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细菌军团

5842浏览    117参与
踏尘归同

【细菌军团】无言

“小绿出书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不本来就是写手嘛——肯定又是什么酸了吧唧的迷惑性文字吧?”

“不不不,他这回改风格了,写的是通俗易懂的小说!”


小绿,k市“著名”写手,以迷离怪诞的文风和冷嘲热讽的内容被人们熟知,当然,他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资——“这个小绿也只会这样了”云云——谁让k市只是个过去才有因“黑帮”掀起的大风大浪而现在只是个和平的城市呢?

这一回小绿改变了风格,以k市过去特有的黑帮——斧头帮为线索,创作了一本至少让人能看得懂的小说。一时间“细菌军团”火遍整个K市,到处都能听到谈论他们的声音。许多读者纷纷感慨:小绿换风格了,爷青结;更有甚者拿这事来教育子女:连小绿都不...

“小绿出书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不本来就是写手嘛——肯定又是什么酸了吧唧的迷惑性文字吧?”

“不不不,他这回改风格了,写的是通俗易懂的小说!”


小绿,k市“著名”写手,以迷离怪诞的文风和冷嘲热讽的内容被人们熟知,当然,他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资——“这个小绿也只会这样了”云云——谁让k市只是个过去才有因“黑帮”掀起的大风大浪而现在只是个和平的城市呢?

这一回小绿改变了风格,以k市过去特有的黑帮——斧头帮为线索,创作了一本至少让人能看得懂的小说。一时间“细菌军团”火遍整个K市,到处都能听到谈论他们的声音。许多读者纷纷感慨:小绿换风格了,爷青结;更有甚者拿这事来教育子女:连小绿都不展现阴暗悲伤了,你就不能阳光?连小绿都能改变,你就不能变好?

当然,尽管他改变了风格,也并不会阻止他小说里出现一些很“小绿”的语句——大家当然不会在意,多数人选择直接略过——小说嘛,看着乐呵的东西,干嘛要在让人看了不愉快的语句上停留呢?

作为故事的线索、目前早被肃清整顿过的斧头帮,自然是大大风光了一把,吸引一批年轻人的加入——毕竟自从斧头帮被政府那帮人收理了之后,也算半个“公务员单位”了——这波热度蹭起来没什么坏处不是吗?


小绿倒没有再趁机推出同系列作品。

他停笔了。

不论是过去的“迷惑文字”还是现在的“大众文学”,他都没再写。


“那么小绿先生,您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么一部小说呢?”

一次采访中,记者这样问道。

“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这些故事。”

小绿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对方有些尴尬地“哈哈”两声,继续开口。

“为什么有必要呢?是为了给谁看吗?”

“有必要就是有必要。谁看得懂就是给谁看。”

小绿诡异地扯了扯嘴角,紧盯着镜头继续说下去。

“懂得都懂。”

——据说记者在采访完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与此同时,小绿又引起了一波讨论“到底是给谁看的”的热潮。

到底是给谁看的?到底是谁能看懂?大人?小孩?官员?平民?还是斧头帮?人们第一次开始“认真研读”这部小说,每天在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观点——虽然是怀着蹭热度的目的。


直到几个月后人们逐渐将注意力转移时,一篇名为《小绿收手吧》的文章突然出现在社交平台上。正当人们以为这只是一篇迟来的蹭热度——也蹭不着了吧——的文章并准备屏蔽时,小绿居然回复了:多管闲事,你又不是大王。

这下子人群轰动了。

尽管这看起来很平常,但毕竟小绿本人居然回复了——唯一一次!而且这回复跟小说里杆数二人的对话如此一致……

他是谁?他看得懂?小绿是为他写的?

人群中掺杂着怀疑是小绿开小号防止过气的声音,但更多人去关注那个写这篇文章的人。

很快有人扒出来他是斧头帮前中枢人员,疑似是小说中“变形杆菌”的原型?那么……其他人的原型呢?

