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纲丝节

1948浏览    55参与
DOUBLE______V

#纲丝节#

原图:夏若

后期:我

🈲️二改

抱图吱声

(我虽然垃圾但是我也是要面子的)


#纲丝节#

原图:夏若

后期:我

🈲️二改

抱图吱声

(我虽然垃圾但是我也是要面子的)


马路牙子

马路牙子抱着一堆要来的图冲过来喽

快接住我ฅ՞•ﻌ•՞ฅ要抱抱


还记得纲丝节张云雷返场的小互动嘛

嘿嘿😜张云雷也是可爱本爱啦


抱图出音儿✨✨


马路牙子抱着一堆要来的图冲过来喽

快接住我ฅ՞•ﻌ•՞ฅ要抱抱


还记得纲丝节张云雷返场的小互动嘛

嘿嘿😜张云雷也是可爱本爱啦



抱图出音儿✨✨



对不起,该用户不存在

15纲丝节,有惊喜

https://xunbopian.com/play/195596-2-4.html

尚九熙和何九华算是第一次参加钢丝节

同时也是“二九”正式拜师

要是链接没了告知一下

https://xunbopian.com/play/195596-2-4.html

尚九熙和何九华算是第一次参加钢丝节

同时也是“二九”正式拜师

要是链接没了告知一下

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

同仁堂里卖药郎

纲丝节的龄龙终于补上了!嗑一下这版的不同之处— 翻新了包袱的三节拜花巷

😆垫话时,小哥俩说自己的节目是“前菜”,大楠说“松花蛋”这道菜别捎带上他,他是“小葱炖豆腐”,之前90听到小葱豆腐的时候就捂脸笑了(可参照郭麒麟专场时候龄龙演的版本)
这场90直接怼:你怎么绿了?

😆90说“露出老太太洁白的玉臂”,之前大楠会翻袖子和90比胳膊黑白,这场就没比了(可能怕一场里肤色梗用太多?)

😆“一张票就跟人走!”这绝对是为纲丝节设计的啦,以前是一瓶啤酒跟人走之类的。
这里观众们喊话“两张!”,因为按照之前的套路,90在最后的确会说“两张票跟人走”。
👉结果现场90说“两张也不可能!起码要10排以内...

纲丝节的龄龙终于补上了!嗑一下这版的不同之处— 翻新了包袱的三节拜花巷

😆垫话时,小哥俩说自己的节目是“前菜”,大楠说“松花蛋”这道菜别捎带上他,他是“小葱炖豆腐”,之前90听到小葱豆腐的时候就捂脸笑了(可参照郭麒麟专场时候龄龙演的版本)
这场90直接怼:你怎么绿了?

😆90说“露出老太太洁白的玉臂”,之前大楠会翻袖子和90比胳膊黑白,这场就没比了(可能怕一场里肤色梗用太多?)

😆“一张票就跟人走!”这绝对是为纲丝节设计的啦,以前是一瓶啤酒跟人走之类的。
这里观众们喊话“两张!”,因为按照之前的套路,90在最后的确会说“两张票跟人走”。
👉结果现场90说“两张也不可能!起码要10排以内的票!”感觉是9088现挂了!

总之,祝龄龙小哥俩越来越好~

欢迎姐妹们评论唠嗑补充呀!

酒心可乐

中了纲丝节的毒,在视频app上笑疯了,9.9也太嗨了,weibo某酷一起,角儿们疯狂砸挂现场🤣

睡不着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次日清晨辞别老诰命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普救寺僧人都来送行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中间部分不记得】,好难唱的这叫西厢记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愿诸位、阖家欢乐、福寿康宁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


🧐又到了点开某app听相声睡觉的时间了


🤭德云社相声专业陪睡


中了纲丝节的毒,在视频app上笑疯了,9.9也太嗨了,weibo某酷一起,角儿们疯狂砸挂现场🤣

睡不着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次日清晨辞别老诰命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普救寺僧人都来送行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中间部分不记得】,好难唱的这叫西厢记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愿诸位、阖家欢乐、福寿康宁啊(唉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嗨唉呀)~~~”


 

🧐又到了点开某app听相声睡觉的时间了


 

