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练手

8279浏览    4118参与
憨憨灯泡
呜呜呜单主说喜欢!! 单主人很...

呜呜呜单主说喜欢!!

单主人很好的说

呜呜呜单主说喜欢!!

单主人很好的说

冰米西亚

三面颜哦

等等别打,只是妹的偏见而已


说实话,妹不爱降谷零,不管是脾气暴躁、倔强无礼的警校学生,还是毫无道德底线、窃听跟踪的日本公安,都非常不讨人喜。而且他最爱的,国家恋人——是她最恨的。

但是她爱安室透,有着诸伏景光的温柔体贴,萩原研二的魅惑浪漫,二分新侦探的执着和五分侍应生的服帖,最后三分骨子里的邪气,糅成了一个完美的安室透。

等等别打,只是妹的偏见而已


说实话,妹不爱降谷零,不管是脾气暴躁、倔强无礼的警校学生,还是毫无道德底线、窃听跟踪的日本公安,都非常不讨人喜。而且他最爱的,国家恋人——是她最恨的。

但是她爱安室透,有着诸伏景光的温柔体贴,萩原研二的魅惑浪漫,二分新侦探的执着和五分侍应生的服帖,最后三分骨子里的邪气,糅成了一个完美的安室透。

菜花啊

6

60块钱抢钱去吧!

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都比这画的好

6

60块钱抢钱去吧!

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都比这画的好

zero suger.秦
随手写太糙了哈 全靠后期调

随手写太糙了哈    全靠后期调

随手写太糙了哈    全靠后期调

憨憨灯泡

笑死,给人画没了

p2加了滤镜发现滤镜比我强

笑死,给人画没了

p2加了滤镜发现滤镜比我强

冰米西亚

门锁了之后呢

赤井秀一沉默地拎着旅行箱站在门口,他没有这个家的钥匙——玛丽和真纯住在这里,他偶尔过来住两天。

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太急,忘了问妹妹拿钥匙,这就导致了他现在孤零零地站在这里的悲剧。

行吧,他按过了门铃,响了三分钟也没有人开门,足以说明母女俩果然是出门了。他闭上眼,运气有点差啊。

他沉吟了片刻,把旅行箱放在门口隐蔽的位置,收拾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跑出了街区。他懒得撬门——那样的后果是被妈妈暴打一顿,干脆趁着母女俩出门,去锻炼一会儿。

十公里了,他停下了跑步,气息稍微有些快,但半分钟就调整好了。他抬手看了看表,刚好半个小时,决定回去了。

走到门口的小路上,他根据母女俩的行动规律推测着自己回到...

赤井秀一沉默地拎着旅行箱站在门口,他没有这个家的钥匙——玛丽和真纯住在这里,他偶尔过来住两天。

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太急,忘了问妹妹拿钥匙,这就导致了他现在孤零零地站在这里的悲剧。

行吧,他按过了门铃,响了三分钟也没有人开门,足以说明母女俩果然是出门了。他闭上眼,运气有点差啊。

他沉吟了片刻,把旅行箱放在门口隐蔽的位置,收拾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跑出了街区。他懒得撬门——那样的后果是被妈妈暴打一顿,干脆趁着母女俩出门,去锻炼一会儿。

十公里了,他停下了跑步,气息稍微有些快,但半分钟就调整好了。他抬手看了看表,刚好半个小时,决定回去了。

走到门口的小路上,他根据母女俩的行动规律推测着自己回到家能见到人的几率。然后看到了小心翼翼探头的世良。

“哥,你刚刚去做什么了呀?”世良好像有点歉疚和幽怨,赤井秀一一时竟没有理明白妹妹的情绪。

“出去了跑了几圈。”他如实答道。

他先一步走过了妹妹,拎起旅行箱,然后按响门铃,现在妈妈应该在了。

“嗒。”门开了,似乎并没有太过用力,但从门后没有人影来看,玛丽估计有点小郁气。

赤井秀一进了门,看见眼神锋利的妈妈,开始反省自己刚才是不是应该一直等在门口,而不是跑步锻炼去了。

玛丽开口:“自私鬼。”

“我错了。”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赤井秀一看了看妹妹。

“不过干得漂亮。”玛丽继续道。

“好的妈妈。”世良又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

赤井秀一差不多得出事情的真相了,玛丽在睡午觉时他回来了,真纯听到门铃没有开门,他跑步时玛丽醒了,所以真纯承担了所有火力。

“这事我也有错。”他理直气壮地为真纯辩护了一句。

“我知道。”玛丽墨绿色的眸子瞥了他一眼,看向世良,“再接再厉。”

“知道了哟。”是世良元气满满的小虎牙。

“……”他到底在担心妹妹个什么?