不久人们发现当年的斧头帮确实存在“细菌军团”,当年也确实发生过小绿所写的故事——什么,这不是小说,这是史书?

政府很快出手了。小说被下架,斧头帮被再次肃清—造散新加入成员,抓捕一些老成员。小绿本人也被多次请去“喝茶”,而后又被请进了监狱。

“看吧,这就是你们的政府。”

小绿淡漠地开口,之后又陷入沉默。

冷血、虚伪,自欺欺人。他们终于看到了。


太多的人发出了质疑,政府再不做点什么,便会彻底丧失民心。

之前看似无用的文字,却以闪耀的火花和暗涌的水流,震摄着贫乏空洞的人们。

小绿究竟想说什么?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多的真相被挖掘,政府的威信摇摇欲坠。

——K市的和平来源于斧头帮老一代人的努力,打着黑恶势力旗号做着现在看来是“正义事业”的他们,却在“发挥完价值”后被肃清,代表人物仅剩下化名“小绿”的数码病毒和之前发表文章的变形杆菌。

那么小绿是想振兴斧头帮?

一部分人开始先骂小绿的私心——为了自己要破坏K市的和平吗?黑帮本方不是什么正能量,而小绿居然想让它成为主流吗?


“他疯了,别为难他,也为难自己了。”

一身正装的小黄或者叫他变形杆菌走进了政务大厅,“送他进医院治疗吧。”

“连你都这么说,那这一切必定是场误会了。”办公桌前的人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微笑起来,“放心,会给他找个好的。”

“那个“编造事实的人”也抓起来吧,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小黄走到门口想了想突然回头补充一句,”你们的工作做得不行啊。”

“放心吧。”

这可是我们最擅长的了。


“先前引起讨论的是他,现在要让这件事过去的也是他,他到底在干什么?”

“想红呗,这种事见怪不怪了。”

“那之前扒出来的那些也都是人编的?”

“害,谁不会编啊。”

……

都该结束了吧?


“大王当年的理想是什么你忘了吗!?”

“现在他们已经统一了K市,比大王当初做得好多了。”

“我呸!大王是想让所有人都好好活着!可是你看看,他们把斧头帮搞成什么样了!根本就是他们用来掩饰真面目的挡箭…”

“可你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转而对身边的护士笑了笑道。

“请加大药量吧,他好像状态更不好了。”

“好的。”

“变形杆菌!你个叛徒!你会……”未等他喊完,镇静剂便注射入了身体。


“变形杆菌你大爷的——!”

猛地睁眼,发现四个孩子围在自己床边。

“小绿你干嘛骂我呀?”

其中一个孩子嘟着嘴,好像在生气。

“小孩子?变形杆菌?”

“小绿你睡糊涂了吧?”

自称是“细菌大王”的小孩子为他解释了现状。

……

——原来如此,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他确实也“为他的病友”——他是这精神病院的患者之———写了部小说,想象他们经历许多故事。

那本小说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小绿,我们去玩吧!”

“好。”


仅一墙之隔,几个人围坐于桌前,

“他可终于消停了。”

“这次可是花费了大力气。”

“希望以后别再出现这种事了,为了K市的和平。”

“为了和平。”

“对,为了和平。”


待众人离开,黄发的男人透过窗户看向玩闹的五人。

“这下,你也好好活着了。”


<完

普信然
一张并不怎么好看的河图) 中秋...

一张并不怎么好看的河图)

中秋快乐!

一张并不怎么好看的河图)

中秋快乐!

果木樱
细菌和平又平和的日常~其二十四...

细菌和平又平和的日常~其二十四

都很简单,请自行翻译

细菌和平又平和的日常~其二十四

都很简单,请自行翻译

鸭鸭好啊

菜鸡又来了

P1-4是杆细女体(谁来教我画背景

P5-7是细菌军团的本体和性转

总结一句话就是丑死了

菜鸡又来了

P1-4是杆细女体(谁来教我画背景

P5-7是细菌军团的本体和性转

总结一句话就是丑死了

踏尘归同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y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y

568/.

