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织田作乙女

曲长亭

织田作之助|鹤见美羽|[雾中花]|星星上的花

织田作之助x原女|鹤见美羽|[雾中花]|「星星上的花」


  

那一瞬间,隔着重重迷蒙的雾,鹤见美羽看见了一枝花。

那是一只停驻在枯枝上的,梦幻一般的青鸟。.

有时只要一个千分之一秒,人就能觅见自己的整个余生。

从那天起,美羽开始写书。写所有人世的光怪陆离。


灰蓝色的黯淡的天空中 ,乌云低低地覆压着世界,不一会便淅沥地下起小雨。雨滴噼啪作响。街角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织田作之助没能在天黑前回到他暂居的咖啡厅,难兔淋了雨。他困扰地看着外面的雨水,--不巧便利店里的自取雨伞架上空空如也。

他正想着要不要冒雨回去(他的口袋里向来没有余钱),又担心咲乐他们会担心。这时,唯...

织田作之助x原女|鹤见美羽|[雾中花]|「星星上的花」


  

那一瞬间,隔着重重迷蒙的雾,鹤见美羽看见了一枝花。

那是一只停驻在枯枝上的,梦幻一般的青鸟。.

有时只要一个千分之一秒,人就能觅见自己的整个余生。

从那天起,美羽开始写书。写所有人世的光怪陆离。


灰蓝色的黯淡的天空中 ,乌云低低地覆压着世界,不一会便淅沥地下起小雨。雨滴噼啪作响。街角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织田作之助没能在天黑前回到他暂居的咖啡厅,难兔淋了雨。他困扰地看着外面的雨水,--不巧便利店里的自取雨伞架上空空如也。

他正想着要不要冒雨回去(他的口袋里向来没有余钱),又担心咲乐他们会担心。这时,唯二在此避雨的另一人向他搭话。那是一个灰白色长发、灰蓝色眼睛的温和女性,举手投足都透着知性气息。

"先生,您在为什么烦扰呢?为了下雨吗?"她问。

织田作之助对她身上的书卷气很有好感,因此好脾气地回答了这个 陌生人的冒然询问:"嗯,今天是每周一次的咖哩日,下雨的话,会错过吧。家里的孩子们会担心。"

陌生人用她灰蓝色的眼睛望着他,他回望时以为自己看见了大海。她自然地接话说:"但是,单论天气来说,雨天偶尔算是个好天气吧。您觉得呢?雨的印记,真是一种凄美的浪漫.一场逐渐褪色的邂逅啊。"

织田作之助沉思了一会儿,赞同地点了点头:"您说得是。"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做了自我介绍。

"我是织田,织田作之助。一个普通底层人员。"

"鹤见美羽,自由作家。叫我美羽就好。"

"啊,我拜读过您的大作。《情人》和《絮语》都是相当优秀的作品。”

"谢谢,他们也都是我心爱的孩子。"

"您究竟为什么要安排净琉在完成复仇后写一篇长长的遗书,而后服毒自杀呢?'

"这个嘛,因为净流是主人公呀!--开玩笑的,我并不是那样轻率地描写命运的人。净琉她只是悲哀地,想给世界留一封遗书,证明自己曾经来过。朝宗净疏是一个悲剧人物,她的生命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想要去迎合却又自我放弃。"

"您这么党得吗?……美羽老师,您觉得一个杀手为什么会再也不杀人呢?"织田作之助沉思了一会儿,问道。

"我猜的话--因为有了更值得珍视的事物。您听过一句话吗?'我握得住一振杀人的刀,却握不住一滴真心的泪'。比如对我来说,写小说就是这样。"她回答。

美羽用那双雾蒙蒙的灰蓝色眼睛望着织田作之助;说:"您也可以尝试一下的。您有着内敛的、有趣的灵魂。尝试一下如何--人物是有灵魂的,他们会自己动。所以不必太过担心。"

织田作之助微微睁大了眼:"自己行动吗?"

