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纲手

35824浏览    528参与
ggg bbb ppp

【火影群芳谱】女子群像混剪

感到分外抱歉 

香妹镜头不多,我也在反思……

很想知道这种群相剪辑的tag礼仪,感觉tag太多了,害怕中

感到分外抱歉 

香妹镜头不多,我也在反思……

很想知道这种群相剪辑的tag礼仪,感觉tag太多了,害怕中

赤道

【自纲】长夜CHAPTER. 1

●abo设

●文笔渣,没逻辑,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那个臭家伙居然成了エロ书籍的作家,我还得同他合租,简直不可理喻……”纲手摇摇头。


  纲手,众人口中的强大女性alpha,木叶市第一医院年轻的外科主任,家庭背景强大,是众人羡慕的对象。


  但是她最近也遇到烦心的事。


  ——自来也,她从小就熟识的朋友,alpha,本性好色奔放,从小就喜欢偷窥的臭家伙,现在是一名作家,居然成了她的合租的室友!

 

  

  事情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她刚刚升任主任,想着搬到离医院...

●abo设

●文笔渣,没逻辑,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那个臭家伙居然成了エロ书籍的作家,我还得同他合租,简直不可理喻……”纲手摇摇头。


  纲手,众人口中的强大女性alpha,木叶市第一医院年轻的外科主任,家庭背景强大,是众人羡慕的对象。


  但是她最近也遇到烦心的事。


  ——自来也,她从小就熟识的朋友,alpha,本性好色奔放,从小就喜欢偷窥的臭家伙,现在是一名作家,居然成了她的合租的室友!

 

  

  事情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她刚刚升任主任,想着搬到离医院不远的地方,方便工作,于是在网上找到招租信息。“这个公寓看来挺大的,有两层,不过要跟一个alpha同租……”纲手沉思着,“但是价格挺便宜,赌钱又输了,欠了债,只能找一个便宜的房子租……算了,就你啦!条件好,而且便宜,这样的房子上哪找去!我可不想住漏水的屋子!”


  

  当她一人搬着沉重的箱子来到门口,按下门铃。

  开门的瞬间,她后悔了

  ——怎么是自来也这个家伙和她合租啊!

  “怎么?”自来也露出了一个纲手看来很欠揍的笑,“看到老朋友如此激动?”

  “我们都是alpha,对吧?”自来也又道。

  

  其实纲手烦心的是,自来也迟早要知道自己的秘密……

  

   其中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有关“OCEAN CURRENT”洋流组织的秘密。

  所谓“洋流组织”,特殊且秘密,隶属于国际联盟的一个全球性的组织,组织的宗旨是为了维护世界的安宁和平,每一个成员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精英。

  纲手其实是洋流组织的特工。因忍者出身、查克拉的运用自如而被“洋流”选中,平时则以外科医生的身份掩人耳目。

  

  一定不能让那家伙知道这事啊!

  



  又是充满挑战的一天呢!

  

         纲手刚刚将一个被别的医生被判脑死亡的男子从死神那里抢回来,出了手术室,还没有接受家属的感谢,就被叫到了院长办公室。

  

  木叶第一医院的院长藤江女士,年近古稀,看上去眉目慈祥,可她其实是“洋流”在木叶市的情报接头人。

  

  纲手走进办公室,关上了门。

  

      

       “组织上的事,”藤江女士单刀直入,“要求你去总部一趟,尽快,看来是个重要任务。”

  纲手点了点头,回答道:“是!”

  

        而她的心里却在琢磨着上头的用意。她加入组织已经5年了,可就是刚入职的时候到过总部,而且还是总部的最外层……可是此番要求她去总部,是为何啊……


  看来真的遇到重大任务了呢!


  她喜欢接受挑战。


  “至于你要离开工作一段时间,我已经想到了借口。”藤江女士抿了一口茶,“就说我派你去支援非洲国家,为期一年,明天下午的飞机。”

  

  

  这个时间真的有点长啊!看来,真的是什么极重要的任务。

  

  

  出了办公室,纲手莫名有点紧张,突然手机叮咚一响,是自来也的信息。

  

  “听说明天你要出国?我送你去机场吧!

  

       


         这家伙啊,还真是个麻烦呢……

须闻语

【多cp】火影家今天的饭

初代到七代火影

很无聊

多cp,可选择想看的部分观看

这一切都要从一只蝙蝠说起,我回坑来玩耍了

感觉这么多年我一点进步都没有

题目梗来源于《卫宫家今天的饭》由于我没有看过,所以有不妥请指出

ooc预警

以上


初代火影(柱斑)


柱间在靠近自家厨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查克拉。


连忙到厨房查看才发现是斑正在做饭。


只是,做饭的方式有点特别。


有点……


“斑,你这须佐能乎开着做什么?”柱间看着脸对着锅正如临大敌一样紧张的斑问到。


“柱间你回来了啊,我正在煎鱼。”斑说着将一旁的鱼放进了油锅里。


“怎么突然想起来做饭了?”平时都是柱...

