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纳西尔

490浏览    7参与
GOOD(MINTON)
羽毛球场上难得一见的「传承画面...

羽毛球场上难得一见的「传承画面」。

羽毛球场上难得一见的「传承画面」。

王西瓜的瓜

我要找到我的爱人,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我要找到我的爱人,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芝士好吃

【我(埃迪)x卡尔顿】原罪

现代prao

人物超ooc

小学生文笔

第一人称叙述 我=埃迪,如果觉得ooc太严重了就把第一人称当做自己,当做自己白嫖卡总。里面卡总和纳西尔是兄弟关系。

cp:我(埃迪)→卡尔顿,卡尔顿→纳西尔,纳西尔→我(埃迪)

不喜勿入

转化,不是突然造成,而是从一开始,从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第一次看到他整理领带时的双手,因为行程仓促而微湿的鬓角,轻轻颤动的睫毛。我常见到他,在街角的餐厅里,他在电视里,带着得体微笑进行演讲。

他叫卡尔顿·德雷克,是一个天才科学家,更是生命基金会的总裁。从第一眼见到他起,我就知道自己深深地爱上了他。

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记者,今天大约...

现代prao

人物超ooc

小学生文笔

第一人称叙述 我=埃迪,如果觉得ooc太严重了就把第一人称当做自己,当做自己白嫖卡总。里面卡总和纳西尔是兄弟关系。

cp:我(埃迪)→卡尔顿,卡尔顿→纳西尔,纳西尔→我(埃迪)

不喜勿入

转化,不是突然造成,而是从一开始,从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第一次看到他整理领带时的双手,因为行程仓促而微湿的鬓角,轻轻颤动的睫毛。我常见到他,在街角的餐厅里,他在电视里,带着得体微笑进行演讲。

他叫卡尔顿·德雷克,是一个天才科学家,更是生命基金会的总裁。从第一眼见到他起,我就知道自己深深地爱上了他。

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记者,今天大约是我的幸运日,老板让我去采访他,我终于有机会可以近距离接触他。我看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嘴里在说什么,他那双棕色的像是焦糖一般的双眼也温柔地回望着我。我几乎看痴了,鼻腔中传来细微的刺痛感,我以为自己可能丢脸地在他面前流下了鼻血。我抬手在鼻子下抹了一把并没有流出任何液体,但我的鼻腔中突然闻到了不同的气息,不是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也不是空气中其他任何的香水,是费洛蒙,从我身上散发出的因为见到他而愉悦的气息。这很奇怪,甚至是往糟糕地方向发展了。血液流动的速度比以往更快,骨骼好像在重新生长一般在皮肤下被挤得咯吱作响,身体里仿佛有什么要出来了。

“你还好吗?”他半阖着眼帘看向几乎蹲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我。

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我真想亲吻一下这双上帝亲赐的双眸。

“厕所……请问厕所在哪里?”我努力挤出笑容,在他随行人员的指示下,惊惶地往洗手间冲去。

洗手间空无一人,我伏在洗漱台前痛得大汗淋漓,肩胛骨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两个大包来,我甚至来不及尖叫,一双巨大的黑色羽翼从我身后张开。

我转化了,因为对他的渴望,我成了原罪。

在这个文明社会里,大多数人会平凡地过完这一生。而极少数的人,会因为他们自身的恶习转化为七原罪,教会无法容忍人类的堕落,他们在普通人中宣扬除掉成为原罪的恶人的重要性,原罪就是人类的公敌,而我刚刚成为了全人类的公敌。

血液流动的速度逐渐降低下来,翅膀也逐渐缩回了皮肤之中,只可惜这件帅气的夹克已经毁了,我有些脱力地靠着洗漱台坐了下来。

“你应该更小心一些。”卡尔顿推门进来,他并没有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却仿佛都知道了一般,他皱着鼻子仔细嗅了嗅,“趁教会的人发现你之前,好好珍惜你的生命吧,暴食。”

他现在的样子有些笨拙的可爱,我还狼狈地坐在地上,仰望着他。我能闻到的气息更多了,他的手腕和颈部散发着柑橘的清香,还有更多的,是他身上的傲慢又不屑的气息。

他也是原罪,他是卓越的欲望,是傲慢。

这一信息甚至让我有些兴奋起来,我从一个平庸的人类成为了他的同类。

“我要走了。”卡尔顿抬手看了看表,随后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扔到我的身上,“小心掩盖住身上的痕迹,别被其他人看见了。”他不耐烦地告诫我。