希望【杆细】

【失踪人口回归所以先发个刀子吃吧hhh

【文章短,而且没什么意思,各位不喜勿喷啊hhh

【行了,开始扯文了。


”我们不被允许相爱。“


某大王依旧在吃巧克力,身旁依旧有人在唱着歌。

只是这个唱歌的人似乎不是曾经那位了。

”小黄,换一首深情点的吧。“

细菌大王仰躺在草坪上,习惯性的打了个响指,大喊着

但是没有熟悉的声音。

”大王,你想听什么的,我这里的曲库有可能不能满足你了。“

回答的是数码病毒。


死亡原来是细菌也躲不过的吗。

细菌大王自嘲的笑笑,转身朝数码病毒招了招手。

”喂,小绿,还记得变形杆菌吗?“

他似乎很认真的问,但是眼神却飘忽不定。

大...

【失踪人口回归所以先发个刀子吃吧hhh

【文章短,而且没什么意思,各位不喜勿喷啊hhh

【行了,开始扯文了。


”我们不被允许相爱。“



某大王依旧在吃巧克力,身旁依旧有人在唱着歌。

只是这个唱歌的人似乎不是曾经那位了。

”小黄,换一首深情点的吧。“

细菌大王仰躺在草坪上,习惯性的打了个响指,大喊着

但是没有熟悉的声音。

”大王,你想听什么的,我这里的曲库有可能不能满足你了。“

回答的是数码病毒。



死亡原来是细菌也躲不过的吗。

细菌大王自嘲的笑笑,转身朝数码病毒招了招手。

”喂,小绿,还记得变形杆菌吗?“

他似乎很认真的问,但是眼神却飘忽不定。

大王心虚了啊。

”不记得了,大王问这个做什么?“

数码病毒关了音响,实话实说。



果然,他并不重要。



君王怎么会喜欢比自己厉害的臣子呢?




细菌大王想起自己端给变形杆菌的毒酒。

那黄绿色头发的少年只是向他笑,一点怀疑都没有,接过他手中的毒酒就喝了下去,如此干脆···

——细菌大王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在酒香和血腥味中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一吻。



“大王,你这个酒···很好喝。”

变形杆菌在意识消失前在的最后一句不是质问。

是满满的不舍。



回忆比亲手杀死最在乎的人更痛苦。

他在杀死变形杆菌后又用药品消除了细菌军团其他成员的回忆。

这个样子···

变形杆菌就只是他一个人的了。

这个样子···

变形杆菌就只能在他的回忆里获得永恒。



“明明前途一片黑暗那你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啊?”

离开青青草原后的细菌大王在一次打架回来被骂后曾经这么朝变形杆菌吼道,他心目中的忠臣只是沉默。

“明明我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就算我现在已经是好人了但是!我还是会恨以前欺负我的人啊!我去打个架怎么了?”

“变形杆菌,这种感觉你是不明白的。”

“以后本大王的事你少管。”



还真的不管了。



许多个月的冷战。



最后的温情居然是在变形杆菌临死前。

啊啊···真是讽刺啊。

高高在上的君王这么想着,闭上了眼。



可能真的不被允许相爱吧。

有害垃圾雾紫紫

啊 是这几天搞的菌团

p1 幽灵小绿and细紫情头【?】

p2是给@鱼狐不是鱼,也就是小狐仙,的菌设画的赠图,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搞菌团真的很杂...【对手指】】

啊 是这几天搞的菌团

p1 幽灵小绿and细紫情头【?】

p2是给@鱼狐不是鱼,也就是小狐仙,的菌设画的赠图,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搞菌团真的很杂...【对手指】】