初代到七代火影

很无聊

多cp,可选择想看的部分观看

这一切都要从一只蝙蝠说起,我回坑来玩耍了

感觉这么多年我一点进步都没有

题目梗来源于《卫宫家今天的饭》由于我没有看过,所以有不妥请指出

ooc预警

以上





初代火影(柱斑)


柱间在靠近自家厨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查克拉。


连忙到厨房查看才发现是斑正在做饭。


只是,做饭的方式有点特别。


有点……


“斑,你这须佐能乎开着做什么?”柱间看着脸对着锅正如临大敌一样紧张的斑问到。


“柱间你回来了啊,我正在煎鱼。”斑说着将一旁的鱼放进了油锅里。


“怎么突然想起来做饭了?”平时都是柱间做饭去外面吃或者去蹭饭。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而且我又不是没做过,只是太久没做饭了而已。”斑笑了笑,“而且也不是做给你吃的。”


柱间:“……”果然斑只是馋他的查克拉。


鱼一进锅就发出滋啦的声音,油到处乱溅。


不过油在接触快接触到斑的时候就被须佐能乎挡住了,不愧是最强防御。


“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嘛!不愧是斑!”柱间看着斑看上去很熟练的样子称赞,虽然不是做给自己吃但是还是要夸。


“当然,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宇智波斑。”斑轻哼一声。


然后趁柱间去摆碗筷的时候,把从村子外面的小河里面炸出来的被煎得颜色不一的鱼全都扔出窗口,准备等会偷偷处理。


“需要帮忙吗?”


“当然不需要。”斑将鱼翻了个身。“你不要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消沉啊!都多大了这个习惯还没改。”


“斑不需要我了吗。”柱间的消沉几乎可以具现出实体。


“对了,你去把那些菜洗一洗,然后去问看看泉奈来不来吃饭,我几天没见到他了。对了,你弟弟可以不来。”


“原来是要做给弟弟吃吗,我居然不能成为‘斑最想做饭给他吃的人’的第一吗。”


柱间在收获到斑一个肯定的的眼神之后默默的出了门。





二代火影(扉泉)


扉间正把要做的菜放在称上面,精确到克。然后再去洗菜,洗完再称一遍。


泉奈看着扉间一副搞科研的架势恨不得自己上去做饭。


做个饭而已真的不用那么严谨啦,而且称那么多遍根本没有意义。


泉奈恨不得上去自己来,但是扉间先前就说过他来,平常沉迷于实验室的扉间大人难得主动一次,他要做就让他做吧。


“蒜十克,盐五克,冰糖六粒。”扉间准备材料的手顿了一下,“六粒是几克?冰糖大小不一样,怎么能确定,这本菜谱太不严谨了。”


说着还是把六粒冰糖放进了小碟子里面。


“我说,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你会做饭吗?”扉间有些怀疑,“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是都去斑那里吃饭的吗。”


“我只是不想哥哥一直和你哥哥一直待在一起而已!我一人很无聊。”泉奈想也没想直接说,“而且你在实验室,你以为都是谁给你送的便当!”


“我说怎么那个便当怎么今天少盐明天多辣。”扉间还在称他的菜,但是嘴角的弧度暴露了他的心情。


“我做给你吃你还嫌弃。”泉奈因为小秘密被自己说破泛红的脸更加红了,气红的。


“实验室里的人都说是哪家姑娘仰慕我,特意每天做的爱心便当。我还想着要不要当面道谢。”


“你以为是哪家姑娘回看上你这个从土里来的老爷爷!还要当面!”泉奈简直要气炸了,恨不得把扉间在称重的秤丢到他脑袋上去,但是宇智波良好的家教让他忍住了。


“我想想,应该是是宇智波家的,也是从土里来的来着,不过好像不是个姑娘,是个男孩,还挺可爱的。”扉间转头看向泉奈,“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我们宇智波家可爱的男孩多了去了。”泉奈转过头不看扉间,“千手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人。”


经过二代目大人几乎机器人一般精确把控的做饭过程,看上去相当不错的几道菜上桌了。


泉奈尝了其中一道。


扉间有点紧张的问他味道怎么样。


“嗯,怎么说呢,有一种非常奇妙的味道,你说它咸也不是,淡也不是,好吃也不是,难吃也不是。”泉奈给出了他的评价。


扉间有点不相信,也尝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他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个味道。


“一定是菜谱不够精确,看来得对菜谱的出版加大检查力度。”扉间如此总结。


此时正好柱来敲门,说要一起吃饭。


泉奈一听哥哥要做饭马上同意了,拉着扉间就要走,顺便把扉间做的饭放进了冰箱,明天再吃。


扉间表示自己不是很想去,但是泉奈想去他也没办法。



四人一起吃完饭后到楼顶赏月。


整个木叶村都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格外柔和。


“今天的月亮很美啊,咱们一起赏月,好像很难的都实现了。”柱间看着月亮感叹。


“不过是颗地爆天星罢了,你还想看我可以现场制作……”斑还没说完就被柱间打断了。


“不了不了,这个就好。”


扉间:……


泉奈:……(哥哥超强!)




三代火影


猿飞日斩不像其他火影,他年纪大了,早早的吃完了晚饭,在村子里面散步,顺便找找一下午不见人影的孙子。


现在木叶的规模比以前大多了,新增加了很多的民居和商铺,他一下子也差点没认全。


然后遇见了萌黄和乌冬。


“萌黄乌冬,木叶丸呢?”


“三代目爷爷,木叶丸说要训练,还在村外。”萌黄指了指外面。


“嗯,我去找找他。”


告别了两个小朋友,猿飞日斩向村外走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听见木叶丸的声音。


“小未来我跟你说鸣人哥哥超级强的,就是鸣人哥哥拯救了世界!”木叶丸说着还比划起来,“我以后也要成为鸣人哥哥那样的忍者。”


小未来才三岁,拒绝了木叶丸哥哥要抱着她回家的建议,牵着哥哥的手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她也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


“啊!爷爷!”木叶丸当场想拉着小未来跑路。


“又把小未来带出去瞎跑,出了事情怎么办!”猿飞日斩抱起小未来。


“没有瞎跑,我看木叶丸哥哥练习忍术,未来很乖。”小未来笑的很灿烂。


猿飞日斩把小未来帽子里面的掉进去树叶都拿了出来,笑了笑,年轻人啊,未来啊。


木叶的大街上,一个老人,抱着孙女,牵着孙子,慢慢的走回家。




四代火影(四玖)