我见他要走,急忙伸手抓住他的手指,他回过头来,眉头轻微皱起,眼底的棕色像是化开的焦糖沼泽,湿甜蜜又粘腻的,教人深陷。

”放开。”他命令我。

他此刻的样子可真美味,不仅仅是看起来,尝起来也是如此。我握住他的手指,他的指节带着鲜嫩肉体所特有的甜味。我更爱他了。

他见我对他的话无动于衷,便伸出手来强硬地掰开我的手指,每一次触碰,我的皮肤都能品尝到更多他的味道,只是短短的几秒,我就快要射了。当我停止回味这一切后,他早已离开了。

想要更多……他的味道……

我更加频繁地在有他的场合出现,我可以闻到他靠近时带来的气息,我可以在空气里千千万万的情绪中分辨出他的来,我可以品尝出食物与人的情绪来,他的味道与别人都不同。

牛排与培根的味道带着恐惧,恐惧甚至比喜悦更美味些,舌尖刚触碰倒是会有刺激的微苦,然后像是电流一般从味蕾跳动到背部,使你无法控制地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当然最好吃的是人类,人类的大脑鲜嫩得入口即化,没有任何调味能够比拟大脑中各种情绪所带出的味道。还有内脏,兼顾了强韧的口感与鲜甜的味道,是非常解馋的小零食。在我断断续续杀了几个流浪汉与小偷后,我终于明白了教会为什么要除掉七原罪了,我们以人类为食。

“我觉得你说的这些很不可思议,事实上,我很难相信你说的这些。”他趴着我对面的桌子上,盯着我吃东西,“那你能尝出我的情绪吗?”

这是一次由我制造的“偶遇”,对象则是卡尔顿的弟弟纳西尔。苦于对方对我的冷漠,我决定从他那善名远扬的开朗弟弟处下手。我伪装成一位可以尝出情绪的奇人异士,当然我隐瞒了自己食人的真相。纳西尔运营着一家救助机构,由于他哥哥在商业和医学上的成功,有大量的人愿意往这个机构中投钱。我是其中一位,只不过我觊觎的是他的哥哥本身。

“可以倒是可以……”我正打算伸手触碰他,他却先我一步用手捧住了我的脸颊。

是甜的,除去喜悦还有几分胆怯与试探,像是桃子味的苏打水。然后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是他身上传出来的费洛蒙的味道。

事情好像往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了,他轻柔地触碰了一下我的嘴唇,柔软的舌头往我嘴中钻去。我该告诉他我可以通过皮肤接触尝到味道的,但是他的味道真是无法言喻的美妙,美妙得十分不真实。

他又坐回到座位上,用餐巾擦了擦他的嘴。

“我叫纳西尔·德雷克。”他露出阳光又开朗的笑容来,看起来非常迷人。卡尔顿也该这么迷人的,可我从未见过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埃迪·布洛克。”

我与他的关系该更进一步了吧,此刻我就站在他的身边,准确的来说是他身边的纳西尔的旁边。我的手心湿漉漉的,我希望待会儿我们不要握手,如果有一个拥抱会更好些。如果待会儿他问我要那件外套怎么办,我可能不太舍得还给他,那上面全是我们俩交缠在一起的气味。待会儿和他打招呼要不要说好久不见,他上午应该没看见我也在生命基金会外面闲逛。

他朝我看过来了。

“好久不见。”我露着礼貌而生疏的微笑,朝他点了点头,我的耳根已经涨得通红了。

他扫了我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回纳西尔的身上去了,“这就是你的新朋友?”

