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细杆

2263浏览    29参与
鲸落

第一章 我在哪?

          现代预警!

          人设会崩预警!

          不喜请喷的轻一点!!

         “大王,我不想吃这个东西”黄发的少年躺在紫发少年的怀里。...


          现代预警!

          人设会崩预警!

          不喜请喷的轻一点!!

         “大王,我不想吃这个东西”黄发的少年躺在紫发少年的怀里。

         准确来说是被紫发少年按在他的怀里。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心上人变形杆菌其实是非常高兴的!

        但是谁能告诉他,他的大王手中拿的那一坨鲜血淋漓,明显还是生的不明物体是什么东东?

         他的大王很明显愣住了,但也只是一下然后那坨东西就被塞到他的嘴巴里了……

         变形杆菌当场差点吐出来,然后他就听到了他的大王的声音。

        “吃了他们补充你今天所耗费的能量。”

         算了,吃吧。听到大王所说这东西应该是有补的。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前因为一睁眼就是大王的脸,把他吓了一大跳所以并而没有观察四周。

         ……

         谁能告诉他现在是怎么回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现在他们处于一个半透明的物体中,对的浮在半空中的那一种。

         半透明的物体下面,还有一群嗷嗷乱叫的不明物体。

         我他妈是穿越了还是穿越了(←以上为小黄的心里话)

        “你今天是怎么了?先是不想吃饭,然后又开始神游。”

         我说,我今天受刺激太大,你信吗?

         当然以上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从大王的表情来看,这些东西应该在他眼里很常见。

         所以他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鬼地方?

凰缃
画了细杆 我好爱他们啊啊啊啊啊...

画了细杆

我好爱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画渣卑微

画了细杆

我好爱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画渣卑微

鲸落

再次见面你好!细菌。

又回到这里了,这是第几次了? 算啦,反正也不记得。

细菌坐在窗前,连上带着不符合这个外表年纪该有的悲伤。

他看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出现,他知道他回来了。

与每一次相同的开头,只不过不知道这是结尾还会不会相同。

如果可以好的话,真希望他们都是人造人。

那这样他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是他告诉自己,他也还是人。

是啊!开心了会笑,害怕了就会惊慌。会情不自禁的在某一个瞬间为一个人心动。原来自己也算是个人啊!

“无论怎么样他就是他!说不出你们的名字又怎样?小黄就是小黄!他永远都是他!”

耳边回响的那个少年的声音。

每一次都是这样。可同样的,每一次看见这样...

又回到这里了,这是第几次了? 算啦,反正也不记得。

细菌坐在窗前,连上带着不符合这个外表年纪该有的悲伤。

他看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出现,他知道他回来了。

与每一次相同的开头,只不过不知道这是结尾还会不会相同。

如果可以好的话,真希望他们都是人造人。

那这样他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是他告诉自己,他也还是人。

是啊!开心了会笑,害怕了就会惊慌。会情不自禁的在某一个瞬间为一个人心动。原来自己也算是个人啊!

“无论怎么样他就是他!说不出你们的名字又怎样?小黄就是小黄!他永远都是他!”

耳边回响的那个少年的声音。

每一次都是这样。可同样的,每一次看见这样的他但早已变成机械的冰冷的心脏又因为他而跳动起来了。

他知道,他配不上他,他应该活在被温暖的阳光笼罩的世界,而不是和他一起在这无尽的深渊中,艰难的活下去。我会陪在他的身边,直到他不在要我为止。

他不会在陪在他的身边,但他依然会在他的前方为他清除所有的障碍。

因为他心甘情愿。他并不厌恶那些将他送进这场无限轮回的人。他反而很感谢他们。

是他们让自己这无尽的深渊之中迎来了第一束光芒也是唯一的一束光芒。在黑暗中的最需要的就是一束光。而细菌带来了他所需要的光。

也是这样注定这场无限轮回不会结束。这场无限轮回里他是像个赌徒,每一次他都赌赢了,但同时他也输了。

这场赌局里他下的赌注是…他自己最后这次赌局是否会赌赢呢?还是轮为他童年里一个特别的存在。

杆菌不知道,但他知道只要细菌还需要他,杆菌还在乎他,他就会拼尽所能带着他在每一次的轮回中活下去!

鲸落

初次见面,你好!杆菌!

细菌回到家,却被母亲叫住。

“细菌,有人来找你啦!”