🤭德云社相声专业陪睡


对不起,该用户不存在

2019纲丝节看钢丝吧

https://www.ixunbo.com/play/239935-1-1.html

如果不能放链接,请告知会删除的

https://www.ixunbo.com/play/239935-1-1.html

如果不能放链接,请告知会删除的

肉槿丫头


沪上秘闻——九辫儿民国衍生

番外——回忆(张筱春自述)
   我这一生,有太多太多无法言说的遗憾。

   然而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师父走的那天,我和哥哥们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致使他葬身于那片荒芜的废墟中,尸骨无存。

   这故事久了竟让我不知应该从哪开始讲起了。

   既然如此,那便索性就从师父早年收了两个“得意爱徒”开始讲起吧,。

   那年的北平还是比较太平的一年,戏园子刚散场,就有一个自称姓曹,和一个自称姓何的兄弟二人来到了德云剧社。他们面见了师父,说想要拜师。

  ...


沪上秘闻——九辫儿民国衍生

番外——回忆(张筱春自述)
   我这一生,有太多太多无法言说的遗憾。

   然而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师父走的那天,我和哥哥们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致使他葬身于那片荒芜的废墟中,尸骨无存。

   这故事久了竟让我不知应该从哪开始讲起了。

   既然如此,那便索性就从师父早年收了两个“得意爱徒”开始讲起吧,。

   那年的北平还是比较太平的一年,戏园子刚散场,就有一个自称姓曹,和一个自称姓何的兄弟二人来到了德云剧社。他们面见了师父,说想要拜师。

   不知是那天师父心情大好的缘故,还是那二人也许真的是学这个的材料,师父想也没想就把他们收入了门下,还起了两个很“好听”的名字,现在想来也真是十分可笑。

后来,师父把毕生所学对他们倾囊相授,对他们关爱有加。没过几年,他们就在戏园子里小有名气。

又过了几年,当他们名气慢慢大起来时,便开始不安分起来。攀权势,挖墙脚,坏事做尽。,而师父却觉得年轻人总有犯错的时候,所以一次又一次忍了下来。

正当师父以为自己收的“高徒”已经改邪归正而正沾沾自喜时,他们接连背叛不说,甚至在师父寿宴当天大闹一场。还开始四处诋毁师父,搞得剧社名气不复从前,差点就要倒闭,他们二人还接连落井下石,恨的我们师兄弟几个真想打他们一顿出出气,但是师傅说,人各有志,让我们以后不要再提起他们。

别人以为师父只是因为瞎眼看错人而懊悔,但我知道,不仅仅是因为背叛,而是累了,他真的心累了,再也经受不住这个了。

后来的后来,在于大爷的帮助下,没过多久剧社又重新恢复到从前那般光景

对于师父与于大爷的关系,我一直搞不太懂,只是听书塾的高先生说过,他们二人少时便在一起,后来又一起历经风风雨雨,一直好的像一个人似的。
直到后来,师父继承家业前,他们二人不知怎的突然闹了一场,结局竟然是不欢而散。

从那以后,于大爷回家开了个酒馆,生意这几年也是越做越红火,而师父也顺理成章的娶妻生子经营剧社。

只是自此二人便不再联系,也不再外人口中提及对方。

每当高先生说道这时,眼神便一直瞟向屋外的海棠树。我本想细问,却老是被他那一句“你还小,等长大遇到一个真心对你的人就知道了。”给搪塞过去。

一开始我的确不懂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二人也许因为道不同,所以不相为谋。后来直到遇到二彪后我才渐渐明白其中之意,当然,这是后话。

再后来,日本人包围住整个北平城,那个领头的军官不知从哪听得师父的名号,来到德云剧社要求师父给他演一场。若是胆敢拒绝,便烧了整个剧社及全家老小。

这时师父才发现那两个曾经让他几度引以为傲的徒弟现在却站在日本人那边成为了汉奸走狗,就连一直与他关系不错的李大彪,此时也成为了让他内心恶心憎恶之人。

只见师父摆了摆手,笑了笑却没有拒绝,与那日本军官头目约定三天后德云剧社演出后转身走进了后台。

在那日到来前,他悄悄的为我们做足了后续工作,我与烧饼,四哥以上学为由一起躲在了高先生家中,而大林、阿陶则以打工为由躲在了于老板那边,堂与九良却因为没有按照约定去指定地点而与我们失联。

     几日后,日本人如约而至。他们来到剧社后,派兵把剧社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以为他们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还有更可怕的东西。

