞它!!(。)

温柔一刀白电

憨批表情包人又来了。

容器骨科在写了在写了(擦汗)

憨批表情包人又来了。

容器骨科在写了在写了(擦汗)

茗洛川

[前表]疤

!全想象,ooc表哥前辈小时候。避雷注意

自己产粮快乐多。

有肉渣。

——————————

失落近亲的面具上有一道黑色的疤痕,具体来说,是一道裂缝。

他已经不记得是在哪里受的伤,可能是在皇后花园被荆棘刺到了,也可能是在王国边境遭遇了踩踏事故。更有可能是那时候被自己那个如今贵为苍白王子的兄弟拉去白宫,一不小心跌在了电锯上,也有可能是与苍白王子比武时被用力过猛。

他只晓得,他的兄弟好像准备对他负责。

“有什么好负责的?”他不以为然,当时他的声带还未被瘟疫燃烧破裂,仍是一种如河流一样柔和的声音。

尚还年幼的他们不曾了解面具破裂的严重危害。但苍白王子却也深切的懂得,一旦让白王知晓圣巢还...

!全想象,ooc表哥前辈小时候。避雷注意

自己产粮快乐多。

有肉渣。

——————————

失落近亲的面具上有一道黑色的疤痕,具体来说,是一道裂缝。

他已经不记得是在哪里受的伤,可能是在皇后花园被荆棘刺到了,也可能是在王国边境遭遇了踩踏事故。更有可能是那时候被自己那个如今贵为苍白王子的兄弟拉去白宫,一不小心跌在了电锯上,也有可能是与苍白王子比武时被用力过猛。

他只晓得,他的兄弟好像准备对他负责。

“有什么好负责的?”他不以为然,当时他的声带还未被瘟疫燃烧破裂,仍是一种如河流一样柔和的声音。

尚还年幼的他们不曾了解面具破裂的严重危害。但苍白王子却也深切的懂得,一旦让白王知晓圣巢还有另一个成功的“容器”存在的后果……对白王而言,凡是对王国来说,有危险的东西,就必须消灭。

他们必须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你真的没事吗?有什么不舒服。”担忧的话语从容器口中说出,创造者不允许的情感,却在兄弟面前尽情流露。

“我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晕乎乎的。“失落近亲举起小短手摆正自己的角,说。

“不行。“ 

苍白王子贴近,双手搭上失落近亲的双肩,欲言又止。

过了好久,才接下去:“我们还要一起去远古盆地冒险。”

“所以要解决它。”

1

破碎的容器只有一种命运,就是回归虚空的怀抱。可如今,深渊已经封闭,他们的归宿又成了未知。

苍白王子怕这个裂缝越来越大,直至破碎。

他们在深渊的时候,见过成千上万破碎的容器,这似乎是每个个容器的命运。没有什么是坚固到不可摧毁的。就连守护者尖塔上的星星也是一样。

阅尽千帆,波澜不惊,至少之前是这样的。

但不知为何,这次,苍白王子却似乎过于紧张了。

一个完美的容器,是不会紧张的,至少不应该。

失落近亲想:也许是因为我们是在地上唯一的亲人吧。


他潜意识里把佐特排除在外。



瘟疫已经侵蚀了大半个圣巢。对于来势汹汹的瘟疫,曾经的医生们束手无策,以至于失去了梦想。觉得学医救不了圣巢虫。再加上瘟疫感染者家属对医生们的暴力行径,大部分的医生早已放弃手中草药,另谋他就。



白宫的御医当然不能找的,可不能让白王发现。

从十字路到皇后花园。苍白王子终于在苍绿之径找到位萨满。


在圣巢还未开化的时候,萨满代表了最高的学识。


虽然看起来就不太靠谱,但在如今这个医生比随机怪物模式中灵魂大师还难找的时候。也只能将就了。


“螳螂的爪子,噢,我这里还有。白宫的电锯粉……这可能有点难拿到。“


苍白王子:不,我家到处都是。


“说起来,为什么白宫会有电锯。”萨满拿着祖传的药单。“灵魂面膜,每天敷一次,敷之前要涂上亲近的人的唾液,现舔。嗷,真恶心。”