华尔卡卡孜
韩国who太太这画的这法师太戳...

韩国who太太这画的这法师太戳我!!!然后我就摸了一个(虽然画的不咋地)悲痛我现在还没把他名字记住——

韩国who太太这画的这法师太戳我!!!然后我就摸了一个(虽然画的不咋地)悲痛我现在还没把他名字记住——

憨憨灯泡
接这种无偿练练手两张(*^ω^...

接这种无偿练练手两张(*^ω^*)

接这种无偿练练手两张(*^ω^*)

冰米西亚

流浪宣言

她合上书,经过精心计算、整理安排的下课时间才过去五秒。她起身,就在这二十分钟里,她要完成一件重大的事务。

这节是极其冷门的藏传佛经入门课程,很显然,他们志同道合,她想。

她单手拦住收拾桌面准备出教室的他:“介意交流一下吗?”

“啊?当然不介意!”他有些无措,连忙答应。教室里的学生们都没有太大反应,毕竟选修这门课,早已经平心静气,不会再有世俗的拉郎欲望了。

她右肩靠在走廊墙壁上,仰头望着他:“我经过深思熟虑,认为你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

“嗯?”交流学习呢?他猝不及防。

“所以,介意成为我学习爱情的同伴吗?”她笑着问道。

“不,不介意,你的意思是我们交往?”他终于反应过来。

“...

她合上书,经过精心计算、整理安排的下课时间才过去五秒。她起身,就在这二十分钟里,她要完成一件重大的事务。

这节是极其冷门的藏传佛经入门课程,很显然,他们志同道合,她想。

她单手拦住收拾桌面准备出教室的他:“介意交流一下吗?”

“啊?当然不介意!”他有些无措,连忙答应。教室里的学生们都没有太大反应,毕竟选修这门课,早已经平心静气,不会再有世俗的拉郎欲望了。

她右肩靠在走廊墙壁上,仰头望着他:“我经过深思熟虑,认为你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

“嗯?”交流学习呢?他猝不及防。

“所以,介意成为我学习爱情的同伴吗?”她笑着问道。

“不,不介意,你的意思是我们交往?”他终于反应过来。

“对,但不止是这样。我高考成绩不错,也选修过不少课程,总得来说,爱情我还没有接触过一堂课。”

“爱情就像人类所会的任意一门艺术一样,需要学习。我想在这四年里,学习去爱,你也是吧?”

“好吧,是的。”

“我们在感情中,尽自己的能力去爱对方,尽自己的义务和职责,并且在四年后和平地分开,你有意见吗?”

“没有。我觉得这主意棒极了。”

“那好,从现在开始,每时每刻接受新知识吧,我的男朋友。”

冰米西亚

远离凶杀案哦~

剧情人设魔改警告,是花甜甜梦寐以求的非社死场面(可能吧

maybe松花


蔚蓝明净的海面上,一艘超豪华游轮稳定前进。这是葡萄牙皇室专属的“北极星号”游轮,船身高75米,16处乘客甲板上分布着惬意看风景的人群。

“看,是鲸群!”身着深蓝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假小子惊喜地叫道,她摘下简朴的渔夫帽来,朝栏杆边的妙龄少女们雀跃地挥了挥。

“的确是的呢~”一位亚裔的温婉少女捧场,走过来借着假小子的视角欣赏鲸群。

“等等!那是谁?”亚麻色短发的清丽女生突然惊讶喊道,“好像是个美女诶!”

“你在说什么啦……好像真的有人吗!”温婉少女无奈地笑笑,想要证明清丽女生的眼花缭乱,却突然发现鲸群中一个特别的...

剧情人设魔改警告,是花甜甜梦寐以求的非社死场面(可能吧

maybe松花


蔚蓝明净的海面上,一艘超豪华游轮稳定前进。这是葡萄牙皇室专属的“北极星号”游轮,船身高75米,16处乘客甲板上分布着惬意看风景的人群。

“看,是鲸群!”身着深蓝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假小子惊喜地叫道,她摘下简朴的渔夫帽来,朝栏杆边的妙龄少女们雀跃地挥了挥。

“的确是的呢~”一位亚裔的温婉少女捧场,走过来借着假小子的视角欣赏鲸群。

“等等!那是谁?”亚麻色短发的清丽女生突然惊讶喊道,“好像是个美女诶!”

