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细菌大王

15.6万浏览    1708参与
普信然

水死我了,参考了别老师的meme(还是手书(?)

不会画画➕不会剪辑的产物)

水死我了,参考了别老师的meme(还是手书(?)

不会画画➕不会剪辑的产物)

无以为言~

菌团的攻略教程

非乙女,细中心


【蘑菇菌】

小紫性格很好,也很温柔,很会照顾人,还会做很多美食

就是有些强大的无法控制了,但要明确,那不是她的错,别人无法和她做朋友,那是因为小紫太好了

所以,你要做她的朋友,因为你也很厉害

得到她的好感很简单,撑起树叶伞,递一颗糖果,告诉她你是她的朋友了,对了,还要有行动证明,你不怕被她误伤

这样的话,无论多久,不管你在不在她身边,你依旧是她的白月光


【数码病毒】

小绿很喜欢美食啊,你知道,那是他唯一的,也是最致命的弱点,但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是想突破那层不存在的墙,试着突破阻隔他的一切,尝尝现实的味道罢了

那么,不被方方正正的屏幕囚禁,是第一步...


非乙女,细中心


【蘑菇菌】

小紫性格很好,也很温柔,很会照顾人,还会做很多美食

就是有些强大的无法控制了,但要明确,那不是她的错,别人无法和她做朋友,那是因为小紫太好了

所以,你要做她的朋友,因为你也很厉害

得到她的好感很简单,撑起树叶伞,递一颗糖果,告诉她你是她的朋友了,对了,还要有行动证明,你不怕被她误伤

这样的话,无论多久,不管你在不在她身边,你依旧是她的白月光


【数码病毒】

小绿很喜欢美食啊,你知道,那是他唯一的,也是最致命的弱点,但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是想突破那层不存在的墙,试着突破阻隔他的一切,尝尝现实的味道罢了

那么,不被方方正正的屏幕囚禁,是第一步

你要给他一副可以行动自如的身体,或许不符合他的设想,但没关系,他会喜欢你做的身体

对了,可以的话,带上手环和他一起品尝美食吧,他会很开心的


【古细菌】

小红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作为长辈的他也是一直在照顾你呢,长辈总是有他们自己的经验与见解

于是你被要求和他一起锻炼,很累,你完全不感兴趣啊,毕竟变成这个样子又不是你的错

但是,你知道他是为了你好,何况他还不想服老,你怎么能躺平?

而且,只要你在他身边,给他一点点陪伴,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变形杆菌】

小黄大概是最不好解决的一位了,明明相处时间最长,但总感觉他在刻意回避什么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或许他只是表达方式不太对?他是个会脑补很多的家伙,时常会不定时开始阴谋论,然后开始自我纠结与矛盾,甚至会和你吵架,然后跑出去

当然,他被欺负后你一定要及时出现,把他解救出来,不然这个笨蛋会被欺负的很惨

以及,他也许什么都不需要,你对他其实很重要,那么,只需要给他一个抱抱




【细菌大王】

很难办,因为这个家伙拥有极为痛苦的经历,甚至很大程度上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很怕脏,他不停的追求力量,他会害怕你们背叛他,他……甚至不愿意提起他的悲伤

你们知道,他可能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坚强,独自一人承受过往,所以会成为你们所有人的光

但是啊,你们在他身边啊,他现在又不是一个人!让他知道,他在哪,你们就在哪!请一起抱住他,他一直是个好孩子

无以为言~

随便摸鱼?不攒了

最后一张用了模板

随便摸鱼?不攒了

最后一张用了模板

普信然

写作业十分钟摸鱼半小时(流汗黄豆.jpg)

第二张瞎糊的护眼

第一张也护眼(草)

写作业十分钟摸鱼半小时(流汗黄豆.jpg)

第二张瞎糊的护眼

第一张也护眼(草)

紫·粗制劣造 ·菜

非常喜欢的两个反派

无cp,单纯就是把他们画在一起


非常喜欢的两个反派

无cp,单纯就是把他们画在一起


延同

p2是原型,谁也看不出是谁系列(加了滤镜)

p2是原型,谁也看不出是谁系列(加了滤镜)

蓝铭詩废

【反派向】这橘子只是酸了点

又名你们反派都这么戏精来着吗?