虽然疑惑到底是谁来找自己,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回到房间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黄发男生吃的点心。

那个男生好像注意到他的到来,抬头冲他招手。

“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现在不认识。与以后会认识应该没什么差别吧。”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

男生站起身来,朝他标准的行了个礼。

“在下未来机器人,杆菌!你也可以叫我小黄!”

……

“喂?精神病院吗?我这里有个精神病。”

“我不是神经病啦!”

他也顺着他。

“那你也总得证明一下自己是未来机器人吧?”

“你总会飞吧?”

“这么简单?”

“你会不会……”

他的声音...

细菌回到家,却被母亲叫住。

“细菌,有人来找你啦!”

虽然疑惑到底是谁来找自己,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回到房间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黄发男生吃的点心。

那个男生好像注意到他的到来,抬头冲他招手。

“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现在不认识。与以后会认识应该没什么差别吧。”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

男生站起身来,朝他标准的行了个礼。

“在下未来机器人,杆菌!你也可以叫我小黄!”

……

“喂?精神病院吗?我这里有个精神病。”

“我不是神经病啦!”

他也顺着他。

“那你也总得证明一下自己是未来机器人吧?”

“你总会飞吧?”

“这么简单?”

“你会不会……”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那个黄发男生已经把他拉了出去。

“这!TM的是13楼啊!!!!!!”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自己好像飘了起来。

他与那个男生站在半空中。

“再次隆重介绍一下,我叫杆菌,是未来机器人也是你未来的…”

烟花绽放,与他的声音重叠。

“灵魂伴侣。”

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遇见了他。

一见钟情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鲸落

人鱼细ⅹ研究员杆

        杆菌曾一直以为世界上不会有美人鱼这种生物。

        直到他进入了这所研究院。

        他见到了真正的一一人鱼!

        他们与传说中的一样,有着非常美丽的外表。...


        杆菌曾一直以为世界上不会有美人鱼这种生物。

        直到他进入了这所研究院。

        他见到了真正的一一人鱼!

        他们与传说中的一样,有着非常美丽的外表。

        可是,越美丽的外表下就隐藏着不可否认的嗜血。

        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那个紫色的人鱼却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与其他人鱼不一样。

        这不一样的大概就是他的名字了吧。

        不知为何,一群英文名与居然混入了一个中文名。

         他叫一一细菌。

         由于那些美人鱼好像都听他的指挥。

         所以他也有个外号叫一一大王。

         他经常怎么叫他。

         他也经常伸出手去揉他的头表示亲密。

        这个姿势是研究所的前辈很经常做的,很明显他学会了。

        他知道这样的情报应该上报给研究所,可他并没有。

        毕竟这是属于他的大王啊!

        但这段快乐时光不会持续太久了。

        你进研究所那群疯子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活下去的。

        在他们眼里知道!

        得知研究所机密的人!

        要是背叛或者对研究所隐瞒什么事情?

        都将一一抹杀!

        他也逃不过这一劫。

        “如果你能将“细菌”杀掉那么你就能活下去。”

        “是。”

        “如果没完成…后果你是知道的”

        杆菌自然知道后果是什么?

        只不过这场赌局他不悔罢了。

        “这可能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大王…我可以抱抱你吗?”

         他知道这些话他可能不会听懂,但他还是自顾自的说着。

        可是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拉住。

        液体漫过皮肤的触感非常真实。

        他看不清自己在哪里,但他可以感受到一个人在拉着自己。

        他突然感受到自己的嘴巴被什么东西覆盖。

        他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起来因为他深刻明白现在是什么时候。

        那个人也顺从着他把覆盖着他嘴巴的东西移开。

       但他听见了一个人的声音。

       在他耳边响起“别担心,有我在。”

       在这一刻他还不知道他是谁,那才真是傻瓜了。

       他听到了最后响彻的爆炸声。

       但他并没有管。

       他对这个研究所并不在乎。

       要不是有大王在,他早都走了。

       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待在一群疯子中间。

      要是哪天自己也成为他们中的一个,那可就糟糕了!

      这就像是场赌博,只不过赌注是自己的生命。

      不过最后的结果很明显他们赢了!

岛屿以西
给大家推个冷门番,魔法少年题材...

