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细语

317浏览    100参与
方园公子
与君一起寻梦姑苏城,于此侧耳倾听文物的悄悄“细语”
与君一起寻梦姑苏城,于此侧耳倾听文物的悄悄“细语”
此间无言

戏笑平身

身疲倦意绪难平,夜静声稀叹世长

而今从善市人叨,无常戏笑忘心亡

身疲倦意绪难平,夜静声稀叹世长

而今从善市人叨,无常戏笑忘心亡

气氧增长

Finite Incantatem

想起当年在戏院和朋友拉去看FB2,当时对HP的认识只不过是潦潦几笔,但是至今我都很喜欢万咒皆终的场面。


比起很多人都喜欢的Obliviate,我还是更喜欢Finite Incantatem,比起忘掉一切,不如终止咒语更好。


我啊,宁可自己是个麻瓜,也不想这个世界没有魔法。


如果有魔法就好了,那么这一切或许都是恶咒下的效果,假如有一天我能够拿到自己的魔杖,一次又一次地颂念着Finite Incantatem。


万咒皆终,万事如意。

想起当年在戏院和朋友拉去看FB2,当时对HP的认识只不过是潦潦几笔,但是至今我都很喜欢万咒皆终的场面。


比起很多人都喜欢的Obliviate,我还是更喜欢Finite Incantatem,比起忘掉一切,不如终止咒语更好。


我啊,宁可自己是个麻瓜,也不想这个世界没有魔法。


如果有魔法就好了,那么这一切或许都是恶咒下的效果,假如有一天我能够拿到自己的魔杖,一次又一次地颂念着Finite Incantatem。


万咒皆终,万事如意。

笑醉山外

惆怅心绪又无端

            一灯微朦照窗暖,细语还添梦后欢。

            帘外花飞犹带湿,月上西窗更生怜。

            欲寄相思贴人面,惆怅心绪又无端。...


            一灯微朦照窗暖,细语还添梦后欢。

            帘外花飞犹带湿,月上西窗更生怜。

            欲寄相思贴人面,惆怅心绪又无端。

            谁解玉关春早闭,梦醒无由泪阑珊。


白马才子专栏

【微型新诗】江南风情(配图)

      貌美羞花身若柳枝

      似水柔情

      淑女细语说给郎听                    


      貌美羞花身若柳枝

      似水柔情

      淑女细语说给郎听                    

         



西雁

最近循环着听《sunset lover》,偶尔穿梭在校园之中还可以有余裕听见落叶的声音。

光影弥漫,时间站立在初秋的开端,温度却仍然温吞吞地紧抓着夏季的炎热不放,半梦半醒之间,空调开得有些冷,挣扎着将冰凉的右臂用被子捂住。

过往皆在破碎之中,我却常常用它们唤醒自己未完的梦,在拐角之中,在巴士站底下,从这样一个城市回想起来世界的顶端,我曾经到达过却没能停留的辽阔。

它们重又回忆的方式在每一个我快要偃旗息鼓的时刻突然闪烁,曾经让我泪流,也让我回溯时间的空隙。

承受代价,我不敢丢掉它,它让我每时每分处于沉默之中,我没有经过任何的人群、爱情以及分享,我欢笑着面对。但那不是我要珍藏的问题。

偌...

最近循环着听《sunset lover》,偶尔穿梭在校园之中还可以有余裕听见落叶的声音。

光影弥漫,时间站立在初秋的开端,温度却仍然温吞吞地紧抓着夏季的炎热不放,半梦半醒之间,空调开得有些冷,挣扎着将冰凉的右臂用被子捂住。

过往皆在破碎之中,我却常常用它们唤醒自己未完的梦,在拐角之中,在巴士站底下,从这样一个城市回想起来世界的顶端,我曾经到达过却没能停留的辽阔。

它们重又回忆的方式在每一个我快要偃旗息鼓的时刻突然闪烁,曾经让我泪流,也让我回溯时间的空隙。

承受代价,我不敢丢掉它,它让我每时每分处于沉默之中,我没有经过任何的人群、爱情以及分享,我欢笑着面对。但那不是我要珍藏的问题。

偌大的走廊里突然只剩下树影斑驳,印刻在墙壁上那一刹那的温存拽着我疲惫的身姿不放。

我在那一刻还是突然想起来我一切的过去,那如水一般平和的生活下,我隐藏着的唯一一个谎言,一个梦。




深海里的星星
你总说你不喜欢别人骗你,可为什...