是源于本人亲身经历的酸橘子事件(………)

cp向非常微弱(当没有吧,根据自己喜好代也行),很沙雕且ooc,放了几个喜欢的反派。

可以的话——


剥开那个橘子时,橙色外皮迸出透明汁液弥漫青涩想起,带着浅白脉络的果肉颗粒饱满藏匿在外衣之下。黑大帅饶有兴趣地看着它,将剩余橘皮慢条斯理扯下,随后将橘瓣耐心分开,随手掰下一瓣放入口中。微凉触感带着水果特有的温润,神经比味觉先一步感受到果实的甜美芬芳。他在牙尖加了点力,用力咬破橘瓣,汁水四溅。

酸。

黑大帅觉得自己的味蕾被酸这个词实体化了。对古古怪界蜂蜜的偏好多年积累而成的对甜食的偏好,此时让他险些将这瓣该死的...

又名你们反派都这么戏精来着吗?

是源于本人亲身经历的酸橘子事件(………)

cp向非常微弱(当没有吧,根据自己喜好代也行),很沙雕且ooc,放了几个喜欢的反派。

可以的话——


剥开那个橘子时,橙色外皮迸出透明汁液弥漫青涩想起,带着浅白脉络的果肉颗粒饱满藏匿在外衣之下。黑大帅饶有兴趣地看着它,将剩余橘皮慢条斯理扯下,随后将橘瓣耐心分开,随手掰下一瓣放入口中。微凉触感带着水果特有的温润,神经比味觉先一步感受到果实的甜美芬芳。他在牙尖加了点力,用力咬破橘瓣,汁水四溅。

酸。

黑大帅觉得自己的味蕾被酸这个词实体化了。对古古怪界蜂蜜的偏好多年积累而成的对甜食的偏好,此时让他险些将这瓣该死的橘子五雷轰顶。几乎用上了对潇洒哥的耐性,他才强忍住自己的厌恶咽下橘子,同时小心地管理好自己的表情。他抬眼扫视四周。还好,其余几位同僚都在各忙各的,没人注意到他。

但这种东西也不能自己独享不是吗?

打量了一下手中只缺失一瓣的橘子,黑大帅拍了拍身旁正专心致志看电脑的淘淘。

“吃橘子吗?”


接过那个橘子似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秋日的午后,坐在沙发上懒散地看电脑,身旁的皮蛋还送上来橘子当零嘴。淘淘接过时漫不经心地说了声谢谢,很是敷衍地扫了一眼递来的水果。还算完整,只少了一瓣。他下意识掰了一瓣,送入口中,注意力仍聚集在电脑上稚嫩的少年身上。逗逗新近的几张照片都很是可爱,尤其是这张……

一阵突如其来的刺激硬生生打断淘淘的思绪。酸,太酸了。简直是一百个柠檬榨出来的汁泡在醋里面,加入酸精混合而成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淘淘想揪住旁边那个皮蛋的衣领让他把剩下的橘子一并咽下去。

想来也是,黑大帅一向喜欢甜食,什么好吃的他怎么可能好心分享。

淘淘尽力将那瓣酸到极限的橘子咽下,扭头对上黑大帅憋着笑的脸,忍耐下爆出一句脏话的冲动,艰难地降级为隐蔽地比出一个不雅的手势。

遭殃的不能只有我一个。

换上一副笑脸简直是轻车熟路。淘淘戳了一下沙发那端似乎无所事事的苦瓜。


橘子。苦瓜瞥了眼,没什么特别的。一阵水果的清甜,味道和他偏向的苦相差甚远。但是递过来时淘淘笑得一脸热情洋溢,他倒是也不好拒绝对方的好意。

握在手里时还残留着室温,和脉络的一点点潮湿。苦瓜盯着它看了几秒,旁边淘淘和黑大帅的目光倒是灼灼盯着,似乎很是期待他吃下去。或许因为真的很甜?说到底他对甜食也不是那么深恶痛绝,偶尔忍耐一下也没并非大碍。

想着,苦瓜掰了一瓣橘子,越过纸张放进口中。

咀嚼是难以言喻的酸,一瞬间席卷口腔。苦瓜算是明白刚刚那两个人为什么这么好心了。但好在傻瓜平日料理失败的产物他也尝过不少,他对此也是能够面不改色的接受……

才怪。

此刻苦瓜无比感谢这张遮去他所有表情的纸。多亏了它自己的失态才不会被发现。不声不响地咽下去,苦瓜转身幽幽凝视着那两个一个憋笑一个暗笑的家伙,很久,很久。

随后他穿过大半房间,将橘子递给了嘭恰恰。


嘭恰恰很礼貌地道了谢,不忘带上适宜的微笑,只是隔着一张纸他也不清楚苦瓜的表情如何,但不远办个屋子递过来,八成味道不错。不如留一点给咚咚锵尝一尝?