当天除了日本人外还有曹何李三人一同随行。

就在此时,幕起,戏也开场。

师父出来的一刹那,却让本来笑容满面的三人突然间变了脸色

因为师父唱的是《未央宫》

日本人都坐在戏台下,静坐听戏,因为他们根本不解其中之意。但知道其意的三人却因为师父而如坐针毡。

随着师父唱的愈发悲愤,台下那些原本听不懂日本人竟突然也被师父震住了。

就在此刻,台上的师父举起一旁准备好的火把,点燃了台前不知何时藏的油桶。

等到日本人反应过来时,火势早已蔓延整个剧社,他们想要逃出去却发现门口早已被大火覆盖,出也出不去,进也进不来。

因为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整座剧社里都藏满了炸药桶。

而此时台上的戏还在唱着:

“说什么忠良死得苦,道什么忠臣死得屈。
似这样汗马的功劳前功尽弃,难道我今天要学伍子胥,也要身首离。”

  只见师父唱完后,仰天大笑,李大彪不知是绝望还是如何,掏出手中的枪,瞄准师父,正中心脏。

  他倒下了,身体埋于火光中

  李大彪也看准时机逃了出来,丝毫不顾及日本人,驱车逃走了

  曹何二人也变成了火人,死于师父面前。

这一幕,刚好被偷偷溜回来的我们所看到。我想不顾一切冲进火场去救他,却被两位哥哥死死拉住。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爆炸声,哀嚎声,响于耳畔。顷刻间,昔日热闹的剧社变成了一堆废墟。

后来我们三人在师父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而后离开,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们再不走,日本人的大部队就会赶来,到时候想走也走不掉了。

再后来,四哥饼哥南下参军,大林出国,我与陶阳一个北平一个上海继续承师父衣钵唱戏,唯有阿堂与九良一直了无音讯。

写到这,早已泪流满面,对于师父的故去,我实在无发用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

我记得师父说过

“虽然山河破碎,生死存亡之际,吾辈虽为戏子,虽身份卑微,却未敢忘国。”

是啊,位卑未敢忘忧国,师父,你知道吗,我们都做到了,虽然代价很大,但是我们从来无愧于心,也无愧于您。

          
————————1998年于纽约

梳子

大褂颜色不确定就多摸了两张

大褂颜色不确定就多摸了两张

jiaaaaa.

四张照片

看似相同

实则不同

谁闭眼睛的都有

你们不好喊一个123嘛!

四张照片

看似相同

实则不同

谁闭眼睛的都有

你们不好喊一个123嘛!

是潘潘吖

这群相声演员到底是什么神仙宝藏男孩!!
别问!问就是阿伟死了!wsl~
穿西装的主持人老秦
龄龙的快板和亲亲
堂良的粉色大褂 堂主的铁门槛
张鹤伦郎鹤焱德云扑克牌
饼四上了下不去的“高铁”
祥麟的热搜砸挂、太子意图篡位
九辫的中途返场、九郎的毓贞
岳越的后脑勺都是戏
高栾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抬杠
最后吐槽了台上所有徒弟的郭于
最后返场全体的大西厢、龄龙的清唱赠吾兄、烧饼的擦皮鞋、闺蜜俩的问、大林的吆喝和来自亲爸的砸挂、岳岳的送情郎、高老板的快板
今晚的纲丝节真的是神仙场啊!
爱了爱了!!!
💞💕💖💓💗❤💘💝💟💜💛💚💙♥

这群相声演员到底是什么神仙宝藏男孩!!
别问!问就是阿伟死了!wsl~
穿西装的主持人老秦
龄龙的快板和亲亲
堂良的粉色大褂 堂主的铁门槛
张鹤伦郎鹤焱德云扑克牌
饼四上了下不去的“高铁”
祥麟的热搜砸挂、太子意图篡位
九辫的中途返场、九郎的毓贞
岳越的后脑勺都是戏
高栾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抬杠
最后吐槽了台上所有徒弟的郭于
最后返场全体的大西厢、龄龙的清唱赠吾兄、烧饼的擦皮鞋、闺蜜俩的问、大林的吆喝和来自亲爸的砸挂、岳岳的送情郎、高老板的快板
今晚的纲丝节真的是神仙场啊!
爱了爱了!!!
💞💕💖💓💗❤💘💝💟💜💛💚💙♥

冫氵

呜呜呜呜激情摸鱼做手帐!!!都没来得及仔细找找照片就打印了!!郭老师和于大爷也太会了叭!!!孟周好搭档永远不分离!!!❤️❤️❤️微博看到的一小段让我给抄下来了!!!纲丝节快乐!!!