你总说你不喜欢别人骗你,可为什么生活那么真实,你却不热爱? @LOFTER话题君

你总说你不喜欢别人骗你,可为什么生活那么真实,你却不热爱? @LOFTER话题君

童年的芙蓉树
童年的芙蓉树
西雁

小小夜幕

昨天可能太困了,没来得及去修家里的钟表,昏迷一般地躺在摊了一地的报纸上,起来还有油墨印在脑门。

曾经和一个朋友非常自信地说到:“如果有音乐,我可以呆在家里面一整天无所事事。”事实上,我发现生命里的每一刻流淌似乎要被放在音乐或者适当的记录下,才可能拥有不被放弃的理由。


我是个颇爱逃避的人。如果属性有驼鸟,我绝对是个绿洲里偷懒睡大觉的鸵鸟。风沙在茂盛地生长着,为了不被伤及,一辈子的时长有了可以不与外界交流的正当理由。

“外界”这个概念十分大,每时每分,在路上擦肩而过的路人是我心中除了亲人以外最可爱的怀念。做人好像常常是对温柔又陌生的人群倍加理解,但对于和我们有几尺之遥的相识比较不客气。...

昨天可能太困了,没来得及去修家里的钟表,昏迷一般地躺在摊了一地的报纸上,起来还有油墨印在脑门。

曾经和一个朋友非常自信地说到:“如果有音乐,我可以呆在家里面一整天无所事事。”事实上,我发现生命里的每一刻流淌似乎要被放在音乐或者适当的记录下,才可能拥有不被放弃的理由。


我是个颇爱逃避的人。如果属性有驼鸟,我绝对是个绿洲里偷懒睡大觉的鸵鸟。风沙在茂盛地生长着,为了不被伤及,一辈子的时长有了可以不与外界交流的正当理由。

“外界”这个概念十分大,每时每分,在路上擦肩而过的路人是我心中除了亲人以外最可爱的怀念。做人好像常常是对温柔又陌生的人群倍加理解,但对于和我们有几尺之遥的相识比较不客气。


所以很多人谈起爱情,眉眼都是温和地,如同夜幕中很浅很浅的月亮。我却像呆在海洋里很深很深的一尾海藻,对于月光的朦胧洒落,有些许触动,遂归回平静。

能够给谁怀抱,对自身的评判不是“伟大”,而大概好像是终于在找不到南北的音乐谱里面,伟大的音乐家终于小小地收了笔,舞会上的伴侣开始旋转。


我却给我自己的生活摁下暂停键。我听着音乐流淌而过,它们一条条河流在山川间流淌,快要奔向无边无际的海流。

我还在原地等待,春风何时何地都不能来。

逃避也开始放轻了它的呼吸。



西雁

云与夜

少女时期,最爱看《枕草子》。

从四季的夜与暮云开始点点絮说起,清少纳言的下笔也不刻意,只是淡淡地从生活四周曼妙起来,那时候最爱看她嘟囔有情人不在朝时送书信而至,略有怪罪,但又有些小小的可欣。


最近清理了一些日记和书信出来,更多的还有前几年走去各地记录下来的种种事迹,奇怪,明明疏离得很,却轮到生命真正要再退却一步的时候,竟会这样不舍。

不知是真的对过路人有几分情,还是更怀念站在彼处的自己。


听长辈说,家里的花事都开了,靥靥地散了家里周围院子一处,有时候还会遇着顽皮的小子来家里的树下偷摘花草吃。

我又何曾不想起呢。

想起来兜兜转转间,以为过了几重山与河,人生不过觥筹交错间的几杯...

