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练手

2584浏览    3042参与
saya小夜

吉吉

萨维塔科是一座奇怪的城市,霓虹灯照射下的街道上行走的人们,手里拿着手机,腰间却配着冷兵器。


吉吉是被楼下突然响了一下的车喇叭声给吵醒的,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起来,她摸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翻看一下,并没有未读消息。


吉吉松了一口气,把手机放下,看来她可以继续休息不用出门了。突然的,吉吉总觉得客厅有点奇怪,只是在细细查看后并没有发现,整个客厅和她睡着前是一模一样的。


吉吉认为可能是最近太忙搞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萨维塔科是个奇怪的城市,吉吉的工作也是奇怪的工作,只是在本就奇怪的城市里她的工作也就变得不那么怪异了。


吉吉是空间稳定者,她的工作就是在城里来回转悠然后把...

萨维塔科是一座奇怪的城市,霓虹灯照射下的街道上行走的人们,手里拿着手机,腰间却配着冷兵器。


吉吉是被楼下突然响了一下的车喇叭声给吵醒的,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起来,她摸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翻看一下,并没有未读消息。


吉吉松了一口气,把手机放下,看来她可以继续休息不用出门了。突然的,吉吉总觉得客厅有点奇怪,只是在细细查看后并没有发现,整个客厅和她睡着前是一模一样的。


吉吉认为可能是最近太忙搞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萨维塔科是个奇怪的城市,吉吉的工作也是奇怪的工作,只是在本就奇怪的城市里她的工作也就变得不那么怪异了。


吉吉是空间稳定者,她的工作就是在城里来回转悠然后把从别的空间跑来的人或其他什么东西劝回他们自己的空间,要是不自己回去那就丢回去,丢回去还跑过来的就就地处决。


吉吉的武器是一把长剑,她习惯把它配在腰上。长剑名字叫“贝海”,名字虽古怪了些,却是吉吉在武器库里一眼看中的。


窗外有灵慢悠悠地路过,吉吉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坐在窗前看着那些灵发呆,过了会儿她回头看向沙发,忽然发现沙发脚边有个包裹。她想不起来那装的是什么了,但那包裹给她一种感觉,那里面的东西,跟莫拉拉有关。


莫拉拉是吉吉的搭档,只是他失踪很久了。


吉吉把箱子拆开,里面是一个杯子,但那不是普通的杯子。她能看出来,这是另外一个空间的东西,制造这个杯子的材料萨维塔科是不存在的。


这是莫拉拉给自己的吗?吉吉不知道。她恍惚记得这个箱子是几天前放在家门口被她抱回来的,是谁放在门口的她也不知道。


吉吉想起和莫拉拉有一次在北线边界抓住了一个潜入萨维塔科的异空间生物,那是一个长着羊角、背后有蝙蝠翼的生物,攻击力极强,且死活不同意回原来的空间。最后被莫拉拉打晕后打开空间口将那个生物扔了回去。


视线落回杯子,这个杯子的把手与杯体的淡红色不同,是青色的,在阳光下散发出奇异的光泽。吉吉知道杯子是从哪个空间来的,因为这个杯子是她和莫拉拉执行任务时,异空间的生物落下的。


当时莫拉拉把这个杯子带走了,吉吉不知道他把东西带去了哪里,直到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也不晓得中间这段时间这个杯子在哪里。


莫拉拉失踪已经半年有余了,那些曾经被他压制的力量蠢蠢欲动。他们认为莫拉拉不可能再回来了。


吉吉不这么想,但她却不知道莫拉拉去了哪里,是死是活。


吉吉把“贝海”从剑鞘里抽出来,它黑色的剑身似乎吞噬了时间所有的光,它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感到的只有冷。


“你觉得他是叫我去找他吗?”


吉吉对着“贝海”问道。后者当然没有回应,虽然它是一把普通人不能驾驭的剑,但到底只是一把剑,它不可能回答吉吉的疑问。


吉吉把“贝海”放下,将那来路不明的杯子放进被她和莫拉拉当仓库用的房间里。


关上那房门,吉吉叹了一口气,她把手机拿起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柯尔塔,给我讲讲你的计划。”


电话那边的人回答:“我等你很久了。”

Luk6_·x·
金属徽章练习 🈲一切

金属徽章练习

🈲一切

金属徽章练习

🈲一切

书行.

《骑士和龙》

文/书行

1.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名骑士,住在城堡内。

我一生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在公主被恶龙抓走时抢在其他骑士前面救出公主,然后迎娶公主,走向人生巅峰。

无奈进度条太过于漫长,导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只能在花园中无聊地浇花巡逻练剑法。

Excuse me?我可是男主角,居然没有主角光环加持吗?

差评,必须差评!


2. 

我是名骑士,我现在挺烦的。

烦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没有主角光环,而是我在花园中散步时捡了一颗巨大的蛋。本来想加个餐,结果放到锅中的蛋竟然孵出了只龙,还是只母的。

我灭了火,跟锅中的龙大眼瞪小眼。

“我加餐呢?”我质问它。...

文/书行

1.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名骑士,住在城堡内。

我一生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在公主被恶龙抓走时抢在其他骑士前面救出公主,然后迎娶公主,走向人生巅峰。

无奈进度条太过于漫长,导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只能在花园中无聊地浇花巡逻练剑法。

Excuse me?我可是男主角,居然没有主角光环加持吗?

差评,必须差评!


2. 

我是名骑士,我现在挺烦的。

烦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没有主角光环,而是我在花园中散步时捡了一颗巨大的蛋。本来想加个餐,结果放到锅中的蛋竟然孵出了只龙,还是只母的。

我灭了火,跟锅中的龙大眼瞪小眼。

“我加餐呢?”我质问它。

小龙绿色的脑袋扭了两下,无辜地看着我,鼻子里还喷出几缕黑烟。

该死,这小绿家伙还挺可爱的。


3. 

龙是个神奇的生物,生来就会说话。

绿色的小家伙在锅中扑腾了两下。

“妈妈。”开口竟是这句。声音糯糯的。

我呼吸一窒:“我是男的。”

“老公。”

“……叫爸爸。”

“老公。”

“我是人你是龙,我们生殖隔离。”

“……老公!”

“……”我放弃了抵抗。


4. 