美羽转而聊起别的话题:"我在准备一本新小说,有关自杀者……嗯,一个对生命、对自己毫无愿望的人在自杀未遂后被人拯救和厌弃的故事。等再过两个月大概就完稿了,您有什么好建议吗?"

他们都不去问对方为什么会知道一些本不应知晓的事,光是邂逅相逢 一回,就笃定对方必然有一部分--一部分自己所追寻的答案。大概这就是成年人吧。

织田作之助沉吟片刻,回答道:"自杀者是在寻找活下来的理由,如何?" 

美羽笑了。她递出了一张名片,说:"让他努力啊。织田君,很高兴认识你, 你适合去当一个作家,不是三流作家。"

"作为陪我闲聊的谢礼,"美羽翻手变出一把折叠式格子伞递给织田作之助,"早点回去吃咖喱饭吧,总会有人为你留着的。"

织田作之助意识到这是某种形式的异能力。他毫无芥蒂的接过伞,微微笑起来:"谢谢。"他的反应让美羽很轻松。

美羽拿起一盒点心去付帐:"再见了,织田先生,你是个有趣的人呢。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 

她先行推开门,背影消失在雨幕中。

织田作之助推开玻痛门,打开伞,也走入雨幕之中。这场短暂的交谈使织田作之助每次到灰蓝色的属于阴雨天气的天空,就会想起鹤见美羽的眼睛.

就像是一场濛濛的雾雨。


当织田作之助在Lupin不经意地提起这一感受,便立即遭到了太宰治和坂口安吾的询问。于是他将整件事原原本本说了,又附上了自己的观感。

"美羽老师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如同她的眼睛一样,她本人也是一场温柔的雨,洗刷过往,滋润万物,和她待在一起感到很恬静放松。"

"鹤见美羽老师的《杀戮夜狂想曲变奏》我也读过哦,虽说是初试锋芒,但也可以见得她对生活完全没有指望,和你的描述完全不同呢。"太宰说,"这位老师的变化竟然有这么大吗?"他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活,

坂口安吾推了推眼镜,露出无力吐糟的表情:"这很明显就是这位女士和织田两人互有好感吧,你们能不能不要这迟钝--话说.织田,你后来联系了她吗 ,搞不好不以发展出-段恋情呢。"

织田作之助:"没有。这就是好感吗?就像向往写小说一样的感觉?"

太宰露出讶然的表情:"喔呀.织田作你对于鹤见老师的好感还真是高啊。明明只不过见了一面,相处了三四分钟?"


  

啊啦,可是,好感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事情啊!

在遇见美羽之前,织田作之助就经通过文字和她之间有了联系,向往、赞誉、深有同感和共鸣,可以说是半个知音了吧。或者是--神交已久?

"我会好好拜读鹤见美羽的大作的。"最终太宰以此作结。他怎么想得到呢,明明去向往一个挣脱了虚无和绝望的人并不是他的本意不是吗?但这就是后来。

  

鹤见宅。夜里十点钟,房间里还亮着灯,窗户敞开着。雨早停了。

美羽披着浴衣倚在窗边,仰望窗外稀疏的星星。她找到北斗七星,眼中有文字一闪而过。她开启了异能力[雾中花]。

于是她眼中的世界变得截然不同了,一切的真实和梦幻都一览无遗。

连命运的丝线也展示的清清楚楚。


美羽常常用仰望这一片仅属于她的辉煌绚烂的星河的方式来平复心情,感受世界,激起自己对于生活的热情。迄今为止都没有失效过。这让她知道无论生活多么痛苦难忍,不可知的未来和头顶的星空永远是美好的。

她坐到书桌前,提笔写日记:"遇见了一位便利店的织田作之助先生,他就像是水一 样包容。他的命坛线杂乱无章,多有重合和修正,但突然开始与我有关了,这很奇妙,就像-个平面圆里出现了另一个平面的圆。毫无疑问,他是个好人..."