少女时期,最爱看《枕草子》。

从四季的夜与暮云开始点点絮说起,清少纳言的下笔也不刻意,只是淡淡地从生活四周曼妙起来,那时候最爱看她嘟囔有情人不在朝时送书信而至,略有怪罪,但又有些小小的可欣。


最近清理了一些日记和书信出来,更多的还有前几年走去各地记录下来的种种事迹,奇怪,明明疏离得很,却轮到生命真正要再退却一步的时候,竟会这样不舍。

不知是真的对过路人有几分情,还是更怀念站在彼处的自己。


听长辈说,家里的花事都开了,靥靥地散了家里周围院子一处,有时候还会遇着顽皮的小子来家里的树下偷摘花草吃。

我又何曾不想起呢。

想起来兜兜转转间,以为过了几重山与河,人生不过觥筹交错间的几杯温酒,其实到头了还没能回过头,除却逐渐失散开来的人事,更多的恍然落下的片刻温存吧。


伤心的,总是伤心的。

但道别的时候,这一点点温存,是未亡人的等待。

是我和我往复生命中的唯一雁痕。

西雁

碗中蝶

其实不过是絮絮叨叨。


前几日家中长辈刚从故乡捎来自个儿十分爱吃的橙子。不算大,但用细刀,轻轻切开,颇为嫩滑。汁水缓缓地沿碗壁而下,母亲走过,笑着看了我一眼:“馋了?” 

肯定。

夏天像是火烧着眉毛,点点处处,遍地都是细碎的火花。偶尔在教室里坐久了,站起来都不能,只好缓慢地移动着身子,想要往凉爽一点的地方去。

也容易困乏。

低头时候,一切触觉竟然活色生香起来,耳边同学些微的呼噜声,像是在草丛中拼命掩盖踪迹的小狐狸一样,老师埋头在书本里,回头是漆黑的板书,他当然也看不见——底下小同学们窸窸窣窣的声响,不安分的,都是人来人往的岁月。


真是讨厌不起来的。

不再敢大胆地厌...

其实不过是絮絮叨叨。


前几日家中长辈刚从故乡捎来自个儿十分爱吃的橙子。不算大,但用细刀,轻轻切开,颇为嫩滑。汁水缓缓地沿碗壁而下,母亲走过,笑着看了我一眼:“馋了?” 

肯定。

夏天像是火烧着眉毛,点点处处,遍地都是细碎的火花。偶尔在教室里坐久了,站起来都不能,只好缓慢地移动着身子,想要往凉爽一点的地方去。

也容易困乏。

低头时候,一切触觉竟然活色生香起来,耳边同学些微的呼噜声,像是在草丛中拼命掩盖踪迹的小狐狸一样,老师埋头在书本里,回头是漆黑的板书,他当然也看不见——底下小同学们窸窸窣窣的声响,不安分的,都是人来人往的岁月。


真是讨厌不起来的。

不再敢大胆地厌倦人世,我总是这么想的。悄悄爱慕一个人,真的会让日子好过一些。白驹在前,也倒有了快马挥鞭的欲望。无论是沙漠还是荒原,哪里下起了雪,哪里又开起了春花,似是与我点点滴滴有关。

但我怎能不清楚,茶盏中与你更加琐碎的温情。

难言之隐,不过是害怕未来中某一天明月躲在清风后的云中,你转身不见。


愿此刻都领你的情。

愿你的温柔都只匀我和你之中一些,再多的,就不要讲了罢。


西雁

故事(一)

道士曾经在下山时,在一家卖油纸伞的小屋里避雨。
春雨不算大,只是和着泥泞山路滑。道士看了看自己有些破裂的布鞋,只得站在那油纸伞店家的门口。
他摸着兜里几点硬币,想着买了一把伞,估计没有回家的钱了。
回头望望,一位女子坐在竹椅上,轻轻摇着扇子,似是而非地眯着眼睛掠过了道士,却又没说话。
道士有些心颤,想要悄悄过去扣醒那女子,买一把油纸伞。
那女子还未等道士开口,说:“不卖。”
道士蔫了,还是静静地站在那女子身旁。
女子哼起歌来。春雨还在继续。
道士看着屋檐下的水珠,忘了要赶路,继而等着春雨停,他即刻起。
就当道士戴好蓑笠准备离开油纸伞店的时候,那女子起身,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递给他。
“小哥,春雨一...