实话实说,我真没打算养它,但在偷偷扔了它无数次无果后,我还是决定留下它。

天地良心,我当初只是为了加餐,根本没想过什么童养媳。

我可是要救出公主,走向人生巅峰的骑士!


5. 

天啊,我这志向真是太伟大了。

我得整一段来夸夸我自己。


6. 

小龙长的很快,才一个多星期就已经长大不少,可以化成人形了。

顶着龙角的小姑娘在我房间里蹦来蹦去,让我叫她小龙女。

“我叫小龙女,你是我老公,你叫哪吒。”

我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智障儿童。


7. 

少年,你醒醒,人家哪吒和敖丙的红蓝CP都锁死了,你一只绿皮龙,注定是没有机会的!


还有,叫爸爸!


8. 

拿错剧本的小姑娘依旧坚信自己是东海龙宫来的小龙女,丝毫不觉得自己一只喷黑烟的火龙住在海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日子是飞快而且无聊的,在她称自己为小龙女的第二百八十四天后,王宫传来了公主被恶龙抓走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这年头还有认认真真走剧本的,真是太不容易了。


9. 

我本来打算即刻请求出征,但是被龙拦下了。

“你应该多练练剑法。”现出原形的龙在院子里边摆弄着花草,她已经成年了,但体型并没有多少改变,“一边练剑法,一边静观其变。”

“万一救公主的机会被他们抢走怎么办?”

“那我就帮你抢回来。”龙嬉皮笑脸,顺手往头上别了一枝花。

我有些感动,果然就算没有主角光环,身为主角的我还是有强大的后盾的。

但是看着在花园里摆弄着花草、身上越来越多赘肉的绿皮龙,心中的感动又荡然无存。

看来后盾指望不上了,肉盾倒是有一个。


10. 

我在皇宫中静静的等了两天,陆续收到了其他骑士的消息。

令我惊讶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失败了,连平素里剑法最好的人都没有成功救公主出来。

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把公主救出来。

这并不是个人的荣誉,而是一个王国的尊严。


哦,上帝啊,我真是伟大。


11.

我披上铠甲,准备到皇宫请求出征。

龙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我,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真要去?你打不过那只恶龙。”

“这是我完成梦想的唯一机会。”

“你这是送死。”

“那也要试一试。”我走到门口,回头看着她。

龙不再说话了,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我以为是她舍不得我,于是冲她露出我自认为很帅气的一个微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门。

“笨蛋!”我关上门后听见她在门内大叫,“你忘拿钥匙了!”


……哦。


12.

我来到王宫,觐见国王。

国王已经很老了,听力不大好。

“陛下,我愿为您效劳,救出公主。”

“啥?公猪?”国王脸皱成了核桃,“要公猪干啥子?肉又没有母猪的嫩!”

“……陛下,我愿与恶龙缠斗,为您分忧。”

“蚕豆?蚕豆不好吃,水煮毛豆不错,中午来一盘。”

……MD,居然是个吃货。


13.

在我煞费苦心的解释下,老国王终于听明白我的来意了。

“哦,救公主!勇气可嘉!”终于找到助听器的老国王笑眯眯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心头一动:“陛下我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再来一遍。

达拉崩巴班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居然唱起来了。


14.

我出发了,骑着最快的马,连夜赶到恶龙居住的山洞。公主就在山洞里。

我手持着剑,冲山洞里喊:“里面的龙,出来应战!”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于是我又喊了一句:“恶龙,把公主交出来!”

山洞里安静了一会,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一位长相邪魅又帅气的年轻人从山洞里打着呵欠走了出来。

“吵死了,让不让人睡觉了?”


15.

???

说好的恶龙呢?怎么变成美少年了?

反派比主角还帅,这根本下不去手啊?

夭寿了!!


16.

“喂,我说,”恶龙少年眯着眼打量着我,缓缓开口,“要不你回去吧,公主在我这过得挺好的,咱就井水不犯河水,我在这养公主,你回去过自己日子,别过来送死了。我整天打架,很累的好吧?”

“不行!”我坚决地摇头,“不救出公主,我绝不后退!”

“啧,烦死了。”恶龙少年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然后伸了个懒腰,“那就打一架呗。”

我低吼一声,持剑冲了上去。


17.

………

“喂,要不算了吧。”

半响后,恶龙少年低头看着趴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的我,有些不忍心地说,“你回去吧,我不想杀了你。”

“不行……我要带公主回去……”

“哎你这个人真的倔啊,我都说了公主在我这过得很好,你救个龙尾巴啊?”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强撑着想站起来,却被龙一脚踹了回去。

“不要命啦?”龙瘪瘪嘴,啧了一声。

我趴在地上,慢慢合了合眼。


18.

“嗯,不要了。”


19.

“就为了你那个伟大志向?”龙蹲下来,有些怜悯地看着我,“我其实……”

话没说完,龙就被空中飞来的一脚踹到了一边。

“老公!我来救你了!”自家花园里的小龙女将我扶了起来,兴奋的看着我。

我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恶龙少年捂着被踹的地方,有些诧异地看着小龙女。

然后他开了口。

“WOC,妹妹?”


20.

妹…妹?

我震惊地看着两只龙,倒不是质疑他说的,毕竟龙之间有血缘感应,我现在就是纯粹震惊。

居然认识?

“哥哥?”小龙女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是恶龙?”

“恶你个龙尾巴!你哥我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怎么可能是坏蛋?”龙少年很不高兴的白了小龙女一眼,“那个公主在我这纯粹是个意外!”

“意外?”

“是啊,那天我受伤了,不小心闯进了她的花园,然后她偷偷照顾了我一阵子。我走的时候就问公主要不要来我的山洞玩几天,她就来了。”龙少年耳尖有点红,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我觉得画风不太对,于是跟不甘心的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哦,我叫达拉崩吧。”


…………


21.

崩你个大脑瓜子啊!

长得比我帅就算了,抢我剧本是怎么回事啊?

搞了半天我不是主角,就是一跑龙套的啊?

夭寿啦!!!


22.

我在心里将编剧和龙少年吊打了无数遍,面上不动声色: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给其他的骑士听呢?”

“他们?没有一个听我说话的,来了二话不说就打架,打不过就跑路,一个比一个快。”龙少年又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话头一转,看向小龙女,“你刚刚叫他老公?怎么回事?!”