――郭:当初小孟孟儿找的我:“师父,我想和周九良在一起”
――于:在一起!在一起!
――郭:你可想好了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来自微博)

高举孟周大旗!!!一辈子好兄弟啊啊❤️

呜呜呜呜激情摸鱼做手帐!!!都没来得及仔细找找照片就打印了!!郭老师和于大爷也太会了叭!!!孟周好搭档永远不分离!!!❤️❤️❤️微博看到的一小段让我给抄下来了!!!纲丝节快乐!!!

――郭:当初小孟孟儿找的我:“师父,我想和周九良在一起”
――于:在一起!在一起!
――郭:你可想好了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来自微博)

高举孟周大旗!!!一辈子好兄弟啊啊❤️

月明人倚楼

魂穿之后【桃辫儿互换】

脑洞来自昕薇采访,坑先挖出来,没准以后再写几个魂穿~

请勿上升蒸煮,现实生活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微训诫,本来想拍来着,但大过节的下不去手,紧赶慢赶算是写完了~

最后祝纲丝节一切顺利~

——————正文——————

商演一结束,张云雷就被众人拉到饭店吃庆功宴,今天日子特殊,是跨年,也是辫儿拆了钢板第一年。恢复了这一年,辫儿也从出入都跟老佛爷一样变成了差不多可以健步如飞,身体也比头两年好多了,大家自然都放肆起来,频频过来敬酒。虽说受伤之后不让喝太多酒,但辫儿瞄了一眼同样被围成一团的九郎,看人分身乏术,便自己端起杯子,不知怎么回事,几杯下去越喝越猛,竟有点来者不拒的架势。果不其然在杨九郎好容易脱身之后,手里...

脑洞来自昕薇采访,坑先挖出来,没准以后再写几个魂穿~

请勿上升蒸煮,现实生活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微训诫,本来想拍来着,但大过节的下不去手,紧赶慢赶算是写完了~

最后祝纲丝节一切顺利~

——————正文——————

商演一结束,张云雷就被众人拉到饭店吃庆功宴,今天日子特殊,是跨年,也是辫儿拆了钢板第一年。恢复了这一年,辫儿也从出入都跟老佛爷一样变成了差不多可以健步如飞,身体也比头两年好多了,大家自然都放肆起来,频频过来敬酒。虽说受伤之后不让喝太多酒,但辫儿瞄了一眼同样被围成一团的九郎,看人分身乏术,便自己端起杯子,不知怎么回事,几杯下去越喝越猛,竟有点来者不拒的架势。果不其然在杨九郎好容易脱身之后,手里没有了酒杯,取而代之的是怀里多了一个浑身酒气还嘟囔着听不懂胡话的小狐狸。

九郎也喝的有点晕,本来酒量就一般,嘴皮子都快说破了,才保了今夜的半清醒状态。跟助理说了一声,九郎没管其他人怎么想,半拖半抱着他的小狐狸回了酒店。

当张云雷小朋友第三次抱住九郎大腿嘴里喊着“臣妾做不到”的时候,杨九郎实在被折腾的没力气也没脾气了,决定就这么坐他床边守着吧。这两天厦门天气不好,降温大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外头开始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的,九郎换了个姿势撑着脑袋嘟囔一句“明年可得让师父换个名儿,大冬天下雨说出去谁信……”一道闪电猛然划过,床上的某人一个激灵,九郎下意识的轻轻拍拍拽了拽被子。

北京北展,郭老师下了台,想给各地跨年演出的孩子们打个电话,于老师过来拦住角儿“孩子们准是吃庆功宴呢,等回来再问,或者明早问,你也歇歇吧。”说着把茶杯递过去。

“行吧,省得大惠总说我操心没够,走师哥咱也吃点切~”

一出门,老郭打了个哆嗦,今年北京格外的冷,尤其这两天,雪就没停,发了几次预警,本来还担心今天演出大家来不了,但捧角儿热情不减,看来风雨无阻不是说说而已。助理早就给准备了毯子,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暖暖和和的,愈发的昏昏欲睡,没多会儿,郭老师就累的睡了过去。谦大爷小声和司机说直接回家,给大家发了消息,说郭老师太累了,天气也不好,就先不去吃饭了。把角儿安顿好于老师才回自己家。

第二天一大早,熟睡中的郭老师突然惊醒,一下子坐起来,给王惠吓了一跳,一看表七点不到,柔声问“老郭你怎么了?”