今天火影室轮到水门值班,自从战争结束之后,虽然每代火影都留了下来,但是也没人再接手火影的工作,都说他们的时代已经过了什么的。


还年轻的四代目就是在现任火影卡卡西离开木叶的时候暂时担任火影的替班。


“再忙也要按时吃饭啊。”玖辛奈带着做好的便当到了火影室。


“一忙起来就有点忘记时间了,谢谢你啦。”水门挠挠头。


“一个个的都不让我省心。”玖辛奈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是语气里没有多少抱怨,反而有些幸福的意味。


“鸣人在追逐他的梦想,做父亲的也要好好做好榜样啊。”水门和玖辛奈一起在办公桌旁边坐下。


“对了,今天鸣人来信了,我看着他的字有点头痛,等他回来一定要让他去练字。”玖辛奈从口袋里拿鸣人的信。


看上去有好几张,第一张就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很多,还有很多涂改的痕迹。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水门看着儿子歪歪扭扭的字,下定了让儿子去练字的决心。


“信最后说啦,说是这个月的月底就会回来,还给我们带了什么国家的土特产。”玖辛奈笑的很开心,很久不见的儿子终于要回家了。


“到时候要准备一顿大餐了。”水门看信看得很认真。


玖辛奈靠在水门的肩上,“是啊,又得花不少功夫啦。”


“辛苦你了。”水门挽住了妻子。


两人一起看着窗外的圆月。


月圆,人圆。




五代火影


“真是难得啊,纲手,你居然主动来看着找我。”大蛇丸看着眼前多年不变的美丽面容,意外的有些出神。


“无聊来找老朋友串串门而已。”纲手看着外面的圆月,“要不要去喝一杯?”


“火影大人可能忘记了,我现在还是一个囚犯。”大蛇丸指了指在旁边的大和。“不过这里的楼顶赏月也不错。”


“好,就楼顶了。”纲手转头要大和转告静音带一些酒菜过来。


两人一齐在天台落座。


桌面上摆着三个酒杯,他们一人一个,剩下的那个倒满了就却无人问津。


“我明天就要离开木叶了。”纲手已经已经完成了她在木叶的梦想,接下来要完成年少时走遍全世界的梦想了。


“年轻的时候你就说想走遍世界了。”大蛇丸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三忍。“不过你可要小心一点,说要保护你环游世界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可是木叶的五代目火影,怎么会需要保护。”


“别忘了收集各地的见闻,说不定你也可以像他那样写个小说什么的。”大蛇丸其实是看过自来也的小说的,虽然讲的是亲亲热热的事,但是也并非没有可取之处。


“我哪有那种天分,我的梦想不过是赌遍世界各地而已。”纲手因为酒精而有些涣散的眼神中透露出精光。


“是吗,那祝你赌运昌隆。”


纲手那逢赌必输的手气和爱好也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我想了想能够算的上朋友的你也是一个,所以来告个别。”


纲手其实有些醉了,不知道在念叨着谁,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大蛇丸让静音把喝醉的纲手带回去了。


大概,明天就会踏上新的开始吧。




六代火影(带卡)


带土现在十分坐立不安,卡卡西已经十几天没有回来了。


卡卡西出发前明明说只是一个普通的访问活动而已,会赶在他生日前回家。结果现在他的生日已经过了十几天,卡卡西还是没有回家。


带土现在一举一动都受到木叶村的特别暗部监视,不然他早就跑去找卡卡西了。


看在卡卡西是真正的现任火影,那帮大名也逼卡卡西处理他。不过是老的那家伙他们不敢处理,所以主动带土接受来木叶的监视。


其实甩掉这群暗部很容易,比扣写轮眼再安装都容易,但是这样会给卡卡西带来麻烦,带土只能静静地等……


才怪。


笨蛋卡卡西绝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延迟回家,而且事情不小,可能是有人袭击了他们的活动现场,恐怕受了不轻的伤才一直不回来的吧。


虽然现在忍界大多数人向往和平,也为着和平而努力,但总是会有人不希望看到和平。


真是的,他宇智波带土有那么脆弱吗。


就在带土第十次挠门想要出去,暗部都不隐藏身形要阻止的时候,门从外面打开了。


卡卡西从外面走进来,白色的火影袍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


“卡卡西!”


带土跑到卡卡西身边,围着他看了好几圈,确认人没有什么大事才放心。


“说吧,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带土接过卡卡西手里的东西后推着卡卡西进门了。


卡卡西向站在院子里的暗部点点头表示放心后他们才又隐去了身形。


“抱歉,路上遇到了点事情耽误了。”卡卡西看上去很累,“对了,你的生日我错过了,但是我可以给你做一顿大餐,还有生日礼物。”


“什么大餐啊,你自己好好去休息吧,礼物我收下了,大餐先欠着吧。”


带土小心的把卡卡西带回来的袋子放在桌子,然后拉着卡卡西去了卧室。


两个人一起躺在了床上。


“对不起,这次是我先失约……”


“没关系,没关系,为什么要一直道歉,这样一直道歉的卡卡西有点虚假哦”带土撒娇似的抱住卡卡西。


卡卡西或许真的很累了,很快就陷入了睡梦中。


“晚安,卡卡西。”


“晚安,带土。”





未来·七代火影(鸣佐)


“佐助啊佐助,我说啊我说休息一下吧,我们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鸣人拉着佐助的袖管。