“这是我老公!”

“她跟我没关系!”

异口同声。

我看着少年狐疑的目光,挠了挠头。

那个,听我解释……


23.

……

半响后,终于理清楚一切的龙少年在默默冲我表达了一下来自他的同情以及幸灾乐祸之后,活动了一下筋骨:“那么,既然一切问题都解开了,你们就请回吧。”

“公主呢公主呢?”我想起我的任务,虽然我已经认命当一个龙套,并且也知道抢别人老婆不是很道德,但是带公主回去交个差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有我妹妹了你还想着公主?”龙少年不高兴了。

??

我的剧本上没有你妹妹的戏份啊!!!

“我就是交……”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尖叫,随后看见了小山高的巨龙,以及被巨龙抓住的公主。


WOC,弄了半天,找错龙了?

反派才出来啊?


24.

导演,我不演了,求盒饭。


25.

在心里又将导演吊打无数遍之后,我看着小山高的真正的恶龙,心里有点发怵。

我从心的问少年:“那个,一起上?”

“敢抢我的公主!上!”龙少年眼睛发红,瞬间变成了巨龙,冲了上去。

???

说变就变?我咋办啊?

我又小又可怜又无助好吧?


26.

我站在原地,心里哭唧唧。

小龙女看了我一眼,说:“喂,要不你别上了。”

这怎么行?我没有男子气概吗?

不能被一只龙看不起!

我咬咬牙,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27.

我忏悔。

我发现我根本不是恶龙的对手。

虽然龙少年攻击力很强,也帮我抵挡了大部分伤害,但是我还是挂了许多彩。

耳边是一片轰鸣,我觉得我可能被恶龙的吼声震聋了耳朵。

我倒在地面上。

小龙女跑过来扶住我,好像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最后的意识,停留在恶龙的咆哮,和变成巨龙冲上去的小龙女身上。

我缓缓合上眼睛。

想要领盒饭,没想到真的领了,还有点小伤感。

哭唧唧。


28.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

睁开眼,是我的卧室。

光秃秃的天花板,光秃秃的墙壁,就连身边也是光……

等等,小龙女呢?!

我翻身下床,里里外外找了个遍,没有那只爱玩花的绿皮龙。

我心里莫名有些烦躁,正想出门找找看,就发现柜子上有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是小龙女写的。

“我来自四季岛。

“那里四季如春,是龙和其他童话故事里的人物生活的地方。

“我打算回去了,和哥哥一起。我们虽然打败了恶龙,但是也受了伤。

“公主已经送回城堡了,你是功臣,是要娶她的。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龙只有为心爱的人而战的时候,才会化为巨龙。”

虽然纸条上写的话逻辑不清,但是我还是看明白了。她要走了,走之前,还送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礼物。

我看着最后一句话,脸刷的一下红了。

她喜欢我。

她帮我实现了梦想。


29.

我攥紧纸条,冲出房门,一路奔向公主的花园。

我不相信她就这么走了,我想亲自确认一下。

公主的花园很大,我费了好大劲才绕到她的房间门口。由于我救了公主,所以仆人一看到我,就放行了。

“龙呢?”我一房间就问道。

公主的嘴一开一合,我听不太明白。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耳朵被恶龙震得不灵光了。

“呃……我耳朵不大好,要不你写下来吧。”

“你就是骑士?”

“啊,是我。”我挠挠头,突然想起我和公主从没见过面,于是礼貌性地问,“该怎么称呼您呢?”

“我叫米娅莫拉苏娜丹尼谢莉红。”


??

宁就是官配?


30.

“他们打算走了,”公主又开始写字。她长得真的很好看,长长的睫毛微垂着,任谁看了都会产生怜爱之心,“他说他要带着妹妹离开,不过,是在我嫁给你之后。”

“可是……”

“ ’龙不应该和人在一起的,因为龙在故事里永远扮演着反派的角色。’他是这样告诉我的。”公主看上去有点委屈。

我沉默。因为心中是说不上来的复杂情绪。

我知道我的志向实现了。我救了公主,公主会嫁给我,然后我走向人生巅峰。

我的志向已经唾手可得,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31.

“不,不应该这样。”

“?”公主打了个问号。

“既然全都拿错了剧本,那就没有必要按照原来的那样演下去。”我直视公主的眼睛,“我们把他们找回来。公主应该和悉心照顾她的龙在一起,而不是素未谋面的骑士。”

公主眼眶红了一点点,然后用力点头。

我也在心里用力点头,嗯,扔下我就跑?等抓回来那只龙,看我怎么收拾她!



………



32.

天气晴好,鸟语花香。

今天是公主结婚的日子,全国的人都很关注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想见识一下将公主从恶龙手中救出的勇士究竟是何种风采。

当新郎出现在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他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强壮,反而有些清瘦,更重要的是少年长得十分俊美,让许多少女意乱神迷。

如果小龙女在场的话,她一定会尖叫出声。因为这个新郎不是别人,正是自家哥哥。

龙少年一步一步走向站在花廊下的公主,他牵起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而此时的我——

“走走走,我们快走吧!”

“你着急什么啊?”小龙女大吼,“是你回家还是我回家啊,怎么你比我还着急?!”

小龙女声音很大,我听的分明。我辩解道:“我这不是着急想去四季岛看看嘛。我们以后就住在那,然后快乐地活着,收集朝露来治我的耳朵。”

“呆子!”小龙女哼了一声,然后又不放心地问,“哥哥那边……”

“放心吧,老国王眼神不好使,我又没有告诉他真名,不会出问题的。”

“我是说你的志向啊笨蛋!”

“啊,这个啊,”我挠了挠头,毫不在乎,“那个公主不是我的菜,而且她名字那么长,谁记得住啊!还不如和你待在一起呢。”

毕竟骑士和龙,也是默契的一对嘛。



完。


C君

第二张牛奶打错了,但我懒得改。

第二张牛奶打错了,但我懒得改。

逸黎li

森之巫女

我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原来,这些只是一场梦。

“阿越,你醒了?”

“你是?”

“你忘记了?我是你隔壁邻居,赵秦。”

“嘶,头好疼。”

“你没事吧?”

赵秦马上过来查看我的伤势。

等等,伤势?