坐起来的郭老师一瞬间有点懵,脑子里蹦出好几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听到声音扭过头,眼睛瞬间瞪圆了,本能的喊出声“我艹……我为什么在这?”声音一出就愣住了

为什么我身边是姐姐?

为什么我有了师父的声音?

等等,老郭?我……靠……

张云雷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事实就是这么刺激,本来早起是为了赶早上的车回北京,这下可好了……紧接着,顶着老郭的脸的张云雷就反应过来,那师父现在岂不是在厦门?!

辫儿一个翻身下床,王惠不高兴丈夫刚才没理自己还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什么,骂了一句转身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酒店的窗子被吹开了,冷风一阵阵往里灌,杨九郎打了个哆嗦,动动落枕的脖子,疼的龇牙咧嘴去关了窗子,看看表,角儿说要坐早班车回北京,以九郎宠角儿的尿性,就算说昨天半夜走也得答应。活动了一下烧水沏茶,洗漱收拾好去叫人起床,看着床上的角儿把自己裹成蚕宝宝,不由得笑出声来。“角儿,起来了,要赶不上车了,回不去可吃不着饺子了啊~角儿~”

睡梦中的人自然不想起的,往被子里缩缩,带着起床气“去去去,别吵……”老郭一下子清醒了,以为这是做梦,可一坐起来更觉得不对了,直入灵魂的疼,很难形容,又酸又痒又疼又麻五味杂陈,忍不住哼出声。九郎紧张的过来“怎么了角儿?是不是腿疼了?这两天潮,肯定要不舒服了,一会儿泡个脚咱再走~”

老郭意识彻底回笼,反应过来,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纵使满肚子疑问,面上不显,摇摇头,操着这个并不习惯的声音“别忙活了,你东西呢?都收拾好了嘛?”一边说一边试探着下床,站起来一阵眩晕,老郭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高度。踉跄一下,九郎马上过来扶着,老郭忍着疼走了两步适应一下。

“我让助理去收拾了,你先喝口水,昨儿喝那么多,头疼了吧。”把水杯塞人手里,盯着人喝水。

老郭还是很不习惯九郎跟自己这么说话,正好拿着水杯,顺势把手抽出来喝一口。似是无意的问一句“今儿几点回去?”

“这是喝傻了还是睡傻了?昨儿也不知道谁非吵吵今儿要一大早回家吃饺子的~”九郎揶揄了一句“你快收拾,我去看看他们收拾好了没,咱一会就出发了~哦对了,你要穿哪个衣服,我给你拿吧,不然你又把箱子翻乱了。”九郎把箱子打开给人看。

老郭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而且不被问静静是谁的那种。看了一眼箱子,随手挑了一件看起来挺厚的卫衣,随口一问“九郎,有厚点的裤子嘛?”

九郎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还是他那个恨不得大雪纷飞也要风度不要温度穿着破洞裤子和T恤还嫌外套显得臃肿不肯穿的小祖宗吗?九郎也不含糊,在箱子底抽出一条毛绒裤,把卫衣和外裤都给人放沙发上,确认了一下都收拾好了才出门。

郭老师坐在沙发上发呆了两分钟,找出手机按开,输入自己的手机号,蹦出几个字“狮虎兽”,气得鼻子都要歪了,按住火拨过去。

辫儿正捏着师父手机犹豫要不要给“自己”打个电话,坐在楼下沙发上正纠结呢,电话响了,吓得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手忙脚乱捞回来一看,上面写着“小辫儿”,硬着头皮接起来,试探着出了个音儿“喂……”

“呃,小辫儿?”

“唔,师父?”

两个声音交换着想起来,诡异且好笑。

静默两秒,辫儿先开口,郭老师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听起来有点惊悚“这是怎么回事啊……师父……我……”

郭老师听那头的声音一阵头大“哭什么哭,有问题解决问题,一会我就回去了,你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先别声张,也别告诉你姐!”

二人电话里商量研究一下怎么换回来,但目前看来也只能这样,接受这个现实。

刚刚挂断电话九郎就进来了,看角儿还坐在沙发上连衣服都没换,开始絮叨“角儿,你这是真不想走了啊?过一会儿可得再住一天房了啊~快点换衣服~是不是又反悔了不想穿这个了,我可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啊,再作我打你啊~还是我得伺候我家老佛爷更衣啊?”