林优雪snow

关于细菌军团给细紫带孩子这件事

是早在几个月前就想写的脑洞,今天才赶出来。我就当细紫七夕贺文了虽然细紫没多少戏份(不)

cp向只有细紫还请不要ky


【1】

蘑菇菌生了。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的细菌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兴奋地大跨步向前,然后华丽丽地摔在了保洁大妈刚擦过的地板上。

作为家属陪同的变形杆菌、数码病毒和古细菌见自家老大这副模样一齐战术后仰,开始担忧起这对刚出生龙凤胎的未来。


细菌冲进产房后草草地看了孩子一眼就直奔床上的蘑菇菌。

接产护士傻了,她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般得知老婆已经生了的男人都能冲进产房抱着孩子傻乐半天而忘记在病床上拧巴成痛苦面具的新手妈妈...

是早在几个月前就想写的脑洞,今天才赶出来。我就当细紫七夕贺文了虽然细紫没多少戏份(不)

cp向只有细紫还请不要ky


【1】

蘑菇菌生了。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的细菌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兴奋地大跨步向前,然后华丽丽地摔在了保洁大妈刚擦过的地板上。

作为家属陪同的变形杆菌、数码病毒和古细菌见自家老大这副模样一齐战术后仰,开始担忧起这对刚出生龙凤胎的未来。

 

 

细菌冲进产房后草草地看了孩子一眼就直奔床上的蘑菇菌。

接产护士傻了,她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般得知老婆已经生了的男人都能冲进产房抱着孩子傻乐半天而忘记在病床上拧巴成痛苦面具的新手妈妈。她直接震撼一千年想立马为细菌和蘑菇菌感天动地的爱情献歌一曲。

……于是护士直接把哇哇大哭的龙凤胎塞给了旁边愣着的古细菌。

“您是孩子的爷爷吧?”

古细菌脸上划过三条无形的黑线,

“咳咳,其实不是……”

“那您就是孩子的姥爷?不对,太爷爷也有可能……”

古细菌一脸无语干脆懒得解释,看着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正哭的死去活来的婴儿头都快大了。

某变形·作死·杆菌随意地打开了一罐可乐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云淡风轻地开口,

“老大,你看你家孩子这么喜欢小红,不如让他帮你带几天孩子吧。”

古细菌:?你从哪里看出他家孩子喜欢我了

正握着自家老婆的手的三好男人细菌听了这话直接高兴地站了起来,

“我也正有此意。我打算和小紫一起去别的地方转一转当是旅游,孩子先给你们照顾了。”

变形杆菌噗的一声把刚入口的可乐呈抛物线状喷了出来。古细菌手一抖差点把俩婴儿摔地上。数码病毒看蘑菇菌那么难受本想播放一曲《烛光里的妈妈》来赞颂伟大母爱结果听了这话当场死机播放一曲高昂的《生不如死》。

看着一片混乱的产房,护士觉得自己该爬了。

啊,今天风儿好生喧嚣。

好生喧嚣。

……

 

 

【2】

细菌把懵逼三人组送出医院后又把俩孩子塞给他们,

“拜拜,孩子交给你们我放心,我回去照顾小紫了。”

数码病毒直呼“老大你好无情”。

走了几步的细菌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又掉头折了回来。

“看,老大肯定是要回来补一句感谢我们!”变形杆菌高兴地迎了上去后只听细菌草草扔下一句“为了表示感谢,你们可以给孩子取名”就又高调走进医院。

变形杆菌觉得错付了。

 

古细菌挠了挠下巴,

“呃,我怎么觉得这是老大又丢给我们一个任务呢。”

“把你觉得去掉。”数码病毒差点又激情化身音乐播放器现场播放一首《你狠毒》。

变形杆菌当时恶狠狠地想着一定要给细菌家的孩子取名叫细狗蛋和细翠花,谁都拦不住。

 

【3】

有一说一,这两个孩子的性格差异很大,女孩安安静静只有饿了的时候哭,男孩倒折腾个没完没了,一天二十四小时能有二十五小时不消停。

变形杆菌很头疼,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年幼细菌和年幼蘑菇菌的缩影。

起初古细菌还存留蛮多耐心给孩子冲奶粉换尿不湿,后来直接放弃治疗把任务都扔给数码病毒和变形杆菌了。

“我果然不适合带孩子啊。”古细菌幽幽感慨了一句后沏一杯茶开始读报纸。

变形杆菌:你以为我适合吗?