道士曾经在下山时,在一家卖油纸伞的小屋里避雨。
春雨不算大,只是和着泥泞山路滑。道士看了看自己有些破裂的布鞋,只得站在那油纸伞店家的门口。
他摸着兜里几点硬币,想着买了一把伞,估计没有回家的钱了。
回头望望,一位女子坐在竹椅上,轻轻摇着扇子,似是而非地眯着眼睛掠过了道士,却又没说话。
道士有些心颤,想要悄悄过去扣醒那女子,买一把油纸伞。
那女子还未等道士开口,说:“不卖。”
道士蔫了,还是静静地站在那女子身旁。
女子哼起歌来。春雨还在继续。
道士看着屋檐下的水珠,忘了要赶路,继而等着春雨停,他即刻起。
就当道士戴好蓑笠准备离开油纸伞店的时候,那女子起身,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递给他。
“小哥,春雨一场一场地完不了,你且带这把伞上路吧。”

道士走出几里远,欲回头重看那家店时,竟被又一场春雨带来的雾遮盖在山中。
于是道士离去。

西雁

杂 一

1.

木心曾经说过伊卡洛斯的翅膀。
那时我旁边的人说,“做人真的要爱惜羽毛。”
突然警醒,咬到舌头。

2.

果然骑自行车的时候都有种可控的成功感。
那种你的腿蹬长了两倍的感觉。

3.

不善言辞,所以干脆沉默。
不善于留住任何喜欢的人,所以干脆不喜欢人。

4.

看过一部少女漫,一个好朋友对另一个好朋友说:
“你已经很勇敢了,我可是个连冰淇淋都不敢舔一口的胆小鬼啊。”

5.

希望多活动活动。
这样可以阻止我抹干净吃完了红烧肉后脂肪的增长速度。

6.

不相信“做人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种言论。
自我催眠要用上,但是清楚知道“能够做好自己讨厌的事情的人最厉害”。

7.

尽兴尽力。

1.

木心曾经说过伊卡洛斯的翅膀。
那时我旁边的人说,“做人真的要爱惜羽毛。”
突然警醒,咬到舌头。

2.

果然骑自行车的时候都有种可控的成功感。
那种你的腿蹬长了两倍的感觉。

3.

不善言辞,所以干脆沉默。
不善于留住任何喜欢的人,所以干脆不喜欢人。

4.

看过一部少女漫,一个好朋友对另一个好朋友说:
“你已经很勇敢了,我可是个连冰淇淋都不敢舔一口的胆小鬼啊。”

5.

希望多活动活动。
这样可以阻止我抹干净吃完了红烧肉后脂肪的增长速度。

6.

不相信“做人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种言论。
自我催眠要用上,但是清楚知道“能够做好自己讨厌的事情的人最厉害”。

7.

尽兴尽力。

西雁

前几日傍晚散步,路过丛林时这才发现月季已经开了。有桃红的和嫩白的,它们还刚从翠绿中点点出来,星子模样。

我不惯常依靠花开的时节判断农时,以前外婆家中的日历她天天都开。不知为何,南方的黄瓜蘸了辣椒酱一股子清甜,从小吃辣到大,最后居然喜欢上了甜味。我的家人不太能理解。


冬天却不是最好的时节。我不习惯它这样湿答答却有点狠心的面孔。的确是冷,但冷得人焦心力卒,窗户上有雨丝刮过,倘若一脚迈出门,那便是脸庞都不愿意透露给冬风,硬捂着日渐萧索的鼻息,缓缓地来到了世界的生冷。


有时候想起来冰糖炖梨。我少年时候,不常生病。可是一旦有,便不是什么喝热水就能糊弄过去的——我在半夜里被发热折磨得虚弱,但...