“你可闭嘴吧”老郭被吵吵的脑仁疼,凶人一句,然后又后悔,刚要说点什么,一看九郎不仅没有一点不快好像还司空见惯似的,闭嘴,看自己小包里的东西。老郭麻利的换好衣服,提着隐隐作痛的腿跟着九郎去了车站。一出酒店,狂热的粉丝不停的按着快门,老郭习惯性的笑着走在前头,九郎看着自家的角儿这样有点纳闷,今儿怎么这么积极了?

玫瑰园这头,辫儿挂了电话就开始等师父回来。想了一下能干什么,电话又响了,是大林。心里默念三遍“我是你爸爸”接了起来。

“爸,今儿晚上我跟壮壮一起回去~给您做臭鳜鱼啊~”显然大林心情极好,不用问,定是演出顺利。

“啊?哦好……早点回来吧,我也……也让你妈给你们做了爱吃的。”一紧张差点说错话,脑门全是汗。

“诶,得嘞,那我们早点回去,给我妈打打下手,爸,晚上还谁回来啊?”

“不知道啊,你群里问问吧……”辫儿也不知道师父本意是想人多热闹还是不想大张旗鼓,跟大林说了两句急忙就挂了电话。大林跟阎鹤祥说“我爸今天怎么了这是,说话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事。”阎鹤祥拍拍人肩膀“没事,咱回去就知道了~”

傍晚,郭老师一行人从车站出来,直接开车奔玫瑰园。这一路,九郎真是让郭老师分分钟疯掉,他对辫儿平时怎么照顾老郭这回算是见识了。咳嗽两声怕渴了张张嘴怕饿了,一会儿掏个枕头一会儿拿个眼罩,最受不了的是被圈在怀里看电影,老郭一身鸡皮疙瘩,还不敢表现出来,后来只能靠装睡躲开。好容易到了家,手都没洗直接问王惠“大……呃……姐,师父呢?”

王惠看弟弟回来了,高兴的很,拉进屋里递上热茶“快喝点暖和暖和,你师父他刚才还在呢,这茶还是他泡的,趁热喝了,估计去书房了吧~”

老郭喝了口茶,放下就去了书房,王惠拉着九郎问“这是怎么了?犯错误了?”九郎也一头雾水,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老郭本想快点到书房,可辫儿这腿脚着实让人着急,进了书房就看人坐在原来愿意坐的凳子上晃荡腿,一副新奇的样子,咳嗽一声。辫儿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手足无措。纵使郭老师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面对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师徒二人在书房商量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就这样吧。二人达成一致,找到解决办法之前,谁也不能告诉,说出去万一出了大乱子就不好了。

正巧大林和阎鹤祥到了家,一进屋,这满屋子的人大家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可唯独不见爸爸和辫儿。大林把鱼拿到厨房,问王惠,王惠说辫儿一回来就进了书房,到现在还没出来,担心大过年的打孩子,让大林上去看看。大林正准备拉着九郎上去,二人就从楼上下来了,九郎在底下早就坐不住了,刚要往上走看见自家角儿,眼巴巴的看着人下来一把拉过来,当着师父的面不好问,只能拼命观察,看看有没有挨打。

这边儿,辫儿一下来,大林就先叫了一声爸爸,辫儿一个没绷住笑出声来,接了一句“诶好儿子”给大林吓了一跳,本能拉住王惠,小声问今儿爸这是怎么了,别是自己好久不回来生气了吧。王惠摇摇头。一边被九郎拉着的郭老师不禁给了人一个白眼,不着痕迹的甩开九郎的手,九郎以为是觉得自己刚才没上楼救他这会儿怄气,也不恼,拉着人坐沙发上熟练的给人揉腿。

众人看师父下来了,收敛起刚才的玩闹,纷纷去找活干。“辫儿”看了一圈,还是走到九郎和师父处,坐到九郎身边,九郎本能站起来喊了一声“师父”

左右两边同时响起了声音“坐吧”

九郎一脸懵看了眼自家角儿,“老郭”咳嗽一声,小声解释“自己家,你站起来吓我一跳。”一旁的“辫儿”也附和“对对对,在家这么拘束干嘛。九郎坐下吧。”九郎一头雾水夹在二人中间不自在,还好师娘叫大家帮忙拿碗上菜解救了九郎。