美羽顿了顿笔,接着写道"我有一些喜欢他3。这是一种命运的召唤吗?"

女人放下笔,伸了个懒腰,自语道:"早些睡吧,美羽。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一个月后 ,所滑"蝉时雨"已经过去了,天气渐渐带上了秋的色彩。明丽的黄色和红色枫叶交错铺满了鹤见家门前的路面,平白增添几分暖意。

美羽提早完成了关于自杀者的故事《海梦》,这是一个发生在夏末秋初的故事,这时完稿也算是恰到好处。

完稿之后难免会有些无所事事,听遍了东京和横滨的音乐会后,美羽也不想去临近的神奈川再游玩两天了,径自便回了横滨。

她开始在大街小巷里闭逛,收集素材,预备写-部商业小说。有关她的家乡横滨的港口黑手党之类的特异事务。她理所应当地了解这些,鹤兄美羽本身也不是什么平凡的人物。《罪乐之城》,这个名字起得如何呢?主人公就叫横户天鸟好了。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羽第二次见到了织田作之助,他正在调解一些鸡毛蒜皮的小纠纷,表情坦然而平和。他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美羽静静地等绍田作之助处理完这件事才上前问好:"许久不见,织田君。你有兴趣去和我一起吃顿饭吗?咖喱也可以。"

织田作之助愣了一会儿:"当然了,美羽老师决定就好。"

所以他们坐到了-家格调较高的寿司店。美羽和这里的老板似乎熟识,到了可以托他外带一份激辣咖哩饭的地步。而她自己吃了几碟风味不同的寿司和几样零散的单食。期间,两人进行了琐碎的交谈。大概可以称为天南地北无所不谈。

两人都写小说,话题于是不免转到了美羽的作品上。


"您的《海梦》已经完成了啊,真是令人期待。我的一位朋友自从读了您的《絮语》和《叶影之下》后就成了您的忠实粉丝,他很崇敬您。"

"《叶影红下》?那对我来说同样也很重要,意味看我从无望走向了新生。您的朋友为 何而钟爱这个孩子呢?这可真是--唉,但愿他找到生存的意义。"

"太宰还是个孩子,他总会找到的。"

"织田君总是这么宽容平和。"

"不,您过誉了。您在横滨多少年了?"

"十九年,横滨是我母亲的故乡。为此,我想写一篇小说,写下这座城市的美好与罪恶,尽管必会改头换面。我想,织田君对这个城市的暗面有相当的了解吧。"

"确实有一些。如果能给您提供一些建议和帮助的话。"

然后是安静,但是并不尴尬.细微的咀嚼声和碗筷碰撞声。


美羽停下筷子看他,觉得一切都与平日不同,浮动的空气更加轻盈,眼前鲜美的食物更加可口。她看着织田作之助,不期然想起多年前,她第一次觉醒异能力时所见的一枝花。那本是一枝枯枝,萧索地扎在壤里,但在美羽眼里确实是一枝花,因为有一只翠色的鸟停驻枝头,唱着哀伤的挽歌。

织田作之助就像那枝花一样,独自在遥远的星球、无法触及的世界默默开着。

没有人能够像美羽一样理解这种感受,她同样是星星上的花,没有小王子的玫瑰花。

两颗星本不相逄,但脱离了星轨后,一切都变得意外和诗意,一切皆有可能。

秋风乍起,树叶哗哗作响。织田作之助说:"其实,每当天空被乌云渲染成灰蓝色,我都会想起美羽小姐。你的眼睛,就像雨天的天空和平静的海。"

美羽将散落的头发挽到耳后。她轻轻扬起笑容,浅浅的梨窝里盛着一场美梦。美羽回应说:"织田君就像是星上的花。"

春天已经走了许久,但是,对于人来说,只要遇上了对的人,无论什么时节,都不阻碍他们相爱。

    

因为有一朵我们看不到的花儿,星星才显得如此美丽,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沙漠某处隐藏着一口井。——《小王子》

END.

文/曲长亭

2020/1/2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