前几日傍晚散步,路过丛林时这才发现月季已经开了。有桃红的和嫩白的,它们还刚从翠绿中点点出来,星子模样。

我不惯常依靠花开的时节判断农时,以前外婆家中的日历她天天都开。不知为何,南方的黄瓜蘸了辣椒酱一股子清甜,从小吃辣到大,最后居然喜欢上了甜味。我的家人不太能理解。


冬天却不是最好的时节。我不习惯它这样湿答答却有点狠心的面孔。的确是冷,但冷得人焦心力卒,窗户上有雨丝刮过,倘若一脚迈出门,那便是脸庞都不愿意透露给冬风,硬捂着日渐萧索的鼻息,缓缓地来到了世界的生冷。


有时候想起来冰糖炖梨。我少年时候,不常生病。可是一旦有,便不是什么喝热水就能糊弄过去的——我在半夜里被发热折磨得虚弱,但还是坚定地要求我的妈妈煮给我一锅冰糖炖梨。我能喝下一大碗,后半夜不用起身上厕所,一觉可以睡到天亮。


这当然都是好味道。可是偶尔咽下一大口美味的食物时候,还是不自觉地想起了你。若你也是如这般可以如我意,我也便不用投入到锅碗瓢盆当中。我得欣然承认,只有进食时我不会那么难过,可我还是在一点点失去你。


西雁

飞鸟

做了几日的图书管理员。

在这个城市住了有些时日,除了城市里规模最大的那个图书馆之外,还没去过其他区的图书馆。

随着地图来到这里的时候,差点走错。它隐藏在一个地铁站和废弃的树林后头,旁边是已经搬迁走的儿童活动中心。


假日里闲散的时间多,因着我实在不太懂得怎样跟在往日里出现过的人寒暄,用开场白,网络也散漫下去,偶尔我会浮出来,写一些字。

那个年纪上了一些的长辈跟我讲过,你要发散出来,才可能不会因为漫长而孤寂的时日被逼的无处可走。我害怕后面随之而来的不理智,才能够表达。


那图书馆实在齐全,我坐在好几拍书架的后头,说是可以偷偷看书,便好几个下午背向前来办公、读书的群众,埋头看起了新到...

做了几日的图书管理员。

在这个城市住了有些时日,除了城市里规模最大的那个图书馆之外,还没去过其他区的图书馆。

随着地图来到这里的时候,差点走错。它隐藏在一个地铁站和废弃的树林后头,旁边是已经搬迁走的儿童活动中心。


假日里闲散的时间多,因着我实在不太懂得怎样跟在往日里出现过的人寒暄,用开场白,网络也散漫下去,偶尔我会浮出来,写一些字。

那个年纪上了一些的长辈跟我讲过,你要发散出来,才可能不会因为漫长而孤寂的时日被逼的无处可走。我害怕后面随之而来的不理智,才能够表达。


那图书馆实在齐全,我坐在好几拍书架的后头,说是可以偷偷看书,便好几个下午背向前来办公、读书的群众,埋头看起了新到的小说。

实在不能说明读书的意义,也不会强求。


我能感觉到时日在我肩膀上的期限,它们埋藏着它们的眼睛,给我在耳旁用最迷情的话语,轻轻地倒数。



西雁

我正在做一个站子,后来我发现,只有我推送我喜欢的歌曲时,别人才是最一窝蜂上来搭理我的时刻。

那一瞬间我才知道,原来在这一首歌里谈恋爱的,不只我一个人。


去济州岛的时候,远处的云才匆匆赶来。

我很好奇,也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跟我同龄的韩国女生光着双腿,高昂地走在对我来说几近属于北冰洋的纬度。而我作为一个南方人,只好下车后埋头赶紧咖啡馆要了一杯拿铁,深吸一口气才敢硬着头皮闯入济州岛的风中。


因为航班最近,无所谓地飞来了这里。

旅游旺季,我的包还随便丢在旅舍的床上。当我听着身边与我同国的小孩的吸鼻涕声音的时候,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来那部《杀手莱昂》。

还有我忘记拿的手套。


太冷了...