适时嘭恰恰正在窗边欣赏伯秋景色。中秋刚过,寒意已然染上绿叶末梢留下枯黄。傍晚的天色是夕阳晕染后暖融融的玫瑰色,黄昏用余晖洒满柔和的金,铺满高耸林木。这幅画面与黄牛国的荒芜相比不知难得多少倍。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橘子,同样的暖色,温暖,甜蜜。

很久没有心情这么平和过了。嘭恰恰想着,掰下橘子品尝起秋日的丰收味道。

下一秒,嘭恰恰想把自己在黄牛国学到的所有脏话用家乡话说出来。

酸,彻头彻尾的酸。除了酸还是酸,没有任何可以回味的甜。他咽下过形形色色的东西,从来没有一种像现在的橘子这样酸过。

差一点,就差一点,若不是想着苦瓜太苦了,嘭恰恰一定会像当年对待灰太狼一样对待他。

咬牙切齿地看过去,嘭恰恰却对上三道视线,其中一道还隔着纸。好啊,坑人还一起坑。

于是嘭恰恰拍了一下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细菌大王。


被人从睡梦中叫醒并不是什么舒心的事。细菌大王揉了揉未完全看清的眼,一个橘色的轮廓呈现眼前。

是嘭恰恰,好心地把自己叫醒尝尝橘子。细菌大王打着哈欠说了声谢谢,从座位起身接过橘子,但他还是很困,并不是那么想吃。

说实话,再睡一会是他更愿意做的事情。

“很好吃,不尝尝吗?我们几个都吃过了。”

许是见他一直没动那个橘子,嘭恰恰好心地凑上来添了一句,还指了指沙发上的那三位。

“那我吃一瓣吧,”

在空气中暴露时间稍长后,橘子果肉外的一层薄膜略微有点硬。但掰下来是还是轻而易举。细菌大王本着吃完继续睡的想法,随随便便掰了一瓣,扔到嘴里。

困意瞬间被驱逐的一干二净。太酸了。真的太酸了。比闹钟还要管用。伴随着清醒一同而来的还有愤怒,细菌大王侧目望去,罪魁祸首正努力用咳嗽掩饰自己的笑意。

祸害别人本大王还比你差了?

细菌大王转手就将橘子递给了芯太狼。


面对一个笑意盈盈的小孩,和他递上来的看起来很好吃的橘子(“真的很好吃!”),还是接过橘子说了声谢谢。

确实,在闲暇之余品尝一个橘子,也不错。

只是水果含的大多是纤维素和维生素,糖类却也不少。对健身的保持来说会不会有障碍?不过……曾经羊果果也和他在一起吃过橘子。那时候他们还是年少,在果园偷偷爬橘树摘橘子也是常有的事。带着一大堆的果实,坐在青草柔软的山丘。微风吹拂,橘香清甜。他还依稀记得那时的欢声笑语。

说不上有多么怀念,芯太狼还是将一瓣橘子掰下,犹疑着放进嘴里。

旋即,强烈而浓重的酸铺天盖地袭来。成为将军以来芯太狼还是第一次感受如此之深的刺激,其程度不亚于在辛辛苦苦健身后被迫摄入一块高脂奶油蛋糕。最终,他还是凭着研究芯片时那种毅力忍住找细菌大王兴师问罪的冲动,用一个凌厉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之后橘子被递给了孤心狼。


同事递给自己的橘子,而且被吃了许多,说明味道应该不错。

孤心狼做出判断后,毫不犹豫地取下一瓣塞进嘴里。毕竟他此时正好有点饿,不介意拿橘子垫肚子。距离晚饭还有好一会。

稍微有点酸?不碍事。黑暗能量带来的副作用虽然会弱化他对味觉的感受,但有味道也不错不是吗?

只是芯太狼看见他吃下橘子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孤心狼看见对方在憋笑。

有什么好笑的?橘子也能吃。只是一个人私吞应该也不好。更何况这是同事分享的。

环顾四周,孤心狼看见了坐在角落摆弄机器人的剔。

于是他小心地将适才放在桌子上的怀表收好,再拿起橘子向剔走去。剩的不多,但还是够吃的。

“先别忙了,来尝尝橘子。”


橘子?