自从终结谷一战后,鸣人佐助都重伤在医院躺了将近一个月。


还在复健的鸣人听见佐助要离开村子的时候,差点没晕过去,连忙求玖辛奈帮自己收拾收拾行李在村口堵住了佐助。


还十分义正言辞的说要当火影的话就得了解世界变成什么样了,所以要到处走走。而且佐助还剩一只手,他也一只手正好相互有个照应。


其实鸣人也明白佐助为什么要离开,但是他绝对不能再让佐助一个人漂泊流浪了。


两人这一路上走走停停,时不时回木叶看看村子的建设,不知不觉已经三年多了。


两个人找了个开阔的地方靠着对方坐了下来,虽然一人都缺了一只手,但是三年的生活已经让两个人无比的默契了。


“今天路过的那个地方很有可能是辉夜曾经活动过的地方。”佐助想着他们中午路过的那个村子。


“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啊我说。”鸣人也使劲回想这中午的村子,一边从包裹里拿出吃的。


都是写便于携带的快速食品,干巴巴的。


“可恶,我好想吃拉面,等回家我们来比赛谁吃拉面快吧。”鸣人想着一乐拉面,开始嚼干粮。


“谁要和你比,我才不去吃拉面。”佐助就着鸣人的手啃干粮。


“拉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了!挑食可不好哦小佐助。”


鸣人在佐助要下嘴的时候把干粮偷偷拿远了,一嘴没咬到东西的佐助睁开了闭着养神的眼睛。


“你好幼稚,不过我决定接受你幼稚的挑战。”


鸣人趁佐助睁开眼睛的时候快速的起身,一脸得逞的表情。突然没有靠背的佐助差点往后一倒,本来可以撑住的。然后就被站着的鸣人一扑,两个人直接倒在了草地上。


“快放开我,吊车尾!”吃了一嘴草的佐助差点来了神罗天征推开压在身上的鸣人。


“嘿嘿,我才不要呢。”


鸣人把佐助翻了个身,脸朝上,然后自己也躺在他身边。


“佐助,你看今天的月亮好亮。”鸣人指了指天上的月亮。


“嗯。”


“而且星星也超级多的。”


“嗯。”


“决定了,这颗星星叫鸣人,佐边的叫佐助,这颗是爸爸,那颗是妈妈,旁边的叫卡卡西,再旁边的叫小樱……”


“听上去真的是太傻了。”


“怎么会,你看看天上的星星,大家都在佐助星身边哦。鼬也好,我也好。”


佐助认真的看着星空,那颗被命名为鸣人星的星星很亮,它右边是佐助星,大家都为绕着两颗星星闪烁。


“所以说,你是个吊车尾。”佐助笑着说。


“啊,为什么又说我,明明我现在超级强。”鸣人湛蓝的眼睛里倒映着星海。


“明明我比较强。”佐助回到。


夜风吹过两人,吹过两人空荡荡但相叠的袖管。


如果两人有手的话,大概是十指紧扣的样子吧。

苏尘

【带卡】旗木

     旗木卡卡西究竟有没有想过死去?


​   被问到问题的旗木卡卡西笑弯了眼“五代目火影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纲手喝了口酒,是啊我当然知道,失去亲人和挚友这种事情在他们身上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卡卡西跟她不一样,卡卡西那时候只是个孩子啊……


    “但是我不明白”纲手自暴自弃的靠在墙上


    “嗯?有什么不明白的?”​懒惰的声线带着...

     旗木卡卡西究竟有没有想过死去?


​   被问到问题的旗木卡卡西笑弯了眼“五代目火影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纲手喝了口酒,是啊我当然知道,失去亲人和挚友这种事情在他们身上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卡卡西跟她不一样,卡卡西那时候只是个孩子啊……

   

    “但是我不明白”纲手自暴自弃的靠在墙上


    “嗯?有什么不明白的?”​懒惰的声线带着醉人的意味


    旗木卡卡西取下面罩,一张令人惊讶的脸出现在眼前,让纲手一瞬间想起了当年的木叶白牙旗木溯茂


    “我不明白你后没后悔过”​


     卡卡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没有

    半响才开口,原本懒惰好听的声音此刻有些沙哑


     “我旗木卡卡西唯一一次后悔是我活了下来”​


    卡卡西碰了碰自己的右眼


     “因为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没有说话


     “你喜欢他”​纲手看着他


   “带土是我的英雄,从小就是,他打醒了我对父亲的怨恨,打醒了我”

     他告诉我,因为任务抛弃同伴的人才是垃圾,我父亲他啊”卡卡西顿了一下“是个英雄啊……”


   旗木溯茂是个英雄啊


卡卡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因忍者的关系这双手上不知沾满了多少鲜血,刺穿琳胸口那一幕十几年来不断在脑海里回放


“在我知道四战boss是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时,纲手大人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


我在想即使是世界战犯也好,我也希望宇智波带土能活下去”​


  卡卡西的眼眶有些红润


    “关于最开始那个问题,我觉得不重要,因为我会活下去,直到寿命终结”


 

   他说“活下去,卡卡西,活下去……



    “我欠带土很多,但一次也没有偿还”​



     “所以你后悔了吗?”​



     “没有”​卡卡西笑了“很可笑对吧,即使我欠了他很多,但我不后悔”



    “为什么?”​


     

     卡卡西看了纲手一眼,“纲手大人跟我一样的不是吗?”​


“因为我是旗木卡卡西”​


因为我父亲是木叶白牙旗木溯茂​


因为我是木叶的忍者,旗木卡卡西


   

    忍者永远忠于自己的村子


                 ————END 

佚名
公主威武!!! 公主🐂🍺!...

公主威武!!!

公主🐂🍺!!!

太帅了!这一拳锤进我心里了!

要公主的小拳拳捶我胸口(会死(失智发言

公主威武!!!

