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细菌大王

15万浏览    1603参与
雪灵玲
磕上了磕上了www 请忽略旁边...

磕上了磕上了www

请忽略旁边没画完那玩意

磕上了磕上了www

请忽略旁边没画完那玩意

one-second
有些鱼摸着摸着就上头了。虽然但...

有些鱼摸着摸着就上头了。虽然但是大王yyds呜呜呜呜

有些鱼摸着摸着就上头了。虽然但是大王yyds呜呜呜呜

清风嫩叶
我又弃坑了,画的太垃圾了,还有...

我又弃坑了,画的太垃圾了,还有问题

我要去学校啦,一个月后见

我又弃坑了,画的太垃圾了,还有问题

我要去学校啦,一个月后见

寒墨是个全员厨

chapter1

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动笔了(叹气)

我尽量不ooc,可能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

没有什么人看啊……


“村长——”

喜羊羊手上拿着一颗圆球一样的东西,飞快的跑向慢羊羊的实验室,身后跟着其他羊和灰太狼

“村长,你看,刚刚掉在足球场上的一块……像宝石一样的东西。”

喜羊羊将捡到这块宝石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村长:


大家正在足球场上踢球,在懒羊羊正要踢出“倒挂金钩的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块石头

“哎呀!!!”

“懒羊羊,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什么破东西啊!!!知不知道高空抛物很危险的!!!!!”

懒羊羊指着天,一遍跺脚一边生气,谴责那个扔下“石头”的人

“这…...

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动笔了(叹气)

我尽量不ooc,可能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

没有什么人看啊……



“村长——”

喜羊羊手上拿着一颗圆球一样的东西,飞快的跑向慢羊羊的实验室,身后跟着其他羊和灰太狼

“村长,你看,刚刚掉在足球场上的一块……像宝石一样的东西。”

喜羊羊将捡到这块宝石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村长:


大家正在足球场上踢球,在懒羊羊正要踢出“倒挂金钩的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块石头

“哎呀!!!”

“懒羊羊,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什么破东西啊!!!知不知道高空抛物很危险的!!!!!”

懒羊羊指着天,一遍跺脚一边生气,谴责那个扔下“石头”的人

“这……真的是石头吗?”美羊羊发话了,她看着打磨如此光滑的圆球,存有疑惑

“应该不是,看,它太光滑了,不像自然生成的石头,而且里面的图案……”灰太狼分析道,他一直在盯着这块宝石。

“好像星空啊!”

“好梦幻的感觉……”

“还是先拿给村长吧”


“就是这样,村长,你知道……”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有个飞船一样的东西坠在不远处

主角团:(掏出羊果果和智羊羊的武器同时随时准备发动奇力)

【暂停】

【我:这么一看灰叔只有奇力(思索)把暗影刃加上吧!(你),马上安排】

【继续】

“谁?!”

“停停停,有,有话好好说……”

“细菌大王?!蘑菇菌/变形杆菌/古细菌/数码病毒?!”


“所以,你们是来这里玩的?”灰太狼残念的看着他

“啊哈哈,那个,我觉得狼堡住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不要在住我家了!!!”

小羊们都笑了起来,欢乐的气氛中暗藏着一丝不妙

喜羊羊突然发现,树后站着一个黑影

他皱了皱眉

突然,黑影窜了出来,朝细菌大王扑去

“小心!”

突然的一阵烟雾迷惑了大家的视线,瞬时烟雾散去,细菌大王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家慌张的朝四周望去,随即听到了细菌大王的惨叫声

“从树林方向传来的!大家快走!”

大家赶到后,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人,手里还拿着注射器

在他脚下的细菌大王痛苦的捂着手臂,很明显他被注射了某种药物

“啧,残次品”

是个女生!

眨眼间,对方来到了喜羊羊面前,夺走了他的枪朝细菌大王开了一枪

奇迹般的,他的疼痛消失了

“等等,你到底,咳咳……”

又是一阵烟雾,散去后,对方不见了踪影

地上留下了一支装着液体的注射器。


“村长,你是说,这种药剂能让人的身体内部变成机械化?”

“是的,经过对细菌大王的检查,发现他的体内残余着一点点机械碎片,由此可以推断出来,而解决办法,就是守护之枪的第三发子弹”


“机械化,看来又是狼首领干的”

喜灰二人走在在出实验室的路上,分析这次的突发事件

突然,他们路中央出现了一个大箱子,上面写着

“武器先给你们,记得让逗逗送回来——未来的你们”

喜羊羊随手拿起一件装备

“确实是美羊羊的双蝶剑”

“还有我的暗影刃”

“为什么没有碧蓝战狙?”