我为什么会受伤?

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有那么一些熟悉,但是,我现在除了我自己,谁也不相信,更别说是什么邻居。所以,我现在到底在哪里?

“那个,我没事,不过,可以告诉我现在是在哪里什么时间吗?我想确认一下,我自己的脑子没有出问题。”

她看起来有一点惊讶,黑色的瞳孔略微有一点收缩,可能是我的问题很奇怪吧。

“嗯好,现在我们是在维亚特小镇上,时间是星源年2099年13月21日。”...

我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原来,这些只是一场梦。

“阿越,你醒了?”

“你是?”

“你忘记了?我是你隔壁邻居,赵秦。”

“嘶,头好疼。”

“你没事吧?”

赵秦马上过来查看我的伤势。

等等,伤势?

我为什么会受伤?

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有那么一些熟悉,但是,我现在除了我自己,谁也不相信,更别说是什么邻居。所以,我现在到底在哪里?

“那个,我没事,不过,可以告诉我现在是在哪里什么时间吗?我想确认一下,我自己的脑子没有出问题。”

她看起来有一点惊讶,黑色的瞳孔略微有一点收缩,可能是我的问题很奇怪吧。

“嗯好,现在我们是在维亚特小镇上,时间是星源年2099年13月21日。”

“谢谢。”

既然确认了我有一定程度上是来到了其他维度,那么来梳理一遍吧。

我是圣尔雅·托里特,不知是什么原因我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维亚特小镇。时间也是我不知道的计算方法:星源年2099年13月21日。面前出现的这个女人叫赵秦,看起来也不是很老,是个大概十几岁的少女,有着一头乌黑的卷发,身上穿的有一点破旧。

“那个,请问,有吃的吗?”我的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叫了。

“当然。”赵秦拿出一半面包,再次掰成两小块儿,分给我一块。

“谢谢。那个......”

“什么?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为什么我们俩会在这里?”

“你忘记了吗?我们约好一起去看看森林深处的,一起去找大人们一直说的森之巫女。”

“啊哦哦哦!我记得记得记得。”

“那你休息好的话,我们出发吧,森林就在这边不远了,再走大概十分钟。”

“那好,走吧。”

我和她朝着刚才她指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并没有太多的言语,但是感觉不会太尴尬,可能是因为她可能真的是我的熟人吧,反正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大约走了十五分钟左右,已经是来到了森林的边缘,能看见里面很深,树都很茂盛,看起来是自然林。

“就是这里了。”

“好。不过,森之巫女长得是什么样子啊?”

“听大人们说是赤发赤瞳的魔女。”

“这样子啊。”

“好了,走吧。还是说,你害怕了?”

“我怎么可能害怕?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一说。再说了,我可是男孩子,该害怕的人是你才对吧。”

她没有理会我的自夸,而是朝着森林走去。渐渐地,越走越深入。

森林里,气温相比较刚才在外面要冷,是不是会有冷风吹进来,没有其他生物的声音,只有我们的脚步声,还有踩碎树叶的声音。

“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忍不住开口问她。

“我感觉我们可能真的可以见到森之巫女。”

说罢,有一颗参天大树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是树屋。

“咚咚咚——”

赵秦居然没有思考就上前敲了门。

“你在干什么?”

“敲门啊。”

“你干嘛敲门?万一里面不是巫女呢?有危险怎么办?”

“不是有你保护我吗?”

她回头,朝我微微一笑,风将她的长发吹起,突然很想将这一画面定格,因为,她好美。

“咔哒”

好像是门开了的声音,我没有来得及阻止她,她已经打开了门,突然间,里面发出刺眼的光芒,我猛地闭上了眼,用胳膊挡在眼前。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只看见——

赵秦整个人像晕过去了一样,身体不知被什么东西支撑着半浮在树屋内,她的身体开始发光,我的眼前开始浮现一些画面。

是我,还有她,在一起时候的画面,这些画面我从来都不记得了,原来失去记忆的是我。

“你是?”

“唉,你又忘记了,不过没关系,每次我都会给你回答的。我叫赵秦。”

“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的吗?”

“那是当然,我可是男孩子啊!”

以前的一切,我都记起来了,她说过要带我去见巫女,因为书上说巫女是会帮助大家的,是可以帮我治病的,这样我就不会忘记她了。

“托里特。”

我听见了她的呼唤。赵秦的身体开始发光,乌黑的头发变成了红色,衣服变得不一样了,光芒消失后,她站在了我面前。

她的眼睛是红色的,像是宝石一样,有光泽。直直的看着我。

“秦。我......”

“原来,我就是森之巫女啊。”她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我。

“嗯,我也没想到。”

“这都不重要了,托里特,其实我已经是活了千年的魔女了。”

“没关系啊。”

“不,我要治好你,所以你不要动哦。”

我站着,乖乖闭上了眼睛,听着她念着听不懂的东西,以后......

“呐,托里特,我治好你了,但是你也付出了同等的‘惩罚’,所以,不要害怕,我等你长大。”

逸黎li

雏菊

一阵阵无力,我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病了。我慢慢地将这具身体艰难地托起来,靠在了墙上,睁开眼,看了看周围。

原来,我还在家里啊。

地上一片狼藉,全是衣服,袋子,还有奇奇怪怪的纸片,桌上都是前一天剩下的饭菜,还有手边刚因身体无力而打翻的水杯,水流在了地上,水滴声,在我耳边回荡。

“啊对,他还在出差吧。”就这么想着,已经放弃支撑自己的身体了,瘫坐在了那一滩水的旁边,又开始精神恍惚地盯着天花板,渐渐没有了意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昏过去了。

阳光,鸟叫。

“唔。”开始被身体的意识唤醒,陌生的天花板,还有讨厌的消毒水的味道,刚要起身,又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胳膊。转头一看。

“诶?你回来了。”

“你醒...