今儿来吃饭的都是很熟的人了,王惠特意嘱咐大家别拘束,过年热热闹闹的才好。推推身边的丈夫“德纲,过年了说两句啊~”“辫儿”放下筷子,看了一眼师父,端着酒杯站起来,众人看师父站起来了,都举杯站起来,“辫儿”一愣,有点慌看着师父,师父眯起眼睛一副好好说,说不好你等着的架势。辫儿硬着头皮说了两句场面话,喝了杯中酒示意大家都坐下。

大林挨着爸爸,拿公筷夹了好大一块臭鳜鱼给人,道歉意味明显“嘿嘿,爸您尝尝,这比去年上节目那次做的成功~”

王惠也说“大林做得可好了,我看比我做的强,德纲你快尝尝是不是这个味~”

辫儿打小就吃不惯这东西,大林还弄过来这么一大块,知道大林的心意,知道这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了,冲人笑笑暗暗憋气吃了一口“嗯,好吃,手艺愈发好了啊~你们也吃~”

“老郭”自己夹一块,暗暗给大林竖大拇指,孩子长大了,眼角有点湿润。可九郎又一次被刷新了世界观,角儿不是不爱吃这个嘛,这一块又一块的什么情况,悄悄拽拽人袖子“角儿,不爱吃给我吧,别吃难受了~”

“老郭”含糊的回应“多好吃啊,大林做的真不错,你尝尝~”

“啊……那……你多吃点……”九郎冲大林耸耸肩。

酒足饭饱,大家收拾了桌子坐在一起聊天。九龄过来拍拍“老郭”肩膀,脑袋往门口摆一下示意出去。九郎一下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瞪一眼九龄,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一下,九龄比了个OK的手势。“老郭”不知道这是打什么哑谜呢,也有些好奇辫儿私下里跟这些师兄弟什么样子,拍拍九郎手跟着九龄出去。

坐在远处为了躲开壮壮要过来讨论评书的事谎称自己不胜酒力的“辫儿”把这一幕尽收眼底,心叹坏了,可又不能阻止什么,眼睁睁看着师父走出去。

老郭一出去,九龄就嚷嚷“老舅来了老舅来了,九郎都发现了,嗬,可吓死我了~”

大楠吐出一口烟“九郎知道还能让老舅出来?少扯了~”说着递给人一支烟。

一起跟出来的还有九良,九良举手“我作证,九郎知道,还比了个1,是只能抽一根的意思吧~”

“屁~九郎比个1,那是让老舅抽一盒的意思~”大楠打哈哈“不过九郎是真的宠老舅,大舅说好几回不让老舅抽了,九郎关键时刻还是妥协了啊~”

一旁“老郭”听的一阵阵攒火,恨不得给这几个熊孩子一人打一顿,让他们少抽烟表面答应的好好的,结果扭过头跑外头吞云吐雾不说还沾沾自喜。杨九郎也是,说了多少次不能宠着,抽烟这事绝对不能惯着张小辫儿,我说怎么这孩子烟瘾这么大,合着压根没戒!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儿老郭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诶,老舅,你愣着干嘛呢?”九龄推了一把身旁拿着烟发愣的人。

“啊?哦,我刚才喝的有点不舒服,你们继续我回去躺会。”把烟塞回大楠手里,“老郭”带着火回了屋。

一进来九郎就给角儿拉了过来,夸张的闻了闻,避着师父的方向低声问“抽了几根啊角儿,快生日场了,可得注意点嗓子啊~”

老郭蹙着眉“没抽,我有点晕,可能刚才喝多了,回来躺会儿~”

“那你快坐着,我给你倒杯茶切~”

老郭看着辫儿,警告的一指人,辫儿吓得立马坐了起来,把缩在边上玩累了睡着的安迪都给闹醒了。王惠嗔怒的看了丈夫一眼,看时间也不早了,催促着大家都去休息,新年新气象,谁也不许熬夜,辫儿在师父的怒视下跟姐姐上楼休息。

换了灵魂的师徒二人谁都没睡好,都是差不多天快亮了才勉强睡了过去。雪落无声,整整下了一夜。

天已大亮,王惠要去公司,早就走了,老郭醒了过来,一睁眼,熟悉的摆设熟悉吊灯熟悉的房间,猛的坐起来试着发出个声。

另一个房间里,辫儿也是从梦中惊醒,睁眼发现这房间怎么那么熟悉,姐姐呢?坐起来熟悉的疼痛刺激着神经,隐约知道了些什么,拿起手机,黑色的屏幕上映出自己的脸。

“我靠,换回来了?!”

“我的妈,回来了?!”