数码病毒:我只是个机器人而已.jpg

古细菌不说话,默默品了口茶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装尸体。

 

【4】

说来奇怪,变形杆菌恶作剧心爆发一直管俩小婴儿叫细狗蛋和细翠花。

“狗蛋你怎么还不睡觉!”

“来来来翠花啊你该喝奶粉了。”

结果换来的是小婴儿有声的抗议。连一向安静的小女孩都会在变形杆菌吐出字眼后开始大哭大闹。

真是奇了怪了。明明他们才刚出生不到一个月,难道还能听懂人话了?

不管怎么说,想让小婴儿不遭受作死杆菌的姓名毒害而哇哇大哭使三人魔音穿耳的最好办法是赶紧给他们取名字。

数码病毒揉揉太阳穴,这可真是当务之急。

三人文化水平有限且号称一个赛一个的起名废物,待小婴儿满月后还没有个正式的名字。

 

 

【5】

转折发生在一个雨天。三人看到滴滴答答摔在房檐上的雨滴心照不宣地想到了同一件事。

——对,就是细菌和蘑菇菌的初遇。

每次一到雨天就是他们三个最痛苦的时刻。细菌能兴奋地拉着三人叽里呱啦地说上一堆,内容无非是细菌遇到了蘑菇菌后给了她一颗糖,当时他还特别A地说了一句“别哭了,吃了这颗糖我们就是好朋友了”。起初这句话被三人封为细菌十大名场面之一【你要问剩下九大是啥他们也不知道】,后来听细菌讲的多了都能倒背如流,但细菌依然兴致勃勃讲了几百几千遍,听的三人那是一副老人地铁手机并默默刻在了DNA里。

 

 

“起一个有意义点的名字怎么样,”

古细菌放下报纸继续说,

“老大和小紫因一颗糖果结缘,不如男孩叫细小糖女孩叫细小果,又浪漫又有意义。”

最终这两个名字被全票通过。原因当然是数码病毒和变形杆菌实在想不出别的名字了。古细菌感慨“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老夫”,数码病毒马上播放一首《感谢你》。

 

【6】

虽然但是,数码病毒觉得变形杆菌吃错药了。

在他充当天猫精灵给细小糖和细小果播放摇篮曲后,变形杆菌居然还要每天亲自给他们讲睡前故事。

“变形杆菌你是不是有内个大病,他们才出生两个月你讲啥故事啊他们又听不懂。”

“我给他们讲故事碍你啥事,谁说听不懂就不能听了?我这是从小提高他们的文学素养!”

数码病毒十分应景地把歌曲切换成了《有病》。这下两个小宝宝不乐意了,哇哇大哭一场后数码病毒连连喊着“我认输,认输”把歌曲又调了回来。

倘若变形杆菌认认真真讲故事也就罢了,但数码病毒进屋拿衣物时变形杆菌讲故事的画风还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片大森林,森林里有个小木屋,木屋里住着一个女巫……”

等过了二十分钟数码病毒进去晾小糖和小果的被褥后变形杆菌讲故事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

“……然后我就打败了你们的爸爸,成为新的老大,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头顶三个大问号的数码病毒缓缓抛出一个“?”。

“变形杆菌你到底在讲什么啊你!”

“反正他们又听不懂!我可是一直有当老大的雄心壮志!”