一阵阵无力,我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病了。我慢慢地将这具身体艰难地托起来,靠在了墙上,睁开眼,看了看周围。

原来,我还在家里啊。

地上一片狼藉,全是衣服,袋子,还有奇奇怪怪的纸片,桌上都是前一天剩下的饭菜,还有手边刚因身体无力而打翻的水杯,水流在了地上,水滴声,在我耳边回荡。

“啊对,他还在出差吧。”就这么想着,已经放弃支撑自己的身体了,瘫坐在了那一滩水的旁边,又开始精神恍惚地盯着天花板,渐渐没有了意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昏过去了。

阳光,鸟叫。

“唔。”开始被身体的意识唤醒,陌生的天花板,还有讨厌的消毒水的味道,刚要起身,又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胳膊。转头一看。

“诶?你回来了。”

“你醒了啊,嗯,我回来了,抱歉,久等了。”

“为什么,我在医院?”

“没事,你只是累了,累得昏倒了。休息休息就好,什么都不要想,这段时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本想说什么,却被他用手指制止了。

“没关系,不用担心工作。”

就这样,我什么也没有多问,毕竟他能陪在我身边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不敢再奢求更多东西,因为我要知道满足,他的温柔永远都是留给我的。

在医院只住了一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大概我的预感是对的,我的病没有那么容易好。

回到家里,他开始收拾打扫,只让我坐在一边看着,还跟我聊着天,好像真的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他很温柔。

晴空万里,风吹草摇,花也飘香,看着公园的雏菊,不禁想起来——

“呐,你知道雏菊的花语吗?”

“雏菊的,花语?”

“嗯。”

雏菊,天真、和平、希望、纯洁的美。

突然,他跪在了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大捧雏菊,还有,戒指!

“愿意,嫁给我吗?”

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我知道的,这一天我已经期待很久了,已经等待很久了,不知多少次在梦里幻想过这样的场景。

“我知道这样很突然,但是我不想再等了,嫁给我吧。”

我忍住泪水,准备弯腰接过捧花的时候,眼前瞬间黑暗了。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在黑暗中度过了多久,我只能隐约的听见他在和什么人说话。

“请你一定要救救她!”

下一秒,他好像冲了进来,我感觉到他抱住了我,我的脸颊上有水滴在滴落。

他,哭了。

我不知道我说话他听不听得见,但是我还是极力地张开嘴。

“别,哭。我,愿意。”

他为我戴上了戒指,在我面上落下最后一吻。

雏菊,深藏在心底的爱。

C君
给自己做的奇怪的署名

给自己做的奇怪的署名

给自己做的奇怪的署名

尘魁
PS之岩石效果。 相信自己,我...

PS之岩石效果。

相信自己,我们的力量总会超出自己的想象,让我们一起加油,共克难关!

PS之岩石效果。

相信自己,我们的力量总会超出自己的想象,让我们一起加油,共克难关!

暮歲BTiang

〈四〉番外

    关辞很喜欢那件新衣服,也很舍不得穿到店里,怕干活弄脏了,但是戴明阳总是和他说,“没事啦你放心穿好了,以后攒钱了还能买新的呀。”关辞被他磨的无奈,只好答应。 

    关辞开始越来越在意戴明阳的行动,最近他发现戴明阳下午那顿饭基本不吃了,有时候会眼巴巴的看着他,他想分戴明阳一些,但是戴明阳不要,他只好说自己吃不下了戴明阳才会吃一些。 

    这天下午,关辞给客人送了菜之后凑过来问戴明阳:“最近怎么不好好吃饭了?” ...


    关辞很喜欢那件新衣服,也很舍不得穿到店里,怕干活弄脏了,但是戴明阳总是和他说,“没事啦你放心穿好了,以后攒钱了还能买新的呀。”关辞被他磨的无奈,只好答应。 

    关辞开始越来越在意戴明阳的行动,最近他发现戴明阳下午那顿饭基本不吃了,有时候会眼巴巴的看着他,他想分戴明阳一些,但是戴明阳不要,他只好说自己吃不下了戴明阳才会吃一些。 

    这天下午,关辞给客人送了菜之后凑过来问戴明阳:“最近怎么不好好吃饭了?” 

    “啊?我,我不饿,不想吃……”戴明阳转过身去擦桌子,背对着关辞。 

    “钱花光了?”  

    “……” 

    看来是了,关辞想到那件衣服,又问戴明阳:“衣服多少钱?” 

    “……没多少啦。”戴明阳想,要是关辞知道了价钱不肯收了,那岂不是二百四十文也白花了。 

    “你不说我不穿了。”  

    “我……”戴明阳正犹豫着,门口刚好有客人进来了,关辞忙着去招呼,躲过了一劫。 

    到了晚上回家,关辞把戴明阳堵到墙角,“快说。” 

    “……那我说了你会生气吗?” 

    其实戴明阳今天偷偷去找过老板取经,老板告诉他:如果关辞生你气了,你就哭,你一哭他就不会气了。 

    “不会。” 

    “咳,那一套,二百四……” 

    “……” 

    “不不不是,二百,是二百文。”戴明阳见关辞皱眉了赶紧改口。 

    “那不是还有剩的吗?” 

    “有两百说好是给你的,我不能收。” 

    “那算我付给你的,你用那个买吃的吧。” 

    “不行,这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你付给我不成你买的了。” 

    “那……”关辞一时语塞。 

    “……” 

    “我想到了,拿那二百文买一些米面,剩下这个月我给你做饭。” 

    戴明阳一脸惊讶,“你还会做饭啊?” 

    “以前……练着练着就会了。”关辞一下想到了从前,回忆似乎很不好,但又释怀了。 

    不过戴明阳很开心,因为至少比之前多了解关辞一些了,“那明天早上我们早点起,然后一起去买好不好?” 

    “好。” 

    第二天早上两人采购了好多东西。 

    关辞把买的东西分类放好,还有一些菜放在冲洗好的罐子里用盐腌上保存,戴明阳在旁边把灶台和用具都收拾干净,还去把柴劈好。 

    收拾好一切,戴明阳拿小板凳过来坐,一边生火一边看关辞揉面,“好期待呀。” 

    关辞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揪团子,上锅蒸,所有都做的行云流水,戴明阳越发好奇关辞以前的生活了。 

    “菜才腌上,过几天才好吃……” 

    “没事,不用,这样干吃馒头我也很喜欢。” 

    戴明阳吃饱了,关辞也把残局收拾好了,还找了块干净布给戴明阳包了几个带着。 

    在往店里去的路上,戴明阳一直在不停地叨叨,关辞心想,果然是吃饱了来劲了。 

    “哎关辞,你说你会做饭,为什么不自己在家做饭吃呢?为什么非要在店里吃剩的啊?” 