给大家推个冷门番,魔法少年题材,叫《关于我莫名其妙变成了魔法少年还获得了一只和我上司皆青梅竹马长得很像的猫这件事》,B站上有资源!名字太长了粉丝都简称《关我猫事》。五月开播的国漫,你骗鬼呢五月没新番,现在已经快完结了,制作还不错没有大崩,打斗也很精彩非常值得一看,我看好几个燃向剪辑up都用它做素材了。

我这里要重点吹一下的是剧情,虽然这个番走的是传统马猴烧酒路线但是每个角色的塑造都很立体,没有平面工具人也没有绝对的反派,看这个番的时候你能体会到人间温暖和情感珍贵,环环相扣又逻辑贯通的发展让人觉得他们的世界仿佛真实存在,而人物之间的互相牵连爱恨情仇又都刻画得很细腻,反正我是看哭好几次的。

对...

给大家推个冷门番,魔法少年题材,叫《关于我莫名其妙变成了魔法少年还获得了一只和我上司皆青梅竹马长得很像的猫这件事》,B站上有资源!名字太长了粉丝都简称《关我猫事》。五月开播的国漫,你骗鬼呢五月没新番,现在已经快完结了,制作还不错没有大崩,打斗也很精彩非常值得一看,我看好几个燃向剪辑up都用它做素材了。

我这里要重点吹一下的是剧情,虽然这个番走的是传统马猴烧酒路线但是每个角色的塑造都很立体,没有平面工具人也没有绝对的反派,看这个番的时候你能体会到人间温暖和情感珍贵,环环相扣又逻辑贯通的发展让人觉得他们的世界仿佛真实存在,而人物之间的互相牵连爱恨情仇又都刻画得很细腻,反正我是看哭好几次的。

对了,我必须要提一嘴的就是主角和他竹马的故事,就是标题里面说的那个青梅竹马皆上司,他俩贼有意思。他的那个魔法吉祥物和他竹马长得真的特别像,正常来说这不应该提升好感吗,可是他对他竹马的感情偏偏又很复杂,就是那种恨不得一棍子敲死但是同时又想捧在手心里护着…不,比这还复杂的情感,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这俩完全就是活宝级别的,互动太好笑了,衬得后面的双人刀子就特别虐,我哭完一包纸巾,简直了。

最近剧情好像有在暗示这个魔法吉祥物和他竹马有什么联系,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大家还在猜,我个人觉得如果真的是,这剧情可不好圆,反正我现在每次都定闹钟蹲更新,想看看官方还有什么蛇皮操作。

逼逼这么多就是想让大家都来看这个番啊!谁知道为什么马猴烧酒番还能这么冷门,冷得我都忍不住出来推番了,这个番你看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真的不容错过啊各位!和我一起蹲坑等更恰大刀吧!

老谈红珊牛肉面

:下属不许和上司(大王)啵嘴

(我流杆细有

:下属不许和上司(大王)啵嘴

(我流杆细有

鲸落

多想陪着你

       “你们?”

        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的紫发少年开口道。

        “在干什么?”

        黄色少年笑着走过来,遮住了身后的一片狼籍。

        “没什么啊,只...

       “你们?”

        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的紫发少年开口道。

        “在干什么?”

        黄色少年笑着走过来,遮住了身后的一片狼籍。

        “没什么啊,只是在商量等会儿到底去哪里玩而已。”

        黄发少年偷偷的向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立马会意身后的一片狼藉与那人一同消失。

         “你们商量出去玩怎么不带我?”

         “只是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被你发现了而已。”

         黄发少年似是惋惜的叹了口气。

         “不用那么麻烦啦!话说你们定在了哪里呀?”紫发少年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只是他眼中的高兴的情绪出卖了他。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大王。”

         “哎!真麻烦!”

          紫发少年抱怨的走着

          “话说小黄今天一起回家吗?”

          “不好意思,大王。今天恐怕是不行了,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吧。”

          “啊!你们怎么都有事情要办啊?算啦,我先走啦!明天见。”

          “嗯,明天见。大王”

          等到紫发少年从拐角处走掉。华发少年的脸上失去了本该有的笑容。

          黄发少年回头走向了阴影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小黄你怎么这么慢啊?”紫发的少女抱怨的。

          “抱歉,离那天就要到了,魂体有些不稳定。”黄发少年非常抱歉地说道。

          “对了事情讨论清楚了吗?是决定让他忘记还是让他留着。”

          “这不是废话吗?肯定要让大王忘记呀!否则,这些记忆留给他只是一个累赘。还不如忘记的爽快。”

         “嗯…”黄发的少年突然沉默了起来。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明天过后就消除他的记忆吧。”

         没有人回答他。

         “那么没有人回答的话,就先清除关于我的记忆吧。”黄发少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笑了笑。

         “我的那天就要到了,魂体越来越不稳定了。所以先清除我的吧。”

         “即使大家不说,我也知道大家其实也不想让大王忘记我们吗?”