“你也不想想你当初用的时候有多笨重”

“……看破不说破,灰太狼先生”

tbc.



断断续续码了有两天,随缘更新

希望能有评论,谢谢大家

踏尘归同

『旅行』古华国篇if线

#大王视角

#硬要来说是细all

#糖。

#不喜勿喷

#我说完了


Pourquoi je vis, pourquoi je meurs

为何而生 为何而逝

Pourquoi je ris, pourquoi je pleure

为何而喜 为何而泣

Voici le S.O.S.

这是求救的讯号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

一个忧伤者的哀祈


“我希望这...

#大王视角

#硬要来说是细all

#糖。

#不喜勿喷

#我说完了



Pourquoi je vis, pourquoi je meurs

为何而生 为何而逝

Pourquoi je ris, pourquoi je pleure

为何而喜 为何而泣

Voici le S.O.S.

这是求救的讯号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

一个忧伤者的哀祈



“我希望这一路走来,所有人都好好活着,都可以看到各自的结局,也许不能长久,但……请让他们过完他们应享有的一生。”

“至于我……?无所谓了。”


一袭紫衣的青年游荡在路上,他从哪里来,无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也无人知道。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棵大树。

树枝摇曳,好像在欢迎着他的到来。他抬手轻抚树干,感受着树皮的粗糙,嘴唇开合,吐出两个字。

“小紫。”

低着头扶着树干缓缓蹲下,任凭粗糙磨搓手掌。树根周围泥土因上方落下的液体而湿润,接住些许上面掉下的木屑。

“小紫……!”

声音嘶哑到近乎失声,眼泪倒是流畅地顺脸颊流下。不断的念着这两个字,直到嗓子酸楚到忍不住咳出声才停下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若你能回来,若你能回来……

我愿倾尽所有温柔,哪怕只是一点点,至少能让你感到温暖……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该让你们去的……

“小紫,在树下睡得可还舒服?”


一座庭院。

院内早已是人去楼空,破败不堪。几株绿植是这唯一的主人,因无人料理早长得张牙舞爪。

倒是挺符合他的。

青年这么想着,将手中的食盒放下,取出里面的菜肴一盘盘摆好。

“小绿。”

他出声唤道。

“这是福寿楼新做的糖醋茄子,你尝一尝,还有这个,紫菜榴莲饼,你最喜欢的……”

擦了擦眼角继续点道:

“还记得这个吗?盘水面,上面浇的酸菜。”

“这是你总吵着要的草莓包。”

……

“小绿,尝一口吧。”

绿衣少年嘴角微扬的乖张猖狂,化作琉璃晶糖于唇舌绽放,却终究甜味尽散。

他终于找到了归宿,留后人于尘世之中。

“小绿,这些吃食,真的不尝一尝吗?”


一个监牢。

抚摸着砖墙,指尖划过砖缝,红白混色的粉末沙沙落下,落在不平的泥地上。墙上依稀还有液体绽开的影子。

星辰隐苍穹,故人留昨夜。

牢里有些阴凉,不是适合他待的地方。况且这间还漏雨……

“小黄。”

他伸手接住落下的雨滴,又任凭雨滴从指缝滑落,润湿地面。

你说你愿以骨为我铺成王之路,以血为我染万旌之旗,若我终孤身一人,你便为我挡尽尘埃……可,那之后呢?

不要了,不要了……繁星皎月我都不需要……我只想要你们……

“小黄,你是最淋不得雨的,怎么不打伞呢?”


一片草地。

刚下过雨小草显得甚是鲜翠。倒也好,这地方安静,空旷,对他而言再合适不过了。

对着前方施礼,拨开小草跪下。

前朝丞相之子的身世有着太多的施舍,自己得来的才是正道。抛头颅,洒热血,弃先王,助清君。

“红老。”

其英雄身姿依旧留于心中。一身赤色站于阵前,纵千军万马也无所畏惧。

弯腰,额头轻轻触碰泥土。一次,两次,三次。再行礼。

“红老,上次您教我的剑术我还未掌握,可否再指点我一二?”


来不及,来不及。

可惜一切都已来不及。



Строки разливаются на биты

眼前的文字飘忽成了一个个符号

Нервы лечит дым, нервы лечит дым,只有烟能麻痹我的神经

瓦哒西哇N3F
依旧是前两天画的 摸了个细菌大...

依旧是前两天画的

摸了个细菌大王

我真的不会画手(dbq


依旧是前两天画的

摸了个细菌大王

我真的不会画手(dbq


清风嫩叶

大王机械化番外?

可以发表你们的理解,之后我会置顶我真正想表达的内容

大王机械化番外?

可以发表你们的理解,之后我会置顶我真正想表达的内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