    “……老板救济过我,我不应该要太多。” 

    “可是万一吃坏身体怎么办啊,你都没有钱治。” 

    “……那就不治了。” 

    “那怎么行啊,以前也就算了,你现在说这种话让我以后怎么办嘛,我可不想再变成一个人了……” 

    戴明阳的话让关辞十分触动:他是什么意思?他是在依靠我吗?我可以相信吗? 

    “说真的,咱们以后一起拿钱,然后买点东西你在家里做,吃自己做的多好呀,又干净又健康,你说你会做饭,我还没吃过你做的其他什么菜呢……” 

    戴明阳又不停说了一大堆,一直到店里,关辞只是沉默着,有些不太想接受,毕竟一但有了依赖,就会舍不得、放不下。 

    不过关辞不知道,他早就放不下了。 

    “你再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我一会就去和老板说。” 

    “等等,”关辞拉住戴明阳,“你别去找他。” 

    “为什么?你想自己去呀,那好那好。”戴明阳说着就把关辞往老板屋里推。 

    老板正在倒茶呢,听着外面动静吓了一跳,手一歪把热茶倒在了手上,疼的他满屋乱窜,正走到门口又被门撞了一下,“哎哟……” 

    门外两人见状赶紧去扶老板。 

    “啊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我们刚刚太大声了。” 

    “没事,”老板还在吹手掌的位置,“你们有什么事吗?大清早的。” 

    “关辞答应要工钱了!”戴明阳高兴地说着,关辞听了赶紧接上话,“没有!” 

    “到底,听谁的?”老板冲戴明阳使眼色,让关辞看着很不舒服。 

    “听我的!”两人一起说道。 

    戴明阳看向关辞,“不是说了刚刚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嘛?怎么又反悔?” 

    关辞有些生气地回道:“不,我没答应,我不要。” 

    老板轻轻咳嗽了一声。 

    戴明阳突然反应到那个提示,于是开始酝酿,准备哭。 

    关辞看戴明阳突然趴下,以为是泄气了,刚想舒口气,就看到戴明阳带着满脸泪水抬起头看着他。 

    “你……你你你哭什么?”关辞有点意外,只是因为这件事就哭了? 

    戴明阳趴到关辞身上继续哭,偷偷向老板打手势,关辞只顾着安慰戴明阳,都没有看到老板的偷笑。 

    “别,别哭了,我最受不了别人哭了,乖啊,再……再商量商量好吧?” 

    “不……不行……你答应我……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撒手了,呜呜——” 

    关辞还在犹豫,戴明阳见效果不到位,哭的更大声了,“呜啊——关辞啊……我想吃你做的饭……我,我不想你生病……你答应我好不好……” 

    “啊啊啊好好好,快别哭了,”关辞被戴明阳哭怕了,只好妥协,然后看向老板,“老板,这个……” 

    “嗯?要工钱了吗?太好了,我早就想好了,你和小明阳一样,都是五百。” 

    “五百啊……” 

    关辞只要稍有停顿,戴明阳就会哭的更上一个调,用更大力搂住关辞。 

    “啊好好好,五百,五百好了吧……”关辞担心的摸着戴明阳的头,戴明阳也渐渐止住了哭声,对关辞撒娇道:“哥你最好了。” 

    之后得逞了戴明阳每天都在期待着和关辞一起吃饭,每次吃饭都要叫着“哥哥”夸个不停,幸而关辞也乐在其中罢了。

暮歲BTiang

〈四〉礼物

    终于到了发工钱的日子,戴明阳在老板屋里领钱,才刚拿完了五串钱就开心地跑出来拿给关辞看,“关辞你看,我赚到钱了!” 

    “嗯。”关辞也被戴明阳的情绪感染到,不经意间也笑了。 

    两人正开心着,老板突然出来寻戴明阳,“我说小明阳啊,还有事与你说呢,怎么跑的那样快?” 

    “哎呀忘了忘了,一时开心冲昏脑袋了。”  ...


    终于到了发工钱的日子,戴明阳在老板屋里领钱,才刚拿完了五串钱就开心地跑出来拿给关辞看,“关辞你看,我赚到钱了!” 

    “嗯。”关辞也被戴明阳的情绪感染到,不经意间也笑了。 

    两人正开心着,老板突然出来寻戴明阳,“我说小明阳啊,还有事与你说呢,怎么跑的那样快?” 

    “哎呀忘了忘了,一时开心冲昏脑袋了。”  

    “哈哈,快先把钱放在关辞保管吧,跟我进屋来。”老板伸出手等戴明阳走。 

    “来啦。”戴明阳把钱全塞给了关辞,且嘱咐道:“看好了咱的钱哦。”然后没等关辞反应,戴明阳就被老板领走了。 

    关辞心里不爽,自从住到戴明阳家后,每天晚上已经习惯了他握自己的手入睡,他也渐渐依赖这个以安心,但是现在……原来是这么轻易就能交出去的东西。于是他揣着钱,心怀怒气的干活。 

    另一边屋里,老板带戴明阳到自己屋里坐下,又倒了杯茶推过去,“缓口气别着急,知道你开心。” 

    “嗯嗯,没事老板你说吧。” 

    “我希望你能说服关辞和你一样拿工钱干活。”老板认真说道。  

    “啊?”戴明阳不明白老板是什么意思,关辞是自己不要工钱的? 

    老板给戴明阳简单讲了他所知道的关辞的来历,戴明阳听完,惊觉他和自己是一样的,都曾被人丢下,丢到一个陌生环境里,可戴明阳又比他幸运,因为他被丢下不过一个月就结识了新的依靠,就是关辞。 

    戴明阳沉默许久,也想了很多,他甚至猜关辞不要按月份给的工钱而只要每天的剩菜,是不是就为了自己能突然离开走的干干净净,他又害怕了,刚刚能安心依靠的一个人,现在又要失去了?不行,不可以。 

    “可是他会听我的吗……”戴明阳喃喃自语道,却都被耳尖的老板听去了,于是回答戴明阳:“现下与他关系最近的也就是你了,你试试吧。” 

    “好吧……” 

    戴明阳出来以后一直在想办法,直接说服?老板应该比他更会说,关辞也没有听过,先斩后奏?他还怕关辞生气,怎么办呢? 