剔接过后并没有急着品尝。一来机器人并不需要进食。二则…他不动声色地扫视周围各有所忙的同僚,应该是除了灰太狼意外所有人都吃过橘子了。正好还有两瓣。

但会不会太巧了些?而且为什么一个橘子会分给这么多人吃?

理性带来的思考与判断此时倒是用处不小。剔低头看似把玩橘子,实则在回忆适才橘子是从何处分享开来。黑大帅旁边还有一个果盘,里面水果不少,其中就包括大大小小的橘子。

思索片刻,剔掰下一瓣橘子藏匿掌心,想了想将剩余部分脉络细细剥去,橙色果肉在半透明薄膜包裹下似乎格外诱人。

但是这只是看起来。

起身,剔几步走到灰太狼面前,将剩余一瓣橘子递了过去。


最后一瓣橘子,那么应该是所有人都吃过了。

橘子啊…

灰太狼不由想起曾经给小灰灰的约定。后来骤生的变故,还都是这个剔博士引起的。

但是都过去了不是吗?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试图摆脱曾经的记忆。细看这瓣橘子,连脉络都被细心去除。想来味道也不错。

于是灰太狼将橘子放入口中,却迟迟舍不得咬下去。

会是怎样的感受?是甜蜜?还是儿子与自己分离十五年的苦涩?

他不知道。

但是他还是咬了下去。


一瞬间灰太狼感觉自己的五官几近皱成一团,几十年经历再没有更酸的东西入口,他险些将午饭一并吐出。

想起剔刚刚的话语,灰太狼环视四周幸灾乐祸盯着他的其余反派们,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你们…从戏精学校毕业的吧?”


END

无以为言~

坏坏学院设,设定翻合集吧

前2P学生会与校霸组,后面是摸鱼

略带CP向(杆细,澎恰,明皓

明日:“校服的裙摆增加5cm,其他你们决定”

澎恰恰:“男生校服短裤……算了,没必要了…”

明日:“我还以为你会有私心呢…”

澎恰恰:“你没有?”

明日:“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变形杆菌:“……我没意见…”

(反正大王没穿过校服)

淘淘:“有空?一起去吃个饭?”

黑大帅:“家里做了,糖醋鱼,来吗?”

淘淘:“不了,突然想起来最近胃不好,家里煮了皮蛋瘦肉粥~”

(互相伤害?)

黑大帅:“那真遗憾”

(彼此彼此)

细菌大王:(小紫今天有活动,那晚上出去吃吧…小绿被叫去...

坏坏学院设,设定翻合集吧

前2P学生会与校霸组,后面是摸鱼

略带CP向(杆细,澎恰,明皓

明日:“校服的裙摆增加5cm,其他你们决定”

澎恰恰:“男生校服短裤……算了,没必要了…”

明日:“我还以为你会有私心呢…”

澎恰恰:“你没有?”

明日:“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变形杆菌:“……我没意见…”

(反正大王没穿过校服)

淘淘:“有空?一起去吃个饭?”

黑大帅:“家里做了,糖醋鱼,来吗?”

淘淘:“不了,突然想起来最近胃不好,家里煮了皮蛋瘦肉粥~”

(互相伤害?)

黑大帅:“那真遗憾”

(彼此彼此)

细菌大王:(小紫今天有活动,那晚上出去吃吧…小绿被叫去当苦力了,小红还要1个小时下班…小黄那边结束了没有,先去找他好了……)

灰太狼:(晚上做什么好呢?唔,多做点?叫上小羊们一起吃吧……等等,前面是……)


【灰叔陷入了沉思,前面那帮逃课的家伙,不叫住他们不守师德,叫住他们…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

延同

【细紫细】仙魔(四)

 *hihi又来更新了,赶早填完坑(土下座),私设ooc有,文笔差,不喜勿喷左上角!!阿里嘎多!!


 “师姐!师姐!你去哪了!”


  突然,小紫耳边传来一阵声,是莫杆给他的传音。她回过神,发现时辰已经很晚。莫杆若是找不到她估计会叫人出来一起找,到时候就麻烦了。


  “你宗门那小子叫你回去了吧。”莫君感应到了空气中的那道波动。


  “是啊……没想到这么晚了,”小紫低着头,似乎有些纠结。


  “怎么?还想着带我回去给莫红?”莫君挑着眉说道。...