我正在做一个站子,后来我发现,只有我推送我喜欢的歌曲时,别人才是最一窝蜂上来搭理我的时刻。

那一瞬间我才知道,原来在这一首歌里谈恋爱的,不只我一个人。


去济州岛的时候,远处的云才匆匆赶来。

我很好奇,也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跟我同龄的韩国女生光着双腿,高昂地走在对我来说几近属于北冰洋的纬度。而我作为一个南方人,只好下车后埋头赶紧咖啡馆要了一杯拿铁,深吸一口气才敢硬着头皮闯入济州岛的风中。


因为航班最近,无所谓地飞来了这里。

旅游旺季,我的包还随便丢在旅舍的床上。当我听着身边与我同国的小孩的吸鼻涕声音的时候,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来那部《杀手莱昂》。

还有我忘记拿的手套。


太冷了。寒风从指缝间吹过,不留情地捎走温度。我指尖发硬,眯着眼睛摁下快门。

要装出一个人身处岛屿的模样,但我撤出界面时只能记得那个用中文呼唤团员挥舞大旗的导游。


但我还是想念你。

想要和你一起小小嘲笑我的不抗冷,或者说是看着我几近自虐般地狂吃甜甜圈也不错。我只是庸俗地觉得,如果世间一切的温柔都能掐出水来,那我一定愿意为你化出一条河来。


而我还想要邀请你探望我心中的星星。它们只有在你的到来,才会开始渴望呼吸。


西雁

[图片]

1.

曾经我一个好友跟我说过,她觉得在网络上书写下自己的感想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并且不能给人安全感。但我可能从没有这么想过。

因为我认为,书写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能力或者使命,可以带给人任何的影响,价值观方面抑或是生活方面。

但我的确相信,不能给陌生人看你心脏的位置。允许持刀而来的人,只能是你心中默默念想的一个人,并且想要和那个人挽手说梦话。


就像等待月亮打破流星一样。


2.

就在我刚刚敲下那一段话的间隙,窗外突然下起雨来。


好不容易打开电视看了《我是歌手》,特意为了去看徐佳莹。这么多年来她不算很红,可是我跟随她的歌也有好些阵子了。年少时候,总不爱...



1.

曾经我一个好友跟我说过,她觉得在网络上书写下自己的感想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并且不能给人安全感。但我可能从没有这么想过。

因为我认为,书写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能力或者使命,可以带给人任何的影响,价值观方面抑或是生活方面。

但我的确相信,不能给陌生人看你心脏的位置。允许持刀而来的人,只能是你心中默默念想的一个人,并且想要和那个人挽手说梦话。


就像等待月亮打破流星一样。


2.

就在我刚刚敲下那一段话的间隙,窗外突然下起雨来。


好不容易打开电视看了《我是歌手》,特意为了去看徐佳莹。这么多年来她不算很红,可是我跟随她的歌也有好些阵子了。年少时候,总不爱听华语歌,觉得中文歌简直是世界上最没有味道的歌曲了,总是特意绕个远路去听摇滚和日文歌。


可是果真人是有变化这一说的,我也已经,有想要的东西寄托在某样物品里了。


这也算是一件乐事吧。毕竟人生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长,难过的事情有很多,如果再没有人跟我们能够感同身受接近一点点,会爆炸的吧。


3.

今天还是想吃烤红薯。


那种冬天路上,被烤出了糖汁儿,握在手中甚至有些滚烫,但依然在寒风中期待地握紧了它,打算在前往什么地方的第一步,同时咬下满满一大口的烤红薯。




Sean Lee
一次就好 - 杨宗纬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西雁

总觉得是一个相当幸运的事情

包括能够摄影 以及纪录 


这几年下来 走的越来越远 就会发现 自己越来越喜欢冬天

虽然夏天的色彩十分明艳 可是 自己却变成一个 越发喜欢冷的体质


有可以拥抱的人 还有 汤 以及 暖呼呼的 饭菜 

正因为是温暖十分突出的季节 所以人们才会心存感激


而我这些年下来 只不过希望 自己 看的越多越好 

然后再风尘仆仆地回到你面前 


走 ...

总觉得是一个相当幸运的事情

包括能够摄影 以及纪录 


这几年下来 走的越来越远 就会发现 自己越来越喜欢冬天

虽然夏天的色彩十分明艳 可是 自己却变成一个 越发喜欢冷的体质


有可以拥抱的人 还有 汤 以及 暖呼呼的 饭菜 

正因为是温暖十分突出的季节 所以人们才会心存感激


而我这些年下来 只不过希望 自己 看的越多越好 

然后再风尘仆仆地回到你面前 


走 我们过日子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