         黄发的少年伸出手把帽子向下按,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我的魂体是最不稳定的,随时都可能连那一天都不到这消散,所以请先清除关于我的记忆吧。不要让大王带一些零碎活下去。”

         黄发少年用的最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最残酷的事实。

         他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也是最早接受的。

        大王是他们每一个人世界中的一道光,撕开黑暗的光芒。

        他们都想陪着他很久很久,只可惜每一个人都不能了。

       还有一章,角色的感情主要部分是友情居多。Cp只有细杆细,请不要ky。

鲸落

与君相伴 序

黄发的少年走进了店中,到柜台前压低声说:“说吧,这次的目标是谁?”

        “哎呀,您可算来了,来来来这边行。”

         站在柜台上的女生欣喜若狂的把他拉进了一个包厢里,站在门口回头望了一眼,确定没有别人了才把包厢门关上。

          “那个,先生……”...


黄发的少年走进了店中,到柜台前压低声说:“说吧,这次的目标是谁?”

        “哎呀,您可算来了,来来来这边行。”

         站在柜台上的女生欣喜若狂的把他拉进了一个包厢里,站在门口回头望了一眼,确定没有别人了才把包厢门关上。

          “那个,先生……”

           站在柜台上的女生不知为何唯唯诺诺了起来。

            “说吧,这次的目标到底是谁?”

            “是,是君王!”

            说完之后,站在柜台的女生便转身冲了出去。

            无视了后面的少突然年暴躁起来的声音。

             “君王!!!!你TM怎么不去!!??”

鲸落

莫忘归途序

“今天作业怎么这么多啊?!”“你就知足吧!你还不是课代表呢,课代表的作业比你多三倍。”“好啦,你们别吵啦!”“你们冷静一点,再过几天就要期末考了,但是复习不好,成绩差的就等着扣学分吧。”“啊!大王不带你这样的。”“好啦!你们两个都关于作业这件事情吵了好久啦,下课两个小时了也该回宿舍了。否则等会儿可能要住酒店了。”“嗯,小黄该走了。”“来了,来了。”

“今天作业怎么这么多啊?!”“你就知足吧!你还不是课代表呢,课代表的作业比你多三倍。”“好啦,你们别吵啦!”“你们冷静一点,再过几天就要期末考了,但是复习不好,成绩差的就等着扣学分吧。”“啊!大王不带你这样的。”“好啦!你们两个都关于作业这件事情吵了好久啦,下课两个小时了也该回宿舍了。否则等会儿可能要住酒店了。”“嗯,小黄该走了。”“来了,来了。”

鲸落

戒同所

“妈!我真的不是病同性恋真的不是病,我只是喜欢上了一个跟我同姓的男生,我真的不是的病!妈!”“砰”大门关上,他知道他自己明天就要去那个恶心的地方,可是他不想去啊,他怕他去了之后会永远不爱大王了,只可惜他没有能力反抗。第二天,那群穿着军服的人破门而入。把我压在地上,亲切的对着我妈说“我们一定会治好您的儿子。”说完就把我带出去了。把我弄到车上用一块布遮住我的眼睛,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只知道等我从那个地方出来之后,可能就不是我了。第一天他们把我锁在一个房间里,我听着隔壁的女人哭喊着说着自己不是病。她是真心爱她,可是过了没多久便没了,是隔壁便没了声音。他深刻知道那个女人可能死了。他害怕自己也会可他更害...