这就有点过于离谱了。


失落近亲转身想走,披风却被旁边的同伴拉住。他把伸手尝试抽出衣角,不想那虫顺势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萨满敏锐地注意到了他两的小动作。


“嘿,小个子们。你们还没成年吧。早恋不好。”

“我们不是一对。”

他们异口同声反驳。

蜗牛萨满无奈地甩甩手。

2

“就试试”苍白王子说,手指顺着缝隙往下。

失落近亲犹豫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微微点点头。

“你有什么亲近的人吗?“

失落近亲想了想,摇了摇头:“只有你是我的亲人,大概,兄弟。”

“你不介意吧。”

3

苍白王子缓缓低下头————他始终长得比失落近亲高些,失落近亲有种预感,他会一直比自己高——当他的鼻息喷上他的额头时,失落近亲不由自主地闭上眼。

裂缝周围的外壳比其他地方敏感,苍白王子虚空的舌头湿润寒冷,上面带着粗糙的勾刺。散发着虚空特有的掠夺的意味,偏偏动作轻柔得过分。从他的裂缝周围,一种难以言喻的瘙痒窜入他的神经。失落近亲觉得自己不对劲了,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冲入他的脑子,把热量赶到他的外壳上。

苍白王子也觉得自己不大对劲。

论拿骨钉,他是毋庸置疑的大师。对细节的把控登封造极。照理说,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似乎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力度,一开始他小心翼翼,到后来,他越来越……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想法,驱使他加大力度,凶狠一点。不行,不能再这样了。

“好了。”苍白王子坐着转过身,不敢去看自己的同伴。举起手拍拍脸,把脸上的红晕拍散。“可以带面膜了。”

失落近亲睁开眼。他的脑袋似乎被烧坏了,他茫茫然拿起面膜,一把铺在脸上。

感谢虚空神,冰冷的面膜让他脸上终于降温了。

“谢谢……”他看着苍白王子的背影。挪了挪,与他背对背靠在一起。背后那只虫子身形突然僵了一下……

失落近亲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出来。

换来了苍白王子不解的“哼。“

4

身后的混蛋好像睡着了。

半天没有动静。

他微微转过身,失落近亲随即倒了下来。

苍白王子赶紧伸手,顺势把他放进怀里。

透明的面膜平平铺在他脸上,略有粘稠的液体将失落近亲的五官渲染得如月晕般柔和。

突然有一个怪异的想法在他心中破土而出。

苍白王子像是受到了蛊惑般,倾近他兄弟的脸,直到他能清楚地看清他眼边的骨纹。

他的兄弟的面容和煦。却因为常年在生死中挣扎,而带上了几分凌厉。当他闭上眼睛时,那几分凌厉与残忍却又被深深藏进了眼后。

恰在此时,失落近亲睁开了眼!

苍白王子俯身的动作钉在了空中。

我在做什么啊,好尴尬啊,救命,怎么办在线等。

苍白王子想回深渊转生。

谁也没想到,该说是峰回路转。

失落近亲凝视着苍白王子的脸,没有抗拒,没有逃脱,没有躲避,甚至没有明显的反对。

这是默许?