公主🐂🍺!!!

太帅了!这一拳锤进我心里了!

要公主的小拳拳捶我胸口(会死(失智发言

Bushido

【带土中心】论我族血继被对家窃取的可能性11

终于想起来我还有文要更新。

先说一下评论的事……我还是比较习惯更新时统一回复,但如果隔得好几天我觉得再回复很尴尬就不会回复了……

仍然有以带土为中心的cp提及,也就是以前提到的那些同人书籍√


带土没用神威,他是一路走去涡之国的,在去涡之国的路上,他看到了在五大国之下苟延残喘的小国的现状,三战刚刚结束,百废待兴,大名对百姓的剥削让带土更加不舒服,不知道木叶现在怎么样了。带土想,但是黑绝在这里,如果回去怕是要露馅。

一步步踏过涡之国的废墟,他终于到了漩涡旧地,在水户回家探亲时他曾跟着柱间和水户一起到过这里,水户拉着他们到处逛,连带着一些密道都让他们摸了个遍,而那个封印术毫无疑问就在...

终于想起来我还有文要更新。

先说一下评论的事……我还是比较习惯更新时统一回复,但如果隔得好几天我觉得再回复很尴尬就不会回复了……

仍然有以带土为中心的cp提及,也就是以前提到的那些同人书籍√



带土没用神威,他是一路走去涡之国的,在去涡之国的路上,他看到了在五大国之下苟延残喘的小国的现状,三战刚刚结束,百废待兴,大名对百姓的剥削让带土更加不舒服,不知道木叶现在怎么样了。带土想,但是黑绝在这里,如果回去怕是要露馅。

一步步踏过涡之国的废墟,他终于到了漩涡旧地,在水户回家探亲时他曾跟着柱间和水户一起到过这里,水户拉着他们到处逛,连带着一些密道都让他们摸了个遍,而那个封印术毫无疑问就在密道之中。

带土在原本属于水户的房间站了一会儿,发现了在墙上的一幅画,那幅画别人看起来会感觉很神秘,但带土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上面用他们几人之间专用的密语写了一句话:“密道交叉处向东直走尽头”。

……怪不得斑说那个封印术一找就能找到。

带土到了密道入口处才发现这里已经被碎石堵住了路,“已经废弃了好几年了啊……”带土叹气,他后退几步,用忍术将这里轰开,毕竟也是充当避难的路,他相信内部的道路能撑住。

轰开入口,带土点亮了一根火把,按照记忆里的路走到了密道交叉处,然后他遇到了一个问题,哪边是东?密道里的路本来就错综复杂,像是个地下迷宫,以前都是说左右的,现在直接说东南西北……

带土陷入了沉思,最后他叫出了隐藏在他附近的黑绝。

“黑绝,你知道怎么走吗?”带土问道,黑绝一脸懵逼:“你不是有斑的记忆吗?”“斑给我的记忆是删减版的,只有地点,没有我该怎么去啊。”带土叹气,这话半真半假,斑给他的记忆是删减版倒是实话,这记忆的删减在于把当年的带土的存在完全给删掉了,和带土有关的事情有的删掉,有的改成了像是家庭伦理剧一样的剧情,实在删不掉的就让别人直接顶替了带土。

自己没恢复记忆之间怎么就信了?还感慨果然电视剧来源于生活,带土深沉的想,果然以后还是少看点电视剧吧。

带土和黑绝面面相觑一会儿,黑绝终于确信带土不知道路的事实,领着带土往东边走,当年他也跟着那几个人来过好多次了,记住这条路不成问题。

既然宇智波斑没把去的记忆给宇智波带土,说明他对宇智波带土并不算太信任,但如果真的不信任,这个地方他就不应该暴露给宇智波带土,难道他还想让宇智波带土继续帮他找千手带土吗?黑绝思考,他问道:“你还记得千手柱间的弟弟吗?”

“记得啊,二代目千手扉间、千手板间还有千手瓦间。”

黑绝又是一愣,宇智波斑给宇智波带土的记忆里没有千手带土?

在沉默中,他们来到了封印处,带土看着墙上那个大大的封印术式,试探着将自己的查克拉输了进去,封印阵发出了亮光,一堆东西从术式正中心哗啦啦掉出来,等最后一个盒子掉出来后,封印阵的颜色褪去,消失了。

带土惊讶地看着面前堆成一堆的各种东西,这么多东西,难不成这个封印术里面还有一个类似于神威空间的地方?他发动神威把这些东西都放进去,虽然他很想立刻就开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但黑绝在场,他不能冒着掉马的风险啊。

黑绝看着带土进入神威,心里乱成一团,宇智波带土什么时候开了万花筒先不说,很明显,宇智波带土就是千手带土!而且无论他去往那个时代还是回来都是自己弄得。宇智波斑应该也是认出宇智波带土来了才放心去的黄泉。这下麻烦了,宇智波带土是个很大的变数啊……不过还好,他现在应该还没想起以前的记忆来。

所以宇智波斑让宇智波带土来拿这些东西,难道是想让宇智波带土恢复记忆?

黑绝不由得骂了一句,这下子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神威空间里的带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黑绝千回百转的思绪,他正在专心看那些东西。

钱、武器、兵粮丸、符咒、装有不知名物品的瓶瓶罐罐、笔记本、公文、族谱、各类书籍、菜谱、地图、旅游手册……还有扉间的禁术研发卷轴。

带土目瞪口呆。

虽然看上去和刚做出来差不多,但毕竟这么多年了,那个兵粮丸还能吃吗!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些瓶瓶罐罐是干嘛的。公文难道是柱间解决时解决烦了悄悄扔进来的?禁术研发卷轴……好吧,可以研究研究。但族谱怎么会在这里?!还是两本,他记得自己见过宇智波家的族谱啊?这是搞什么?