“妈!我真的不是病同性恋真的不是病,我只是喜欢上了一个跟我同姓的男生,我真的不是的病!妈!”“砰”大门关上,他知道他自己明天就要去那个恶心的地方,可是他不想去啊,他怕他去了之后会永远不爱大王了,只可惜他没有能力反抗。第二天,那群穿着军服的人破门而入。把我压在地上,亲切的对着我妈说“我们一定会治好您的儿子。”说完就把我带出去了。把我弄到车上用一块布遮住我的眼睛,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只知道等我从那个地方出来之后,可能就不是我了。第一天他们把我锁在一个房间里,我听着隔壁的女人哭喊着说着自己不是病。她是真心爱她,可是过了没多久便没了,是隔壁便没了声音。他深刻知道那个女人可能死了。他害怕自己也会可他更害怕但自己出去时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昏昏沉沉的过完这一夜。还未清醒时,我看到两个人在我面前模模糊糊的,我并没有看清两个人的面容。只知道有两个人曾经来过。后来当我完全清醒的时候,他们把我暴躁的拖出去按在地上进行的他们所谓的“治疗”。电流直击我的大脑。他们拿着你的照片到我面前问着我,“我还爱他吗?”“爱啊,怎么不爱?”电流越来越大,疼痛贯他着我整个身体他们将要药物又一次塞进我的嘴巴里好恶心,真的好恶心。这场噩梦持续到了凌晨。我不知道我到底在这儿待了多久?一天三天,一个星期还是几个月?我不清楚。但我清晰地知道,他们要再这么下去,我迟早会精神崩溃我开始决定反抗。我偷偷的把他们留下的一块巨大的玻璃碎片藏在了手里,今天可能是因为他们放松警惕了,所以派了一个人过来,当他问我我还爱不爱他的时候,我大声喊着“不爱了。”他便停下来问“我怎么证明。”我告诉“你靠过来我真的不爱他了,你靠过来一下我好累,我想借你靠一下行不行?”当他们靠过来的时候,我也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玻璃碎片插进了他的喉管里。鲜血溅在我的脸上。当时的我不顾一切地鼓了起来,这一个隔音效果很好,可能是为了拉家长。不让他们听见我们的呼声,否则,家长们肯定会怀疑的不是吗?而且就算他们听见了也不会认为过,所以啦,因为在这里哭的人每天还少吗。哭着哭着,我又笑了起来,笑得很癫狂。“我杀人了,我杀人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舔了舔脸上的鲜血。一双红瞳闪烁的兴奋的光芒。“下一个是谁呢?”我默默拿起了放在地上的棍子。把它藏进了衣服里面。推开门走了出去。这场杀戮的夜晚就要降临了。

“你说什么?!你怎么敢把他送去那种地方?!他是你的儿子!!!”“哎,细菌啊,伯母跟你讲小黄那是得了病啊!所以伯母才迫不得已跟他送去了那里……”“够了!!!!我发现你们这些家长真的很恶心。打着为你好的旗子做着一些伤害你的事情。可是你却总说的我这是为你好啊,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为了你好,你们说同性恋是病吧?可是同性恋怎么就成病了?说出来同性恋哪里是地是的,他们是喜欢了同性的人,可是那又怎样?喜欢上了又如何?你们口中所谓的爱情,到底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还是一个灵魂的另一个灵魂产生的感情呢?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紫发的少年便冲了出去,小黄等我!等他赶到的时候却只看见了一片尸海,只有一个黄发少年站在原地,手中拿着染血的棒球棍。鲜血现在慢不慢的往下流淌。“小……黄?”他不相信这个少年是曾经的那个少年。黄发少年好像没想到听到能这个声音。“啊!大王你居然来了嘞!”面前的少年与记忆中的那个少年融合,可是,他却找不到那个少年的影子。他不明白明明是一个人,可是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他不敢想象这个少年到底在那里经历了什么。他走上前颤颤巍巍的把少年拥入怀里,轻轻的说,“别怕,我来了。”(以下是小黄视角。)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怀里那么想哭,他只知道这个怀抱令他很安心,很熟悉。原本干涸的泪腺不知为何净流出了泪水。真心恐后的从他的眼中落下。“嗯。”他用力的回报者着这个人他再也不要放开了。

鲸落

说书人

一个说书人把他的故事讲完,他的那个故事也就结束了。可是总有人会不解,为什么这个故事结束了?而且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你情我愿的爱情嘛,说书人笑了笑说到“爱情中哪有那么多你情我愿的事情,更多的则是我情你不愿。因为啊,那个人不是看不见你爱他,而是他有更爱的。没有那么多美好的情节,没有那么多完美的剧情。爱情这个东西呀,要么就是你爱我,我也爱你!要么就是我爱你,而你不爱我。我一开始也从没想过我和他的结局是这样的,但无论如何如果在我让我重来一次,我想,我依旧会义无反顾的再去爱他一次。黄发的说书人看着紫发男子笑着谢过他,走了出去。良久才说道。“我是没有想过我和你的结局会是这样的,但我更没有想过你会忘了我。”“...