“你在说什么啦……好像真的有人吗!”温婉少女无奈地笑笑,想要证明清丽女生的眼花缭乱,却突然发现鲸群中一个特别的存在。

一名梳着高挑黑马尾,有着姣好身材的白皙女子,正穿着泳装舒适地躺在一头浮在海面的鲸背上,似乎在闭目养神。

“那不是花警官吗?!”视力极好的假小子一眼看出了那女子的具体身份。

她挽起衬衫袖子,露出匀称、有线条的肌肉来。清丽女生瞬间被吸引了注意,犯起花痴:“啊啊啊,侦探大人,我好爱你(。・ω・。)ノ♡”!

假小子没分心注意被温婉少女尴尬拉开的清丽女生,双手做喇叭状:“花警官——”

心下还有些无奈,白警官公私分明——上班时气场全开、堪称警界的案件女王,休假时就一点儿工作不沾、全身心享受,也不知道喊不喊到她……

“嗯?”似乎是听到自己,鲸背上的窈窕女子本来是双手背后、双腿交叠的阳光浴姿态,慵懒地松开双手,撑拉活动两下,侧过上身看向游轮。

她嘴角还勾着笑,隐约带着怒气。假小子一看不好,连忙又喊道:“花小姐——”

她的眉尖松了些,神情不再意味不明,愉悦的光彩在面上流转,转而下达命令:“长天,靠近游轮。”

“呜——”身下的虎鲸听懂了,喷出水柱以示接收命令,调转方向脱离鲸群,平稳地接近游轮上假小子所在的那一片甲板。

“哇啊啊——花大美女——”清丽女生已经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再也顾不得闺蜜的劝戒,趴到栏杆边挥舞双手。

“这……”假小子的世界观有那么一点点动荡,诚然,她家族身份很高、还和英国皇室有牵连——她见过的奇人异事也不少;但更多的,作为日本警方的协助人,一名讲求事实依据的侦探,她对于一位体制内的警官背叛了唯物主义,还是有些接受不能的。

“我来这片海域度假,请各位放假期间仍要为外交工作而贡献的女士们不要介意哦!”花警官语气中略微带着些幸灾乐祸地说着,接着就重新戴上墨镜,躺平晒太阳了似乎还小声嘀咕了什么“必有凶案”“赶紧离开”之类的字眼。

清丽•为外交事业贡献•女生咬牙切齿地恨恨道:“花警官人美心美,就是多了张嘴!”

她大概也忘了自己只是趁家里财团和葡萄牙皇室的商业合作来蹭滚轮的吧?——被负责安全的警官父亲一同带来执行任务的温婉少女苦中作乐地想。

假小子的注意力没被花警官的话转移走,她敏锐地观察到不远处鲸群中,有的虎鲸身上的看不清晰的物体——果真是度假用品吧,她就说虎鲸怎么会背负贝类寄生种群?

然而谜团更大了,完全不能理解花警官驯兽方法的假小子陷入了沉思。

意有所动的警官墨镜下的凌厉双眼眯了眯,有点无趣,该走了。吐出一口气:“长天,回鲸群。就让我们在太平洋上度过一个美好而没有死人的假期吧!”

顺带一提,某处甲板上是目睹一切后,扯了扯领带的松田阵平。

白女巫

《中学生的父母爱情》

我懒懒趴在床上,门外的争吵声不断,没有一点避着我的意思。


我知道,他们又开始了。


男人的怒骂声和女人的尖叫混在一起,我听见了“懒”  “脏”  “蠢”这一类侮辱性的词汇。


果然又是因为打扫啊...


女人说:“你这个暴君,只允许你骂人不允许人骂你!!!”


男人说:“是啊!!怎么了?”


粗俗无比。


我深深的叹一口气,拿起笔,开始写作业。


外面的暴动持续,我额头上爆了好几根青筋。你们他妈就不能别吵吗?闭嘴!!!不要打扰我!!!!!


男人那声音不断的刺激我,女人倔强回嘴,骂了几句,男人上手了。...


我懒懒趴在床上,门外的争吵声不断,没有一点避着我的意思。


我知道,他们又开始了。


男人的怒骂声和女人的尖叫混在一起,我听见了“懒”  “脏”  “蠢”这一类侮辱性的词汇。


果然又是因为打扫啊...


女人说:“你这个暴君,只允许你骂人不允许人骂你!!!”


男人说:“是啊!!怎么了?”



粗俗无比。



我深深的叹一口气,拿起笔,开始写作业。


外面的暴动持续,我额头上爆了好几根青筋。你们他妈就不能别吵吗?闭嘴!!!不要打扰我!!!!!