 *hihi又来更新了,赶早填完坑(土下座),私设ooc有,文笔差,不喜勿喷左上角!!阿里嘎多!!



 “师姐!师姐!你去哪了!”


  突然,小紫耳边传来一阵声,是莫杆给他的传音。她回过神,发现时辰已经很晚。莫杆若是找不到她估计会叫人出来一起找,到时候就麻烦了。


  “你宗门那小子叫你回去了吧。”莫君感应到了空气中的那道波动。


  “是啊……没想到这么晚了,”小紫低着头,似乎有些纠结。


  “怎么?还想着带我回去给莫红?”莫君挑着眉说道。


  “这……啊哈哈,你现在身受重伤,掩盖不了自己的气息,回去也会被宗主揍的,这个给你,你先养好伤再说。”小紫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了瓶盖,从里弥漫出浓郁的药香。


  莫君接过瓶子,轻笑着说:“谢谢。”


  “这可是我攒了很久的大补丸,省着点吃!我……先走了。”小紫没有过多留恋,还没等莫君说完话就转身跃走。


  莫君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摇摇头,从手心凝了道符咒,抛掷到了小紫手中,并传了一句话。


  “这是我的一缕神魂制成的,注入灵力后可以随时感应到我。”


  在树冠上飞跃的小紫会心一笑,将符咒收好。


  莫君站在原地,他没打算离开,等小紫远离后他盘坐起来,吃了两颗大补丸,开始运气调息起来。


  “师姐!你去哪了!担心死我了。”莫杆焦急地在宗门前来回踱步,看见小紫总算从山脚楼梯上走来,终于松了口气。


  “怎么?还怕你师姐丢了?我修为足够自保的啦。”小紫掩嘴笑道。


  “我当然相信师姐能力,只是师父说最近魔尊在这一带游荡,怕你遇见了,现在的你对上他还是吃力的。”


  “喔……魔尊……”小紫假装不认识,满脸震惊的回答。


  “师姐在秘境待久了或许不知道,这魔尊无恶不作,大家都恨死他了。”莫杆恶狠狠的对小紫讲,接着又说了一大堆魔尊所谓的罪状,还手舞足蹈的。


  “我听说魔尊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就是爱去骚扰那些正派宗门罢了。”


  “这……好像也是哈。”莫杆挠挠头,回后想起来,他所收集到的真实故事都是什么魔尊哪天又去某某宗门打宗主了。


  小紫无奈地摇头,大家对于莫君的恶意太大,就这么以讹传讹,都传出了魔尊杀人全家屠人全族的荒谬话来。


  “哎呀不提他了,师姐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吧。”莫杆拉起小紫就走,小紫有点不舍的回头看了看远方那片树林的位置。


  莫林宗不愧是正道第一大宗,光走过正殿前的广场都要半个时辰,要不是会踏空而行,或许腿早半废了。


  穿过正殿后就来到了弟子舍,此时还没到宵禁时刻,众弟子看见自己家那终于出关的大师姐,纷纷一拥而上。小紫挡不住这热情,莫杆唬他们不去睡觉就要被罚抄书阁里的所有书,这才让他们都散开。


  “啊哈哈,没想到师弟师妹们都那么热情。”小紫偷偷擦了把汗。


  “他们就是欠收拾,走,我带你去你专属的住舍。”


  莫杆带着小紫在宗里东弯西绕,走了也不知道多久,总算是来到了目的地。


  小紫这一路来感觉莫林宗变化颇大,至少对比她闭关前来说,路更弯弯绕了。


  刚带到莫红面前,她就长舒一口气。


  “怎么了?看起来这么累,这宗内虽大,可以你的修为走过来,不应当如此疲累。况且..我怎察觉到你体内残留着几丝魔气...”