同时不同地,同惊不同人。反应过来的辫儿直奔师父卧室,师父也出来找辫儿,二人在书房门口四目相对。

“呃……师父~”

“诶小辫儿你在这儿啊,师父也在,师父早~”烧饼的大嗓门一吵吵大家都往上头看“师娘去公司了,做了粥,我们还买了不少早餐,我这不来叫师父下去吃嘛~刚才翔子上你屋说你没在,感情来找师父来了~”烧饼一边往下走一边跟俩人说话。辫儿像只小绵羊一样,乖巧的跟在后头,师父嗯了一声一起下去吃早饭。

一到下头,辫儿就扑到九郎那给人一个拥抱,众人一起咳嗽,大林说了一句“你们俩注意点啊,大庭广众的可别说啥非礼勿视了,这是按头喂狗粮啊~”不过这个拥抱也只有师父和辫儿知道是为什么,老郭没管,坐下喝粥,跟大林说“儿啊,今儿跟家待着,再做一回鱼吧。”

大林看看爸爸“啊,好……”小声嘀咕一句“昨晚也没看您吃多少啊~”

吃过了饭,还没等辫儿溜走,老郭就给人叫住了“小辫儿,去书房等我。”

刚准备拉着翔子开溜的小福泥立马垮下脸应声去了书房。大概也能猜着是什么事,肯定是昨天抽烟的事,辫儿站在书桌前回忆破了几回戒。

老郭推门进来,本来想直接踹一脚,可是一想起昨天经历了一天的疼痛,这腿就怎么都抬不起来。换了身体之后才知道,这孩子每天都是什么样的生活,那是从骨头伸出冒出来的疼啊,让人吃不下睡不着的疼啊。“别在这立规矩了,坐那吧。”

“呃,师父……我错了……”

“哼,每回都是积极认错,坚决不改,那认不认错有意思吗?就那么大瘾,戒了不行?”老郭越说越气,只拍桌子。

“师父我错了,我慢慢戒……现在也就压力大的时候抽一根,不信您问翔子。”

“翔子?他是只管宠着你,能问出几句实话!”

“爸爸,我错了,真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一点点戒了~”辫儿看师父脸色没有那么黑,大着胆子过去撒娇。

老郭实在拿他没办法,尤其是知道他有多难受之后,更不想靠打一顿解决问题了,伸手拎起人腰间软肉,拧半圈“再让我抓着一回,我就让你手指头夹不了烟!”

“嘶……啊……疼疼疼,爸爸爸爸,我错了……您松手……”

“昨儿抄大林便宜不是挺开心的嘛?”

“我错了我错了,那不特殊情况嘛~”

老郭松开手“哼,这么皮,九郎怎么惯得你!”

辫儿一边揉着腰一边抱怨“师父说动手就动手……疼死了……哎呀,换这一下真亏,我都后悔没唱一次叫小番了,白瞎了~下次再换,我一定得试试!”

“嘿,你还换上瘾了啊!下次再换没准我还能知道点别的事呢~”

“爸我错了,不换了不换了……”


哩!

他俩好着呢!!!

给某些粉丝狠狠打脸嘿嘿嘿

今晚优酷朋友们约!!!

他俩好着呢!!!

给某些粉丝狠狠打脸嘿嘿嘿

今晚优酷朋友们约!!!

沧溟雪

明日停更,去纲丝节。

后日可能也写不了…因为得补觉。

明日停更,去纲丝节。

后日可能也写不了…因为得补觉。


苏世独立

要开学了啊啊啊啊😱
舍不得我亲爱的爪爪机(⊙﹏⊙)
舍不得我辫儿和九郎
开学前卑微的小愿望:
•磊磊在我去学校之前营业一下
•喜欢的大大的文更完
•19年纲丝节的官录尽快上线
在线卑微,我太难了😂
图是二爷九郎18年纲丝节

要开学了啊啊啊啊😱
舍不得我亲爱的爪爪机(⊙﹏⊙)
舍不得我辫儿和九郎
开学前卑微的小愿望:
•磊磊在我去学校之前营业一下
•喜欢的大大的文更完
•19年纲丝节的官录尽快上线
在线卑微,我太难了😂
图是二爷九郎18年纲丝节

苏世独立

今年的我:
•没钱╳
•没票╳
•没时间╳
所以→重温去年纲丝节
堂良是第一个节目😁

今年的我:
•没钱╳
•没票╳
•没时间╳
所以→重温去年纲丝节
堂良是第一个节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