    关辞看他出来一直魂不守舍,更加浮想联翩,“喂,什么事说那么久啊。”戴明阳看着关辞,细细端详,好一会儿才说:“啊,没什么。” 

    关辞不喜欢这个回答,但想想也就放下了,自己又不算什么,管的不该太多,把钱还给戴明阳后就继续干活了。 

    戴明阳不知哪里惹到了关辞还是刚刚经历了什么,见他面色不悦,这一天一直凑近了小声叫哥哥,想逗逗他舒心,但是关辞都不理,最多就是默默的“嗯”了一声。 

    到了晚上也没有太多交流,直接睡下了。 

    戴明阳不得不多想,以这些日子来说,关辞从来没一整天对他无动于衷,明明早上拿钱的时候还笑了,和老板说完话出来就变样了,难道是因为有事瞒着他?可是又不能说,就算说了也没用。索性更大胆一点儿试试,看关辞到底是怎么回事。 

    戴明阳挪近了距离,从背后整个抱住关辞,腿也骑上去,说道:“哥,你今天又不理我,你好久都没不理我了,是咋了嘛?” 

    “……”关辞不动,也不想说话。 

    “是因为我今天发工钱了嘛?可是早上你也笑了啊。” 

    “……不是。” 

    “那是因为我和老板说了小秘密嘛?” 

    关辞微微动了一下,说道:“不是。”心里却反复想着“小秘密——小秘密——” 

    “其实也没说什么,老板就是……就是夸我来着,也夸你了,让我向你学习呢。” 

    “这是小秘密?” 

    “那,当然是了,老板把我和你放在一起比呢,我本来做的也不怎么样,所以我理所应当被比下去了,任谁会高兴嘛,所以姑且算是个小秘密的吧。” 

    “哦……” 

    “我都和你讲了,所以不生气了好不?”戴明阳贴的更近过去。 

    关辞小声回着:“我本来就没什么可气的。” 

    “是是是,那睡觉啦。” 

    戴明阳心想,其实关辞也很好哄。 

    过了一晚天刚亮,戴明阳早早的就起来了,耷拉着眼皮,好像根本没睡,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能拴住关辞,“你可千万别走啊,我害怕。”戴明阳轻轻拍着熟睡的关辞自言自语道。 

    这一拍,戴明阳摸着关辞的衣服,想起上次晚上两人回家到溪边洗澡,关辞顺带把两人的衣服也洗了,结果冻的哆哆嗦嗦的回家。那个时候戴明阳发现关辞只有那一身衣服,想找自己的旧衣服借他对付一下,不是太脏没洗就是太小穿不下,关辞就只好裹紧了被睡。 

    戴明阳突然想到,给关辞做身新衣服好了,又实用,又能体现出自己在关心他,他一感动,估计就舍不得走了,于是赶紧找了量尺偷偷记下关辞的尺寸。 

    戴明阳在店里都是等关辞吃完了才去吃饭,于是他就趁自己吃饭的空档跑出去置办这个了。 

    因为钱不多,戴明阳只能选相对便宜又耐看的类型——一块墨蓝色和一块米白色的亚麻粗布交错,交了尺寸,又定好了时间,再算算杂七杂八加起来的钱,戴明阳痛心疾首的付了二百四十文,剩六十文自己的都不够吃饭了,戴明阳看着买衣服的票证,告诉自己:为了以后不用再自己一个人,不用再挨饿,这个月能少吃一顿就少吃一顿,一个月能换一辈子,已经很值了,嗯!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戴明阳就回来了,不知怎的变得异常亢奋,饭也不吃了,干活还特别快,得闲了就在空位坐下看着关辞,看的直叫人浑身都不自在。 

    关辞好不容易熬到关门,却突然听到戴明阳说饿了,想去找找还有没有卖街摊的小吃,叫关辞先自己回去。 

    哄回去了关辞,戴明阳跑着赶到了成衣铺,结果等了一刻钟才取到,拿到衣服后就是一溜烟儿地跑回家。 

    关辞正在屋外无聊的踢石子,等着戴明阳回来,看他从远处跑回来也是吃了一惊,以为他又忘了拿钱被人家追了,正要迎上去,戴明阳就扑进他怀里了。 

    戴明阳喘着气,靠着关辞的胸膛休息,还笑着说:“还好我停住了……不然……你就得被我撞倒了……” 

    关辞帮戴明阳拍着背顺气,着急的问:“又忘了带钱吗?有没有被打?” 

    “没有没有,先进屋吧,进屋我再和你说。”戴明阳走在前面,拉着关辞走。 

    进屋以后,关辞发现戴明阳一只手一直捂着胸口,还以为是受了伤,眼睛一直盯住不肯离开,戴明阳见他这样也不是办法,只好说道:“你先去床上坐好,不许动,我去关门。” 

    “哦,好。” 

    戴明阳收整好之后,,一脸嬉笑地走向关辞,“嗯,那个,你要不把眼睛也闭起来?” 

    “哦。”关辞听话的闭上眼,手不放心的勾住了戴明阳的腰带,确认他在。 

    戴明阳突然觉得关辞像小孩一样可爱,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收回手,拿出了衣服,“睁开吧。” 

    关辞一睁眼,看见戴明阳举起的衣服,整个人呆住了,手也失神的垂了下去,只能听到戴明阳说的零零散散的话: 

    “这是送给你的,” 

    “我不是有钱了嘛,特意买来感谢你的,” 

    “我觉得你穿上了肯定特帅,试试啊。” 

    关辞久久回复一句:“这……送我的?” 

    “对呀,好看吧,都看呆了,你是不是很喜欢啊?” 

    关辞点点头,手指腹摸索着衣服,真的很好看,他从来没拥有过自己的衣服,这是第一件,也是第一次别人送他新衣服。 

    戴明阳看关辞喜欢,心里也高兴极了。 

    “快别看衣服啦,去穿上,让我看看怎么样。”戴明阳说着把衣服塞到关辞手里。 

    “哦……哦好。”关辞开始解衣服,发现戴明阳还在看着他,“那个,你,也把眼睛闭上,我穿好了给你看。” 

    “哈哈哈,好好好,你还学我。”戴明阳后退了两步,给关辞留出足够的空间伸展。 

    空荡的小屋里只能清晰听到衣服的摩擦声,戴明阳耐心等着,但是又激动的止不住想说话,“哎呀,换好了没啊,好想看呀,对了,合不合身啊,可能会有点误差,不过我报尺寸的时候小小的加了一点,应该会正好吧,好了没啊?” 