男人那声音不断的刺激我,女人倔强回嘴,骂了几句,男人上手了。


我听着女人的惨叫,眼里是对这一切的厌恶和挣扎。


又打又骂,结束了。


我知道,现在的女人一定是躺在地上,脸上都是泪,面容扭曲,嘴里还发出难听的哭声。


而男人厌恨的瞪着她,又骂几句,然后狠狠拍上门。


事实上,男人没有回去,女人毫不留情的侮辱他属于男性的尊严,他是发了狠要给女人教训。


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她耳旁是男人的骂声。


我听见她的脚步声,她说:“我不呆在

这儿了!我要走!!!”男人回:“你赶快走!!!”


我要疯了。

那边是他们的拉扯声。


其实我每次都会去安慰女人或者劝架..但这次我没有,

因为我不想。


我只是感觉,  好累。


我无神的盯着作业上几个字,然后,女人猛的把门扯开。


“瑶瑶,我以后就不管你了!你的上学让他来管!!!”


我用手牵住她的衣角,因为她要走。


男人过来,让我去写作业。女人恨恨看着他, 走了。


男人在他房间里,于是我关上门。


咽回那即将落下的泪水。


我想哭。


我极力忍住自己的欲望,装出面部平静的样子,写起了作业。


果然有点难办,只要停止学习就忍不住回想刚才。


这眼泪不值钱的想往外冒,我又抹掉了。


“可是我不想管..”


她怎么能,不要我呢?



后来男人开了门,我们俩都装作无事发生。


中午了,我去他屋子吃饭。


他怕我无聊,拿平板给我放视频。


可惜他不知道我喜欢什么。


他放的是娱乐视频。


好巧不巧,是某记者对某女星母亲过世的采访。不过我们两个都表现的很正常。


草草吃完饭,溜到卧室去。


深夜,怀着复杂的心情打游戏,他提醒我早点睡。我回答   “好!”



平淡的过了两天。



第三天,女人回来了。


她来的时候,男人正好到家,在换鞋子。


女人说:“要不是为了小孩儿的上学问题,我才不来嘞!!!”


男人了然:“你可以不来啊。”


我看看他,又看看她


生活又正常了,我这样想。













易言语
《羊毛卷少女》 深夜产物,速涂...

《羊毛卷少女》

深夜产物,速涂的一个正脸,挺喜欢的但应该不会上色。

《羊毛卷少女》

深夜产物,速涂的一个正脸,挺喜欢的但应该不会上色。

咬一口折鸢

“我不是执棋者,我是棋子”

若哥,你看……我替你报仇了。但我脏了……配不上你了。”

两年前,边境被攻,一道圣旨,顾若寒被派去镇守边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若哥,我等你回来。我们还有很多风景没看,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不能没有你。”顾若寒没有回答什么,只是紧紧抱着我。

他走了,三个月后,我收到了来信。顾若寒死了,被敌军斩下头颅,脸也被毁了。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我没有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开始计划如何毁了那个国家。

耗费整整一年时间,我布下完整的棋局,报了仇。

完成了报仇,我迷茫了。

每天都待在我为若哥准备的林中竹屋里,除了睡觉之外,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发呆。

有一天,我看到了和若哥很像的一个人,偷偷的跟了上...

若哥,你看……我替你报仇了。但我脏了……配不上你了。”

两年前,边境被攻,一道圣旨,顾若寒被派去镇守边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若哥,我等你回来。我们还有很多风景没看,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不能没有你。”顾若寒没有回答什么,只是紧紧抱着我。

他走了,三个月后,我收到了来信。顾若寒死了,被敌军斩下头颅,脸也被毁了。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我没有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开始计划如何毁了那个国家。

耗费整整一年时间,我布下完整的棋局,报了仇。

完成了报仇,我迷茫了。

每天都待在我为若哥准备的林中竹屋里,除了睡觉之外,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发呆。

有一天,我看到了和若哥很像的一个人,偷偷的跟了上去。

“你还真舍得利用他啊,顾若寒~”“只有他有能力彻底毁了元国。”

……

“顾若寒,我劝你组织好自己的语言哦”“什么意思?”“没什么。”

我没有心情听下去,准备转身离开。

很不巧,腰间悬挂的玉佩掉在地上,来不及捡起,慌张逃走,用内力加快速度。

回到竹屋,只觉得头晕的很,随之胸口一痛咳出血来,都快忘了,我不能使用内力。

身边没有人能帮我,索性躺在床上强忍着。半夜,意识模糊,有人在帮我缓解,但我睁不开眼睛。

隔天,我发现玉佩放在枕边,上面残留着熟悉的檀木香。

“顾若寒,真是残忍,我拿真心,你却利用我。真好啊……真好。”

真好啊……我不是执棋者,我是那颗棋子。

是我太蠢,那颗连脸都看不清楚的头就能扰了我的心。

“若哥,我爱你,可你不爱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