  莫红抚着胡子笑道,眼睛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


  “这...其实是小紫刚出关时,遇到了几个魔族人,他们想杀我夺宝,我只得反击。”小紫似乎察觉到了莫红开始怀疑自己,没有显露慌张,反而是不紧不慢道,“小紫修为虽高,但身体还未完全能承受仙气,对方人多,故而受了些伤,小紫不想让师父担心,便瞒着了。”她俯身作揖,暗自查探了一番体内周天,发现自己的气息非常虚弱,还残留了些许魔气,应该是刚给莫君输了大量灵气所致。


  莫红意味深长地看了会小紫,很显然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小紫的这番说辞,但也没说继续往这个话茬说下去。“原是如此,那你好好休息吧,时辰不早了。”他说罢,就转身回了自己殿内,小紫而后也告退,循着自己脑海中模糊的记忆找到了自己寝室。


  小紫推开门,倒也没有想象中那番落满尘灰的场景,她不在的日子里,师父还是会派人定期来清扫自己的寝室的。这里边的装饰和她当年走时一点没变。她关上门,靠在门边滑落到地上。在这四周静寂时,人最容易想多,小紫也不例外,她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才出关就遇到了魔尊,竟还和他成为了合作伙伴...而今还因为他跟自己师父撒了谎,这是她第一次撒谎,却没有一点慌张,不知道的人可能认为她撒过很多次谎吧。

    

    她半眯着眼睛,边回忆着,头边慢慢朝着一旁倒去。太累了,太困了,又或许是太害怕了,害怕着自己离开了既定的人生轨道后会出现的危险。

    “可我已经走出这一步了..."小紫语气越来越轻,最后竟坐在地上睡了过去。


  ……

“好黑啊。"

    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小紫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

    

  “小紫,小紫……”小紫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轻轻呼唤着她。声音变作暖风。她奔跑着伸出手,企图抓住那阵风。


  “哇!”

  小紫一声惊呼,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她猛地发现自己的手竟握着一角衣服。循着衣服看去,只见莫君就坐在自己床边,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你怎么会在这!”小紫强忍着震惊,赶紧撇掉了手里的衣角。


  “当然是来看看你咯,本来想从正门进来的,结果你这人坐在门口就睡着了,堵着门,我只好从窗户翻进来咯,咳咳…”莫君微笑道,指了指床旁的大开的窗户,却不小心牵动伤口,咳嗽了几声。


  小紫见状赶紧抓住莫君的手,给他把脉。莫君措不及防,但也没有把手抽回来,任由小紫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脉搏上按压。


  窗外忽然飘进了几片雪花,莫君朝窗外望去,外边的天地不知何时覆起了一层白雪。窗旁的小紫微微颦眉,丝毫没有察觉雪花落在她发梢上融化成水,湿了紫发。


  “你内伤还没好多少,怎么就敢一个人来莫林宗,不怕掌门逮住你吗。”小紫松开把脉的手指,语气带着一丝责备,没等莫君搭话又接着说,“伤还没好,难压住你体内的魔气,这里不比外头,宗主可以感应到这整个宗门内的异常,如果你一个不小心泄露了,你性命可就没了,到时候你怎么完成答应我的事。”


  小紫边唠叨边去翻床头的小柜子,从里边拿出几瓶药来,塞到莫君手里。


  莫君面对如老妈子般的唠叨有些无奈,可心里还是很幸福的,毕竟很多年都没人这么关心他了。


  “说吧,来找我什么事,总不可能冒死闯进我这就是为了让我给你担心吧。”小紫还是有些气恼道。


  “当然不会,我这次来找你是想问你,你的计划是什么?”

莫君浅笑着,那笑容看得小紫耳根子悄悄的红了,她偷偷瞄了一眼莫君额头中央的那只竖眼,就连那只别人看来恐怖的眼睛都变得温柔许多。


  小紫察觉失态,赶紧坐正了,“其实……我也没想好。”


  “什么?没想好你就找我合作!”莫君用手狠狠地捏了几下眉头。小紫尴尬的揉了揉鼻子,没敢正眼看莫君。


  莫君也没多责怪小紫,其实他也没抱多大希望,当时相信小紫更多的是想缓和关系,好逃跑。如果小紫真能让大家对魔族的误解消除,倒也不是件坏事。


  “算了算了,等想到了再来找我也不迟,不急于这一时一刻的。”他摆摆手,起身就要走,然后又转过头对小紫说道“给你我的一缕神魂是因为我信你,这是我第一次相信一个人,希望你……”希望你不要背叛我,可他终是哽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莫君从小紫正门离开了,临走时还给她关好了门。


  小紫望着紧闭的房门愣了许久,直到四周只剩下窗外雪风呼啸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她很奇怪,感觉每次莫君出现在她面前时 心中都有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那种她没有接触过的、不同于平常的悲喜的情绪。