苍白王子心都快跳出来了。

于是他继续慢慢靠近,失落近亲又重新闭上眼睛。

他吻上那道缝隙,由上往下,由轻柔逐渐加重,不再顾及,往下……往下……再往下

苍白王子无法控制自己,他只知道一种难以描述的东西仿佛要夺门而出。

这是感情吗?他并不了解。

他早已被禁止去理解。

所以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

让苍白王子想紧紧攥住失落近亲的衣角,不愿松开任何一秒。

让他想把失落近亲好好藏起来,不让白王发现。

让他想……让他不想失去。

他们在虚空神的祝福下交合在一起。

 

 

 

 

——————


茗洛川

【空洞骑士】论新国王的自我修养(上)

注意:看似是糖,目前无🔪

2小骑士五门结局

3前辈继任白王。

奎若没死。因为你把他放蓝湖他生气了就不死了

4沙雕oocoocooc

5案cp前辈/白王亲情吧

————————————————————————————-——


空洞骑士从来没想过,当一个国王会那么艰难。

他从一开始就是作为一个容器而生,尽管有王子之名,却从未被教导过如何成为一位国王。

因为

他没有思考的心智,

没有可以屈服的意志,

没有为苦难而哭泣的声音。

他不过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物品。又怎么能理解何为帝王心术呢?

索性在瘟疫莫名消失后,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橙色的光芒终为黑暗的虚空所吞噬,...

注意:看似是糖,目前无🔪

2小骑士五门结局

3前辈继任白王。

奎若没死。因为你把他放蓝湖他生气了就不死了

4沙雕oocoocooc

5案cp前辈/白王亲情吧

————————————————————————————-——



空洞骑士从来没想过,当一个国王会那么艰难。

他从一开始就是作为一个容器而生,尽管有王子之名,却从未被教导过如何成为一位国王。

因为

他没有思考的心智,

没有可以屈服的意志,

没有为苦难而哭泣的声音。

他不过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物品。又怎么能理解何为帝王心术呢?

索性在瘟疫莫名消失后,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橙色的光芒终为黑暗的虚空所吞噬,如燃烧殆尽的星辰,消失无踪。有的虫立即死去,有的却在逐渐地恢复神智。沉积千年的国家重新醒来,守护着这个国家的空洞骑士从此解脱,由尚还存活的子民们推举,成为新一任的国王。

复苏的王国充满希望,但在这希望下,也有着难以忽视的阴影存在。

比如这一堆比巴东还大的账本。

羊皮纸堆满了好几间屋子,正在由仆人们一卷一卷地往外搬。

羊皮卷的主人,前朝的财务大臣自豪地仰视空洞骑士,对他说:“殿下,自臣被先王任命以来,这几百年,微臣都是勤勤恳恳,详实准确地记录王国的财政状况,甚至于瘟疫横行时也不曾懈怠。看那!教师大人”他指了指身后的房子:“这就是我多年来的成果。”

空洞骑士:“。。。。。。。”

大臣抢着说,绝不浪费国王尊贵嘴中出现的哪怕一个音符。“您不用记得奖赏我,这都是为臣应该做的。“

空洞骑士:“。。。。。。。”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新任教师奎若好奇地接过一卷账本。

打开封面,单单是一眼,奎若便觉得眼前发黑,后背一阵凉意,脑中尽是瘟疫卷土重来的生灵涂炭,依靠背后的骨钉才堪堪站住。

“陛下,请您把这东西赶紧拿远点。”奎若扶着额头,遮着眼说:“现在我有信心打赢10个乌姆,但求您把账本拿远点,别让我看见他“

财务大臣无畏地直视国王的目光:“国王殿下。这些亏空是很严重,毕竟王国已经百年没能运作。但先王登基时所遇困境较之有过而无不及。,今之困境,臣敢说,凡有先王十之五六的能力,便能摆平。您由先王亲手带大,对您,想必也不是难题。“

若不是空洞骑士依然保持着多年没有感情的人设,他一定会忍不住吐槽:“是难题,问题很大。“

2

那么庞大的亏空该如何解决呢?

来自竞技场的驯兽师单膝跪地:“也许您可以去参加试炼。”

新任国王深以为然。

您听说了吗?国王亲自来了斗兽场战斗?