此刻正在给自家老婆买棉花糖的细菌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细菌:我可真谢谢您

 

 

 

【7】

转眼间细小糖和细小果已经出生百天了。

因为当时苦于取名这项没完成的重任,导致俩孩子的满月照都没来得及照。

现在三人盘算起了给他俩照百天照。

就在他们到达照相馆的时候临时通知摄影师请假了,但不能耽误照相馆捞钱正常营业,助理通知他们要自己搞道具自己照了,但钱可以减半。三人对钱没什么概念(反正是等细菌回来后报销),觉得还挺好玩,直接飞往二楼场地。

于是奇奇怪怪的照片就增加了。那拍的叫一个不堪入目,全靠数码病毒强大的p图能力力挽狂澜。

他们仨与小糖小果照了张合照,但还觉得不够。百天照至少父母在场才算意义重大,于是数码病毒在朋友圈找到蘑菇菌的照片p到小糖和小果的旁边。就是细菌的照片成了最大的难点,细菌素来不爱拍照,每次拉着他合影他都一脸嫌弃整个人散发着滚的气场。

于是古细菌找来了细菌的学生证照片凑合用。

最后,那张特别的百天照中,板着脸的细菌成了三人最大的笑点——能笑八百年的那种。

他们终于找到了迫害自家老大的乐趣。

觉醒了,猎杀时刻。

 

 

【8】

婴儿百天必然少不了抓周。

在数码病毒把一堆东西摆在前面时小果手疾眼快抓住一个针筒就是不放。那架势好像能生吃了数码病毒。

“看来细小果以后能当医生或护士。”古细菌又喝了口茶。

该到小糖抓了。但细小糖懒洋洋地用手扑来扑去就是不拿,后来盯上了一个小皇冠。

数码病毒直接“可那是我给小果买的头饰啊……”

变形杆菌扶额。细小糖以后肯定会成为校霸级人物当上新一代老大。

“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我先爬了……”



end

踏尘归同

『旅行』古华国篇if线

#大王视角

#硬要来说是细all

#糖。

#不喜勿喷

#我说完了


Pourquoi je vis, pourquoi je meurs

为何而生 为何而逝

Pourquoi je ris, pourquoi je pleure

为何而喜 为何而泣

Voici le S.O.S.

这是求救的讯号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

一个忧伤者的哀祈


“我希望这...

#大王视角

#硬要来说是细all

#糖。

#不喜勿喷

#我说完了



Pourquoi je vis, pourquoi je meurs

为何而生 为何而逝

Pourquoi je ris, pourquoi je pleure

为何而喜 为何而泣

Voici le S.O.S.

这是求救的讯号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

一个忧伤者的哀祈



“我希望这一路走来,所有人都好好活着,都可以看到各自的结局,也许不能长久,但……请让他们过完他们应享有的一生。”

“至于我……?无所谓了。”


一袭紫衣的青年游荡在路上,他从哪里来,无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也无人知道。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棵大树。

树枝摇曳,好像在欢迎着他的到来。他抬手轻抚树干,感受着树皮的粗糙,嘴唇开合,吐出两个字。

“小紫。”

低着头扶着树干缓缓蹲下,任凭粗糙磨搓手掌。树根周围泥土因上方落下的液体而湿润,接住些许上面掉下的木屑。

“小紫……!”

声音嘶哑到近乎失声,眼泪倒是流畅地顺脸颊流下。不断的念着这两个字,直到嗓子酸楚到忍不住咳出声才停下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若你能回来,若你能回来……

我愿倾尽所有温柔,哪怕只是一点点,至少能让你感到温暖……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该让你们去的……

“小紫,在树下睡得可还舒服?”