这些东西里也就钱和笔记本正常一点,带土摇摇头,拿起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笔记本,掀开第一页,几个字明晃晃的写在上面——“木叶改造计划”。

带土又往后翻了几页,“孤儿院扩建计划”,“尾兽解决计划”,……

好吧,是一本计划书。

他又拿了一本,这本似乎是柱间的日记。

[木叶x年x月x日 阴雨

又是阴雨天,带土失踪后似乎一直在下雨。扉间在实验室待了半个月了,他今天出来后无比确定的告诉我们带土是从未来的木叶穿越而来,具体木叶几年不清楚。

如果我们一直等下去绝对能等到带土的。果然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有仙人体,他们没有,我们的寿命如果等不到带土该怎么办?

但扉间跟我们说了一堆什么……蝴蝶效应?具体的释义我忘了,但简单来说就是为了防止未来带土出生时被带土改变的历史影响,我们要抹去带土的存在。

我不想这么做。]

[木叶x年x月x日 晴

距离上一次日记已经好久了,嘛,不管了。

我们还是这样做了。首先是族谱,由于不舍得将带土的名字划掉,我们又熬夜重新抄了一本,本来指望白天斑和泉奈能帮忙分担一下工作,结果发现他们也通宵了。呃,在带土和他们关系好起来之后,斑就把带土的名字加在了自己旁边……所以他们那几天晚上也在抄族谱……

然后就是群众印象什么的,我们直接下了封口令和追杀令之类的,感觉像极了黑恶势力……唉。

不过在逛书店的时候发现了好多书在影射带土和我们,我买了几本,写带土和扉间是年下养成,带土和斑是相爱相杀,带土和泉奈是天降骨科。

人民群众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啊。

被这几本书影响我用诡异的目光看了他们几个好一段时间,泉奈大概是被我盯得烦了,查出我不对劲的原因后直接封了这几本书,还把我买的这几本用豪火球给烧成灰了。

水户笑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把她的那几本给我看。

水户居然买了全系列诶。

然后水户告诉我其实某些人手里都有存货。

某些人是???]

[木叶x年x月x日 晴

这已经不能算日记了。

水户和扉间联手设计了一个封印术,能识别查克拉,他们打算用这个封印术留些东西给带土,不过大概是设计过程中出了点意外,这个封印术要么只能往里面放东西,要么只能往外拿东西,而且一拿就全都拿出来。

虽然说不是这个意外这个封印术也不能制成就是了。

最终我们决定将我们几个的查克拉设计为只能放东西,带土的查克拉设置为只能拿东西。(话说扉间是怎么拿到带土的查克拉的?)

我们试着往里面放了一些东西,我还不小心把一份公文扔进去了,我记得那是志村家的提案来着,嘛……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就假装没通过好了。

还有以前的族谱也放进去了,我和斑打算等带土回来的时候拿出来再补全,反正没有带土的族谱本来就是不完整的。]

[木叶x年x月x日 多云

扉间和泉奈打起来了,泉奈一气之下把扉间试验用的一些东西扔进了封印里,扉间差点气炸了,要不是这个封印术是一次性的而且只有一个,扉间就算把这里轰开也要拿出来。

那是些有毒物品!但愿它们足够坚固,不至于摔碎,而且带土千万不要因为好奇打开看!!!]

[木叶x年x月x日 晴

其实我原来准备让斑当二代火影的,但是斑拒绝了,他把宇智波托付给了火核,说要离开村子去云游四方寻找时空间术法,看看能不能直接定位带土的时间段。这样也好,毕竟斑以前也向我吐槽过当族长批公文太麻烦了,还不如出去做任务。

今天早上斑和泉奈来跟我告别我才知道他们已经为此准备了很久。

斑说他要换个地方伸张正义哈哈。

其实有点羡慕以后斑不用批公文了。

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木叶x年x月x日 雪

我的身体开始衰弱了,扉间说是木遁细胞的反噬。斑说他们会回来看我。

我还以为我会是最后一个走的呢。但我要先走一步了……觉得有点对不起水户他们。]

[木叶x年x月x日 雪

扉间研究出了一种忍术叫做秽土转生,打算如果到了带土那时候我们都死了,就用这个术让我们返回人世。

斑在信里说他看宇智波有一种禁术叫轮回天生,可以复活死人,到时候可以用。

但这两个术都太危险了,如果被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先设为禁术吧。

ps扉间把他研究的禁术的卷轴全都扔进了封印阵里,幸好别人打不开,不然麻烦大了。]

[木叶x年x月x日 阴

斑回来了,泉奈没有。

要你们接连送走我们两个,对不起。]

[木叶x年x月x日 阴

带土,我很想你。]

-

纲手泡在赌场里几天了,她终于输掉了自己最后一把钱,纲手不满的看向对面连赢了她好几把的黑袍人,今天这人和她杠上了是吗?一来了就坐在她对面,赢了这么多把一动都不带动的。

“没钱了没钱了,改天再赌。”纲手没好气的赶着周围围观的人,黑袍人从容的将钱放进背包,远远的跟在了纲手的后面。

纲手出了赌场没几步就发现对方在跟着自己,她掐了个瞬身术一把按住了黑袍人,冷着脸看向他:“你跟着我干什么!”

黑袍人抬起头,一双妖冶的万花筒写轮眼对上了她的眼睛,纲手骇然;“你……!”

周围场景变化成了千手族地,纲手知道自己是陷入了幻境,她看向幻境的主人:“宇智波?你到底想干什么!”