“什么?这不就是承认了斗兽场的合法性吗!“

“还提升了知名度呢。。。这下竞技场赚大发了。”

“有一说一,是这样的,我们十字路每个人都知道了斗兽场。”

此时斗兽场的主人————愚人从旁边经过,发觉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甚至觉得他们吵闹。

“朋友?……你这是。”

愚人扑通一声在奎若面前跪下,泪眼汪汪。“教师大人,求求你救救我们斗兽场吧。我们活不下去了啊。知道是国王驾到,没有一位战士敢挑战他,我们的死士一个个离职了啊。“

“单单只是离职还好,只要有钱,总能找到不要命的。但是这个国家,又有谁能战胜的了我们国王殿下。俗话说得好,吉欧就像篮子里的水,哗哗全进了国王的后花园。我们入不敷出,就要破产了啊。求您劝劝国王吧。”

“好吧……你先起来吧。”

奎若顺利地在竞技场的勇士坑里找到了国王。

此时国王正擦着骨钉,方圆十米生人勿近。

空洞骑士抚摸着他的骨钉,那是自开始就陪伴他的朋友,是父……上任白王所给予他的礼物。他注视着它,仿佛透过那银白色的光芒,看见了旧时的繁星。

“殿下?”奎若朝国王行了个礼。

“奎若?你怎么来了?”

“我来这里寻找平静。”奎若微笑,如冬日暖阳。

空洞骑士不解,在斗兽场007的他无法理解驴友奎若的平静何在?

“您也累了吧。”奎若说。“让我带你去泡泡温泉吧。”

于是奎若拉着国王的手,用骨钉打破了一面墙。眼前赫然出现一汪热气弥漫的泉水。

空洞骑士顺着石壁坐下,不知为何,上一刻还是万分紧绷的肌肉,温热的泉水中,肌肉慢慢地放松了下来,甚至心神也……

在睡去的最后几秒,他听见的是奎若温柔的声音。

“你啊,你啊,朋友……还是休息一下吧。”

3

第二天是大黄蜂赶来把国王抓回去的。

不得不说……

他对这个“皇妹”半点办法都没有。

4

“如果你不想和那个老家伙一样,英年早逝的话。”大黄蜂把蜂针往空洞骑士面前一横。“给我滚去休息。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休息是可以休息啊。但是债主都已经找上门了……要不是闯进白宫的债主的都不约而同死在电锯下了,怕是整个白宫的家具都被拿去抵债了吧。但这样一直把债主搞死也不是长久之策,还得想办法赚钱的。(白王当年搞电锯就是这个目的吧。)

5

“赚钱的方法啊。殿下你可算是问对人了。”前骨钉贤者,现圣巢最大连锁店董事:斯莱拯救了在十字路口徘徊的,迷茫空洞骑士。

“这个我也很难说清楚啊。要不这样吧。如果陛下不觉的不妥的话。”斯莱装着为难的样子“我的前台伙计,今天不是休息日吗……我放他回去了。不是有一句古话:实践出灵魂大师。您自己试试劳动赚钱吧。”

当他在斯莱劝说(?)下,穿上工作服时。他注意到前台桌子上有一个小小的花瓶。上边插着一朵娇嫩的白花。犹如多年前他与……他曾在白宫见过的月般无暇。

斯莱顺着空洞骑士的目光,也望向了那朵花。

“那是我一个徒孙给我的。那可是个好小子,还常常来照顾我的生意。只是最近都没见到他了。“斯莱叹了口气,陷入了回忆。”很美的东西,不是吗殿下。“

空洞骑士点点头,一句话也不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如果他有心的话,或者说只不过是一团虚空,似在隐隐作痛。

十字路口的人流量有那么多吗?

特别是在第一个顾客尖叫着“是国王啊“后。人群就如潮水一般涌进小小的店面里。

幸好现在要终于要打样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收拾收拾准备去吃被资本剥削的员工餐。

突然一抹难以掩盖的血腥味,萦绕在他的鼻尖。

他下意识地摸向腰边的骨钉,警觉地盯着窗外那拉长的身影。

风吹着店门,”咯吱咯吱“地前后晃动。连同门外的影子,规律地抖动。

tbc


温柔一刀白电
胖!!!胖!!!前!!!辈!!...