“哥哥。”纳西尔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地在他耳边嘀咕着。

这让人有些沮丧,他甚至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和我进行对话。我越过纳西尔的肩膀看着他,他的眼睛半阖着,抬手将他弟弟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一般。空气中弥漫着酸涩的气息,来自我自己,我的嗅觉几乎要罢工了,我快要被嫉妒和贪婪给溺毙了。

侍者带着我们往早就订好的位置走去,我有些局促地坐下,卡尔顿则拉住了想要做到我身边的纳西尔,两人齐齐坐到了我的对面。他的表情十分冷淡,仿佛从来没见过我一般,他不可能不记得我,却连一个表情也不屑于赏给我。

餐厅的灯光有些暗,他侧着脸一边与纳西尔交谈一边切着收下的牛排,他看起来可真美味,我又饿了,他的气味可真好闻,但是没有任何一种食物有他的气味,纳西尔也没有,我该把他吞吃入腹的。

“咳咳……”纳西尔今天得到了一大笔捐款,他急于与哥哥分享这件事,却不小心被食物呛住,咳得满脸通红。

卡尔顿温柔又耐心地拍着他的背,直到纳西尔缓过气来。他看着满脸通红的弟弟,逐渐眯起眼来,嘴角上扬着,露出可爱的弧度。我可以闻到,从他身上传出来的费洛蒙的味道。我才知道他也能露出那种满心满眼为一人的笑容,原来他也会动情。

我从纳西尔开始接近他的计划失败了,从那个吻开始就失败了,我还可以实施另一个计划,如果不能得到他,就毁掉他吧。

傲慢,戒之在骄——负重罚之。

我和纳西尔接触的越多,我越不忍心实施我的计划,我只能加快这个计划的实施。我有些焦躁地敲打着桌子,纳西尔就坐在我的对面,卡尔顿靠在窗边打电话,他的指尖优雅地夹着一根烟,距离我们有一定的距离,我有点看不清他了,但是这个距离刚好合适。这个距离下,他不能阻止我做些什么却能有所反应。我知道教会的人正伪装成食客分布在我的周围,楼下的广场也是,站满了蠢蠢欲动的群众。

我突然站起身来往洗手间走去,纳西尔见我一言不发地离去,急忙赶往洗手间。他该是担心我的,但是我却要利用他来伤害他的哥哥,甚至让他取代我原罪的位置。

“你还好吗?”纳西尔站在我身后。

我回过头来,心中的恶念几乎要满溢出来。。

“对不起。”我掏出藏在兜里的弹簧刀塞进他的手中,他看起来有些疑惑,我覆上身去轻轻地在纳西尔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用刀刺进我腹部的肌肉里。

“啊!”纳西尔发出有些凄厉的尖叫,甚至在我感到痛楚之前。

我甚至还没将嘴唇从他的脸边挪开,我尝到他因我受伤而感受到的害怕与悲痛,是苦的。我重重地推开他,捂住伤口往餐厅中走去。

教会的卧底见我受伤,连忙过来搀住我。

“纳西尔·德雷克要杀了我……”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惊恐些,“他的确是原罪……”

餐厅中突然变得安静下来,食客们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说的话,他们开始尖叫,像是躁动的蚂蚁一般,教会不得不分出人手去疏散他们。另外的人则去抓捕纳西尔。我看见窗边的卡尔顿扔掉手中的烟向我跑来。

我知道他想去厕所阻止教会的人。我抓住了奔跑着的他的手腕,并紧紧地抱住他。这一次,他终于注意到我了。他抬着头恶狠狠地看着我,眼底的沼泽几乎要将我吞噬。我低下头,哪怕一次也好,我想吻一吻他的嘴唇。

“你怎么敢!”他咬牙切齿地质问着我。

“因为我爱你。”我放开对他的束缚,伸出手来,想要抚摸他冷峻的脸庞。

“你的确该下地狱。”

他抬起手来轻轻一挥,空气仿佛变成了实物,狠狠地将我撞出窗外。纳西尔刚被教会从洗手间押出来,他的脸上挂了彩,他甚至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了我的坠落。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我看见纳西尔紧随着我从窗口跳下。

他会死的,我心头一紧。可我若张开翅膀,所有人都会看见,那黑色充满罪恶的翅膀属于一位原罪。

卡尔顿的动作更快,几乎纳西尔一从窗口跳出,他也张开翅膀从窗口跃下。还没等他伸手拉住纳西尔,纳西尔也完成了转化。

哪怕是呼啸的风声也无法掩盖他骨骼生长的声音,我看见白色丰满的羽翼从他背后展开。

从未有人告诉过我,转化也有好的一面。

我看见张着翅膀的二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所有人都看见了。

而我在坠落。

 