一座庭院。

院内早已是人去楼空,破败不堪。几株绿植是这唯一的主人,因无人料理早长得张牙舞爪。

倒是挺符合他的。

青年这么想着,将手中的食盒放下,取出里面的菜肴一盘盘摆好。

“小绿。”

他出声唤道。

“这是福寿楼新做的糖醋茄子,你尝一尝,还有这个,紫菜榴莲饼,你最喜欢的……”

擦了擦眼角继续点道:

“还记得这个吗?盘水面,上面浇的酸菜。”

“这是你总吵着要的草莓包。”

……

“小绿,尝一口吧。”

绿衣少年嘴角微扬的乖张猖狂,化作琉璃晶糖于唇舌绽放,却终究甜味尽散。

他终于找到了归宿,留后人于尘世之中。

“小绿,这些吃食,真的不尝一尝吗?”


一个监牢。

抚摸着砖墙,指尖划过砖缝,红白混色的粉末沙沙落下,落在不平的泥地上。墙上依稀还有液体绽开的影子。

星辰隐苍穹,故人留昨夜。

牢里有些阴凉,不是适合他待的地方。况且这间还漏雨……

“小黄。”

他伸手接住落下的雨滴,又任凭雨滴从指缝滑落,润湿地面。

你说你愿以骨为我铺成王之路,以血为我染万旌之旗,若我终孤身一人,你便为我挡尽尘埃……可,那之后呢?

不要了,不要了……繁星皎月我都不需要……我只想要你们……

“小黄,你是最淋不得雨的,怎么不打伞呢?”


一片草地。

刚下过雨小草显得甚是鲜翠。倒也好,这地方安静,空旷,对他而言再合适不过了。

对着前方施礼,拨开小草跪下。

前朝丞相之子的身世有着太多的施舍,自己得来的才是正道。抛头颅,洒热血,弃先王,助清君。

“红老。”

其英雄身姿依旧留于心中。一身赤色站于阵前,纵千军万马也无所畏惧。

弯腰,额头轻轻触碰泥土。一次,两次,三次。再行礼。

“红老,上次您教我的剑术我还未掌握,可否再指点我一二?”


来不及,来不及。

可惜一切都已来不及。



Строки разливаются на биты

眼前的文字飘忽成了一个个符号

Нервы лечит дым, нервы лечит дым,只有烟能麻痹我的神经

乌兰苏姆斯塔特

菌团学园设

(是自家学园pa!)


细菌大王 男 18岁 145CM 45kg

三年级实验(A)班

擅长物理,体育,化学,地理

活泼开朗,贪吃好玩的男孩子

平日里总喜欢以命令的语气要求别人帮自己办事,可惜因为长相正太除了细菌军团和灰太狼没人听他的

长期和教他的灰太狼老师(教物理的)对着干,对方时常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题,为的就是专门刁难他,然而每次他都能完美答出

对着干的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在灰太狼家里未经允许直接住下过,并且长期搅得灰太狼生活不安宁

学习能力超强,可以轻而易举的学习别人的技能,甚至可以做的更完美

前提是那人必须在他旁边做着这件事,否则这...

(是自家学园pa!)


细菌大王 男 18岁 145CM 45kg

三年级实验(A)班

擅长物理,体育,化学,地理

活泼开朗,贪吃好玩的男孩子

平日里总喜欢以命令的语气要求别人帮自己办事,可惜因为长相正太除了细菌军团和灰太狼没人听他的

长期和教他的灰太狼老师(教物理的)对着干,对方时常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题,为的就是专门刁难他,然而每次他都能完美答出

对着干的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在灰太狼家里未经允许直接住下过,并且长期搅得灰太狼生活不安宁

学习能力超强,可以轻而易举的学习别人的技能,甚至可以做的更完美

前提是那人必须在他旁边做着这件事,否则这能力就没啥用

童年时期是被父母抛弃的孤儿,自幼就体弱多病

因为性格软弱,儿时长年处于被人欺负的状态

长大之后为了不再被欺负,努力习武

个子虽矮却身手敏捷力气大


变形杆菌 男 18岁 158CM 35kg

三年级实验(A)班

擅长数学,政治,生物,体育

性格孤傲,争强好胜的男孩子

平日里个性清冷孤傲,目中无人,除了细菌军团和小羊们以及灰太狼基本上都不搭理,自恋心和虚荣心极强,无法接受别人比自己更加优秀(结果这一点成功被细菌大王给改观了)