  外头的雪越发大了,小紫关上窗,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蒙着头强行让自己睡着。


  莫君其实没走多远,他这人就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就算是现下这种情况也没法改变他。他坐在莫林宗最高的主殿上,从袖中拿出一瓶酒,望着明月自顾自的喝起来。另一只手上还在盘玩着小紫刚刚给他的两瓶药,他脑中回想起小紫那副模样,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他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喝完酒后原地盘坐,带着微醺的醉意开始运功疗伤。莫君身为魔尊,恢复的速度也是异常的快,只用了不到一晚上的时间就将身上的伤全部愈合。

    

    莫君站起身来,高处的风更是呼啸不断,吹得他一身紫衣作响。静默一刻后,他竟将身上的魔气全部扩散开。一时间偌大的莫林宗上下弥漫魔气,所有人都被这股强大的魔气惊醒,最先察觉的自然是莫红,紧接着就是还未完全入睡的小紫,他们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来到了魔气中心,也就是莫君所在的地方。

    

    “好啊,我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莫红哼了一声,怒视着站在大殿屋顶的莫君。

    

    “呵,当然是来找你寻仇的,或者说是找你的好徒弟寻仇的!”

    莫君看向莫红身旁的小紫,眼神中充满了冷漠,见不到丝毫其它的情感。

    

    小紫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莫君要干什么,只得也跟着装作愤怒的样子与之对峙。“魔尊!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你出关时杀了我几个魔族人,难道你忘了?”莫君的语气和眼神还是那么冰冷,那场面任谁看了都会认为魔尊这一次来是找莫紫寻仇的。

    

    听到这小紫才明白莫君想干什么,她嘴角在黑暗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紧接着就朝莫君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谁让他们是魔族人,魔族人,生来就得死!”小紫说的咬牙切齿,暗自里却向莫君道了一百个歉。

    

    “师父,让我上去跟他斗一斗吧。”

    

    “好,你万分小心!如若有不测切记及时撤出。”

    

    “是!”


  得到应允的小紫飞跃上宫殿顶端,召出佩剑对准莫君。

    

    莫君故作被气笑的样子,一脚点云腾空而起,他双手附后,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小紫。“自不量力。”说罢,莫君伸手在空中轻轻拨动,煽动起的风让四周的云朝他的方向聚拢,很快厚厚的云层就包围住了他和小紫,从远处看仿佛宫殿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蛹。

    

    云蛹内,莫君缓缓下降,走到了小紫面前。

    “说实话,你刚刚说那话的时候,我差点没憋住笑出来。”

    “你吼我的时候我还懵懵的,还好我反应快。“

    “噗,你那也叫反应快。”

    莫君一下就绷不住笑出声,随后眼珠子一转想到什么,手指又在空中比划了几下。从云壁内化出两柄剑,稍稍加点咒语,两柄剑就在空中自己打斗起来。

    

    “还是得闹出点动静来。”莫君满意地点头。

    小紫走上前来,握住莫君的手,探测了一番他体内,惊奇地说道:“就这么点时间,你怎么就恢复完了!?”小紫抬头扑闪着眼睛,月光落在她如扇的睫毛上煞是好看。

    “这点小伤怎么能难倒我,倒是你,伤好了没。”

    “唔...你离开我那才多久,也就几个时辰,我现在可没你那么大本事。”

    小紫挠挠头,两人就这么在月下站了小半刻,突然,莫红的传音穿透云蛹。“小紫!你如何了!”小紫一个激灵回过神,发觉东边都快要破晓了。

    

    “早晨了,好了,我知道你这次是帮我彻底脱掉师父对我的怀疑,谢谢,我们走吧。”

    小紫半眯着眼,一只手附在身后,另一只手抬起莫君下巴,嘴边带着笑。莫君不作声,也是带着笑,双手负后,任由小紫摆弄,他意念一动,云蛹如散开的线锥,众人看着他们从云中出现。

    

   小紫对莫君问道:“魔尊,你可知罪?”

    

    莫君浅笑着,眼神浮上了丝只有身前人才看得到的宠溺,开口答应道:“知罪。”

    

  

  


鱼狐不是鱼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大王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逮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大王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逮走)

延同
摸个私设的细菌大王,三只眼都瞎...

摸个私设的细菌大王,三只眼都瞎了我很吃这一套(尼玛比)

摸个私设的细菌大王,三只眼都瞎了我很吃这一套(尼玛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