一个说书人把他的故事讲完,他的那个故事也就结束了。可是总有人会不解,为什么这个故事结束了?而且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你情我愿的爱情嘛,说书人笑了笑说到“爱情中哪有那么多你情我愿的事情,更多的则是我情你不愿。因为啊,那个人不是看不见你爱他,而是他有更爱的。没有那么多美好的情节,没有那么多完美的剧情。爱情这个东西呀,要么就是你爱我,我也爱你!要么就是我爱你,而你不爱我。我一开始也从没想过我和他的结局是这样的,但无论如何如果在我让我重来一次,我想,我依旧会义无反顾的再去爱他一次。黄发的说书人看着紫发男子笑着谢过他,走了出去。良久才说道。“我是没有想过我和你的结局会是这样的,但我更没有想过你会忘了我。”“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我想回到……”黄发的说书人突然沉默了起来。“算了,回不去了。”

鲸落

永不放手

若不是当年桃花落尽天涯,又怎能识你今日素衣白纱; 

若不是当年浮烟散尽繁华,又怎能和你今日西风踏马; 

若不是当年一笑倾尽天下,又怎能与你今日酒话桑麻; 

若不是当年城下失尽兵马,又怎能许你今日四海为家; 

若不是当年重纱染尽铅华,又怎能同你今日白发蒹葭; 

若不是当年烽火乱尽浮华,又怎能携你今日醉笑天涯; 

若不是当年纷争消尽烟沙,又怎能护你今日安康年华; 

若不是当年笔墨书尽相思,又怎能为你今日点眉朱砂; 

若不是当年殇念送尽别离,又怎能赠你今日万里河山; 

若不是当年韶华覆尽流年,...

若不是当年桃花落尽天涯,又怎能识你今日素衣白纱; 

若不是当年浮烟散尽繁华,又怎能和你今日西风踏马; 

若不是当年一笑倾尽天下,又怎能与你今日酒话桑麻; 

若不是当年城下失尽兵马,又怎能许你今日四海为家; 

若不是当年重纱染尽铅华,又怎能同你今日白发蒹葭; 

若不是当年烽火乱尽浮华,又怎能携你今日醉笑天涯; 

若不是当年纷争消尽烟沙,又怎能护你今日安康年华; 

若不是当年笔墨书尽相思,又怎能为你今日点眉朱砂; 

若不是当年殇念送尽别离,又怎能赠你今日万里河山; 

若不是当年韶华覆尽流年,又怎能誓你今日归田卸甲。

可是你不是说过娶我吗?

你说过让我带你的那份活下去……可是我做不到了!泪水流过黄发少年的脸庞血花从脖颈处绽放,哪,大王黄泉路太冷可以等等我吗?

“你是笨蛋吗?”眼前的紫发少年怒气冲冲的质问“不是叫你好好待在人间吗?你怎么又下来了?!”黄发少年轻轻的解着眼前的人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一遍问着“真的是你吗。”他怕了,他害怕这又是一场梦。他怕醒来时他又会消失不见“哎,对不起。走吧”“嗯。”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但是有他在就足够了,这只手他们都不会放开了!

鲸落

“阎王。”“怎么了嘛?”“孟婆说她想要辞职。”“行,你让他自己上来。”

------------我是分叉线--------

“小黄,啊不应该叫你阎王了对吧?”不知何时上来的紫发少年说道。“对啊,原来你还记得。那么多年前的事了。你想辞职了对吧?把你的孟婆汤喝了,就去轮回吧。”紫发少年不知为何突然沉默了起来,良久。“好。”没有一丝感情的话语说吧,只放男孩便端起自己酿的孟婆汤。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少年的眼神慢慢变得空洞。缓缓的走向轮回的门,“等等。”突然的声音让紫发少年的脚步停住,紫发少年回头望去看着阎王爷。“因为你在人间积很多德,所以你留在阴间做孟婆。”阎王爷笑着回答了紫发少年的疑惑。“真的吗...

“阎王。”“怎么了嘛?”“孟婆说她想要辞职。”“行,你让他自己上来。”