胖!!!胖!!!前!!!辈!!!!!!!!!

我死了,我要每天都和前辈贴贴!!

算是周边repo耶!@阿黑-不会背景人 

胖!!!胖!!!前!!!辈!!!!!!!!!

我死了,我要每天都和前辈贴贴!!

算是周边repo耶!@阿黑-不会背景人 

茗洛川

【空洞骑士】失落近亲的奇幻冒险(意识流短打)

大概就是大表哥死去之后灵魂的故事。

——————————————————————


梦境里小小的灵魂遥遥晃晃,陪着我坐到最近的椅子上。旁边的虫长者依旧站在椅子边。

虫长者说“好久不见你了啊,前几天我还见到与你相似的虫子,是你的亲人吧。”我那损坏的声道发不出一个音节,却还是喜悦地点点头。

是我的兄弟,带着骨钉来盆地寻找我的兄弟,他真是个可爱的兄弟。

不像那个苍白的大哥,脑子里只有他那个恼人的父亲。

我们在地面相遇时,苍白的大哥要带我去参观白王的宫殿,他灵活地从一个电锯上跳到另一个电锯上,简直就像是在舞台上骄傲地舞蹈。

可惜一脚落空,他摔回起点,于是他留在我身边,讪笑着,向我倾...

大概就是大表哥死去之后灵魂的故事。

——————————————————————



梦境里小小的灵魂遥遥晃晃,陪着我坐到最近的椅子上。旁边的虫长者依旧站在椅子边。

虫长者说“好久不见你了啊,前几天我还见到与你相似的虫子,是你的亲人吧。”我那损坏的声道发不出一个音节,却还是喜悦地点点头。

是我的兄弟,带着骨钉来盆地寻找我的兄弟,他真是个可爱的兄弟。

不像那个苍白的大哥,脑子里只有他那个恼人的父亲。

我们在地面相遇时,苍白的大哥要带我去参观白王的宫殿,他灵活地从一个电锯上跳到另一个电锯上,简直就像是在舞台上骄傲地舞蹈。

可惜一脚落空,他摔回起点,于是他留在我身边,讪笑着,向我倾诉着他那严厉却又温柔的父亲。

当时我还能笑着的嘴巴调侃他:“就是这个在家里装那么多电锯的父亲吗?”他向我反驳:“这是他对我的训练啊。”

“这种无意义的训练,还不如与我到王国边境实战一个月靠谱。”我无情地抛出现实。

他似乎很不服气,但过了没多久,他就又来找我。

国王同意让他出门历练了。

于是我们开始冒险,如同两个无所畏惧的猎人。

我们走过落泪的城市,寻找珍惜的矿石。骑上飞行着的螳螂,与白色的母亲问好。

我们深入阴暗恐怖的巢穴,将他缩成一团的妹妹带去发着橙色暖光的蜂巢。在蜂巢的女王面前,他战胜了蜂巢的守护者,得到了一簇簇鲜花与蜂蜜,我抱着他小小的妹妹观看了这场精彩的战斗。比试结束时,那只小虫子刷地从我怀中跳下,扑进他的怀里。

他也许会是个好哥哥吗,也许会是个好儿子吗。

但这是白王的期望吗?

其实我们在很久很久之前便已熟识,在那深不见底的虚空中。在那阻隔黑暗的大门关闭前。

我们一齐被苍白的光吸引,和很多其他人一起,带上了面具,踏上了实体的土地。

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多么不同寻常的容器,创造者的目光不知何时开始,就一直聚焦在他身上。一刻不停。

一刻不停地战斗,一刻不停地死去。那时,我记不清自己是死去还是活着。

只记得误入深黑的蓝色蝴蝶是多么耀眼,甚至盖过了白色的光。

我被驱逐了,因为虚空的灵魂问我:“我将会给你眼泪的功能,不过有人觉得麻烦,所以没有这一项,你需要吗?”