慕倾三生

【亡者与王者】Remember——.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所衍生的作品。
#文风不太稳定。
#估计也没啥人看之类的hhh
#注意是BL向,关于纳西尔和皇兄的!!!
#不定期更

The first chapter

————

窗外的细雨夹杂着雪花,一点点从天空上坠落下来。

他什么也看不见,就好像他从未拥有那般,五感不起丝毫作用。他匍匐在杂乱不堪的地面上,泪水混着汗水滴在泥泞的、看不见任何暖色系的地面上。痛苦在这个深夜袭击了他,他从幸福的梦境中被迫清醒,来面对这个如此残酷,冷漠、病态的世界。

万物都是漆黑的,见不着一丝亮光。

远处教堂的钟声在夜里显得格外突兀,人们讨厌至极的乌鸦成群的从与天色融为一体的枯木上挣脱。

他从那窄小的窗子探出身去,是无法用肉眼接触到...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所衍生的作品。
#文风不太稳定。
#估计也没啥人看之类的hhh
#注意是BL向,关于纳西尔和皇兄的!!!
#不定期更


The first chapter

————



窗外的细雨夹杂着雪花,一点点从天空上坠落下来。


他什么也看不见,就好像他从未拥有那般,五感不起丝毫作用。他匍匐在杂乱不堪的地面上,泪水混着汗水滴在泥泞的、看不见任何暖色系的地面上。痛苦在这个深夜袭击了他,他从幸福的梦境中被迫清醒,来面对这个如此残酷,冷漠、病态的世界。




万物都是漆黑的,见不着一丝亮光。



远处教堂的钟声在夜里显得格外突兀,人们讨厌至极的乌鸦成群的从与天色融为一体的枯木上挣脱。

他从那窄小的窗子探出身去,是无法用肉眼接触到的黑。跪在地上的青年人早已失去了原本耀眼的光芒,一头如奶茶般的发丝如今变得不堪入目。




他是皇子,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Brother…I remember you.”



如果凑近了听,也只能听见他嘴里絮絮叨叨重复最多的这句话。污秽的尘土遮掩不住他往日意气风发的容颜,如星月一般,如浪涛击破海边悬崖上的碎石一般牵人心弦。



集市上的人们会告诉风,这个衰败的国家曾经也是有两个英姿飒爽的皇子和一个统治了千年的昌荣帝国。二皇子丝毫不逊色于大皇子,可那帮贵族却总把年少的二皇子日夜不停的塞在大皇子的所有光环下。二皇子开始变得卑微起来,他所憧憬的人永远都是大皇子,日日夜夜蜷曲他的身边。


儿时的美好悄然从指尖的缝隙中随风而逝。这对兄弟开始因为那罪恶的皇座而互相残杀,自古历来众多皇位继承人都是靠着尸山血海,自相残杀而争来的皇座。



纳西尔怎么都想不到,从他与加百利为敌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坠入了撒旦的怀抱。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tbc.

贵圈真乱
【1503】艾力冈VS纳西尔《...

【1503】艾力冈VS纳西尔《斯巴达克斯》

【1503】艾力冈VS纳西尔《斯巴达克斯》

哎快看,有飞碟\

开坑说明

  第一次开始写一些想写很久的东西,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决定.....我要开坑啦,而且一次开两个,但是毕竟学业繁重,大概会保持周更,总之一定会坚持哒~决定写冷CP的我.....偶尔会写一些杂记,读后感,观后感什么哒 ~

   喜欢点赞,我们聊~不喜欢哒~别喷....默默无视就好,反正我还是要跟着感觉走呐,这是自娱笔记,开心才最好。

  好啦今天开坑~就这样

  第一次开始写一些想写很久的东西,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决定.....我要开坑啦,而且一次开两个,但是毕竟学业繁重,大概会保持周更,总之一定会坚持哒~决定写冷CP的我.....偶尔会写一些杂记,读后感,观后感什么哒 ~

   喜欢点赞,我们聊~不喜欢哒~别喷....默默无视就好,反正我还是要跟着感觉走呐,这是自娱笔记,开心才最好。

  好啦今天开坑~就这样

GOOD(MINTON)

2015 年羽毛球亚洲锦标赛,印尼部分球员在馆内进行适应性训练。

2015 年羽毛球亚洲锦标赛,印尼部分球员在馆内进行适应性训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