------------我是分叉线--------

“小黄,啊不应该叫你阎王了对吧?”不知何时上来的紫发少年说道。“对啊,原来你还记得。那么多年前的事了。你想辞职了对吧?把你的孟婆汤喝了,就去轮回吧。”紫发少年不知为何突然沉默了起来,良久。“好。”没有一丝感情的话语说吧,只放男孩便端起自己酿的孟婆汤。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少年的眼神慢慢变得空洞。缓缓的走向轮回的门,“等等。”突然的声音让紫发少年的脚步停住,紫发少年回头望去看着阎王爷。“因为你在人间积很多德,所以你留在阴间做孟婆。”阎王爷笑着回答了紫发少年的疑惑。“真的吗?不过这种好处怎么会留给我?”少年疑惑的望着他。“你在人间了,积比其他人都非常多的德。”“真的吗?那太好了。”看着紫发少年蹦蹦跳跳的走远。阎王突然苦笑了起来。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在与谁说话。“对不起,只能以这种方式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紫发的少年走远了却回头望向那个只能看到一丁点的黄色影子笑了。“孟婆汤是我做的啊!那我又怎会忘了一切呢!”紫发少年站在原地良久才说了一句“我只是太想你罢了。几千年啦曾经在我们身边的人都去投胎啦,就只剩我们了。只可惜我们一个是孟婆,一个是阎王。谁都不可能去投胎的啊!他们都不记得我们啦!”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紫发少年的脸庞。“哎呀,我怎么哭啦?我不是不会哭的吗?”少年缓缓坐下。“我……真的好想你们啊!”

永杂LZ
一张大王和小黄,小黄私设我改了...

一张大王和小黄,小黄私设我改了下,私心杆细杆

一张大王和小黄,小黄私设我改了下,私心杆细杆

鲸落

永别

“小黄。”一个人的声音让杆菌的思绪从远方扯了回来“怎么了嘛喜?”“你又来看他了。”杆菌回头看一下身后的墓碑。“对,我有点想他了。”当年年少无知对自己的感情一无所知。我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却没想到葬送我了自已最爱的人,以信任为起点sx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人。听着他一声声哭喊着自问着自己。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那么最信任他。为什么啊?他当时笑着反问他。是啊!你把我当最信任的人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呢?我又没有把你当做最信任的人,他面前的紫发少年比如是,总是带着星星的双眸。此时星星早已堕落只留下了,一片死寂的黑暗。“小黄,不!杆菌我……”紫发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声音停止了,可是那双早已神采的眼睛...

“小黄。”一个人的声音让杆菌的思绪从远方扯了回来“怎么了嘛喜?”“你又来看他了。”杆菌回头看一下身后的墓碑。“对,我有点想他了。”当年年少无知对自己的感情一无所知。我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却没想到葬送我了自已最爱的人,以信任为起点sx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人。听着他一声声哭喊着自问着自己。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那么最信任他。为什么啊?他当时笑着反问他。是啊!你把我当最信任的人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呢?我又没有把你当做最信任的人,他面前的紫发少年比如是,总是带着星星的双眸。此时星星早已堕落只留下了,一片死寂的黑暗。“小黄,不!杆菌我……”紫发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声音停止了,可是那双早已神采的眼睛依然注视着自己。当时自己只是猖狂的笑着,却忽略了自己心如刀绞的疼痛,他每天都在画着那个紫发少年。可是他眼中的星辰,自己已经记不得了。他只是隐隐约约记的。那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星辰。只可惜那个拥有星辰的人,他永远都x啦!被自己亲手sx的。他无时无刻不渴望着那个拥有星辰的少年,能回到他的身边可是他也知道不可能啦。他已经x了,只可惜他性命,他也没有勇气陪他一起去死。那个拥有星辰的星辰少年。永远沉睡在了,那个肮脏的角落。再也不会醒来。

鲸落

兽耳症

“小黄你今天怎么状态不在线啦?”“没事”黄发少年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的思绪“他今天……怎么没来?”“他? 哦,你说细菌那小子啊灰说他今天好像有点生病了,所以就没来上课。”

-----------我是分叉线---------

“所以你这我耳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医生说好像是兽耳症。”“你TM说什么?”“兽耳症啊怎么了嘛?”紫发少年疑惑的抬起头。“你……你知不知道兽耳症是什么?“你放心吧,后果我知道。”紫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我只是想试一试。毕竟人嘛!不到最后一刻是永远不会死心的。不是吗?”“你自己小心吧。”灰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他。因为如果是他的话,他相信自己选择会跟他一样。就跟他说...