    戴明阳听着没动静了,应该是好了,不过怎么连关辞也没动静了? 

    “好,好了,合身。” 

    戴明阳看到关辞在自己面前乖乖的站着,面色微红,两手紧张的握着拳,等着自己的评价,“哇,真好看,”戴明阳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品味真好,虽然衣服本身十分朴素,关辞也不像什么洒脱的人,但是这俩一搭,怎么就会有一种某某游侠的感觉? 

    “不过好像还是差了点什么。”戴明阳仔细琢磨着,从下到上,顺便想着下个月再给关辞买双鞋,最后看向了那乱糟糟的头发,“哎,我给你梳一下头发,你稍微蹲一下,记得别动啊,要不然我手笨弄疼了你。” 

    “嗯。” 

    戴明阳拿梳子沾了点水,慢慢梳开关辞的头发,还拿布绳子给关辞扎个辫儿,“好嘞,起来我再看看。”戴明阳拍着关辞肩膀说道。 

    关辞听戴明阳的指示站在了靠墙的位置,而戴明阳站在对面看,“这样就对了!关辞真帅!” 

    关辞听了夸赞的话没有表现的很开心,而且一步步走向戴明阳,最后抱住了他,声音颤颤道:“谢谢,谢谢你,我很喜欢。”

暮歲BTiang

〈三〉番外

    戴明阳的打工之路开始了。 

    刚头几天,还都能自己应付过来,客人们也不刁难,耐心也有,和店小二、账房先生、做饭的师傅也都混了脸熟,只不过一整天都要堆着这假笑真的很累。   

    干了十几二十天的时候,偶然一天遇上了群胡搅蛮缠的,戴明阳去送酒,顺势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按在座位上喝酒,挣扎半天推脱不开,就硬着头皮喝了一碗酒,喝完就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醉倒之前,看到了关辞跑向自己的身影,也不知是真是假。之后醒来时,已经在...

    戴明阳的打工之路开始了。 

    刚头几天,还都能自己应付过来,客人们也不刁难,耐心也有,和店小二、账房先生、做饭的师傅也都混了脸熟,只不过一整天都要堆着这假笑真的很累。   

    干了十几二十天的时候,偶然一天遇上了群胡搅蛮缠的,戴明阳去送酒,顺势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按在座位上喝酒,挣扎半天推脱不开,就硬着头皮喝了一碗酒,喝完就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醉倒之前,看到了关辞跑向自己的身影,也不知是真是假。之后醒来时,已经在自家床上躺着了,关辞也躺在旁边,似乎真的是个梦,不过脚下是飘忽忽的,眼睛也困的生疼,喝了碗水就又睡下了。 

    第二天到店里,这一天的关辞注意力总是不集中,几次给客人点菜时都昏昏沉沉的,客人都有些忿然,还好戴明阳眼尖都接下来了,到了休息的空挡关辞几乎就睡过去了,叫了好几声才反应,戴明阳离近的时候还闻到淡淡的酒气,以为是关辞偷偷喝剩下的酒了才这样,所以没有太理睬,只是默默把所有的活都揽下了。 

    戴明阳不知道他看到关辞跑过来是真的,救了他免糟人祸害是真的,为他喝了三四碗酒是真的。而且昨日喝醉的戴明阳一直在哭,不肯睁眼,大口喘着热气,也不出声,抱着关辞就不下来了。  

    关辞紧绷着精神不让自己睡过去,拖着戴明阳去和老板告假,然后又求做饭的师傅要了两碗解酒汤,自己和戴明阳各一碗,喝完就带他回家去了。关辞照顾戴明阳睡到床上之后,自己终于绷不住了,也爬到床上去睡了,一直到戴明阳叫他起床时酒还没彻底醒,但店里还是得去,他怕昨天那种情况再出现时自己不在。 

    这件事之后,关辞决定找戴明阳商量一下分工问题。 

    “以后所有的客人我接待,送菜也是,你就负责收拾桌椅、扫地。” 

    “啊?为什么?” 

    “你处理不好。” 

    “……”戴明阳有些不悦,关辞为什么不相信自己了? 

    关辞看戴明阳低头抠手指的模样,嘴撅的老高, 只好让步,“可以让你去送菜,但是不许送酒。” 

    “……那好吧。” 

    之后一整天戴明阳都闷闷不乐,送菜也被关辞紧盯着,没什么机会多讲话。 

    晚上回家路上,戴明阳也不理关辞,快步走在前面。 

    “戴明阳!” 

    戴明阳听到关辞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惊喜的回头看他,倒着继续走,“你叫我什么?” 

    “叫,叫你名字而已。” 

    戴明阳瞬间又开心起来,对关辞说道:“你再叫我两声,我就不气了。” 

    “戴明阳……戴……明阳……”关辞越说越觉得自己变得奇怪,为什么就听他的话叫出来了。 

    “嘿嘿,好啦,以后你每天多叫叫我,不让我和外人多说话,你就得多陪陪我不是,我其实最讨厌忍着不说话了。”戴明阳终于露出了笑脸。 

    “你也可以和小二、和账房先生说话的吧。” 

    “那不是打扰人家工作嘛。” 

    “我就可以被打扰?” 

    “你和他们不一样嘛。” 

    关辞突然迈不动步子,问到:“什么不一样?” 

    戴明阳笑着去勾关辞的脖子,“你不是我哥嘛。” 

    “哦……哦。” 

    “走啦走啦,回家睡觉了。” 

    “好。” 

    戴明阳带着关辞蹦蹦跶跶地回家了。

界_外生枝.

一张破画画一天。

我要吐了。

明天接着。

一张破画画一天。

我要吐了。

明天接着。

C君
钢笔勾的敦子,有的时候真的想在...

钢笔勾的敦子,有的时候真的想在梦里杀人…或…。:)

顺便说一句爱今敏

钢笔勾的敦子,有的时候真的想在梦里杀人…或…。:)

顺便说一句爱今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