黑袍人将自己的帽子摘下,随手用木遁造了两个凳子让纲手坐下,他对纲手笑道:“小纲,你长大了。”

纲手瞪大了眼睛:“小、小爷爷?!”

天涯尺素书

假如他们都活着:锦鲤佐良娜

ps假设佐良娜是幸运ex,柱间纲手俩幸运e,嘿嘿😏

 纲手最近小日子过的可谓十分滋润。爷爷二爷爷陪伴在身边,空旷的千手大宅有了人气,卸任火影职务,大把大把的时间吃喝玩乐,缠绕在身上的霉气被欣欣向荣的木叶吹淡,赌博不再是大肥羊,一扫之前的幸运e,幸运ex加身,走上人生的巅峰。

 纲手和柱间抱头大哭,他们终于走出二爷爷/弟弟克扣零钱的阴霾,可以尽兴的赌了!这一切归功于小佐良娜!

  为何呢?事情的原因从头说起。

  一个明朗的周日清晨,樱难得有闲暇陪伴女儿在家。母女俩说悄悄话,读书,打游戏……樱尽量满足女儿的一切期待,职务原因,...

ps假设佐良娜是幸运ex,柱间纲手俩幸运e,嘿嘿😏

 纲手最近小日子过的可谓十分滋润。爷爷二爷爷陪伴在身边,空旷的千手大宅有了人气,卸任火影职务,大把大把的时间吃喝玩乐,缠绕在身上的霉气被欣欣向荣的木叶吹淡,赌博不再是大肥羊,一扫之前的幸运e,幸运ex加身,走上人生的巅峰。

 纲手和柱间抱头大哭,他们终于走出二爷爷/弟弟克扣零钱的阴霾,可以尽兴的赌了!这一切归功于小佐良娜!

  为何呢?事情的原因从头说起。

  一个明朗的周日清晨,樱难得有闲暇陪伴女儿在家。母女俩说悄悄话,读书,打游戏……樱尽量满足女儿的一切期待,职务原因,她陪伴女儿甚少,心有亏欠。往日闹腾的宇智波一大家子今天格外安静,他们清楚樱陪伴佐良娜的机会不多,尽量不去打破母女间静谧的氛围。

  悠扬的音乐打断母女间的悄悄话。

  樱划开手机锁,屏幕上显示是师父打来的视频通话。轻轻点击,入目纲手醉醺醺红光满面的脸,声音嘈杂杂的,好像有许多人在大喊、骂街、叹气。

  师父又去喝酒赌博了。

 “嗝~樱,救命啊。”

  “师父?”

  “呜呜呜……樱”纲手脸忽然贴近屏幕,泪光闪烁“樱,借师父点钱好吗,师父钱输完了,衣服快输没了,下一把我一定要赢回来!”

  樱:……她现在能不认这个师父吗?

 安静的小房间里响起纲手的鬼哭狼嚎,佐良娜好奇坐妈妈身边。

  “小佐良娜好啊,真可爱。”纲手眼神飘忽,她还想与樱说些什么,身旁赌友催促‘快押’,佐良娜看过有关赌徒的电影,她看着视频上人群喊‘押大押大’‘押小押小’对纠结不知选啥的纲手说:“纲手阿姨,选大的。”

  算了,破罐子破摔,纲手一狠心,听佐良娜的,选大!

  结果出乎意料,纲手几十年的赌博生涯中,她第一次赢钱。看着不少钞票扒拉到师父那边,樱目瞪口呆,师父,你不是大肥羊么?怎么回事?

  接下来的一次次赌博中,纲手听佐良娜的话,百赌百赢,待尽兴而归,纲手抱着一大堆钞票,激动的泪牛满面,小佐良娜!你真是纲手阿姨的救世星啊!

  那边纲手抱钱去炸千手家的神经了,这边樱面对电量耗尽黑屏的手机,感觉整个世界都魔幻了,师父竟然赢钱了!难不成她女儿真是幸运ex,还是终极的那种,能把幸运e变成幸运ex?

  自从这次之后,纲手隔三差五来徒弟家抱佐良娜玩,明说是吸宇智波,暗地里偷偷抱佐良娜去赌场拼杀一番,赚的那是盆满钵满,纲手还发现,佐良娜简直是锦鲤附体,只是抱抱她,赌博九赢一输。这些天靠着佐良娜的运气,纲手那是赚了大把大把的运回家,千手从负千万变成千万富翁。扉间看着堆积“如山”的钱沉思,用看小白鼠的眼光“慈祥”看纲手,柱间挠耳抓腮,迫切想知道孙女赚钱的秘诀,纲手神秘一笑,对爷爷勾手……

 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午后,斑和佐良娜懒洋洋窝阳台上享受太阳的温暖,人吃饱后身体懒懒的不想动,丝丝的困意缠绕。斑靠着柔软的靠垫脑袋一歪,日光倾泻而下,勾勒出他英挺的轮廓。小孩子活力总是满满的,佐良娜扒拉着斑爷爷的大手,比划着她和斑手掌的大小区别。

  “死木头,你咋又来了!斑哥不在!”楼下忽然传来泉奈的声音,紧接着一阵“咣当嗵啪啦”响,彻底打破了午后的安静。佐良娜不明所以被斑抱着下楼,入目一黑脸汉子被一群宇智波大佬们团团包围,脖颈上横划着泉奈的刀,反射道道寒光。

  柱间毫不在意,看到斑眼中一亮,挥手向斑招呼“斑!还有佐良娜,好啊!”