“小黄你今天怎么状态不在线啦?”“没事”黄发少年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的思绪“他今天……怎么没来?”“他? 哦,你说细菌那小子啊灰说他今天好像有点生病了,所以就没来上课。”

-----------我是分叉线---------

“所以你这我耳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医生说好像是兽耳症。”“你TM说什么?”“兽耳症啊怎么了嘛?”紫发少年疑惑的抬起头。“你……你知不知道兽耳症是什么?“你放心吧,后果我知道。”紫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我只是想试一试。毕竟人嘛!不到最后一刻是永远不会死心的。不是吗?”“你自己小心吧。”灰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他。因为如果是他的话,他相信自己选择会跟他一样。就跟他说的一样吗?人嘛,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死心的。也是同样的,死了心的人就跟行尸走肉差不多。我在也没有意思,还不如死的来的爽快。难道不是吗?“喂!你就没有想过她,如果他也喜欢你呢?”“如果他要喜欢我的话,我也就不会得这个病啦。”紫发的少年。笑了起来。只是这个笑,看起来,非常心酸。一个月后。(别问我为什么时间过的这么快问就是我任性。)

天台上。

“你决定好了吗?”“我说过啦,我一开始就决定好了之后结果即使知道最后。也不可能有好的结果。”“那么永别了灰。”“嗯,永别啦。”紫发少年向下面高空落下,腾空的感觉,眼前划过他的一生。这一生,他不悔。血花在地面上盛开。这天上也下起了大雨,好似在为这个少年哭泣。灰收回来了自己放在虚空中的手。他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没用。可是在他落下去的时候,还是伸出了手。“细菌啊,人间很美但是……”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你下辈子别来了。”“小黄,小黄!!!!你怎么了吗?开门了。”白发少年。站在门口了,不知该怎么样,只是能用力撞门,“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只是那个少年的身影被掩埋在了紫罗兰花丛中胸口盛开的紫罗兰花束很美。好像这个少年逝去的青春。白发少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良久才说了一句。“永别了。愿你们下一世别再见了。”“喜”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拉回了喜的思绪。“没事的,灰我只是有点想他们了。”“这样对他们来说应该也是很好的结局了,至少他们能在地府中相遇。不是吗?”两人往回走。握紧了对方的手,至少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只能在地府中相遇了。此生至少还有你在我身旁。

仪尘
杆细 最短篇幅水一下(什么 变...

杆细 最短篇幅水一下(什么


  变形杆菌面对战场上五颜六色的尸山。

  看着一堆不成菌型的蓝色残骸,和其他伙伴的不着痕迹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像果冻那样晶莹剔透,柔软而富有弹性。

  “你们曾经都是我的光。”

  “后来你们陨落了。”


杆细 最短篇幅水一下(什么



  变形杆菌面对战场上五颜六色的尸山。

  看着一堆不成菌型的蓝色残骸,和其他伙伴的不着痕迹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像果冻那样晶莹剔透,柔软而富有弹性。

  “你们曾经都是我的光。”

  “后来你们陨落了。”





鲸落

引路人

“嘶,我这是在哪里……我不是死了吗?”黄发少年向四周望去“这里是彼岸。”杆菌猛然回头望不知何时出现的紫发少年,少年好像知道了他的疑惑笑了笑“我是您的引路人。”“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引路人?”杆菌望着走在他面前的紫发少年,少年的身体一疆,才回答到“我不知。”可身后的人不以为然,突然凑到少年耳过,“到底是不记了呢?还你根本就不想说呢?嗯?”少年一把把他推开,“先生请保侍距离”虽然是这什说但少年耳根已经红透了。两人一前后的走着杆菌突然开口道“不知为何我对你总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先生!!!到了您该去的地方了”“啊,对了你之前不是说你忘了自己做了多久份引路人说不定你就忘了我呢!”“先生您已经到...


“嘶,我这是在哪里……我不是死了吗?”黄发少年向四周望去“这里是彼岸。”杆菌猛然回头望不知何时出现的紫发少年,少年好像知道了他的疑惑笑了笑“我是您的引路人。”“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引路人?”杆菌望着走在他面前的紫发少年,少年的身体一疆,才回答到“我不知。”可身后的人不以为然,突然凑到少年耳过,“到底是不记了呢?还你根本就不想说呢?嗯?”少年一把把他推开,“先生请保侍距离”虽然是这什说但少年耳根已经红透了。两人一前后的走着杆菌突然开口道“不知为何我对你总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先生!!!到了您该去的地方了”“啊,对了你之前不是说你忘了自己做了多久份引路人说不定你就忘了我呢!”“先生您已经到了您该去的地方了。”杆菌知道他不会回答自己了转身向石门走去“先生!你不会忘了我吧!”“不会忘的”石门和上“你明明知道过了这个石门他对你的一心半点的都不会记得。”“我知道啊!”“你知道你还……”灰的话被打断“如果是他你也会这么作不是吗?”良久“嗯。”“强行逆转的代价我比你更清楚,但他值得啊。”少年的身体开始变的诱明“再,不永别了细菌。”“多谢灰让我还能见上他一面,那永别了,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