看着死去的蓝色蝴蝶,我感到了胸中的骚动,这究竟是什么感情呢?

所以我说“比起一个坚强的容器,我更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拿起骨钉,我向黑暗告别。

而他投进了苍白色的光。

我们终于在地面相见,一起闯荡了整个王国。一切之后,他离开了,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而我倒在远古的土地上,橙色的光芒袭击了我......

很高兴又能见到我的亲人。

一个新的,像曾经的我们一样无畏的容器。我们的弟弟。

不是白色,不是蓝色,也不是橙色。而是朦朦胧胧的希望的灰色。

我朝他伸出手,他把我拉起,把我的手放在我快忘却的,黑色的灵魂手里。

灵魂带我去往许多地方,重走了一遍昔日的冒险。

最后我找到了他,苍白的王子被捆在宫殿的中央,无暇的白色光芒已经被染上颜色。他橙色的眼眸看见了我,流下了尖塔的晚霞。

我对他说,用我的灵魂说:“我在这里等你,和我们的兄弟,一起回到黑色的母亲怀抱中。”

他的头微不可见地动了动。

在水晶山脉的矿道里,我曾听过一首动听的歌谣,看他实在寂寞,因而我坐在那,给他唱了一个晚上的歌。狭窄的宫殿回荡着着我的歌声,就和我在矿道听到的是一样的回响。

“哦哦,将骑士与他的骨钉一起深埋。

埋了这位夫人,她可爱又苍白。

埋了法衣褴褛的教士。

再埋了头冠闪亮的乞丐。

一整夜里,他好像数次想要挣脱。特别是在我唱到乞丐这句话的时候。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是我的冒险。

我看向虫长者,他一言不发。用眼神示意我。

于是我低下头,发现我那小小的灵魂轻轻靠在我身上,沉沉地睡着了。


三其Iris

“你将他带出深渊,却又把他推入更万劫不复的境地”


建议小图翻页www

试了一下新的画法和老福特的拼图

“你将他带出深渊,却又把他推入更万劫不复的境地”


建议小图翻页www

试了一下新的画法和老福特的拼图

温柔一刀白电

填了一下关于理科文科体育系的图

基本把能想到的角色都放在上面了,可能有遗漏。伊斯玛我实在纠结不出理科还是文科,就没填上去。

至于为什么没有小骑士,因为我!全!都!要!!

十项全能就是我,这个圣巢最强的不是纯粹容器,而是纯粹容器的男人小骑士哒!(突然骨科)

填了一下关于理科文科体育系的图

基本把能想到的角色都放在上面了,可能有遗漏。伊斯玛我实在纠结不出理科还是文科,就没填上去。

至于为什么没有小骑士,因为我!全!都!要!!

十项全能就是我,这个圣巢最强的不是纯粹容器,而是纯粹容器的男人小骑士哒!(突然骨科)

三其Iris

摸鱼....

试着给前辈画了身衣服,参考在P2,3

这种好难啊😭我好贫弱


以后可能会画其他人的?【咕咕咕】

摸鱼....

试着给前辈画了身衣服,参考在P2,3

这种好难啊😭我好贫弱


以后可能会画其他人的?【咕咕咕】

温柔一刀白电

表情包选手又来了

p5p6是加了我自己想法的p3p4版本(?)

原图放在最后了,使用随意


我每次都会被水母们的梦语虐的心痛,然后又被他们炸到胃痛(。)

表情包选手又来了

p5p6是加了我自己想法的p3p4版本(?)

原图放在最后了,使用随意


我每次都会被水母们的梦语虐的心痛,然后又被他们炸到胃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