  被哥哥拆台的泉奈‘唰’收回刀,有点不太高兴坐回沙发,千手家的又来了,宇智波家最近招了什么邪?死木头孙女频频来,这下死木头也来,以后那千手白毛会不会也来宇智波大宅?一阵恶寒。

  这次柱间与平常不太一样。

  往常柱间每次来宇智波大宅100%来找小伙伴玩,看见斑那是眼放亮光。这次他没有与小伙伴畅谈,盯着佐良娜像在看稀世珍宝,佐良娜歪歪头,对柱间露出甜甜的笑容,可爱极了。

 “唉——”柱间突然叹息。

  斑瞥一眼柱间,道:“怎么,又被你弟弟训斥了?”泉奈适时嘲笑出声。

  “人老了,总会怀念过去。”柱间长叹,“几十年前,小纲手就像现在的小佐良娜,又乖又可爱,如今纲手长大了,没有小时候那样粘爷爷了。”想着可爱的大孙女竟用铁拳揍爷爷,柱间悲从中来。

  斑:……你来就是回忆过去的?

  “千手家已经没有新生的后代,空荡荡的大宅只有我,扉间,纲手三人,要是有小孩子笑声,大宅会生气很多吧。”柱间慈祥看向佐良娜。

  泉奈总算是听明白了,合着死木头这次来不是拐斑哥,是来拐佐良娜的,这能忍?

  他欲抽出刀砍走死木头,斑哥却出乎他意料,斑低头小声问几句佐良娜话,佐良娜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点头,然后把佐良娜塞进柱间怀里。柱间顿时眉开眼笑,一摆手一溜烟消失不见。

  “斑哥?”泉奈不可置信。

  “没事儿,柱间那家伙,估计被他孙女刺激了,佐良娜有他保护,很安全。”

  “……”

  柱间确实是一位可靠的长辈,他带着佐良娜去火影岩,讲述过去激情澎湃的故事,佐良娜眼睛亮晶晶的,心中埋下当火影的梦想。他带佐良娜逛繁华的街市,木叶的村民看到他们敬爱的初代目大人抱着一个小女孩爽朗大笑,纷纷猜测谁家的孩子能让初代目大人如此对待。逛街当然少不了吃的,柱间买了一些甜的一些咸的,他怂恿佐良娜尝尝咸品,女孩皱眉嚼啊嚼,显然不太喜欢。

  逛了一路,吃了一路,最后柱间揉揉佐良娜的小脑袋道:“佐良娜,柱间爷爷带你去玩更好玩好不好?”

  “好啊。”佐良娜口齿不清,腮帮子像小松鼠一鼓一鼓的,柱间爷爷塞了好多好吃的。

  然后柱间去了赌场,坐落在木叶西边,颇有名气的仿古赌场,环境干净,来赌之人多是颇有财富过把手瘾的玩家。

  过程自是不必多说,有佐良娜这个锦鲤加持,柱间那是把把赢,次次赢,待日落西山,晚霞漫天,柱间神清气爽从赌馆中走出,兜里装满数值不小的信用卡。

  终于不是被扒的只剩裤子从赌倌中扔出来了😭。

  站在昔日与斑商议木叶定在何处的高岩上,从前的莽莽林园已变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木叶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和欣慰。清爽的风徐徐吹过,佐良娜一点睡意被风吹走,她循着柱间爷爷的视线俯瞰木叶,张大了小嘴巴。

  “好好看。”

  柱间咧嘴一笑,道:“小佐良娜,这就是你的家,长大了要好好保护她啊!”

  “今天玩的开心吗?”

  “开心!”

  “赌场好玩吗?”

  “好玩!”

  “那以后佐良娜要多陪陪柱间爷爷去赌场,好不……”

  “阿尼甲!”被宿敌从实验室里楸出来去找他那糟心的大哥,宇智波兄弟俩背后虎视眈眈,扉间浑身不舒服,费好大一会儿才找到大哥在哪儿,远远听到大哥在教坏小孩子,扉间顿时黑了脸。

 柱间看见扉间就像老鼠见了猫,身体僵在那儿机械转头道:“扉间啊,还有斑……” 完了,被扉间和斑看见教坏小孩子,他今日休矣。

  斑挑眉头,似笑非笑,周身非常平静,如果忽视疯狂转动的万花筒写轮眼。

  他觉得今天和千手老二合力揍人很不错呢

  泉奈一个闪身抱走打哈欠揉眼的佐良娜,抱着自家小祖宗转身回家,该是吃饭的时间了,千手那个死木头,交给斑哥和千手白毛收拾得了。

  敢教坏宇智波家的公主,呵呵。

神奇

绘:神奇

制:犬丸丸

绘:神奇

制:犬丸丸

火影爱情故事

第三百四十六集


黄昏


---

第一遍看的时候第一次那么希望纲手这次千万不要赌赢了 感觉这两人都被亏欠了太多 都太遗憾了

第三百四十六集


黄昏


---

第一遍看的时候第一次那么希望纲手这次千万不要赌赢了 感觉这两人都被亏欠了太多 都太遗憾了

陆权镛
#性转注意# “可是纲手大人的...

#性转注意#


“可是纲手大人的赌运并不怎么好。”


“那是在赌钱的时候,赌命的时候不然,正因如此我活到了现在。”


#性转注意#


“可是纲手大人的赌运并不怎么好。”


“那是在赌钱的时候,赌命的时候不然,正因如此我活到了现在。”




貧道掐指一算

拍火影就是開心 自來也好好看超上相 雛田超可愛 

拍火影就是開心 自來也好好看超上相 雛田超可愛 

栗子酱

逢赌必输的纲手,赢了最不想赢的赌约.


“你就赌我会死吧,反正你每次赌博都输。”

逢赌必输的纲手,赢了最不想赢的赌约.


“你就赌我会死吧,反正你每次赌博都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