和数码病毒是长期互损互斗的损友关系,但在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很关心在意对方的,只是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虽然外表很高傲但内心却是不折不扣的二五仔,老爱与别人斗,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暗地斗

会偷摸摸的写日记进行发牢骚的抱怨

原本对总是要求自己干这干那的细菌大王很是不满,认为他只是将自己当成“工具”

得知是自己误会大王,知错就改,和大王成了真心朋友

童年时期是从小就被人给予厚望的富家公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家里的长辈们培养成了“处处争第一”的性格,天资聪颖,天赋异禀,做事一直以来都是顺水推舟,就没出过岔子

因性格孤傲一直没朋友,意外的结识了细菌大王后,大王成了唯一一个命令的住他的人

不知为何,自从跟了大王后,他的运气莫名其妙的变得很差

入学考试以一分之差屈居第一的大王成为第二后,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虽然现在早就不在乎了)


数码病毒 男 13岁 137CM 25kg

三年级实验(A)班(跳级)

文理科,微机全部擅长

调皮捣蛋却学识渊博的男孩子

平日里上课期间不是趴在课桌上打瞌睡就是在把游戏机藏在桌兜里打游戏,下课放学也是从不写作业不温习,神奇的是他的成绩从未掉下过前五

实际上完全可以直接跳级上大学,甚至已经收到过好几所名牌大学的入取通知书,但本人表示“想和大王他们待在一起”,因而选择了继续念高中

精通数理化和信息技术,凭一己之力创造出了一个十分容易令人上瘾的游戏

黑客技术超强,曾经攻破过一整个国家的网络系统

十分的热爱美食,只可惜没有味觉

在美食面前,智商很容易掉线

在网上关注了百万著名美食博主“小蛋糕”

原本是某反叛科研组织制造出来,专门用来毁坏各种科技防御的仿生拟真机械人

意外拥有感情之后,选择了灭掉整个组织逃离

被细菌大王所收留


蘑菇菌 女 18岁 147CM 31kg

三年级实验(A)班

擅长语文,化学,美术,历史

温柔体贴,腼腆害羞的女孩子​

平日里胆子很小且爱哭,害怕孤独害怕被抛弃,被撩两句就会脸红得跟个熟透了的苹果似的,不过关键时刻很坚强

家务全能,厨艺超神,精通医术

无论是中餐西餐烧烤海鲜……,全都擅长

无论是能够救人命的医术还是能够置人于死地的医术,全都擅长

学校美食部​副部长(部长是懒羊羊)

童年时期出生于医师家庭,父母都是医师

她刚出生不久,父母就因药物中毒而死,自己则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经过证实,她天生自带抗毒体质,所以才能够活下来

不仅能抗毒,而且能引毒

被大家视为“灾星”,常常被孤立

在那场事故中被药物弄瞎左眼,所以戴着眼罩(左眼)

有一次结交了同样被孤立的细菌大王,并成为了好朋友

是大王的疯狂Fan,略带点毒唯属性

​古细菌 60+岁 156CM 50kg

​三年级实验(A)班历史老师

从事职业30​多年,教学经验极其丰富

多次获得全国优秀教师奖项,是国家骨干特级教师

被尊称为“老爷子”

​喜欢品茶,家里有着许多名茶,收集了不少茶具

爱在工作空闲时间喝茶​

虽然60多岁了但身体倍儿棒,就是时不时出点小意外

武功高强,几个小伙子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年轻时在一次和小偷的斗争中被刺瞎右眼,用头发遮住

看不惯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也不愿意跟随时代潮流

大王的武功就是跟他学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